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来自河南的犹太人
gezhong2022-09-16  73

我的以色列回归记 故事FM ❜ 第 468 期 犹太民族可以说是一个真正的苦难的民族。从罗马帝国对犹太人起义的镇压开始,他们就离开故土,流亡了一千八百多年。历史上,他们被很多国家和文明迫害、驱逐过。 十九世纪末,犹太人西奥多·赫茨尔发起犹太复国主义运动,号召散居全世界的犹太人「回归故土」。1948 年,以色列建国后,更是加速了这一进程。 但这时候人们才发现,经过将近两千年和世界各族人民的通婚,犹太后裔已经分散在各色人种当中了。这其中有白人、有黑人,还有中国人。 本期的讲述者金锦,就是一名生在中国河南开封的犹太人。 /Staff/ 讲述者 | 金锦 主播 | @寇爱哲 制作人 | 马达 声音设计 | @故事FM 彭寒 文字整理 | 马达 校对 | 张博文 运营 | 翌辰 雨露 /BGM List/ 01. StoryFM Main Theme - 彭寒 (片头曲) 02. Starlight - 彭寒(开封) 03. Take Care, People - 彭寒(Tim) 04. If I Forget Thee, Oh Jerusalem - Shevet Achim(耶路撒冷) 05. Hava Nagila - Jewish Music Unlimited(喝醉) 06. The Flute of Moses - Rabbi David Louis(葬礼) 07. Starlight - 彭寒(片尾曲)

我是来自河南的犹太人

你好,欢迎收听故事。fm,我是爱,是个一个收集故事的人。

在这里,我们用你的声音讲述你的故事,每周一,三五咱们不见不散。 犹太民族可以说是一个真正的苦难的民族。

从罗马帝国对犹太人企业的镇压开始,他们就离开故土,流亡了1800多年。

历史上他们被很多国家和文明迫害过驱逐过。

十九世纪末,犹太人西奥多赫茨尔发起犹太复国主义运动,号召散居全世界的犹太人回归故土。

1948年以色列建国之后,更是加速了这一进程。

但这时候,人们才发现,经过了将近二千年和世界各族人民的通婚,犹太人后裔已经分散在各色人种当中了。

这其中有白人,有黑人,还有中国人。

我叫金锦,是一位来自开封的中国犹太人,仅仅是土生土长的中国开封女孩儿。

从他记事起,他的父亲就告诉他,你是犹太人的后裔,为什么中国还有犹太人呢?

这就要追溯到很久很久以前,一直到北宋时期。 当时呢有一部分流亡的犹太人通过丝绸之路进入中国,来到当时文明世界的北宋都城,也就是现在的河南开封。

我觉得相比其他会驱赶犹太人的国家,那时候的中国真的还蛮包容的。

皇帝不仅允许他们定居在开封,还尊重他们的信仰自由。

这些犹太人在开封没有遭受任何歧视,开心的在此落地生根,学习当地居民的生活和汉族人通婚,甚至参加科举考试。

但是随时时间的推移啊,这些犹太人逐渐被同化到了清代,开封的犹太人只剩下八个姓氏的家族,分别是赵爱礼工长章十今高帝早章这八大家族龚长章和立早章同音,所以又俗称七姓八家。

这期的讲述者仅仅呢,就是金家的后代。 那到了清朝的末年,中国最后一位犹太教的神职人员,也就是犹太教里的拉比李氏之后,犹太文化就基本淡出了犹太后裔的生活。

像犹太人的母语,希伯来语在开放犹太后裔的族群当中已经是消失殆尽了。所以到了仅仅这一代,身边几乎就没有特别了解犹太文化的犹太人。

虽然他们家保留了不吃猪肉的习俗,但仅仅的日常生活和汉族的孩子没有太大区别。

唯一特殊的是,仅仅的家是开封比较有名的犹太民族的家纺站,因为听说中国还有个犹太人聚集点嘛,所以世界各地的犹太人旅游团来中国旅游的时候,一定要来开封。看一看,那金瑾的父亲就负责联络和接待这些国外来的旅游团。金瑾从记事儿开始,就跟着父亲一起接待来来往往的外国游客,他就像个小吉项目,每个游客都会和他合影。

