vol.32 我没有负能量,我只是想喝口药
gezhong2022-08-27  164

【本期嘉宾】 @颜强 @潘采夫 【内容提要】 [伤病] 莱诺遭对手恶意犯规,你愤怒吗 [血性] 如果必须有人要站出来,这个领袖能是谁 [教练] 温和娇惯与严厉责罚,教练做得一直不够 [观赛] 看着比赛吃着瓜的我,已经不生气了 [去留] 谁去谁留,我们看好这八名球员

vol.32 我没有负能量,我只是想喝口药

欢迎各位收听新一期的两感老烟枪啊,今天我们非常荣幸的。欢迎潘金莲付出好啊,谢谢颜如玉啊啊,听不懂大家好,你好啊。不不,不是西门庆了。

那不是西门庆了,书中自有颜如玉啊,我帖呢,这个颜如玉特别恶心,就是宋真宗写了一首歪诗对的劝学诗啊,就骗大家去读书,然后你就别别上梁山造反,结果最终还是出了梁山造反的,谁也其实一个北宋也就出了,那俩还行吧,找皇帝,皇帝刀子挺失败啊。对啊哎哟,这期节目好像是众所关注,哎,我发现现在真的大家都阿夫纳要赢一场球吧,没什么声音,当然阿夫纳也很久没赢过球了。

对,但是阿苏纳只要输,尤其是被人略成狗了。

那天呢,我看到有一条我非常尊敬的这个,呃,呃,一位一位网络上的一位大咖啊,也是曾经在新浪体育工作过多的年年的这个六老师啊。

啊,直接发推就说,哎呀,满屏都是梗足球终于回来了。然后下一句是感谢阿森纳,哈哈哈,应该敢瞎说要输球了,感谢啊,在那啊,走遍天下都不怕对,没错,最近还我看还还有一个什么一个少年做的什么视频就是如何在吃饭的时候,乌鲁阿斯,那我看完之后我说那水准太烂了,这怎么就侮辱到我们了,我就没有受到任何侮辱啊,是吧啊。所以这就奇怪了,怎么一点菜什么点四份儿什么之类的说,其实这些梗子太老了,对什么把什么,对什么菜单里边儿的队长都卖了。我说,这什么玩意儿?

这个,这我们根本就不在乎现在这些,但是有几个具体的问题啊。我呃,咱们这节目还是分成两趴了一趴是这个。

咱们聊聊,毕竟刚刚发生了一场比赛,是吧?马上还会有比赛对,然后呢,第二趴呢是因为今天发的这条录制节目的这条推呢,下面有一百多个留言的,那有好多问题,咱们得要去说一说了啊,对,我首先问你一个问题啊,你怎么看这个盲配这一下哪哪哪个佩佩的,快去吓死我了。我说,这我以为就是那个毛配啊,或者叫毛配啊。

也就是布莱顿,这位法国的前锋一米七二的这位钱啊,他,原来他原来叫这名儿啊。

对,叫尼尔茅茅配啊,特别坏。

这这这这这一下太坏了,这个但是正好也寸啊,就是实际上因为他借着一个冲劲儿,他稍微的撞了一下,他是稍微有点坏。

但是雷诺是特别有责任感的一个人,他就觉得哎哎哎哎哎哎,你这话语前言不当后语开始你说非常非常坏,然后后面是有点坏,你到底怎么给他换了定啊?我这意思就是他不是冲着商人去的。

但是他他不符合职业道德。 我是这么一个意思,就是他不是存心要废了。 呃,莱纳莱诺。但是呢,他实际上的后果是造成了莱诺被废了。

这个莱诺正好也存在什么呢,他可能他知道自己是站在了禁区边儿上,他帕克落地以后,会脚和手会落在进去外边儿,它有可能是特意的,有点一一紧张。这个肌肉啊就落地这个动作就不不对了。嗯啊。但但是我觉得那个人是个流氓啊,那个人是具有足球屠夫的这种潜质的,而且还特别无辜。这个我是真受不了,他就装的也太像了了,比我都像。

所以我觉得那一下是不符合直接到的,而且好像一个黄牌儿都没给是吧。

嗯哼啊,这个是?

好像没给黄牌,我当时第一时间啊,看了也也是在这种比赛的走势啊,和主要是莱诺内那几声惨叫啊,通过这个空场传递到大家的耳朵当中,当时我也是非常的气愤,但是说实话后,你稍微平静下来想一想,其实这种犯规在足球比赛当中挺多的,而且一个前锋如果没有这样的侵略性的话,他他可能都未必是一个一个吐槽球队重视的一个前锋。

是啊,就是他一撞一下啊,很可能把这个把这个门将给顶飞啊,或者说顶倒在地,其实都没对你说有点小话。哎,我,我后来说实话,我的感觉就是是有点坏,但是你说他是要废人或者怎样的话,我觉得你说不上对会有一种这样的情况,就是有些人不是奔着伤人去的。

但是呢客观上比如把人腿给踢折了那种其实那种对他本人的打击啊也挺大的,只不过这个哥们儿呢,就是一直为自己辩解,说自己不是故意的啊。其实有点过了,他其实是故意的。

但没想到造成那么大的伤害,我觉得。

他可能后来还找了阿尔特塔,是不是去解释这件他半场休息啊,就去道歉去解释说,是啊,这个确实说他是无意义的,怎样对,但是这个呢,其实只是我们我要问你的第一个话题,我真正想问的是下一个话题,如果你是阿森纳场上的某一名球员,因为我们绕不开更多棋这个个体啊,更多的在比赛当中的种种表现。

有些背景可以可以分享一下共同时期跟这个毛配或者毛配呢,之前在法语当中是加过手的啊,是有过过往经历的,然后呢,可能啊呃,我不知道之前交手是不是就就有过呃,这样的一种劣迹啊,呃?

呃,这其实都不重要吧,它关键就是呃,这个工作其实选择了,在比赛快要临近结束的时候,尤其是被对方绝杀之后啊,用的这些毛招。

呃,我想潘老师,如果你是场上的某一个阿森纳的球员,你在嗯莱诺这样受伤,然后包包括这莱诺下场的时候啊,是直接在单价是撑起来指着这个毛妃来进行指责,你接下来会怎么做啊?我觉得比赛结束的时候,我应该不是解决赛结束,而是在比赛过程当中,你会怎么做?

