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身师自述:千万别文情侣的名字,一文就分手

读喜马拉雅作者:gezhong日期:2022-12-25点击:377


文身师自述:千万别文情侣的名字,一文就分手

你好,欢迎收听故事。fm,我是艾哲一个收集故事的人。

在这里,我们用你的声音讲述你的故事。 每周135咱们不见不散。

一提起纹身啊,可能不少人的印象还停留在天安舍成员一身赘肉上面纹的青龙好像纹身就成了黑社会的外在表现。

但你要真这么想啊,可能就有点儿老土了。 纹身在一线城市的中产阶级和年轻人当中越来越流行。

包括姑陕fm团队中也有两位同事做了纹身,那到底是哪些人现在在作文,是啊,做纹身又有什么样的讲究呢?

前些天我就去了一家纹身店,围观了纹身师的工作。

但是如果你比如说过程中你说觉得不舒服了,不舒服了,你赶紧要及时跟我说,咱们一个小时休息一次行。

那今天下午大概会接下来,我估计我们可能也四五个小时,就是连前期消毒,然后再转印,然后在操作操作中间每个小时还要休息是吧。嗯,所以可能四五个小时。

这个是谢玉飞,他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版画系,这些年来,他一直在给三联生活周刊,北京青年报,中国企业家这样的杂志报纸画插画。

谢飞给我看了今天他要闻的图案图案是一个象征摩羯座的羊头顶着带有两个星座的星空。

我问了下客人这个图案的含义是什么,因为我是摩羯座,然后呢,我觉着呃,目前在我身份中有两个女人很重要,因为他们分别是金牛座跟巨蟹座。

所以这个图里边有两个星座的图像,一个是巨蟹,一个是金牛,所以那个呃,谢老师把我加进去了,然后就相当于是。

呃,我呃,在我的这个生命当中。

在我的这个宇宇宙当中,是有这两个星座载就是一个是我母亲,一个是我爱人。我方便问你,谁做什么工作呢啊,或者从事保险行业的保险,对再有包他有没有什么时候开始想要纹身。

嗯,其实一直都对这个纹身呃特别感兴趣,但是真正想应该是从去年的时候。 嗯,因为我也是从呃电商平台呃,要过渡到保险行业嘛。

也是一个跨度比较大的,也是一个尝试,就想尝试不同的人生状态吧,风格吧哦,因为我去年呃,去年我用了一年时间,从180多斤,现在收到150多斤,很棒对。

对,我觉着既然能这样啊我,所以我我也想再尝试其他的譬如有纹身,我觉得特别感兴趣,对谢玉飞这样的插画师来说,成为纹身师,简直是顺理成章的事儿。

客人慕名来找他,都是因为喜欢他的话,所以一般是客人告诉你概念,然后你来画,对就客人来,告诉我一个大概他想要的东西。

然后一个概念,然后我根据他的这个描述,把它变成一个图案化,这就是一个视觉化的一个东西。

嗯嗯,我叫谢玉飞。我是一名纹身师,今年四十多岁了,应该是零六年,有一次去大理玩儿。

有一天我就碰到一个一个人,然后我就看他装扮很奇怪,就有点像很热带,也很民族,有点儿嬉皮,身上闻了很多东西,包括那个。

胳膊都是黑色的,就是它那种黑壁就纯涂成黑色的,比如说他穿半袖的时候一只胳膊是白的,一只胳膊是黑的。

当时我觉得挺酷的,然后你就跟他聊嘛。

后来我们回到北京也一直保持联系,我就表示我说,我很想学这个东西,他当时就给我,就算把我引入这个门儿了吧。

我就教我怎么使这个机器。 谢玉飞成为了纹身师,而且他自己也纹身一般,他会设计好图案,然后请别的纹身师朋友帮他问。 而且谢云飞有个纹身计划。

他的左臂指纹几何图形,右臂指纹,他喜欢的物件儿,目前它的左臂上有一个有立体感的几何图形。

右臂上有一个宇航员,一个wifi踏板车和一把碎发火枪。 就我父亲,他是警察,是一个老公啊,所以他是特别反对做纹身的。当时他当时跟我说,他说,你不要再身上问这个问题。

我父亲他脑子里想象的那个纹身还是那种传统纹身大鲤鱼什么的。

但是我拿出来这个纹身做完,那给他看了以后,他觉得诶。

挺有意思,挺美的。

他觉得这个东西不是他想象中的那种纹身。我爸也经常会转发我朋友圈,第一个客人是我的一个好朋友,呵呵。所以我觉得每个文诗都有几个给特别过命的朋友,就是他们,你给他闻坏了,当然不可能闻坏了。

