糗事播报之你只是单位的草,却是家庭的天!——波波有理(2016.05.28)

读喜马拉雅作者:gezhong日期:2022-12-19点击:579
关注微信公众账号:八卦主播圈 你想知道的主播八卦通通都在这里 一次八卦个够

糗事播报之你只是单位的草,却是家庭的天!——波波有理(2016.05.28)

本节目由喜马拉雅出品,听你又干什么了?

九十国宝真正的脱口秀,其实并不是简单的说段子而已。哦,说广州地铁上一名五岁左右的小孩儿怼一下尿尿尿旁边儿劝他妈说的,你能不能下车上站台找个厕所啥的孩子妈当时见来说那孩子要尿尿,跟我有什么关系。

说实话,我特别不乐意听这老娘们唠嗑。

我也曾经带过五岁孩子,谁家五岁孩子憋不住尿你,你就憋个两三分钟,你到站上一下能咋的你再说了,你说你带个憋不住尿的五岁男孩儿出门儿咋不给准备个矿泉水瓶儿呢。

你这话让你数的还尿尿,你这给我有什么关系,那你家孩子吃马吧,你是不是也不了吧,不拦着以前我总是觉得吧,公交车上啊,地铁上熊孩子招人烦,但是现在想想,小孩子他懂啥呀,他生来都是一张白纸,对吧。

父母的素质直接影响孩子,你们再看看我吗一看但就知道不是惯孩子家长,那我不也活得好好的吗?

半健康不健康,带死不拉活的。我长大了,我也要我妈脾气不太好,大伙儿可能都知道,说实在的,我小时候也是挺逃,经常犯错我被我妈揍。

但是我跟你说,我有杆儿,我挨揍了,我也不留一滴眼泪。

有一次我妈做完,我可能觉得有点儿后悔了,就抚摸着我的头说,傻孩子啊,你咋不跑啊,疼不疼啊。听完这句话我都哭了。 我说你这老娘们,你整整追了我两条街,我往哪?

不好,你告诉我往哪跑,就这么跟你们说吧。我妈年轻的时候吧,就特别爱玩儿麻将,没事儿劝了一群人的打麻将。

可是后来我出生了,我妈为了我,也为了整个家庭,我伟大的妈妈居然放弃了打麻将,因为他觉得好像打我比打麻将更有意思吧。 但话还得往回了,小时候没爱过几顿打,那还叫童年吗?

对吗?我记得有一次,哈,早上我妈送我上幼儿园。

哎呀,你说为什么小孩子都不愿去幼儿园呢?

我记我小时候天天早上就用上幼儿园磨叽磨叽滋娃烂,叫啊哭啊。

反正当时当时我那天不去,原因是因为我说要想让我上幼儿园,得给我买个毛客儿完,他俩谁也没给我买。

僧拉就给我号去了,我就是不去嘛。我发狠话了。我说,妈,我今天就是死也不去幼儿园,我妈更狠。我妈说,你今天就是埋,也得给我埋在幼儿园。 我妈得每一次揍,我都根本不需要任何理由。

有一次吧,我有点事儿,我跟他说,结果正赶上那天,他心情不太好。

一把给我扒了一边儿去嘞,这男妈别打妈妈,妈妈一天烦不烦。

哎,你们有那感觉没,就是记忆中你妈肯定说过那种话,你出来吗?

妈干什么?

你说管你叫妈,你还不乐意嘞?

人家妈妈妈妈烦不烦?

我沉默了一会儿,我合计合计,可能是我错了。我说,那什么大姐啊?我问你个事儿又一顿揍,长这么大,我跟你们说,我挨揍最冤的一次。

是小时候有一回我爸呢,在外屋看电视,我跟我妈呀,在我爸妈那屋里,床上躺着,你说小孩儿他他好动啊,翻过来调具的,你这打把这个床上无意中啊,我就发现压在床角下有一胆儿点点整整齐齐的一百块钱大票啊。

哎呀,我欣喜若狂啊。我就要喊我爸,我说,我发现好多好多钱呢。

我刚嘴里发出了一个大字儿,结果我妈一脚,我脆费一点。

我当时我从床上大头朝下,我就掉地上了。 哎,把那挖出来猛猛的反一分多钟才知道疼。

你就说做一点很不,晚上我就开哭嘛,我嗷嗷叫唤呢。我爸听见我哭声就进来了,然后就看着我妈抱着我哄我说,宝贝儿啊,怎么掉床底下了呢?

