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云社阎鹤祥:从网络工程师到相声演员

读喜马拉雅作者:gezhong日期:2022-12-20点击:581
故事FM 第 419 期作为播客节目、音频节目的主播,我偶尔会去各大音频平台上看看排行榜,学习下现在的听众都在听什么节目。我发现,在这些榜单上,排名第一位的永远是郭德纲——德云社相声。我原来以为,相声的听众主要是中老年男性。结果这两年,尤其是岳云鹏、张云雷、郭麒麟火起来之后,我惊讶地发现,原来现在去德云社听相声的,都是挥舞着荧光棒的年轻女孩。那现在这些相声演员们是怎么走上说相声这条路的,做这个工作又有哪些体验和观察?今天,我请到了 故事FM 的资深听众,德云社四队的队长阎鹤祥,来给我们讲讲他的故事。/Staff/讲述者 | 阎鹤祥主播 | @寇爱哲制作人 | @寇爱哲 朱司帷声音设计 | @故事FM 彭寒文字 | 刘艺视觉设计 | 小北运营 | 翌辰/BGM List/01. StoryFM Main Theme - 彭寒(片头曲)02. Junkyard Residents - 彭寒/Yangfan(启蒙)03. Non_Sense - 彭寒(拜师)04. H - 彭寒(痔疮)05. 花格衬衫 - 彭寒(重逢)06. 妈妈的童谣 - 彭寒(郭麒麟)07. Future In Valley - 彭寒(牛街)08. Send Off - Explosions In the Sky(片尾曲)

德云社阎鹤祥:从网络工程师到相声演员

你好,欢迎收听故事。fm,我是艾哲一个收集故事的人。

在这里,我们用你的声音讲述你的故事。 每周一,三五咱们不见不散。

作为播客节目音频节目的主播啊,我偶尔回去各大音频平台上看一看排行榜,学习一下现在的听众都在听什么节目。

我发现啊,在这些榜单上面排名第一位的永远是郭德纲,德云社相声,我原来以为啊相声的听众主要是中老年的男性。

结果这两年,尤其是岳云鹏,张云雷,郭麒麟火起来之后,我惊讶的发现,原来现在去德云社听相声的都是挥舞着荧光棒的年轻女孩儿。

那现在的这些相声演员们是怎么走上说相声这条路,做这个工作又有哪些体验和观察?

今天我请到了故事fm的资深听众,德云社四队的队长严鹤祥来给我们讲讲他的故事。

大家好,我叫严和祥,是北京读音社的一名校生演员,我是从小就是跟我们好多。这个同行同业人一样,就是喜欢这个相声曲艺。那时候电台听嘛晚会人晚会也听电台里就有。

然后没有师傅,这个行业其实就是到后边儿,我会说他这个其实。

门户的界限,师生的界限其实非常严,你没有人领你进不了这行业。

小学三年级还是四年级的时候,那时候北京市有一个叫我记得叫春崖碑中小学生文艺汇演,他当时单有一个曲艺们来,我就你会不会我丈夫打的就跟老师我说我报名。

老实说,那你要愿意报你就报一个这呗,反正你学校推荐的,你愿意弄就弄一个。

我自个儿写了一个双簧,愣拽了我们班一个同学,我说,你就照这词儿,把我这词儿说了就完了。 他的后边说,我在前面演我们俩就去演的蚊香特产,当时是在北京的北海中学一大礼堂。

我就带着同学就去了,倒是一看人家那些学校都是老师领着,要不就是艺校啊,文化宫啊。文化馆的老师领着画着周望,人都专业,穿着演出服务,因为那个年代有一阵儿特别实行。

让孩子学个特长,因为那个时候特长生能能加分儿,我就去了去,当时也没敢怎么着嘛,初成牛都不怕虎嘛,咱什么也不怕,什么也不会让我们上商家就演了演了。我记得就我给人家有三评委给一个评委,逗得就哈哈大笑就受不了了,就我忘了我是一等奖,还是三等奖了?

哦,适宜等奖。

我是殷黑这个曲艺慧眼得了一个北京市一等奖,凭着北京市三有学生保送的重点中学,我是北京十三中的北京十三中,然后这其实是我跟曲艺的一开始的这么一个结缘,这么一个渊源上学校以后也是更喜欢这个了。就每年学校联欢会,我都说个相声,那时候学马三立,呃,学这个马季啊?

然后导致那时候全年级同学吧,老师都知道我爱说相声高考报志愿的时候,这是我人生。我觉得第一次我就是开始有一些启蒙思想的时候,然后那时候我就动我一个念头,我说我挺喜欢文艺的,我还动过考中戏的念头,也企图啊,想跟家里边儿说过,想跟老师说过,但那个时候就是那个环境严酷道。

你想说都不能说,那时候关键是学习不好的人才去学文艺。

理科不好的人才去学文科,后来严和祥考上了北京工业大学的通信工程专业。

大家都知道,北京的大学主要是集中在西北方的学院路附近,而北京工业大学这个工科学校自己孤零零的片区在北京的东南四环。

所以学生社团活动相比其他学校就贫瘠不少。

严和祥进了学校之后,看到这种情况,就和几个同学创建了北工大的话剧社和曲艺社自己来组织活动。 另外说个有意思的事儿,我们家恰好就在北工大的门口。

就在我每天路过的那个十字路口。北宫大的斜对面有一家老北京炸酱面馆,阎和祥上学那会儿,这家宾馆里面有两个打工的伙计。

也非常喜欢相声,他们就是后来的孔云龙和岳云鹏。

而路口这边的北共大校园里面呢,阎和祥还有一位学长在说相声,他就是后来推出的德运社的礼经,所以相当于这一个路口就诞生了四位德音社的重要演员。 然后那时候北京市有很多票房,票房就是过去老的那种,讲究就是大家取意爱好者呀。戏剧爱好者呀,周末找一个时间。

