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叙利亚地牢里,我被囚禁了 63 天

读喜马拉雅作者:gezhong日期:2022-12-25点击:497


在叙利亚地牢里,我被囚禁了 63 天

提示一下,本期故事当中会有粗口和强烈的画面描述,如果你在吃饭或者身边有孩子,我都建议你换个时间再听你好。欢迎收听故事。fm,我是艾哲一个收集故事的人。

在这里,我们用你的声音讲述你的故事。 每周一,三五咱们不见不散。

你可能还记得故事fm播出一期叫做危险国家旅行指南的故事。 故事的讲述者刘拓在伊拉克探访古迹的时候,被当地警察投进了监狱关押了十四天前不久,刘拓联系我说,你一定得采访一下我的一个朋友,他比我的经历和传奇多了。

他在叙利亚被关了六十多天,刚被释放了没多久。

这位朋友画名叫中东小乌龟,今年刚刚24岁,小乌龟蛮厉害的大学还没毕业,因为一个偶然的机会就做起了中东地区的旅游顾问。

他有自己的公司,也经常跑中东地区,所以熟门熟路在那一片有很多的资源。

他此前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会栽在这里,因为这位亲历者除了之后还没有接受过媒体采访,所以用他的要求,我们对他的声音做了变声。 我叫中东小乌龟,今年24岁。我在北京生活,我这次是一月十六号的晚上入境的叙利亚。

这次就是完全是考察一些小众的旅游景点。

结果就在路上,让一个很小的一个检察官给我拦下来了。

当时在执行的视频就是两个人,一个两个人分别管两两个车行道的车,当时就把我拦下来,然后打了很长时间电话,然后把我们手机护照全扣了,带到一个楼里。

然后他们有一个长官过来,年纪比较大,有六十多岁。呃,胡子是白,但头发没有完全白。

应该是一个地方上的一个军队的一个,算是一个小的官员。

他来了以后呢,一开始就是问我东西,一开始用英语说了一句hello,然后呢就开始用阿拉伯语各种问,然后我说,我听不懂阿拉伯语。

他没办法,问了几句话以后,拿出了谷歌。翻译拿出了一部很破的一个三星翻新手机,用谷歌翻译问我东西,但是呢,我的猜测是他阿拉伯EB也也不标准。

所以他拿谷歌翻译翻译的东西,我全都看不懂。

阿拉伯国家呢,每个地方不同地方的人,他的口音差别很大的。

他说的那个阿拉伯语,我觉得可能不标准。

我期间呢,我是看到了一个问题,当时在那个二层嘛,那小黑那个小楼的二层有一个小屋子,有一线有一扇门。

那个门外面绑了一把锁,绑了一个铁链子。 当时那个士兵过了一会儿又进去,又跟那个长官纪念瓜加交流的那一段时间,然后他出来把那个所有给打开了。

我就通那个门缝,我就看到那个门里全都是人,目测了一下,可能关了几十个人上百个人。

当时我看他关了那么多人,我就有一个感觉,我说是不是要把我给关进去,后来旁边那个士兵,然后看出我这个意思,然后他那意思就是说。

他就说了这么一句,我就说,啊,你,原来你也会说英文啊。他说扎斯坦里头里头到了六点多钟,晚上快七点的时候,然后他们突然间又来了一个人从底下来上来一个人。

然后给我一个首饰,说不让我跟着他走。

他把我带到底下的时候,然后当时我看了就是天,还有点儿,有一点点能看到能看到天色没有完全黑,但是基本上已经黑了。 我皇姑四周,我没看到我们的出租车呀。

西门子旁边呢,开来一辆军用的一个吉普。

示意我上去跟我说了一句话,用英语加拿大的拉伯语说的说,就是明天早上带你回大马士革找中国大使馆。

当时我就跟他上车了,当时就想了一个问题,我说会不会他把我带在什么地方关起来。当时我有有这种想法。

但是后来我从细节上我判断的应该他不会这么干。为什么呢?因为首先我知道他们的模式一般,他要真是怀疑我有问题呢。

他肯定会带枪,但是那两个人,反正我没看他们有担心。他们有带枪,至少没有带,没有带ok,而且他们从来没有缩我身,所以我感觉他们说那是对的,可能就是现在没有办法确认,我想找中国大使馆核实一下。