不苦啊疼了吧。

我跟你们说,我妈就是选错专业了,他这要是学演戏呀,还有刘晓庆啥事儿啊,一直到现在,我妈那演技是炉花纯情,昨天晚上我跟我妈坐一起看电视,我们二闺女把你手机给妈玩儿一下子。

我和我玩儿手机就玩儿呗,我就递给他了。

我妈说,解锁呀。我说我哪有封锁一划就开了。我妈当时捡了,说,你小兔崽子果然是单身,居然连个隐私都没有。

你说妈妈,我这么大岁数了,我要有对象,我还能瞒着你呢,就是像你们那个段子里边儿说那种事儿,哈什么。爸妈从厨房给端出一碗红豆汤,感动屁了,喝完以后回头发现爸妈自己偷摸,端出了牛肉汤。那种事儿在我家那都不是事儿,根本不值得一提。我家知道啥样儿吗?

那时候啊,我上小学六年级,有一回呢。我早上起来要上学去,我就发现脑瓜有点迷糊。

我妈走过来摸摸我脑袋,说,哎呀,真太啊啊。我爸还走过来了,二话不说,别哭个嘴巴。

我说,棒,你看喊我发烧呢,脑瓜迷糊。我爸说,你跟小兔崽子烫,那你妈了心里没数啊。

要爸,你是不是睡哪吒嘞?

哎,你就说你们那牛肉汤跟我这嘴巴子能比了吗?

没有可比象,但要说挨揍这个事儿。

我觉得墙子可能更有发言权。

据听说啊墙的小时候,有一次他家来客人强,他爸呢,陪客人在客厅聊天儿,强子进去喊他爸就支支吾吾就有话说完也不说明白。

他爸就不乐意了,说,你看你挺大个孩子,怎么来个客人,还不会说话了呢。缩手缩脚,像个小套儿似的。

有话当然说,然后墙特别大声的说,爸,我妈刚才告诉我说,让你别留客人吃饭,客人前脚走后脚一顿独到,那么咱们说到墙子他妈了。 现如今的强子涛王啊,已经成长为一位特别旭道的一个标准东北大妈了。

那天我去祥子家,听见娘俩跟他唠嗑,他妈说的,你找你找你这个玩意儿,你四叔他儿子比你叫大爷,虽然家都凯迪拉克了,你这连个自行车的钱都没有呢。

强的说,那我我四叔,我四叔给出三十万。

他妈说那吧,还有十几万自己除的吧,你给我嫁出来那十几万他老丈母娘妈的?

想让他妈上了一个大嘴巴的你还有脸刷,你连个对象都没有,你还有脸刷,你要上天呐,我给你个穿天横,你就上天安排对强他妈就是这样的一个好多男哥们儿啊,一直比较纠结,一个话题就是当你被问到你妈和你对象同时掉水里,你先救哪个。

前两天江苏有真人板上演了,我跟你说他妈和对象同时跳水里了,可狗血了,就前两天儿,江苏苏州,咱苏州播赛团在播赛吧,你们去打听一下,是不是有这么个事儿啊,一个老爷们儿他媳妇儿呢和他妈?

吵吵起来了,他媳妇儿一气之下跳河了,他妈也没喊救命啥的,那么也也啥没管啪个儿也跳进来。

你说这脾气伤心,不,这娘俩据现场群众说呀,儿子是先救的吗?

当时啊,真多亏了隔壁楼一位男子出手相助啊,才把这老爷们儿这媳妇儿啊给拖上来了,避免了一场悲剧啊。

所以说最后我得出个结论呢,还是隔壁老王靠得住隔壁老王性格儿我不说,我想你们心中已经有了答案。

这老小子喜欢助人为乐吗?

博爱就是。

但话又说回来,就这种情况,你说你这当妈的,你也跟着跳,我也是醉了,你这是多大手儿啊。

那叫贼儿脾气这么死性呢,那人儿都没了,你还叫个屁贼儿啊?

哎,算了,还是社会我爸我妈吧,怎么说说说跑偏了呢。

整跳盒儿来我爸我妈,我说到哪了,刚才呀啊对我爸,我妈性格你们得能看出来,一天总干仗我妈总榨毛了,但我家我爸妈打架,我妈老占上风,可不是因为我爸打不过他。

我妈知道我爸弱点,小心眼儿口心疼钱,我妈这人呢,一生气就按墨迹翻药茬儿,有回他俩吵架,我妈那沉芝麻烂,骨子全整出来了,我爸气的这哆嗦呀,拿起暖水瓶心心思没舍得砸。

哦,放下来。

拿起盘子碗心心的没舍得冷,也放弃了那拿剪的脚衣服,那更心疼了。

最后我爸咬了咬牙,撕了两张报纸,完事了,你要是我妈老太太吧,有时候振气啥事儿都管还管不明白。 前两天有人送我爸几瓶六几年的酒。

我妈看完生产日期以后,觉着可能过期了就给撇了,那天我爸不在家呀。

我爸回家就疯了,俩人现在还冷战,不说话,但该咋说咋说两口子风风雨雨这么多年了,虽然有吵架拌嘴的时候。

但是也有团结友爱一致对外的时候,对,就是齐心协力对付我的时候。

记得我中考那年呐,考试前一天晚上我爸就帮我减压,特别温柔,跟我说说老姑娘啊,放轻松,别给自己太大的压力,考差了又能怎么样呢?