我对我跟那毛坯,对那毛坯应该是用的,动作应该跟莱诺是一样的,就是在我的整个的地球生涯中,我从来没有。

给人吐过手,我看到了那个滚犊子用的是锁红,是吧,基本上滚犊子先是啊,就是这个,用这种小毛罩啊,是吧?对肚子上哪儿拍了一下,然后后来是锁红,其实一点,其实它第一下更欠着就是第一就是你锁头也就锁了啊你你,你就饿汗一点。

前边那个就是直接,就是好像给人肾上拍了一下,别人就顺势倒地了,这要是裁判给看到了,那肯定红牌儿啊。

就是我特别不能理解的,就是你早干嘛去了,对对,就是你,你现场的时候应该干这个,其实最后就有点显着什么呢,就有点输不起啊,来这种感觉啊,对啊,所以我在这儿呢,我我我其实引发出两方面的内容啊,跟潘老师分享一下,第一个呢,是我第一时间听到这个yes片的评论啊,他找了两位这个前职业球员啊,对,这都是大名鼎鼎的球星啊。

一个呢,是890年代利物浦的民宿啊,史蒂夫尼克尔,这是苏格兰的一位边后卫,是利物浦在那一个王朝时代的一个主力球员。

然后另外一个呢是九八年法国世界杯决赛的这个主力中尉啊,呃,乐伯父,这是切尔西的曾经的民宿。对就主持人当中问他们俩说你们在场上会怎么办?

然后斯蒂芬尼克第一时间就说,说我他妈的,第一时间我就会铲飞他。 嗯,就是等比赛重启。莱诺谈下去,比赛重启,我有机会,我一定把就给我们铲飞了。对,然后再问勒布夫勒夫是毫无疑问啊,说勒布夫,我肯定会这么干。但是勒波夫就很技巧的又说了一句,说,我得选一个更好的时机时机啊。我如果在我们踢球,那时候那不可能忍什么,等到比赛结束,那不可能。

我跌下来四十分钟,我就把他给办了。但是呢,他说,现在呢,哎呀,摄像头太多了,对其一,其二呢。

又是空场啊,是我,我我会,我肯定会弄它。但是呢,我不愿意付出一个红牌,导致本队少人这样一个代价,对对,对,这是两位啊前职业球员他们的及时反应,作为对应他们第一时间的反应,都是我绝不能就这么把它给让放下去了。

第二呢就是我想到宫多奇共多其一,回到更衣室,因为拦路受伤,马上就回到更衣室,回到更衣室当中。

有没有教练的讲述,或者说对中就有一大哥,接下来咱该怎么怎么踢对或谁谁啊,咱们轮着上去,一定不让这孙子好好走场啊。是提完这场比赛,要不就说?

谁都别去碰他。我们集中所有的精力,一定要为莱诺为我们自己拿下这场比赛。

但是我从共同决赛后这一系列的表现来看的话,肯定是没有人做出这种更意识的表达的。对,我觉得你说的特别对,如果是有人做这种中场部署。

甚至是没有部署的情况下,有人像这个就是稍微饿一点呢,下半场给他来几个飞产的话,就不会发生内货的最后进球儿就是他,他没有得到任何的压力,然后越战越勇。

如果是说现场会就是对他造成非常大的压力,或者说有两个报复性的啊,为队友出头的这种飞产。

哪怕拿一张黄牌儿的话,他也很难说能把自己的这种冷静啊,斗志啊,搞到最后一秒钟,竟然还又进了一个,还反超了这个呢,就是一方面显示了阿斯纳的整个球员的血气和斗争技巧,像另外一方面,其实也反映了就是整个的队友之间的这种叫什么团结性啊,大家对对,有的伤啊。我说,不是特别在乎,而且其实而且其实也不是,不是不在乎我当时其实最交心的一点是什么。

就是兰诺倒地。我听到那两声喊,我当时就已经有点受不了了,然后马上看到他身边有两个队。五,我不知道是穆斯塔菲还是谁,立马就是这个以手抱头。

我天呐,我一看那个我,我就知道完蛋了,这肯定是一年。

啊,是是。如果都发生这样的事情了,那你当时震惊,甚至是极度的的痛惜。

对,难道你就不应该有所反应。

嗯,分,这个是阿斯纳的老问题了,阿斯纳可能近三五年以来就没有这种血性的。这个打架式的球员上来。

我们至少我目睹过两三次,咱们的球员是被直接撞出底线脱咎的啊。直接铲的赛季报废的像像像钱伯斯那种的。

也没有队友顶多就上去抗议一下,也没有说我一定帮你还回来,那个那个气魄,这个是没有的,所以也造成了拉斯纳的球员和欺负这样的一种印象,那些野蛮球队确实有时候会盯着阿斯纳的这个弱点去干。没错,现在越柔弱,他越干对。而且啊,说回来就布莱顿是比较硬的,一日球都要在南方。但是他并不是说他,他以前老不输阿斯纳上赛就是两瓶阿斯纳嘛。上赛阿梅里,我觉得进不了欧冠,其实在那儿丢在在布拉顿上丢了四分儿就是致命的对。但他并不是以粗野的方式把你干掉。

他很顽强,然后呢,呃,他也知道该怎么打你就是他用他上三路的这种打法我,我实在不行了。

我,我场上还有格鲁姆雷呢。我老穆雷拉砸你说,或者说我就呃,用我这个中卫来砸你都都是有招的,是吧,对?

就是他会,他会切换战术。

你有时候你会发现它的定位球战术和它的运动战战术就是是完全,这叫什么就是很明白的啊,就是一到了脚球的时候,这四个后卫全上去啊,一到了这个任意球的时候,有一看也是排成一个竖线,然后怎么破紧逼。

那真正在这个进攻运动战进攻的时候,可能两类乞求啊,这些的做的其实在战术素养上面要比阿斯纳明显要好。

这个是让我特别受不了的啊。当然,这也不是一场两场受不了了,我这一个赛季都有点儿受不了,这是我现在特有点认同,演走你对阿尔特塔的这种失望和评价了。

我总是要比你后知后觉,那么几场球就是你,你对阿尔特塔的换人呐。我在水准提出质疑的时候,我记得我还我还这个我还我还反驳你来着。我觉得阿尔特塔给的时间太少了,条件太恶劣了,还是看出了一些心意,但从上上一场的这种换人啊,整体部署来看。

我真的对他挺失望的。我觉得有可能有可能不是我们所看好的那个人,这一点是我在看比赛的时候最痛苦的一件事儿。

不是你有没有这种感受,我就不提这个了。我怕我往下说,这个把自己越说越乱了,我希望我还能保持一点点。

我号称给严总注入正能量,我怎么了?

我,我希望还能保持一点。

天呐,我希望能保持一点希望吗?我这次说什么呀,但但是但是咱们说到具体话题啊啊我,我对那个角球,我非常非常生气。那一瞬间我觉得这是愚蠢啊。 对,就这业余球队都知道,就你看到两人去罚角球,那你再进去现话头不得对两个人都要布防吗?你就上了一个人上了一个中场,在前面盯着其他所有球员都缩回去了。

呃,从这个角球,包括后来被这个马虎会绝杀的那两那那个球,我觉得都是防守方面非常低级的失误。

但话说回来,这场比赛你说但是呢,防水有很多问题吗?