还有一个事情就是之前在去年十一月份的时候,有有两个中国的游客就是那种冒失鬼像刘拓一样的,然后去那边作死,然后跑帕尔米拉去偷偷找车,想过去,然后结果让人给逮了。

他们逮到大马士革,反正就是第二天确实中国大使馆来人把他们接走了。

当时我就想,我跟他们应该是一样的,可能找一个办公室把我们给软禁一天,然后第二天就就让我走了。我当时是这么想。

刚开车的时候呢,我还看了一下方位,因为我在那边很熟,他往哪开我都很清楚他确实往南开。

所以我就觉得他确实带回大马士革,然后当时就没有怀疑,上车就睡觉了,当时还非常冷,你一路动情啊,又睡着动情啊,睡着,反正这个样子开了大概四个小时,到了大马士革路过了我很熟悉的老城区的芭芭布十二t。 当时我感觉确实在大马士革,当时我就放心了。

结果那个车呢阴差阳错的就停在一个楼楼的前面,那栋楼黑黑的,然后从外面看有一个大围墙。

里面开出来一辆车,绕开了重重的那那些阻车器啊。然后路障啊,开出了一辆车。

那城里下了一个人,穿着军装,后来又跑来我们那个车,然后跟我们那个司机交谈了一会儿。

向后座上看,看了看我,我还给他摆了一个hello的一个手势,我们就被带进了那个楼。 在门口的时候,我当时就感觉里面很吵。

就是所有人在说话,但只不过是隔着铁门在说话那种声音。当时我就感觉可能这是监狱吧。

当时我也没有觉得他完全是监狱,但是我一进去,我闻着一股消毒水儿的味儿。

透过拐眼儿一看,里面有很多人在擦地,然后都是那种那种上半身是光着的。

然后我就觉得我考这不是监狱吗?

当时我就跟着跟他们那个门口那帮人就喊我说,我不要来这儿,我不要来监狱。我说我的胸口大使馆他们也听不懂,他们过去就在这儿傻笑。后来他们里面来了一个穿黑皮的,一个一个一个中年男性过来了以后看了看我。

我跟他说我说英语,英英英语跟他说很急速的跟他说,我说我不要你在那监狱。

我说我要出去,我不要再在监狱,因为我找别的地方,我不要再在监狱。然后他就来了一句话,他说大马士革的一个最好的一个五星酒店叫四季酒店。

意思就是说,这是很好的地方,不是很坏的地方。

当然后来我,我们知道了,就是这个人,他是管观人这些事物的这么一个,一个一个经理,后来我们就叫它皮衣,然后这个皮衣就带我们进去。

当时我不知道我进了地牢,因为当时我感觉那是一层,其实那是地铁地下一层。我们顺着那个下坡走下去的时候,是一个很黑,很幽暗,很阴暗的,那么一个很大的一个空间,在那个空间里,全是一个一个那种小号,就是像机密室一样,那种小号上面有一个小的那种像栅栏主的组成那种小窗。

很多铁门里不时的发出一些一些响声,但是不是人说话的声音是那种能动的声音。那个皮长官又跟我核对了一下,就是我的什么姓名呀,父母,父母姓名啊。然后这些东西让一个小个子的预警带我到了底下那个监视这个小个子,反正当时带我当中的底下那个监视那带我到了十八号没打开,说里面完全一点光都没有,就真的是跟记忆史一样的,那样的地方有一个小的栅栏,所谓的那个窗。

