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一名乙肝病毒携带者
gezhong2022-09-14  52



我是一名乙肝病毒携带者

你好,欢迎收听故事fm,我是爱者,一个收集故事的人。

在这里,我们用你的声音讲述你的故事。

每周一,三五,咱们不见不散。 一个多月前身在广州的听众阿文给我们的后台留言,他说自己有一个隐藏多年的秘密,除了家人以外,没有人知道他是一名乙肝病毒携带者。

听到乙肝两个字,很多人会有一种条件反射的恐惧。

而对于阿文来说,这样的条件反射带给他的痛苦远比疾病本身要难熬得多。

就在2010年的二月,多个部委其实已经联合发布过针对乙肝骑士的规定,禁止医疗机构在入学就业这些常规体检中提供益肝检查项目。

但阿文仍然觉得他的未来无法走出乙肝的阴影。

我就阿文25岁,在广州某大学读研究生。

我第一次意识到这个问题的时候,就是在那个三年级的时候,我有个同学他有,然后我们老师吧啊,就提醒我们说他有那个肝炎嘛,就让我们不用去接近他,然后因为我们是没有的,我们也不知道这是个什么东西。

然后就也一一起跟他玩的挺好的。

到后面的时候,大概是我上初二的时候,有两个哥哥嘛,他们去工作的时候检查出来了,然后在家里养病,然后那时候我们家里人就特别紧张,然后那时候就检查出来了。

我有,但我其他亲戚都没有。

这感觉天塌了一样很夸张,就是我哭得挺惨的。那时候当时就是我爸从医院拿到那个通知单的时候吧?

拉着我,然后回学校。我当时就跟我爸说,我说我说爸,我,我的这个病的消息,千万不要跟家里人说,我爸说为什么不能说啊,他就说,反正全中国那么多人都得了,然后你得了应该也没什么反正国家现在法律也说不能查这个东西。

其实我知道他是在安慰我吗,但是我就说,反正就是不能说,虽然我当时初二啊,但是我感觉我的心里还是蛮成熟的,因为我知道。

当时我上小学的时候,老师都这样跟我们说,尽量隔那个得了病的人远一点,就觉得以后的找工作啊,结婚啊,跟别人去玩啊,然后别人都会防止我嘛。然后我就觉得挺压抑的吧,因为这个东西是治不好的。 在这里我们有必要解释一下,大家都知道乙肝会传染。

但具体来说,它是通过血液精液和阴道分泌液传播的。

所以无论是握手啊,拥抱啊,还是咳嗽,打喷嚏都不会传染乙肝。而且因为乙肝跟甲肝不同,它并不是消化道传染病。

所以说除非两个人的口腔附近有伤口,破坏了口腔粘膜,否则乙肝病毒也不会通过接吻传播。

共用餐具也没有危险,但是对于没有获得这类知识普及的人看来,和乙肝病人同吃同住,仍然令他们心生恐惧。

而这些给阿门的成长带来的阴影,说实话,我挺伤心的吧,那种,因为我大姑妈他们家都是没有的嘛。

有一次吧,呃,我从学校放学回来,然后我去他们家吃饭,他就另外给我准备了一个一次性的碗跟筷子。

而且还用公筷,就是说夹菜也不能。

升到升到他们的那种碗里面,这我夹个菜,你知道吧,他都会盯着你,你的筷子往哪放,你知道吧。

表面上说,哎,不在乎的啊,这个东西是没事的。然后但是心里感觉防你跟防贼一样,知道吗?

生怕就是说我会传染到他们,就我吃饭用完的那些筷子碗啊。 他直接扔火堆里面烧掉了,那种我当时就看到了。

虽然我也能理解,但是我心里是接受不了。

就跟他直接说了一句,我说有点不舒服,我就直接回家了。

那一次我在自己床上,我一直哭,一直哭,我就觉得这个世界挺不公平的嘛。然后世界上还是会有很多人就会瞧不起我们当时在大学的时候遇到了一个特别喜欢的女生。

当时跟他聊到了这个东西,因为当时不是一直在强调说爱情要忠实吗?