要闻坏了,他不会把你把你干掉。 但他是一个那个电视台的一个编导,主要是像哥们儿一样的一个朋友,一个女生朋友,她是喜欢佛教的题材。

为他设计了一个嗯,莲花,然后图设计出来,他也挺满意的,然后就给他做了。但是我记得我第一针下去的时候,我全身都在发抖。

因为我之前练习的时候只是在练习皮上,它是一种人造的硅胶皮,然后很多人我也觉得他倒很快问我说那个你们开始练纹身时候都用猪皮练,那我说我没没有那么重口啊。

其实现在有很有这种练习,皮干干净净呢,跟人的皮肤也很像。

但是他毕竟跟人皮肤还是不一样,因为那个东西凭摆在那块儿,你怎么扎它也不会不会疼,它也不会颤抖,也不会缩缩。

但是你想,你突然从这个没有生命的东西转到一个人身上的时候,你要背-1个很大的一个责任心。在在一个大山在后面。

当时扎第一针走线的时候,有一个速率,你不能太快,才能让他那个颜色能充分的进入进去。

我记得印象特深,就画了第一根线的时候,就画了一个很快的一笔,结果那个皮。

被割出血了,但是颜色并没有完全进去,还走了第二遍,所以当时确实很紧张,但是做到可能五六分钟的时候,你就开始慢慢就沉静下来了。

因为你知道你的下笔和你的这个皮肤之间的这种关系,慢慢变成你的这种手部的肌肉肌液。

那个图做了五六个小时,我那个姐们儿是一个很抗疼的人,她就几乎没有什么痛点。

我这个图做到六个小时就疼的,一它是一个波形的,刚开始做的时候你会觉得挺疼,过了半小时你发现就开始慢慢不疼了,你就能适应了你觉得所有东西短上面就就走吗。

然后他慢慢又开始疼到第六个小时的时候,你会觉得特别疼。

就疼的,有时候不能再坚持了,所以碰到这种时候,我们一般做大图的时候就会停止了。

比如你过一个星期,你恢复了,以后再来在继续。嗯,我觉得大部分客人的忍耐极限是六小时,咱让我问一下是什么位置。

他今天是做那个打上臂外侧,上臂外侧,呃,全身最不疼的地儿就是上臂外侧。

嗯,然后相对来说就四肢都还好。嗯,最疼的就是就是腰和腹,还有臀部,还有包括你脊椎中间这个缝儿从上到下的脊椎骨。

因为神经比较丰富嘛,开始了啊,我,我现在给你摆上了沙两山哦,你先习惯一下这种感。

嗯,你找一个最黑的地方Ok吗?ok就基本上都是这种这种感觉,那没事儿吃饭感觉还还好,走线的时候可能会稍微疼一点哈。但是。

嗯,我觉得也没那么考哦。对,说明我皮下脂肪比较多,这就是走线,这是血吗?

不是不是不,这个不会出血。

好,他顶多会出一些你的那种旗下的一些分泌物啊,应该说很浅。嗯,但是我做过一个特别时间特别长的,是一个连云港的一个小伙子,他那个当时他为了赶时间,我们连续工作了八个小时。

他闻的是一个我给他做的一个印第安的一个大翅英的大翅膀啊,就是有点儿那种北美图腾的那种风格的。他是闻在那个大臂和前胸和后背,然后孙小鸡这块儿是一个印第安酋长的一个头像。

他一直在那扛着,这很厉害。

就在我们纹身的圈儿里,我们都会说这属于优等客人,他就很配合你。其实谢玉菲遇到的多数客人还都挺优质,因为他的工作室藏在后海旁边的胡同里。

能找过来的客人都是通过朋友的引荐。

这也是我为什么一直没想开那个在街面上开纹身店的原因之一就是我希望我是一个小的四丢丢小工作室。

在这个里面我能控制我自己的这个这个客人,客户群和我的这个气场,大家起码都是能看懂我的东西,所以大部分我的客人像什么比较多,就是白领很多一些知识分子啊,艺艺术家做电影的编剧的。

呃,做音乐的还有当老师的,像这个表多,我做的题材做的最多的就是纪念自己的这个养个宠物,就猫猫啊,狗狗啊什么的走了,然后做一个涂在身上纪念他们宠物呢,基本上占了40%吧,其中家人的纪念呢可能占30%,然后剩下的就是一些杂七杂八的就是一些信念理想的。

我发现吧,就是现在这个城市,人们特别多的把这种感情寄托在这种宠物身上,有时候甚至可能比自己的这个家人啊,或者男女朋友更重要。 那天我还碰到一个客人,他就说他说他就不想不想结婚。

