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来真的没人相信你本来就很美

读喜马拉雅作者:gezhong日期:2022-9-29点击:419
它既是问题也是解决方式,既是压迫也是解放。 故事FM ❜ 第 549 期 「追求多元审美」是有名无实的政治正确?整形美容是「解放」还是「压迫」?在节目《「你本来就很美」,你信吗?》一期节目播出后,故事FM 组织了一场由 故事FM 制作人、讲述者和听众的线上讨论会。本期就记录了本次讨论中的精彩故事和观点。 /Staff/ 讲述者 | 故事FM 的朋友们 主播 | @寇爱哲 制作人 | 林枫 声音设计 | 彭寒 实习生 | 闫敬文 冬冬 封面插画 | One Day 校对 | 何俊 运营 | Yoyo /BGM List/ 01. Softly - 彭寒(月亮) 02. Vintage Tv - 彭寒(评论区) 03. 华芳 - 彭寒(抽脂) 04. 绿皮火车 - 彭寒(关于美丽) 05. Take Care, People - 彭寒(片尾曲)

原来真的没人相信你本来就很美

你好,欢迎收听故事。fm,我是艾哲,有个收集故事的人在这里,我名你的声音讲述你的故事。

每周135,咱们不见不散。 在故事fm的第544期节目当中啊,讲述者月亮分享了自己多次整容抽纸的行李。

也剖析了自己对美容的焦虑来源于什么杂七杂八加起来在脸上大概花了有230。当我撑完那107斤的时候,我就宿舍二楼,直接把那个趁人人的脸是可以变现。每次你美丽一层,这个世界会给你更多的机会认可。但是当我意识到这个笼子存在的时候,仍然没有办法摆脱它就是这个,要么梨在容貌上获得自由。

特别特别的郁闷。

嗯,这期节目播出之后,评论区的讨论非常热烈,其实一直以来,我们也很希望和听众有更多有效的,深入的互动。

所以节目播出的第二天,我们的制作人林风就组织了一场线上的讨论会,要请大家分享了自己的故事和观点。

那我们这次线上讨论会使用的是随音随音,是一个新推出的播客。

他同时也有语音直播的功能,我们就借用了这种新功能来尝试了线上讨论的这种新形式,通过语音直播,让更多听众参与到我们的节目录制当中来。 今天的这期节目就脱胎于这次延伸的讨论。

我能把它剪辑了出来,这也是我们在节目形式和互动方式上的一次新尝试。

当然,大家的观点非常多,元了一次讨论不可能把所有的议题都照顾到,所以本期节目呈现的也只是值得讨论的话题当中的一小部分。

他不能代表所有听众的意见和立场,如果没聊到你关心的话题啊,你可以在评论区里告诉我们。

之后有机会,我们还可以接着再聊,那接下来就有我们的制作人林风带大家回顾这场关于美的讨论。 哈喽,我是林风。

嗯,不知道你会不会和我有?

一个同样的困惑就是这个世界上会有人,因为看了成功破浪的姐姐突然不怕变老了,到了五十岁还不能长一条皱纹,还要把自己挤进女团标准,这真的不可怕吗?

而且现在好像越来越多的品牌明星开始宣扬多元审美的价值观念,但他们自己为了变瘦,为了留住青春,肯定也在暗地里叫了不少劲。

说白了,这些很政治正确的价值,说服不了我因为说这套话的人,作者另一套事,但我也别站着说话,不腰疼我自己,其实就是这样的人。

一边我会鼓励朋友接受自己,但另一边我自己每天也还在坚持减肥,那为此我专门在听众里做了一个小调查。

结果还挺有意思。

在填写问卷的138个人中有67%的人用,你本来就很美。这样的话鼓励过朋友,但其中有将近1/3的人表示他们不是真心的。所以我就会想,这类标榜每个人都很美,争取多元审美标准的策略,实际上有没有帮助大家减少主流审美霸权的伤害呢。 最后我就录下月亮的故事,我觉得它的故事很好的揭示了,美不只是一个价值观的问题,它跟很多实际的红利甚至全力勾连。

如果我们只是口头上说美可以很多元,但现实制度的设计没有任何改变,那就真的只是有名无实的政治正确了。 从这个角度看,宣扬多元审美的人未必真的很独立,而遵循了主流审美的人,也未必就是全然盲目的。

