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困缅北监狱的45天
gezhong2022-11-17  52

如果真要关上 30 年,我至少得身心健康地活到那个时候。 故事FM ❜ 第 482 期 在周一的《缅甸边境故事·上集》里,我们的讲述者子南跟大家分享了自己如何误入缅甸边境的来龙去脉,节目的最后,说到他因为手机里保存了自己当兵时候的照片,被缅甸的情报官审问了一晚。 原以为证明自己只是普通的中国志愿者以后,可以立刻被释放回国。结果没想到,子南却和老沐还有小王被送往了缅北的一所警察局,等候最终的处置。 /Staff/ 讲述者 | 子南 主播 | @寇爱哲 制作人 | 也卜 声音设计 | 桑泉 文字整理 | 也卜 小波 校对 | 乔正禹 猫七秒 运营 | 翌辰 雨露 /BGM List/ 01. StoryFM Main Theme - 彭寒 (片头曲) 02. 被镂空的意外 - 桑泉 03. 花海 - 桑泉

被困缅北监狱的45天

你好,欢迎收听故事fm,我晒折一个收集故事的人,在这里,我们用你的声音讲述你的故事。

每周一,三五咱们不见不散。

在周一的缅甸边境故事上集里面,我们的讲述者子南跟大家分享了自己如何误入缅甸边境的来龙去脉。

节目的最后说到他因为手机里保存了自己当兵时候的照片,被缅甸的情报官审问了一晚上。 原以为证明自己只是普通的中国志愿者,以后就可以立刻释放回国。

结果没有想到自男却和老穆还有小王被送到了缅北的一所警察局,等候最终的处置。 就我从我被抓以后,那个手机就不在我手上了嘛,被他们拿着。

但是我一切的最惊险的东西都是在那个手机里边,我的军装照片,我同盟军阵地的照片,然后警察局长就隔三差五的来问我,比如说今天过来一次,说你手机密码是多少。

然后明天又过来说您带没带充电线什么的,我总觉得他就是一颗定时炸弹啊。如果有一天,如果上了真上了法庭,或者是军事法庭或什么法庭。

它就是证据,它可能是一个能定我罪的东西,我就一直在第提就是惦念的这个事情啊。

然后因为缅甸,因为在缅甸上厕所是没有手指的啊,是要有水的,是每个宿舍旁边都一桶水或者一个水龙头。

都是用手去擦完了再去洗干净,而我们牢笼里边那个厕所是坏的那个水,所以我们每次大号的时候,他们也对我们很好,就是让我们去那个警察局长的那个办公室里边去去用头两天我去的时候发现我那个背包就在办公室局长那个那个办公室局长办公室的那角落里面。

我觉得我考虑了两天时间,我觉得这事儿我得要冒险试一下,否则的话,他太就哪怕,就让我心里想这个事儿,我就觉得每天都很痛苦。

结果有一天我去的时候确定后边没有人跟着我。

一进到办公室,我就一下就冲到他那个角落里边,打开那个背包,拿出我的手机,我都不知道他有没有电啊,也不知道他开没开机,一看关机了,然后就他就开始开机,然后结果就你就那几秒钟,那真的是难熬啊,你就眼看着那苹果标蹦出来,然后最后打开界面。

赶紧打开界面,翻开相册,然后找到照片删掉,然后最后再从垃圾站里边删掉,关上拉好放进去一气呵成,我觉得我心里边这款石头是钻用,终于放下了。

可能也就三十秒的时间啊。

但是那三十秒也是很漫长,太漫长了。

其实我们三个人心里边都很焦虑和害怕,但是谁都不敢哭。

我因为我们特别知道有一个人哭的话,我们三个人都晚了,所以我们用唱歌,我们用聊天,我们用开玩笑的方式去让自己忽视这个东西,然后等到第七天的时候。

警察局长过来用特别踮脚的英文跟我们交流,就说你们可以有走了。

当时我们特别确信地认为是我们可以回中国了。

呃,非常的兴奋。然后一边是一边收拾的东西,一边唱着歌,应该是一首戏曲吧,就是今日共饮庆功酒来日方长醉不休等等。 后来我们很兴奋的,然后跟他们上了这个皮卡车,然后他们还特地拐到了一个商店里。