其实他防守防他可以。

防守的问题比起对曼城那场来说,其实还可以,因为当然了也是对手,没没有太多进攻能力,对吧。

但是阿森纳最大的最可气的就是他瞬间的走神儿,大家都特别愚蠢的判断这一点,而且他很快速的崩溃,快速的崩溃以及早早的收兵啊,对吧,这个早早的收兵是现在已经不看战绩不干场合了。 以前可能说我进了你一个或两个球之后。

有时候被人追着打,那显示这个后劲儿不足,现在是竟然比如到了93分钟,球员觉得这比赛应该结束了。

就是裁判,你怎么还不吹哨啊,就好像正在等着裁判的哨声,结果自己凝固了。

这个我觉得哎呀,这这,这是怎么了?就是这是选球员的问题,还是教练部署的问题。什么我这种不懂球儿的我也不知道啊,怎么不敢瞎讲。

但是一而再再而三的出现这种毛病,就好像程拉斯那标签儿似的,这让我觉得好丢人那里。嗯,我觉得几乎可以肯定啊,就是嗯,主教练的很多部署,我听过那个斯蒂夫尼克有一段儿对于呃。

这种阿斯纳种状况的。

担心吧,他就说他说作为一个教练的话,对于呃,定位球的发和防啊都会有啊,几乎每周都会去练一些基本的细节,比如说对方两个人防一个战术角球,那你该怎么去防你。有时候可能不光是禁区内,你不管是用区域还是盯人禁区外啊,对对方这两个人的组合。

你都得有一定的防范,然后呢,势必是对于每个角色都有一定交代的。

然后你这么走几次,走个五次到十次,大家角色分工清晰,就都能够明白了。但是他说,这个呢是属于训练当中啊,我提出的要求。

我对于角色的分配,但是执行教练不可能自己上场去执行,所以球员的执行的过程当中,他脑脑袋里面有没有教练啊,有负的要求以及对于场上这种呃,阿尔特塔赛后是说说我们不会看配册啊,我们不会比赛他。其实这个意思就是我们比赛能力差,在场上已经慌了神了。

那这些东西教练再怎么教也没用,是对,我以为就是阿尔特塔会是一个严厉的教练啊,没想到他的宽容让我有点大滴眼镜。

阿斯纳的球员最大的一个问题就是自己浇灌自己。

就是从温格老师开始啊,其实对球员有点都过分好,导致这个错误呢会重复性的犯文革一般还不舍得指责球员,他往往最后受不了了啊,在最后给你来一下子。

而是阿斯纳的球员,就不像比如莫里尼奥带的那个球员,或者说兰帕德带着切尔西的他会在场,他会在场下骂你球,这个能赶出这个球员在场上是有紧张感的。

如果是说穆里尼奥带的一个球队防这种角球,那个人就傻呆呆地看着别人抄了底,他有可能会上去把他给撕了。

这个就是我们教练自己没尽到责任的就是。

教练部署是一方面你督促你的责罚,其实也是一方面这一点上,阿森纳的教练一这几个教练一直在这方面做得都不够好啊。这是这是又是说回来又是老问题了,就是我们希望这个教练来能够解决一些问题,结果发现问题还在延续,还在延续。问题的加剧就是你更没有事。 哎,领袖,或者说没有老大能够能够改变这样的状况。

严总,那个你对那个换三个球员,那个你怎么看啊?我觉得就看不懂,那这前后是跟裁判之间沟通发生了问题。

呃,沟通你。比如说本来应该上俩上了一个,但是最后一下换仨这个这个,而且是87分钟换仨,我怎么觉得真的,你说他是想得分的,还是想放弃呢。

就感觉nba这个垃圾时间到了似的,当时让我觉得恍惚。 哎呦,咱们把邓肯画了吧,把帕克画下来吧。

我觉得他啊,当时肯定还是想要一争的。

而且呢,萨卡啊,我,我个人,我个人认为啊,这场比赛证明,这阿森纳队中发挥最好的就是萨卡那个合同还剩一年啊。我怀疑都未不,未必会愿意一个哈萨叙约的一个少年郎是,但萨卡呢,其实打到七十多分钟,你看他体能确实出现了状况,因为连续啊,这个四天之内让他打两场比赛。

对,我觉得让他提起来确实有些太累。

而奥巴梅扬呢,我曼城那场比赛,我感觉奥巴就不太想踢对,就是可能前锋啊,就是跟后就是比如踢曼城这种比赛我的感觉啊,就是因为我也体验过这个前锋在对一支超强的队根本就摸不着球的时候,他的尴尬和无助要比后卫线更狠,因为你后卫线和你中场是要被别人逼着到处去防守的。

前锋是不需要防守,但是他拿不着球,而且前锋往往会情绪化波动一些,对对,不理解他,你知道吗,打完曼城之后啊,有网友在?

呃,微博上做了一些这个很牛的这种战术图啊,有些我都看不太懂,他的意思就是奥巴马一直在空切空切,但是呢,中场没有人能把这个直飞球能传出去。

因为奥巴马可能最大的特点,他如果是从左内啊往内切的话,那你直接得传对方中位,或者说是这个边后卫身后嘛,这样能够给他一些一些呃空切之后拿球,然后直接完成打门的机会。因为奥巴马梅昂,他没有亨利那种能力。

就是致自己创造得分机会了。亨利或者范贝希那人家直接拿球,他可能就把这两件事都办了。

澳大利亚只能办其中一件啊。他就。

必须得有人把球味道喂到嘴边,哎,才能施施展出他最后那一下。

那这场比赛去拉卡德特打中锋,他是不断的这个澳门洋创造一些机会。

是啊,只能说临门一脚澳门,我记得有两次左脚的射门啊,打的也就重目标而已,对,呃,非常可惜,就是开场发卡那一下非常漂亮的要远视是呃,而且b的奥巴马明牙啊,其实就是对布莱顿这一场,他有点模仿亨利了,你会发现其他是那最好的一次进攻,是他和萨卡。

然后他跟阿尔特塔啊,不是这个。拉卡拉,卡泽特三个人做了一个他最后。

被什么人给封出去了,那没错,做的最好的一次进攻,那次打得非常流畅的一次的,那次反映出来的问题就是阿斯纳的中场完全没法儿给他提供任何的这种妙状的支援。

对啊,你看啊上的这个宫斗棋和额善我律师善我律师上呢。我觉得在这儿我得我得说说就是我可能一直以黑这个扎卡哎,给大家留下印象。

我后来发现这俩真是比扎卡,还不如就是工作期啊。 你指望他传威一些球部行宫罗齐亚可能是一个穷人版的拉布奥特?