除了这个窗以外,没有任何的窗,而且他门门外呢,应该是地牢嘛。他是地下二层的样子,然后就是一点光都没有,就有灯光照的很亮。

当时他就跟我说,呃,你先将就一晚上带他的那个意思,因为当时我就是想就一晚上嘛,我也不用脱衣服了,我也不用怎么着了两张毯子,我一干半天睡觉来说。

当天晚上过得就比较快,到了半夜,当时我是被捏我憋醒的,我想上厕所,他当时是有尿罐的,在地上摆着,但是我当时不知道怎么使他每每跟我讲。

然后我就一直往上弄点敲门,没人理我就一直敲门,然后旁边敢于有人跟我说话,意思就是说,你闭嘴,你闭嘴,我们来睡觉。

说的是英语,然后后来还加了几句阿拉伯语,我就知道可能是帕德顿的人,然后有意义,那我没办法,当时憋得很厉害,然后一直敲门。

最后有一个预警,但是那个预警不是那个小个子是一个胖子,就是我这个花。这个胖子他我觉得是脑子有点问题,因为他从来没见过他效果,而且他是特别喜欢打人,他只要值班的时候,一上厕所就是往往往外放的时候,就老天爷有人奶打妞声音。

当时他就是一开始在外面哗哗哗啦,就是很大的声音骂了几句话,当然我没听到骂了什么,肯定是骂人的意思。

然后我就说我就喊推理的,推理的推理,那他可能听懂了1.1点意思,因为阿拉伯语的厕所也是本英语,是一个反应吗?

后来就把门开开,然后那意思叫我快去快回一摆手,那意思,快去把那个厕所门一打开。我当时就惊讶了,那个厕所地上大概有两厘米厚的积水,全是那种连尿带屎,然后还扶着菜叶子扶着那个扶着饼。

就是那么一种,一种一种环境,然后它有很多坑,那个坑里基本上我看了一下,一共是八个还是九个坑,然后其中有七个好像还是八个都堵了。

当时没办法,那是小便嘛。然后我就赶紧用,用完了,赶紧回我进了锁的时候,我当时穿着鞋的,因为他当时在那个收行率的时候把我洗带了也给熟了。当时我这一点点漫步的一根,那么拖拉着过去。

我一看那种环境,没办法我不能穿鞋。

然后我就扒着那个门,顺着那个缝,我想从旁边儿过去,结果那胖子一看我那么慢,然后就敲门,拿着大铁棒子往门上一敲,咚咚的一声,反正就是后来喊了一下,就是快点。

反正用完了我就回去。胖在回去关门之前,还给我指了指地上那个石罐儿跟我说许,意思就是你可以在那里面三上上厕所。

然后指了指旁边,在地上横行酒吧,放着那种罐儿也是一样的罐儿,然后跟我说,做了做吃饭的手续。那真,这是因为吃饭。

然后我一看我,其实我都觉得差不多,还有一个大饮料瓶子,那大饮料瓶子呢,它里面装满了全是水,当时我还想那是什么东西,然后把它打开闻了闻我的马还好骚,我觉得这别人这灌的尿,然后我就没碰他。

然后我在那睡觉。

睡得睡,然后最后是怎么醒的。

他当时有一个发饭的在外面喊,韩武,那个号十八嘛。他大事敲门棒棒棒,然后那意思我就一起来,我当时不知道干嘛呢。我走过来就啪唧从那个小缝儿里给我扔了一点儿饼进来。

因为他们发饼是这样的,就是礼拜,一会把礼拜礼拜一和礼拜二的全发了,就是一共发七张饼。

就是当地吃的那个披萨饼就是很便宜。

他们当地常吃的就是小麦混杂粮。那种饼是将近人民币,是一毛钱一张,我就大喊我说什么时候让我出去。

他没有回音,一点回音都没有。

最后呢,突然间又是外面有响声,他们又在那喊哈姆萨大师搜罗大使,然后就一个号儿,一个号儿的喊,我也知道可能一个发东西。

他们敲到我的门,然后当时我不知道什么意思,后来就使劲的敲,一直反正跟他重复说我要出去,我要出去。然后最后不知道什么意思,外面结果一个铁棒的敲过来。

就在那个胖子的声音,铁棒胖的一下就敲过来,把门打开。胖子很生气的样子,就说,你把那个昨天跟你说吃饭,那个家伙给我拿过来。

你把那个家伙给拿了一个过去,他说特别脏,外面他那个外面两个犯人盛着一碗汤,那个汤是用那装洗脚水的那个,那个那个大篓子装的。 我直接拿着手没有带手套,没有带任何东西,拿着我那个东西吃饭,那个家伙对里面画。