但节目发出来之后,我脑补的这些弯弯绕绕完全是边缘话题,大家讨论最激烈的是该不该整容我挑几条还挺有代表性的评论给大家念一念原装自然的东西才是独一无二最美的一直不太理解,整容的行为是怎样就怎样不好吗。

内心美才是真的美。

通过医美得到的容貌跟个人凭借智慧意志力品质,辛辛付出取得的个人成绩相比,简直不值一提。

想到一个故事,一位英俊的男士娶了美貌的妻子,然而几个孩子都奇丑,男士心生一斗,追问之下才知道孩子们都像没整容之前的妈妈。

其实最后这个寓言故事,我小时候真的在故事会消化那一栏赌到过,没想到十多年过去了,这个故事还在江湖上流传。

而且有这样担忧的人,可能还不少聊天室就听众分享了自己的观察,观察到的现象就是一个群体性现象。相亲嘛,比方来说一个二百人的相亲。

然后其实我是我参加了这个相亲呃,一群人就是在说就是女孩子应不应该化妆和应不应该去做这个整容对就首先是那个就是到化妆的那个层面的时候,我就发现就是相亲的哇塞,那个基本上是80%啊,就是说。

女孩子不应该化的妆,就是来改变她的真实和她的诚实。这两个东西他可能代表了一定比例的声音,就是他觉得这个是很难的。呃,我对这个男的的一个对这个的一个很直击灵魂的一个拷问,就这个事儿是否是欺骗别人。

如果整容的就更不用考虑了。就如果发现我的未来的就是老婆,是整容或者怎么样就就立刻离婚的那种想法就是其实我就是想问一下,直播间里边的一些女性。

你会诚实的告诉,就是你未来的那一半儿,我整过容,你会告诉吗?

我当然了,就我如果说实话,我没想到化妆这个行为现在还有这么大的争议,更别说整形了。 至少在这个相亲群里,有不少人是完全不接受整形的。

尤其是不接受别人整形,那我们该不该接受整形呢。

在聊天室里,也有不少听众是能接受的,但他们会更在意整形的动机和程度,比如直男代表爱者,他就提出了自己的疑惑。

嗯,所以听了这个月亮的故事之后啊,说实话就作为一个直男其实很难理解,像你对于美的这种极致的追求,你也非常的明白。你说你是南京社会的受害者。

但最后你还是选择按照这个社会的游戏规则来玩儿去适应它,而且去想要站到顶端。 嗯,我挺好奇,就是你有没有一刻曾经想过说?