就是个高大长腿覆盖面积很很大,这个能护球也粘球,但是呢,什么都能干,但是什么都不精对而塞瓦略斯的角色在哪儿,它不光是来调整节奏啊。

不光是自己原地720度转雄覆球,对吧对,他得要往前输送,他得扮演这样一个角色,而我觉得萨沃律师更没这个能力。 没有,他对我这个赛季看到了他一场啊,也是往往禁区内塞威胁球,并且塞的还不错的。

但是这个不能代表的,这是他的日常水准,所以其他内容坚决不要他,我是支持的。

就是他,而且阿斯纳也不应该跟他比如说续约啊,或者转正啊,因为它的特点,它防守也不行,进攻也不行,推进速度还不行这一场呢,结果控球还比别人断两个。

这个就是他自己转圈圈,其实也不行了,现在对吧,因为大家知道你会赚捐钱,哈哈哈哈。所以布莱顿这场我们突然发现少了少了这个扎卡之后,这个中场的运转是多么的一团糟。 哎,你,你记得对方那个八号,那个比苏瓦吗?

我啊,对啊,麻烦一个还是那情绪特别爆炸的那个啊,对,那哥们后来快抽筋那么踢的对我听的他的那饺子就是。

他饺子拉斯纳本来就凌乱而无序的,这个忠诚他,他可以搅得你人养麻烦是他,就是你,别想从他那儿过掉,甚至你传球要传顾它都很难。

是就是滚脖子和塞尔利斯一个最大的问题是位置感,这俩可是剃后腰的扎卡呢。可能是因为实在是跑不快,显得它位置感特别好的啊。萨瓦略斯徐徐萨瓦律师,我觉得它不是个后腰吧,其实它更像个更像个四五项对你说的,可能只好为我他自己攻击能力,或者说船为些球也也不够,所以这得说啊。

有一说意就像十号那样能传最后那一角的没有没有啊。而现在呢,哎,我,我今天早上还。

就是昨天后应应该是英国这个英国的朋友们还没睡觉的时候啊,我跟一位伦敦的一个记者我还在,我还跟大家思想沟通过。我就说到底这个十号刚刚说到什么情况。

他说呢,他说他们在前线看的采访呢。 这阿尔特塔谈到这个十号的问题总是欲言又止。

哎哟,这哥们儿我以为得新冠肺炎了呢,看来还不是是吧啊,这我我为什么对阿尔茨塔有过那么多怀疑啊,就是他刚来头两周,他说这个球队要围绕十号来构架,对当时我就已经很崩溃了啊。然后呢。

那现在就出了这个什么续约的问题啊,或者说这个训练体能不达标等等之后呢?

他就把它亮起来了,嗯,完全亮起来,亮在这个看台上,那你到底是用还是不用你不用的话,你干脆别让他进比赛名单。

是啊,然后更有伦敦先报显示说是这个,呃,从2020年元旦到现在啊,阿森纳所有的这个合同续签,更新等状况,只有一个人身上取得了进展。

啊,就是潘老师最欣赏的维洛克,他终于跟阿斯纳续约了,我都不知道他是谁,其他人啊,都没有动静。而且有说法是这个说有可能就直接买断十号的合同上的走人。

啊,这个时候如果能买断我,我扶我就扶管理层,实际上我就一直提倡像nba一样,把这十份直接就就给赶紧走人。对,对对,对,但是呢,像萨卡这种合同解决不了。

像奥巴马冰洋这种区域动作太慢或者这种的,这是整个管理层的效率有问题。

而且大卫鲁伊斯也是这个问题啊,他在过去两周实际上啊,现在来分析的话是俱乐部有这个选择权,就是说我们做一决定,到底是跟你续还是不续,你可以走人。是啊,那么合同呢是到六月三十号截止。

关键他的这个经纪人胡拉布钦在上周四还在陀陀接受了很长偏硬的一段采访,当然说了半天呢啊,啥也没说,只是呢?

他在那时候接受采访,很明显就是想通过外界通过这个媒体给俱乐部施加,就是路易斯想续约他被罚案之后他接受采访的,因为他是短信接受采访的。

对他主动走出来,得走出更衣室。 对,所以我觉得啊,是,那就是人家路易斯这个意思可能是这样的,就是说你要么给我个痛快话啊,不蓄了我也就找地方去了。你现在又不说叙,又不说不叙。

所以路易斯踢球的时候,感觉在场上是有情绪的,像他这种情绪不是很稳当的球员,你在最后期限还不给他一个回话的时候,他踢球可能就专心不起来。

我不是来替他开脱。

他就可能有点赌气的那个意思在里边啊。所以这个管理层的谈判的能力和效率确实是有问题,好像又进入到了一种谁都不负责任的这样的一个一个一个状态里边儿去啊。所以你要麻烦你,这时候你在那儿责怪老板,都觉得有些这话题学说不下去,因为老板不管,对吧,那我不管,我也不是干扰你们工作,而且你们去年夏天不是要花钱吗?

哼,马歇尔与萨里巴?

啊,这钱也慌了呀。

除非有一种可能性就是这个有的人想跟他叙,有的人不想跟他叙,结果呢,这三巨头之间没有谁是一党独大的。

对吧?那这个就有这种可能性,就谁把大卫路易斯给带来的他可能就想让他去啊,给他们又牵又牵涉到像埃杜啊这样的巴西人啊。然后呢。

在俱乐部里头呢,就w一次这个人场上呢,是那个样子,我们都知道他,他真,你真不能把他当作一个可信呐。以后未来对待是,但是他在场下是一个很有人格魅力的人。

所以像马丁内利这些,这些巴西小子,那肯定是跟着大哥混是是?

哎呀,这种啊,就干脆下决心赶紧走吧,跟大哥子混坏了就是我,我还想知道是马丁内利,是因为有上吗?

没有啊,你没看到整个隔离期间好多这个呃,展示出来的就是包括马丁内自己社交命运做的分享。

他一直在练力量,他这个对抗和他这身肌肉啊。

就整个隔离期间五大联赛里面有两个年轻球员,这个肌肉明显增长的一个是拜仁的格雷茨卡啊,那是本来这个大个原来大个偏瘦。

哎,现在对抗好像起来了,另外一个马丁内利,他身材并不是很高,对,呃,然后他上半身的肌肉我觉得练得也不错,我觉得对抗能力是在上升。

没有机会。这个这个世界马丁内利没机会已经有超过,就是说疫情三个月了,你已经得有一个月了,都?