不能读好的学校又能怎么样呢。

然后我妈在旁边儿接茬说,对,诶,大不了就当没你这个姑娘。

打着家颐和叶白出现入乡。

哎呀,其实我爸妈也不会真的不心疼我,每年夏天,他们都会把家里仅有的一个小巅峰扇给我。

刚开始的时候我感动得不行不行的,直到后来我发现他俩背着我偷偷的开空调,我家什么时候买的空调我都不知道。

你说人家的孩子一天天当个宝儿似的,恨不得就打板儿供起来了。你说我这命再就这么苦呢。

这都不算傻,最狠的一次。

我跟你说,这个绝对是真事儿,他在我记忆当中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这个事儿我妈带我上饭店吃饭。

马上要吃完了,我妈特别生气,给经理又喊过来了,说,你看看你这盘子洗干净了吗?经理连忙说,哎呀,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我妈更生气了,说对不起就完了。

兄弟说,那你看大姐你说怎么办?

我妈说,闺女上他们厨房把他们盘子都给他刷了。

嗯,经理说,你是大姐,这不好吧。

我妈说,啥不好的,我姑爷你回家天天说说。

就这么的呀,我万般无奈呀,我硬着头皮呀。我走进了饭店的厨房,我刷了六个水池子的盘子经,有点儿不好意思了,给我妈免了胆,临走还给我打包了,两个人火腿肠儿和一盘儿化生米。

狗妈乐坏了,说赚了。

说实话,妈妈这个事儿我一直都想说,咱冒真想吃霸王残,可以提前带着苍蝇透膜放菜里你把你闺女豁出去,你这是亲妈吗。

我现在真的我现在我就这辈子最不爱干事儿就刷盘子,我看看盘子都,而且是不是?

我的福楼妈了,还有一回啊,我和我妈逛街,有个商家在那个大街旁边儿啊,搭那个舞台搞活动,你们都看过吧。

我妈一看挺热闹,拉着我过去了。

一会儿主持人喊话,让观众互动,说但凡上台都有奖品,我妈二话没说,把我一把揍上去了。

然后比着我呀,跟人家又唱又跳了半天呢。最后给我两块肥皂,你没听错,是两块肥皂,关键是我妈拿着肥皂那激动的,不要不要的。

老兴奋了,说,杨贵妃,那终于看见回头几儿了,你们没听错,真的是两块肥皂,前几年不是特别流行的个宫廷剧吗?

那时候我就跟我妈一起看甄嬛传,我妈一边儿看呐,一边儿感慨说,你看你看,你想起人家那玩意儿哎,那么他聪明都躲不过恶人的陷阱,你这像你这么缺心眼儿的,估计进宫就得死。

我说,妈妈,你看你这是?

你好好看电视就看电视,你知道吗,没等我说啥你我妈扭头看我一眼说,哎,算了,你就当我刚才话没说啊,就你这个头儿啊,你还入宫呢,最多当个丫鬟丫鬟,你也得烧火梳头丫鬟怕你够不让人头。

我妈说这话其实一点儿都不负责,我长得矮随谁呀,每次我跟我妈出去遇到熟人儿啊,人家都会特别客气,人家说说姑娘长得像谁呀。

你把你也客气,客气就完事儿了呗。我妈的可认真了。正常人都回答说,像自己或者像孩儿的爸啥的。

那我妈倒好说,我姑娘下半身儿像我上半身儿像得吧?

哎,你们见过这样亲妈吗?

后来我因为好长时间没谈过男朋友了,就更过了家里边儿。齐大姑把那一眼开始怀疑我是弯的。

关键时候还得是我妈那爆脾气呀。

听他们这么数特别气愤,挺身而出,跟所有人说,我归你怎么能是那个呢?

我闺女根本不是那个。说实话,当时我感动完了,然后就听我妈接着说,我闺女就是长得有点儿胖,害矮岁数大了而已。 妈,你别这事儿?

其实我小时候吧,这胖爱吃,俗话是嘴馋呢,那时候啊,家门口每周都都有那个那种大吉,你们去过吉吗?

