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消防员 2 年,我妈怕我不能活着回来
gezhong2022-09-24  101



当消防员 2 年,我妈怕我不能活着回来

你好,欢迎收听故事。fm,我是艾哲一个收集故事的人。

在这里,我们用你的声音讲述你的故事。 每周135,咱们不见不散,拜拜,拜拜。

就在两个星期前,一场凉山的大火带走了三十位消防员的生命。

令人惋惜的是,这些遇难的消防员绝大多数都是九零后,甚至是零零后,他们的人生还没有展开,就离开了这个世界。 看到这个悲伤的消息之后,我们的一位听众立刻在故事fm的公众号后台偷稿。

他说他想讲一讲自己的体验和思考,因为十年前他也曾经是一位消防员。

我是小王,今年32岁,我是在上海出生长大的。

然后我去当兵的那一年是2007年年底,当时我二十岁,我们去体检的时候,就是听医生说是有一部分会送到消防,有一部分会送到那个驻港部队。

然后还有一部分会送到,好像是新疆还是哪里。

所以后来的话,通过政审以后,然后会有那个部队的人到家里来家访。

他当时就是一共来了大概三个人。

看上去都非常的严肃。就跟我说,他说,你知道你要到哪个地方去吗?我说,我不知道。

他跟我说,你接下来的话要到消防支队去,你要做一名消防兵。

这个时候我才知道我是要去左桥盟员。 我当时的第一反应有一点兴奋吧。当时因为我对当兵本身是有一点点憧憬的,我觉得当什么病种都好,当这个病会是怎么样呢?就是心中充满的想象会比担心要多。

我想象就是啊,有大型的火灾啊,然后就是看上去火光冲天的一种感觉,然后我会拿着一把水浆进去。

救火啊,看上去很应用啊,那种样子我爸爸妈妈都在,我爸爸表现很平常,但是我妈当时就哭了。

他觉得消防是非常危险的一个兵种,但是他是同意我去当兵这件事的。

所以说,他虽然心里非常的心痛吧,但是他也是不得不放手这样的一种感觉。 通过政审和分配之后,小王将要在消防部队服役两年。

和职业的消防员不一样,小王属于现役制消防员,也就是义务兵。一般情况下,两年服役期结束以后,他们就会离开消防工作。

只有部分人会转为职业消防员。

而在正式的服役之前,和其他兵种一样,他们还需要接受三个月的新兵连训练。

我到达部队那一天是2007年十一月25号。我记得很清楚前面两个月的话,我们基本上练的是队列和体能。

就是我们会练队列,然后到下午的时候呢,会进行一个五公里,或者说是一些别的训练,比如说单杠,双杠之类的。

这些结束了之后,最后一个月,我们会被分到另外一个地方去。 这个地方的话呢,他是开始练一些业务技能,它就会让我们练就是消防需要用到的一些器材。

然后他会告诉我们,哪些器材是干什么用处的,我们还会练救援。比如说人晕倒了,我们应该如何去把它抱起来。

除了救人以外呢,还有劫神如何把绳子打劫,如何打劫,打出的结就是非常牢固。

这些当时我们也有练过,然后呢我们就会练一些呃,像操法一样的东西。

就比如说,当时我们那边叫做一人两代,就是一个人拿着两盘水袋。

65厘米的那种六无水袋,中间会放一个分水器,它是可以分开水流的那个东西。

然后他说,开始的时候呢,我们会把右手的水袋一下抽出去,因为那水带是二十米吗?

二十米以后我们抽出去以后是十米的距离。

另外十米是我们拉出去的十米肌驴抽出去之后呢,我们立马要把左边的水袋和右边的水袋接口相接。相接了之后,我们马上提着左边的水再继续往前跑。

往前跑的过程当中呢,就从腰腰上抽出一只水枪,插在第二盘水袋的。

后面的一个口拆好以后,把第二盘水带也推出去,这个时候我们跑到四十米左右的地方,然后站好,保持一个就是战斗的姿势,然后叫一声嚎。

这是整个操法的过程,叫做一人两代。

这个操法说实话,其实对于消防实际的作用并没有什,甚至于当时我都不知道分水器是干什么用的。

但是呢,他们这个东西其实更多是用在就是汇报表演上的表演给领导看的消防,你进去以后,你就会发现它里面很多的一些业务操法,它都是用来表演的。

真正实战当中用的东西呢,其实是另外一套东西,除了练一人两代以外,我还练着装就是穿衣服,穿消防服。

当时我们规定穿消防服的时间是二十秒钟,他是这样穿的,他是会把裤子和靴子套在一起,然后呢裤子它是有两根背带的,我们基本上穿进去的时候就是脚伸进靴子的时候,然后把裤子一提就直接裤子和靴子都穿好了,穿好了以后呢,把那个?