再大一点上出众的时候,基本上每次去见外国人都会让他们留一个邮箱,因为有的时候就是他们拍的一些照片,我就想拿回来嘛。

然后那个时候又经历了一阵子,就是被我爸逼着去上网吧,因为那时候家里没有电脑,然后每个周末都会包友吧,逼着去网吧写邮件。

这种模式延续了好多年,那个时候其实没有什么认同感,然后就觉得,哦,犹太民族就像其他民族一样,只是一个民族。

那我还是一个中国人。

1948年以色列建国之后,出台了一部回归法,欢迎世界各地的犹太后裔回到自己的故土。

那仅仅的父亲受上一辈人的影响,也有一股非常强烈的回归与色列的念头。 其实我爸爸童话水平面目高,他可能小学初中可能都没上,但他就是那种心特别实的一个人,然后认定一件事儿就特别认定的一个人。

当时我爷爷在临终前就跟他说,就是我们一定就是有机会要回去。

我们是犹太人,那他可能我爷爷当时所谓的回去就是去看看那个地方啊。因为毕竟是我们祖先呆过的地方。

可能也没有所谓的移民那种意识,那我爸爸可能就记住了,就是不管怎么样,都要去看看那种感觉。 爷爷去世之后,逢年过节,今年的父亲都会去拜访还健在的开封犹太后裔,听他们讲和犹太人有关的故事。

我爸爸其实一直都觉得他上一辈的人,就像我爷爷那样,就是有一个这样未了的心愿,就我就记得有一次。

我爸爸就带着我去到了十家的一个老爷爷的家里,其实名字我已经想不起来了,但是我记得那个时候那个老爷爷已经行动,不是很方便了。

他说话其实也有已经有点那种模糊不清了。

我就记得我爸带着我过去,然后有外面来的人,然后就跟老爷爷聊天,我爸时不时的给他们翻译翻译。

当时我记得依然可以感觉到,就是虽然那个爷爷年龄非常大了,但是他的那种心情还是讲起来,犹太人非常激动,甚至有的时候我可能都听不太懂他在讲什么。

但是他依然就是很有激情的在说着自己的故事,而且我觉得他自己心中还是对犹太人有一份那种骄傲的情感。在第二年,这个爷爷其实就去世了。

其实像他们这种老一辈人,我接触的很少,就是真正能有机会坐下来听他们聊天的时候也很少。但是这个是我记忆当中很深的一件事儿。

再后来就是相继爸爸上面那一辈人就都过世了。 老一位相继去世之后,回归故土的重担就落到了金瑾父亲这一辈人的肩上。

金瑾的父亲也主动承担起了这个责任,但是他想自己年岁大了,也没有什么文化,也许可以让自己的女儿踏上回归之路。 那恰巧在2002年,一位叫tm的美国犹太人漂洋过海来到了开封。

当时是就是北京的一个。 呃,我们的朋友?

他当时就带了一批外国人,就是来开封看犹太人。

我们当时就各个家族的犹太人就被邀请过去吃晚餐。

当时他说有一个朋友飞机晚点了,然后可能会稍微来得晚一点,然后感觉都吃完饭了,就有一个人背着特大的一个包,穿着一件绿色的羽绒服。

嗯,一头金黄的头发,然后就出现了。他挺沉默的,挺不爱说话的,然后到了之后,可能由于比较饿,就只是自己埋头带吃东西,基本上好像没有说到话。

然后第二次他到我家的时候,听我爸说就是也是他自己跟我们北京的那个朋友,然后想类似于家访,就是各家各户想看看情况。

然后就到我们家。嗯,看一下。

再后来他就来了开封大学教书了,小的时候来我们家的人太多了,而且每个人来的人都会有一套自己的说辞,就比如有些人会说啊,我们会从经济上帮助你。有些人会说啊,我们可以帮助你回归啊。甚至有的人还会说他们想在开封做一些什么什么事。