然后给我们买了一人,买了一双拖人字拖拖鞋,就在皮卡车上,一边唱着歌一边聊天啊。就期待着回国的时候,皮卡车突然转向到了一个大门的门口。

这个时候,我们三个人坐在皮卡斗里都愣住了。老穆说了一句说,这是不是监狱啊。

然后等他说完的那一刻,我再一看这个大门门墙特别的高上没有铁丝网,还有一些吊是港哨的雕炉。

我想完了,呃,真是监狱。

然后那一刻就一下心情从极度的喜悦,然后跟坐过山车一样就跌入到了谷底。

当时我就想问,干一件事情就是我下车之后马上用英语问押解我们的警察,至少要告诉我们犯了什么罪,判了多少年吧。但是警察一样的说,我们不知道。

进去之后我整个人就反正很悲观哦,就是你觉得你踏入这个大门之后,你也不知道多久才能出来玩什么信息都没有。 当时我们三个人是穿着人字拖然后系的,这个缅甸的笼基就像裙子一样,在缅甸男女都是系那个穿着这个吊带背心儿啊,就完全是跟当地人一样的装扮。

进去之后就会经过层层的这种铁门好几层,然后看到那些穿着蓝衣服的这种球服的,他的球服也是那种笼积的,上面是半袖,下边是裙子,有人在干活,有人在,然后还有人手上盖着铁链子,脚上戴着铁链子。

然后后来我们知道那样的是重型犯,可能是杀过人的,反正脑子里面在整个进入的办理交集手续进入到我们那个那个单独的那个牢房的时候,脑子里边一直就想象着就之前呃,我喜欢的那个摄影师吕楠拍过一个缅北监狱的一个专辑画册,他里边给我感觉到缅北监狱就是一个比较没有规则,没有完善的法律的一个地方。

里边的犯人很多都是吸毒贩毒的,甚至有的妇女贩毒的妇女,吸毒妇女会带着自己的孩子,孩子也有读音,都会把海洛因给他们为若哭的话给他们喂食。海洛因啊,我就从来没有想到。

我自己能够有一天进入到这个画册的这个情境之中,去这个图片级的情景之中去,从来没有想象过。

进入到院子的时候已经刚刚过了晚饭点儿啊。他们的晚饭是两只塑料桶,就是我们平常看到的那个装油漆的那种塑料桶,一个桶里边儿装饭,米饭,一个桶里边儿装菜。

然后我我印象中第一次见到这个饭,我是真的吃不下去。

那个那个白米饭不是像我们平常吃的那种精米,很粗糙,而且里边都有石头籽。

啊,他看着很不干净,然后菜呢,就是他们叫咖咖喱豆咖喱豆,但其实我的理解就是一种老黄豆。

然后煮成这种壶的这种形状,然后叫到饭上去吃第一碗。我是真的吃不下,但这个时候就出现了我遇到的第一个中国人,在监狱里面就是这老朱啊。他大概五十多岁,六十岁左右的样子。