大家聚众演出一下,然后后来这个票房在发展发展发展呢,我们学校就成立了一个票房。

就在北宫大那时候第一实验了楼的四楼顶层,每周末定期会有一个曲艺爱好者活动的地方。

那时候大家就都来,就所谓现在在我们那儿,当年待过的好多人,那时候都去过都去,还不是都去过都去。

我那时候呢就在墙角儿,因为我这个人嘛是怎么着呢?

我是一个其实特别偏内向的一个人,我这个人到什么地方,我都非常喜欢观察,会愿意在一个角落会认真的观察大家。

然后其实从那时候开始,我才整体对这个行业才是有了一个偏清晰的一个人,因为开始接触这行业的人了。

然后我就认识到了这个行业的一些问题,时间就到了2004年,我就面临毕业了,因为我学通信工程呢。

然后又因为这个行业分高,然后将来好找工作,我可能赶上了通信行业,就是繁荣的一个默契。

就是2003年,2004年,那时候那时候我们上学,那时候那华为中兴来呢,我们都不去的。

然后我呢,又可能运气比较好啊。我就投了当时那个几个当时几大运营商,我那时候就是三个运营商就都要我了,觉得中国移动了,那中国移动能整体还是不错嘛,待遇什么的,大家都还是不错的。 然后这样时间就转折到了2005年。

2005年我印象非常深。

有一天我坐汽车回家66路,那时候回我们家,我听广播就听着这个北京文艺台啊,有一个827.6余开心茶馆,一个节目。

那个主持人叫大鹏,这里是北京卫视特别的。

然后我是那时候第一次听到了北京德云社这个小茶馆录音,然后一下就耳耳目一新。

我发现,哎呀,我觉得这个东西就跟我当年想的那个相声,那个状态是一样的,就是说他在台上那个状态是撒洒脱的我,我说我师傅啊,就我师傅他在台上那个状态是洒脱的,是自如的。

它不是那种我们脑子里边想的那种相声。

啊,就要往这一站啊签的观众你好啊,说几个包括说几个段子,还是回归我说那个问题,他的东西是大打动你的,他是真的,我为什么喜欢你这个节目呢,因为你们这东西是真的,我们都就怕假。

就那时候有有有郭德纲这个名字,我真正第一回在听到我们先生的时候,其实就是已经刚才我说零五年在广播里了,然后哎呀,那时候就太厉害了。

呃,因为我那时候工作也忙,工作也忙,然后就天天追着876那广播,天天挺天天挺。

天庭以后呢,然后我就知道好,就在天桥儿。我说,那我想去一趟,没离我也不远嘛。我那时候在菜馆儿上班儿,我说我奔天桥儿吧。

那时候就已经买不着票了,就是零五年底零六年初刚爆火的时候就买不着票了。我印象特深,我第一回去的时候,我师傅跟于老师说的是那个。

嗯,我文章会就火到什么程度啊,就是你必须在听相声之前,把所有的就是想上厕所的欲望都解决了。

因为你只要坐进去,你是不可能出来上厕所的旧的你是肯定你出不来,你一看这样你就出不来。

你出来你也回不去,那都都是憋着看,真是憋着看到串出来了。好,今天给大伙儿勒一头儿啊,让大伙儿瞧瞧我,你这霸方藏了道士就是火爆,跟我想象的一样,就是积极火爆,然后他们那种状态跟观众这种交流的感觉交流的状态就是非常自如,因为说到一点就是非常严重是什么呢?

就打这之前大家对小剧场相声根本就没概念,就大家不知道相声应该在剧场里面听我们人那项就是晚会那个春,那个春晚呃话匣子,我们小时候听相声都是广播呀,看不见人。

我师傅开始火,就是从网络上它就火的不行了,到零六年初那就不行了一下,那你就网上,你看大家就到哪儿,全是博登老师博登老师就全是这个。

那个时候就把我这个在一直没有元武太梦的这个瘾就勾起来了,因为那儿活跃的人当年就跟我们在一块儿哎,都认识就然后我觉得哎哟,我说,那时候我感觉就是普通人能上台了啊,都撞好等级了,搞完了我们因为在我原先的意识里边,我觉得这个东西这个行业虽然很大众化。

很娱乐化,但这个行业的人有一种天然的,排外的状态,它有一种行业壁垒,就天然就是我们。这是一个圈子,我们在这儿大家是一块儿玩儿的。

所以这就回来了。你就像这个东西,为什么要失诚,师承是怎么来的。

现在我们都说,哎呀,你说相声,你得办一个诗啊。如之何如之何,过去失常这个东西啊。其实一方面有一些徒弟啊,师傅,教徒弟啊,传帮打一些东西。还有一个问题,他是有一些行业保护的。

过去拜师有一个行业的总谱,我就是所有这个行业,所有人都在这行业总谱上。

你拜我当师傅,以后拜师的转天,我带着你到这个行业的掌门大师兄,这儿把你的名字腾在这个族谱上,你才算这个行业的人。

否则你都不许干这个其实就是行业资格证,解放以后这个东西没有了,但不得不说,在这个行业的人的这个观念里,边儿还是有一些这种东西的。

然后呢,零六年初,当我们先生郭德纲老师带这个东西热火了,以后给我第一个观点就是什么呢?

