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岁这年,我终于不叫「招娣」了

读喜马拉雅作者:gezhong日期:2022-10-7点击:515
我的新名字叫「芊」,意思是「草木旺盛,欣欣向荣」 故事FM ❜ 第 456 期 「招娣」、「迎娣」……这些名字都被赋予了「生儿子」的愿望,叫这些名字的女孩子,父母好像觉得她们的存在,只是为了等待弟弟的到来。打开公安部的同名人数查询系统,搜索「招娣」这个名字,叫「张招娣」的你能搜到 3099 人、叫「陈招娣」的有 4067 人,如果算上其他的姓和谐音的名字,在中国你能找到无数个「招娣」。 在 故事FM 往期节目里,我们听过了很多关于「生儿子」和重男轻女的故事。今天的讲述者云芊,也曾经叫「招娣」。她因为这个名字度过了整个压抑而自卑的学生时代,而成年后,云芊决定要改掉这个跟随自己二十年的名字,所以就有了今天这个关于改名和抗争的故事。 云芊来自安徽安庆的一个小镇,今年 27 岁,曾经有一个名字叫「朝娣」。 云芊名字里的这个「朝」其实是朝阳的朝,不是提手旁的招,但这并没有改变招娣这个词的意思。 /Staff/ 讲述者 | 云芊 主播 | @寇爱哲 制作人 | 张一舟 声音设计 | 孙泽雨 文字整理 | 张一舟 校对 | 张博文 运营 | 翌辰 /BGM List/ 01.Story FM Main Theme - 彭寒(片头曲) 02.The Awaited Little - 彭寒(陌生的环境) ...

25岁这年,我终于不叫「招娣」了

你好,欢迎收听故事。fm,我是一个一个收集故事的人,在这里我没有你的声音,讲述你的故事。

每周135咱们不见不散。 昭帝营地这些名字都被赋予了生儿子的愿望,叫着一些名字的女孩子,父母好像觉得他们的存在只是在等待弟弟的到来。

打开公安部的同龄人数,查询系统,搜索招第这个名字,教张昭帝的,你能搜到3099人,教陈昭帝的有4067人。

如果算上其他的信用和谐音的名字,在中国,你能找到无数个着地。

在姑士柴芬往期的节目里,你听到过很多个关于生儿子和重男轻女的故事。 今天的讲述者云谦也曾经叫着地。

他因为这个名字度过了整个压抑而自卑的学生时代,而成年之后,云谦决定要改掉这个跟随了自己二十年的名字。

所以就有了今天这个关于改名和抗争的故事。 我是云千来自安徽安庆的一个小镇,呃,我今年27岁。

然后我曾经有一个名字叫昭帝云千名字里的这个招其实是招羊的招,不是提手旁的招,但这并没有改变招第这个词的意思就是小时候,其实我并不是叫招第。

最开始我父母是给我取了名字。

叫倩美目盼兮,巧笑倩兮。这样子就是一个很适合女生的名字,就是我那个时候就是因为父母常年在外打工。

他们过年的时候就跟我说你叫这个名字,但是作为一个那时候才五六岁的小孩子,就是转眼就忘了。

然后到了上学真正上学的时候,我爷爷他们根本就不知道我叫什么。然后我爷爷又是一个没有什么主见的人,他就去问我奶奶。

我奶奶就给我取了这样一个名字,那时候应该是小学一年级,就是在已经上学了入学了以后的某一天,傍晚的时候。

就村里那个登记户口的人就来到我们家,然后在桌子前就是登记一一个登记,就是因为我之前我报名的时候,我奶奶给我取的是招第这个名字呢。所以他写的也是招聘,就是在那个户口页上。

当时是就在那个旁边,但是我自己当时是一个很懵懂的状态,我当时也不知道这个名字意味着什么。

我奶奶的解释就是啊,什么古代做大观的人家的老婆也就叫这种名字?

