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读喜马拉雅 > vol.15 又回到了龟兹!

vol.15 又回到了龟兹!

读喜马拉雅作者:gezhong日期:2023-1-3点击:498


vol.15 又回到了龟兹!

您现在收听到的是不负如来不负妻。

作者,小春演播,波波制作小虫第十五集。

第二天一早,我们就出发了。 天知道我有多想留在这个二十一世纪早已经消失了的他甘城考察。

可是思考再三,我还是跟着波斯人走了。

波斯人其实是为了我走回头路,我怎么能多耽误他们的时间,就算是为了自身安全,我也得走,谁知道会不会再遇上盗贼。

哎,还是先到秋词,以后再来吧,反正这里离秋词不远了。

所以我一大早先在城里转了一圈儿,做了最简单的勘测,还在地图上标明位置,以后找起来方便。

离开时,我依依不舍的看着他,甘蔗在眼中逐渐消失,而沿路让我惊叹的地方还有不少。

我发现了一处汉代的关爱遗址,有风碎残留。趁着周五休息,我匆匆勘测了一下,找到不少沙灰桃残片。汉代钱币根据地理位置,应该是汉代的屋垒关。

日后大唐会在此遗址附近重筑烽火台和树宝周围将有君垦屯田,规模更大,建筑物到二十一世纪也有存留。

就这样一路简易的考察,三天后,我们到达了秋词,看到了熟悉的城墙。

我的心跳快了好多,居然有点儿记乡情,更确的感觉。

不知道他在秋词吗?

他现在多大了,他还记得我吗?

我们进东城门,结果要燕文蝶,我傻眼了,正在想要不要亮出我跟国师傅的关系时,看到那个会说涂火罗语的波斯人,塞了一袋东西给守门人。

于是大手一挥,我就进去了。

这是我熟悉的秋思王城盐城吗?

大街小巷都有扫洒过,人们穿着盛装朝西面涌,脸上皆是兴高采烈的神色。 我看个波斯人,他们对我耸耸肩,我只好逮着一个路人问这是在干什么?路人见我着汉庄,告诉我这是形象节。等一会儿有宝车从西门载着佛像进城。

巡行城市街区以示法相形象节发现和玄奘都有记载过的印度及西域诸国最热闹的佛教节日。

那个人看我有些发呆,以为我一个汉人不知道这个节日,便很热心地向我解释,自从佛陀涅盘后。

信佛之人恨不得亲赌佛陀,所以大家想到在佛陀生日之时,让佛像寻常看到佛像之人,如同见到佛陀本人,此刻许愿比任何时候都灵验。 呵呵,我也知道这个形象节的起源。

不过在中原地区,形象节并没有流传,所以我来的正是时候,怎能错过这亲眼光看的机会?

我跟波斯人到此,他们带着那么多货物,肯定无法跟我一起行走。

他们的头头想给我些钱,被我拒绝了。然后他拿出一串晶莹通透的玛瑙碧珠定要塞进我手里,我只好收了。 跟波斯人分手后,我随着涌动的人群向西门走去。

西门上临时搭了看台,装饰着大片大片的红色黄色帷幕,环视着鲜花,上面坐着衣裙鲜亮的男男女女。

虽然看不清,也能肯定是秋瓷王室和贵族。

我被人挤着走出了西门的边门,被迫往城门外走了几十步,终于找到一小片能力足的地方,边角往里看红色的地毯,除了有百来米,直到西门的大门口。

这时人头突然涌动,我赶紧跟着众人的眼光,向城门外点脚探头。

只见两辆一模一样的巨型四轮车,足有四五米高,装饰的像个富丽堂皇的殿堂,垂着黄色的翻盖。

我曾在西门外大会场上见过的佛陀像立在车中,旁边还有两尊小一些的菩萨像,佛像都是金银树身,身上穿着复杂的黄色衣裙,带着珠宝首饰。 车子缓缓向西宁驶来到地毯处停住。这时。

只见穿着盛装蜥蜴的修瓷王白唇从看台上走下,脱掉王冠,赤足捧一柱香,高举过头顶,走向佛像。

他看上去老了不少,体态又慵肿了许多。

突然,我入定了,那个伴在白唇后面身姿挺拔的人,那个卓金丝袈裟气度非凡的人是他,真的是他?

