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ol.2 跟帅帅的小和尚一路同行(阅后即焚,赶紧听哦!)
gezhong2022-09-24  216

阅后即焚,听到的就赚到啦! 之后还想听,就要订阅我的《不负如来不负卿》专辑,给大家娓娓道来一个大型穿越言情史诗故事。

vol.2 跟帅帅的小和尚一路同行(阅后即焚,赶紧听哦!)

第二天一早就拔营,我的身体已经恢复过来了,我吃人家住人家的,所以就想帮个手,可是我的实践能力跟理论水平真的不能比呀。

又听不懂,在收拾帐篷的时候就帮了不少的倒忙。

好在那群男男女女都很和善,搞砸了也不说。当然就算说了,我也听不懂他们为了方便我这个多出来的人,空出了一匹骆驼给我。

可是我的汉服袖子宽大到脚踝的裙角扯着,根本上不了骆驼,以为会穿越到秦汉,所以我就一身典型的汉代群服。

我看着中看不中用的裙摆,对小和尚扯了一个苦笑,哎,他温和的笑笑,对那个年纪大一点儿的女人叽叽咕咕的说了一通。

不一会儿就拿来了一身他们的服装,我穿上衣服有点儿大。

没办法,谁叫这些人身形普遍大码呢?

左肩窄袖,右肩裸露袍子到膝盖钱开筋儿,下面是灯笼裤极稀的高筒靴。

呵呵,还挺时髦儿的汉代女子,谁敢穿漏肩装啊。

最重要的是上下骆驼真的很方便呀。 清晨的沙漠还是很冷的,小和尚体贴地给我拿了一块披巾,我数了数,这支队伍一共。

有近六十人吧,连我在内只有五个女人,除了那个小和尚,其余五十几个男的都是军人的模样。

配有重秀气长长的配件,看他们的神态,都以那对出家的母子为中心,我还真有点纳闷儿,就算是见过带侍从的和尚尼姑,也没见过戴一小支军队的和尚尼姑呀。

再看他们举手投足间那股抹不去的气度,这两个人的身份啊,肯定不一般。

由于小和尚是一群人里汉语水平最高的,她的美女妈妈,汉文远不如她,我就经常跟他骑在一起判评情况,沟通虽然艰难,但还是了解了不少情况。

我问他知不知道中原汉人的王朝是谁在当家做主,他想了半天,发出一个类似于清晴的云,那应该就是情了,肯定不可能是轻嘛。专家组说,这个穿越机啊,只能对两千年左右的时间产生共鸣。

我又问他哪里学来的汉语?

他比划了老半天,我明白了,一部分是两个汉人师兄在曲子的时候教他的。

小和尚腼腆地说,他只学了几个月,而且啊,已经五年没讲过汉语了,所以讲得很差。我吃了一惊,他看上去怎么也不可能超过十六岁。

那说明他是在十或者十一岁时候学的。咯,那么小的年龄,五年没讲啊,还能有现在的水平,记忆力还真的是不凡。

我大学选修过德语,两年不碰,现在只记得hu不得是我爱你的意思。你让我跟德国人对话啊。

肯定是机队压奖。

由于降落在大漠里,我能想到的地方不是西域,就是蒙古。所以我再问小和尚知不知道丝绸之路他没听懂,但当我解释丝绸茶叶从中原汉地卖到大石波斯大秦,也就是现在的阿拉伯诸国伊朗罗马的时候,他就开始点头啦。

他说,曲子就在这条路上。

听他这么一说,我好像看到了希望之光。

之后,我拼命回忆跟丝绸之路有关的所有爹名烟旗讪讪输了,就是现在的新疆喀什地区楼兰和田,现在的新疆和田南昌,现在的新疆吐鲁番地区,还有乌孙现在的新疆伊犁地区和敦煌。有些他想一想。

