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淀高中老师:被鸡的娃开始秃了

读喜马拉雅作者:gezhong日期:2022-9-29点击:606
被「鸡娃」长大的孩子们,现在都怎么样了? 故事FM ❜ 第 488 期 提示:为保护当事人隐私,本期节目中有两位讲述者已做变声处理 上周三,故事FM 播出了一期海淀妈妈自述鸡娃经历的节目,大家对这期故事的讨论特别热烈。有的人是对「鸡娃」有着不同的看法,也有人好奇那些被鸡大的孩子自己是怎么想的。 所以在这一期节目的开头,我们先邀请几位上期节目评论区里的朋友,录了几句有声的评论。 在很多听众的建议下,我们今天做了一期关于「鸡娃」的后续节目,分别采访了一位高中老师、一位初中家长和一位算是头几批被「鸡」大的海淀小孩。 从她们讲述的故事中,你也许可以从不同的角度了解到,「那些被鸡娃鸡大的孩子,长大后都怎么样了?」 /Staff/ 讲述者 | 蓝莓 & 俊宝妈 & 车轱辘宝 主播 | @寇爱哲 制作人 | 刘逗 声音设计 | @故事FM 彭寒 实习生 | 李士萌 文字整理 | 李士萌 刘逗 校对 | 乔正禹 李梦颖 运营 | 翌辰 雨露 /BGM List/ 01. StoryFM Main Theme - 彭寒(片头曲) 02. Air Waltz - 彭寒(有声评论) 03. A Big House - 彭寒(脱发的孩子) 04. A Lone Dance - 彭寒(眼睛里的光) 05. Into Chaos - 彭寒(青春...

海淀高中老师:被鸡的娃开始秃了

你好,欢迎收听故事。fm,我是艾哲一个收集故事的人,在这里我没有你的声音,讲述你的故事。

每周135咱们不见不散。 上周三啊,故事fm播出了一期海淀妈妈次数鸡娃经历的节目,大家对这期故事的讨论特别热烈,有的人是对鸡娃有着不同的看法。

也有人是好奇那些被击大的孩子自己是怎么想的。

所以在这一期节目的开头啊,我们先邀请几位上期节目评论区里的朋友录了几句有声的评论。

大家好,我是西渝,今年十四岁,是青岛的一名初二学生。

其实我父母从小也很重视我的教育吧,也给我报了很多班,但都是钢琴啊,舞蹈这样的所谓才艺班,直到五年级开始准备小声出了的和我的家长才发现问题严重性,然后又疯狂的给我报哦,那些奥数啊,英语啊那些。

但嗯,最后还是因为特长性了市里最好的中学了,但英语现在还是比别人一直差一些。

这些年看到许多关于鸡娃的新闻吧,我心里首先产生的是一种焦虑,它已经输在鸡宝线上了,将来又怎么跟他们竞争呢?所以鸡娃其实它并不算是一个坏事,因为他万物既有因果,你现在完了以后现在总是要还的嘛。

嗯,我是小波,我今年二十岁,我算是第一批,或者说头几批被极大的海淀小孩儿教学。初中高中,我就没有离开过海淀黄庄,因为我一出生就浸淫在这个环境里面,所以他对于我来说,已经是一种就是被习惯的常态了。就是很多时候,只有我们脱离当前的这个环境,我们才能意识到环境对我们的影响。所以你问我,我被鸡的这个成长经历快不快乐。

我只能说,我现在知道了有的人的童年,他是在爬树,猪虫子和在小河里面游泳。我在反思我的童年,我会觉得相对来说缺少了太多的东西。

至于值不值得,我觉得不值得。

我不觉得我被击大所带来的这些别人看起来还不错的成果上一个985大学用口语还不错,见过很多所谓的世面,我不否认他们的好,但是我觉得。

嗯,我能帮到别人才是最有价值的。比如说我现在参加很多社会公益组织,而这些现状,甚至我的价值观本身,它都不是来源于我被击大的,没有被鸡的成长经历,我也能获得这些,我甚至可能会做得更好。

作为一个心理社工,我是接触过不少这种中学名校,包括清菲的学生确实很多一直很优秀的孩子,他们一直被家长的那种单一的价值观,那种有条件的爱束缚住,他们觉得只要我优秀,我就可是有价值的,值得肺癌。 这种非常单一的价值观对他们日后的发展是一件很有危险的事。假如有一天他突然进入到一个环境,或者他遇到某些事件,他也变得不优秀了。 他是不是也觉得自己没用了,觉得忽然没有异己了,那孩子就有可能承受不住?

