画的驾照竟然能上道?
gezhong2022-01-27  606

添加公共微信“波波有理”,与波波零距离互动哦!

画的驾照竟然能上道?

掌声有请主持人,风吹着呀,漂流哇瘦啦啦啦啦啦啦好喝的流水呀。欢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谁家的姑娘,眼泪太娘强啊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

颜值哈华分在他大地脸上,藏有手一致呀,身上还背着一个。

哎呀意义的二位朋友们,左儿个妥妥回娘家啊。嗯呐,回到锦州呗,别急了,现在我跟你说完,谁那挺紧皱,他是他一个谁捡呢?

哎,我跟你说,谁都不能提。不,不能跟他提他回娘家的事儿。 真急啊。左,那就跟你说,但是受不了。今儿等基本上是开哭,依然会被人倒过去。 或许哎呀,他们他们的,他们的妻?

你这人家人家以后好了,这咋的,这是我跟你说哦,摄影机前各位菠菜吗?你们不知道妥妥呀,有日子没回家,还有小妈妈了吗?嗯,完左耳领导放那天假乐屁颠儿的下节目就撩了。

可是他在半路上,他在半路上换路,上个朋友们。

爸,你们别误会,比以为他是被劫色了,就他那大体额子,他拿刀鼻炎的音都不带结的的啊。

哎呀,李远看心思,老爷们儿呢,谁能接她呀?就是。但是为啥她哭得那样呢?但是谁欺负的了呢?我跟你说我好这个事情啊,说来话长啊,你们得听我娓娓道来呀。

今天早上吧。妥妥一进办公室就开始哭,说一波姐,我让高速公路上交警给熊了,太吸引了,没有他们这样傻日呢啊,你说他们,他们说啥,还不爱你走?告诉你,你又再也不那么好了啦,还讲不讲理呢吧。你就说我就回个锦州,他不让我走。告诉我说。

高速一没缝刀,我二没出事儿,你这平常不让我走高速。

当时我一听我就不乐意了。

我说,那屯,你到高速上,你没体检吗啊,就说我提了没要食啊。

这交警说,上次你超出百分之五十,扣的十二分还没解决呢。 我说那没事儿了妥,你赶紧说个个事儿吧,你个个事儿重要啊。

于是图就开始继续跟俺们诉苦吗,说的不是你。哎呀,你们哥在为我做主啊?

我看别人我你的头上告诉我了,就不让我让啊。你们大伙儿评评理,你是走告诉你说你这走高速还在学历有关系吗?他跟钱有关系吗?

跟社会第一没有关系吗?

龙哥当时说妥妥,你何处此言呢?

你这出大问题了,你这真是爱欺负了,可是龙哥就不知道,我就在我前边儿,有一个那样丑的是文化人啊。

一支专家八八八有什么专家论值。

我说,是啊,也有说一只叫声我的,接下来一批大款上去了,再接下来一条零领导上就不是什么一位领导上去了,反正不管怎么输,那么都上去了就不让我上。

那今年我就要走高速,怎么雪衣听到这儿也不理解呀,说没事儿吐你当时咋回事儿,你跟姐说谁敢欺负咱,妥妥雪衣,我第一个又不饶他。

不怕你剥解上没有人儿找你剥解头头就接着苦。不过姐我都嫌我妈,那你凭啥不知道走高速干什么玩意儿,不知道走高速呢。

告诉我不是给老百姓开的吗啊,我找的凭理性,我给他告他们领导凭啥不让我走高速,为什么我怎么你我妥妥就走不了高速人家我,我能怎么做?

不能夺着车走呀,左边来车我就往右边靠着走,右边来车,我就往左边靠着点边走呗,实在不行,我捋着高速护栏走,还不行吗?你看你的车,我走我的路,创始也不让你陪呢。平常他上高速就必须得开车呀啊。听了半天我听明白,呜噜哇了,老半天啊,你是徒步上的高速。

那交警拦你,这都算听,我要是交警,我就拿绳给你捆上,给你绑走万象赢了上高速上高速驼,必须得开车呀。 哎,听我这么一说,哈偷偷不乐意了?

说那姐,你后来我开了好老,特地回家取个车吗?

我跟他们整不起我,因为我开车还不行吗?我一急眼,我就开始那幸福纠结,我就上道了吗?我就直奔朱尔同高速啊。

这不觉得问的说不解啥就幸福九九啊哎呀,驮驮了幸福九九你不知道吗?

你没听说过幸福九九这个牌子吗?