我觉得那就是一种演示,其实他也就是一个有着重男轻女这样含义的一个偏见,但是具体到我家这个情况又不太一样。

我确实有一个弟弟,我这个名字是在我上学的时候才娶的,其实那时候我弟弟早就已经出生了。 云谦出生于1993年,他还有一个哥哥为了躲避计划生育,妈妈躲到别的小镇,偷偷生下了云谦。

后来妈妈又怀下了第三台,也就是云谦的弟弟。

我从两个月大就是被抱到外婆家养大,然后直到我六岁的时候才回到我自己的那个家去上学。

然后只有我那个哥哥弟弟,他们是在跟爷爷奶奶从小就一起生活的,所以当时是回到了自己那个家,对我来说是一个很陌生的环境,而且我也不认为那是我自己的家在爷爷奶奶家这边就觉得一方面要跟哥哥弟弟什么东西都要争。

奶奶这边确实是有一些重量青女的,然后经常会遭受一些委屈啊,或者是不公平的对待啊,比如说非压岁钱?

然后我的压岁钱就是最少的,而日常的零花钱,他们如果有十块,那我就只有五块,就是有什么好吃的。

那我永远都是最少的那一个。

奶奶有时候就是怀疑家里什么东西掉了,然后就是直接会来问是不是我拿了什么的。

奶奶是不会让哥哥弟弟干活的,他们就觉得男孩子就不是干活的女孩子,就是要干活就家里什么活,然后他们一般都不会指望他们去干,然后都是只会叫我去干。

他甚至会把我的衣服跟爷爷的衣服放一起洗,然后他的衣服跟哥哥弟弟的衣服放心戏,因为在我家他也不太喜欢我爷爷。

他会把衣服分分类出去。这样子因为父母外出打工,云千从小就成了留守儿童,先后跟着外公,外婆和爷爷奶奶一起生活。

刚上小学那会儿,因为不适应环境,云前经常一个人躲在楼道里哭,别人家有家长送午饭,他中午只能啃方便面,或者是回家吃冷饭。

而且父母的缺位还让云谦拥有了这样一个充满偏见的名字,更加加深了他对父母的怨恨和不满。 没上小学之前,在外婆家,我还是一个挺开朗的,一个性格在村里面跟着那些发小。

到处也上树抓那个。

汤鸟窝啊,下河摸鱼,嗯,到处去做知了啊,就是就是特别野的一个孩子,直到我上学我都上学。第一天我都完全不知道自己叫什么名字的那种状态。

而且我也没有上过幼儿园,就相当于说我的启蒙教育是缺失的。

我记得我那个小学一年级的时候,是老师在点名,喊了半天,就是我都不知道是在喊我,我那时候根本就不知道我叫昭帝。 小学一开始的时候,那几年。

成绩是不好的,然后就是会把被当作插声来对待,经常会遭受老师的打骂。

小学的时候是心里是很没有安全感的,就是慢慢的性格就是变得会比较内向一些。 我们有一个数学老师,我记得他当时应该是有四十多岁,个子很高,一个男老师眉毛很粗。

长相很粗糙,特别暴力,就是比如说你一个问题没回答上来,他就立刻会拿着拿起旁边那把椅子朝你砸过来。

然后他每天上课的时候都会拿着一个厚厚的教鞭,哪个问题没回答上来。

哪些考试你的成绩考得特别差,直接就上来给你一棍到现在他的长相啊,他那种很凶的模样还印在我的脑海里,简直就是童年噩梦。 一方面,随着年龄的增长,开始对这个名字有了更多的认知。在班上?

其实大家也越来越成长,然后长大,然后你就会发现身边的有一些同学呀,就是会有一些嘲笑的目光啊。那时候小学的时候经常会有一些什么宣传那种防疫啊。

什么肺结核啊什么的,他们来发那种宣传手册,叫班上同学的名字,然后叫到我的名字的时候,他们就会挺顿啊,因为我那个名字也不是完全就叫招第两个字。

他那个招还是另外一个招,是招养的招,然后那个字又是一个多音字,然后他们就经常会叫错。

一叫错,班上的同学就会纠正,然后我就会很尴尬,就是那一次叫到我的名字的时候,我自己是脸立刻就红了的,然后再加上同学解释,然后更觉得有点抬不起头,就是无地自容。这种感觉心里会很敏感,就是别人念到这个名字的时候,我心里就会咯噔一下。

希望自己的存在感越低越好,希望被叫到名字的频次越低越好。

每次听别人的就是其他同学的名字,都很很正常啊,叫什么慧啊,什么玉呀?