背带直接跨在肩上,然后把头盔直接往头上一戴,衣服呢也是摆好的摆成那个方便穿的那种样子。

他的穿法就是两只手交叉伸进两个袖子口,一翻衣服,把那衣服就直接穿在身上了,因为它的衣服非常的糙。然后呢,我们的手呢相对来说也比较嫩。

所以说我们在穿的时候速度又很快,经常手会跟衣服啊,摩擦就会磨破。 但是我们磨破以后并不能休息了,我们是必须要不停的练不停的练。

到最后的话,那些衣服都会被我们的手上的血浸湿,衣服上面一块一块全是血血印子就很夸张啊。但是呢,说实话,这个着装其实跟一人两单是一样的,就是非常的不实用。

我们真正救活的时候穿衣服其实并不像这样,也是一个汇报表演的节目,等到真正跳车救火的时候,你从一个在部队里面的日常状态忽然变成需要出警,穿上所有的衣服,跳上车,所有人上车,然后车子开出那个车库的。

所有的时间是一分钟之内,像这种时候我们都是会划着那个一根,也是那种钢管,从三楼或者从二楼直接滑下来,滑到一楼以后呢,就直接抱着衣服也不穿啊,就直接抱着衣服,鞋子就直接往车上扔扔上去,以后我们上车以后得慢慢喘。

这才是正确的一种操作方式,也是比较实际的一种方式,因为呢,我们当时召进去的消防员,中国的消防员制度呢,它90%都是现役,消防员,就是全都是义务兵。十八九岁的小孩子召进去的他其实说实话。

并没有教你太多的一些非常专业的知识。

所以说现在消防制度开始改革了,他已经从现役的兵种已经被退出来了,退省专业消防员了,可能现在在消防制度上面就是训练,上面会更加的专业吧。 2008年的二月,小王完成了新兵汇报,表演三个月的新兵连训练到此结束,他被分配到了当地的一个消防中队。

开始接受更高强度的体能训练和技能训练。

小王说,开始服役并不意味着你有资格成为一名消防员,只有在经过一定程度的训练,他们才能开始跟着消防车出去执行任务。

也就是所谓的跳车对小王来说第一次的跳车任务,他等了三个多月,我的第一次跳车经历也是我印象最深的一次经历,那是凌晨凌晨,大概五点钟左右,忽然间警铃就响,警铃一响以后我真的是非常的紧张。当时我记得我是整个人从床上弹起来的。