哎呀,就是九九手幸福拍摩托车啊你这,这非得让我说的那么明啊耶驼驼呢,幸福久久那车都快领罪了。

但是没有事儿。嗯,咱们驮驮呀,挺有准备的,把有不太把握的地方啊,事先拿鞋带啥的都给绑接身儿去了啊,就上道了。

现在唯一的问题,哦,就打火儿有点儿费劲哦。不过这对咱陀陀来说也都不是事儿打脚咔咔一顿,扁拽呀嗯,彭木一点儿不发想,我每次听到妥妥给车打火的声音,都会有一种错觉。

总觉得这个摩托车呀,是头天晚上跟驼驼,他俩一块儿吃了啥不消化的东西了。

但是每次我有错觉的时候,驼驼都明确地提醒我说,姐,没有,我俩妹哥一起吃啥不小化的东西,因为我是吃饭的,他是加油的。

出门之前我给他加了三公升豆油呢,加满油就图图上道了捧吧,你们听听三公声都有啊驼驼,他这是要呛狗玩啊,我实在忍不住了,我就问妥妥,我说妥呀。

你那车上道有牌子吗?图图一脸严肃地看着我说,呀,还没牌子,你好,对不对?

姐,那你说上高速小姐能不能捉啊我?

我说你不废话吗?不抓你抓谁呀?

于是我们做事严谨的妥妥,在我善意的提醒下。

去找了一个这方面的专家,他大酸画一个,一不做,二不休就敲开了专家的大门呢啊,这专家反正离他也挺近,可能估计借笔子啊,是隔壁老王啊。

那是谁也不咋那个,反正就是有句东北话,要说说说实在亲戚,谁求不到谁呀,对不对,你那既然离得那么近,敲门就近呗。

这话呗,偷偷一进屋啊,那专家老热情了,直接就迎上来了。

大家好,我是易中天,今天你到这里来,我们来说一说车牌,一字简笔画他的问题。

图的时候呢,太好了,那你顺手再给我画个驾照后呗。

最终啊,在一番讨价还价之后妥妥,终于以二百块钱的成交价让专家给画了一个车牌子,外搭一个画了一个驾照啊。

画一大一嘛啊,顺便换了两笔,你说二百块钱朋友们,我现在觉得吧,就是写钱儿啊,专家这钱儿太好挣驼驼驼驼特别抱去你对不对?你说你画个驾照二百。

你比买车还贵一百二啊,帮帮大家了,拖拖那幸福,九九八块钱买的哦,买这头多呀就就嚼着被搅好架啊,说讲好了,估计啊二十就能讲下来。

你们一个幸福九九哎呀,要多减呢,那刹车都是用自行车啥代替的,要不咋说呢,咱妥妥花二百块钱办假证啊,那你他也那是下雪本儿了啊。

回头在这样事情特别特别的抱去,就说是让易中天给虎了话的一人不像说说那个照片里的人啊,一人都不像他自己画的跟画也不玩似的不懂,还以为是李代沫个监狱里画的。

但其实说句公道话,就那个画的吧,比他本人好看多了。

嗯,哎,不对,庞茂,我好像是不是说说的说忘个儿,要说啥嘞,咱们今儿节目是不是说头都回娘家的事儿,然后搁路上就医院交警的事儿,我怎么扯到黄海波说李在墨身上来了呢。

我完了,我给个人说梦去玩了,你站那边咱还是接着说回娘家的事儿吧。

鹅啊嗯嗯,朋友们,你能听得出来我是那个啥。那个驼驼的车在打火,朋友们驼驼的幸福久久还在启动进食状态啊。 哎,我们跟你们说啊,别看现在打不着啊。我跟你说,那昨天老凶了,昨天那家一溜带帽烟窜到那儿去了。

偷偷骑着那车那才帅呢。哦,老一嗓子就干出去了,在那车上骑着被封了啊。

感恩人缘太伤了你。别看咱驼驼是这车是九首的啊,人家把前面是大班都给干过去了,然后小燕儿哎,幸福久久还永超大奔去。

直接让交警一毛给截住了,当时直接咱们陀陀一楼车长那个皮筋啊,有点紧呐也不咋的事,鞋带可能绑短了。

瞬间一个特别帅的急刹车差没卡死了,我们可爱的妥妥就那一个刹车呀,真的我都怕他给人家交警撵车的鼓励人家真的。

不过好在啥事儿没有,咱们妥妥是不偏不已的,停在了一位穿制服的交警面前。

哎,老准了,车技不错呀,我脚上妥妥都能上吉尼斯世界纪录就凭啥呢,就凭世界上乡猫碰死耗子碰最准的眼睛。哦。

就这个时候呢,交警就非常客气,对他说,说你好哎呀,你是波波有理的小边陀陀吧。

不是啊,我给你签个名啊,算是不用了,我就想跟你说两个事儿,第一你压过脚了。

第二,不是我招你停车的,是上一个路口交警招你的。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哦,上一个路口啊啊,这一个急刹车溜出好几十里地啊,这是胡同一听啊,宝贝儿让你搅了哈啊,上一个警察,哎哟,那双赢警察叫我,那我得倒啊。