我说,这个壁垒有点儿被打破了,就是说有一些普通人。

他即使没有任何的接触,没有任何的关系,他也可以进入这个行业。

最写近的例子就是还是我说的就是岳云鹏,他们从那个炸酱面馆走到那儿,就是当年零四年,零五年跨国的一年嘛。

这个是当时给我带来最大的这个变化,然后时间就过到了2006年的四月份,北京德云社在网上贴了一个面向社会招生的一个帖子。

那时候在论坛里说,就是说有志向的这些个行业的这些个爱好者,如果你们想学,你们可以公开的报名。

到这儿来学那个,就跟我当时想到大部行业壁垒,这个事儿完全印证,就当时我认为也没有那么大,但今天我看来是这个对这个行业功德无量的一件事儿,就是他改变了这个行业的选材机制。

那是北京同学说第一次面向全社会找我就填了一个标报名表,然后后来我当时听说应该是全国光收报名表就烧了好几上万份儿都不值啊,就是多了去了,都那时候还没有那种网上那种,我记得是没有那种,很明白那种一个赛友格式啊,说你提交一个文件没有。 嗯,我记得是不是填了一个纸质的给他记忆,我要不就是我想不起我想不起来了?

反正填了一个年龄限制应该是只到26岁。我是八一年生日,零六年,我正好卡在这个年龄线上。

再过五个月我就抄了。你知道吗,我就职工制定的,我就写了一个报名证,我就就把这个东西就交上去了,应该是四月二号一号交的表儿,四月十三号到十六号,这三天考的试就突然有一天女朋友给你打电话,那就是我好像我师傅那经纪人给我打电话。叔叔叔说,你是那谁吗?我说事儿,然后通知你。 四月十三号到北京广德楼剧场考试。

也没什么准备嘛,因为我虽然我没有那么长时间上过台,但小时候老说嘛,你背个八丈明灌口,什么都会。

然后四月十三号到门口,我们有一个师哥就把我从那个广东路后边儿就领到后台去了,然后就看着后台就聚一堆人了,就各种准备了,有的就穿着大褂来的。

背着弦儿来的,跟那儿练快板儿的就什么都有。哎呦,当时还给我吓坏了。 我说,我说这么人才济济呢。我说,感觉就就就就跟那个那个那黑衣人似的,你突然发现这个星球的外星人,其实?

全聚集在这儿,你知道吧,就是找不着同类,终于找一地儿找着同类了,挺兴奋的,然后来挨个烤,挨个搞上那个上台上台。那时候我记着我上台,那时候我们先生,包括那时候张文顺先生也带啊,包括剩下这些徒弟上面都在后边儿。

然后问你叫什么,然后你都你都会什么,然后然后大概你看其实喝那感觉呢,只有我们先生没见过,我台下那时候有些人是见过我的,你知道吗?但是我当时面对只有我们先生一个人嘛,郭老师。

然后就是背了个罐口儿。

换口就是八扇名儿正阳高,哦,不是那个爆菜名儿,这些征阳高征穷整中国眼儿烧花牙烧出一烧紫啊,这这,这所谓灌溉这东西背一个吧,你要会的话就背一个。

不会被就唱个唱个戏,不会长期唱歌,还有那种连唱歌都不会的,就你说两句话吧,就起码普通话和不是,所以你就看出他的要求会多低,就你一直要长张嘴,会说话你就可以弄啊,唱了一段儿戏啊,行就下去吧,你等通知吧,然后就走了。然后就是突然有一天通知,我们应该是五六月份,某一天就把我们叫到现在北美路天桥,我们那个总部叫到那儿了,叫到那儿是真正是?

第一回就是跟你们这些入选的人上课,嗯嗯,可能有几十人就是现在。今天你看中国现世界八十年代。

就我们这一番儿的所谓电视上,你能看着有名儿,认为现在都是艺术家了,就所谓都是艺术家,有名儿的,没名儿的,全在当时那个就那个屋里。

然后上课上课,当时就很简单,让大家给我们几个文本,就是说,因为刚刚我跟你说那个什么爆菜名儿的文本啊。

什么地理图的文满灰西贝北完以后呢,一周回来考核?

那时候上课,今天我跟比如跟张贺伦他们聊天,其实那时候上课嘛,可能还是就是偏挺苦的时候,因为那时候我记得每周日上课,每周日上课,早上十点上课十点上课呢。人的剧场可能九十点钟才开门儿早的要求你早到,再有就早到。有时候今天要考试被罐孔给你练了呀。

就五六点钟就在那个天桥前面那广场那大钟那儿,我们在那儿聚旗儿,然后练冬天特别冷,北京冬天早上起来,恨不得就零下最冷。那会儿慕容那个六七点钟嘛,恨不得零下一二度两三度那会儿站在那儿,你还得说话的背东西呢?

呃,我第一次上台就是零七年的一月十三号,我印象非常深,不是月十三,不是月十七,在广德楼局还是广德楼,还是在我面试那个剧场第一回上台我三个人,我跟我那个诗,那个高鹤彩,还有张个峰,我们仨人儿说了一个相声,别玩笑,今天还到这儿来,有事情找你哦,有什么事儿啊?我问问你吧啊。

像你们这个说相声的,平时的也经常的一个趟会呀嘛的吧,这怎么听得像骂街呢这样啊?