弄了一碗汤给我递过来,真的意思就是你吃吧,一看是那个东西装的,我就直接,我就说那意思我不要了,不要那个胖子当时就那意思。

给我做了个手势,你不要我揍你,当时我就没办法拿到屋子里去了,然后闻了闻那个汤,我当时真的是一点食欲都没有,我就直接把那个汤给倒到那个拉屎那个家伙里了。

又过了很长时间,那我就继续敲门,当时都很害怕,我就觉得今天怎么没有人来。

之前我敲门的时候,旁边隐约会有一些声音,就是说有人想尝试跟我对话,到底有没有理。

这个时候呢,我是真的是当时一天没跟人交流,我就想跟人对待话。我想问问这什么情况,当时旁边有一个人就问,而豪华又豪华,又又就一直这么问我。

他说他叫伊斯兰。

他说,很欢迎我来。我说,我不想在这儿呆着。

他的英语也不是特别好,感觉就是会说一些基本的句子。

我就问他一个问题,我说,你待点呆多久了?他的回答让我很崩溃,他说他呆了一年零两个月。

他呢,在我最后后来得知他是一个卡米什利人,就是在他是在北方阵营的一库尔德人。 但是这个小伙子呢,他在政府军呢,是政府,军里当过兵。

算是地位比较高的一个库尔德人。

他是因为跟人打群架,得罪了一个兵痞。然后兵痞说他杀人,把他栽当进来了。

他是关进来一年零两个月,然后没有人审判。一句话没有人问他一句话就那么关着,当猪一样呀。

当时我听他一年两个月的时候,我当时就崩溃了。我当时就想,我说不关我也关一年两个月嘛。然后他就说了,说你不会关于年龄两个月的,你不会关于那么长时间的,你就一个月。

我当时我一听一个月这个词我也都疯掉了。我说我不想关心一句,他说,不不不,不,十天十天我就那么呆了一一天,然后晚上困了的时候睡觉了。 第二天第三天,第四天,第五天我都不是这么过来的,每天都是这么抱着一点希望,给第二天抱着一点希望给第二天期间有一有几次那个小个子。

他是对我真的很好的,隔几天给我扔几个小饼进来,就是算是说我给你的礼物什么样子这个样,大概到第六天的时候。

因为我之前我听说的在叙利亚,因为去了不该去的地方,然后那些傻傻游客被关起来的最最长的时间是六天。

第六天的时候,我彻底崩溃了。然后我没办法,我敲门也没人理我,然后我就一直在那骂我。一开始呢,我就喊普尔泰斯都在喊抗议,然后抗议,没有人理我。 当然,当时就是有一个小插曲,就是把我旁边十九号关的一个叫阿里的一个埃及人。

他每次的旁边劝我说,这帮人都不是人,说你闹的话,他们会打你,他们会往死打,你就从来没有听他说。我也一直在敲门敲门,敲那个笼子门,然后一直我也在那老婆在骂。

当时我是真的是没办法,因为这种地方,如果他不审你,我怕他把我忘了。

因为他当时说一年两个月,我感觉就把他给罢了。

到后来呢,第六天的时候,然后我开始骂facebook。

我说我,我说普罗泰斯,他什么呢?你们都不理我就骂帕克。然后他他骂帕克,他说阿里就跟我说,你千万别这么干,你千万别这么干,就一直在旁边劝我。

当时那天是胖子,正好胖子值班,但是他好像听不懂,以为我饿了,然后给我两张笔啪往里一扔到最后呢,我就这是实在是没准儿做了个大死,我就学了一下,就那个阿拉伯语,那个操你妈怎么说。 然后我就一直说库斯姆克。