对阿尔特塔为什么竟然一分钟机会都不给上,是我百思不得其解的。

这哥们儿是因为仗着人家有五年的合同,说你,你先蹲着去吧。

就是他,他怎么就看不上了这个马丁内利呢。 呃,为了奥巴马,梅昂而牺牲他不是,但是他总他哪怕那一分钟捞个十几就一场捞个十几分钟的时间走还是可以的。

因为尤其要把绵羊这常常守罚。这歇了三月了,就是你总得给人休息时间,但是没有连在中场那节我叫不上名儿的孩子都上去了,这马蒂内利没一分钟。

我是不能理解,我只能理解胖老师,胖老师,胖老师胖,咱们聊了可能接近一个小半个小时了啊?

哎哟,我得提醒一下你啊,就是今天,其实一方面你是要给我喝药是吧?我就是打狼,今年要给我喝药,我觉得新闻大官人在隔壁等着我,现在你临近前线吧,我这些请教你问题我不懂你,你,你给我喝药,我觉得现在你反正你是喝了药,今年你接喝了什么药,我今天准备喝了药似的,对吧,这是第一啊。这是第一个疑惑,第二个我今天本来定了一个主题的什么主题啊,我跟你都说了半个小时,我没机会我这主题说出来。

我说就请潘金莲老师跟大家分享一下,如何保证看球不生气的时候有办法哦哎,这个这个我现在是跟你聊到这时候是还没看球啊,就是这个聊球聊得生气。

这个我我我这个我是有发言权的,因为我确实没怎么生气我,我在微博上发了一个那个比分呢,说三比二,那不是我的比分啊,是我。

是我找大仙儿找我。闺女问了一下,他说,三比二吧。呃,布拉顿营是吧,因为那个时间正好是十点钟,特别适合在买三比二谁赢。

呃,阿斯纳营这个好处是呢,一百多个人猜比分的没有一个重的啊。

但是我跟我闺女就在那儿看球儿,看看到就是当然看到最后的时候被人进一个啊,就是我本来想砸东西想生气,后来一看见自己孩子那个表情我就刷一下转成了一个无所谓,我马上就杨坤的无所谓,这个歌声就快出来了,就是。嗯,觉得阿斯纳就是这个样子了啊,就是这,这,这,这不是不是类的?

然后你闺女就要没帮你没帮你打一顿。我觉得那也挺奇怪的,他真是一声不吭的自己进屋去了。我本来就给他这哄人玩儿,你知道吧,这是这个。

本来是给他基于厚望,好好看场球,还买了西瓜这种冰棍儿,结果最后给来一那个我,这我这家村,那就有点冷了啊。我不瞒你说,严总,我不生气了,我这是有点冷。

那你我想问一下,你最近体重是不是又涨了我体重174斤吧,拿我就估计吸过冰棍都让你吃了,哈哈哈哈哎,我今天在地图上看到了你平时跑步的那公园儿,我中午想开车过去跑步。

哎,离你是不远。常颖,你今天中午去跑步,我开车过去十分钟啊,你今天中午去跑步,我想走走路,你别撒谎啊,你这个骗子我真的因为我中午这个外面翻中午37度我,我因为我中午没吃饭,我想去那个去看看那个地方啊,去散步,别久了,去评调一下严总跑过的地方啊。

呵呵呵呵,哎,这个当然,蒂阿斯纳的,我是觉得看球没有必要那么上火了,因为现在最大的一个问题是什么,就我们知道,阿斯纳的坠落是一个过程。

就像很多其他的俱乐部一样啊,那最多是一个过程。但是呢,去每周要弯我们一刀,这个是我们心理上要解决的。

要做好心理建设,就是这场也会输。

所以我听说你预测的比分杀是那一比二输给布莱顿,是吗?

嗯,我没预测,我只是做了一个那个抽奖而已,我自己没有做预测啊。然后,嗯,你说很生气嘛。其实我我我没,我真没什么的生气,但是我觉得有些嗯,让你情绪有起伏的场面往往是什么呢?就是毛废对莱诺那一下,那个让我确实,当时我心里面特别难受那一下。

是因为我看到一个,这是蔡慧祥老师说过的节目当中说过这个阿斯纳一队能留下的唯一的一个人。

这绝对可以留下的八十呢,也没了二十呢。赛季这家球员哦嗯嗯,对不起啊,我在吃骨端皮啊,是别人给干其次的就是就是毛配那几下我确实特别生气。

因为我我就有点大人管了。我想靠他妈的,要说我在场上,我绝对把这哥们给干了。是是是,但是的话想呢。

我要弄它呢,那我也不能付出这个,就我这种暴脾气啊,我可能上去就直接就垂了,你知道吧?

但是我想这不对啊,我觉得不符合严总,你这个知识分子的人设,我觉得你可能上去一般的老潘弄他哎呀在场上啊,或者说换一个球员过来,呃,记行怎么的啊,就这个还可以哦,我,我是这种人吧,给你留下印象。

你很文文而雅的,我一般直接动手的我没见过呀,关键是你就是留一下你去问一下马路星,我都是跟你的员工的踢球谁你谁敢动你啊,对吧。

就是每场都让你得38分吗?不是啊,好你,你说是那个恒大的业内部篮球联赛了。哎,学习?

我靠,许飞人啊,得拉斯的档次,可不我是我是暴脾气,我确实在这方面是特别棒,但是呢啊,我这脾气呢。

可能跟我这个星座有关,就是蓝块去得非常快就射手座射手座不是快啊,射手比较快嘛,对吧?

嗯,不不不不不不白羊座白羊啊,哦,对,我是摄入座是吧,对对对对,我就是白羊座,我这个是说翻脸就翻脸。

嗯,但是翻上脸之后呢,我自己马上又翻回来,别人还没反应过来,我就已经没没事儿了,这叫演技啊,这叫七重演技,那有没有没有就莫名其妙得罪人,自己还不知道是来说回正题说回正题啊,对呃哎呀我我,我昨天在想想一点,我说我这周得写偏这个跟阿斯纳相关的一个周记。

我后来就想呢,把这个重点放在哪儿呢,放在更多其实身上。嗯,因为我看到的是一个迷茫,一个狂躁而迷茫少年的嗯,无法成长,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不管是什么,而且不是说这个成长轨迹,他没法成长,没有得到良好的栽培。

对,对,没有人给他指指引方向,没有谁谁告诉他你这么做是不对的啊。你应该怎么怎么做,嗯?

因为他在一方面他在迷茫同事,他又他又自负是,然后他性格呢,在张扬的同时呢又狂躁。

我其实在比赛当中啊,阿桑好像没还没进球呢,出现过两个特写就是开塌的这个脸部特写。

我突然想起一件事,嗯,你记不记得,在这个阿米里赛季的时候,他有一次跟切尔西打,然后呢。

被这个大卫鲁伊斯抓头发啊。不,他是被他跟曼联打,被那个。

他就跟妈俩在那后腰,那什么玩意儿,什么棋给抓头发啊,菲拉尼啊。呃,不是被菲莱尼抓头发,对对对对对对对,反正就有那么那么有那么一个画面嘛。对,然后呢,赛后呢,这个也就说那他得把头发给讲了。嗯嗯啊。

大家觉得安倍当时半开玩笑或者怎样啊。

我突然想到我说,阿米哪句话说得很对啊,你记不记得以前那个帕萨雷拉在阿根廷国家队的时候,曾经对要求阿根廷全部减短,要求雷东多他们啊,雷东多就退出国家队嘛,对吧?雷东多就我就不接受这个。

然后呢,哎,到底出塔了就听了就把头发给剪了,而且当时不落也在队里面,不一定落,把他的这个半成头发也搅了。嗯,嗯。

是,我就在想,是不是要有人来立规矩?