不想找男朋友,就我自己能养活自己,我有很好的工作,我有很好的生活,然后我为什么要去结婚。

我也不用靠男人给我带来什么,但是呢,它会养狗,他们会对他的狗特别好。

嗯,真的把它像家人一样宠着来做纹身的人啊,并不都是经过深思熟虑的,尤其是开在街边儿的纹身店,不少顾客都是朋友之间相互蹿断,冲动之下进来纹身这样的顾客有不少后来都后悔了。 喜闻声,实际上就是靠激光把你的纹身色色素摆的打碎。

然后用你的身体的这种代谢能力就是白细胞把它代谢掉洗纹身,比如说像黑灰的,这种纹身能洗得很干净,彩色的,可能还是最后会有痕迹,而喜闻声比较痛苦。所以很多人可能会选择嗯,不去写而去遮盖,就把一张图重新干上盖上,然后变成另外一张图,你要利用他以前的那个旧纹身的造西外轮廓啊,还有他的明暗面儿,都要利用上最好不要载单的那个。

再度添加伤害。 我有一个客人,就是他身上有一个写了两个字母。

是一个英文的,一一看就是一个女孩儿的名字,她就说想把它遮住。后来我们就做了一张图,把它给它彻底覆盖了吗?我觉得我做遮盖特别多的就是男女朋友。

我们在纹身圈儿里边儿就是纹身师的。这个交流的时候,我们都会有一种错觉,可能因为我们遮盖这种东西比较多。

我们这一错觉就是千万别闻自己男朋友或者女朋友的有关的东西,只要一闻,他就会分手,就我们做了很多,这种遮盖都是去遮这些名字啊,或者遮这个小小的生辰八字儿啊之类的东西。

我也给有些客人设计过,这种就是也很多啊。就这种情侣纹身,其实成语文声音你可以不用特,那么很明显。

就你干嘛非要把对方的名字闻在身上呢,对吧,然后这时候你要万一以后真不成了你,你,你,你后悔都不好说。

你完全可以做两个题材,差不多风格差不多有互补的图,这样进美观,而且就即便你分手了,你单独看它也是一个很好看的图。

就你怎么说都可以说得通,我还碰上一个很有意思的一个客人。

有一个中年人好像是做写作的吧,他说,那个有一个人特别喜欢你的我,然后我能不能让他加你微信?

我说,那好啊,那很欢迎嘛,然后就加了。加了以后发现是一个小女孩,感觉很阳光的一个孩子就看着那头像。

然后他就跟我说说那个说叔叔,我是另外一个叔叔介绍的,我想那个纹身。

然后我一听,嗯,我能问问你今年多大吗?他说,我今年十六岁。 我说十六岁,那不行。我说,我们这个做纹身啊,必须给到成年。

因为你那个十八岁以前,你可能对好多事情还没有一个自己固定的这个理解和思路,你不还不能为自己的这个?

行为负责,我说,等你过了十八岁以后,如果你还想做,然后你就再来找我这个事儿就过去了。过去过了两年就去年。

突然微信又响了,然后一看还还是这个女孩第一句话说说我已经十八岁了,然后那个我还想着急做回神。哇。我说,那我太好了,特别开心。 我说,那,那,那就来吧。后来我才知道啊,这个女孩,他们家是一个很有意思。

他父母他们是上海的,他很小的时候,全家就把上海的家给可能搬到大理。有一个山村,自己盖了房子。

就完全是过那种很田园的生活。

他的父亲觉得他在外面上这种应试教育特别不好,他父亲就和他母亲一起教育这孩子。

他没有上过一年学,但是他所有的知识,所有的见识。

都是很丰满的,因为我相信他父母很优秀,所以这个女孩我首先给我第一感觉,就特别阳光很健康,然后晒那黑黑的,他也是自己到处旅游,然后在每个城市都有他父母的朋友,这些这些朋友大部分都是做跟文艺方面有关系的工作呢,都是一些嗯,很优秀的人。

他在这两年时间自己也做了一些装置艺术作品,他做了很多这种尝试。这小女孩,他自己还经营那个一个牛亚棠的那个店,在网店后来坐安文山,他给我系过两盒,很好吃。

后来我又我又买了好多,那叫送朋友什么的?