听他的口音是河北人,他给我说的第一句话就是。

是小伙子出门在外保命要紧啊。你不想吃要吃,我就是听了自己一句话,然后我就硬吃下去了。 紫楠,他们被带到了一个单独的小院儿里。

这里有两排监视关押的都是年纪比较大的犯人,每个小尖儿大概只有五六平方米,要住下他们三个人。

不过后来自然才知道正常的话。其实每个小家要关七八个人,对他们已经是优待了。 监视的房顶上,是一盏24小时不熄灭的日光灯。

再加上缅甸潮湿的天气,爬虫们格外的活跃,一到晚上他们就老喜欢往身上爬。

不过这些还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这里是监狱。

我们到监狱里前一周的时候,其实是睡不着觉的,非常难受,因为你总处在这种有希望,没希望有希望没希望的人这种境地。你进入到这个牢房的时候,你环视他。

他上面墙上会写了很多的,就比之前住过犯人的涂鸦啊。你看有这种太极八卦图图,还有英文就那种特别哲学那种那种slogo的那种,每个人都自己总结了一句话。

你会想啊,也许这个房间就是我未来230年要呆的地方,所以那种感觉是很难受的。

你,如果你,你还抱有希望,你还去不接受他的话是,晚上是根本睡觉非常困难的子南,他们每天只有两次,一共四个小时的放风事件。

可以到中间的草坪上活动一下。

这个时间让紫楠有机会认识了关押在这里的其他中国犯人,比如那个告诉他保命要紧的老猪,所以我到了这个缅北的监狱里边,能遇到了一个从我祖籍家乡地来的中国籍犯人。我觉得当时很亲切,其实在我心理上给我安慰了不少。

后来我慢慢了解到他是为什么在这儿做监做监狱的。 他是贩毒他来缅甸,来这个买购买这个海露音,然后运回到河北去卖他。就当时他说他在贩毒之前。

他已经研究了很多的影视资料啊,纪录片呢,节目的这种档案啊啊,怎么去运运动啊,怎么去被发现呀。他说,他都有一套自己的总结的方法。

比如说他携带毒品,就是从边境运回到内六的时候,他们有个原则是毒品绝对不会带在自己身上的啊。他们可能会就像我去云南边境的坐那种大巴车。

他们会把这个毒品藏在别人的枕头里边,然后放在别人的行李箱里,然后等到了昆明以后再。

找机会拿出来。

有一次就是他把毒品他跟我说的,他经历的贝史法发现了,被边防的武警吻出来了,觉得有可能那个塑料袋破了一些,但是武警遇到这种情况也也没有办法。就其实吴京也知道,肯定不是这个枕头主人的,因为毒贩都不会放在自己身上,但是他就损失了,那批货物已经干过七次了,前六次都没有被发现。

然后第七次的时候是被缅甸的警方在缅甸境内抓住了。

他当时说身上带了三公斤的图片啊,但是当时缅甸警察就所以说那边的法律很宽松,没有规则,当场是让他打电话给家里啊,就给他手机打电话。

然后他给他亲弟弟打电话了。

嗯,带着钱过来啊。疏通关系最后判决书上写的是应该是几十课吧,还是十几课被判了十六年,但是在如果在中国境内被抓的话,那它就是墙壁了。

他已经坐牢了两年了。

但是因为在缅甸第一,就他们有他们的历历法。

第二呢,在缅甸时经常会有这种大蛇啊,比如说多少岁的老人呢,或者是你符合什么样的情况就可以减刑。

所以他可能实际上也许他跟我说是呃,可能做个十年了就能出来,乍看起来,其实跟我在老家回老家的时候看的老头一模一样啊。但是他跟你聊这毒品的时候,你再发现哦,它是跟普通人是不一样的想法的。 你比如说我曾经问过他一个问题,我说。

等你出去了,你会干嘛?

他很认真地思考了一会儿,就跟我说说,嗯,出去以后不能再翻海录音了。

我打算做冰毒病毒,不用再来进货了。我可以租个租个厂房,怎么用电,然后从哪里囊到原材料,自己去合成像。作为一个中国人,又作为一个北方的中国人,在那么一个异国他乡的监狱里边。

他有自己的生存的智慧。

他很聪明,他爱思考啊。他很琢磨他虽然和我关系很近,我们有很多共同的这种话题。我们聊,比如河北啊,吃什么呀。

老家怎么样,但他还和我保持这种?

微妙的间隙和间隔,我记得我们俩就老聊,就说我们打赌是谁先出去啊。

呃,因为如果我被判的话,他们当时说的是介入到这种战争之中啊。反政府武装之中的话,有可能是面临三十年的星期。 我们俩就经常打赌开始,先出去。

当我最后一天要出去的时候,我问了他,我说。

我说,我就要走了。

我说,你有没有画像呢?