什么家家啊,这种我觉得就是会对别人的名字啊,有一点点羡慕,要是我叫这样的名字叫好了。

上了初中之后啊,你认识的到了新同学也就更多,接触到的范围也就更广。

初一初二初三都会认识新同学。

上初中对我来说是一个特别就是对名字的自卑感特别强烈的一个阶段,老师会让同学点名啊什么的,然后叫到我的名字的时候我就会。

特别的尴尬,就那时候就是会因为这个名字特别自卑,而且初中的话大家都会有一些调皮的男同学嘛。

他们有时候就会拿我的名字调侃那同桌当时是一个特别调皮的男生,他就会很大声,无所顾忌的喊我的名字。

但是对我来说,我自己觉得这个名字就带着那样的偏见,然后被别人很大声的说出来,我那时候就会觉得挺没面子,挺尴尬的。

我,其实整个中学阶段我是很想改名的,但是因为那个时候我自己嗯,也是处在一个比较专注于学习的状态。

那我自己是没有办法意识,就是说我自己可以去呃哪里改名字,其实是在初中的时候,有一次他们过年回家呢,那我就提出来了。

就是说我想改名这个名字我不喜欢,就是会被人家嘲笑呀。

他们就是说改不了他们。 听那个村里面那个村干部说,安徽省的改名就是限制,特别难,你根本上嗯,不可能改掉的,花钱也改不掉。

我就觉得啊,这个名字难道就要这样跟随我一辈子吗?

云千因为名字总是被嘲笑,每次和父母说起呢,又不被重视,他对父母的不满愈加滋长,开始处处和父母对着干。

云千跟爸爸吵架的时候还说过,我要去法院告你这样的话,十八岁以后,他也间接拒绝爸爸给他买衣服。

上大学选专业,选学校,谈恋爱,找工作,人生中每一个重要的决定,他都不理会父母的意见。

在我大学的时候都自我介绍的时候,我会尽量的就是表现的轻松一点。每次自我介绍的时候,我就这么说。

啊,大家好,我叫招弟,没错,我确实招了一个弟弟啊,所以我是家里的福星,这样子,那我心里肯定还是记忆这个名字的。

就是我那时候是以为既然改不了,那我就试着接受吧,就试着尽量去忽略它吧,因为那个时候大学期间,然后就大家都是啊,青春活力,然后名字也都很好听,全国各地来的年轻人处在那种环境,就是有一种感觉,就是啊,你从一个山沟沟里来的土妞家里还重男轻女。

就是我记得我在同戏一个女生就是我们当时是在一个社交场合,然后就是我介绍我的名字的时候,他在我当面的时候就是嘲笑了我一下,对我来说是会觉得有一些自卑感吧。

那时候大学期间不是都会有交网友啊,其他外戏的同学啊,如果是通过网络认识,那别人问我叫什么名字说?

我,我一般不会说我那时候的那个真名的。

我一般只会说我父亲给我取的名字,就包括我那时候大学期间也谈过恋爱。

我当时的男朋友是我那个大学室友的高中同学,我的大学室友把他的那个那时候还是qq推给我。然后我还特地打招呼,就是说。

我要告诉他我的真名叫什么。 呃,面向陌生人,我是没办法直接,就是很自信,很坦然地去告诉别人我的名字的。

到了大学,云谦能够接触到更多的信息,也迈出了尝试改名的第一步,但他发现希望越大,失望也就越大。

就是大一的时候就开始自己去主动去了解一些了解更多的信息。

然后我就在网上查了一下,哦,就是有查到,就是公民有修改姓名的权利嘛。

然后是一个很热的夏天,然后自己穿着一个两拖鞋,就是拿了一张纸,把那个相关的一些法律条约提前收集好。

写了一份改名申请。

就一个人就是风风火火的,就是往我们镇上那个派出所赶过去了。

当时接待我前面的就是两位,就是在窗口的是两个女孩子。

我就说我想改名,我就跟他们说,公民有秀爱私密的权利啊什么的。然后我就在那里一本正经的念他。当他们当时就是听了还笑我。后来我就去找那个管理,我们那一块户籍的那个人,是一个中年男的,然后到他那个办公室。

他自己是在那里泡着茶,然后在那里喝茶,然后就是我就是跟他说了一下我的情况,他的态度就是很不屑,然后就是就很悠闲很懒散的这种状态,他就是说,你这个名字很正常呀,挺好听的呀,改名字的话很麻烦,就是先要上报到那个县里,县里再上报到市里特别的麻烦改不了。然后我就是把那个法律法规读给他听。