然后当时我妈妈这句话的时候,阿里都不说话了,在航班待着也也没听到他跟我说任何话,然后说库斯姆库斯姆,然后最后终于有反应了。当时一个棒子我喊一个棒子翘过来,喊一个棒子翘过来敲到门口,过来开开门,把我往外一拉,然后啪一顿打。

咣咣咣一个打,然后给我给我塞回来。当时我打的头一个头一幕线呢,有好长时间我就没还过来。 他打完我大概有一段时间,然后继续骂。

固然感觉门口有动静,有人在开锁。然后我一看小个子在那门口,他当时也很无奈。当时我觉得那个小个子是对我有点同情呢。他反正那样子就说,你不要再闹了,你再闹也没人理你的。 我就跟他说,我说我一定要出去,我一定要见你们经理。

后来还把门无奈的就轻轻的一关关往那儿走了。过了一会儿呢,那个小个子过来了,一开门说,我们经理要见你,然后你跟我上去吧。当时我就很高兴。

好不容易有有结果了。当时是直接到了那个办公室,就一开始就是那个皮衣,那个黑皮衣让我上去,然后问我父母名字那个,那个办公室做了一个五十多岁的一个男的,一个挺壮的,一个男的。然后那个人应该是他们情报局的一个官员。

旁边坐着一个穿着迷彩服的一个一个小伙子,二十多岁,跟我应该差不多大。

他是那个翻译,但是那个翻译就问我说,你为什么会不着急抓到这里面?当时我就很崩溃。我说,你们抓到我,你们不知道吗?

他说,我们确实不知道。我说,你们为什么会不知道呢?我说,我想去一个城堡,在哈马上旁边。然后你们检查站说,就在带我接中国大使馆,然后往我周围的地方来了。

他说,我们这儿确实不知道,因为我没有见到你的扣押扣押文件,我就没有办法了。我说,那你们赶紧查吧,然后呢,你们要知道什么?我赶紧跟你们说。

我是个旅游公司的。我说,我来这边考察市场,我来叙利亚七次了。

说着说着,反正我就哭了。那时候我就说,我六天真的没有见过,见过见过光。 我想见到太阳,我想出去,我们快过年了,我想回家。

他就跟我说这个问题可能是那个警察站呢?他不知道你要干什么,他只能迈送到这个地方来,因为我们是全国最高的居士安全机构。

我说,这个不是监狱吗?他说,这个不是监狱。

从这个开始我是了解了这是什么地方军事情报机构呢?它是属于情报部门,他是属于一个非常规的一个扣押人的一个地方,他跟监狱是不一样的。

所以这也能为什么能理解为什么一个人关意见,而不像监狱似的,每天又放风。

到最后的时候我才搞清楚他的模式,他就是集中营,没有司法程序,以人一旦被关进去就失踪了,就没有人能联系到你。因为当时后来我才知道就是我们家人,包括说我的所有朋友,同学,包括说我的一些客户全都在找我当地的一些合作伙伴facebook全在找我。

都没有找到我的下落,后来还是大使馆最后出面,然后把我们给弄出来了。

我很庆幸我是中国人,如果我不是中国人的话,我估计我就真的被关一两年,因为有很多国家在叙利亚没有使馆。

他们查不清你,他就只能把你一直关着,关到最后,然后你人都不知道他去哪儿了,很多人甚至会关了三年。后来我跟那个阿里了解,我说为什么还会关三年,他说啊,这个楼里有一个定律吗?你有问题,你真的做了什么不该做的事情,你反而出去的快。

因为他把那茶青上以后,他就把你转到监狱去了。

但是什么人关在时间长就是没有问题,而且又似乎有点问题的人,他查不清你,他又不敢把你轻易放了,他就一直把你关着。

他也查不清楚。然后他也搞不了什么东西,他就把你当初一样养,然后一直养他烦了,把你放出去为止。 当时我就问他多长时间,他还是跟我说,baby two,然后我当时一天天跟baby,我都知道我说两个三天肯定是出不去的,因为他们在阿拉伯事业有一个定律嘛。

