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运记忆】30年前的《人在囧途》
gezhong2022-10-14  170



【春运记忆】30年前的《人在囧途》

你好,欢迎收听故事。fm,我是艾哲一个收集故事的人。

在这里,我们用你的声音讲述你的故事。 每周135,咱们不见不散,拜拜,拜拜,拜拜。

欢迎来到喜马拉雅和故事fm联合发起的我的春运独家记忆系列节目,说起有关春运的电影啊,我记得看过一部徐峥和王宝强主演的人在囧途。

两位在电影里是十足的倒霉回家之路,一波三折,意外连连,他们俩乘坐的交通工具也因为这些意外不断的变换,从飞机到火车,火车换巴士,最后甚至搭上了拖拉机电影,虽然不仅有些艺术加工啊。

但我想,这其中所表现出来的返乡不容易,正是大多数中国人记忆中的春运。

那么下面的这个故事,正是一个发生在整整三十年前由诸多巧合组成的人在囧途的故事。 我叫东东,今年49岁。

我现在生活在江苏常州,是一家单位的管理人员。

那是1991年的春运,到现在已经整整三十年了。

那一年,我十九岁,正在武汉的一所大学念书。

二月份吧,放寒假了,我要回我的家乡金湖去过春节。

东东的家乡金湖位于江苏省的中部,距离省会南京一百多公里。

他往年回家都要先从武汉搭轮船,顺江而下到南京,然后再坐长途汽车回家。 那为什么不坐火车呢?

你可能很难相信,当年武汉和南京之间还没有直达的火车,但这两个沿江的大城市之间有着非常发达的航运系统。

坐船要更方便,还有一个原因,就是轮船的环境比较好。

船上有阅览室,也有录像厅,不管你是喜欢安静的,还是喜欢热闹的。

呃,都能有休闲的地方,最重要的地方是船上还能够看风景,一路有几十个小时,可以在船上看日出日落,红红的太阳升起来,红红的太阳落下去,还有成群的那种江鸥。

一路跟在轮船后面飞呀飞呀叫呀叫呀的,运气好的时候还能看到江豚黑色的一对一对的在江面上跳起落下,跳起落下,真是漂亮。

我记得那天应该是半夜吧。十一二点左右,我坐上了江汉某某号轮船。

那天上船以后,我跟我们同校的几个江苏老乡。

在船委聊了一会儿天,然后就在各自的铺位上睡觉了。

第二天早上大概是六七点钟的时候,迷迷糊糊去上厕所。

厕所的那小边石是那种长条形的水槽。

我正站在那个小片子的台阶上,突然感觉到人要往后倒,就跌落在那个地板上,后退了好几步才站稳。

觉得很奇怪,这个传一项很稳的,今天为什么这么颠簸啊。 后来想一想,哎呀,可能是昨天晚上赶船赶得太累了吧?

哎,头昏腿软了。上了厕所以后,我又到铺上去躺了一会儿,突然听到人声嘈杂的,就起床一看,哎哟。前后甲板上,禅弦上站满了人,都往江面上面看缠的四周吧,那个黄水翻滚,发动机轰鸣,就是船的位置不动,原来是船搁浅的那个轮船挣扎了半天还是走不了,最后只好熄火,任命等到中午十二点左右。

有一个托人开过来,那我们的传递就在拖轮的拖带下才算解脱了,重新恢复了行程。

到了第三天中午,大概是十二点多钟踩到南京的码头,南京的码头我记得叫四号码头考兰比预定的时间晚了六个多小时。

当天从南京长途汽车站出发的回乡大巴,最晚一般是三点钟咚咚,一看手表还剩下不到两个多小时了,他得赶紧赶过去买票。 春运期间的公共交通总是要比平时挤上好几倍。

东东被这个大包好不容易挤上一辆公交,没想到车刚开出去没两站,砰的一声爆胎了就爆胎了,砰的一声,停在那儿不动了。

车门一打开,全部乘客都下车了,当时在那个半路上,左等也没车来右等也没车来,我就跟我的一个老乡商量说,算了吧,一车要是来的话,可能更加急了。

我们还是干脆就跑步去那个长途汽车站吧。 可是当时估计失误。

那离离长途技术站海也很远的,最少有十来站。

我们两个人背着大包,虚转虚虚的,大概连跑带走,将近一个小时才到了南京的中央门长途汽车站。

那个时候已经过了两点钟了,买票的队五排得非常长,正当咚咚焦急的盘算着能不能赶上末班车的时候,迎面走过来一个老乡。

垂头丧气的对董东说,你别排了,今天的票已经卖光了。 我一下就慌了神,站在那儿迟疑了半分钟。

然后决定到汽车出站口去拦车,在汽车出站口,等到下午三点钟,看到我老家的车出来了,我赶快跑上去拍车门,但是驾驶员冲我摇摇头,因为当时比较堵嘛,车速比较慢,我就跟着跑,不停地拍车门。

驾驶员不耐烦了,就问我,你怎么不买票啊?