回应我一个类似的发音,有些却很茫然。

当我说到秋词时,我突然停住了。

曲子求词,秋词,因秋词,现在的新疆库车,这两个发音好像哦,他该不是丝绸之路上文化最发达,最举足轻重的国家秋词来的吧。 我看着他,再念一遍秋词。

他想一想,点点头指指自己,天啊,我终于搞明白自己在哪里了。我穿到了西域,秦代的西,那么我碰上的这群秋词人就是突破罗人。

记得读过资料,说秋词人的祖先是大悦,世人又称土火罗人,长炉,高鼻,神木,薄嘴唇,而且是白皮肤。

是原始印欧人种。

屠火罗人在公元前一千年结束流浪生活,在库车燕琪吐鲁番一带定居下来。

我在新疆旅游的时候去了不少博物馆。

最有意思的是,那些干尸三千多年前的干尸依旧保存完好,脸型上很容易看出欧洲人的特点,最有名的就是楼兰美女。 不过大概是因为秋瓷位于丝绸之路的药宠。

各种人种杂居混血而成的秋词人比现在的燕游人种脸更圆形。

兴奋之后,我马上沮丧起来。

秦代的西域记载寥寥,只有汉书有个西域传啊。

汉人记忆中的西域历史,是从汉武帝开始的。

张骞,通心玉和亲乌孙驻军屯田跟匈奴你争我夺了几百年,不过知道了我到的时代是琴,还是很期待的。我得赶紧到长安去。

说不定能碰上秦末那场大动乱,见识一下那些如雷贯耳的人物。

于是乎,我再次表达了思乡心切,想赶紧回长安。

小和尚沉思一下说,可以安排,不过啊,路途遥远,要一年才能到,并且战乱纷飞,很是凶险啊,已经开打了,哇塞,那我更不能耽误了。

我开心的连声说,哦,没关系,没关系啊,好棒,好棒啊。 他奇怪地看着我,深灰的眼眸中满是诧异,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跟他掰一个女生,为啥对战争这么感兴趣?

只有呵呵的傻笑,就这么聊着就进了中午。

秋天的正午,阳光仍是火辣。

我把披巾裹住头防晒,小和尚则把僧袍翻下,将右肩裸露出来,麦色的肌肤在阳光照耀下,泛着年轻健康的亮泽。

这种露出右肩的僧服,是天竺胡玉僧人的普遍穿扮。 后来佛教流传到中原。

僧仆形式就改变了,这是因地制宜的缘故。

因为印度天热,西域呢,又因为地处沙漠,戈壁温差很大,这样早晚披上中午漏肩的衣服,适合这里的天气。 然后突然看他脸渐渐绯红,眼睛飘开,不再看我。

我这才意识到我盯着他的僧仆啊,看得太久了,不仅讪讪这样式的僧服,我只在壁画里见到过,看到有真人川就下死劲儿的桥,连礼貌都忘了。

可我又不能告诉他,我是在研究啊。只好又呵呵的笑,掩饰到达一小片胡杨林,我们修整了一会儿,侍从们早就支起简易的帐篷。

食来干壶羊脂烧面汤,当热乎乎的面汤,就着西域的压缩饼干就是囊下肚以后整个人啊舒服的吃饭困那顿,母子吃完了,就在帐篷里念经膝盖上探一卷经书,我好奇凑过去看。

几乎吃惊地跳了起来,啊。那经书写在丝绸上,文字非常奇特,应该是字母文字排列着很多,像正写,还有横写的吧。

我虽然不认识,可是我没吃过猪肉,总见过猪跑啊。 这种文字应该是失传已久的屠火。罗文是借用印度婆罗迷字母发展出来的,其今所知最古老的原始印欧语言,到现在还没有全部破译出来。 我激动地趴过去,一把将小帅哥系统的经书拿起来,嘴里喃喃若狂。

天呐,这是涂火螺纹天呐涂火螺。

要是能把这完整的经卷带回现代,那个多有研究价值啊。

美女尼姑皱了皱眉,小和尚起初被我吓了一跳,听了我的话,奇怪地问我。

这时秋词文不缴突呼罗,哦,哦,对了,涂火螺的叫法。

是德国人命令的,眼前的丘斯人当然不会用涂火螺称呼自己的语言,只不过在现代,大家都已经接受了这个叫法。

我擅笑一下,紧盯着那些像疤一样扭曲的文字,为自己发现了活生生的土火螺纹,雀跃不已。

我是研究历史的能重听,以王师的语言,这个历史价值有多大,简直不可估量啊。 为了能破译已死的文字,有多少语言学家轻既一生,在残纸故堆中寻觅啊。

十八世纪法国的商不良破译埃及象形文字,解开了几千年的谜团。

结果青史留名,而目前解读出的涂火螺纹并不完整,所以如果我能读土火螺纹啊,我一把扎住小和尚宽大的衣袖。

求求求你吗?教人家涂火萝。哦,不,不是那个啥,那个。

他先是一愣,然后答非所问,你认识憨文吗,换我发愣狼?