那家咔嚓一脚油门,嗷嗷一嗓,他又溜回去了。 哈哈哈哈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就他这叫唤法啊,我都怕他再干过油子了,再干大森林里边儿去。

不过这回真没有这回哦。

妥妥,终于跟结他的交警打上了照面儿,那娇娘是非常客气的说的,哎呀你好,你就是波波有理的小编陀陀吧,就是不用了,我需要跟你说两个事儿,第一个你压我脚了,你得逮谁压谁搅着。

第二,你刚才是不是抄着那大奔的车了。

图的说,是啊,教育说那你赞的吧,你至少过去看看去,你看那边儿那大道当箭儿,挺那大奔就打,你给他抄过去以后,他就停那嘎子没动横过。

你抗是不是出行事儿了,回头也懵了,说,那这是怎么回事儿呢?

我都过去看哈大奔里边儿啊,驾驶上坐了个大哥宠那样儿啊,不死了呀,也不昏过去了,不早似反正趴方爬上啊,就不动它了。

那副驾驶迷做了个大姐,真跟他哭呢,瞅那一脸褶子,估计应该是嫂子,不是叫三儿子,那主意就问呢,说不定大嫂啊,你这是咋的啦?我是哦,有李小编驼驼,你怎么的呢,你大哥大哥撞死了完大嫂啊,一把鼻涕一把泪呀,就跟驼驼哭诉我老妹儿。

那会儿我跟你说,你是个好心眼,我跟你说呀,你说是我吧。

哎哟,我这个命啊,这刚才呀,我也不知道咋回事,人家本来吧,我跟你大哥俩在车里都好好的呀。

在这夫妻感情那个好啊啊,那你大哥哥的开始了,我搁这边儿啊,我就给他讲故事,那我真给他讲廖抓爷呢。

我说讲的遛宅故事里边呀,那鬼呀就出来了?

讲这时候啊,也不怎么的,就看哥们扯头,那个阿婆什么玩意啊,一个黑样儿啊,儿子就穿出去了。

完你大客就这样啦,趴房子反正再留没起来呀,这,这你这你这,你这上哪说理去,你说陀陀你开个车,你把人大哥给吓死了,你说是不是你说你开个车子赶上闹鬼了,你比那黑身老妖都吓人呢,你赶紧的把你把一中天划的那个驾照和车牌子给人家交警拿出来吧。毕竟是坦白从严抗拒从款。

这时候吧,那团队肯定也是心虚了,不咋个事儿啊,就合计还是坦白吧,就把驾照拿出来了,您交警您问你说的,哎呀,就是你的驾照,你这驾照搁哪整的这事情他说我画的呀,他说的易中天呐,你是猴子,请来了救兵吗?看见我大伯姐快来,闪闪闪闪闪闪回复啦。

滑稽呀,赶紧的掏出手机,打开微信搜索我们公众号波波有理。

来参与到我们的节目互动当中来。

哎,好啦,那么,这个传评说,波儿姐,这些天冷空气来了,我看到一个小男孩儿都穿上羽绒的裤子了。

我问他,孩子你怎么穿这么厚啊,你很冷吗?

孩子抬头看我一眼,地下头叹了口气,无奈的说道,唉,你们有听说过一种冷,叫做妈妈冷吗?

哦,是啊,我还听说过一首歌叫友妈的孩子不怕冷吗?

美马的海子穿地上靠近妈妈的怀抱,秋裤少不了微有口色的爱说陀陀开着他的幸福,久久上道就直冲着龙哥奔去了,还着急?

不知道冲龙哥喊的哎,别到,别到,别到不知道不一定不一定,不一定。别动,别动,别动别的绑架窗户。

龙哥临死之前说,我说早告诉我,别动,不许动我感情你这创业还在瞄准我坐在这里看着时间流过。 今天的节目就是这样,主持人李博以及全体幕后团队。

感谢您的收听,明天动,一时间再见了。

呃,他会爱上了这个家,使得感觉我日子到底仰过天来往。

你什么样过,老公子瑞话说也是一个声音影响,说不定白山啦。

转载请注明原文地址: https://gezhong.vip/read-96.html
00

最新回复(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