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ol.17 罗什啊罗什,你知不知道你这是在放电啊
gezhong2022-11-22  39

他眼里飘过一丝诧异: “要回汉地?还是回……天上?” 天上?我呆。 “你还真相信这个啊?” “不然, 为何你一汉人女子单身出现在沙漠之中? 为何你从未去过罽宾却知道如何建筑石窟寺? 为何你知道和阗麻射寺的来历? 为何你的见识比其他女子都来得深刻? 为何你会突然消失得无影无踪? 为何你再次回来时,容貌十年未变?” 这一堆的“为何”把我问得哑口无言。 早知道他口才了得, 我岂能辨得过他? 再问下去,我肯定要招供了。 看我束手无策的狼狈样, 他浅浅一笑,眼波清澈: “其实十年前罗什就有疑问了。你突然消失,又在十年后毫无变化地回来,罗什更坚定地相信,你是尊佛祖之意来的。” 世间安得双全法, 不负如来不负卿。

vol.17 罗什啊罗什,你知不知道你这是在放电啊

您现在收听到的是不负如来不负妻。

作者,小春演播波波小高制作小虫第十七集。

马车驶了很久,我揭开帘子,看是在向北走,路上经过一片片农田,离王城越来越远。

心下疑惑,有那么远,是建在乡下的客栈吗?

我们去确立。大四看出我的疑惑,他微微一笑,我现在主持确立大四,只是路上有些远。

李王城有四十里地确立大肆玄奘曾经讲经的赵侯李大四。 我在库车做过好几天考察的苏巴石库城。

对了,他是在那里做过主持,只是没有文献记载是哪一年。

我没料到居然是在他那么年轻的时候能赶到那里吃晚饭的。

许是又看到我神游四方,露出他所谓的傻样,它的效益更浓,想变摆几句对上他那如媚的笑,居然忘记要讲什么,只过白痴的看她的笑容。

十三岁时,他的笑已经很让人犯迷糊了,二十四岁时更加魅力四射,我不由将手遮住,眼睛挡住那让我莫名激动的射线。

诶,你的手有伤。

我碰到哎,罗什,你知不知道你这个样子在我们二十一世纪就放电呀。 我放下手,强迫自己无视他的电力转移话题啊,富沙蹄婆,现在还好吗?

提起自己的弟弟,她温润的微笑,他在禁卫军里任队长,王舅颇气中他,呵呵,我知道他从小就喜舞,不喜文。

喜欢打打杀杀的游戏,让他读书啊,每次都得办小兵办强盗,陪他闹腾老半天,想起这小家伙就不由自主的好笑。

现在的他也已经是二十一岁的大小伙子了,不知道他还记不记得我,毕竟我跟他只相处了三个月。

哦,对了,他成亲了吗?

未曾她每日戏弄花丛,也不曾见对哪家女子上心,父亲催促,便说,定要娶个古往今来独一无二的女子。

呵呵,条件还挺高的,谁叫人家小伙儿要家事,有家事要样貌,有样貌,我想见他一面,只是不知道我现在的样子会不会吓到他。

他笑,好像想起什么。

不会的,他一直相信你是仙女,一直相信你会回来。

那你能帮我安排一下吗?

那个小屁孩儿不知道,现在我还能不能认出他的模样来。

见他点头,我心情特好,已经见过你了,再见过他,我就可以离开啦。 本次穿越本来就不包括秋瓷来,只为看看他,然后揪个机会跟扶沙提脖见个面。

接下来就去班超的他甘蔗考察最后去长安。

我得时刻提醒自己,我是来工作的,我在这里只能呆不到一年的时间。

时间穿越表改了锂电池,性能更稳丁,但是却有寿命的限制,为了保证回去时能提供足够的动力,我必须在一年之内回去。

否则我就永远待在这里了。 他眼里飘过一丝诧异,要回汉地,还是回天上?

天上我呆,你还真相信这个呀。

不然为何一名汉人女子单身出现在沙漠之中,为何你从未去过吉宾,却知道如何建筑石窟寺。

为何你知道和天麻舍寺的来历,为何你的见识比其他女子都来得深刻,为何你会突然消失的无影无踪?

为何你再次回来时,容貌近十年未变,这一堆的为何把我问得哑口无言,早知道他口才了得,我岂能变得过他再问下去啊,我肯定要招供了。

看我束手无策的狼狈样,他浅浅一笑,眼波清澈。

其实十年前罗氏就有疑问了,你突然消失,又在十年后毫无变化的回来。

罗氏更坚定的相信,你是遵佛祖这一来的我,我我我,我掰不下去了。

那眼神看得我浑身不自在,赶紧打住,换个话题,你父亲现在如何?