就是宫东区那头长发确实很古典,有法国这个路易十四路易十六啊,时代的那种特别像,那个吹什么小号,什么雅尼啊,对,对,对,对,对,对,对,对,对,对,对,对,对,对,对,对,对,对,对,对,对,对,对,对,对,对,对对对对对对对对对对对对对对对对对对对对对对对对对对对对对对对,没错没错,ktv还那个哎,对对对,是的嗯,ktv690年代在中国跟那个什么理查德克拉德曼,对对,对这个名字啊,对对对。

那你不是个亿卖亿的啊。你是你说难听点,你是一个战士,你得为俱乐部效力,我尊重你的个性,而且我特别是尊重这种零零后兼而行在在社交媒体成长起来的个体。

但是是不是啊,这个团队的精神要讲究。当然,这是一把双刃剑,你像卡特罗那时候去英格兰队,要求大家啊,去吃饭不许带手机,不许穿拖鞋。对,结果好好了,好多英格兰球员就造法了。嗯,但是在俱乐部当中,是不是我这个事情挺纠结的?如果我想我想我如果是主要练的话,我会勒令他一定的把头发搅了。

要不你不假头发,你就不许不许上船,不许进一队。 这问题是不是不精神这样像是一个老派教练干的事情,但是。

呃,滚犊子有一个特点,但我我想到为什么?其实我不是为了这个真正目的,不是为了让头发保持一致是,而是让大家尊重团队的规矩,就是我得通过这样的方式来梳理起一个主教练的权威。我说的必须得执行到以前啊,或者队中有一老大对你,比如谁是队长,队长出来就说了,说大家都得这么那,那我是吧,有云老长老对我估计我估计贝莱琳是这么说的,贝莱琳可能说咱们队儿啊,要要一块儿把头发都剪了。

滚动车。哎,老大队长你先捡啊,本来领自己去捡去了,然后滚动车,那我不捡了,哈哈哈哈,被人跟未来连自己是短头发现的是吧?但是滚犊子这个特点。

如果是比成一个孩子的话,他的这个性格特点是需要严实的,就是他需要一个严厉的教育环境,就是我,因为我上午在跟人在交流什么育儿经,哈什么样的孩子需要宽什么需要严。因为别人老说我闺女需要严厉的管束。

我觉得滚毒的在需要严严厉的管束,就是他的性格是自信茅草这个自我自恋,他就一定要,而且有有很多踢球的毛病。

他就需要有一个注重细节又严格的教练,用惩罚的措施来把它给修理修理。

但是呢,就是这几个教练就没有一个能做到这一点了,导致了他现在在场上踢球还是随心所欲,因为他只有二十分钟是能够传出比较合理的两类的。分球之后,他就就是他,可能他记得踢的时候还行。

一会儿他的这个本能就出来了,而没有人去喝着也没有,也没有场上队长去去掰他啊。所以这个成长环境确实不好,说不定咱们想想,裁人家滚毒子之前,人家自己也想转会了。

这个有可能的他会觉得你的成长环境不好啊,不利于我成长这个这这个可能性不排除,但是如果前提是得有球队愿意要的。

现在可能没人要了啊,咱们就萨萨妈妈先说到这儿啊,就关于这场比赛的复盘,然后接下来是客场队,南安普敦啊,这个呢我我我都不想再做什么前瞻或者说受声指有什么指望呢啊。

就这样吧,这个赛季我希望能够不断地往下坠,最好是能够在这个项上季就能跌到谷底就好。

如果能跌到谷底,能有一个赵元秀,我就认了,就是如果能有有状元及地州有状元女儿红啊啊啊啊,咱们得必须得回应这么多网友的提问啊,在这儿我,我给大家提出一条就是有提问的,很多是用这种方式表述啊,说啊,什么什么泥场会怎么怎么样,反正我看到霓裳这两个字的这个问题我就都不回答了啊,既然您不是阿斯纳的球迷,嗯,你要去问霓裳的情况。

那你就爱谁谁吧啊啊,在这儿呢,第一位啊,这个留言呢是长江一号爱学习哎。他提出了一个很好的一个建议。

他说什么时候可以连线一下dt哦,哈哈哎,这个倒是。

啊,未必不可啊。没错啊,这个呢我是做出了努力啊。我已经是找了一些伦敦的朋友,看能不能找得到dt这个人,以及他愿不愿意跟我们连线这个我们也是听到了球迷的呼声啊。 对,然后呢?呃,下一位提问的就是。

比如说什么如何,看什么共多其索侯啊,萨卡和莫派机长啊,什么是不是到了不破不利的时候啊?

这些话题我觉得就没没什么意思了吧,是吧?这个有一位对,有一位是这个名啊。五六他提问说全面分析啊,现在的名单留谁弃谁谁能续约。

哎,这个咱们可以大致的扫一下,嗯,留谁去谁,我还真是看球的时候给咱闺女,还专门列了一个名单留谁。我说其他都可以不要了。

从后往前捋。我当时说。

呃,我说,莱诺,你要马上要我说贝莱林,要吗想要啊?霍尔丁想要这个这个,然后是那个叫嗯,蒂尔尼,要这几个都是要的。

然后我完全同意啊,前面这几个我都同意对,加上萨卡要马丁内利要你这个,其他的都可以不要。

就是说都不是板上钉钉一定要留下来的。 我,我再数一下啊。呃,门将莱诺对,呃,然后呢,左后卫蒂尔尼右后为贝莱林?

