勾引帅哥学长的妙招
gezhong2022-01-06  1K+

刚入校的学妹,遇到帅气迷人的偶吧学长。长的青春迷人又可爱的,自然不需要考虑回头率的问题,那么身材相貌都不佳的女孩纸,该自认倒霉吗?肯定不会的,所以如何正确搭讪才是正道。 《波波有理》全国首档一个女人的爆笑娱乐脱口秀,欢迎关注公众微信:波波有理 参与互动!

勾引帅哥学长的妙招

如果你只听过我们爱国的脱口秀,那你还不算了解真正的文化。

如果你只听过男人的脱口秀,那你还没有读懂真正的生活。 真正的脱口秀是直播现场,是身临其境,是原汁原味。

真正脱口秀是来自于李波的无边戳口笑,真正的脱口秀其实并不是简单的说段子而又厘米fm。

今天脱口秀里边儿啊,咱们来聊一聊,难忘的。

大学生活,谁娶了多愁伤肝,谁把你的长发胖,我最忘不了第一天走进大学校门时候的情景。

记得当时我走进校门头,一个映入我眼帘的就是学校主楼上高高悬挂的那条横幅。

我忍不住激动的浑身站立,是颤抖自己。

给我吓坏了,因为横幅上写的不是欢迎新生入学。

二是积极开战,灭鼠运动。

我当时是真怕学姐们一不加,小心把我顺烧给大姨灭亲了。哇,我就这样开始了。我的大学生活,我爱学习,我爱劳动,我长大,要为人民理功劳。

我特别爱学习,这都是跟我们宿舍老大学的,我跟我们老大一块儿学文化搞四话。

我们老大真的是一个很有学问很特别的人,就连看医生都是那么的略显文采,我们老大宝眼神儿不太好,有一天呢,上学校的义务室去看医生。

一进门儿啊,他就对医生说,儿子一僧啊哈,这我呀,这这几天好我色眼睛啊,做好不舒服哦。

奉献哦,投色到物体丧面哦。

在反射到藕的这个眼眸的中中心焦点的时候,哈总是在再次个物体的本体的旁边产生了一个会等得像哦,而且那个县啊和这个噢体的本体哦,它并不是像a总焦急你的关系。嘞,我当时可旁边我都听蒙圈了。

我合计大姐,你这是什么毛病,这是啊,后来那大夫呀也搁那儿琢磨一个多小时,嫌老半天终于反应过味儿来了啊,孩子啊,你是说你看东西重影吧。

哦,对对对对对,就是这个样子的。

就这样,我跟我们宿舍老大学到了不少的知识和文化,大姐还教会了我如何跟喜欢的帅气学长们搭讪?

啊,翻译成普通话就是狗的,说白了就是没事找事儿。

我们宿舍老大告诉我说哈说哦,你啊,如果相中了哪个帅气的学长嘞就悄悄的,我一随其后吼,然后嘞,找一个恰当的司机随便的捡起,递上了一样东西,嘿。然后嘞拍拍他的金绑,然后嘞对他说,嘿哎,做同学后这个你掉的吗?哎,就这个样子就可以啦。

哈哈哈哈哈哈哎,真的就我这人儿哈,从小没别毛病就打小就特别聪明,智商太高,真的礼物能力太强了,真的学茶网儿太快啊。我告诉我一遍,我就记住了我,当时我记住老大的话,我就出去寻找帅气的学长了,原因不正。

我一溜小跑直奔草场,愿意为我一眼就相中了一位被营长的像杜梅军系的学长。

哎呀,我是太邪恨了。

于是我走上前去,拍了拍他的肩膀,成为同学,这块砖头是你掉的吗?

没想到学长转过头来。

我一看,哈,这哪是独民君喜啊,一脸横肉,明明就是跆拳道,戏里啊,这家子大哥接过砖头给我真正胖啊。从此以后,校园里到处都闪现着我跟学长们搭讪的身影。

具体情形是这样的,嗨,这位同学,这块黑板是你掉的吗?

嗨,这位同学,这个自行车是你掉的吗?

嗨,这位同学?

这把铁锹是你掉的吗?

好,哎,这位铁锹同学,这栋大楼是你掉的吗?

哈哈哈哈哈哈,我发现我们大学里的学长们都特别的有阳刚之气,真的大淫牢恨了我死的老惨了,我是屡战屡败,屡败屡战呢。

我不气馁呀,我失去了。

后来又有一次,我在化学实验室里又看到了一个长相,貌似度面军席的学长,禁不住一时兴起,顺手拿起了旁边的一个试管儿,奏上全去,拍了拍他的肩膀,嗨,这位同学,这个呀哈,这个肯定不是你掉的。

我当时低头一看,哈,这个不行啊,这个这个是硫酸呐这个?

这晚上要是拍我脑瓜子上,那以后我就得是这样事儿的了。

嗨,这位同学,这把纸钱儿是你掉的吗?

后来我把我这个搭讪的方法呀成功地交给了宿舍里的姐妹们。

于是宿舍里的姐妹们都去校园里各个角落寻找独民军席。

拜托我帮他们去教室点个道,宿舍里只剩下我和我宿舍爱学习的老大了。 老大对我说。

您这这时候才回来嘞哦,遭你有急死了啦,你搜哦。其实啊,在这个本体论行而丧学光照的这个层面,到达我的被殴多子的时候了。嘞,我的本意是想去上课了嘞。

就就是在走听哦哦,死哦,死啊落顶三十a分二十六秒的司后哦,在进食的时候嘞就是什么是近视,你懂的吼就是。

剥葱养料的时候哦,具有一股漆,送着这个口腔a词啊,流窜到了藕的腹腔嘞。

至于昨天晚上熬的小腹的下面秦霞三子之处也熬一种赞一赞故疾古籍的类似赞同的散经感觉哦,今天早上起来,这种神经存到的痛感哦,是越来越明显,越来越剧烈,越来越我说你撒到人把嘴闭上,你是不是又闹肚子了啊,哈哈哈哈。于是我拖着我那疲惫的身躯来到了教室。

睡眼朦胧之际,只听得耳畔响起了老师点名的声音。

李波波,王芙蓉,刘凤姐都孙月月。当教室里,我的声音不告护地此起彼伏啊,跑步不能兜一个动静啊,对不对,我一个动用老师该听出来了。

王老师又跟他喊李波波。

我说,大老人说,李波波,你给我站进来,你干嘛呢。呃,我站起来,睁眼睛一看,今天班里算老师加我统共就来俩人儿啊。

哈哈哈哈哈哈。 当时老师冲我伸出两个手指头,我说,耶?

老师就剩咱俩了,其实也不愿同学们都不来,也不是都去赌赌民军洗了大学四年,马上就要毕夜了,都忙着找工作呢,都不爱上课了。

现在大学生上学不容易,就业就更难了。

后来我们宿舍几个姐姐妹妹林毕业的时候,合伙儿还写了一副对联儿,上一联儿是博士生研究生,本科生生。

胜不息,对面儿宿舍那哥儿几个也上,俺们这儿给俺来了个下联儿。

下联儿是上一届下一届,这一届借借石月,后来老师给我们加了个横批,就这么教育太咋咋地?

转载请注明原文地址: https://gezhong.vip/read-14.html
00

最新回复(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