最后出现心理问题,好回到我们的节目证片,那今天呢,我们就做了一期后续采访了一位高中老师,一位初中家长和一位算是头几批被鸡大的海淀小孩儿,从他们讲述的故事中,你也许可以从不同的角度了解到,那些被鸡娃鸡大的孩子长大后都怎么样了。

今天的第一位讲述者是一位高中老师,他目前在北京海淀区的一所区重点中学教书,在海淀妈妈那期节目播出之后,这个老师给我们投稿,说按照教育的规律来讲啊,家长对于孩子的影响主要是在十岁之前比较显著,等到孩子上了初高中,主要看到的就是家长教育的结果了。

所以他很想从一个中学教育者的角度讲讲这些被家长极大的海淀学生到了高中是什么样的提示一下。为了保护当事人的隐私,我们给这位老师做了辩生处理。 我叫兰梅,今年四十岁。

呃,在海淀所驱动点当高中老师,嗯,我同时呢,也是一个俩娃娃。

对于教育来讲的话,我觉得家长对孩子的影响可能从规律来讲,基本上就是十岁,以前是比较显著的。

初高中的时候,其实我们看的都是一个教育的结果了。 我今年正好在高二啊,我看到了一个状态,就是整个这个年级的孩子,他其实都是很紧张,很焦虑的。

但是他可能有不同的表现。

比如说,嗯,有一些小的时候比较乖的孩子,他可能就会比较叛逆,会有一些已经不太想学习的一种状态。

就是小的时候家长,嗯,可能报了很多班,然后他的时间都是占用的。

我看到曾经有一个非常聪明的孩子,就是从小就在商考爱玩儿,因为很聪明家长,所以就培养也很用心。

但是到了初高中就很明显很喜欢玩儿打打游戏,然后他就这个打打乒乓球,就是这种孩子,他可能是在学校玩,在家里,在家长的监管之下。

他还会按部就班的,该去学习去学习,反正我感觉他的动力是不足的。

嗯嗯,然后还有很多孩子,我觉得就是可能是比较差的一些,在我们这样的一个学校,他就是都在玩儿。

现在其实中学的这种节奏是非常紧张的,有一点儿就是被推着往前走,这是一些不太想学习的孩子,就已经学不动了,我觉得然后呢,还有一些孩子,他可能目标还是很专注的,就是我要想上你的什么样的学校?

嗯,这些孩子就有的,就比较焦虑,然后正好我前两天正在监考,然后在监考的时候正好再是在我们学校最好的班检考就是很多孩子,男男女女,脸上都是青春痘。

我尤其额头这一明显就是很焦虑的一种表现,有一些女生很焦虑到,嗯,他有一些身体的一些疾病,就是本来不太是这个年龄该得的。

还有就是脱发男男女女的脱发就是头发,他们经常说,随便一摸一摸,然后就一缕头发就下来了。

然后有一个男生,就我从高一交到高二的时候,就这一两年,他就以前的发际线就大概是在在这儿稍微看厚一点儿,然后当时想,这当时真是当马农的材料啊。

结果今年我在一看的,就在前两天的楼道里,我真的觉觉得挺伤心的,就是那个孩子都已经剃秃了,特别发自信就跑到这儿去了。

我感觉就孩子都就特别可怜,然后还有一件很可怜的事儿,就是在前两天,因为我自己工作压力也比较大,所以我我又有时候用到过度,晚上我要是加班的时候,我会睡不着觉,然后我连天在课前在干嘛呢?