但大部分人都是说了,就人都找不到了,所以对于我们来说就很正常,就是去见他们哦。

啊,见了就见了。然后可能后来就也没有银儿了,但它是为数不多的,就是真的到了我们这边。

他是来到这边之后,在这边工作,我才跟他就比较近。

当时他就是说要教开封男人英语,因为你知道咖啡馆当然真的是相对来说比较排怪的一个群体。

可能跟就是小城市吧,大家不太容易相信别人,所以当时他来的时候,他先找到我们家,我爸爸可能算是比较另类的吧,就他是一个很好客的人,所以。

他就当时就带着他就去各个家族都拜访了一拳。但是后来他说他要教英语的时候,并没有人要娶,只有我一个人,因为他在开封大学教学,它等于在西郊。我们家在东郊,所以我每次都要坐四十分钟的公交车到他家,而且我只有半天的家,那个时候初中的时候。

然后我爸爸当时工作的地方,其实离他那边特别近,所以每次都是我坐公交车过去。

然后跟他学完,要等到我爸爸下班,然后我爸去接我,顺便把他的脏衣服带回家,让我妈戏。

然后下周的话再把他的干净衣服送回来。

所以后来熟了之后就变成了他去我们家,基本上除了晚上睡觉,白天的十二个小时,你基本上都能见到他。 Tpm在开封住下之后,和金姐的父亲合办了一家学习希伯来语和英语的小学校,由tm来出钱金姐的父亲去寻找场地。

他们租过废弃的工厂房商铺的闲置房间,还一度把学校安在了金锦的家里。

金瑾的父亲挨家挨户的敲门,说服更多的犹太后裔来小学校学习,他也给小学校取了一个名字,叫依次乐业。

这个名字在宋代的时候就有,其实就是以色列的音译拿一边在开封大学任职,一边呢就教我们希伯来语,跟简单的呃,犹太知识。

他分好几个班儿,就像我们这当时就比较年轻嘛。

然后我们主要就是学语言比较快。

我们当时上的时候,可能我这个年龄的五六个人,然后像我爸爸那个年龄的可能七八个人。

那个时期主要是学语言居多,所以我们就把它当成一门外语在学,仅仅在小学校学习的简单的犹太知识,也和大家一起过犹太教的节日。

比如犹太利,每周的第七日是安息日,这一天要停止工作。

那在国内呢,他们只能在每个周末简单的聚餐。

后来题目联系到了帮助犹太人回归的组织,这个组织的名字就叫回归以色列。

他们曾经帮助过流散在印度的犹太后裔,回到以色列,全程费用也都是由这个组织来承担。 在小学校即将结束的时候,回归以色列组织的两位拉比和一位负责人来到了开封。

考察,开封,犹太后裔的生活和学习情况。

他们离开三个月之后,仅仅就接到通知,说,可以走了。

那天我记得是我刚醒,然后正在洗脸,然后再照镜子,听就在我家了,他就已经跟我爸爸妈妈说过,机票买好了之前是一直说要走,但不知道什么时候,那我就是觉得也不知道什么时候。

但是当我妈跟我说,就是说那个你们机票买好啦。

哦,就是这个月的十八号,当时是一月份,我在赵静,然后哇的一声哭了。

然后我妈就说,你哭什么啦?

你不是一直说要离开我吗?

因为当时我妹妹刚出生,我就觉得我妹妹剥夺了父母给我的爱,我就觉得你们不跟我商量,不把我当成一家人。我曾经还跟他们说,我说我妹妹出生,我就要离家出走。

然后那个时候就是特别叛逆,特别叛逆的一年,但是当真的听到我要走了,我当下那个不舍,然后。

就哇了一声,哭出来了。

他告知我们这个事情,跟我们的机票的日期就差两周。

我爸爸当时其实一直都没有说什么,然后就是默默地在给我准备要走的东西,就每天都去给我买东西。

然后开始请客。

我再见到我爸的时候,我爸是被抬回来的,我爸就是喝的跟一滩烂泥似的,然后完全断片钱包也是被别人捡回来的。

然后跟他说话也完全不理,然后后来就是过了很多年之后,我再去问我爸为什么当时会醉成那个样子。

我爸说高兴呀,就是高兴,那是我记忆当中,我爸喝了醉醉的一次。

对,因为我从来没有离开过家。就我当时考学大学,在郑州我爸都说太远了,但很多人后来就问他说,那你把女儿送到你昨天你不觉得远吗?