呃,中卫霍尔丁。然后呢中前场的马丁内利跟萨卡萨卡六个人就是还有一个在法在法甲踢球。那个小伙儿,我把名字给吧萨里巴,这还没来吧。

他萨里巴。然后他在圣埃蒂安。这个状态不错,哎呀呀,再加起来有七个年轻人七个了,对,对,然后那我再问一问吧,就是有一些正义性话题,其实咱俩有一点我觉得是完全相似的,十号咱们就不提了啊啊。然后奥巴跟拉卡我说的决绝一点,我觉得这两个人我可以同一个窗口都会愿意把他们放弃,我觉得可以都不要对啊,然后呃,我想问你一个核心问题是配配,你怎么看你要不要啊,我觉得佩佩,如果有人要他,那当然就给他卖喽。

真的,但是,但是可能是没人要,因为你比如说八千万买的四千万卖出去。

不一定有人要吧,就是这个就很麻烦,那就留着呗。

对,我估计也是我刚才想说的,我说怎么着你亏个二千万,三千万卖五五千万都不对。我就说五千万总得卖吧是吧这么贵,尤其考虑到疫情四千万,我的大概率是卖不出去的。

八个人留八个人,那就这样了,这个问题我们算回答了啊,然后呢就什么,请问为什么会进攻伐术啊,球员之间除了九和十四号连线以外,其他人配合去呢?这个我们也回答过了,这个问题更是出在中场啊。是的。

Ok啊,得伦敦的那抹红白,哈哈哈哈,现在流行的俱乐部找民宿当主教练,这种做法合适吗?

二,阿斯纳除了阿尔特塔之外,真的没有其他选择了吗?潘老师,您给奥维回答一下,我觉得。

第一个问题好像以前也聊过啊,这个第二主要第二个问题就除了阿尔特塔之外,真的没有其他选择了吗?

从现在来看,除了阿尔特塔,其他的选择还很多,就是执教水平超过目前阿尔特塔的,或者说超过两年之后的阿尔特塔的应该一路还是能有十来个还是可以的。 我现在有点觉得真是重伤之下的阿森纳,尤其是下赛季,如果是真正要去青年军来重建的话,有一个有经验的老帅真是会更好一点。

至少能呵护他们一下会稳一点,不会动辄崩盘,动辄崩盘,这个会让人的信心就是没法积攒。

没法儿积累的没错,我好想补充一句就是,其实我们前面在聊的时候,我突然想说一点就是。

嗯,你看这个对曼城和对布拉顿这场比赛的阵容,对曼城,他用了好多年轻人是,然后为什么到了对布拉顿的时候又推翻了自己。你说,恩卡迪亚,呃,包括你前面提到马丁内利的位置到底在哪儿,嗯,然后呢,大卡呢使用的又我觉得用的又有点狠啊,对呃,我就搞不太明白是不是考虑到当然呢,有总有特殊条条件特殊原因啊,体能啊,这个疫情等等。

但是我真是不懂阿尔特塔道的小干嘛?

他,他好像对曼城那场是把萨卡放在了右前卫场,是吧?

是那个真又意味像是一样,那个真是,那真是把萨卡给限制住了,就是你,要么就让他打一替补也行。

你因为奥巴是一个右脚选手让他打左边。萨卡是一个左脚选手,让他打右边,然后两个人全是反串儿,这个搞得就是累到这个恩凯蒂亚,你说的也对,就是你要你,你还不如一场首发早点换一场替补早点上呢。

对呀,你体能还可以对你咣当来了一个全场,然后这个。

觉得人家提的行或者说行,或者说不行,你反正是第二场没让上了。

这你突然会想,你到底是对我认可还是不认可呀,对吧,那那拉卡泽特也跟你讲你曼城重要的比赛,不让我上去哦,打一步来的啊,这个用的感觉都不好,大家都不爽都不爽啊。好,这个故人似清风啊。他提问说,阿斯纳的对一组有没有核心问题,伤病已经进入到恶性循环很多年了。

这个呢,呃,我只能跟大家分享一下,就是阿斯纳,其实曾经的两位队,一那个恩恩勒问兄弟啊,像那个罗文,其中有一个应该是改瑞勒文嘛,还是在英格兰队当过这个。

那应该说在阿斯纳早期这方面的现场的,呃?

嗯,治疗啊,维护啊,应该还不错,但是呢,伤病确实非常非常多,非常严重。

对,不过我觉得我觉得像莱诺这种状况,这跟对一有多大的关系我,我我,我都觉得因为这个挺邪性的啊。这个就是自己落地那下。

导致这个失去平衡,然后膝盖产生严重的这种凝转是他这个对一的能力,往往体现在说你伤了以后商誉付出的时间和商誉,付出之后的这个叫什么强硬程度?

那现在这个呃,阿斯纳商的这仨人都跟对伊没关系,莱诺就不说了,那个其实扎卡和马里的这种搅拌的扭伤,我觉得反倒是他之前的体能储备和赛前没事儿和准备是有问题。

训练和热身的准备是对,肯定是不是对这个都不是对一了,这个是你整个训练质量怎样对对对对对好业余段子手hi这直接问题直指潘老师,嗯,想象一下,如果你是温格,现在有记者采访你,你会如何评价阿尔特塔哇塞,而我们都好像之前阿尔茨坦上任的时候他是表达了,就说你看你们注意,拨乱反正了,用我的弟子了,对吧?

但是我,我如果是恩温格记者问我,现在这个问题你如何评价现在的阿尔特?塔温格认为,呃,我认为他表现得不错,他非常有思想,体现出了一些闪光的东西。当然,他也遇到了一些实际的困难啊。这个困难是需要解决的。总之,要给他时间,我信任的对自己的嫡系弟子一般都会这么说吧。

这是这种,嗯,这是潘老师回答的第一啊,我,我,我接下来给大家补通一下。潘老师真实的回答就是潘老师把自己带入到温格的这个角色当中。

然后胖老师会说什么时候请我再度出山啊,不是这个你我都不愿意,我都不愿意退休。什么叫在座。

对对对,对,对,下一个下一个,呃,这个?

你看着着我补充一句,哈,就刚才你说,你说刚才严总说你不是枪迷,你就不要问我了。我,我不回答你了。这样,从从用户思维角度来说,这样是不对的啊,我纠1下严总啊,因为我们的听众里边有一半以上,现在已经是其他俱乐部球迷了。

就我明白了就很多南京的阿斯纳球迷都已经半逃了,阿斯纳球迷都不听了,都是热刺啊。利物浦啊曼联啊,我越来越收到这几个俱乐部的球迷的问候,真的不不不,潘老师我得跟你说一句啊,就就这是我个人的观感,就是有好多阿森纳球迷啊,他会这个正话,反说哎呀,你看看霓裳又吃屎了吧啊,是,所以我就特别不爱这种不爱听这种口吻呢,就开口闭口霓裳霓裳,它呢,我也很高贵,我,我只是做一个表达,就是也也不是,说完全就排斥,对,对对,对对,我们都没有我们咱们也没几个,也没几个听众得罪不起。对对对对。

Ok如何评价阿尔特塔的水平和严总的极端言论,我是不是有极端言论,是啊,言啊,是不是因为上一期的题目起的呀?

啊,就是我对我对阿特塔有有些有些失望,是吧?对对,对,对对对,就是可能说对自己的叫什么,这叫阿斯纳血统的本土少帅。

这么说一句,已经算是极端言论了吗?