我才跟三个非常非常长得非常非常好看的女生在讨论焦虑症用药量的问题。

就是这三个孩子全都是抑郁症,他们夜里都睡不着觉,然后再跟我说睡不着觉的那种痛苦。

嗯,也是更有原因,然后顶了大黑眼圈,然后后不再给我讨论医美的问题。

哎呀我,我觉得他们很可怜。 嗯,然后我还想说就是上次我听你们就是讲讲这些内容,那个家长可能一直在在想着我们家孩子要进六小强。

然后我进到六亚墙之后呢,我将来可能会有一个好的大学上。

嗯,因为我的孩子是比较小的,我的孩子,同龄的人家,让我觉得家长其实有的时候。

他可能就是对这种名校的那种吸引力没有那么大,但是呢,每个家长其实都有自己对孩子的一个培养目标。

对于北京的这种状况是,呃,现在的高中的这个招生的名额是比较少的,相对于他的就是现在的人口基数来讲。

就将来可能会有一批孩子确实没有高中上,尤其像我这个儿子,这两届他们都赶上了人口高峰。

嗯,所以很多家长为什么会屈击屈击学习,就是因为怕将来至少这个孩子他孩子要上个高中,要将来有一个本科去上。

所以他会很焦虑,这会传达给孩子,然后我看到的状况其实是有变。我就从学生状况来讲吧。

十多年前我刚上班的时候看到的学生是他知识面非常丰富,他天文地理,国内爱的大事,你上课提到的他可能他都能联系到。

但是现在的很多孩子,他可能除了课本当中的,或者是课外班老师给他介绍的,他知道的东西非常少。

有的时候会有这种感觉,或者是说可能真的六小强把那些好孩子都已经就是全部给抱抱眼儿又都给招走了,然后我们可能遇不到太多的孩子,也有这种可能。

嗯,再有就是我碰到的孩子的这种特别的执着,就是他在给你讲一个自己喜欢的东西,眼里冒光的这种孩子越来越少了,那么这个变化如果让我分析,我觉得还是就是现在的这个升学压力是比较大的。