他当时就来到北京,我就问他,我说你,你纹身,你父母知道吗?他说,他说,知道他爸爸一点没有反对,然后给他买了好多国外的纹身书让他看。

他觉得他做这个牛奶糖生意的最大的提供者就是奶牛,所以他就在腿上闻了一个小小的奶牛,很可爱。

我的客人里边儿女性特别多,也可能是因为我的这个风格啊造成的。

还有呢,就是我觉得现在女性的这种开放度,有可能这个说完以后会得罪这个男性朋友,但是确实是我觉得中国的男性朋友可能相对来说好多是那种特别保守。

我也碰到过这种情况,就是夫妻两个人一起来上我工作室。妻子呢是特别想做纹身,包括他想做什么图,他可能心里都有想法。

但是那个丈夫来呢,就是起到一个什么就是拆台的苦着个脸,然后那个脸能挂在这个腰带着。

就不停地在旁边冷嘲热讽,可能在利用一切机会要阻挠这个事儿,但往往这种家庭好像都是女女方说了算,最后还是这个做成了。

还有一个就是女女女生耐耐,疼度很强,往往疼的受不了的都是男生脏话乱叫的,还有那种纹身过程中哭的。

这我碰到几个都是男生。

三四年前,有一个女孩儿从上海过来的吧,她在纹身的时候,那个她的男朋友特别好,一直陪着他,因为他坐那个后背,后背脊椎这块儿是很疼的。

她的男朋友一直半蹲着,拉着他的手,一直这么拉了。将近四四个多小时,我做过最隐私的部位,也就是臀部了。

再隐私的就没有,因为我是一个学美术的。

当时好多人说你们画人体会不会怎么样,怎么样?

我说,绝对不会,就是你在拿你的铅笔接受你的这素描纸画的一第一课开始,你的所有的关注点都是在这个作品上,你不会说有其他的想法。

实际上,纹身有时候是突破一个人和人去界限的一一种工作。就你想,我们人和人之间是要保持这种安全距离的。 就我,你和我靠靠太近,不是咱俩是陌生人,我会觉得就会有有威胁,但是纹身这个东西实际上是不距离的。

就我已经刺破你皮肤了。所以你有什么可以不跟我说的呢?

有一次,有一个客人来找我,他说那个他想做一个莲花,然后这个莲花呢。呃,要吉吉祥让那种。

很有生命生命力,他就说为什么要做这个,因为他实际上是他们家里的老大,他还有一个弟弟。当然他弟弟比他小很多岁。

但是他们都工作了。实际上这个女孩儿很优秀,就是她的工作也很好,而且家庭生活也很幸福。

她的老公也很爱她。然后她有一个当时有个有个儿子就很完美的一个一个人。我觉得但是他们家里人,父母就可能很传统的那种重男轻女,就觉得他弟弟方方面面都比他好,简直就是不把他就是所做的所有事当。

当成对这家里边的贡献,他所有做的事儿都不如他弟弟。

嗯,优秀。但是后来他弟弟得了一种不是执政,在纹身前的一段时间就去世了。

他父母就特别特别的伤心和失落,甚至就把这些不良的情绪都都请请住在他身上。

他等于他承受他们来自于他父母那边所有的压力,而他们还住在一起啊,住在一个小区,到现在他弟弟的房子,他他父母都不让他进了。

而且他当时他的儿子身体也不是特别好,后来他就闻了这个莲花,他觉得可以让他内心能获得一些平静。

我觉得这个图案有时候会带有一种力量,或者是给他个人,自己会有一种暗示在里头。

他说,去年突然他又跟我微信上跟我联系,然后说想再做一个图。我说你好啊,欢迎啊。我说你做什么图啊?我说最近怎么样?

他说那次做完这个图以后他回去感觉整个人都好很多。

她等于她跟老公,她又怀孕,又生了一个女儿。她觉得她这女儿就是上天送给她一个礼物来去平复他在这个家庭中的这些所受的这些就他认为很不公正的这种基于吧,因为他父母一直对他的看法没有变了。

她女儿降生以后,是一个特别懂事儿的女孩儿,他那儿子的身体也变好了。

然后他觉得他所有的之前所有的委屈都被这个女孩的出现给冲淡了。 我最后还是给他用了,用了这个就是丢勒的那个。

祈祷手,这大家很很常见的。

呃,一个双手合十的一个动作,当然是一个德国画家,德国版画家丢勒画。

当时他又去查了一下他女儿出生的那个医院的坐标经纬度,然后这个手配上他这个坐标设计一个图。 就我看着他从当时那么悲伤,慢慢的,现在就整个人都慢慢的变得很阳光。

很开心,我也挺高兴的。

谢玉飞说,如果不出什么意外的话,他可能余生就做纹身这一件事儿了。

他总是说自己的工作像出租车司机,可以见到不同的客人,听他们讲自己的经历和故事。

再把他们想表达的东西画出来,闻在他们身上,带给他们力量。

在故事fm的公众号,本期故事的推送里面,你可以看到一些谢玉飞设计的插图和纹身。

如果在公众号评论区里留言啊,你还有机会获得许飞的一本作品合集,你现在正在收听的是亲历者次数的声音。节目故事fm。

我是主办者,本期节目由我制作声音设计。孙泽宇,感谢你的收听,咱们下期再见。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