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女性的成长历险记:从婚姻里出走之后

读喜马拉雅作者:gezhong日期:2023-1-12点击:427
当人变成老人的时候,就没有所谓的老男人、老女人了,我们都是单纯的「人」。 故事FM ❜ 第 476 期 上一集《一个女性的成长历险记:当我意识到自己是女孩》里,讲述者 Nikita 讲了自己在成长过程中,建立性别意识的过程。因为有过多次被性骚扰的经历,Nikita 开始有意识地让自己变得男性化——不仅打扮得男性化,甚至还参了军。 在军队里,Nikita 认识了一个男生,退伍之后和他结了婚。上期节目的结尾她说,领证的那天,她并没有感到开心,反倒觉得自己好像犯了一个错误。 /Staff/ 讲述者 | Nikita 主播 | @寇爱哲 制作人 | @寇爱哲 声音设计 | 桑泉 实习生 | 朱司帷 文字整理 | 雨露 校对 | 乔正禹 菲菲 运营 | 翌辰 雨露 /BGM List/ 01. StoryFM Main Theme - 桑泉 (片头曲) 02. 干涩的符号 - 桑泉

一个女性的成长历险记:从婚姻里出走之后

你好,欢迎收听故事。fm,我是艾哲一个收集故事的人。

在这里,我们用你的声音讲述你的故事,每周一,三五咱们不见不散,在上一集一个女性的成长历险记。当我意识到自己是女孩儿那期节目里讲述者溺体地讲了自己在成长过程当中建立性别意识的过程。

因为有过多次被性骚扰的经历,你给他开始有意识的让自己变得男性化。 他不仅打扮的男性化,甚至还参了军。

在军队里离开他认识的一个男生,他退五之后和那个男生结了婚。

在上期节目的结尾那天,他说领证的那一天,他并没有感到开心。

反倒觉得自己好像犯了一个错误,我跟他结婚之后,就越来越觉得我们真的不是一个世界人,他也不让我去跟自己的朋友接触。

他觉得我的朋友都大龄不结婚,或者是有些离了异,就是爱玩我们。我那时候喜欢玩户外,那时候户外什么模仿啊,在这种论坛里面徒步啊爬山啊露营啊,进搞这些事儿。

我真的是纯粹喜欢运动,但他觉得就是一大堆大龄男女青年老师在一块儿呆着,出去玩儿啊什么的就是不好。

他会打电话给我公司,我那时候在上班,然后第二个电话再打,就是在家里。

他判断我中间花了多长时间回到家,所以我总是掐着点儿的能到家这样子,就那阵子,就是这么过温水煮青蛙的过程是1.1点,你刚开始不觉得就慢慢慢慢慢慢,我好像也习惯这样的生活。

有一天,我的朋友说,我们很久没有见到你了,我们徒步完了,选了地方吃饭,在你家楼下,你吃完饭的时候能不能下楼三个步就是我们可以就是隔空看一眼,所以我吃完饭就跟嗯,我那时候的先生说,我说。

我们吃完饭,饭后走一走啊,饭后摆不走。然后他说,可以啊,就是对身体好啊。注销化我们就散步三步就是。哎,往这边走,特意路过那个餐厅。

就我已经发短信,我说,你们等着看到路边儿上,我会路过。他们在餐厅里跟我招手,我们隔着一个就是停了一些车呀,自行车啊什么的,你隔着一个这个人行道。

看着彼此,我那个餐厅小朋友就哭了,我也哭了,那时候就呵呵呵,觉得很心酸。我怎么是这样见朋友的。

我是在干嘛,我就被软禁了吗?我应该眨两下眼睛,知道好像这个情况是不正常的,我就隐约觉得觉得是不正常。

但也觉得可能是他太在乎我,他,他也怕失去我,然后事情一会儿来就发生。

他有一天晚上我跟他在一块儿的时候,是跟他说过我从小的经历的,我跟他讲了这些事情。

嗯,他那天喝了酒,回来很晚了,四点钟吧,他干就让我给他煮粥。

我第二天早上一早上上班,我说。

楼下打个宵夜不就可以吗,煮粥挺长时间的,就是我给你煮了粥,我就就可以不用睡了。我直接早上起来就上班了。

他就说老婆要来干什么的,不就是老婆,就是回来有口热饭吃,能够听他说说话,能够搂搂抱抱就是就就老婆吧。

就是这个,这个就是就干这个用的嘛。

我也没说什么,但我就不乐意,就很情绪很不好。 嗯,就给他煮中,然后他就有挺有兴致的,我就当然不愿意。

我在煮着粥已经很不高兴,凌晨四点钟,嗯,就挣扎我就不愿意就呃,应来我那个时候第一次感觉到,哎呀,我那时候以前这种情况是小嘛,性骚扰是没有那么大的,肢体的反应就是。