Ok,老娘不干了,我本来就很美,我不需要取悦你们。其实在这整个过程当中,你有没有一颗是这么想的,我觉得这个是先后顺序的问题,就是说,呃,生活其实不是电影。

不是说当你发现了一个问题之后,你才可以有选择的机会,你只能先做出选择,然后你在选择当中去思考,然后得出不一样的结论,之后再去重新审视自己的选择。所以说。

我觉得真实的生活就是率先发出了选择的邀请,然后我就是先做出了选择,可能选择投入这种凝视很多年之后突然间回头去看的的时候,才发现这个其实是一个值得思考的问题。

但是反过来再说呢就是。

如果说我率先发现了这个问题的话,我可能还是会这样选。因为呃,如果说它是男权社会的问题的话,那其实其实男权社会的最终核心的一个词是社会。

所以说我们都生活在这个当中,你怎么思考跟你怎么选择的关系,其实有时候也并不大。 嗯,那你觉得那这个社会就像月亮说的,你怎么思考和怎么选择是两件事。

看穿游戏规则和有没有权利选择,不参与游戏也是两件事。其实我觉得,所以与其看到某个人做了某件事,我们就立刻拉响警报,然后给他下一个判断。

不如听听看这些所谓政治不正确,三观歪的选择背后一个人为什么会做这样的选择,往往就是在这样的反思中,我们能看到非黑即白之间那些真实的灰度。

能看到社会处境的复杂性。

关于这一点,聊天室里也有一段很有其他性的讨论。 听到吗,我,我想跟大家分享几个小故事。哦。

就是我女儿在七岁的时候,有一幅画,我放在朋友圈,然后被一个网友用八十块钱买走了。

我当时还挺高兴的,我就跟他说。

我说,你好好努力,长大以后话肯定会更值钱。

然后当时我女儿就回了我一句,他说长大了就不值钱了。我说为什么他说长大了就看脸了。

我当时被他这个话说的,其实也是无言以对。 那个时候他只有七岁。

嗯,我,我再分享。另外一个就是我小姑子前不久跟我面对面的时候说说我哥和你谈对象的时候,我就给他写信,让他跟你分手。

说那么丑。他说我丑的这个事情说过好几次,也有过当着很多人,家里很多人当着我的面说。

然后呢,就是每次呢,我老公也在旁边,我老公也。

不做任何表示年轻的时候啊,其实我我心里面还是有一些年少轻狂,或者有一些对自己自己精神的追求,那我觉得这些不太在意。

但是人到中年就是为他们家生儿育女,然后竭尽所有之后听到他还在这样的来说我,我就觉得很扎心,就觉得这个事情可能就过不去了。

然后我就在想,我们过去小的时候啊,我们从小学在学习的一直是说心灵美才是真正的美丽。说这个贝壳外表虽虽然丑陋,但是郁郁珍珠说这个落花生虽然外表朴素,但是逆性饱满。

我们小的时候都是这么一种价值观,但是为什么现在无论是做哪行哪业,然后大家一张嘴,或者说这个关注点都在颜值上,都在它长得怎么样呀。

我就觉得这个我允许这个世界越来越美丽,允许一部分人追求这个容貌,追求这个颜值。但是如果把这个做成一个好像铺天盖地世世界就为此为首要的这么一个看重点的话,我就觉得这个内心对我来说很引发。而且我也觉得对我女儿这样就是还上小学的学生,就有这么强的这么一种。

这种价值导向,我觉得内心是很忧虑的。 哦,我翻译完毕。嗯,我明白,您正义透露一下,您多大年纪吗?

我41岁。

我,我,我开麦了。我觉得刚才这个朋友这个姐姐,她说的话就是特别的发人深思,尤其是第一个小女儿的这个故事为什么现在变成这样,我觉得可能这个是跟自媒体的时代的到来也是有一定关系的,因为我们小的时候看的是电视,看的是主流媒体给我们的东西。

那个时候是文字时代,包括自媒体的第一个时代,也是文字时代,后来就变成了图像时代微博,嗯,接着就变成了视频的时代直播的时代,比如说我们现在我觉得这个东西是嗯媒体的发展带来的一个一个弊病。嗯,我也想补充一点啊,因为我刚才为什么会提到时代呢?我前面提到了一个研究它,其实里面也观察到一些很有趣的现象,其实就发生在。

九十年代,也就是改革开放的比较早期,他说那个时候存在一种制度化的基于外貌的职业启示。

因为突然作业市场放开了,很多人需要自己去找工作,那人才市场里面总是挤满了人。大家拿着简历等待被挑选的时候,会发现外貌突然变成了一个甚至在制度上会进行规定的一个挑选人的标准。

他当时是零四年,他有写了这样一个事情,就某省政府在招聘公务员的时候,有一项针对女性的标准是乳房对称。

就是这个标准。后来引起了公众非常强烈的抗议之后这个要求才被去掉,就是身高和乳房,其实跟求职者的呃,这种完成岗位任务的能力完全无关,但是当时是会写在这个招聘要求里的,所以他就说对外贸的关注已经被制度化了,而且那个时候还有一些招聘会是职校职业技术学校直接把啊,可能学生拉去。

呃,相关的就业市场,他们会在把学生拉去之前统一的组织学生去整容,就是在那个年代发生的事情。可能他们是比如说酒店管理或者什么专业吧,比较在在乎于容易表,但是他确实已经制度化了。这个我觉得跟刚才那位啊分享者,他描述的这个时代的变迁会有关,因为确实这340年来,我们的国家发生了非常剧烈的呃,市场和精力上的变化,这些社会环境的变化不止针对女性。

它会影响到每一种性别,而且在逆转家具的今天,外貌不仅会在求职时发挥作用,从长远的职业发展看,他可能会演化成其他的焦虑。

有位听众就指出了这一点,月亮也一直在说,我觉得这个不仅仅是针对女性啊,对男性也是一样的。

就是呃,让那些没有整容的人,或者说是没有那么狠的去整容的人,他们会觉得他们的资源被那些?