有坦白吗。

然后我当时就想坦白这个东西,可是我怕话到嘴边了,我又压回去了,我又没说了,当时就聊了一下我,我们就各自回去了。

还是始终都不敢说出来,因为我觉得一旦说出来,可能朋友都做不了。

虽然可能不是我想的那样,但是我就是自卑。你应该从我的话语当中,一直听出来我是自卑的,是吧?

我就对任何人说过,就除了家里的那批人,知道这是我,哪怕我自己喝醉了,喝得烂醉如泥,别人都问不出来的一个秘密。

因为这是我最机密的一个东西了。

我不想让任何人知道,对于一直隐瞒我的病情的话,确实是件挺痛苦的事情。说实话,比如说我读大学的时候啊,别人偷去献血,然后就我不敢去。我还编造各种理由。

说我不去献血,然后我的室友都在怀疑我了,反正我的理由就是一直说贫血。 有一次我们寝室室友,然后在一起练车。

科莫尔当时过了,然后请那个教练吃饭。

当时很巧的一件事就是教练吃狗肉的那种,因为这个东西是不能吃搞肉的,有忌烤的嘛。有些东西是有忌烤的。

他就怀疑过了,他说,你是不是以前遇到过什么事儿啊。然后我觉得挺慌了,我答不上来了,我就是他就问得很直接,他说,你是不是得过什么东西啊。

我就支支吾吾,支支吾吾,幸亏有另外一位室友,他就肯定是小时候被搞友了嘛。然后我就立马说,我是被搞友了,然后我就说不能吃狗肉那种。

但是我觉得他好像他们能猜出点什么出来,但是好像,但是他们也一直没有明说,就没追翁下去了嘛。

然后就那次我当时就特别紧张,然后头上都没冷汗了,知道,但是我还是不不敢跟他们说,然后生活中呢。

我也会去注意吧。就是说在大学你应该懂得,有时候男生嘛,都喜欢共用一些东西,他们有时候就是觉得我小谢,但是我真的很委屈,因为我觉得我是这个在为他们好,但是我又不敢跟他们说。

有时候他们就想刷我的牙刷,你知道吗,那种我觉得很蛋疼,还有毛巾啊,他们的毛巾用啊,可能就用了一两年都不换的,然后我就会请换毛巾嘛。然后他们有时候就喜欢用我的毛巾什么的,因为我觉得这种东西。

可能就是我擦脸的时候刷牙的时候,可能会对我的牙炎或者脸上的一些皮肤组织会损化,可能会留下一些东西在上面吧,我就是怕传染到他们嘛。

有时候嗯,打篮球啊,然后买饮料,他们可能就趁我不注意拿我的饮料喝。

就看到之后我就忽然就好像自己的心里的一个闹钟就响了,就发现发现一种很危险的东西,就看到他们在用我的东西。我觉得立马我就反应,很快就是反社会很短,就一下就达到了,我就立马抢过来,然后自己喝掉。

虽然被他们笑我小气啊什么的,哎,但我觉得好像自己做了一件大事,然后我拯救了他一样。

我自己已经是这么痛苦了,我也不想再把悲剧传给别人那种。

有时候悲观的时候,我就觉得自己就是个悲剧,说实话,最害怕遇到的情况就是我之前付出了所有的努力,正因为这个病给我否决掉。

我就怕到时候我看上了一个很好的用人单位,然后我去面试,各方面都合适,然后但是那运营人单位就体检之后,就是我不行的那种。

我就是最怕这种情况,怎么说呢,就是在我得了病以后吧,只是在我接受这个现实以后,其实我身上这个东西是一直在鞭策我的。说实话,我记得我在我的卧室里面那堵桥上,我就写了一个,我说。