除了我说那次挣扎划伤脸,那个时候我觉得我十来岁男人很强壮,我觉得我打不过很正常,但我后来我二十多岁,人高马大的个子高一米七,我还锻炼身体,我还运动对方是一个比我矮的男性,还不运动。

我认为我可能是可以挣扎的,但是是不行的,我那个时候才知道就是啊,是男性,就是比女性要强壮,他就是可以在压制住你,做他为所欲为,做他想做的事,这个就是非常无力,在我中间觉得自己是很强大的,我锻炼身体我什么呢?

但你还是保护不了自己在那个时候,哎,我就是个印象,就是一个记忆点。很奇怪的人就去厨房嘛,我就能看到那个厨房,那个踢脚线,那个橱柜踢脚线的松了一块。我当时就记得松了一块。

整个事情完,第二天我就把那块松的替脚线那个开的那个地方又给他敲回去了,因为我就记得啊。

平时是看不到哪儿的,你平时你拖地也好,你就平时不太注意到那个跟瓷砖平齐的那个呃,风风边儿里边,我觉得那天晚上就看到了,因为是在地上躺着。

那是第一次,但后来他当然是请求原谅了什么的。

但是这个事情不在于这件事情本身,毕竟我们夫妻对吧有性生活很正常,虽然这个是一个违反我意志的。

但是我那时候非常痛苦的是我跟你说过我的经历,你知道我对这个事情,但你拿这个事情来伤害我,就觉得两个人相爱的人,或者说,哪怕即使是朋友吧。我把刀子递给你。

你应该收起来呀。

我跟你说,我这儿是我的伤你,你就应该避免碰哪儿啊。

但他不,他就要戳哪儿,就用这个刀子戳我的上,我就觉得这个事情是我很难接受的。

但那个时候,我还不太有这个概念吧,就什么婚内强奸之类的,没有这个太太那个的概那个时候还早了,不像现在宣传了很多。

但我就觉得我怎你怎么能用这个事儿来伤害我你,你,你干别的,我可能都还更容易的去。嗯,就挺挺难过的,就产生了想离开他的念头。

但是对我们这样的家庭来说吧,离婚是一个非常大的事儿,就是但是你人这,这你人生失败啊。你个女的离婚,离异妇女这四个字就是一个很难听的名字吧。我觉得。

所以我那时候很犹豫我,我其实有一种懵懂的,知道自己应该要,就是用女性的觉醒,但是又很不清楚到底应该怎么做是懵懂的。

就在心里,对远方就是对我向往的生活是有渴望的,又很模糊。

我有一天上班在上班听许巍这首歌叫九月九月的一天。嗯,你就去到远方之类到海边啊什么的那首歌词我不太记得,但是我记得听的是九月,我那个是八月份。

我立刻写了一封请假请假的那个。我说我九月的第一天,我要请假跟公司,我要请假请一个月的假,我要去西藏。 哎呀,那个年龄,我这个年龄人都是要去洗澡的,都是要去找自己太俗烂了,但是没办法就是这样子的。

我说我要去洗澡,我要我要请假,我要休假。

好吧,就同意了。

他也同意了,不知道是出于为了表现对我的理解和支持,还是某种愧疚弥补。我不知道,他就是还是同意了的。 我那时候跟借的冲锋衣玛丽越背包要去广州坐火车到成都去广州的时候,是他单位的车送我去的。他派了个司机送我到广州,我就背个包送到广州的火车,站在那个月秀。

那边吧,那个地方的一个麦当劳坐着等那个差不多才进站吗?