执行力更强的,更敢于对自己下刀子的人,呃,强占了他们的资源,因为他们就是通过辨认以后,他们可能会会想到更多的一些便利和资源,这是一个。

然后还有整容,里面本来有,还有一个问题是对抗衰老啊,这个好像大家之前都没有提到过呃,很多人一过了三十岁就就口口声声一直在说自己老了,然后要做各种提拉呀,什么什么折纳各种英美项目就年龄交流,我觉得尤其在中国特别可怕。我觉得人在三十几岁,四十几岁都还是人的一个黄金时期。

他们的经验,他们对人生的认知各方面,他们都已经。

他们可以做很多很多有意思的事情,但是他们在职场上,在择偶的市场上方方面面,他们都会受到挤压。

所以然后有很多人就寻求伊美来,又找到这样的一个指点去给自己能够尽可能的就是啊,不被对多一些筹码。 我是那个微信群里面的小小强,是这样,我也是一个牙套没有,现在就也是在戴牙套,那我在前面的这个你们关于时代的评价里边,我想补充一下。

还觉得这是一个评价的时代,就是太高速了,大家对人来不及探究内心我们首先看脸是最快的,你什么学校毕业的来判断你的一个认知的能力。哈,这是现在的一个模式,但这个是应该被批判的。我相信,当我们有了孩子,我们再去跟我们孩子沟通和交流的时候,我们会去引导他。这是一个很好的一个方向。

就像前面那位41岁姐姐感叹的,为什么在学校里强调的品格到了社会上反倒显得脆弱,我们又回到了那个经典的命题,这背后到底是道德的沦丧,还是人性的扭曲。 道德规范更迭的时候,常常也是社会剧烈变迁的时候。

这时候要求一个人去执行过去的道德规范,大概率会困惑,会觉得很难。

因为他可能面对的是非常宏观的结构性的压力,这也是为什么我们听过很多道理,却依然过不好这一生。

我发现就是目前就是很多人,我觉得这是一种幸存者效应,就是呃,现在女权主义的就是人也很多嘛,就是很多人都会觉得啊,美丽是多元化的,然后女性不应该为了男性的审美去改变自己,让自己承受那么多的痛苦。但是这是一方面。另一方面我们看到的是成千上万的女性去通过承担那种无论是财力还是身体上的痛苦去改造自己的外貌。我觉得这是一种理想跟现实之间的冲突吧,就是我觉得我们即使发现了这个它的不合理性,然后我们也在努力的批判它,但是我觉得。

这种女性对自己外貌的规训是属于那种愈演愈烈,有的人甚至可以冒着生命的危险去做,那些就是比如说什么前几天好像还有一个女孩儿,因为抽纸,然后就死亡了嘛。

以命相对,我现在就是很矛盾的这么一个观点,嗯嗯,我觉得这个这个这位听众的纠结也很直接的说明了要为美丽努力,不只是一种价值导向。

他也是很实用的现实追求。

如果我们只把它当成价值观念上的问题,是无法拼出完整答案的。

因为在实际生活中,我们对美貌的优待确实非常明显。 有一篇在2013年发表的论文标题就很有意思。

它叫中国劳动力市场中的美貌经济学冒号身材重要吗?

这篇论文说,在中国,女性比男性更存在外貌溢价,女性的身高每增加一厘米,其工资收入会提高1.5%到2.2%。

而身材偏胖对于女性的工资收入和就业都有显著的负面影响。

到了2019年,人大教授曾相全通过分析中国家庭追踪调查的数据,进一步论证了长得好看有多重要。

他发现在中国外貌评分美增加一身个体收入就会增加3.1%。

一边是多元审美的价值观念,一边是优待主流审美的社会现实,这可能让各地非常挖扯,这种情况下我们该怎么办呢?小姐姐,她的说法的其实就是不管是我们通过化妆也好,还是通过整形也好,还是通过健身也好。我觉得如果说是改变自己的外形,能够让自己更加自信的话,能够让自己就是变得状态更好的话的。

