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教会了中国人如何优雅地观鸟

读喜马拉雅作者:gezhong日期:2022-12-20点击:406
故事FM ❜ 第 301 期 我叫赵欣如,今年 65 岁,是北京师范大学一名退休教师。 我小时候生活在北京白塔寺附近的一个四合院里。有一年中秋前后,我在葡萄架下的躺椅上玩,突然看到葡萄架上一只鸟在抖动,它体背黑灰,腹部棕红,头顶雪白,漂亮得像从童话世界里飞来的。 后来学了生物,我才知道这只鸟叫北红尾鸲。 它不唱歌,顶多会嘎嘎叫,一旦进入繁殖前期的春天,雄鸟的歌声就会十分清脆,婉转动听。 从那时起,我就开始注意院子里能看到的各种鸟类。如果能学习生物学,研究一辈子鸟类,一定很有意思。 /Staff/ 讲述者 | 赵欣如 主播 | @寇爱哲 制作人 | @寇爱哲 声音设计 | @故事FM 彭寒 文字 | 吴梦翼 翌辰 运营 | 翌辰 /BGM List/ 01. StoryFM Main Theme - 彭寒(片头曲) 02. 福气 - 彭寒(白塔寺) 03. Upward - 彭寒(黄腹角雉) 04. Junkyard Resident - 彭寒(观鸟) 05. Midnight - Chet Atkins(观鸟大赛) 06. 花格衬衫 - 张一定/彭寒(观鸟大年) 07. The Old South - Sam Bush(片尾曲)

他教会了中国人如何优雅地观鸟

你好,欢迎收听故事。fm,我是艾哲一个收集故事的人。

在这里,我们有你的声音,讲述你的故事。 每周135,咱们不见不散,拜拜,拜拜拜拜。

我叫赵心如,今年已经65岁了,我是北京师范大学一名退休的老师,教过动物学教过一些跟鸟类有关的。

合成蔚蓝,消灭人类的色害。

为了保证粮食和农作物的增产,为了保障人民健康,大概就是五七年,五八年。

因为那时候我才四五岁,有一些所谓的街道的管理人员到哀家爱护通知就是每家每户。

到某一天必须参加打麻雀运动,那时候呢,我呢,就跟着我的姥爷,我记得特别清楚,是扶着梯子爬到我们家院子的一个门洞上头也是一间房那么高,带着这个破旧的水桶,然后带着条柱疙瘩,带着木棍儿上到这个门洞上头。

那么时间一到我们家因为没有什么。

鞭炮就开始拿着木棍儿呢,敲这个铁桶和敲这个玻璃,当时不懂的什么是生态,也不懂得对这麻雀有多大的危害。

纸质的好玩,所以我也是。

这时候我再仔细一听啊,周围所以我们是住在胡同里面四周都响起了声音,各种声音也就是敲锣打鼓,放鞭炮。

后来就看着天上飞的这麻雀飞着飞的嘎击丢掉地球,飞着飞着就嘎击掉在这个胡同里了。

后来的事情我只是听说没有亲自去做,据说能够捡到这个麻雀的,这个人都把它一个一个都捆起来,都要直接送到这个居委会去人家给你做一个呃记录,这就是你打麻雀的一个成果吧?

所以当时呢,我真正按说就实际也参加了大麻雀的这么一个运动,那现在当然反思起来也好,回想起来好觉得是一个既可笑又可恶的一个事情,因为我们在不懂生态的情况下,我们把麻雀看成了死害。

后来我们知道,有的鸟类学家写信给中央要求呢,不打麻雀?

第一,麻雀,它不是真正的有害的动物。

第二呢,在打麻雀的时候,把其他的一些不是把它学的鸟也都吓死了,也都累死了。

所以呢,中央后来就决定了这个苍蝇文字,老鼠,麻雀,这死害就把麻雀改成了臭臭。 我小时候呢,生活在北京的白塔寺附近的一个寺徽院里头。

到处都是花儿,到处都是葡萄架呀。

所以我在我的记忆里,到底有哪棵树都能接,什么果,我都清清楚楚的。

那么有一次,大概是在中秋节前后。

我呢,就在葡萄甲底下,在一个躺椅上躺着玩儿,突然看到说在葡萄架上有一只鸟在那儿抖动。

我一看这只鸟儿啊,我觉得他应该是从童话世界里飞来的。

因为它这个体背是黑色和灰褐色腹部呢,是这个棕红色,这个头顶呢是白色的,其实现在看来它应该是灰白色的。

那时候我就想,这鸟怎么这么漂亮啊,好像确实是童话世界来的,它不是真正的自然的东西。 那么后来长大了?