那个司机就不走。我说你,我说你可以走了,我觉得挺不好意思的,人家来送我开那么久的车,然后还在这儿等我。我说不用,我自己一个人能上车。

他说,不,他说,领导说,让我送你上车,看了你上车之后才走。 我那时候还不太理解是什么意思,后来才知道,他以为我是跟别的男的一起去旅行。

就是他骨子里是不相信女性可以一个人去那么远的地方,一个人旅行的。

他觉得这个事情,女人是应该在男人的陪伴之下,或者跟别人一块儿女人独立是不能完成这个事情的。

我真的是一个人上路的,就一个人上路,到了成都。

一路旅行,遇到很多有趣的人跟事旅行路上认识的这些人很多都成了你给他至今的好朋友。

当时在拉萨,其中的一伙儿朋友要去阿里无人区,就劝内给他一起去,听说能看到藏羚羊,那给他也很心动。

所以他临时改变了计划,又跟公司多请了一个月的假,但这也让丈夫更加怀疑那个她,然后那个时候信号又不太好,你经常联系不到我。嗯,联系到的时候我就跟他说,我说我得在。

这个时间不够用,再请一个月的假,这样他就觉得我玩儿疯了。他觉得我跟着外面的人学坏了,玩儿疯了是不会收心回来了。

其实我那时候心里一个想法是好我痛快的玩一次,从此就把自己埋葬了吧,把自己对这种生活的向往买起来,没准儿我真的能做一个一个粥,每周煲汤煮糖水的一个广东型的家庭主妇,没准儿我是能做的,我可以做回来就安安分分的去过那种日子吧。

结果他就觉得不行,他就在我那会儿,在新疆的时候大吵架,说他说你这样子就?

是要干嘛,你是要离婚吗?你是不是要离婚就一直在吵整个后半程,从我开始说要延期的时候就一直在炒,每一天能联系,就在炒发短信给我的朋友打电话。

说是不是他是不是跟别人一块儿去,他是不是就没人跑了,就这种各种我是后来我朋友没跟我说就回来之后才说的。

我说,心想这可能是过不下去了。

我说,那就离吧,没关系,电话挂了,不在新疆库尔勒赤阳牌,就反正就忘了这事儿回来的时候我回到。

回到家的时候,一开门是我爸,他就把我爸找来了。

哎呀,这个对我打劫很大。我觉得这是我们两个人的事儿。我并不认为我们真的是可能就是会在吵架当中说离婚,就怎么轻易的决定去离婚。

但是他我看到我爸的时候,我就非常肯定必须离婚了,就是他用的这一套是赋权的那套。你知道吧,就是你。

我是你的男人,你要听我的,那你不听我的怎么办呢?

我把你爸请出来,他是你的爸,他是你的父亲,你要听他的就是,是这套体系来压我,我那下子瞬间我就觉得这个。

不行就很坚定的离婚,他是军婚嘛,是受保证的保障的。

如果他不同意,是不能离的。 我不在乎,我不在乎那一张纸,我也不在乎房子,我是出了钱的,这些我都不在乎,我只要能离开这个家就都可以。我就搬出去了。

收拾几件衣服,搬到朋友家住了,就人是不可能24小时看着嘛,他也得上班啊什么的,我就搬出去了。

他不在手机回来拿下衣服和鞋,这样子的搬到朋友家住。

住了半年吧,就是那时候谈谈妥了就是分居嘛,这种就半年。呃,我就开始那半年,他就会打电话骂我呀,什么什么的,说毁了他的人生啊之类的。

就各种PPV啊,说嗯,就那另半年挺崩溃的也。

我那半年就有爆发抑郁症,有液食症就晚上吃东西,但是不知道自己吃了,早上起来说那个面包的空袋子在枕头旁边,就这种就爆发了,有抑郁症啊什么的?

但是那个时候我没有太把这个那个时候的宣传啊,各方面你不会太把这个事情当成事,你觉得你就可能不是个什么事儿吧,心情不好之类的。

所以我自己一个人在外面搬出去住,不能总住朋友朋友家吗。 在成长过程当中,因为上级提到的那些经历耐克的在青少年时代尝试过两次自杀。

但幸好两次都被人撞到了,他也编了个借口糊弄过去了。

但这回的抑郁症爆发,让内克特又一次想到了自杀。 这个事情很奇妙,这个事情是我真实写下来过的,因为我觉得就挺奇妙的。

写下来发的微博里波,我有一天下午就把煤气打开了好几天就没怎么好好吃饭也没洗澡也没干嘛的,就一个那种状态吧?

在抑郁的状态当中就不能自不太自理吧。不吃不喝睡睡不着,醒也醒不来就那么个状态,但那时候是烧煤气的烧天然气吧。天然气灌厨房有一灌洗澡的那个洗手间有一罐把两罐都打开。

窗户都关上。 嗯,就想着以为听说嘛氧化碳中毒啊,是个颜色,是成粉红色,梅红色是显得气色比较好看的一种死亡的方式。我觉得其他方式可能太难看了。

或者太痛苦,就是想着能睡着,醒来就不醒来了,这样也挺好的。 奇妙的事情发生了,有个有个。

人敲门,我刚开始,爷不是敲我家的门,咚咚咚敲门叫我的名字。

我很觉得很奇怪,我不是一个已经跟朋友就比较疏远的一个,一个关系,那个社会不太愿意社交,不太愿意见人吗?