不是像你们这个说相声的,平时也经常的印个汤会呀。马蒂巴那天的底最后一个好像也是我师傅。

然后就低回中医园的上台的梦了。

他那应该是我大学毕业以后就时隔那么几年,第一次正是商业的演出,卖票的演出,面对观众,然后还是挺兴奋的。

然后让我很惊奇,就是我并没有太紧张,我觉得还好,跟我想象的都差不多啊,没有说说说那种地位上的特紧张那种的。

然后这就开始六续的可以给你安排演出了。但那个时候就面临一个什么问题呢,就是演出的机会非常少,因为那个时候我们只有一个剧场。

演员有很多观众呢,又非常火,那时候对上台的机会呢,考察的确实非常严。

我现在印象零七年,整个一年我可能才演了四五场,就讲讲讲,讲,讲讲讲,讲讲讲讲,这就谈这个德仁社当时有一个选材和教育机制了。

我们当时这个德云社刚招人的时候,那时候我们先生,包括后来跟媒体采访也说过,就是说我们考察人呢,先考察人品,再考察一品,怎么能够考察人品呢?其实一个很简单的问题就是让你在剧场干活。

扫地擦桌子,每天那个演出完了以后,下边儿那观众磕完那瓜子儿茶得有服务员收拾,让学员下去跟着一块儿去收拾去。

就通过干活儿这个事儿考察人,那就是有的就看出来了,他这有的人呢,在单位也是嘛,领导来了以后就干得特别起劲儿啊。领导一走,夸着就歇着了。 这个其实你看通过这个事儿就几方面反应。第一。

我认为就是我们师傅这个选。在他认为这个人这个行业里边儿人品有问题的居多,所以在一开始的时候,就要把人品这个问题先结入。

他为什么通过干活这事儿考察呢?就是我师妹的意思是留后道的人就别留那种耍心眼儿,知道他要留后道的人,这是我后来才感觉出来的。

确实通过这个这个,这个过程刷掉了很多人,然后那个时候其实对我来说是一个怎么说呢?是一个。

当时有点儿,就是脑子里边儿还是斗争了一下,为什么你当那年我年龄已经不小,我,我那时候也零七年,我已经26了,26,我在单位,我已经凭工程师了。

这个因为我是学通信,我是学这核心网维护的,我已经是工程师了。

你这个全场散了以后我下去擦桌子扫地,关键有那个看节目的,那跟我认识啊,人家听相声的刚吃啊,起来刚走,我过去擦桌子去了。你说奇怪,不奇怪。

人以为认错人了呢。就这这服务员,这不那谁吗?

当时有一阵儿脸上肯定是拉不下来,落下了,就是倒不是拉别人擦桌子,怕碰见熟人。 这种教育方式是什么呢?是打一开始就把你的自尊全部打翻在地。

我现在回想起来,那个过程对我后来学艺的过程影响很大,就是你那时候你什么都是你在那儿擦桌子,嫂子你都不怕碰见熟人了,那你就变得无比的谦虚了。

你什么都能接受了,没有你接受不了的东西了。

你想后来不单是要擦桌子扫地,并且你要比老师比别的演员提早到剧场,比如说剧场是七点半开演要求你,六点钟你就要来摆桌子白椅子,包括那时候师傅来了,给师傅倒水,这都有啊。

然后开场以后站在下场门,我们有规矩啊。一个上掌门,一个下掌门,站在下场门儿看整场的演出,不许坐着啊。我们那时候老师讲话,你来学意识,让你坐着听了是我给你教,是你给我教啊。站着站着,从七点半一直站到十点半,你想六点钟来,先跟着收拾,收拾完了以后站三个小时听。

这三个小时脑子里还不能断你得那消化的剂啊。

这个过程其实也淘汰了很多人,很多人就接受不了这个了,都跟说我跟你说对这些人的考察有多严。

那就是说,如果你想有演出的机会,你想在这有好发展的话,你就必须天天来我就我因为这个事儿就被德云社第一次开除过。

我这我也挖丢人啊。我,我至壮医院,我做手术,作者说得住院呐,这个前后带检查带。

住院在恢复前后就得有那么一两个月,我这一两个月就没来,没来人就认为我跟那些就是各走了,不干那个是一样的了。

等我再回来,人就说你已经没开,除了开始回来以后呢,因为这事儿我还,那是我第一次跟我们先生就是当面接触。

就是聊这问题,我再帮我这问题艺术哦。后来就是理解我这意思了,就是你这双特殊情况,后来这才又回来的。

然后现在感觉就是零七年听了很多。

你想,你每天在那个剧场站着,听你站着听,你肯定认真听你走不了神,你把坐着听会走神,你站着听,只走不了神。

每天能打量的灌输,让我才对这个行业,他有一个新的认识。 阎和祥当时的本职工作是中国移动的网络工程师。

专门负责核心网的维护,而核心网维护呢需要24小时值守,就要不停的倒班儿。

所以阎和祥一边儿上着玩儿,一边说着相声要花费很多的精力来保证两边的时间不冲突,这种状态我相信是。

所有人都没有的就是我。事后我跟这个这个事跟很多人也没有讲过,以至于当年这个事我也不好跟我们单位人分享,因为那个时候除了我以外,包括我那个搭档,很多人都是抛价舍限,哪怕来北京打工的人家一门心思扎在这儿学相声,说相声,他会对我有工作,这个事儿就不是很理解了。

他会认为你应该跟我一样,把一切全舍去全钻研这个再有一个就是加上你还是跟人家合作关系。

就我纪念是我能请假,有一些时间云住时间来跟他做,但多多少少也会影响到一些业务上的问题。

那时候全单位学校里只有我是自个儿开车去院的呢,这个东西其实跟大家其实当时也有点儿格格不入人家好多那些个进城人学艺的人,可能连租的房子还没有呢。你理解我说的意思吧,你就不能让人家感,你是来学东西,你来学艺的就到最后导致我连车都不开了,但实际上开车这个什么我是个交通工具嘛。我也不是说为了显蒙我也没开个劳斯莱斯。

对不对呢,但今天吧,今旦你今天去我们剧院演员就演员已经开始攀比,开什么车了?