我,我当然认识啊。

他转过头,跟美女尼姑讲了一通美女尼姑看了看我,回她几句,两个人叽叽咕咕的讲话,让我心里越来越没底,正担心可能会遭到拒绝的时候,看见他回头对着我深灰的眼眸中带着些许顽皮的笑意。

我可以教你,不过你也要教我憨文啊,原来是等家交换。

这样也好,当然可以啊。不过我对佛经不熟,但是教个汉字啊,讲论语呀,诗经左传战国策啊,还行。

我是学历史,不是学佛学的,佛教史还能讲点儿,但具体到经律论佛教三藏,那我可是七窍里通了六窍,一窍不通。

现在真的有点儿后悔,早知道穿过来会跟僧人为伍,我就应该多做点儿佛学方面的功课。好啦,不用佛经你说的那些教科仪,他看起来很开心,眉梢眼底尽带着暖暖的笑。

突然想到中原的佛经都是从梵文,胡玉各国文字翻译过去的,他一个秋词,僧人用得着像我学汉语的佛经吗?

汉僧向他学还差不多,那天还发现了一些有意思的事儿。

这对儿母子在中午那顿过后就不再进食,古人只吃两顿饭,僧人则更为严格。

我记得僧人的确是过午,不时向他打听,他用还不熟练的汉语告诉我,戒律规定,从早上到中午,这个时段可以进食超过中午,一直到第二天的早晨就不能再见识。

而定这条界的原因,是因为一位佛陀弟子在傍晚时起时,由于光线不明,一个孕妇以为她是鬼魅惊吓过度而导致流产,所以佛陀才制定此界。

但是对于生病的人或者劳动的人,为了维持体力,必须要届时,所以还是可以用晚餐的。 我点点头,心想,佛陀时代啊,多半是禅座。

体力消耗不大,所以过午不时没有关系。

但佛教传入中国以后,僧人都是吃晚饭的,是因为在中原僧人大多要在田里劳动,所以修改了这条戒律。

可见,在不同时期,不同地点,因地制宜的改变,戒律也体现了佛教的灵活性。 难怪佛教能经历两千多年而不衰,观察了他们吃饭,再看喝水也很有意思。

侍女们用一个网兜一样的东西先过滤,然后才递给他们。

我刚开始以为沙漠里取的水有杂质,盐碱味儿比较浓,所以需要过绿衣衫。

但是看到侍女们自己喝的水,却无需过滤,并有些奇怪。他再磕磕巴巴地向我解释,僧人喝水是要过滤的,是为了防止喝水的时候把水中生物一并喝进肚子。

造成无意间的杀生。 所以按戒律规定。

僧人必须随身携带过滤网,不但绿网不得离开,居住地超过二十里。

他这一番解释后,我便即刻想起玄奘在荒无人烟的沙漠里将皮囊里的水打翻,差点儿渴死。

而他之所以会将珍贵的水打翻,就是因为太遵守戒律,有严格过滤水。 晚上我坐在帐篷外的篝火边做考察笔记,把这些见证到的。

都一一的记录下来,头底漫天,星斗璀璨,在深蓝的天幕中点点闪烁。

我在二十一世纪的新疆,也在深夜仰望过这干净无垢的天空。

那时的我也曾想到过,古人是否如我一样注视过同一片天,而我现在看到的星夜会是千年后我仰头看过的那片纯净吗?

这个问题让我陷入了沉思。

却百思不得其解,是平行空间里的两个我在同时仰望苍穹吗?

我至于我到底是怎样的一个存在今天的这一集啊,作者呢,还是在铺垫的过程当中?

有的听友留言说啊,说你讲错了,你们都说错了,秦代的时候,佛教还没有传入中原呢,我来帮作者解答一下。哈。

的确,佛教呢是汉代才传入中原的。

但这里的背景是西域,而佛教早在公元前二到三世纪就已经传到西域啦。

更何况随着文章的展开,大家就能慢慢看出时代的背景啊,并不是大家熟悉的那个琴,所以呢,请大家慢慢的往后听。

转载请注明原文地址: https://gezhong.vip/read-1008.html
00

最新回复(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