那我觉得这就是一个很好的状态。但是如果说你只是想要通过整形去变得随大流的审美的话,那我觉得这就是一个很低级的啊。美。

就是刚才你所说那个,我觉得这个社会是很多元的,就是不同的人可以对自身的改造,无论是类用科技也好。

还是用自己的毅力和自律也好来改造自己。我觉得这个都是不会产生不舒服的底线在于你觉得怎么样,就拿现在社会躺平来说的话,你是否能够对这个负责,就是你是否对自己,不管是用科技,还是用嗯,不健康的方法或者健康的自律也好,你是否能负责,你能负责的话我就是ok了。

我觉得有一部分人开放的是接受的,不会觉得呃,手段和动机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只要是他自己选的。

是的,就是只要是他是一个呃,成年人对自己就对自己负责的一种行为都是可以接受的。

这两位听众抛出了两个很好的问题,他们觉得可以追求美,但必须满足自己的前提。

一个是这种行为的目的必须是让自己更好,更自信。

另一个是,这种行为必须是自己主观愿意的,但让自己更好的标准是什么,这个标准完全掌握在我们自己手上嘛。 而且,如果我们不关注结构性限制。

只把主观愿意作为标准也是有问题。

譬如在代孕的问题上,即便代姆主观愿意也仍然是有正义的。

其实这种强调主体哲学的想法很普遍。

在我们的问卷里,有接近百分之八十的人表示自己追求美的动机是觉得自己,但问题就是觉得自己和觉别人觉社会的边界到底在哪里。

不管将整形美容的决定完全视为一种社会巧,或才是完全看作个人的自由选择,是不是都把问题过于简单化了。 为什么我在一开始的时候,我举了一个博主的例子,就是说他做了龙兄之后,他走在街上。

呃,有六个男生要了他的微信。这句话听起来了,立场很不正确,但是你回头再一想呢,你很难判断他的这个快乐是来自于取悦了这六个男生呢,还是说通过这六个男生要了他的微信,他获得了一种自尊感,从而取悦了自己呢?

所以说,如果我们把取悦越人还是越挤纳入到讨论范围的话,你会发现其实化妆也是一样的。

你会发现嗯,整容也是一样的,包括健身也是一样的。

就是说,如果美是存在的话,但是没有任何人通过美来判断你美只是我自己拥有我自己知道的东西的时候。

美还能够取悦你自己吗?

这个东西是不存在的啊。我想说,就是刚才那个取悦他人还是取悦自己,我觉得有点伪命题,这么我们假设一下,如果所有人都长得一样的话,他可能就不会觉得什么样子是美的。 所以他在去改造自己的时候,他是有一个方向标有一个美的。

人在,他是为了让自己开心,但他这个想法是受到了他人的影响。我个人也有一个,有一个故事就是我本人,我也在。

最近也在整牙,总压的原因也很简单,也会受到外人的影响。

我是一个男生,现在已经25岁了,但是我会经历很多那种。比如说我举个例子,有很多女生会因为我的我的眼睛好看啊什么的来加我微信什么的,但是在见下一步的时候,就当我们真的要坦诚相见的时候,我会让他跟他新的预期有落差。

这件事儿本身也让我自己有一定的路差,因为我的上半步车速太快了。

你,你是指你是指我们想象的那个吗?

不是,不是人家指的是线下见面,就是加完微信交流对面啊,对不面交谈,对不起我们刚才三个人面片想起话不要好的好,对不起,对不起,你要开车不开车不开车。嗯,严肃的今天是严肃的哲学讨论,所以说我本身也不是很满意,所以我照片基本上都会只有我的眼睛,或者我上半部分,然后再导致了我自己。