他说,那不一样。

那一次通过回归以色列组织考察的不止仅仅一个人,2006年春季之后,仅仅和另外三个开封女孩儿一起坐上了飞往耶路撒冷的飞机。

到了圣城,耶路撒冷,他们四个女孩儿被带到了哭墙,仅仅在酷强的心愿纸条上写下了父亲的愿望。

希望开封犹太人能顺利回归。

不过他们虽然到了以色列啊,但想要真正的回归却没那么容易。 犹太人的民族性呢?依赖母系传承母亲是犹太人,下一代才会是犹太人。

但是开封犹太人在中国生活了一千多年,遵循了中国的复习传统。

按照以色列的回归法,他们需要学习犹太律法,通过宗教考试重新归于犹太教,才会被以色列官方认可。

在哭墙祈祷之后,回归以色列组织,把他们带到了耶路撒冷郊区的宗教学校,学习犹太律法和希伯来语,我们当时是四个女生一起出国的。

然后当时我刚下车,看到我们宗教学校的时候,我就跟我旁边的那些姐姐们说,我说我想回家。

就看到我们的那个住宿环境是他们叫卡尔婉,就那种活动木板房就是其实这种房子呢是早期犹太定居点用的就是呃,因为它可以快速的建成,也可以快速的移走。

所以我们当时宿舍就是这样的,就很薄的那种复合版。

呃,通常是两个人意见,冬天比外面冷,夏天比外面热,然后像我们房间还会长草,就连运的地方还会有草出来,然后还有各种各样的重重蜘蛛啊,鼻涕虫啊,就是这样,反正就是环境条件挺那个的。所以当时一心下车,看到这个环境中就觉得哦,我要回家啦,刚去的时候特别搞笑,我们是周?

周四到的,然后我们当时辅导员还带我们去村子里的一个小超市,就说你们看你们要买点什么东西。

当时我们就觉得反正超市每天要开,也没有必要说腿一大堆东西。

我们说那先看看我们需要什么,再来买就好了,结果第二天就玩昔日了。

然后我们睡到了下午起床,发现所有东西都关掉了,那个时候才意识到哦。

这边的安息日是这个样子的犹太人的安息日这个样子的,然后后来发现学校里也没有人了,因为基本上阿西尔大家就是嗯家近呢就回家过了家远的一般就是呃,辅导员会把它安排到寄养家庭。

然后我们也有寄养家庭,但因为我们是第一周,然后老师可能就想让我们调整一下,就没有给我们安排。

然后我们几个就饿了两天,把我们从中国带去的零食全部吃完了。

我们那一届其实学生算少的加我们四个,总共十六个人,他们有的时候就喜欢小酌一杯。

就我们感觉有的时候上完一天课我们都挺累的,然后他们就会放个音乐,然后小酌一杯抽根烟,然后跳跳小舞。

我会觉得那个时候他们外国人的生活好有情调啊,就是并不是我们想象中的哦,每天一身黑,然后特别那种板板正正的雪宗鸟并没有。

所以我们那一届是大家都相处得很好,就我们也会偶尔邀请他们来,就是吃我们的中餐啊,然后包括我们过年,然后跟他们一块捡窗花啊。

虽然老师跟同学都对我们很好,但是这个学校的目的是让我们通过考试去证明自己是犹太人的身份。或者说,对于我来说吧,我个人是觉得我就是有他人。我从出生我爸爸妈妈跟我说的,我就是有他人。

我,为什么你现在跟我说我不是有太人,然后我要通过考试,然后通过宗教皈依,我才能成为犹太人。

但是后来真的发现真的是一个不合格的犹太人,就真的是什么都不懂,连他们读经每个星期读不同的经文,我都不知道有他人学的东西真的好多。

排课排的真的是满满的,就每天都有课,然后就不同的课有犹太律法课。

嗯,有艺术课,然后有希伯来语的课,有读经的课,有茶经的课绿法,就比如说你吃苹果的时候该用什么样的祷告?

