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年我们在学校里扎过的疫苗。。。
gezhong2022-11-23  36

微信关注公众号“BOBO脱口秀”加关注,来跟我互动聊天哦~

那些年我们在学校里扎过的疫苗。。。

真正的脱口秀,其实并不是简单的说段子而已。哦,这个开学季呀,已经差不多儿过去了,上学对宝宝们都返校了吧,返校栽这东西大家都带好了吗?

直到返校都需要带什么东西吗?

一包儿妹写的作业,一颗勇敢的心,一句经得起摧残的身体,一张无所畏惧的脸,两只经得起批评的耳朵和一双空洞的眼神。 去吧,皮卡丘们。

寒假作业都补完了吗,阿p卡丘门,我记得我小学时候啊,我和我同桌儿雪姨嘛,我俩一起补寒假作业,这货后来说啥就不补了,用那个橡皮把妹写的那些叶儿都给擦了一遍,整的就像真写过似的,差点没擦出窟窿了,都然后去老师呢,检查作业,一边哭一边说,老师,我家年三十儿进贼了。

作业全给我擦了,你真的贼得有多气儿,要不是因为她是女生,我们班主任都能揍她。

读小学的时候啊,觉得老师有两种,一种是男的,一种是女的。进了初中发现老师还是有两种,一种是会打人的,一种不会打人的。考上大学,发现老师也有两种,一种是有学问的,一种是没学问的。

当然现在我知道老师有一种就是都是收钱扎疫苗的,学一下大儿子不是上小学吗,前两天啊,这孩子考试作弊,被同学给举报了,老师叫家长雪衣到学校,二话不说,抬手给儿子就两套,对吧?

老师都惊呆了,说,你这打还打太狠了。你这位家长,你这心情儿我能理解,但是打是不能解决问题的呀,学艺术我能不生气吗?想不到这小子跟学校人员儿这么差。

老师说作弊和人缘有什么关系?

雪一说,你看着老师你就不明白,他要人缘好,那同学能举报他吗?

不争气的玩意儿。哦,你妈,我当年用橡皮擦参加作业的时候,我通知我那么一举报我,你看看雪一到啥时候都忘不了,是那脚跨靠我。

当年我,我不知道有举报这一说,直到我早举报他了。

当年我对雪姨那是真够意思啊。

既有一回吧,期末考试,我坐在雪衣前边儿做得特别认真又仔细。

哎,我的卷子打得可好,可工整了,然后呢,我还不抠,我特别大方,我愿意让雪姨吵。

然后雪玉当时他为了避嫌嘛,他不能全篇都吵啊。他故意就改错了几道选择题,结果我全班倒数第一血衣倒数第二。 以前考试的时候啊,老师一进宫,我旁边我就会盖住答案,我不知道你们有没有这个习惯说戏的话,我盖答案是因为我。

我知道那答案可能是错的,我怕老师笑话我,而且不好就有那种心理,就是每当老师站在我旁边的时候,我就感觉我自己在作弊呢。

当然,反正当时我确实是在作弊,小时候有一次啊,我给大家写作业,突然停电了,我就特别开心啊耶,夜夜终于不用写作,夜了夜哎可以看电视的,然后还特别二的去按电视开关。 于是在黑暗的角落里,我听到我爸淡淡地说了一句。

哎,丑就够倒霉了,怎么还这么二呢。

现在的孩子可不像我们小时候那么傻了。

我接去年清明节,我在十字路口烧制,看见旁边儿不远处啊,有个十一二岁的小男孩儿,也一个人给他烧纸,还时不时的偷摸儿呢,往火堆儿里边儿扔几张考试卷纸。

把它烧一边烧,嘴里还捣得咕咕的,爷爷呀,爷爷,你的事儿大了,你在那边儿啊,多做做提议,开发智力对大脑好,你要是有不会做的呀,你就把我们班老师带走吧。

让他教你啊,爷爷,你再看我上学那会儿,哪有这么有心机,有谋略呀。那时候上学吧,总迟到。

有时候脸都来不及洗,有一回雪姨妹洗脸就上学去了,老师,教师怎么让得近,直接跟您加起来完了。第二天我也没洗脸上学了,进屋以后发现那天我们全班同学都没系列。

现在一回想起来呀,我小时候我这有点啥呢。用一个成语来讲,毛了脏光就是毛冷冷的一下。有一次上学快迟到了。

我就跟开启了疯狗模式一样啊,猛猛地猛登自行车啊,车链都要干冒烟了。

骑到交通岗的时候,正好绿灯最后几秒钟,我合计我就冲刺过去,正好破肉撒大爷这三个大碍,闯红灯是过马路,我一看我这儿都刹不住车,我要我我严冲,我就要创上一个大爷,这是要出事儿啊。说时迟那时快,我急忙脚点地急刹车,一个帅气的飘椅丝儿我就滑了过去。