就是传统阿拉伯人的嘴里玫瑰基本等于玫瑰闹腾的意思。

偷特利舒尔或者是舒尔,基本等于玫瑰的意思,斯威尔土尬的才是数儿的意思。 当时帮我送下去之前,他还跟我说了,说因为今天这礼拜六,然后现在又很晚了。然后呢,我们不工作。

明天我们会给你做个笔录。

然后我说做完笔录,然后你们查查我手机,赶紧的把这个流程走完给我放了他说他康福尔摩他pro密斯。

我就当时就这样答应了,就下去了,下去了。然后这是第七天,第六天,第七天的时候,我是第一次开始尝试吃他其他的东西。

因为我怕阴压不良。后来我吃着它米饭,但他那个米饭时代的时候,我都不敢想它跟松米饭不松。米饭是两码事,但它那个米饭呢,我感觉里面有沙子,但后来我才知道那沙子怎么出来。它有一些姑妈,它煮完土豆,它没洗。

他那个沙子带到米饭里,然后你吃的是有沙子,里面他那个汤,我也后来没办法硬着头皮嘛。 我只能吃到第二天,就第七天的时候,他们反正叫不上你,反而把我就是什么那些问题系了一些东西,然后又查了手机,让我下来了。从那以后,我就再没有见过任何他们的行政人员,一直关到我北方之前。

然后我觉得应该差不多快把我放下去,结果那一周还没把我放出去,当时我就特别绝望。

后来我又开始敲门,中间我闹过绝食,会把自己弄过病。

像是你倒来就一般,还把自己弄个病关到就是春节之前的一种,就是他审完我那一周的周末,那时候我故意弄了点儿,就是那个厕所地上那个沾着尿粘着使那个水,然后放在那个水碗里,然后喝了。

结果我真是拉肚子。然后那天上面拉死我,都感觉我到后来虚脱了,就是站不起来了,我就一直敲门啊。我就跟他们说我要推理的推理他,我一说我多得不舒服。

当然我觉得他没理解的可能性大。 那个胖子反正又把我拉出去打了一顿,当时很绝望,我就说我没办法了,因为马上就快要死了。当时我就感觉我起不来了一点。

我就想,我说要真的要死的这样?

得亏是到第二天的时候,早上的时候我稍微好了那么一点点,能站起来吗?

最后是把那关太就是熬过去了。

现在抢完我像他们一样计数,我们拿了一个枪皮扣下来,然后再抢完刻东西,一天两天,三天,三天,五天之间,那么刻。

关了两个多礼拜的时候,在快过春节那两天吗?

我是没有办法,我觉得他可能不会放我出去,我只能在里面过春节。当时我就没办法,因为咱们中国人比较想吃年夜饭嘛。 我没有办法,没有东西吃那东西,反正我觉得一般人是是,反正是十五宝的。

一天给三张饼,那个饼很薄的,也没有什么油水儿,就是吃了以后你肚子很干。

很胀,但是当年三十岁,我想吃一个很撑,然后我就攒了一天的东西,然后两天一起吃有杂粮饼,有那个汤,那个汤还没法存。我当时就是没办法把那个汤呢倒到饭里,不是饭到西点汤嘛。然后就那么存了一天。

把所有东西装到个袋儿里,然后攒了一些东西。大家初一的时候吃了两天的饭,然后吃饱了。 阿里,他是我这整个在这几天里最难忘的一个人。

我就问他,我说你为什么没关进来?他说他是个摄影师,关起来六个月了。我问他,我说你家奶奶抓啊。他说他在巴布多马被抓,就是在大马士革市区一个很平常的地方。我说你为什么没抓?他说我拿了个相机,让他把我抓起来了。