在整牙的时候的原因也是为了取悦我自己,但我取悦我自己的这个做法,也是受到了外界的影响之下,我觉得那样是美的,那样能让我开心才产生的。

我觉得这个里面在我自己身上有一个明显的轨迹,就是我们其实因为我们太多的评价太少的感受,我们不是很能确定我究竟是在取悦自己,还是在取悦别人。

今天我们很多的发言都是在评价我们知道如果是取悦自己是一个更高级的认知,所以我们是要说服自己。嗯,你要去取得自己。

那从我自己来讲,我今天有在群里面讲,我是一个减肥成功的小胖子。

那我现在的体重是一百四,我简直之前的体重是一百九,然后弄死你,我这有什么好恭喜我操,你看为什么不恭喜我呢。

因为泡也很美哦,这太政治正确了。你想剪肯定是有有一个目的的,对对,对,但是主持人刚才说,嗯。

你胖也很美啊。这句话根本就没有任何的说服力,或者说是劝解的意义,因为社会会垂,你知道吧,在刚爆发疫情的时候,我在家里面的巅峰体重是将近二百斤。

然后那个时候我的减肥就是我从小就是一个小胖子。哈,那我从小呢,我就是跟自己说,我要取悦自己。

我是一个钢铁一般的女性,但他不是真实的,那只是我的盔甲,那只是我意识的保护。但是我敢说,今天很多标榜取悦自己的人。

他们都不是真正的学自己。我在我啊,刚工作几年的时候,然后我就有去参加一些相亲局,然后呢我就去相亲啊,那我那个时候相亲的就是次次被垂。

因为我可能就是其他的教育啊,或者是家庭啊,条件都还ok哈,然后呢,那些男的呢也愿意和我来相亲,但是见了我本人呢,就会说太胖了哦,我非常的受伤,然后我香了个几次之后呢,我就放弃了。我就跟我爸妈说,我不要结婚了。 我说我一个人过得很好,我是一个不婚主义者,我真的不婚吗?

我是因为我害怕被锤,但是我到后面我都不敢去承认,就直到我这一次之后呢,因为我的身体出现一些问题啊。

那我就有一个非常主动的意识去减肥。

那么我在这一年之内呢,我很健康的,我捡到了我现在体重之后呢,我所有的家人,朋友,同事,每每见到我都大大的夸赞,我夸的我都不认识我自己了,你知道吗,然后我看那个镜子里面的自己,我也觉得我非常的漂亮。

然后我又可以穿上很多很美丽的衣服,我真的我自信爆棚啊,那我好,然后我家人用过啊,安排相亲,那这个时候呢?

我就真的想要谈恋爱了,我说,可以呀,我去想啊,那我也发了我很真实的照片,男方也就和我聊聊得特别的热络,然后呢我就觉得,哦,那我看来我真的是哎,我这个春天到了,结果一见面难忘的反应是说太胖了,我就觉得啊,我太胖了,怎么了,我怎么还是一个胖的。

我当时就是我那种已经被建立起来的自信,我就当天晚上是被摧毁的,我就知道啊,原来。

这么的努力又回到了解放之前,我就怀疑了我一晚上我第二天我就好了,我第二天重新去审视这个事情的时候,我觉得我不是不堪的。

我觉得这个里面取悦自己还是取悦别人。这个里面很重要的一个特点就是你是不是一个自信的人,那再跟大家讲一下,我虽然现在减肥减到了140几斤,但是我最开始自家工作的时候,我的题中就是140几斤,但是我那个时候我非常的不自信。

然后我去回头看了一些照片的时候,发现其实那个时候呢,我跟这个时候的生态没有什么区别。

但是心态太不一样了。我那个时候我就觉得,哦,我就是一个遭人嫌弃的小胖子,但是我现在跟那个时候的体重是差不多的,甚至还略高一点,我都觉得我很好啊,你看不上我,我还看不上你呢。

但是我这种我看不上你不是防御了,就我非常清晰地看到啊,我们哪些地方不合适,以及我不喜欢他,我有了一个选择的权利。

所以我就是想要分享。说到底是取悦自己,还是取悦他人,不要着急的去下定义,而且这个动机是什么也不重要,但是重要的是,你要在中间去感受你的自信,有没有真正的建立别人给你正向的评价,能够帮助你更自信,这非常的好,也不用因此而感到啊,那我是不是在学别人呀。

真正考验的地方是,当别人有大量的人,甚至是有大量的人来说你不好的时候,你在这个时候,你是否仍然认为你是值得被爱的。如果你能够依然觉得自己是值得被爱的,那你就是在学自己。

好,我的翻译结束,聊到这里,我想你也多少会认同,觉得自己合觉别人的界限或许没那么清晰。

因为我们对自己的理解常常要经过他人眼光的投射。

但接下来的这位听众面临的情况更特别,对于他们来说,觉得自己和获得他人认可是矛盾的就是我是一名性别库尔,然后生理,性别是男性。然后我平时在生活中,我只有自己,就是留长发为化妆,为穿裙子。