L群的场面就跟保龄球里全重一样,撒大爷一个都没逃了,全干跑下来要把仨大爷冲飞预言的同共分几步。

祥子上来那会儿也是比较二,咱强格宝读高中那会儿有一天放学。

摊班班花儿塞给他一张纸条儿,然后扭头儿就跑了,强的激动的,差点把心拿出来挠弄。你知道吗。

当时心痒啊,就跟那痒舔子似的,你知道吗?

紧紧捏着那纸条儿。我一路小跑儿到没人儿的地方,打开一看,上面写着一行字儿,请传给下一个你看着比较二的人。

你说你二全世界都知道了。

墙的上面时候抽眼上小学就抽他班班。花儿就劝他说,别丑了,大人说呀,吸烟有害健康。

强特别感动说,宝贝儿,你说太对了,可不是有害健康。咋的,上次我吸了一根儿,差点没让我爸给我打死。

咱强哥从小就对各种奔滑,有一种无法抗拒的,无法自拔的那种仰慕又稀罕上初中的时候仙坛般斑花儿。

但青春期的男孩儿啊,他喜欢女孩儿的方式不太一样,他稀罕谁,他就熊,谁就气胃呢。

哎,妈,这孩子一天欺负人,半花三边儿都赶上一天三顿饭来。

后来办花实在受不了了,哭来说强呢,你再欺负我,我叫我妈去了,你想是哎呦,这小娘子歌无所谓,你叫?

你这要破喉咙,你妈能把我咋的。

然后呢,就看没过多大会儿功夫,半花儿带着他们班主任接语文老师就过来了,他妈墙子已经记不得那个礼拜,抄了几本儿语文事务了。

后来上高中时候啊强就跟他班办话处对象了,带女朋友回家哎,您霸气吗?

但当时是带一大帮同学回家一起玩儿,其中有的女朋友强他妈呀,就给厨房做饭,我相信你们都经历过这种场景。

就是跟对象回家,然后呢,他妈哥准备做饭完了,他妈他爸都不到。你俩处对象我就经历过他妈,你在厨房做饭,墙子挤过去,家得骚怼过他妈,哎哎哎,他妈说,滚犊子做饭呢,告诉你个小秘密,这些女生里边儿有一个是我媳妇儿,是你未来儿媳妇。

你揣是哪个他妈头儿都未回,说是那个穿白裙子,对吧。

强盗是惊呆了,说,妈,那么你真神人,你怎么知道的呢?

他妈说,这群人里边儿我就看他不顺眼,你说这玩意儿奇了怪的。

后来这货上了大学以后啊,就更嚣张了,天天泡在女生宿舍里头。校务主任就因为他特地多制定了几条校规,在全校大会上宣布啊。

女山宿舍禁止男商入内,同样男生宿舍禁止女生入内,如有谁违反第一次罚款二十,第二次罚款六十?

第三次罚款一百八。

这时候墙子从人群里站起来,举手说,忙问一下,老师月票多少钱,你是真会过呀。泡妞儿都抱月儿墙上缘的时候吧,经常到月底就没钱了。

适当打饭呢就只能吃素,但是他有招儿啊,每次打饭呢,总要先点红烧肉,然后马上说不要了。最后只点一份土豆丝儿加米饭。

因为他说他发现打饭的勺子只有一个盛完红烧肉,再盛土豆丝儿,这样可以蘸点红烧肉的糖。 不过说到上学时候食堂打饭,我就觉得食堂大妈是最恐怖的。

每次我们打饭时候,他总喜欢就说那两句话。

你要吃哪个同学,你看后面那么多人,你要吃哪个听了总感觉厚伯金自发两大学的生活呀,总是难忘的。

毕业以后啊,时光总是一去不复返的,今年大四的宝宝们注意了啊,大四毕业对女孩子来说是好事儿哟。

因为那就意味着你们马上就可以从大四的老女人变成刚参加工作的实习小妹咯。

那么同理,其实退休?