嗯,你吃土豆的时候该有什么样的祷告?树上的水果是树上的水果,祷告地理的水果是地理水果祷告,你安息日泡茶的步骤是什么,就类似于这种,这就是律法。 一开始就觉得哦,我读好慢呢,我每天要花,可能别人祷告就是。

十五分钟,我祷告可能要一个小时,就每天真的会把它当成作业一样去完成。

我们当时为了快速记住祷告,然后像我们水杯上我们贴的都有那个呃祷告词,因为我们喝水之前要祷告。

那我们当时真的是祷告得很慢,而且呢,犹太人有一个习俗,就是我听到别人在祷告的时候,我基本上会放下手里的东西。

然后跟他一块儿说阿门就是祷告,完了之后会一块儿说阿门。所以当时你祷告的时候,就像我祷告的时候看被子。

所有在我身边的同学都会停下来一起听我的歌,然后打到之后会跟我一起说阿门,然后当你突然间会背的时候。

就是同学都会鼓励你啊,跟你鼓掌啊,老师也会鼓励你。

所以他的生活就真的是完完全全被宗教完全包裹起来或者融入起来的。我起初的时候就会说。

感觉他们好像装在套子里的人,就是所有生活都被框框框起来,会觉得很无趣,或者说很呆板,这种生活应该没有什么可值得留恋的。 但是我们第一次去过普洱节的时候,大家都是穿着各种奇形怪状的服装,因为它等于是一个化妆。

舞会的感觉,传说古代波斯帝国的一位大臣哈曼非常仇视犹太人。

有一次,他向国王禁言要消灭国内所有的犹太人,而他当时不知道皇后就是犹太人。

后来皇后阻止了他的这个计划,凡是说服国王处死哈曼,为了歌颂这位皇后呢,犹太人就创立了普洱节。

犹太人这一天呢,就是要喝酒喝到醉到分不清什么是好的,什么是坏的,以此来纪念这个节日。

所以你知道,就是当你平常看到的,特别严谨的,像我们的宗教老师,然后那一天必须要喝醉,然后所有的人都要就是化妆,然后穿上节日的衣服,你可以选择想要装扮成什么样子,然后在这一天,你会看到有人男生穿女装扮孕妇,然后就是各种各样奇奇怪怪的装备,你都能看到我记得我们同行的一个姐姐?

就拿自己的床单备账,就把自己给裹起来。

所以这是我们过的第一个节日,然后一下子就颠覆了我们对犹太人的看法,仅仅在宗教学校度过了单纯快乐的时光。

他跟着老师去会堂祷告,学会用希伯来语来读圣经。

但他毕竟是第一次一个人生活在陌生的国家,仅仅偶尔还是会想家,总想着也许学完就可以回中国了。

他身份意识的真正转变。

来自于一次流血的冲突,我的寄养家庭的父亲是一个非常好的人,他是音乐,创作,音乐创作的,写一些祷告史。

吃啊或者什么的,然后空闲的时候他就会去村子里。

嗯,捡一些垃圾,就是其实也是环境保护。

然后没事儿的话,除了创作,他就会去我们村子的小树林祷告。

有一天那天我记得雾特别大,大到真的就是一两米内的东西都看不清。 然后我们当时是城里有客。

我晚上很晚,差不多就八点多钟回到学校,然后辅导员就跟我说说你的匠附近过世了,我当时其实蛮正经的,我就问辅导员说怎么去世啊,人不是好好的。

他要说因为今天误大出车祸了。

当时我就一直处于不相信的状态。 第二天早晨六点多钟,然后辅导员就把我们所有学生都叫起来,在班里集合。

然后就跟我们讲事情的整个经过,包括有警察在。

然后他就说,我的家父亲是在小树林里面,就是静默祷告的时候,被亚拉伯人用那个匕首刺死了。

而刺死他的那两个阿拉伯人也问满十八岁,因为我们那个村子很特别,我们那个村子没有栅栏,我们离旁边的阿拉伯村庄也就是四十分钟的山路,就翻一个山头,就到了这个村子里面。村民特别勇敢,其实他们大多是美国移民,在美国其实都有特别好的生活,但是他们就愿意来到这个地方。