然后我再说一些,就是我看到的一些特别我特别欣赏的小孩儿是什么样的,因为我,我在我们学校还带111定的这个社团的工作带一些比赛。

就是其中有一个跟我关系到现在还有在联系呢,就是这个孩子,他的父母都是做技术的,所以呢就是他从性格上来讲,就是很像技术这种。

知识分子家庭的小孩儿嗯,小的时候看的书也很多。

然后他到了这个初高中,他给了他一定的自由。他在一个大的框架之下,他是有选择的。

他在高中的时候就很明确,他要考的他要去国外上大学,他就自己在准备。然后他的托福是没有上课各种班儿的。

他是自学的。嗯,特福考了一个很好的成绩之后,他就有了时间就干一些自己喜欢干的事儿。

嗯,然后他在我们这个就是在这个科科技的这个项目当中。

他就自己设计了一套装置,嗯,他就对积蓄很感兴趣,所以他在申请的时候申请的就是美国的这个佐治亚理工的一个。

嗯,机械专业前几年在回来的时候跟我吃饭。

嗯,他现在在嗯,在实习的时候是三个google,他和他的导师在做一个帮助,先天听觉就是残残障的,这些人去如何表达自己的预言,大概是这么一个东西。

他自己觉得自己做了一件很有意思的事儿,所以他跟我在说这些的时候。

眼睛是放光呢,然后像这样的孩子,其实我已经接触了一些了,我觉得嗯,其实我作为一个成年人人来讲的话,我我其实是很羡慕他们的状态的。

所以我觉得可能嗯教育,我觉得这可能是我特别欣赏了这种这种小孩儿就是从初中到高中,孩子其实还是在不断成长的。

但是对自己有这么有清晰认识的孩子。

我认为他不是课外班能教得出来的,它一定是有一个涉猎很广,然后对生活是有深入思考的。这样的孩子第二位讲述者是一位初中生的妈妈。

在这位妈妈的不懈努力之下,儿子俊宝在小升初的时候成功上岸,进入了海淀六小墙。

俊宝是一个在象棋方面还有天赋的孩子,在小学的时候就被少年宫的老师推荐到了北京奇愿小学第一年级的时候,他的周末通常是一天上补习班,一天下象棋。

但是到了高年级之后,君宝妈妈还是觉得应该以学业为主,就放弃了这项爱好,让孩子集中精力准备小升初。

但是等到孩子上了初中之后,学习生活却不像妈妈所预想的那么顺利。

在和青春期儿子的交往中,君宝妈也在逐渐反思,基娃是不是一个正确的选择。

提示一下,为了保护当事人的隐私,我们也给俊宝妈做了变身处理。 大家好,我是俊宝的妈妈。

嗯,今年43岁。

嗯,我们住在凤台区。但是呢,孩子的学籍,嗯,生活重心呢,都在海淀。 当时跟海淀的家长聊过天儿啊。他们就说的,他们从小学一年级开始报。

兴趣班儿就报奥数。

嗯,我们想到海淀都学快班,那丰台那更该学了。

你想周末两天没事儿在家里面看电视,什么眼睛看坏了,那还不去学习呢。

嗯,当时但是吧,就是也有这种想法去的,你要报学习吧,万一他学课内的课程他都吸收不了,你再给他报课外的。

那能他能吃得消吗?

后来我们就是先抱着试试看的态度,就先给他报了一个奥数,报了个英语学前班就学了,预备一年级学,一二年级学二三年学赛完就可以考那个什么kt呀,pt啊,完全。

一个英语就是这样的,往上考他上课我也得上,就跟了后面坐着给他记起笔记。我们经常原来记得经常讲到他的一句话就是你好好学啊。

你要好好学,学好了以后就出路。

你看啊,到海淀这边来说你烫啊,这高楼大厦你要想住好的,你就好好学你要不不住好的就只是那破房子,你就住这儿。

呵呵呵呵。

我觉得小时候哄呢,还真管用,不知道是是不是反弹大吧,反正现在是你老逼他逼他时间长了,我觉得这孩子有时候反弹比较大,你像我就刚刚说的嘛。他小学确实很听话。

但初中就不听话了。

这可能是我小时候给他压力太大,但是自己母亲觉得没什么,是不是我也不太清楚,到底是我给他的压力,还是他父亲给他的压力,我感觉他从初中开始叛逆的就从怎么说呢,初二?

就感觉他有点儿挚友青春的这个想法是不是因为原来管得多完了小学的时候觉得自己啊很很好啊,很优秀啊。

上了初中以后完了好学校里面好好学生也多呀,完了,压力也大呀完了,可能我觉得各方面的压力都有。

不太跟你说话,好像青春期的孩子,尤其是男孩儿,他不愿意跟母亲有太多的交流,按父亲又上班,又没时间。

那怎么办脾气吧,反正比原来就稍微,他能顶嘴,他原来不会顶,现在会顶,而且顶着你无话可说那种,比如说,嗯,你怎么还不学习啊,还等着看手机,我看手机怎么了,我在休息我学习的时候,你看不到不休息,你就看就说我,他说你就知道,嗯,整天让我学学学学学?

你就不知道关心我。

嗯,他他,他跟他爸还干过一次,干过一次仗,他爸就特别生气生气吧,生气揍了也没用啊,这么大了,说那算了吧,那还是要靠自觉,你不能一直揍他呀,揍他完了,把他揍的离家出走了,或者是干啥的,这得不偿失。

他现在不想让我给你谈什么学习呀,我又不跟你谈,我给你谈生活,我关心你,我要我要让你觉得。

我不是在老师一天盯着你学习,就觉得应该让你觉得哎呀,我是你妈哎,你看我妈多好呀。嗯,今天想了,我想吃啥想喝啥,想干嘛哈。有些孩子有时不管,反而他觉得他可能还稍微好一点儿,就是放松一点儿,他会自己的会想明白这个事情到底怎么回事,他会慢慢缓和他这个底子还是不错的,要是他要是能嗯,现在在在努努力啊,干哈的,我觉得还能追上来考高中应该是没问题吧。

至少能考上高中就是考不了什么好高中。

我觉得关键还是改观了,因为我现在就经常他们经常底下的人问我啊你,你那个孩子学的那会儿原来学的挺好的。

怎么怎么回事?我现在就不会像原来那样做。哎呀,你就得报你,要不报你怎么办啊?你到时候孩子你,你考不上好的初衷怎么办?