就说跟我们那会儿玩具,我那时候是羞于开车啊,就是我觉得尽量让我能普通的不能再普通一点儿。

这样我能吸纳和接收更多的东西,然后进了零八年以后呢,有了一个特别好的契机,我们的新开了一剧场。

新开了一个剧场呢。

嗯,我当时跟我那个搭档,在我们当时这一番儿屈原里边儿,就算是非常不错的了,就把我们作为那个剧场的底就大昼的演员,就派到那个剧场去了。

三月份开始,在云龙就在大观园那边儿,那时候就开始有每天的演出了,就给你排满了。突然我这个演出量就上来了。

然后就当时就特别快,因为你要应些一年才演那么四五场,然后突然有一天告诉你,你天天有演出了。

那你将是什么心态一下,哎呀,觉得历练的机会也多了,然后各种表现的机会也多了,我一有每天性的演出,跟单位那边儿上班的矛盾就出来了,这就是我当时就是一个罪。

最这个最辛苦的一段状态了。

就是你看你知道我这个喜欢骑摩托车出去玩,这样我为什么需要骑摩托车,我是因为赶场才骑到摩托车,我那时候最紧张,我到什么时候啊,您那时候在云龙演出玩香最深的是云龙,是下午两点开始演出两点演出呢,到下午四点可能就一两个钟头啊,两三个钟头啊。那时候中午啊,有一个小时吃饭的时间。

我就是中午别人去吃饭的时候,我说你们先去吃。

我呢,晚点吃我就把吃饭的时间呢,空到下午两点到三点,这个时间段你们都吃完了,我说我去吃饭。

我就从单位出来,以非一样的速度冲下楼啊。

一开始骑自行车后来自行车不行才改的摩托车,我得真心的路上那个几分钟真是两三分钟的时间。

我以最快的速度骑摩托车,骑校剧场,然后冲到后台,换上衣服,上台,说一段相声冲到后台,换上衣服回单位,做到机器前正经微作的维护首都的这种无线通信系统。

象象,你知道超人什么样,你知道吧,就是一,有了危险怪兽,一来夸,找个电话机夸一撕,然后完了再回去。我当时就那样。

包括零九年我们先生收我当徒弟的时候,我也还在外边上班。

我们这行业其实是按道理来说呀,过去有一个规定是不能收票邮的就不能收业余的,所以当时那个状态就很纠结,跟搭档的关系。说实话,其实这个问题造就困扰了我啊,这应该是我职业生涯困扰我最大的一件事儿,就以至于到最后对我的这个在这行业的性格都有点儿影响。

就是我在外边有一个非常稳定的工作这件事儿。

加上你的可能状态,又被大家你又是北京人,对吧,你守家待业,你还什么都不愁,人家可能很连连房租什么的人都交不上。

然后实际上到后来我有很大的精力都在协调这些关系,然后到零九年夏天,下半年开始,那时候就跟着我师傅,其实就基本有商鞅就出去去演出了,就是说实话,就是能有这种这种这种非常规性演出的这种收入了。

我们刚开始来学的时候呢,也不交钱,也不给我们钱,然后等到有开始演出的时候呢,那时候我记得一开始的时候,一场才给二十块钱。

就是一个象征性的收入,就是说告诉你,你这个劳动产出是有那什么的,等我到了嗯,零八年,零九年就开始,就是呃,也就算偏主力的演员了,那时候一场才七十块钱,而那时候有一什么风气呢?大家是耻于谈钱。

互相都不聊钱,大家聊多少业务,谁谁谁业务好谁谁谁包着想啊,大家都不了解,我觉得那时候风气非常好。

呃,等到了零九年?

中学就刚才说就跟着我师傅开始挣钱了,有演出了,那时候收入说实话就就挺多的,就所以我们就有学了一场,可能啊,有几千块钱,那个时候呢就是有我周围的人,包括同事啊,搭档就过来劝你的了。

就你现在你这个收入已经可以了,就你已经走上正轨,可以认为收入了,你是不是就应该就把工作就辞了,那你是不是就应该专心致志干这个了。

对不对。但那时候说实话,我就是没有完全动过这个心思。为什么就两点?