给我说,让我帮你带给你的家人啊。我说,我可以帮你传话。

然后他在那儿特别反常的沉默了,得有五分钟,最后跟我说说,还是算了吧。 渐渐的啊,紫楠发现这个缅北监狱和自己想象你的混乱无序,完全不沾边儿。

每天的生活还挺井然有序的,连犯人劳动的项目都是在空地上种菜。

而他更没有想到的是,自己当时遇到的第一个困难竟然是恶和禅。

我们用当时是在边境上那个华裔的警察啊,给我们了二百块钱,相当于人民币二百块钱的免币。

在监狱买了一人一条毛巾,一人一个肥皂,一人一个新的跨来变心儿。

这就是我们所有的东西了。 在因为缅甸的缅北的监狱是只要你有钱。

你可以买到很多东西,咖啡呀小吃啊,甚至你可以买菜,他每周三你可以列个单子给预警,然后他们去采购,完了给你,然后你可以用个瓶子装上油和盐调料,然后给食堂。

你就可以开小灶,甚至有中国人在里边卖饺子做生意,反正他的管理还是很规范的,因为预警也不希望你闹实情,他会让一个犯人的头子,一个缅甸人来来负责所有犯人的事物的对接,大家都是守规矩的。

给我印象比较深的就是我们。

特别的馋,我印象中有个预警,他的腿是假腿。

后来我们应该得知他是在战争中踩了地雷,然后可能也许退五之后就安排成了警察。

然后他在当时他那个他们那个帐篷下边儿就预警呆那个帐篷下边儿吃那块蛋糕,然后没把那个剩下的一块儿一小块儿蛋糕,然后就挂在那个梁上。本来想继续吃就灭了,蚂蚁就顺着那个凉就爬进去了。

里边儿都是那种小蚂蚁,他们就不想吃了,然后他们就给了我们。

然后所以我们和一些老爷子就围在一起,就把那个蚂蚁给去掉之后然后吃。我觉得特别香,因为我们没有钱,所以吃不了任何就是玉饭之外的任何的这种小吃。

所以我整个做监狱,大概四十多天的时间,我回来撑了一下,体重瘦了十六斤,导致了我们极度的馋,所以也导致了我回来。就这几年,我是有一种对食物的一个特别原始的依恋。

我记得有一次是要类似于中国的传媒节给我们,我们三个人,每个人发了两袋儿,这种速溶咖啡是那种泰国品牌的,就像雀巢三合一一样。但是不是雀巢,是泰国的一个牌子。

我们三枚,我说,我们三根儿,每个人拿那两袋儿咖啡,先看了一天。

这这个这个妄言欲穿的,但是谁都不敢吃。

因为就两单儿,然后第二,等到第二天的时候,老穆没忍住,他先冲了一一杯啊,所有人围着那一杯咖啡吻。

然后小心翼翼地喝完。然后我们也接着冲冲我喝了,然后还有另外一点儿。又过了两天,实在不想让把它再冲掉再合了,我们就把那点儿咖啡打开,让撒在米饭上拌着吃。

把它撒完了以后,我们又把这个包装纸袋给开磁瓶,然后用舌头。

把每一个角落这个边边角角都舔干净。

我当时就收集那些他们扔过的那些零食和饮料的瓶子和塑料袋儿,因为缅甸,它没有自己的勤工业,所以大部分的零食都是中国产的中国产。

我当时就一个想法,就是,如果有一天我回国了,如果有一天回国了,所有东西我一样买一箱。

我狂吃,我吃到吐,适应了监狱生活之后,精神上的空虚和对自己未来的绝望又重新向自然袭来。 紫楠说,当时他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

如果真的要惯上230年,他希望自己至少能身心健康。

于是自男每天坚持锻炼,坚持读书,因为第一每天都是非常好的空气和大太阳。

嗯,特别热热带的那种感觉。

而且你后来得知,牢房里边儿很多人孩子病。当我们得知这个消息之后,我们每天第一保持运动啊,每天都会在放风的时候去做俯卧撑啊,遛弯儿什么。

第二,我们就会用它那个很毒的那个太阳紫外线去消毒,全身的晒啊,脱了一副筛,包括脱了裤子筛。当时我们就想的是,不管我们能不能出去?