现在我不会了,我现在一般全然都是不要逼他适可而止就行了。我觉得真的,有时候孩子小的时候你要逼得太紧了,他可能可能失去了他自己的这个童真和他的个性。 可能我们小时候逼,但是逼得太紧了。你总觉得他很快乐,但是他他可能是在大人面前是装出来的。

觉得哎呀,这样子我父母就很高兴。我这样做,我父母很高兴。

哎,我就想,我就想假装这样子做。

我有时候自自己没事儿会会,偶尔就是一个人静下来,心想想这是原来的这些过往,反正我觉得现在其实也挺是个矛盾体的。

也不知道到底给家长建议说啊,你这个应该怎么样,或者是不应该怎么样,我只是说的哎呀嗯,随随便吧。嗯,就是看孩子看孩子好看孩子就好。

第三位讲述者是车葫芦堡,是一位零零后车库鲁堡从小在海淀长大,算是比较早的一批被击大的孩子。

海淀小学生标配的一天补习班半天兴趣班的周末掏餐,他妈妈也都一样没辣呗,给他报上了。

后来车孤独宝一路从人大附小考到六小强之一的北大附中,再考到宇宙名校人大附中,这可能是每个鸡娃家长都羡慕的牛娃之旅。

但吃孤独宝觉得啊,整体而言,自己本来是一个随波逐流的人,小时候并不在乎学校成绩这些事儿。

现在回想起来,他觉得自己后来是被爸妈生生推上去的。

我是车谷宝2001年出生的,今年二十,我从小在海淀长大,我当时小学毕业了,然后上完那个坑班,不就是要去北大附中嘛。

然后去了北大附中我,我就发现我在那个班里头好像就是数学特别的差,然后我当时学习就开始挺努力的了。

但是我就发现我的数学为什么就是怎么学的,学不好?

就数学老师当时也会跟我说说那个你的语文和英语怎么样,我说语文多少多少分英语多少多少分。

然后他又说,那为什么你数学才只能考个及格,然后我就当时心里就很难过吧,我就陷入了自我怀疑我到底适不适合这所学校呢?是不是我本来就不应该来这里,我爸妈也不应该给我报蹲蹲坑班,我就应该随便上一个家,附近的初中就可以了。

所以我当时就灰非常的灰暗,然后每天回家会哭,然后早上也不想去上学。

然后我就跟我妈说,妈妈,我不想在北大附中上了。我说这个学校好像不属于我,我怎么都融不进去,我怎么都考不好哦,你要不然给我转学到更差一点儿的学校吧。

然后我妈当时就说,好的,那你再坚持一个月,如果一个月之后你还这么觉得,那你就那我就给你转学。如果你一个月之后能坚持下去。

那你就要继续在北大附中好好学习。 然后我就答应他了。我说,那就再坚持一个月。

后来我感觉我妈就在这个期间就就多次联系老师,然后当时我的那个初中的那个班主任他开了一个班会。

就来讨论,就是说我们班有同学,心情不太好啊,需要同学们的鼓励什么的。但他也没有这么说,反正他就是叫了一些人来夸我,然后因为我当时比较自闭,然后也不太跟人说话,但是我也不惹别人,所以大家对我属于那种没有什么印象,但是对我也不讨厌的那种状态吧。所以当时我们其实是有一个课间休息的,大概有半个小时这样。

然后别的同学可能都会去小卖部买点吃的呀,或者下楼玩,但是因为我当时觉得自己的数学有点太差了,我有的时候就会选择在班里头学习,做点儿题什么的。

然后说要夸我。然后他们就会说她非常的刻苦,然后学习也很认真,特别文静的女孩儿什么的?

但是其实我听到他们那么说,我心里是又高兴,但是又又难过。

我觉得我终于跟同学们有了一些连接,他们终于就意识到班里还有我这么一个人,但是同时他们留下印象,好像就是我是一个刻苦又蠢笨的一个人。然后我心里其实五味杂陈吧。

但那之后,我就好像对学习这件事情没有那么的就是逼迫自己了,就觉得放松一点也可以,最后反而渐渐好了起来。 我觉得整个初中三年,就算是我思维有了一个很大的转变,因为学习上大家突然开始竞争了,然后到了初三的时候,会有各种排名。

然后北大附中是根据你的考试的名次来给你安排考场的,再加上我又是一个比较随波逐流的人,大家努力那我也得努力,大家想考好我也得想考好。所以就是在这个状态里,我还是非常努力的。初三我初中其实给自己定的目标也是北大附中高中部。