如果他们不在这个村子生活的话,可能政府就把这个村子画到了。

阿拉伯居民那块儿,所以你会发现我们村子隔两公里没有灯,没有路,然后还有房子在,所以他们其实就是为了占地。

我这个家父亲去世之后,位置就是完全不相信自我蒙蔽,就说不可能直到后来要去参加他的葬礼。

然后我就给我妈妈打了个电话,然后就就跟他说,我说我进养父亲出车祸去世了,因为我不敢跟他说实话,我怕他们担心。

跟家里打电话说这个事情的时候,就突然间就开始哭了,就觉得特别特别难过。我觉得那个人特别特别好,然后这个事件其实是对我打击特别大的。

也是让我重新思考,真正开始重新思考自己身份。我觉得为什么这样一群人要来到这边,他们难道在国内的生活不好吗?

并不是,而且为什么他们可以这么虔诚,然后我才会开始思考就是。

所以我来这边的目的到底是什么,真的就只是为了拿一个身份就回家吗?

那个时候其实还没有很强烈要留下来,那个时候只是觉得我要成为一个合格的犹太人,或者说我要成为一个好的犹太人,就一个劲儿的往前奔,就从来没有想过回头就是即使再想家,也从来没有说我不学了,我要回家就没有了。

一年之后,仅仅要接受三维拉比的面试。

只有通过宗教考试,仅仅才能够成为以色列官方认可的犹太人要考试。然后他们就说,嗯,你要不要选一个犹太人名字,我说好呀。然后当时就查那个拖拉金卷后面的那种名录表。

因为他们一般犹太名字都是从声情当中出来的。然后因为我的名字是这一开头嘛,那西伯拉语没有g的音就有那个右的。

然后就从这里面选了一个野后里呀。 然后当时也不知道什么意思,就觉得哎蛮好听的。

然后我就很开心的去找我的那个辅导老师。

然后福特老师就说,你知道你名字什么意思吧,说不知道,他说是还是那么以后我说上帝能够,然后说,这就是我要的名字,我要的就是这个名字。

所以当时我老是跟我说这个名字,在意思的时候,我就觉得这个其实就是我想要表达的,包括我这个人想要给别人表达的意思也是这个。

所以我当时就特别开心,找到了一个特别喜欢的名字。

结果考试结束之后,那个就拉比就问我,那你们有没有新名字,我说有的。

然后我说完之后,他就说从哪找的名字。我说我是从圣经上面找的,然后他们就说手机上有这个名字吗?

当时就跟他们说在哪哪哪。然后他们就打开书找到了他们就说,哇,原来真的有这个名字。 然后后来就他们就成了一个段子,调侃他们就说一个中国的犹太后裔远赴重洋,就是为了过来教犹太拉比这个名字在射击的哪个地方。

考试完了之后,我们就是犹太人了。

但是,呃,我们要去申请以色列公民。

还要等半年的时间,所以就等于我们在申请公民的这个过程,我们就去吉布兹了。

吉布兹是以色列的集体农场,一般在城市郊区的农村里,虽然以前主要是从事农业生产,但现在也有工业和高科技产业等等。

吉布兹里面没有私人财产,在工厂工作没有工资,衣食,住行,医疗都是免费的。 对仅仅这样的新移民来说,一边在吉布兹生活,一边等待公民身份是成本最低的选择。

真正想要留下来,可能是在几步自带了之后,我觉得就是神会让你一步一步的去跟他建立关系,跟以色列地建立关系。

像首先我在这个学校可能树立的是我个人的。

宗教思想或个人对于犹太人的这种理念跟想法,那我去到吉布兹的时候,更多的是跟土地打交道,我们那节目就可能算比较大了吧。

我们那杰夫就有七百人,差不多应该就是那个样子,对再结婚对的话,当时我们是嗯,一天工作一天学习,我们在那边学习语言。

然后杰夫斯特人也特别好。

我当时有一个特别美好的愿望,就是在吉布兹里养牛,但是发现我们的宿舍就在牛棚边儿,然后那个味道特别大,后来就打消了。这个年头我们可以跟那个辅导员申请,就是所有的岗位你都可以去试。