他也就很不屑一顾,拿出了自己的手机,然后跟我说他自己看的哪部小说里面,然后的女主也叫这个名字,然后就在那里一直找那个找那个小说。

我其实去的时候是做好了,觉得自己已经做好了万全的准备。国家有这样的明文规定,是可以改名字的公民享有更改姓名的权利。

我还写好了改名申请书,没想到到了派出所是这样一个情况,就是他们是一副很玩世不恭的状态,就是一副。

坐在那里喝闲茶,磕瓜子,那种状态,他才不管你有没有这个权利,他直接就告诉你改不了。

就这样,就是我看到他们那个态度之后,我就明白,就算我再来一百遍,也是不会有希望的。

那我就觉得这件事情应该是办不成了。 云前对老家政府的工作人员失去了信心,改名看起来希望渺茫。

大学毕业之后,云迁来到了杭州工作,这里的公司都会起花名,他庆幸自己有了新的方法来回避真名。

每次自我介绍的时候,只用介绍花名就可以了。

名字的困扰似乎暂时告一段落,但是落户杭州之后,峰回路转,他再次燃起了改名的希望,就是因为我来到杭州以后,是想把户口迁到这边来,然后在转户口的时候,我在派出所就是看到那个有人就是要改那个。嗯,年龄就是哎户口上的年龄。

然后我当时就问了一问了那个户口?

管户口的人呃,年龄可以改,那名字是不是也可以改。

然后他就说,你符合规定就改啊。我觉得他另一句话一下子燃起了我的希望,我回去立马就查,然后去查浙江省的改名条例。 我就是心里想,我肯定是符合规定的呀。

然后我就是把我自己,也就是像大一的时候写,改变身体一样,就是把我自己。 嗯,因为这个名字带来了种种困扰啊。种种。

成长过程中给我造成的一些心理阴影啊,自卑感啊,就写了一通,然后去派出所提交了这样一个改名申请录完户之后我就说,我就在家里,群里说我要改名字。

我说杭州这边是可以改我父母,他们当时不相信,然后他们就是觉得怎么可能改得了老家也改不了啊。杭州就例外嘛,杭州就能改得了嘛,他们就觉得改不了。

另外一方面,他们觉得你现在改名字会不会对你的那个呃,影响你的工作啊,影响你的那个?

毕业证啊,学位证啊什么的,就是会给自己带来很大的困扰和麻烦。

就是我妈每次就会说,她说这个名字没什么,你跟别人介绍的时候,你只要说其实我家不是重男轻女,跟他解释一通我就行了吗。

然后我就会觉得我没办法,就是每次还要反复的去跟别人家解释一遍,就是有一点欲盖弥彰的感觉。

而且我我就反问我妈,如果你就要着地,你是怎么样,你是怎么样一个态度?

那我后来就是态度很坚硬嘛,很很强硬嘛。我就是说,我一定要改掉。现在我是可以,我是成年人,我可以独立的做决定了。

就是你们以前就是忽视我,没有给我取好名字这一块,你们是市值的,然后现在我可以自己独立的去做。你们孩子来阻拦我的话。

我就会怨恨你们一辈子吗?

我这次去派出所的话还挺顺利的,就是我首先是把那个改名申请书,然后提交了。

给那个户籍人员,其实那个那个人就是给我办那个落户的那个人,我都去过好几次了,也认识他。

然后他看了大概一分钟我的那个改名申请吧。

他就把它放在那个旁边的那个文件那一堆文件上给了我一个回纸,然后就跟我说,呃,一周以内会有回复。

让我回去等。然后我当时心一想,啊,怎么这么顺利,因为对比我以前就是我连赶明申请书都没递上去过,大概是在两到三天以后,有一天早上我就接到电话就是。

那个女生打女的打来,然后她就说,就是说你那个改名申请被那个公安分局给拒了,他们就是说你这个不符合浙江省的改名条例。

就是也没有违背工序粮食物也没有什么谐音啊什么的,我是觉得我很符合,我觉得这个名字很伤我的感情啊。

然后就是在那里一直跟他理论理论了几分钟,然后想想也就是好像也没有。

办法,然后就先挂掉电话,挂完电话之后就挺失落的,后来想想还是有一些不甘心。

然后我就觉得,只要我是有理有据的,应该还是有希望的。

所以我后来又是去做了一番功课,我是有有去到那个派出所再去问了一次,就问那个派出所的人,然后我就说,我这个名字确实给我带来很大的自卑感啊什么的。 然后他说,你有什么证明材料吗,就比如说造成心理阴影啊,什么什么的。

你是需要一些证明材料?