但是后来好像就是因为有。有传闻说北大富翁高中部不是比较自由一些嘛,有很多课外活动戏剧节呀,体育活动啊都非常非常多。

所以有人就说在北大附中可能学习效果没那么好。 后来我妈就给我报了任大夫,然后我就去了任大夫。

我妈就是觉得实现了,就是算是积娃的短期目标实现了嘛。然后她觉得挺高兴的,但是我好像没有那么高兴,但是我当时也没觉得多难受吧,因为我确实是一个随波逐流的人,我想那就更好的学校,那去就去吧。

因为我是一个有的时候还比较钝感吧。我,我也不太在乎别人怎么看我,呃,再当然,我当时因为就是转了文科之后,我的成绩就是很好就变得很好了。

在班里头,至少所以可能有一些人,他比较疏远我或者怎么样,但是我好像都不太在意那些当时不是有一次春游还是干嘛,然后?

要要出去野餐,大家都会带一些,就是一起做饭,然后我就记得我们那个小组就是最后他们把别人带的东西都都吃光了,但是我带的东西就是我怎么带过去就怎么带回来了。

算是我感觉现在想想,我可能算是被班里都有点排挤了吧,可能我看着也就也比较高冷,然后也表情也不好,然后然后天天就想着学习,可能,然后他们也觉得我挺没意思的。

有的人虽然成绩不好哈,但是他们爱好特别丰富,喜欢什么动漫,喜欢二次元,然后喜欢收集各种娃娃。

但是我好像从小到大,从来没有。

一个爱好就是一个那么那么热爱的东西,好像到了初中之后就再也再也没有了。

其实我感觉我初中的时候就是特别喜欢戏剧,然后我就参加了一些戏剧节呀,特别想要从事戏剧有关的工作,但是因为在那个环境里,好像没有什么人他。

他觉得这个这个方向会很好,因为这个不是要参加艺考嘛,就是好像是学习不好的人,你才会去想这个我妈他们都说长大了,你的思维就会变了,你就不会得想。

嗯,学这些了,你就认真学习吧,然后考一个好大学,他们就是这样。

你潜移默化的,这样就是引导我的思维。

所以我当时也是渐渐就是熄灭了这个火种吧。然后又处于一个迷茫期,因为我觉得我可能那,那就不能去中戏,不能考这种学校,那我可能就就像人大妇里面大部分人那样,那我就考一个很好的大学呗。

985211或者清华北大这样子,在任大夫那种环境里,尤其是到了高三,你只要成绩足够好,别的事情是影响不了你的我,我当时的世界好像就非常非常的小。

就好像是跟我妈紧紧地绑在一起,因为他可能会帮我处理各种学习上的苦恼啊,我都会跟他说呀,然后每天接我上下学呀。

然后我又是算是比较乖的孩子吧。所以我就觉得,既然那学习是主流,那我就把它做好吧。

我考上一个好大学,这一切也就结束了,我再去发展自己的爱好也可以。 呃,我和我妈妈共同的意愿吧。

然后我就报了清华和北大的那个,算是一个,就是综合评价,大概就是成绩比较好的人,你可以先报那个去参加,就是清华和北大的考试。

最后也是成功了,清华北大也都给降分了。

因为那个时候我就感觉非常好,因为在人大附中,大家不都是追求这些好成绩吗?

那我已经做到了,我应该做到比绝大部分人都好。你想我,我小学是那么一个身上有点麻木的孩子,觉得怎么样都无所谓的孩子。但是到了高三,我成了一个内心非常就是渴望胜利,然后渴望竞争。

就逐渐逐渐就是扭转,扭转,扭转成了这样,然后就觉得一定要考上清华北大变得甚至有些病态了吧,就是为了这个好成绩就是什么别的,什么都不太不太在意了。 我是2019年参加高考,相当于那一年是改革的前一年,处于一个转型期。

他的题型不像2018年那么的套路,感觉怪怪的,对我来说就是怪怪的,当时是大概是十点出分吧。我记得我可能是八点多起床。

然后就有点坐立不安,然后那一个小时就这么来回踱步的,家里头啥也没干,就焦急的等着出分儿,然后出分儿。那一刻是是我妈帮我查的,然后我就我就看他表情有点有点不对劲,就是很有点麻木,有点僵硬的表情。