他就跟我后来聊得非常多。他跟我讲了很多的故事,包括说这个楼里怎么行政,怎么一种模式,什么时候放你。

他还老安为我说你是中国人,你不会被关很久的。

当时我拉肚子的,后面的第第三天就是快过春节的前一天就是三号之前三号的时候。

我当时那天非常绝望,我说我,我跟那阿里说过,说我要在那儿过春节了。这是我投资以来第一次在监狱里过春节。

然后我就开始哭,哭得很伤心。当时我就说一边哭一边说我说我不想死在这个地方。

然后阿里就跟我真的当时让我非常的感动,因为他是这么跟我说的。他说,嗯,你好好想一想,你静下心来想一想。

你的一生中要会遇到很多的磨难。

如果以后你们国家发生了自然灾害地震了,如果以后你们国家发生了战争,如果以后你的父母双亡。

如果以后你遇到了更多难受的事情,你会怎么办?

你在这个地方虽然很难受,我也是跟你一样的难受。我也想见到我的家人,我也想见到我的老婆,我也想跟我的老婆孩子说我爱你。

但是我们能做什么,咱们只能等你不要绝望,因为你是中国人,他们不会关你很久的,顶多一两个月就把你放出去了。

这一两个月里,你应该好好想一想,你的平时的工作与生活到底缺了什么。

当时他是跟我说的这这句话,我当时非常的感动。

我跟他说,我说我添你的,我会坚持下去。

我坚持的跟你每天聊聊天,咱们消磨一下时间,咱们俩都会找出去。

从那以后,然后每一天我就故意。然后我大声唱很多中国的歌曲,然后包括说大体商家啊,然后很多我小时候反正听的一些歌摇什么都会给他唱。 然后阿里他慢慢拍手,然后旁边那个伊斯坦布也在那拍手。

这就是我们每天早上怎么着,然后排除自己身下自己心里的压力。

第63天的时候,突然间门打开了,示意我过去出去。当时我绝望到什么程度,我绝望到我以为要调笼子。

当时我就开始抱饼,然后抱被子。

他那意思就说,你把他销售东西放下来,衣服拿上跟我走。

然后出去以后还拿了一封文件,问我叫什么名字,然后说,你可以给我百克图差异难了。当时我就很高兴跟着他走往外走,然后走到我们外面的就是青点行政那个地方又把我亲亲亲点了一遍,然后给了我走到门口对着大门。这是真的是我。整个63天里,第一次我亲眼没有隔着任何玻璃看到的太阳,就是我们在被转移到移民局之前,我是真的是第一次看到了太阳,当时我整个身体都要是垮的那种状态。

到了移民局以后,当时进来的时候是一个大胖子。

因为我这个业务我跟民居的人都很熟,当时我进移民局的时候呢,我进那个楼的时候,我的车你们能不能把把我脸给蒙上。

他们没给忙,然后结果很多人都看到我很惊讶。然后我当时说,哎呀,得不是你啊,没有跟他们说话了,一直往那个屋里走。

走到旁边那个就是那个一个小屋里。

他把我们手稿去掉,然后放到那个地方。

后来进来一个大胖大胖子就给我说,你在那儿等一会儿,一会儿带你们去那个前方中心。

当时我就说,我说能不能买点东西。 当时我把身上所有的徐邦15000多刀掏出来,直接给了他。

我说,你帮我买,买什么都行,你给我往私买。

后来买了十五个小披萨,买了两个三明治,一大包花生,还有一个大披萨,还有一瓶大可乐,两瓶小饮料,然后还要买了一个,那个什么就是一一盒,就一小盒甜点好一瓶矿泉水儿,只有这些东西,我三分钟之内全吃完了。

当时那个胖子出去,好像签了个文件,签了个文件,他就回来一看,唯一日子都负的。

我说我都吃完了,他就说,你,你,你吃饭不像人,你像艾丽粉的。 你现在会看那一段时间,在地牢里最难受的是什么?我们在那种环境里,我们是任何字儿,我都看不见。我当时甚至说干什么事儿,我当时把我衣服上那个说明书拿出来。