他眼神突然黯淡下来,身体一直不好,许是思念我母亲,我记得齐婆后已离开了秋词,去了印度。

文献中并无他何时离去的记载,现在看来他已经去了。

我沉默,那个学者般儒雅,聪明,有一劫的鸠摩罗岩一直是爱着奇婆的吧。

在印度,他本来可以继承相位,却辞碧出家游学到秋词。

有记载称他娶棋婆,是因为棋婆看上他,甚至强迫他娶他。

但我认为,心如磐石的旧墨罗言,如果没有对棋婆动情,应该不会答应做秋词的国师从此在秋瓷定居下来,毕竟他在印度可是能得相位的,没有清新的女子,没有两个聪慧的儿子,他何苦留在异国他乡呢?

所以棋仆要出家时,他坚决不允许,直到齐婆绝食六日,才忍痛答应,看着妻子出家,从此家不再是有妻子的家。

他应该是痛的吧。

他自己也是个佛教徒,应该为有人愿意终身侍奉佛祖而开心。

可是为何淋到他自己爱的人就如此不舍呢。 我掀开帘子朝外看,马车走得很快,但因为车子性能好。

这种程度的颠簸也能接受一块块田地掠过远处能看见映在湛蓝天空下的天山,转头看见眼睛一直落在我身上的螺石。

想到鸠摩罗言不愿奇婆出家,却同意让七岁的儿子出家,恐怕不光是为了满足幼儿对母亲的眷恋。

也是为了让儿子伴在母亲身边,替他照顾他所爱的人吧。我在这样的沉思中,伴着马车的颠簸,眼皮越来越沉,这几天赶路真的挺累的,听到耳边一个暖暖的声音轻轻拂过。

爱情要睡便好好躺着。

我一眼倒下,昏昏沉沉中不知枕到了什么很软,一点也不磕,然后一头睡死了。

被他叫醒时,发现天已昏黄。

我们来到了规模如同城市一般的建筑群中,看到他脸又有些红,估计是我的睡相不雅,让他不好意思了。我本来还有点尴尬。

下了马车,看到眼前的建筑群时,马上忘了尴尬,是何物了?

我眼前的就是秋瓷历史上最有名的寺庙,确离大肆,始建于魏晋时期,是西域境内遗留下的最大的佛寺。

玄奘在大唐西域记中的翻译是赵狐狸大肆。

玄奘取经经过秋词时,是这座寺院的最昌盛期,佛色的建筑蔓延到铜场和东西两岸的斜坡和高山上。

他曾经在此奖金六十多天,留下的记载是二十一世纪研究这座寺庙的珍贵资料。 大四往北有一个维吾尔族的村子,据说就是女儿国的旧址。

是西游记里女儿国的原型,到底是不是没人知道了。

北面的山上还保留有几座残留的蝉窟,留有秋词,文字和佛教壁画。

据说佛像是后来被伊斯兰教众砸毁的,因为他们痛恨有形体的偶像崇拜,确立,大肆以同场合自然分出东西。四区现在的库车冲击为苏巴石,故城是库车,除了克兹尔千佛洞外最重要的丘兹遗址。

我在库车考察时去照呼离大寺,只能说是去苏巴石故城讲照护力。大四估计没点儿历史底子的都不知道是什么。

而实际上,苏巴石故城是指河西寺庙南投的一座小城,是为了这座超大的寺庙所建的附属城供来此礼服的人。食宿就在城内,也以塔寺为主,大大小小的塔看得人眼花缭乱。 我们现在就在苏巴石库城内。 他领着我走到了城里一座僻静的小院子。

打开门的是一个老者,我看着觉得眼熟,老者也盯了我半天。

然后我想起来了,是国师傅的老管家叫摩波,寻,是鸠摩罗岩从印度带来的侍者。

当老者终于记起我是谁的时候,不出我意料的,伸手指着我啊了半天。

罗石用梵语跟他讲话,他慢慢平静了下来,但还是满腹疑惑的带着我进屋有一个小小的院子,正中是个不大的三开间,两旁有两台街厢房。

跟大多数秋词的家宅一样,搭了葡萄架子,满院的鲜花正是葡萄成熟的季节,空气中一股清淡的香甜,屋子里装饰简单,床柜桌乙,没有一丝多余的物品,却是一尘不染,看上去非常清爽。

唯独两面靠墙的书柜摆满整墙的书,粗粗一看汉文。

范文,屠虎,罗文都有,有些书有点眼熟,这里是我读书的居所,见我扫视那两柜子书,说道,浮沙铁坡没兴趣,父亲便将家中藏书都给了我,你住这里吗?