我的班在二楼二楼呢,他有一扇门,那个门你打开啊,就是一一根杆子,它是可以直通到一楼去的。

然后呢,我就直接抱着杆子滑到一楼,穿好衣服,我就上车了。

玩那个时候心情是非常的紧张,因为从来没有过这样的事情。

呃,我出去以后,车开了不久,开了大概十分钟的样子就到达现场啊。当时不是起火,它是一辆大客车,和一辆打货车相撞,两辆车都没有翻,但是货车上面呢。

他载着很多那种工业零件,他们的工业零件是一包一包的。

一包大概是一立方米左右,他原先摆的很任性,我们去的时候是已经瘫下来了。

当时我去了以后呢,听他们说是车上有一个人找不着了。

我当时是第一个上大客车的,然后那个人跟我说,那个人叫什么名字,我名字我忘了。然后我上学,我就叫着人的名字。

叫了几声,没人答应我。 后来呢,来了一辆吊车吊车呢,把那个就是一代一代的那工业零件啊。逐渐在移开之后,我们才发现那人被压在下面。

当时已经没动静了。这个时候呢,忽然间我班长还就跟我说。

他说,你把手套带上,把那个人背出来,因为当时我看到那个人已经没有什么生命体质了嘛。

但事实上,当时我没有多想。我觉得哦,我想那既然让我干,我就干吧。

我当时手套就拿出来了,戴在手上准备去。

然后这时候我住在找,就把我拦住了。他跟我说,哎,他说你第一次出警,正式别干,就是教育的老兵。

他说,你去把他背出来,然后呢,那老兵去就去背了。

事后我听那个老兵说,那个人脸都被压没了,就是说他手也断了,然后脸都压得已经认不出来,很模糊了,因为那一袋东西就很重嘛。

据说一袋是一吨重,然后那个人就被压得已经变形,每个人形了,然后后来就拉住。

背出来以后呢,就是大概120就来了,来了以后就把它拉走了,拉走以后我们就回中队了。那是我第一次出警。

我们是24小时代名,我们是全天没有一刻不再待命。基本上我们大概是两到三天,会有一次出警。

平凡的时候一天有五六次,七八次都有,可能我们没有任务的时候,80%的时间是在训练。

我记得印象比较深的意思,就是我们在跑五公里,我们五公里,当时好像要跑十五圈吧,我们那个中队的距离。

然后我们跑到大概七拉圈的时候,因为应该说是很累的时候了,忽然来了一个火警,我们就直接不管,我们就直接上气不接下气的把衣服穿上,然后上车去出警。

出警完了以后回来,第一件事情把剩下的几天跑完。

有一次就是我们十二点钟,晚上十二点来了一场火,它是一个民宅,它里面就是柜子啊,桌子啊,什么都有。

我们进去的时候呢,其实看不太到很多的明火明火有一些有一些,但是不多,我们呢就用水枪把这些明火灭灭了。以后呢,班长还跟我们说,他说,哎,你们水不要乱喷啊,而是人家家啊,你把人家家里面喷的乱七八糟的。

到时候不好说去了以后呢,大概处理了一个半小时处理好了以后呢,我们就回来了,回来以后躺下,我被子刚盖上不到五秒,又来了一个火。

这次是某一个垃圾堆,垃圾堆着火,我没这么巧吧,我在想怎么会这样啊。然后我就二话不说就下去了呗。

下去以后反正也没什么多大事儿吧,就是一个垃圾堆着火,我两年以来呢,其实大多数出警都是一些小警。

小到帮居民摘马蜂窝,大到这种大炒房,大工厂的着火都有过,还有垃圾着火,车辆自然啊,甚至有人跳楼我们也得去。

有一辆那个大卡车,大卡车的路边撞以后,他卡车就变形了。

他那个头变形以后呢,把人就卡在里面出不来。 他那个人半个身子已经到窗外来了,可能是侧面撞了兽兽鸡嘛,受了偏侧面的地方。

然后呢,他是半个身子掉在外面的头朝下。

他是一个男的,穿着就是一种普通工人的衣服,短头发就是这样的一个很普通的一个工人。

我到了以后呢,当时我的战友,他就用那个液压扩张钱去把那个车啊给扩开,想把那个人给救出来。

我呢,就跑到那一侧,我上去把他那个头托起来,因为它一直倒掉着冲雪,肯定也不行嘛。

拖起来之后呢,我因为他当时好像已经有点神志不清了,就说话也不说,也知之无误的那种。 我就跟他说,我说,哎,我说,你醒醒啊。我说,我们这边来救你的啊。我说,120家的旁边,我说,马上就把你送医院去了。 我刚才说了这句话说了。

说完以后,也就过了十十几秒啊。

他就忽然间我看到他头一搭了,就就没没呼吸了。

我当时就嗯,整个人就懵了。我说,哎,我说他难道就死了吗?

我倒是就是脑子一片空白,因为我在我的,在我的脑海里,我觉得。

死人这种东西还停留在电影里吧。我觉得真的是当着我面在我面前就这么艳气的一个人物,感觉真的是让我非常的难忘,因为在新名言的时候嘛。然后我们当时还什么都不知道啊,就是对消防队也没有一个很客观的了解。 我的班长,他有一个笔记本电脑,然后呢他就放那个呃,零几年的时候,马云山就是安徽马云山有一个蒙牛的蒙牛集团的一个火灾坍塌,砸死了几个消防员。