对女人来说,你未必是坏事哦,毕竟退了休,你马上就可以从职场的老女人变成广场舞队伍里新来的小鲜肉。

我上学时候最后悔的事儿就是没学好英文。

最近我发现一个学英文的好办法哦,跟你们分享一下,就是把你手机里所有的app调成英文模式,然后呢,你坚持一到两个星期以后,你就会发现你会默默地全都挑回来,发誓以后再也不这么壮了。 隔壁老王用了我的这个方法之后,手机都撇了。

老王最不服的就是上学时候的那些学霸,经常给我们捣鼓,说,虽然我上学时候我逃课,我承认我学长,但是学霸爸又能怎样呢,学霸怎的了,以前得学吧,你现在不也得乖乖的厚在门口儿一动不敢动。

等哥哥我发话吗,那不带丑他的一点儿不带跟他客气的,跟他发话那个不好意思,本小区不允许外来车辆进入啊。对了,你们还不知道隔壁老王的工作是我们小区门口保安的吧。

上学时候你们逃过课吗?

升高中入我逃过,我跟一帮同学逃课,当时啊啊,我们学校外边有一堵矮墙就比较好翻旁边儿,那就是银行。有一次我们逃课,刚从墙上跳下来。

两个运超员就是压压超员,拿七阳指着我们干什么呢。

我们说学生逃课得我亚超元说巩俐去上课去,然后我们又翻墙回去上课去了。

你们上学时候上课憋过尿吗?

我记着我上小学时候啊,上课时候就想去尿尿,半个老师说话,老师说我,然后我同桌儿许a一就给我出了个主意。

让我抱先少尿点儿,然后别住,等干了再尿点儿,这一点点儿挤我合一合。就我感觉他说的好有道理的样子。

我就尝试了一下,我现在回想起来,只想说,来,血仪,你给我憋住我看看。

你骗一个我看看,上学时候你们瞒着老妈去过网吧吗,雪衣家大儿子最近总瞒着雪衣去忘吧。

但这孩子人缘不是不好嘛。

所以他接电话的时候,总有那么几个人儿给电话旁边喊盲管儿奶管儿泡面,还有更狠的娘呦,小兄弟儿也来这种地方啊。 哦,对了,还有你们上学时候学校强制性让你们种过疫苗吗。

这个问题好像成了这段时间爆炸的焦点了,是不是由一对儿母女被查出五年内贩卖了不合格的失效疫名到十八个省,下一步十八个省你卖遍全国,你这是?

你这走遍中国了,你呀,我跟你说,赚了五点儿七个亿,这个案件的曝光,然后就惹毛了全国的爸爸妈妈们。

然后又勾出了三年前一位记者曾经发布的一篇叫疫苗之商的调查。调查内容是一些因为种植了疫苗而引发各种疾病的脑瘫植物人甚至致死的孩子们的病例。

说的是疫苗街中有风险的话题。我当时啊,这两个事儿我看完都特别震惊,一点儿不罢下。

我看见不合格疫苗贩卖到十八个省内,第一个反应就是我身边的孩子有没有被扎过,这种不合格的疫苗的扎完会怎么样。后来呢,我又看到这个接种正规疫苗也有风险的。这个报道之后,我的一个反应就是我把戈尔扒了扒溜光,让我我看看我胳膊顶上这些花儿。

我自己隔不上一排花儿,你们知道?

你们知道什么叫花儿吗,就是小时候接种疫苗儿最后不得烙个疤吗,那时候还冒灯啥发烧啥的,我一会儿真的,我拿手机拍个给你们看。哦,撒谎儿子的,我不说别的。

左胳膊上丧罢了,六个花儿,这都是最后妹长好的,这不算那些后来长好的都没没留巴了那个这,这这留巴了,没长好的,就咱俩长不好的六个全是小学时候我看看啊,二三年级一二三年级左右吧,四年级以后也扎过它少了基本都是二年级,左右是扎的。我先要二年级的时候,我们校长是谁得挣老钱来的。

哎呀,我去那时候上学老恐怖了可吓人了,三天两头排队扎针呐,什么玩意儿,学校还油炸呢?