上了大学,学了生物之后,那我才知道,我所遇见的这只鸟叫北红委屈,他不唱歌,他顶多就大大大大。

就这样的很哑的声音,但是等到了春天,到了繁殖的前期,这个北红一局的雄鸟的歌声,那就非常的清脆。

而且婉转动听,他应该是滴滴滴打滴打滴滴滴打滴打。

这至少是他的一种叫声。 其实他的歌声还有很多种,所以从那个时候啊,我就开始住以院子里能够看到的各种鸟类,比如说到了春暖花开的时候。

经常由柳英飞过来,我当时只知道它是一个很小很小的偏绿色的鸟,但是不知道它是柳荫,柳英一般叫呢,都是子儿子儿。

但是这是一种最普通的叫声,但是不同的柳英种呢,他的声音在唱歌的时候又都不太一样。你比方说这个黄腰。柳莺叫起来,几乎人没法儿学,因为它有很复杂的叫声,但要到了棉柳英呢,稍微大一点儿的柳英?

他的叫声就是价价,急价价急。

哎,他有一个这样的一个特色的叫声,所以这个院子里面,我等于从小的时候我就认识了。那么时代重要,后来有一次啊。赵欣如在杂志上看到了一篇文章。

讲的是鸟类学家郑作辛。在美国读博士期间,有一次看到博物馆里有一间特别漂亮的鸟类标本,而这个标本就是中国特有的物种红腹锦鸡。

看到这个标本之后,郑作辛就立志回国研究中国鸟类。赵辛茹看到这篇文章之后,给了他很大的启发。

如果能学习生物学一辈子研究鸟类,那该多有意思啊。

所以1977年,赵辛茹顺利地考上了北京师范大学的生物系,是从著名的动物学和鸟类生态学家郑光美先生,可以说在科学上或者研究上的一种提升吧。

是,我有机会随郑光美老师一块儿呢,到浙江的南部去来调查一种中国的濒危物种皇父小志。

那么在这个地方呢,一住?

就是几个月到半年,我等于天天陪着郑先生。

当时我呢不到三十岁,而郑先生已经笨五十,所以从年龄上来讲,他的体力应该就不如我。但是每天为了能找到房屋小治。

我们在山林里面都要走很远的路,因为在屋檐岭这样一个山地里面没有路。

我呢,等于是带着一支猎枪。

因为当时是允许带点墙,因为山里面有熊有金钱报有归本报,还有些其他的大寿,那么当时我们最早去的时候是三月底,四月初。

按道理我们就想浙江南部,那么靠南地方应该很暖了吧。不是大学把山顶的这个柳山全压断,有时候不下雪了,下雨,那每天走走走。

走了那么一个小时左右,就必须坐下来,干嘛呢,就要脱靴子,因为靴子灌满了雨水,所以我们在山上在几十天没见到皇甫矫志,也没见着他的一根羽毛。

最后,郑贤决定说,这样吧,说哦,咱们别一块儿走,说咱们上了山之后,到了一个叫金刚厂。

的地方说,咱们分兵两路,你走一条沟,我走一条沟,就我们分开之后,就听到周围啊,老有声音,为什么那个是确实是原始状态的森林,这猴子非常多,而且呢,经常有速温灵啊,还有这个其他的比较大的收入,所以我反正怎么说呢,壮着胆子往里走吧。

那天我正好闹肚子,我就找了一棵树啊,我就蹲下了,我这枪就搁在这个树,这儿戳在那儿,然后这方便的一半儿就听到咣当唠唠叨叨的一响。

又吓了一跳,因为一听这么大动静,肯定来的可能是个大家伙。

那么作为野外的常识来讲呢,你听着大动静,你不能跑,你要跑的话,大叔可能就得追你,对吧?我这一手提裤子一手提墙,然后的我就慢慢的。

啪原地趴下了,趴下之后呢,我在听,就好像没有声音了,我就匍匐的沿着山里面的这个树木的空隙往前爬了爬,突然就看到一只鸟从我前面出来了。

我一看,哎呀,就是皇父矫治,离我差不多有十米左右。

我们早期呢,我们通过北京动物园引来过一对皇甫矫志。

呃,黄埔角质的雄鸟和雌鸟差别很大,那么它的命名是根据雄鸟来命的,它整个这个腹部,也就是它的下体是皮黄色,也就说它不是鲜艳的黄。

他有点儿像那种皮质品的那种黄,那么头顶呢,它是黑色的,但是呢?