就是每次只要我妈带我赶集,她都会提前问我说老姑娘啊,你告诉妈你喜欢吃啥?我一听我就激动就不行了。我说一大堆什么炸臭豆腐啊,炸药串儿啊,什么烤肠儿啊,糖葫芦啊,什么唐溪呀,拉马起早说一大堆,然后我就发现我妈再带我出门的时候。

我就再也看不着那些卖我爱吃的东西得摊儿了,哪儿去了呢?

我妈带我避开了我小时候爱吃蜂蜜。

我妈就骗我,说蜂蜜是蜜蜂拉的爸爸,后来我家呀,就飞了一只半死不拉活儿的蜜蜂,我就把他给抓住了,我就伸舌头舔他屁股完,我就哭了,舌舌头肿的昊天不能吃饭,强小事儿干过这事儿。

不过他专门玩,好像不像蜜蜂,好像绿豆蝇啊什么的,抓住了赢嘴舔屁哦。

啊,拦头拦不住你好吃咋整小孩儿强的六岁时候有一回跟到妈进了一家小卖部,突然呐看旁边有堆白糖。

那小强多机灵啊,演几首快的,还知道再便宜,从小就是趁老板不注意,转身儿一个迅雷不经意儿到林响叮当,只是伸手抓了一把,撕一进了嘴里。

哎呀,别提了,至今墙都忘不了那白色化肥的味道。

我说你说志强现在天天总上火,你估计那会儿给烧着了,火腿套驼驼,他妈更搞笑,前两天看电视,陀陀他妈呀,听到电视里放广告说这是我的路。

我是孟非,我穿三十九码叉叉商务鞋。

驼头桃马在旁边儿非常淡定地说,你这你一个大碗爷们儿穿三九鞋行业,当那么多人面儿说出来,我闺女都比你脚大。

哎呀,我说你是怎么就妥妥,每次买鞋都背着我们呢。

陀陀想着我,我们仨能活到现在还凑到一块儿,我觉得真太难得了,就是我们能性格脾气,啥相投,跟我们那生长环境都是密不可分的。

我不知道你们妈妈在你们眼里是啥样,但是我发现就是有一个段子手的嘛,每天都会把自己过得像笑话一样。

你就平时你做节目也会凭空的比别人多了很多素材呢。

你就比如说吧,我跟我妈说妈吗,我想学跳舞,我妈就会说,你咋不跳六呢?

我每次我跟我妈说妈妈,我想玩窜天猴儿,我妈都会说,你咋不上天呢?

每次我跟他说骂啊,冒险要钱他就会我,你咋不要厚呢?

有一次我下班回来晚吗?我上信跟我妈说我妈妈,我今天错过了最后一班车,感觉好像被全世界抛弃了。我妈赶紧安慰我说,没事儿,就算全世界都不要你了,你一定要记得妈妈也不要你妈吗?你是猴子派来折磨我的救兵吗?

我每次跟我妈这么说的时候,我妈说,你别老妈妈,妈妈一天烦不烦。 哎呀,最近我会天天呆了好长一段时间,发现我妈再也不说完了。

跟爸妈呆得越久啊,越觉得他们不是当年那个爸妈好像。

就换换个影儿,脱胎换骨,是咋他们跟我曾经印象里的那个特别厉害的老炸毛的妈妈和那个什么都会无比威武的爸爸就不一样了。

曾经我认为他们什么都行,我什么都需要听他们的,而现在突然发现他们是多么需要听我的呀。

前两天我爸家墙上钉个钉子,我爸都是把锤子钉子准备好,等我回家给他钉点,你说我是不是此时此刻特别需要找个男朋友给我爸家钉钉子。

现在我爸妈就听我的,真的说啥都听骗的都听,再也不跟我炸忙了。 前些天呐,回家之前我还犹豫你,我说我就这么把手头工作就放下了,我就回家待那么长时间,是不是请考虑?

但现在我想明白了,对于我们一个小小的人来说,呀,那个那句话咋说了,叫舍小家顾大家呀。

那纯扯犊子,你这也就只适合作为一句,就是喊完就拉倒的口号,刚看到有一句话特别震撼,说啥呢,反正挺感动的说,你只是单位的草。

却是家庭的天。

所以说提醒跟我一样,每天围着工作团团转的,忙得像狗一样的。你如果有一天家事和公事二选一的话,一定要先顾家懂啦。地球儿啊,没了你都照转,但家呀,等你顶着天呐。

行了不说了,我得给我爸扛嘎子罐儿去了。

马上端午节了,别忘了回家跟爸妈吃粽子喽。

嗯,看看你看看你汤吃盘在嘴里。

嗯嗯,这个指挥兵天下第一是小窝,生命就是你认识,一起去看看,谢谢就在哪里,还说你?

谢谢家家尊重,可在那里,别说你我任命。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