当然,我也可以就是留胡子,我也可以穿一些裤子,也可以穿一些衬衫,就是我对我自己的话,就是你想干嘛就干嘛吧,没有在那个社会规定里面,然后我觉得就是对于这种我们的话。

因为我,我看到那个呃,之前IB的有一篇文章,就是一个女性把自己整容成一条龙啊。我看到他的面部。

对他把自己的面部结构,骨骼,拳骨,舌头,他的鼻子啊,就各种对,对对,我觉得他是他,就是在一个取悦自己的状态。他没有在迎合任何人。

他就是想成为他自己。这只是他的一个自己审美的表达。 我觉得我对于我自己也是这样的我,我觉得我自己,我爱干嘛就干嘛。我不要引和任何人。 Who is tmi的这样一个类型。

The dragon lady is a formal。

我知道刚才这位听众提到的龙女的故事,第一次在视频里看到这位龙女时候真的吓了一跳。

他的头上有八个脚打掉了大多数的牙,做了一个覆盖全身的纹身,割掉了外耳切开了舌头,还改造了鼻孔。他对自己的身体做了很多惊世骇俗的改造。

你可能会觉得它是个疯子,它其实也很清楚,人们会把它当成是怪物,不敢靠近它,而这也正是他想要的。

在一次采访中,他讲出了成为龙女的原因。 I just arrive into use them。

我对技术有暴力倾向,我很小,就被自己的家人抛弃。在十八岁时,我想跟母亲重新亲历关系,所以我搬了回去。

工作的第一天下班很晚,我妈妈拒绝来接我,所以我在公交站等最后一个男人走过来,把我带去了他家。

By the smell and,当晚我被抢劫了整整一个晚上。

这个男人还有同伴。我被迫与其中一个人发生性关系,同时被迫看另一个人在对面自慰。

所以我不能以人类的外表死去,因为在我一生之中,人类都对我十分恶劣。 我的外表对某些人来说很难接受,我不介意。

因为这就是我的目的。这是我的防御机制。

我希望人们不要喜欢我,我也可以接受,不被人喜欢,只要我就不必和他们一样。

看完这位龙女的故事,我在整形议题上的很多观点都被拓宽了。

我明白,整形是他掌握自己身体和人生的独特方式。

一个人不管他整形的动机是追求美,还是让身体能和自我认同达成和谐。

重要的是,请仔细想想你的立场。 评估你的决定是为了寻求盲目的认可而导致自己的身体成为过度开发的对象,还是基于作为一个自主生命的知情决定。

不过要搞清楚这一点,也不容易被给自己太大压力。在讨论过的最后,我的同事也补有一段非常温暖的现象。

我想用它来结束今天的节目。 嗯,其实我今天听到的很多印象印象最深的点其实是一开始。

月亮和寇老师在聊的时候,他说到的一个心理状态就是有的时候我们往往是入了一个局,做了一些选择。

然后坐着坐着,我的思维才开始发生,一些改变才会给自己定义。

我当时是因为过度的取悦自己,还是我过度的在意了外界。

但是我觉得那个时候不要给自己一个巨大的审判,会对你自过去的自己认为啊,当时我太傻了,或者当时我太不理性了,我觉得所有的一切都应该是成为你日后想要改变也好,或者想要坚持自己的这种勇气吧。

就是我觉得每时每刻做出一个选择,都是很了不起的,不要因为他是一个坏的选择而背弃自己,或者而讨厌自己。

然后我还特别想说,就是我的一个快乐秘诀就是做好准备,就是你不可能赢所有的战场的,就是早点放弃。

会给你带来很多自由。

对,就是那也不这个问题,谢谢大家,你现在正在收听的是亲历者自述的声音。节目故事fm我是林风,本期节目由我制作声音设计,彭寒学习声任静文,同时要感谢月亮,野补以及各位听众对这期节目的支持。 如果你对节目中提到的关于外貌焦虑的问卷调查结果感兴趣?

可以关注故事fm微信公众号,查看今天的推文,或者在后台回复外貌焦虑获取。

如果你对故事fm之前的机场线上讨论和故事接龙感兴趣,可以在随音app的故事fm节目详情页找到回放。

如果你对今天的节目形式有任何建议,也欢迎你在评论区告诉我们,感谢你的收听,咱们下期再见。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