如有一天让我们出去了,我们要健康的走出,要活着走出去。据我们所知,听他们聊之前的人。

嗯,得了,病死在这里边儿是太正常了。

监狱里面有图书记书,看有中文书,因为有不少中国凡人,所以我们当时能接到一有六六的小说叫宝贝,还有毕淑敏的书。

那个环境之下,我觉得看书的心境是特别的,不一样的就是我感觉你的每一个触觉都很敏感,看六六的小说,然后想起我的母亲。

基本上也是泪流不止。

我,其实我在我在,我在回想从我高考,嗯,不听家人的话,然后到从部队退役,然后再到决定来云南。

我都是一直在做出这种出格和逃离的事情,只是这次逃得有点儿大了,很后悔没有跟一些人说过一些话。

没有跟父母表达过爱意,因为之前没有过这样说,24小时天天在大家在一起,什么东西都逃不过?

所以,一旦再加上一旦有这个情绪的波动,嗯,我和老穆是吵过一次架,但具体因,为什么已经想不起来了,反而就是产生了争执。你比如说他就说了一件事情。

吵架完了,在已经吵起来了,他就提到一个,他说他很讨厌我,他觉得我很自私。

他说,因为有一天我们在难民营学校里面的时候,我们都是有这种尿桶嘛,每天晚上就是企业的时候往里边儿尿尿用的。

然后有一次我们做做米饭的时候,我就用这个尿桶,我自己的尿桶去打了水,回来做了米。

我吃着吃着,突然发现这件事情了。 后来当时我就特别自我的我,就我以为这是个很有意思的事情。

我就告诉他们了,我觉得是个玩笑,当时是个很很好笑的事情,但是劳木因为他是穆斯林,很爱干净,他就说当时他就特别的恨我啊,觉得我特别的自私。他说,要不你就别告诉我啊,但能但是你非得要开这个玩笑告诉了我。

对那个时候我突然发现,哦,原来我想的一些事情和别人想的他的立场是不一样的啊。我应该考虑一下别人的感受。

但是炒关架以后我们和等和解了以后说开了以后发现我们就更加了解了对方自从关进监狱以后,他们就和外界断绝了联系。

不知道战争打到哪一步了,也不知道家人是否了解自己的情况,但事实上发现死男一行人失踪之后的第一时间,救援队就在尽全力把他们找回来。

对,当我们失踪了一天24小时之后反而报警了,然后包括联系到北京的家人之后包括报道了。

呃,外交部领事馆之后,其实是大家都一直在想办法去了解我们还有没有活着,然后有没有健康的活着。

有没有被虐待,关在哪里是他们头几天?

一直在努力确认的事情,但是在我们当时自己的情况来讲,我们是什么都不知道。

我们只是听见经常会有这种武装直升机飞过我们头顶,我甚至会幻想,我在那个监狱里面透着那个玻璃,就是那个炸冷窗,我在部队的那些战友是来救我们了啊。可能有一天直升机选厅在我们上空。

然后一听一个锁降绳下来,然后他们就出现了,因为我们是个单独的院落嘛。然后院落有一个门口。

每一次有外边的,比如工作人员,警察也好,还是是当地就是这个监狱里的行政人员。进来的时候。

我们总三个人都一起目视他在缓缓地向我们这边走过来,总期待着是在找我们的啊。但每一次都不是,所以我们后来就已经不再抱有希望。 但突然有一天,等到四十多天的时候,我们已经接受了要关230年了,我们三个人放风回来,在牢房里正在做烟菜啊,该倒的,倒该该该洗的洗。

有一个工作人员在门口到我们牢房门口说,用英文说,明天你们可以走了。我说,去哪里?