谁来敲我的门,我就我就喊我的名字,我觉得周围邻居都听到有人来敲门喊我名挺扰民的,给别人添麻烦。

所以我还是挣扎着起来了,起来了,给他开了门,我就没有去,没有意识去挂煤气挂这些事情没做这个事儿,我就觉得可以把打发走,我可以继续回去躺一下。

开了门。是以前那个同事就是,是我以前工作地方的前前同事已经不在一块儿工作了。

他说,嗯,我刚好路过这儿。

我知道你住这儿,那个我也知道,你就是你先带我去吃过一个混沌在你们家附近,我刚好在那儿吃了混沌,我给你烧了一碗混沌。

他就太神奇了。这个事情我们两个平时是没有什么交集的,他真的就是路过,突然想起来,在我这附近,他就给我打包了一个混沌,他说,跟你他是南方人嘛,广东本地人就是你教的。我那种吃法有香菜,有虾皮,要放醋,要放香油,胡椒粉,胡椒粉放很多,就这种吃法。 然后他说,我给你杀了,杀了一份儿。

他就进来了。

进来之后就把混沌放下,他可能就察觉出不太对劲。

因为这个天然气里面加了东西,闻得出来就默默,他就说,你吃缓慢啊。他就起来到厨房去看,把煤气罐关了,把那个窗户打开,然后我觉得挺好意思的。

我就起来说那个洗手间还有一罐,然后我就去把洗手间那灌也灌了。

就我觉得很尴尬,这个这个情况默默地把窗户打开,他就看着我吃混沌就是汤混沌,热乎乎的,有胡椒热气腾腾的。

我好几天没有吃就热乎乎的东西了就就哭了,你不要吃?

打到把花流眼泪掉到混沌里,他就在旁边坐着,看着我吃吃的时候就说,就说,嗯,想吃你再跟我说你有电话。

嗯,我给你,反正我住的也近给你拿过来。

他说,我男朋友在楼下等我,我可能不能待太久,你要你什么垃圾啊什么的,我一块儿把你拎下去。 嗯,就把那个收拾好的混沌的那个大包袋子啊,盒子啊什么的,说帮一块把垃圾。我说没什么垃圾。我说没事儿,不用他说,你给我打电话啊。不行,我明天再来。

我说,行,不用再来了。

他没问我什么事儿,但整个事情就很奇妙,他就走了,走了以后可能是混沌吧,热乎乎的,吃完觉得挺有劲儿的,就是觉得好像有点儿元气了,就起来洗了个澡,洗了头下楼去转悠,就开始觉得好像就闻到那个周围邻居做饭的味道。 晚餐时间了就炒清洁,炒就葱啊,青椒啊,就这些味道。

我就下楼在我住在那个呃以河边儿的地方,就在那儿走了一下,看行人散步,老男女老少都有,看小孩跑来跑去就很喧哗。

就人间的烟火气吧,就是那种生活气息扑面而来。

嗯,然后我就给他发条短信,我说你明天不用来了,我说我会好好吃饭。我说没事儿就是真的没事儿,我真的没事儿比从头到尾没有提这个。 呃,自杀这个事情可能还会觉得我这个人面子啊。各方面。

可能知道我不太那个吧,比较好强平时,嗯,但是那个时候我就发誓,我说以后不会自杀了。尽管有很多次念头吧,但是没有付出过行动过,但是最后一次就是分居两年,对某一天收到了前夫的短信,说要不然把手续办一下,我中间没有催过他的,因为我不kr,我不在乎我不再有手续,我只要不见到这个人,不处在这种生活环境就可以。

我就很吃惊啊。我说,好啊,我说好啊。

他又问我哪天休息会跟他说了一个日子,我们就和和气气的去军魂嘛,先去见的政委,在政委面前就很平和的。

郑伟说,考虑清楚了,考虑清楚,那就证我就同意了,签了次去民政局民政局的时候,要去照相。

就对面的那个照相馆是个东北大姐,印象很深刻,照相的时候我们也很客客气。哎,你先你先没关系,我竖下头啊什么的,我还化了妆还还带网还我现在看后来才。

就是看那个呃,离婚证就打扮得很漂亮。

东北大姐说,你们是离婚吗?人家离婚可都是打打闹闹,就是那种各种和带着恨带着什么,我们就是很和平嘛,适合很久很平静的很和平,我们俩还笑嘻嘻的啊,是是是,是对对对,对,对,你先来,你先来对这种很客气的方式照了相,直到在那个民政局离婚的那张桌前,不用排队离婚,可真不用排队结婚。那边乌秧秧排队离婚,不用排队。我们那时候没有冷静期。