天天在那儿读此意料,不适于洗洁精,洗洁精,什么东西我都把这个东西都读,因为我真的没有找不出任何事情和干,直到认识那个阿里。然后我能跟他聊天的时候。

我们能彼此讲一下自己。我能跟他讲一下我平时在国内发生的事情。

我能够说,我平时工作很累,我记得上学又要工作,然后我平时生活压力很大,他当时每次每天基本上,后来是每天他都跟我说一些,就是意味意味深长,很多类似这样的话,他说。

你为什么生活这么累,你有多长时间陪了家人,你的人生到底是为谁而活着的,他是44岁了。

他有三个儿子,其中最大的一个儿子已经快成年了。

他还说,你才24岁,我把你当成我自己的儿子对待我相信你能你能挺过这一关。当你挺过这一关的时候,你会越来越坚强。

你在以后发生任何事情,你都会尽情。当然,这句话真的是把我感动了,后来又哭了一场。

到现在为止,我也很感谢他,但是很遗憾,他现在还关在那个里面,因为我后来的备准移到移民局以后,我就一直每天我都在祈祷,我都是像,当然我也没有信仰。我是怎么说呢,就只是只是给他默念嘛。我希望这个地方见到你。

我希望在这个地方见到你,因为我之前在上厕的时候,我见过他。

我知道这样长什么样子,他长得很像萨达姆。有时候我跟他开玩笑,我说,你的总统先生,他那哥哥哥儿乐,我希望你能出现在我身边。你来了以后,咱们一起来吃烤鸡,因为阿里跟我之前说过,他最爱吃鸡。

我说我想买了鸡等着你,让你跟我一起在这个地方团聚,知道你被安全在市场上移民局了。我给你买机票,让你回国。

直到我走,当天被转移到机场那个移民局当天我都没有见到他,而且这又像刘拓之前在伊拉克遇到那个奥马尔一样。

真的是一辈子没有办法联系了。

虽然我们当时各自留了电话,各自把各自的电话刻在肥皂上了,但是说。

等他出去的时候,我的那个肥皂已经找不到了。

所以我觉得以后我是没有办法再再联系他了。他只能成为我的人生之中遇到的一个贵人,但这个贵人又是永远要联系不到的一个贵人。

那其实现在尤其是大家一提,提到中东的阿拉伯国家,都觉得那是一个危险之地,众人就不该去啊,什么之类的你,你有了这个经历之后,你现在会怎么去呀?

看我的意思是呢,如果说你去的目的你是很明确的,包括说你对自己负责。

你去之前,你要想清楚,你到了当地以后,你会产生什么样的影响,你可能会遇到什么事情,你能够?

以一个成年人的心态,旅行也好,商务考察也好,娘对自己负责。

如果你有一个这个心态,并且你有一定对当地的了解,你知道哪里不能去,哪里能去,包括你对当地的一些政商模式呀。一些社会模式呀,你要了解的话,这样的话你是可以去的。

但是如果说你对当地什么了解都没有,甚至说你想猎奇,你想去一下,你觉得自己很装逼,很牛逼,然后你去拍废墟。

你以这种理由的心态去,或者说,你想看看当地有没有那种,就是说能淘金的那种资源啊。其实我真的是不建议,毕竟这是一个处于战争状态的国家,这个国家它不是一个正常的旅游目的地。

像我这样,我在当地有这么多的实力,有这么多的关系,我到最后,我也是一点都无能为力。

我只想放下各位外交部的领事提醒,虽然和有时候很荒谬,但是还是看一看,你现在正在收听的是亲历者自述的声音。节目不是fm,我是主白哲。

本期节目由我制作声音设计,孙泽宇,另外也要感谢我们的老朋友刘拓把小乌龟介绍给我认识。

我叫刘颖栋,我是山东莱五子,现在是个到处打工的程序员,目前呢是漂泊,在北京打工,将来去哪里也不清楚。我是2018年六月份从谷歌铺着喀斯车上。

听到了这个节目,我最喜欢听的节目叫Dna亲子鉴定失口说那两期最后祝故事fm越来越好。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