我说,我去买了没有票了。

驾驶员说,谁说的有票的,你不买票,现在不好让你上车子开出站就不能开门上课了。

后来车子越快,越快就开远了,我也追不上了。 一个人无助地站在路边纠结了几分钟。这时我想到了我的父亲。

我父亲是老家一家单位的司机,有时会开车到省城来办事儿。

我决定打一个电话,到我父亲单位的门位上,问问我父亲今天有没有到南京来,找了一个公用电话亭。

当时公用电话亭都是有人看着的仙娇押金后打电话,因为当时长途电话费很贵,生怕有人打完了不付钱,电话打通了。门卫告诉我,父亲没有到南京来,而且现在不在单位,没法跟我父亲通话。

当时我应该就此死心,放下电话就去买一张第二天的车票就好了。

偏偏我一念之差,做了一个让我后悔了好久的决定,请蒙卫师傅教我的父亲晚上等我的电话,我还是希望能跟父亲联系上。

第二天心虚由孙风车能够打在九十年代啊,家庭电话还是比较罕见的,所以人们想要及时沟通一件什么事儿非常不容易。 晚上七点钟,东东满怀期待地去公用电话厅打电话。

却发现电话亭已经关门儿了,他怕父亲接不上自己的电话会着急,于是辗转找到了另外一个可以打长途电话的地方。

晚上八点才终于和父亲通上了话。

这时候他得知第二天单位会有一辆车到南京办事儿,回城的时候可以烧上他,让他耐心等。 从我离开学校那天算起,在第四天的早上,我早早就来到了父亲给我约定的地方了。 等车一刻也不敢离开那个地方,盯着路面看,连厕所都不敢上。

中算上了我父亲单位的车,哎呀,看到那个车子开过来呀,菜店就哭了。

他们一共来了三个人,司机待对领导,还有一个带领领导的助手。

下午三四点钟事情就办完了。

带队领导的助手在南京有亲戚,他提出到他的亲戚家去吃个晚饭,在这他也顺便去看看他亲戚。

领导同意了,晚饭很风顺,是我几天以来吃的唯一的一顿正餐。

我记得除了司机之外,我们几个人每人都喝了点白酒,然后撑着酒后的兴奋镜就上路返程了。

过了长江大桥,来到了江北。 我想着,哎呀,晚上就可以到家了,很开心。我掏出了一盒时代,放到车子的录音机里,放了起来。

是小虎队的专辑,名字叫洪蜻蜓,其他人都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我在愉快的听着歌,一首歌还没有听完我们的车突然来了一个急刹车,随后听到砰的一声,我们的车玻璃碎了,我们全吓坏了。赶紧下车一看,我们车子停在一个十字路口。

车前面倒着一辆自行车。

地上躺着一个人,心想坏了,撞死人了。

带队领导走在最前面,要去看看那个人伤得怎么样,谁知道还没有走到他跟前,那个人就站起来了,顺手就给了我们领导一击耳光说,你们闯红灯,我们的司机说,我们闯红灯,是你闯红灯正在那儿争吵呢。被撞的那个人。

他的几个骑自行车的同事也过来了,几个人都是那种绑大腰圆的。

又要动车打我们是随后还是我们领导冷静,他说,不要吵了,不要吵了,就算我们闯红灯吧。

你人受伤了没有,活动了几下。巾帼说算你们运气好,好像没受伤,就是屁股有点疼。他又说,我包里有几十个皮蛋被你们撞坏了。

你们要赔钱。这时我们才看到我们的车子隐形盖上扔着一个布包,原来这个人是附近厂里的工人。

快过年了,厂里发福利。

发了几十个皮蛋,他用布包装着挂在自行车龙头上撞车的时候,巧不巧布包飞了出来,正好砸在我们车子的前挡风玻璃上。

既然把挡风玻璃砸碎了,领导问那个人,你要我们赔多少钱?

那个人说,至少三百块。

领导二话没说,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大钱,数了三十张递给了他。

然后低声对我们说了一声,快上车,快走,我们赶快上车,司机叫油门,赶快逃离那个是非之地。

车子开了以后,我就一个人在那儿想,这个皮蛋到底有多硬呢?

车玻璃怎么这么不结实,回过头来想跟他们探讨一下,一看他们全都板着脸,垂头丧气的开车撞了人,司机总是内疚的。

领导挨了别人一击,耳光也很生气,领导的注册可能也在懊恼,要是不到亲戚家吃顿饭,可能就不会发生这样的事儿。我一看这个气氛。

也不敢说话了。

车子开了几分钟,突然领导大叫了一声,不行,车子不能开会去这个样子,开回去往单位里一停,明天单位里人看到了,肯定以为我们在哪儿撞死了人,逃回去的。

修好了才能回去。

那个车是黎明牌的吉普车生产厂家在宜征,离南京也不远。

当晚把车子开到了一阵宜珍成立无灯瞎火的我们有人生地不熟,绕着宜镇汽车厂钻了两三圈,才找到一个小旅馆租下来。

第二天早上等到汽车厂上班,把车子送过去换玻璃,夏威廉点多钟,车子修好了,我们几个人是归心事件,午饭也没吃,一分钟都没耽搁。

就开车回去了,到家的时候母亲已经烧好了晚饭,看着满桌的饭菜,我是激动的,热泪盈眶,正常只要一天多的形成,那一年,我是真正花了四天。

这是我大学四年里回家最艰难的一次。

现在看起来,这件事情好像是有诸多巧合组成的一个有趣的故事。

但是,在当年,确实使我深深的感受到在外的游子回家的不容易。

这三十年来,随着我们国家经济的发展,交通条件越来越好,这样的故事应该是越来越少了。

就比如我在毕业十年回某校聚会的时候,我是做的长途的卧铺大巴,十个小时到武汉毕业二十周年聚会的时候,我坐的是高铁。

四个多小时就到了长江上面,现在只开行游轮了,长途科伦在十几年前就全面停航了。

你现在正在收听的是亲历者次数的声音。节目故事fm,我是主播艾哲,本期节目由野捕制作声音设计,彭寒路上解闷,就听喜马拉雅上喜马拉雅搜索解闷。

让我们的声音陪你一起回家,记得牵洗手戴口罩,让我们共同防疫平安出行。

转载请注明原文地址: https://gezhong.vip/read-1088.html
00

最新回复(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