第一呢,我这事儿要跟我们家里说呀,我妈是急坚决反对的。

好,你有一个正经的国企,这个国企单位外外企单位的工作,你辞职下来说下去搁谁也不行啊,一个是家里就得不回去造一个我心里呢。我也是觉得我并没有在这个行业找到我真正上升的这个正轨跟渠道。

然后说实话我也对呃,当时整个同行业的状态也有一些担心,我认为同行业整体的这种感觉状态跟我当年在北工大那个票房的看的状态完全一样。 我并没有认为大家整体的这个状态就是对行业往前滚的这个状态有什么质的改变。我一直认为一个行业征集好事,行业里有一堆人。

开始改变,当那如果发现其实还是我师傅一个人在改变,其他人根本就没有做。

其他人都是我说的,那都在混饭吃,真的是在混饭吃。

那个时候你告诉我完全投入进入这个行业,我说实话,我是很担心的,那我事实验证了,确实就是这样。 确实是啊,零八年开始嫡友演出零九年开始正式演出一多。

然后通知我们零九年六月十三号十四号两天在北产举行一个拜师仪式,那个时候就很激动了。你把我们给这个字儿,我们给这字儿之间。

刚来零六年,零七年的时候就把字儿给了。因为什么呢?因为上台得写节目,写着你的名字。

就不能得写本名儿了,就得写译名儿了,也是对我们这个学呃,资格学历也是有一个认可啊,就是你说我们算赫兹科嘛。

这社会上有一些这个奇异啊,就认为我们这个云字啊,鹤字啊,是这个什么叫云自备鹤自备。其实这不对我们这个云鹤九霄,这都是一辈人。

只不过拿这个来区分入学的年限啊,比如云字儿就是零五年零六年啊,赫兹就708就是一年级,二年级三年级啊,是这个意思,然后到一一年。

一一年的时候,我就二月份,我就开始跟那个郭启林合作了啊,就开始跟大林合作。

阎和祥说的大林郭麒麟就是德云社的少班主郭德纲的儿子,可能很多人都知道郭麒麟,他现在正是火得一塌糊涂。

各党综艺节目上你都能看到他的身影。 2011年,郭麒麟当时刚十五岁,经过父亲的同意,他选择退学进入相声行业。

于谦成为了他的师傅。颜鹤翔是他的搭档,这个其实最早啊,我记得有一回去外地演出,我记得是我们先生。

找我谈了一次,他说,以后就是说我今天如果要说这二话,让你给他彭恩,你乐意不乐意,那我肯定乐意啊,对不对,你真的领导把这个就这么一个儿子说,因为我们这行搭档还是非常非常重要的。

尤其是父亲给儿子玄大大,这个是极其慎重的。

你知道吗,你看,像是历史,你就能看出来,那是极其慎重的,因为胆量又小,对不对,它又小十四十五啊,一零年底?

然后以后在外地演出,应该是我师傅好像是猪里聊天儿,又说了一句说那个大连可能要这个这个,这个是不是说要不上学,可能说要来说相声来了。

然后说问,如果要是跟我搭档的话,这个愿意不愿意。

然后我说行,转过年来以后,我就跟大林二月份应该就开始搭档。

我当时说话时候,我觉得。

我觉得大林特别好,因为虽说那时候他没有完全职业说这个,但是我看过他一些小的演出,就是他跟别人那种演出。

他真的反应非常快,就是特别聪明,灵性非常大。

然后我当时也真是觉得我觉得这是我职业的一个机会。我当时这么认为,包括我捧跟那个人,你看,包括一个给大连捧啊。

包括捧人这个事儿,其实也是一个阴差阳错的一个事儿。

过去我刚来德云社的时候,我想逗我干,我不是想捧他,那为什么后来捧干了呢?

还是跟我这个两边这个工作有很大关,我想逗根的时候人家就不可能完全照顾着你演出,因为人家那儿还有好多专业的这个严正光指着这个演出的人呢。

理解我的意思吧,因为如果我我逗人的话,是以我为主,我怕我保证不了上台的机会,但如果我选择捧单,我跟他的话,他得用我呀,对不对,对不对,但后来捧个人。

我师傅觉得不错,我们那一场后来当底了嘛,最后一个不错。

那就一直就捧下去了。

但是捧人这个工作就是什么呢?其实我老说好多观众都说呀,三分钟七分捧捧个有多重要,其实不对你就记住,相声这个东西永远是斗根最重要。

豆腐要占到99%,捧根也很重要,但你记住那个重要是锦上添花,它不是紧。

然后但当时我师傅让我跟大林的时候,我感觉其实这是我职业一个机会。 第一,我觉得大林确实啊,天赋异禀。

他这个东西确实很聪明,他记忆力,记忆力假他今天是我很惊叹的,是他记忆力,他基本是可以说过目无望。

就我们背那个贯口,他基本看两遍就能背下来。

然后再有一个我认为大连的平台还是非常好的,因为他师傅是俞老师。呃,他爸是郭老师,然后这个平台也好,个人能力也好。

我认为我的业务能力也不差,我认为这是一个非常好的合作方式,人合作机会,我那时候真正的这个期望还是很高的。我认为就是说。

我跟大林如果以前能合作的话,是要超过他父亲的。 因为每个艺术,它都有时代的因素。

他引领这个时代的东西,我觉得大林是有这个潜质跟这个能力的,一一年到一二年我都当了队长了,就是我已经我跟大林我合作以后都已经带着一个队队长,意味着就是我派这个队的演出任务嘛。