我就心想是到底是考得很好,还是考得很烂啊。 然后我赶紧把手机抢过来,然后我。

我就看了一眼,然后我就有点不敢相信。然后我又仔细的看了一眼,然后我才相信,妈呀,我真的只考了这么一点分儿。

然后当时我就整个人都站不住了,然后我就就是他在那个墓地板上。我当时穿着个睡衣,然后他那个趴在地上,在那儿哇哇的哭,然后抱着我妈嚎啕大哭。

嘴里就一直在喊我,所有的一切都白费了,我的人生整个要完蛋了,然后我怎么办怎么办,感觉就是我高中三年就是什么都没有体验到我,我友情也没了我,我,我唯一想要的,我为了这些,我为了这个都都舍弃了一切,我唯一想要的成绩,然后也。

也也是吸碎。然后我就就比我平均成绩低了,可能有340分比我最好成绩低了,可能有670分,这个样子一下子就可能到了一个最烂的985的那个水平,那个夏天都非常痛苦,一直在纠结,是。

是要复读呢,还是嗯,随便上一个学校,然后再想别的办法。

其实之后很长时间我都无法走出高考的阴影,就是我不是最开始是报了一个中外合作的大学嘛,就因为当你的心态不对的时候,你就会觉得周围的什么都是不对的。

你就会觉得这老师他可能比如说今天就是稍微提前下了一点儿课,或者他这节课讲的没有那么充实,我就会想。

这什么水大学,这个老师讲课也不好什么,如果我当时高考考好了,我就不会来这儿,就不会听这么糟糕的一堂课。

然后就抑郁,然后就哭。

有的时候,我听到一场非常好的讲座,比如我们大学也会请复旦的教授啊,或者是清华北大的教授过来讲一节课,然后我去听那个讲座,觉得哎呀,这个老师讲的真的是太好了。

然后我也哭,如果我倒是考好了,我去了这样的大学,那我就天天能听上这样的课,那我就不用在这个大学里头煎熬。

非常非常的抑郁,可能比初中那次的抑郁还要更加严重,就是想过要轻生吧。

我又意思觉得这个大学不属于我,或者我心里会想,这个大学就是配不上我就是,虽然是我自己那么那么烂的分儿考上去的,但是我就是觉得。

我本来是一个清华北大种子选手,我就落到这样一个大学,然后我不行,我一定要出去,我一定要拯救自己。

后来我终于就是考完雅思,然后递完申请,拿到了offer,然后我感觉自己才就是好起来了。

我是电影系华为大学电影系,算是我曾经离我的梦想很近,离我的爱好很近的一个专业吧。

至少因为我在申请的时候,我对他有一定了解了,就是我是我自己选择的。这一次终于是我自己做出了选择,就都是我自己可能去查了很多资料。

但是可能在高中的那个时候,我从来没有想过我,我要去为这些付出什么努力。我可能想的就是,我就是好好学位,好好学了,家长自动会帮我弄弄一个最幽静。

我听家长的总不会错吧,是听家长的事不会错,但是可能并不一定是最适合我,所以可能再来一次,我会坚定的继续选择北大附中高中部,我不会再选择去人大附中了,就是我会在高中部我继续参加戏剧节。

然后继续结交好朋友,继续快乐的度过那三年,或许也就不会把成绩放得那么重。

然后即使我当时也是考了现在这么差的分数,但是我就不会这么痛苦,我就不会觉得这天都要塌了,我就不会觉得这是我唯一的人生信仰,就是成绩好,我就不会再这么想,我可能就就会欣然的接受他,然后也是可能也是走现在这条路,但是我就不会经历那一系列的抑郁和我就是人生感觉目前为止最低谷的时期。

你现在正在收听的是亲历者自述的声音。节目故事fm,我是主播艾哲,本期节目由刘豆制作声音设计,彭寒实习生,李世萌今天这期节目的讲述者们,基本都是我们在上周三节目的评论区和相关投稿当中找到的。

这期节目的选题呢,也是受到了几条听众留言的启发。

我们很欢迎大家多多评论每期节目讲出你相关的经历,或者也可以直接在故事fm的微信公众号里通过故事征集向我们投稿。 也许下一个播出的就是你的故事。

如果你对今天基瓦这个话题也有想说的,欢迎转发并评论本期节目和周围的人一起讨论下这个话题。

感谢你的收听,咱们下期再见。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