他当时就把这个东西的视频放给我们看,我觉得哇之中是简直太震撼了。我来这里会不会也这样,会不会也完成这样的事。

就很怕。 2009年的八月一号建军节,当天前一天就是七月31号的时候呢。

我给我家人打了个电话,我妈跟我说,他说你还有几个月就退五了,这段时间呢,就说你自己在那里到新一点,不要出什么大危险,自己注意保重。

我还跟我妈说,我说没事啊,我说还有几个月就退五。我说我肯定会平平安安的,回来我就说完了,第二天中午十二点到一点左右吧,这个时间就接到了一个警,当时呢我们就下去了,下去之后啊。

一般性我们就是在车上的时候呢。我们的领导会跟那个当事人通话,平时我们领导接完电话呢,就会马上告诉我们,就比如说是什么什么着火,然后呢,我们应该怎么应对,领导会稍微的给我们布置一下任务,做一下简单的指挥嘛。 但是那一天呢,领导接到电话以后,我就感觉他很沉重。

挂完电话就一时半会儿没说话,我们就觉得很奇怪啊。我说,为什么不说话呢?

然后呢,他忽然就开口,他跟我说那个。

钢厂据说是有一个溶水炉倒了,然后引起了一个范围的一个火灾,可能比较危险。说完以后呢,我们车里面就很安静。

因为其实我们初景啊,大部分时间没有那么危险的,都是一些比较小的火灾吧。

但是真正的听到领导说这么危险的时候呢,我们就一下子蒙了,就不知道该怎么应对。而这个时候呢,就驾驶员驾驶员是个老兵,他就说,哎,同志们还立功受奖的机会来了,他大概就是想要缓和一下车底的气氛吧。

然后呢,我们其实还是很害怕车子开了大概二十分钟吧?

直接开到那个反正是一个厂房的某个入口,然后那个入口的话是进去以后要上两层楼,他那个楼的话就是一个铁的阶梯吧。

上去以后就直接面对火场了。

我看到的火场也不能说是一片火海吧,它就是一片工厂里面的那种很复杂的那种结构。明火有很多就是下面火在烧啊。

然后就是会漏气啊。然后就是看上去就是一个未知的可能会爆炸的那种感觉的那种场景,就会让你产生一种恐惧感。

到了那个钢厂以后呢,领导是第一个下去的,他呢,第一个跑到那个楼上去的跑上去以后呢,我在后面,紧接着我就是第二个上去了。

我呢,就是拿了两盘水袋,然后呢从车那边一路的铺上去铺到那个肘点嘛,我们消消防队的中队长啊,一般性他都是军校出身的嘛,他都是消防学校出身的,然后他对这种毅然助燃的这种东西是比较了解的,他们都是有过这种专业培训的。

他肯定是知道的,但是我们是不知道的,我们这种呢基本上就是完全听领导的指挥,领导让我们干嘛,我们就干嘛,我去了以后呢?

当时那个领导的就很急,他跟我说了一句话,他跟我说,这块地方,你赶快将将问他说,这样有可能要爆炸了。

他当时就是怎么跟我说的,然后那个地方就上我一个人的那儿很可怕。前面大概离我二十米左右吧,全都是那种就是管道那种钢厂里面的各种复杂的结构。然后呢,管道里面有可能装的是一些我也不知道是什么样的气体啊,或者是什么东西。

因为我当时看到有各种各样的明火在那里蔓延在那里,然后呢,气体好像有那个管道有有,有一部分的地方裂开。

它到那管道里面往外喷的是绿色的火。 我当时也不知道是什么化学原理吧,反正就是很吓人,非常的吓人。

我就当时就在想,我想我靠,我想我昨天刚跟我妈报平安呐,我这这他妈马上交死了怎么办,这个时候水枪啊,他还不上压,就是我抱这个水上没水。

我就马上用电台呼叫下面。我说,哎,我说你怎么不上水啊?我说我这边很急啊,然后呢,大概等了半分钟吧,虽然说这个半分钟啊,现在回想一下,这是每一秒钟都像一个小时一样的长。

然后水就上上来了,上上来以后呢,我就对着那边喷,就是一边喷啊,一边能可以听到那种就是莫名其妙的声音啊,就好像是崩,就是那种像小。

很小很小的一种爆炸,因为小爆炸那种感觉,我也不知道是什么声音啊。当时我就是脑子一片空白,我也吃吃不准之后的几秒钟,几分钟一个小时会怎么样,会不会真的爆炸。

这个时候我觉得死亡离我真的是很近,很奇怪的是,在这一刻呢,我反倒不怕了。 我现在回忆起来,我不知道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心理变化。