博弈是个小领导了,然后这个嗯,突然单位跟我说,一三年的十月28号,南京德云社开业啊,头一批就是我跟大林就我们这个主要演员就当时去演了。

然后到那儿以后呢,然后组织上宣布,从今天开始,你们每个队。

要在外地驻场演出,哎呦,我这,这我说这个,你要说我一个小时,你我从曹雪芹赶到这个赶到天桥,我赶到这一个小时,从下午我赶到南京,我可赶不到啊。

但是没办法,那时候你是你还得以身做你是队长吗?对不对,那就是我三个月到四个月之中呢,我就得请半个月的假,因为我得带队出去演出这半个月,你跑不了啊,没法儿跑啊。

那后来我就第一就把我在单位的年假就都给卸了,然后就开始跟同事倒换换门儿,让同事替我来。

然后我再还人家呃,一三年开演完以后,然后坚持到一四年,一五年我刚调整过来,然后突然有一天告诉我,哈尔滨,我们又开了个剧场。

哎哟,这个后来我就真,我就真挑不过来了。

我已经是队长了,我如果说一句话的话,我觉得单位是能理解我的,我哪怕你我都跟我跟大林在一块儿了,就我不求别人,我求郭金林帮我跟他爸说句话,这事儿还难嘛。

对不对,但是我真是到现在我也觉得当时就是痕迹。这我就跟我学工科有很大关系,就是我觉得我认为这个事儿他条理上就应该这么做,他就必须这么做。

然后你知道,其实后来那次最最惨的意思是是有意思是这样,是我在哈尔滨演出那哈尔滨最后的演出是礼拜天转天是礼拜一礼拜一。那天呢,正好赶上我上班儿。

但是倾向到一个问题,哈尔滨转天礼拜天的演出是要到晚上十点才能完,但是其实情况是又没有飞机。

火车也没有。

然后我就干了一件特别疯狂的事儿。

哈尔滨晚上十点钟演出结束以后,我从哈尔滨到外开汽车,十点一直开回北京,1200公里整十个小时。我那个导航当时给我的界定就十个小时,你想1200公里的话,如果开十个小时,那要导致你时速要到120公里,一小时就是我卡着高速那个限速开回来。 哈尔滨出来以后往常冲开,那天松原还地震了,我半夜走那个松原还地震。

然后这个高速上有一个特别大的木墩子,我印象特别深。

特别大木木墩子,我还是闪了一下,闪了一下,门没撞上。但是后来等到长春那个服务区的时候。

我就下来就是就是真是定了定神,就是说那时候就是开始问的就是说就你不能这么折腾啊,你这么折腾话,你这这这音为什么呀。

你这真出点事儿的话,没人心疼你啊。

我觉得那时候年我34嘛,733左右嘛。那时候我着急啊。我那时候觉得三十多岁了,我觉得甭管那时候我就就陷入一个特别纠结的时候,就是说,我一直认为就是一个人一辈子,你应该认真干好一件事儿,你才能干好。

我对我两边反复折腾,这个状态也很。

这个不接受,就是说你不可能在两边都有成绩,你这样折腾的话,你都不可能在一边有成绩。

你看单位严都知道你在外边儿说相声单位,很多人家禁止晋升的机会,继位就不会给你了,你知道吗,都知道您在外边儿您弄上面都数学逗唱了,怎么这这这,这个能提拔你当领导们来,你看,这是我们副局长哟,这副局长昨天晚上还报赛名了,这就不他不像话,因为我所以我们这行为什么好多时候他砸水儿,他不上品就在这儿。你比如说来领导啊,领导参加什么座谈会。

这领导要是唱个京剧和弹个什么琴?

这都算雅号,哪个领导说个相声,你看没有你绝一个都没有一个,他会,他也不说,你知道吧。

就当我这个。

嗯,一五年我觉得最疲惫的时候,然后突然有一天,郭麒麟找我。

有一天我半夜给我打电话,说那个我还在单位上班儿呢。

他说,哥,你下了一趟,我到你楼下了,我又不知道怎么没事儿,你就记住啊。甭管是人和人的关系。

包括什么什么关系,就半夜说的事儿准小不了两口子,比如说咱俩两口一大一起躺在床上啊。

这女的突然说一句,你起来会说点事儿,这事儿准小不了,然后就下来了下来。他那时候开着车,我就坐车里了。然后他就跟我说说,哥,我可能不想干了。

我说为什么呀?我说这挺好的时候咱们这个几个剧场都开着,然后我说正是这个。这个这个市场大开阔的时候。

他说,我想出去上学哦,我当时一下就明白了,然后我就说,我说总归,咱别跟这儿说了,我找一放馆儿吧。夜里两三年,我们家找了一个烤串儿的,一饭馆儿的牛街,印象特别深,麦拉亚买拉面还那个买羊肉串儿。

然后把菜点上,我就跟大林说,我说圆滑,我在台上我也说过。我说大连,我说这个世界上如果就剩一个人反对你上学。

也应该是我,因为咱是买卖啊。你上学我前面,我说,如果你走了,我前面这些个投入全白搭了。

一切都付诸东流了。我说,我之所以跟你大火,是因为我看中这个合作的机会。我一直认为,我觉得男人与男人之间呃,最稳控,最和谐的东西,还是事业的伙伴,而且这个东西是非常好的。

好的一种状态,但是我说大家如果从朋友的角度来讲,我说我举双手赞成,你出去上学。

我说你太应该上学了。

我认为他能在这个年龄主动自个儿。有了这个认识,就证明他确实跟别人不一样。 他退学两三年以后,他就认知到他因为不上学给自己造成的影响,就是因为跟社会的脱节,他接触的环境会非常窄,就只有我们这些人,其实。

在学校,学校给你带来的这些认识上的改变啊,包括同学接纳社会给你这个影响是人生当中不能缺少的阶段。

他肯定认识到这一点了,并且我认为他对这个行业其实很多困扰,跟问题跟我是一样的,这样也是为什么我们能在一块儿合作,也是因为这个他一样跟我看不惯这个行业很多的所谓这些陋习跟不好的地方,并且他也应该能认识到这些问题都跟受教有很大关系。