既然得了这个东西,那我就有比。

别人都要付出三倍的努力,所以我当时初二以来就读书就特别用功。然后那一年,我还考取了全校的前十名很奇迹的一件事情。然后当时老师跟我同学都不理解。

我当时没跟他们说我得了什么病,我就说我得了,是胃痛那种。

就是说我还说过一句特别搞笑的话,就是我以后一定要让用人单位因为我的才华而不去嫌弃我这个病。

就是说,可能就是说非我不可的那种情况,我就说,我想要。

达到这种情况,那种当自己坚持不下去的时候,嗯,就会就会想到这个东西,可能我自己的努力还不够。我最怕的一点就是说,我曾经为这个想法坚持到了现在,但是努力了这么多年还是跨不过去。这个看。

这是我最怕的那种。我花了将近十年的时间,我想去改变这个东西,结果发现这十年还是依然改变不了这个现实。

这是我觉得最绝望的就是当时在啊,我大学毕业,我当时那个时候考上了研究生嘛,然后大概有六个月的空闲期,我就打算去做电视,然后给自己挣点钱花,然后去到那个公司的时候,他又体检。

然后当时去到那里,然后他就拿了两张表给我,我跟我朋友一人一张,说指定哪家医院不是那里捡的,他不要。我当时心里挺担心的,因为虽然是挺担心,但是又觉得好像应该不会再。

检查这种东西了嘛。当时国家法律规定了,说这个东西是不能检查的,检查的是违法。

但是几年之后我去拿那个检查表的时候,那医生说敢有问题,剪完之后我那朋友就我不知道他是傻还是说还是说是真不知道?

他没往那方面想,他就说,啊,你肯定是昨天喝酒啦,因为我就是检查前一天嘛,晚上跟他喝了点酒。

喝了点啤酒,他就说,你肯定是喝酒了,伤都干了。我就说,是的,是的,是的。

嗯,我当时也没往那方面想,就拿到公司去了,我就给公司看那个结果,结果那个公司就说生活在你,你这个肝是肝炎啊,那种你可能在这里做不了了。

我朋友当时是有事,好像出去上厕所,他不在那楼满就还竖了进。

你还是赶紧回家把这个东西给治好,他说是能治好的,他说能控制住什么什么什么的,其实也是先安慰我的话,直接是。

也就是说,我反正是不能去他们厂里上班的那种。

我就当时就可能就有一点点崩溃,脸红脸很红,因为当时他们那个办公室好像还挺多人来应聘的。我就拿着这个检查报告,我就立马,我就传到楼下去了。 我的朋友都不知道通过我下去,我把那个检查报告给撕掉了,撕掉了以后我就直接租个车,我就回到火车站,我就回去了。

嗯?

但回到家以后,心里有点承受不了,管了几天,在家里就睡了几天。

然后我爸妈问我怎么回事,我说我说,以前谁说厂里面不检查的这种东西的,我读书那么多。

有什么用啊,到最后还不是因为这个东西把我给打下来,我就哭嘛,我就觉得整个人生都没希望了嘛。我就觉得我爸就一直安慰我,说什么?

哎,不会有事的啊。然后以后你考上研究生啦,找到好工作,那些单位肯定是不会嫌弃你的。

现在谁还检查这种东西啊,那种只有那种很差的场很low的场子,然后才会去做这种东西。 哎呀,我就这么安慰很生硬,我也不知道他是有什么东西能安慰我,哎呀,就只能自己只能自己慢慢的去熬吧,然后等时间过去了,慢慢去扶贫这个伤疤吧那种嗯,一直没有卖过去。