但是我当时就想的是,哎,既然已经要死了嘛,那就那就这样吧。

我也没办法呀,就是我没法退缩,我只能往前走,忽然间脑子里面一片空白,就感觉啊,无所谓啦,死又死啦,反正说不定就回不去啦。

就这样的感觉吧,因为那个时候的气体泄露啊,还是没有能够停住,他还担保绿火,但是我这时候呢,就感觉好像火情比之前要好一点了。

好像没刚才那么热啊,就是这样的感觉,然后呢在随着之后就慢慢慢慢慢慢的,我就心态回归正常了。

就觉得就不是很怕了。这个时候我就开始全心全意的在那里,呃,一直在降温,然后呢,在那里稀释可能是泄露气体的浓度吧?

降了大概有半个多小时,我看他好像火情慢慢的变小了,烟也不大了,也没有一开始那么经历广告的那种声音出现了,我就感觉哦。

可能没什么事儿,有可能危机就解除了吧。

之后的话,其实我没有收到命令,所以我就一直在那里一直在降温降温,大概到了一个多小时的样子吧。 我们一个战友上来了,他跟我说,哎。

我们那边活已经灭完了,你这儿也没什么事了。他说,你可以休息一下。

其实他说之前我没感觉到什么,让他说完之后啊,我就感觉人整个人一下虚脱了,我就马上就坐下来。

就感觉人一下子没力气了,然后就把衣服脱下来,感觉太热了,就在那里就感觉好像整个人放松了一样,觉得哦,好像没事了。

这个这个危机好像就是完全解除了,就感觉好像哎呀去,今天为死真是太好了。

而且发生过之后,我还不敢跟我家人说,我怕他们担心,所以说我这件事情也没有跟他们说过,脑子里面最多的感觉就是活着真好。

这是最大的感受。 2009年十一月25日,小王退五了,退五的时候,他本来有机会留在队里,转为一名职业消防员。

但最终,他还是听从家人的意见,选择了离开消防工作过更平淡,更安稳的生活。

这十年来,每次在新闻里看到重大火灾的时候,小王的心情都比常人复杂,无论是五年前的天津爆炸案,还是不久前的梁山大火。

对小王来说都不只是单纯的后怕。 说实话,我第一眼看到这个新闻的时候呢,我感到很痛心。

因为我在当兵的时候,我就是这样,我觉得我们了解得太少了,以至于煤场火灾是。

怎么起火的起火原因,火灾调查调查,后来的结果我觉得都应该让我们知道分享给我们,让我们了解,就是遇到怎样的火灾,应该有更好的怎样的应对措施。

献一兵招进去以后,其实对学历要求是很低的,有些人甚至说小学一些人就过来当兵了。

但是呢,我觉得这种东西还是需要一定的理论知识储备,这样的话,你才能在火巢里面更好的了解情况。 就比如说,像我上次看到火冒出来为什么是绿的,那我就不知道呀。

那可能理论知识多一点,他可能知道哦,这个绿火可能会引起爆炸啊或者之类的。

他就会知道的多一些,那可能他就会做好更多的防护措施,这样的话,悲剧可以减少很多。

其实这些年来,网络上一直都有关于消防员制度的讨论,他们应该获得怎样的培训和指导,又该得到何等程度的待遇和安全保障。

我们有没有足够的条件让消防员的队五更加职业化。 小王说,以前执行救火任务的时候,曾经有一位围观的大爷管他叫英雄。

但他也希望未来不仅能让消防员们当英雄,而且还能让他们当活着的英雄。

你现在正在收听的是亲历者自述的生意节目故事fm,我是主白哲。本期节目由梁珂制作声音设计,孙泽玉。

感谢你的收听,咱们下期再见。

我叫李欣山西人。 目前大四,我是从魔咒的一篇推送里面了解到的故事。fm里面有一句话,每个人一辈子都会有大大小小的故事。

你自己的和你听到读到的这些故事构成了你的生命体验。

每次听故事,fm就感觉像是体验到了另外一种人生。 我最喜欢的节目是关于三河大神的三季节目。

因为我觉得如果一个人迷茫了,那在哪儿都是三河大水?

转载请注明原文地址: https://gezhong.vip/read-1007.html
00

最新回复(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