我每次我都自动的排在最后边,儿完墨迹就后边磨磨蹭蹭,磨磨蹭蹭的就一个一个往后窜,但最终也躲不过那一针儿。

我现在想想,我太傻了,你说早晚都得挨那一阵儿,我竟然让自己经历了从头到尾比其他孩子更加漫长时间的恐惧多吓人,你说说姐当年咬紧牙关洞彻心扉,就为了这一针儿啊。

问,你现在告诉我这要是假的,还说就算是真的,也有被抓死的概率,因为你呀,咋不早不说啊。

早吃完我死也不再炸,对不对,强子倒是很庆幸,他说这个事儿他很开心,说哎呀,看来我能活到今天,得亏我小时候家里穷,吃不起奶粉,打不起一秒啊。

说实话,我早就想在节目里说这事儿了。

但我不知道该咋说,我也不知道从何说起,从哪个角度说,因为我蒙圈了,我到现在哎,我也不知道到底是正规疫苗把孩子们打坏了,还是失效的疫苗把孩子们打坏了,没有人给我一个负责任的标准答案有瑕疵啊。

来个人给我个合理的解释来,是有人站出来来普及了,说正规疫苗有风险,概率是多少多少,那么好的。现在问题来了。

打疫苗致死的概率我们已经知道了,我就想问问不打疫苗致死的概率是多少,你这有瑕疵?

来个人给我个合理的解释来。

还有人说,哎呀,你包那个恐慌好不好呀?没有塞尔多疫苗是没有经过冷藏它,其实原来是好疫苗,没冷藏,它就失效了,失效了,对身体就没有害了。 我听懵了,我扎的是白开水呀。

不冷藏,没事儿。我不知道病毒的原理,但我听说过疫苗的原理是,就是种植了一定程度的病毒本身在人体,让人体可以产生这种病毒的抗体。

那么病毒不朗藏,没事儿咋我咋没听说过谁家病毒不冷藏热死来年,你这是不是有瑕疵啊,是不是能不能来个人给我个合理的解释啊?

还有人说啊,说那个疫苗之商里面说的是种植正规疫苗存在的风险,跟这次的失效疫苗没关系,说你不要混淆为一谈。

于是我又猛了。 疫苗之商是三年前的报道,再算个这儿失效疫苗现在已经查出来了,他已经卖了五年了。

那么也就是说三年前报道里边扎贪了和治死了的那些孩子们,他到底是扎得好疫苗还是换疫苗呢?

如果扎的是好一名,那么好一名扎坏的概率是多少完了又回到这个话题了。

如果这样的是换一名儿,那么谁说失效一名儿对人体无害的有瑕疵,来个人跟我合理的解释,可否认的是正规疫苗接种真的是有风险的和这次失效疫苗事件是两个不同性质的事情。

对吧,它确实是两个事儿,一个是带解决的社会问题,一个是没人性的刑事案件,但你别埋怨我们老百姓,把他们二者合一来谈论。毕竟家家都有孩子,你谁不对往那方面想啊,都有当父母的一天儿,不有同理心吗?谁愿意自家孩子成为那百万分之一呀。现在又谁能放心的带自己孩子花钱去种植二类疫苗呢。 对于贩卖失效疫苗案件,作为一个母亲,我只想说,我们不需要相关人员做什么道歉赔偿,我们只需要一个死刑。

有一个枪毙,一个一个也别留。

当然,我们明白自由法律条文去制裁他们,但我表达我观点不办法吧?

我愤怒,情绪总可以有的吧。

对于种植疫苗存在风险的问题,作为一个媒体人,我只想说,请让我们知道,并且给我们机会说话。 媒体猴蛇的责任就是在百姓最需要答案的时候给百姓正确的答案。

让大家可以冷静思考,理智选择,否则只会更加恐慌。

我想,假如不赋予新闻与力量。

再过三年,哪怕再度多个三年,疫苗之商也依然只能在网上流传和集赞,跟现实毫无影响。

而对于这次的整个疫苗风波,作为一个公民,我真的很想知道,在我们的生活当中,想把疫苗放冰箱垄共分己不?

这么大风月,绝不漂亮的勇气,我会变成去这么大风味。

我心约的因为是小星星,求求晓得勇气。

一只汪大风吹的方向走过去,我吹我的脚风。

你看我在用那那个微信,你看我在勇敢的开始哦,哇哈哈嗯,我的风云欢迎你是我的风吹风,不想走过你呀,会给我一扇灯窗。

转载请注明原文地址: https://gezhong.vip/read-1247.html
00

最新回复(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