他说,去中国。

但是在那一刻,特别有意思的是,我们三个人没有任何的兴奋,当时的心态是什么,只要我们的脚没有踏上中国的土地。

我们已经经不起这样的折腾了。很平静,那个人走了以后我们继续做眼猜。

把当天的烟菜做好,第二天要吃,然后等到第二天确实来了一部分人啊,让我们收拾东西,然后我藏好了所有的这种食品的包装单儿。

但是不让带走,这里边还有个小插曲了。

我们三个人去到办公室办理手续,正在往大门口走的时候,我突然被预警叫住了,他让我回去。

在那一刻,我认为也许是我之前的身份被他们知道了。他们俩可以走,我要继续带他想,我要面临审判的等等。我们三个人都没说话,他们俩继续往外走。我往回走,互相看着一眼,不能算是生死离别吧。 但是,也许这一别也可能是二十年之后了。当时我的心里就是默念,一句话说也好。

至少他们可以走了。

很讽刺的是,我回去了之后,我是非常忐忑,我就坐在办公室里边儿等他们。他们进进出出一些人,后来又拿了一个表格说说你这个字没有签好。

你再前一遍。那一刻,是我最后一次经历整个过程中的这种过山车签完一遍以后,又把我送出去和他们汇合。 紫楠离开北京的时候还是冬天,等他回到国内,已经过去小半年了。

后来他才知道,家人一直在盼着他回来。他离开家以后的每一天,母亲都会在朋友圈儿分享一个版本的卡农。

那是子楠最喜欢的音乐。 其实刚从缅甸返回境内的时候。

你人是完全是蒙的,因为信息量太大了,所有人给你打电话,然后你突然发现,哦,这段时间原来是是这样,是他们在做这样的事情。哦,原来中国的家里面北京也好,中国也好。

这边原来是做了这样的事情,然后我就接到了出差去拍纪录片的那么一个任务去广西,所以那个时候的年纪就这样就特别容易忘却啊,就上一秒可能还悲伤下苗,可能就是高兴,所以我就直接没有回北京,甚至都没有回家就直接去。

广西出差拍摄了,拍摄了一周左右,然后才回到北京。回到家里。

当回到家里躺在床上的那一晚的时候,才真正的觉得原来这一切都结束了。 而且我们刚回到边境小镇的时候,确实我们去了特产店。

咖啡方面面,这个红茶缅甸产的那些在于建议中我们看到的那些东西一样,买了一箱,但好像吃起来没有那时候那么香啊。 2015年在缅甸爆发的那次武装冲突,最终在几番失败的和谈之后,果敢同盟军因为武力,不知放弃了对首府老街的控制,退回到了缅北的丛林里去。

从那儿以后,缅甸政府加强了对国感地区的规划和教育,在当地大力的推广缅宇,缅甸文化,希望国感人能尽快地形成对缅甸的国家认同。

但是和平好像不是那么容易就会到来,边境并不安稳,大秀冲突时有发生。

2021年的一月份,果敢同盟军的现任司令员彭德仁发表新年贺词,说他们在休养生息,一旦抓住机会,可能会再次进攻老街,夺回他们的家乡。

时过境迁,关于那场战争更多的秘密也许会永远的消失在云南边境那片茫茫的密林里。

但对于真正经历过他的人来说,战争的影响永不会消失。 我觉得对于咱们这些普通老百姓来讲,就是平稳的生活。

已经很不容易了,只是我们可能没有感觉而已,可能疫情,大家突然觉得,哦,原来好好的生活,正常的生活其实不是一个应该的事情,不管战争怎么打,不管各方势力怎么去纠缠决斗脚力受伤的就是老百姓啊,永远都是这些人,因为我这件事事情出了之后,学校的那个男民营,大家就跑了。

因为大家知道我们出事了以后他们担心会有后续的,这样的军队会有过来的。当我得知这个消息之后,我是很愧疚的。

就是因为我个人,我们个人的行为其实是影响到了很多人的生活,给他们造成了困扰。

所以我是很愧疚和负罪感,我就会觉得还是自己有点自私的。 如果让我再选择一次,我那年还会去做志愿者,我还会去到边境。

但是我会更认真地去做本职工作,我会规避一些风险,我会带来更大的帮助,给当地人给当地难民人生活的人们。

你现在正在收听的是亲历者自述的声音。节目故事fm,我是主播艾哲,本期节目由野补制作声音设计,桑泉。

感谢你的收听,咱们下期再见。

转载请注明原文地址: https://gezhong.vip/read-1222.html
00

最新回复(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