那就是我有点有点失望,那难道我不应该失望了?能让我应该觉得很满意,对吧就输得好失不好继续输哦,有耐心,那给我假呀,那也不是严总啊。

对,嗯,我没有那么好的涵养,也没有这种水平啊。

嗯,其他的问题我们基本上都覆盖大了,但是再再往下说呢,本来我们要说积极的,这样吧,最后我要提个问题啊,就直接请教潘老师。

哎哟,如何看球不生气,你赶紧给两个主意啊,如何看球儿不生气啊,就第一个要睡过就是你看啊,斯娜,他啊,斯娜的时候要睡过。

严总,你平心而论啊,你,卡斯,你你。近一年来,卡斯纳心情最平静的球儿,你一定是睡过的,就是你不止一次给我讲过,你有两次睡过了,对不对。

比如你恰好的输了,你要不睡过,那岂不是很痛苦,而且,哪怕是阿斯纳赢的比赛我?

我可能赢的比赛什么很爽的,我都没有记忆了,我只有那场,就是对就马丁内利那次成都温习对切尔西对切尔西吧。

那样我觉得还是我觉得还可以啊。我觉得我看到这些少年郎的上进心啊,别的有什么很少的,本赛季又没有本赛季无名局啊。

本赛季没有一个民局,除了对切尔西这个说实话有点意外啊,这俩球都有点意外,嗯哼,踢得还不低,你都建议一个就睡过了,还有呢啊,一个是睡过了,第二个是我觉得看西米兰吧就不还会更惨的。我发现段子就是成双成对的,就是看完说如何在吃饭点菜的时候侮辱阿斯纳球迷?

结果续集就是如何才吃饭的时候侮辱a西米兰球迷我去就是连侮辱他们都排不上第一位儿第一位是吧?对呀,连被侮辱你们都误行,对,我们是阿q,他们是小弟啊,他们是大胡啊,我就想没哭对不对哦哎,有,有一个有一个我觉得啊,这个仪式而独立的猪啊,他说阿森纳是不是到了最坏的时候,还有更坏的可能吗,我觉得呃,从我们今天这个节目的逻辑来考虑呢。

我觉得您一定相信还会有更坏的时候啊。

然后呢下一个我我,我特别想原因一下这位网友的提问啊,这个是叫做哎呦一下找不着了,好像是像做芭蕾啊,还是什么之类的?

啊,他就说阿森纳到底应该是怎样的风格?到底是啊,这个是需要这个地面传控呃,还是什么得势的?这个高位比抢还是怎样这个因为我在上期节目里面聊到过一点,我觉得我对阿斯诺比较迷茫的是,我不知道这个复读部alan walker,一个俱乐部的足球哲学足球识别足球身份没一段啊,是这个呢,我有一位特别好的一位小琴啊,一位小朋友啊,这个名字我就把它害得掉啊,他也他有他,他刚刚给我留下这么一段言,他说阿斯纳前场,这两奥巴根拉卡是挺适合流动进攻的。

如果以这两人为抓手,还能找到几年前皇马的一些踢法,但是需要快速出球能力的中场以及异位。

但是现在中场根本达不到这样的要求啊,十号又是个毒瘤,太黑又太粘啊。对这一切导致于种种似不像。

哎,你说有没有存在的可能性就是球员如果踢不,我会被卖掉啊。

如果俱乐部管理人员就是一年买不好两年买不好,他是不是也可以被直接炒了卖掉就直接再换一波管理人员过来是不是会好,会会好一些我,但是,但是你想想,这个俱乐部踢的球,它的风格,我所说的就是你的足球的rnx的。这个id,你如何来确定你到底需要踢怎样的足球。

就不能说太虚。不能说啊,我是要进攻的,我是要有技术含量,这些肯定是要有。

但你到底是突出你的逼抢,你去突出你的这个强硬的对抗的能力啊,你是嗯,要打这个细腻娴熟,或者说是就在国防转换这方面有特点,现在什么都没有。

就是我觉得阿森纳的球迷聊阿森纳的应该走什么风格,就是挺悲哀的一件事情,因为本来已经有一个二十年的风格在你的面前。

对,对吧,现在就开始要讨论要踢什么风格的时候,那一定是这个球队现在太烂了。

极生而亡啊。因为对最早管理层用爱美礼来取代文革,根本就没考虑过我该提什么风格。是是我,我就维持成绩就完了。

对它就是以从成绩上来要求,就就因为艾米里就适合带那种什么中小成本的球队嘛。他觉得这样是作为一个至少做一个过渡是问题不大,而且花钱又不多。

他是从省钱,什么什么小家碧玉的角度来看的。哎,没错,你看省钱呢,就是我这儿花个八百万,那儿花了一千万八百万,我弄一录一录一资来啊,这个防线我能够顶个两年,对吧。

然后呢,我从皇马朱一萨五略斯来,然后呢,我用了大概五百到六万英镑的成本。我,那我,我从巴萨租来一个旦书,好像我都没花什么钱。哎,我都住了些,人来了。

但是最终一算算,阿富汗现在财务状况的前路里面最差,特别像一个那种农村妇女在如何省钱,就是最让我生气的是,他在赛季的末段儿租了马里和那个右边后外苏尔维斯就是你你,你说到底他是省钱还是费钱?

就这俩人其实也花不少钱呢。

当然对吧,就是而且都是租借,而且没有上场你他的性价比,也就是说,从一小时的性价比来说。

有可能是英超最贵的。 你说这个这,这,这肯定是管理层它的锅呀,这没想明白。

啊,或者说只会像一个不识字的妇女一样。哎,这个鸡蛋钱啊,我不能给你我买什么之类的哦。

这没有战略眼光也没有大格局。

好了,哎呀,吐槽到会我开了一个小时,本来说你喝点药的,我自己先灌下来了。我想想我,我现在对我的心情好多了。

我发现这个潘老师在呃装的自己很风雅,很洒脱,很我不照顾的那个表象,下面也是一口滚唱的恶劣的心,对对对对,因为我才是口里闲着一口屎,聊了一个小时。

哈哈哈哈哈。

我都是惹谁了没有,没有,本来口里没有,咱们俩聊完之后喝起,满嘴都竟然有那屎味儿啊。

好吧,这是一期有史味儿的节目,不能再说了。ok,我赶紧漱口去了,是你的火单皮吗?我得,我得下不得对,对对,我得跟你预约下周时间啊,还有比赛呢,还有比赛呢啊,只要而且下周下周话题我不能都在我了定了我定老为你这个跑题给跑的不着边际下期话题你来定行可以,嘿嘿,我来采访严总,到时候啊,那就这样了,ok好拜拜拜拜,今年拜拜。

转载请注明原文地址: https://gezhong.vip/read-897.html
00

最新回复(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