还有,这个橘黄色,橘红色的,一些漂亮的羽毛,有意思在哪儿呢,就是他头顶上有两个软骨质的脚,他等发情的时候,这两个角能立起来,而且能够立起来抖动。

而这两个脚平时是藏在羽毛里,一旦力气会发现这个脚非常漂亮,是那种宝石蓝色。

并且呢,他在这个喉部有一很大的皮囊,平时它是缩着的,但是发情的时候它能够。

充气垂下来一直垂得很长,能够达到二十公分,而且这个皮囊呢,上头有紫红色,古蓝色,绿色这样的一些色彩斑,所以等他做求偶表演的时候,哎呦,他很漂亮,很漂亮。

所以当时呢,这只皇甫矫志没有发现我,但是他很机敏的看了看之后就斜着。

向旁边的山坡走掉,那呦,真可是一个大好事儿啊。

我就赶紧就翻回主地告诉了郑先生,所以郑先生也很高兴,第二天就再继续到这个地方。

在我发现皇夫者治这个地方,一棵树,一棵树的照,那么再往下走头,这些有一坡菜斗,他刹不住车了。

到他他他他,他就冲起来了,往下跑,这一跑不要紧,他的左前方就咕噜噜噜噜一响,那么郑先生就拿着这个登山帐就回过头来,因为我在后面就指了指说,小赵,你往这个方向看看,就看到有一个半岛的一棵树,其实他没倒,他是歪着仗。

主干都变成一个水平状态,这么一个方向一看,好像这个树干上头有白色的东西。

我呢,望你现在一看,里面有鸟蛋,所以郑先生按照他的这个经验就知道我说这样,你呀,在这儿溜手,退回去二十米,找一个最隐蔽的地方。

但是能看到这个朝的位置的地方,你在这儿待着,让郑秀荣我往下撤,我们在野外,如果证明这个巢是谁的,必须要看清楚这个巢主任要回来孵化,特别是不敢确定的料种。

所以呢,就唱我在这儿等着我呢。穿着这个军用羽衣,带着望远镜跨着照相机,那么就找这个隐蔽吗,这个坐着?

做越做越冷冷的,就是浑身哆嗦,等了差不多四十分钟,或者一个小时了吧,就听到远处有声音,他说还有飞的时候。

然后慢慢看着一个黑影晃悠晃悠悠走到这个朝这儿绕进去,然后看了看四周就趴下。 所以一开,这就是皇甫教职。

所以在自然界里面吧,就是我们去做鸟得得科考,做他的调查,只有身临其境,只有在这个自然里面慢慢的取来琢磨,慢慢的去接触,才能够遇到各式各样有趣的现象。

所以从那以后,我对这个野外工作就更加喜欢了。 也正是这一次的出野外,让赵欣如拍到了国内第一张在野外拍到的黄腹角质的照片。

赵欣如1982年毕业之后就留校人教了。

虽然2015年退休,但直到今天都在教授鸟类的选修课,所以算起来已经执教三十多年了。

在1996年的时候,有一家叫做绿家园的公益机构找到了赵信如希望他来带领和指导一些爱好者的观鸟。

其实观鸟这个事情应该说最早是起源于十八世纪的英国,后来随着博物学观察的流行,还有有钱,有闲阶层的崛起。

观鸟爱好者越来越多。

如今英国皇家鸟类保护协会有多达一百多万会员,相当于是每六十个英国人当中就有一个人是这个组织的正式成员。

而赵心如带领的这些爱好者就成了中国最早的一批观鸟者。

有一次我带着学生啊,在一个山沟里呀,去来听鸟叫就学习,怎么来听袅袅,所以带着这么十几个学生沿这个一个平坦的一个小山谷往里走。

走着走着呢,突然发现有一个鸟啊,从离我们缴钱就离我的缴钱,也就是一米左右的距离,就跳出来了。

一看。

是一只灰眉岩屋,这个麻雀大小的鸟啊,当地老乡就叫山马角儿。

哎,这个鸟不起眼儿,但这只鸟一看到它,就发现这只鸟啊,好像有病,好像有伤一个翅膀,好像不能动了另外一个翅膀跟那儿拍打地,然后晃晃悠悠晃晃悠往前。

脖形就跟瘸子一样,嘿,马上就让我反应过来,这就跟教科书上讲的鸟类的薄形是一回事儿,鸟类呢,它如果有产生这样的现象的时候。

他肯定是在吸引你。

我就赶紧的跟图后面同学说,我说,你们注意,看看前面这只鸟在干什么。 他就不断地也往前走,真正带着我们走出了十米左右的距离的时候。

突然腿也不绝了,翅膀也没毛病了,一抖了,吃晚饭走了。

所以,这个也是让我非常惊喜的事儿,为什么呢?