所以他急于要冲出去要看一看。 而且我和大连说,我这是我原话,我说,如果你去上学,我也不干了。我说,如果你上学的话,我觉得我在这个行业就是说的更什么一点儿,我觉得就没有我在能看上的人了。

因为我看重的,我觉得是你的家世,跟你的平台,并且你受到的熏陶。

我觉得在这个行业,除了你还有希望拯救这个行业以外,其他人没有这个机会了。

我说,如果你走了,我这个事业经验就断了。

但是我这没有说,那年他十几岁,我也没有说那么深嘛,对不对。 然后他说,行,他说,那我再考虑考虑。

然后打了一五年开始,他就好像是上上诶,是啊,他上就上托福去了,然后就不来演出了,然后他一部演出。

我就进入一个更纠结的状态,就是说他可以说去上学我,那我怎么闷,我就我家还是队长,我还得在这维持这个队。

然后你说一五年这个,整个这后边这半年下半年就我一个人才没有搭档,并且事业我感觉没什么前途的情况下。

就继续在这两边撑着,然后就那个阶段,其实是那也是我状态,就是特别不好的时候。这个问题我后来这个跟好多人也没说过,就是我那段时间是有点抑郁的,真是有一点了。

嗯,然后好就好在呢,然后到年底呢,大连有图上靠我他。

他不出去了,不出去,然后就还想继续在这个这个这个这个中国发展了。

然后我说,那就那就好了嘛,就起码我觉得就起码搭档这个关系还能往上继续上升啊,再前行啊。

这个促使我辞职的是另外一件事儿,就是郭麒麟不出国以后,然后又回来了嘛,还累我们继续有演出剧,有演出,然后就突然有了一个问题,就是欢乐喜剧人。

真正促使我辞职的是欢乐喜剧人,这可能谁都不知道为什么呢,就是你看,因为一六年,那时候岳云鹏你看制作一伙是其实那个欢乐喜剧人,那个节目给大家印象非常大。

好多人从那个节目认识他了。

他那季火了,以后等在下一季就是一七年的一季的时候,那欢乐喜剧人就火就不行了。你想第一期那么火,第二季大家的关注度就特别高。

然后组织上通知我,让我跟把邻居参加欢乐喜剧人,但是我当时就想了一个问题,因为那个时候说实话。

我因为这个哈尔滨南京到处跑,我已经找人开那种,就是感冒那种病假条了,因为没办法了。

实在没办法了,这是熬熬不下去了?

然后这个易通知我换了,看上欢乐喜剧人,这事儿就麻烦了,因为只要一上欢乐喜人就变成妇孺皆知的节目了。

就证明它证明什么呢?就是过去是我们这个小部门,可能有一百多人知道我如果上了喜欢的喜剧人,就会导致我们集团全单位都知道这个人在外面有兼职,并且天天礼拜六得看见他主要是还挺爱看,然后呢,最要命的我很想就是就是我很想一场场景,就是我在礼拜天晚上发完欢乐喜剧人儿礼拜一,大家还在记录我的节目,然后我就背着包,我就在这都上班来了就会非常。而这个会导致一个什么问题呢,就是导致我会把我们?

周围的人大家会陷入一个很不好的状态,就是人单位觉得人家会觉得哦,你们这有一个在外面说样儿的。

但你们这个部门不符合公司规定啊,比如欢乐喜剧人这个事儿会把我考勤这个问题暴露在整个集团,你知道吧,干嘛呢,对不对,你已然这么多年已经给人添了这么多麻烦了。

你因为这个是你再给人家再影响了人家的仕途什么的,你就就不仗义了,你懂我意思吧。

哎,我来,后来那我就真是累了,我当时就是一六年底,然后我就跟大卫救母就刺了,辞了那天我是无比的轻松,我要求我将特神,2016年十二月九号。

我从单位那个楼里边儿出来以后。

哎哟,我就如释重负,就是真是如释重负,我再也不用一天到晚,谨小慎微的。

从2016年那一天,我出了那个电影,我才发现我变成一个职业演员。

原来其实我有点儿在逃避这个事儿,就是说我觉得这个行业有很多问题,然后我觉得我不选择完全进入这个行业。

但当有一天各种事来把你推进这个行业的时候,那你原来的要求就要回归到你自个儿身上。 你不是觉得有问题吗,那么今天你已经进来了?

你再认为有问题,那就是你自个儿的问题,因为你已经变成这个行业的一份子了。

你爱他你就希望他好,因为他不好,就是你不好,这个是我我我,我跟我们先生是把这个东西划等号。有些人不这么认为,行业宝跟我没关系。

但我这样就是行业不好,就是我不好,而且也加上社会上对我们这个行业确实非议非常大,我们是特别希望扭转大家,对这个行业很多不好的认识。

成为了职业的相声演员之后啊,阎和祥不得不开始去正式相声这个行业里出现的一些现象和问题,那社会上究竟对相声行业有哪些非议。

阎可祥希望扭转大家对这个行业什么样的认识?

因为时间的关系,我将会在下一期的节目里和他重点讨论。

你现在正在收听的是亲历者自述的声音。节目不是fm,我是主办者。 本期节目由我制作声音设计。彭寒实习生,朱思维,感谢你的收听,咱们下期再见。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