然后我当时就想,如果我有的话是不是就可以,他当他当时是说可以的。然后我就是从派出所出来之后,我就立刻跑去了医院。

就是想挂一个那个精神科,看看那个医生能不能给我开一个这样的证明材料,去了那个医院之后,就是排了好几个小时的队,然后去挂那个号。

到我的时候,我就是刚坐下就是我是说我叫什么名字?

我这个名字给我带来了很大困扰,然后从小因为这个名字很自卑,然后总是被人嘲笑,然后现在在喷锁,要改名,他们要有证明,就是说这个名字确实给你带来了那个心理阴影啊,什么什么的。

然后我是问,能不能给我开一个这样的证明,然后那个医生就是一只手拿着我的医保卡过去刷,一边悠悠的来了一句,你不觉得你有点小题大做了吗,我就一蒙,真的是我小弟大做的吗?

我就这样想,我说,我确实因为这个名字带来很多困扰啊,而且只要给我开了一个证明,我就能改呀。

为什么不可以给我看。然后他就说,不可能甩给了我一个那个什么心理咨询的名片,全程加起来就没有超过十分钟。然后我就从那个他那个办公室走出来了。

这个时候我就是站在那个医院,那是三楼在那个走廊上,然后看着那些楼下人来人往的人群。

然后我就想,这次真的要认命了吗。

有时候我会去搜微博上一些叫这样子名字的呃,女孩子。

然后我会看到一些呃,他们对这个名字的评价呀或者什么的。 我其中是看到过一个博主,他当时就是表达这样一个意思,就是他很厌恶那些重大心理的家庭。同时呢,他也厌恶那些还叫着这样名字的女孩子。如果是小时候自己不懂事。

不去改这个,还情有可原。

就是自己长大成人之后,还允许这样的名字跟随着自己,他会觉得那是一种呃,逆来顺受,不懂得为自己争取的一个一个表现。

我当时就是处在一个改名失败的一个过程中嘛。

我看了那段话之后,我当时就是会有一些就很触动。 嗯,眼泪就是都流向,呃,就是很触动。

就是我会觉得自己一定,这次只要有1%的机会,我都要为自己认真的去争取一次。

就不管怎么样,我都要努力去尝试一次我就又去找啊,我就是在那个什么知乎啊,还有那些。

改名的那些案例里面去找方法,首先是去打那个12315嘛去去去市场热线啊,就看看他们能不能帮我解决,然后打了十几通吧,接到过呃,两个不同的人的电话,然后他们都是劝我不要改。