我当然就申请了葡萄园,因为我很喜欢吃葡萄,以前对葡萄特别甜,在葡萄园我们就是每天早晨五点多,天不亮的时候就去干活,中午呢,就他食堂吃饭,然后下午差不多。

一点钟左右你就结束一天的工作了,然后你就可以就是自由,想要干什么干什么。

其实干农活我并不觉得辛苦,就夏天有点热,就是有一天我们那边是53度,我还在地里挖土豆,然后十二点那个辅导员就让走了。我还说,哎,今天怎么下班这么早,结果回家一看,53度,我都快考成土豆了。

然后你就半天工作,然后回去呢,就是洗洗澡,然后把脏衣服扔到了集体的洗衣房,你也不用洗衣服。

然后下午的话可能就是谢谢作业,然后看看视频。因为这种吉布兹的话,它都离大城市比较远,因为有自己的农耕地,我当时在吉布兹工作的,这也将将近一年的时间。

然后就觉得以色列是一块神奇的地方,因为它土土壤并没有很肥沃,甚至很多地方都是那种吞草不生,或者说只有杂草是连草都不长的那种地方,但是它种出来的水果就真的是又大又甜又好吃。那我自己,我觉得也是通过这在农农田里的这个劳作吧。然后跟土地建立了一种关系,就是我会开始爱这块土地在吉布兹农场生活的半年,仅仅顺利地拿到以色列公民的身份。

这意味着他可以在以色列合法的工作,生活,甚至定居。

就我们一起的四个嘛,我们四个好像都回到了耶路撒冷,其中一个姐姐是在吉布兹里面认识了一个男孩儿。

然后这个男孩儿是美国的,然后两个人结婚之后就回美国了,然后后来就生我们三个,然后都回由撒冷生活。

那其中有一个比我小一点的妹妹,就我们两个就去大学读了预科。

我们当时上学的时候就在学校宿舍旁边的咖啡店打工,就等于你已经跟社会接轨了,然后你自己的生活,我觉得也可以自理了,然后包括政府当时给我们发新移民的一些补助,我觉得都够我们生活用,所以就基本上就是一个普通人的生活的诉求,满足了在大学的时候。

像他们中国留学生也有聚会,像我们基本上就是每一周或每两周留学生有自己的聚会,大家也就聚在一起做做饭。

聊聊天啊。我跟另外一个女孩儿,我们俩基本上一样,然后是一起过去的,有一次去参参加他们这种聚会,然后后来第二次他们就不叫我们了。

后来问了问,打听下来是说,哦,我们已经拿了以色列省份,不算是留学生这个圈子,那个时候对我打击蛮大的。我觉得大家都是中国人,就只是聚在一起做个饭。

怎么我就不是你们这个圈子的人了,所以上大学那会儿就没有什么朋友嘛。

但是上了导游学校之后,你会发现基本都是我们这样的,就是都是台湾的,香港的啊大六的,然后嫁过去的,或者是在那边学习的,大部分都不是犹太人,有的有以色列身份,有的没有以色列身份,但是大家都是头一次见到那么多中国人聚在一块儿。

我们全班38个人感觉差不多有二十多个都是中国人,然后那个时候就那个时候就真的是觉得每次去上课都特别期待。

因为不是去学习的,就是跟大家。

聊聊天,然后吃吃饭就是去玩儿的。然后那个时候就真的是很开心的一段时间,就觉得嗯,自己认识了非常多的好朋友。

然后包括现在大家也都一直有联系在导游学校,仅仅认识了她现在的丈夫。 她的丈夫是中国人,来自上海,他们一家现在并居在耶路撒冷,开了自己的旅游公司,现在还有一个一岁多的儿子。

每年春节,金姐还是会和家人回到开封。

只要回到开封,童年的熟悉感就都回来了。

他现在觉得自己既是以色列人,也是中国人。

这两种同时存在的身份认同,可能会一直伴随他到老。 你现在正在收听的是亲历者自述的声音。节目故事fm,我是主白哲。

本期节目由马达制作声音设计。

彭寒,感谢你的收听,咱们下期再见。

转载请注明原文地址: https://gezhong.vip/read-975.html
00

最新回复(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