包括到现在我都现在都要有那种坎。我一直没有买过去,因为我当时相信我一直坚信着现在的单位是不去检查的。

但是那个工厂的行为让我觉得他们维持法德去检查那种,他们私底下可以检查,而且可以找其他理由把你给拒绝掉。

我就很怕这种情况,因为暂时他们的角度,他们想照顾正常人啊。 中国可能就谁都不多,就可能就人就特别多。

就我缺你一个又不缺。可能我说我说的比较偏激,因为有很多人还是啊,会以正常的态度去对待我们的,只是说我。

迈不过自己的那道坎儿,可能更多的是我自己瞧不起自己,而不是说别人瞧不起我。

我去站在自己的角度去评判别人对我的态度,但是我没去真正问过他们是怎样的态度,因为我不敢。

当时有个有个师妹,也算是朋友吧。然后他谈了一个男朋友,然后她男朋友,她男朋友得了这个东东西。我不认识她男朋友。

他就一直说,那很无奈,你知道吧,但历史是这个病多恐惧。

而我还假装我自己不是一样。

然后我就说,啊,是很恐惧啊,什么什么的,我要假如自己是正常人,我也不能去。

嗯,劝说他什么的,我也不敢去帮他啊。去普及这个知识,因为在他那个世界的人,又表现出一种他那边世界正常的表现。

他有时候说,啊,这种东西是不是以后生孩子啊,那种都不能生啊,得重病,然后怎么就找工作啊,是不,这辈子都毁了呀。我说。

哎,对呀,好恐怖啊。是啊,嗯,还有一次我高中老师一个化学老师,他就在课堂上就说他就提到这个东西了,他就说,你们一定要注意卫生啊。注意医疗啊,千万不要染上这个东西。 我当时听了,我就心里挺震惊的。嗯,挺不是滋味的眼冒冷汗,但是我还是要跟我同学一起去感叹,幸亏自己没有得知这个东西。

还要去感叹这种东西。我从初中开始知道我这个病情的时候,我就一直在努力试图去扮演他们正常人的世界,他们所谓正常人的世界里面那种正常情绪。

特别是当他们提及到这个东西的时候,我又扮演那种他们那个正常人的,没有得那种东西的惊讶,或者是有时候他们不懂的,就是偶尔还会嘲笑恐惧将近十年了吧?

我就一直在活在那个角色里面,我是在活在自己的角色里面,而且这个面具可能也带不了多久了。我始终都要去跟我即将要面对的人要去坦白了。

说实话,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对他们说,比如说我未来的老婆我都不知道为了有没有老婆,我觉得这样就是当有一天我又跟他谈恋爱了,我该怎么去跟他说,说实话我很怕。还有一点就是我找工作的时候。

我该怎么去自信,我该就是万一别人单位拒绝我该怎么办,现在就是我知道我接受不了这个现实,但是这个现实一天天就是又像我逼近,因为我还有一两年我就去找工作了。

我也不知道我那个单位检不检查,所以就想到这个东西,我就会闷闷不乐。特别是这段时间我经常失眠。

经常是两三点才睡,然后早上可能就很早就醒来了。

每年都是三四个小时的睡眠,说实话,我有段时间我都特别想去搞一个网站,搞一个什么论坛什么的啊,就是说让所有得了这个东西的人能够抱团取暖吧。

我希望在那个地方能够有人去安慰你,感同身受一下,还是希望这个社会能够正视这个东西吧。希望你可以不把这个东西说出来。但是。

能把你当正常人对待,谈到这个东西,他会对你说一句,哎,没事,最后什么大不了的,就会很坦然的说出这种话吧。我希望能那个世界的人,这次对阿文的采访是一次远程采访。

那天阿文和我们约在了夜里十点,因为只有在深夜,他才能在学校里找到一件没有人的实验室。

悄悄避开。所有的同学在给我们讲述他的故事采访结束之后已经是午夜,可他还是发来微信,说自己从来没有把这些话说给任何人。

听过他不知道自己还有隐藏多久,也不知道自己还要孤独多久。

他渴望比理解,也渴望自己能跨过心里的自卑和恐惧,用真实的面目去面对这个世界。 你现在正在收听的是亲历者次数的声音。节目故事fm。

我是主播艾哲,本期节目有两颗之作声音设计,杨帆,感谢你的收听,咱们下期再见。

转载请注明原文地址: https://gezhong.vip/read-966.html
00

最新回复(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