就包括我当时查查到的一个方法是,就是如果所有的这些走不通,那我就去请个律师。

然后直接去呃发律师函,因为我看到有人是这么做的,律师哈发过去之后,然后公安局就同意他改了。

除了打135之外,我还写了那个投诉信,信访举报的那个网络信箱,还有区长的信箱。然后我都发了这样的投诉信。

然后投诉他们行政部作为拒绝一个公民的合法权利。

然后就把那个条例搬出来啊,然后一条一条的铝啊,就是我写了一堆,大概有一千五到二千字左右吧。

连续输到了两封投诉信之后,都是图斯特他们到他们那里的嘛。

然后他们后来就给我打了电话,就说科长要跟我聊一聊,我还跟父母也在群里面实时的汇报进展。

然后他们就跟我说,态度要好一点,不要得罪别人。

当时是呃,一个下午就是听说那个科长要跟我聊一聊,然后下午特地还。

请了个假,我早提前到了一个小时,然后就在那个附近。

嗯,一个小店吃了一个炸酱面,然后吃完,然后等了一个小时,然后去了那个信访的那个办公室。

然后有一个那个大姐就是穿着一个制服的大姐接待我,然后他就是就是手里就拿着两份我我之前去那在那个信访网站上投的那个信访的那个信。

有一点无奈的口吻,就是跟跟旁边的同事说,就是一封还不够,还连续投了两封。

随后,他就带我去了另外一个那个信访的窗口,然后就是那个科长在窗口的另一边接待我。

他就是看了一下我手里的那个信吧,然后还有改名的申请之类的东西。

他首先就是一开始来,就是问了我一些基础的情况,他又跟我说就是他,他觉得这个名字没什么,然后也没有影响我现在的发展呀什么的,他觉得还挺好的呀。

然后我就是跟他说了一堆。

我从小到大,因为这个名字遭遇的种种歧视啊,或者是说心理上的阴影啊什么的主要就是我,我觉得主要就是我说完这一通之后表现的比较坚定,决绝。然后我还说补充了一句,就是说我一定会争取到底的,就是这次让我不改,我还有其他办法,然后一定要坚持改完为为底。

然后我还说我不改完这个名字,我觉得我都没办法开启新的人生。

然后我说,我以后还要在杭州买房啊,我还没有学驾照啊。

我以后要改的话会更麻烦,然后后来他就是嗯,同意我感。然后他那个人就是也是很温和,然后很耐心的在听我说这些事情。

而且他耐心地跟我解释了一下。

讲完这些之后,他说他,他说你可以改,就是要提交一些相关的资料。然后说完这些之后,他就跟我解释了一下。

为什么就是国家这么啊,管控改名全程加起来,应该是有半个小时左右吧。其实时间也不是很长。

后来就让我回去了,然后我记得我就是出来之后特别的开心。

走出那个信访办公室的时候就觉得啊,真的是阳光,阳光普照,就是眼睛里都冒星星,然后就觉得自己啊。人生迎来了一个高光时刻。

就是那种感觉,就是你像高考完解放一样,或者是你终于取得了一个历经千辛万苦,取得了一个特别大的成就,就是特别满足。 经过了几个月的反复失败和反复尝试,云迁终于改掉了困扰他二十年的名字。

他按照要求提交了一些材料,之后,不到一周时间,他就领到了带有新名字的身份证儿,他觉得自己终于拥有了一个和别人站在同一起跑线上的平等的名字。 我拿到我的新身份证的时候,我真的是。

觉得自己真的重获新生的感觉,然后我就拍了一张照片发到我家群里,然后我父母就是很开心,就是恭喜我,然后我那段时间就是觉得自己真的是迎来了一个新的人生,就是这样一种感觉,我就觉得二十多年的一个心结,他一直是对我来说是一个困扰,那我终于解开了,当时是我也是嗯,查了很多的资料,其实突然有了。

自己给自己取名的权利,其实我是有一点无所适从,因为我以前一直都有想好,呃,我要叫什么,然后之所以叫这个名字啊,首先是因为我们家都是单字,我哥,还有我弟都是单名嘛。那我联想,我就是也取一个单名码,然后签的意思就是他字面的意思就是草木旺盛,欣欣向荣,这样子有生命力,这样子一种象征。

对我来说,我就是希望我自己是一个呃,有生命力的人,我现在就是。

就是很开放的状态,就是我跟别人说起我以前的名字,那我现在是蛮完全没有这个负担了,那已经是过去式了。

有时候我还会跟主动跟别人就是熟悉的朋友,我会主动跟他们说起我名字的故事,就是改完这个名字之后,我并没有,就是可以需要隐瞒我以前叫什么。 改完名之后,云倩更加释然了,他能够理解奶奶作为一个没有文化的农村老人,给自己取了那样的名字。

也开始体谅父母。为了三个孩子外出打工的艰辛和不易。

云倩发现父母比想象中要更爱自己。

去年,父母还补贴了他一笔钱,资助他在杭州买了房子,他也更频繁地给家里打电话,回家看望父母。

云千把自己的改名经历发到了网上,像曾经接受过的帮助一样,他的改名经历也帮到了更多的人。

有很多人在参考了他的经历之后,也成功改名向他发来长长的感谢信。

也有经历过同样遭遇的女性向她诉说自己遭受过的重男轻女的对待以及名字的困扰。云浅由衷地为那些改名成功的女孩子感到开心。

并且跟他们说,祝你从此拥有崭新的人生。

你现在正在收听的是亲历者自述的声音。节目不是fm,我是主办者。 本期节目由张一周制作声音设计,孙泽宇?

感谢你的收听,咱们下期再见。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