如同电影里演绎的一般,一切皆成虚影,喧闹的声音突然暗,只有他那么清晰的定格在整张画面上。

他长大了,看上去有二十多岁了吧。

如希腊雕塑般高挺的鼻梁,大耳明亮的眼睛,长长浓浓的眉毛,浅灰色眼珠流转时。

仿佛能看透世间的一切,他紧抿着薄薄的嘴唇,鲜明的唇形让人心醉。

他现在个子好高啊,肯定超过了一米八五身板儿。你十三岁时揭示了很多,虽然还是瘦,却身材匀称,狭长的脸型,削尖的下蛾,优雅如天鹅的景象,无一不线条优美。

那浑身上下散发出的脱俗的气质,利于人群,能让四周的俗世卓物相形见残罗什亚罗什,你怎么能变得如此俊逸,如此优秀呀。

看过这样的你,我回到二十一世纪,还能对哪个男人侧目啊。

白唇像佛像下跪,旁边侍从端来盛花的盆子。

他将香插在佛像前的香岸上,然后将鲜花洒向佛像。

人权爆发出欢呼声,留在门楼上的王后带着众贵族亲女向下,洒着各色的花瓣。

这时城楼上古乐其名,车子开始启动,缓缓沿着红地毯向城里驶去。

白辰一干人在前面领路,他也跟着走。我急了,扯开嗓子大喊,罗石,罗石,是我,我在这里。

我回来了,人群一起向城门涌去。

我被推推耸耸着,根本用不了自己动脚。

他猛然回头,似乎在朝我这边看。

我刚想叫被后面的人一挤,跌倒在地。等我手忙脚乱爬起来时,他已经走远了,盯着消失在城门里的瘦长身影,我禁不住苦笑,他应该听不见我的叫声的。

那么嘈杂,那么混乱,他怎能听见,这时才感到手心和手肘火辣辣的痛,磨破一层皮了。哎,夏天的宝音上真是不好。

我跟着大车在城里兜到达诸如寺庙宫殿时,打车就会停下,然后有年轻男女身穿漂亮的丝绸手托木盘旋转起舞。

他们身上的金带随风飘起,在乐曲高潮时,向行人和佛像洒出木盘里的花瓣,引得人们鼓掌叫好,还有姿态妖娆的少女穿着轻柔的薄纱,两手捧今晚赤足蹦跳着,轻盈而欢快,不时勾起左脚,双手反举高过头顶。

这个舞姿在敦煌和克兹尔壁画里都有表现,像一旁的老者打听。

这些是什么舞蹈,老者告诉我,这是盘舞和玩舞盘。五需要盘呈黄白赤色的天雨之花,像佛和行人播撒象征,颂扬和礼赞佛陀,而晚午则取材于佛陀六年苦修,吃住行,都以极端的苦来克制自己。

可是饿得快死了,仍然无法得到,最后在菩提树下终于悟道。

创建佛教佛陀悟道后,便到河里清洗多年未洗的身,然后接受了一位妙龄少女,一碗乳谜的布施。

这个晚舞便是表演少女像佛陀不失辱迷的故事,舞蹈和音乐都很让人振奋,尤其对于我这个来自于二十一世纪的人。

可是我的心里好像老堵着个什么,眼光透过舞者。

透过佛像透过人群始终在寻觅着那个不染俗世的瘦削身影,而每次似乎看到他了,眼前人头晃动,在定睛看去又无影无踪。我的幻觉吗?

想想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吸口气,蓦然回首,没有搓搓眼。

再环顾,依旧不见,天渐渐暗下,大街上的人还在载歌载舞中,我却不能不考虑住宿的问题。

离开喧闹的人群,走了几家客栈,都是刻满也是意料之中。

咱们的五一十一旅游城市,不也是人满为患吗?

想想是否要去国师府,只是怕自己的模样吓到他们,我当然长得不是凶神恶煞。

还算对得起观众,在我们历史系研究生班里也算得上是班花。

当然我们班是男生居多,但是如果你看到一个过了近十年或者十几年,嗯,我现在还不能确定到底这里的时间过了多久。

如果你看到一个过了有近十年或者十几年的人的模样,没有一点点的改变,你会是啥反应。 正在踌躇间碰到了旧型,是那群波斯人,他们带我到波斯专营的熬觉礼拜堂。

后面有专攻住宿的地方,为往来的波斯人提供方便,类似于我们的陕西会馆温州商会,我就在那里度过了回秋词的第一晚,Hello,我是波波,那今天啊,给大家来,具体的介绍一下我们今天这一集里提到的形象节文中呢形象节的描述,根据法险传和大唐西域记发现呢之比,鸠罗摩什晚生不到五十年。

所以他记载的形象节在经过罗什时代应该也差不多。

发现去印度路过于田时,住在奇魔。第四,据法险传说发现等玉冠形象停三月日七国鱼田中十四大僧加兰不数小者从四月一日城里边扫洒道路庄严相莫其城门上张大帷幕,世事言事王及夫人才女截住,其中驱魔帝僧是大成学王所敬重最先形象。

离城三四里,坐四轮相车高三丈余,状如行殿七宝,装效玄僧,翻盖巷立车中。二菩萨式做诸天侍从,皆以金银雕银,悬于虚空,向去门摆布。

王托天冠,一着新衣图,显是花香亦从出城迎向。

头面里足,散花烧香向入城时,门楼上夫人才女摇散,众华纷纷而下,如是庄严共聚,车车各异。一僧佳兰,则一日形象。

自月一日为始至十四日,形象乃起形象旗。王吉夫人乃桓公儿。 然后呢,就是玄奘大唐西域记记载的秋词的形象节。

大乘西门外路左右各有立佛像。

高九十余尺,与此向前。建五年一大会处,每岁秋分数十日间,举国僧徒接来汇集,上自君王,下至世术,捐废俗物,奉持斋戒,受精听法,接日忘皮。

朱僧嘉兰庄严佛像,营以珠宝,视之锦起,载株碾鱼,谓之形象。

动以千树云集,哇,听上去就特别的美啊。

有的时候呢,我们通过史书上的文字记载,来脑补当时美妙的画面,人类的世界啊,真的是有太多太多的美好。

包括现在在我们身边啊。

只是我们已经习惯了行色匆匆,不去留意身边的美而已。

偶尔我也会想,假如我一整天不拿手机,像个古代人一样,纯粹地把自己交给身边的世界。

去感受身边的美丽,那又会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呢?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