就是鸟类在自然界给你做了一个自然的表演,他来告诉我们它进化水平。这样的高,他为了护他的朝,为了保护它朝中的卵或者雏鸟。

他要把天敌吸引开,让天敌要远离他的朝。

可能在野外能够遇到这种情形的时候,也是非常开心的。一你的时刻。

赵心如很早就听说国外有观鸟的比赛,但是不知道他们具体是怎么比的。

后来他知道了,原来在香港每年都会举行一个香港国际观鸟大赛,我们很早就听说啊。

境外有官僚比赛,但是我不知道人家怎么算。

那么后来呢,我们知道,香港每年都有一次叫做香港国际观鸟大赛,大概是九九年还是二千年,我就带着三个业余的人员到香港去参加国际快乐赛。

到那儿之后呢,在香港是在弥补自然教育中心那儿的一个小广场开幕,人家就是挂了一个喷灰的一个横幅。

这一块布上,这个香港国际官场大帅中英文队长,你看喔,多数都是外国人,都是英国人啊。

欧洲的人当然也有少量的亚洲人,然后呢,那是WWMF呢来投资的,所以他出面呢来主持这个活动,主持人都是华人,他们实际呢,在这地方就讲了那么一两分钟的话。

然后一举棋就算开始了,这一开始呢,也就是24小时每个队去在它界定的范围里头去做鸟的经。

比如说他要求每个队当时规定着三到四人,最多次人最少三人。

那么每个队怎么才能确认这个鸟呢,就一定是要在两个人以上,两个人获两个人以上。

看到或听到这个鸟被确认是这种才能够在他这个记录册的鸟类名利路上大哭儿。所以当时我们都很惊讶,就这。

那就要造假,怎么办呢?

后来事实证明,人家这种玩儿法没有造假,凡是参加这个游戏圈的人,在这件事情上都是真实的。 赵心如说到这儿,让我想起来我特别喜欢的一部电影。

那部片子就是参赛者需要用一整年的时间和精力来记录自己观察到的鸟类种类数量,数量最多者取胜。

虽然电影里三个主人公互相竞争给对方设套,但绝对不会在数量上造假。 这部电影真的我不特别推荐你去看。

既搞笑又长知识,尤其是特别种草,让你看完之后就马上想去参加这样的活动。

所以在国内呢,也有这样少数人在学这个关岛大年里的推车,他用最短的时间花最少的精力看到最多的鸟,但是呢,不是适合所有的人,为什么对于初学者和中断的人?

就看到中段的这样人去了你,你见到你也不认得崔实意在呃,国内我知道的,反正有那么大概不超过十个人吧,来屈服玩儿过。类似这样的游戏,在香港看完之后,在第二天下午的四点以前还回到原地。

直接提交。然后你把你自己认定调查的鸟的种树,你写在这风皮上。

里面当然还要选出至尊鸟种至尊鸟种,就说你们这个队在这次活动之前认为最靓丽,最有意思,最值得提及的一种鸟,这叫至尊鸟种。

提交完之后,人得有裁判啊。 那个裁判好像是一个英国人,他对香港鸟非常熟,熟到就是了如指掌。

我们都交完提交了报告之后,一块儿开到一个所谓的一个很简易的一个小宾馆。

喂,小酒店吧,在那儿吃庆功宴,就跟咱们吃这个家常菜嘿,几一个样是吧。

但是呢,这些人都那么开心,吃吃吃的差不多了,就在这个小空间里面,就把牌子就戳起来了,把每个队的队名都给你写上了每个队被认定的调查,鸟的种树就一个一个写。

调查鸟种被确认,被他的裁判认定最多的,那就是一个优胜队,然后夸大家一故障,这是我们能够看到的形式,实际每个队都在赛之前,那么香港也好,其他国家的企业愿意关注这个参观鸟大赛或者国际赛的时候都可以去认领对。

你认领了哪个队,哪个队调查了座上钟鸟,你就按照鸟的种树按照这个额度往里做捐赠大赛,把这个钱收集起来,就放到弥补自然保护区去来做保护区的维护和健身。

所以我们就这样的话就理解了真正的鸟类的关角的比赛,他跟竞技比赛跟体育比赛不是一回事儿。

更多的是一种官鸟人的盛会,关鸟人的一种分享,惯鸟人的一种交流。

这种关角大赛啊,也未必需要和别人比。

赵欣荣就有一个学生叫关翔宇,他曾经自己和自己比在一年当中观察到超过一千种鸟。

其实除了比赛,还有很多种关鸟的方式。 有的人喜欢专程去观察湿地,鸟种,沙漠,鸟种。

各种地理环境的鸟种,也有的人几十年只追一种鸟,成为这个鸟种的专家。

赵欣如说,如果你真的有新观鸟,其实不必贪多,鸟少也有少的乐趣。

比如说,如果你能记录下你们家窗外一年四季都会经过哪些鸟,日积月累就是非常好的科学报告,你也完全能体验其中观鸟的乐趣。

你现在正在收听的是亲历者资书的深情节目故事fm,我是主白哲,本期节目由我制作声音设计。彭寒实习生无梦意,感谢你的收听,咱们下期再见,嗯?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