我自有四种可住,这里不过是用来清净读书之处。

他脸上风轻云淡,眼睛却没看我,你放心住这里,摩伯寻夫妻会照顾你的起居。

他出去了一会儿,我在房里收拾东西,等他进来,看到他拿着瓶药酒和干净的棉花细纱布,我想自己包扎药酒,碰上破口处,疼得我呲牙咧嘴,默默在一旁看着的。他怪我太毛,手毛脚拉过我的手掌。

轻轻用棉花蘸着药酒擦拭手上的伤其实不重,倒是肘部磨得比较厉害。

我把袖子卷上,将红肿的伤口伸到他面前。

他看见我露出一段手臂时,愣了一下儿没有给我包扎,只是用复杂的目光在我手臂上游走。 我突然意识到,如今眼前的不再是那个身板单薄,稚气未脱的少年。

如今的她,可是与我同龄的成熟男子,我这样在古代人面前露出大姐儿胳膊,实在不合适。

我放下衣袖,告诉他,我自己来就可以了。

他没说话,突然一把抓住我的手臂,撩开袖子,拿起药酒擦拭。 他的动作其实并不温柔,可他严肃的神情竟然让我忘了喊疼。

只顾细细的凝视着他。

昏黄的油灯下,他狭长的侧脸被光线剪除,淡淡的一圈韵。

长长的睫毛微微自然上翘,高高的鼻子和紧抿的嘴唇,帅气的让人无法呼吸,跟他距离这么近,他身上传来淡淡的檀香味儿。

熏的人直发迷惑,只想再靠近一点点。

我突然觉得我得早点儿走,不然我会犯错误的。

而这样的错,别说老板肯定得劈死我,连我自己都不会原谅我自己。 魔伯循的妻子端着吃的进来了,把那暧昧的空气冲淡了许多。

看见我时,还是禁不住细细的打量。

我不知道罗石是用什么理由让他们相信我的再现,只好对着他扯个很没形象的笑。

后来问了罗石,他告诉我说,他说我是爱情的侄女儿,我笑死了,这个说法还真不过和尚不是不能打望雨吗?

刚想取消,他又忍住不说了,不然我还能想到什么更好的解释吗。 哦,对了,我上次离开的时候有个背包没带走。

你可还留着?

我有那么多的现代物品落在这儿了,包括我的素描本儿和考察笔记,那可是老板念叨的白色垃圾,不拿走啊后世发现的话。

想象一下一个头发花白的考古学家在仔细研究已经烂成一团的包裹,然后很困惑地发现上面一小块地方有几个字母竟然是现代的商标。 哎呀,寒啊,正在一云看到他点头,神色有些不自然奇怪,难不成他看上了我那背包?

那可是世界有名的旅游用品品牌,要不是经费都有研究,小组出唯一穷学生可买不起那么死贵的背包。

不过他再怎么喜欢我也不能送给他。 嗯,过几日给你带来。

我点了点头,再喝了口羊肉汤。

对了,我想参观确立大四,可以吗?他看着我吃东西,淡淡的点头,明日带你去,晚上睡在矮榻上。 古代当然没有席梦思。

不过我也已经习惯了睡硬板床,他说他不住这里,恐怕是为了让我安心。

我相信他其实是住这里的,因为一股淡淡的檀香味儿从被子从枕头从席子从这屋子里的四面八方向我袭来。

我在这股香味儿中沉沉的睡着了。 哈喽,大家好,我是波波。

玄奘,大唐西域记中对确立大四有记载,荒城北四十余里,接山阿隔一河水有二加兰,同名赵狐狸而东西相随,佛像装饰一跃,人工僧徒清斋成为秦立东苏巴石故城呢。整个故城的面积非常大。

颓横断臂,用黑白模式拍出的照片呀,特别有沧桑感。

在过程里,我还碰上了两个波澜美眉,相谈甚欢,只可惜我只去了西四。

东四呢,必须得从同场合上走。

河水太湍急,又没有桥,只能在河这边儿看着对岸。

那么今天我们还提到了扶莎提谱,富沙蹄婆呢,在史料中其实是提过一次的,就是鸠摩罗什的弟弟关于他的生平,没有任何确切的资料存留。

有一些佛教的资料里说,扶莎提婆在三岁时就生病去世了。 这也是七婆看破红尘出家的原因,但因为没有正式的记载,做得也不准确。

因为啊,在这篇小说里,作者写到得很。

多得有史可查,他大家以为扶沙提婆的部分也是真实的在这儿啊。特此声明一下小说里所有关于扶沙蹄婆都是作者杜撰的唯一出自证实史料的,只是有浮沙梯坡这个名字,以及他是鸠摩罗什的弟弟。

但我还是真的很喜欢扶莎提普这个角色,如果换在现代呀,扶沙提波可是迷倒万千少女少妇的蹄躺少年呀。

不过呢,在古代也很招人爱呀。

我呀,还是不剧透了,咱们还是慢慢的往后听。

转载请注明原文地址: https://gezhong.vip/read-1242.html
00

最新回复(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