就就去离婚了,拿一张那个只要读名字。

我读不出自己名就哽咽,第一次我读不出来就读那卡住了,就不知道为什么,就觉得这个事情。

以为就好像离婚不是个事儿。新新时代女性,我有已经有自己的想过的生活,想要的工作就是就没想到怎么我会。

嗯,有一天我会念这个几年前的某一天,我在隔壁的办公室念那个就那一瞬间的感觉,因为那时候也要念,也要念自己的名字,这个时候也要念自己,名字就是一种重叠感,你觉得这个念不出来,就第二次的时候才读出来了,签字走的时候就一直拿个证儿,走的时候出了名人区。

就像那个拍电影一样,已经是下午接近就是比较晚了。下午四五点钟,他往那边走,往那边走,他说,不吃个饭而不用,不用我说,赶不起上班哦,好就走了,也也没回头。就这样,嗯,挺好的。 分手后的这些年,你给他六续去过澳门,成都发展。

最后他在程度安稳了下来,开了餐厅。事业发展的不错,也交到了很多的朋友,这些都让他抑郁症的问题缓解了不少。

刚到成都说挺低落的,但是后来还可以剩一点,很好,但那个期间我认识了一个外国人,男孩儿比我小一些,小几年就是谈恋爱吧。就这种谈恋爱啊,不合适,但是怀孕了,怀孕的时候,他已经回加州了。

我那时候已经35了吧,挺大的了。我说,要不然生下来算了就是我觉得自己的能力是可以养一个孩子,就那个时候恢复的比较好,就是抑郁症,这个情况实际上是得到了控制,可以说是那个状态,是我人生比较好的状态吧。

所以我觉得就可能我我就觉得很有有自信,可以这样子生下这个孩子生下来之后吧,就我中间都做了检查的哈,所有检查该做都做你高龄嘛。我身体非常好,我还去健身房还去游泳。

我大肚子游泳也比别人旅游的快。其实我就是身体很好,我骑单车我什么都可以坐。

我半夜自己开始阵痛,拿个小本儿开始记时间记,到时间差不多了,找辆车玩儿东西就去生网,我进产房半个小时就生出来了,顺差这个孩子呢。前两天医生都觉得都都是很正常,我在医院住了四天回家,我觉得不正常。

我觉得这孩子是不太正常,哪儿不对,说不上哪儿不对,但是有种熟悉的感觉,他的这个样貌当中我好像在哪儿见过。想了半天,想起来有个美剧叫格力合唱团,里面有一个唐氏的。

女孩儿在那个学校拉拉队唐诗综合症,我就觉得我这个我的孩子的面容有那么点儿的意思,但是我是做了糖晒的,就没有筛出来。

我在一个月孩子111个月的时候,就要去做那个尔宝,我一个医生说,我说你跟我说实话,是不是不太对劲?

医生说,你所有检查都做了,都试做了,那应该没问题。可能就这样,说不定混血就长这样了。 我说,不可能。我说,我虽然没有做过妈妈以前,但是。

我隐约觉得不对劲,不是这样的婴儿不应该是这样,它过于的安静了,也哭,但他没有更多的表情,就是你觉得很奇怪,它不是一个感觉,不是那么鲜活。

感觉萌这层什么东西,我就跟医生要求做检查,医生就给我开了检查,抽血,但中间是要十五天到到二十天的一个等待的那个时间啊,那每天都非常煎熬。

我记心里觉得可能是,但是又非常希望奇迹出现,可能是我判断错误。

去拿通知那天一大早对洗漱洗头,化妆穿得很漂亮,就是穿得很把自己撑起了。我觉得我不能去了,医院崩溃,我得撑起了。

就是去医院拿了。结果果然跟我想的一样,一眼直接就看的二十就是21对软色体嘛,它是33体,那个地方软色体多了一条,它是一个最标准的唐氏综合症。

就这种事情,他有个几率90%几的准确率,1698%的准确率,那么也意味着可能有1%或者0%点几的一个失误。

他就落在我头上,他就是百分之百。

因为这个事情加上产后有一个那个激素的问题,就肠胃激素会导致肠胃抑郁症常抑郁症容易引起我本身的抑郁症。

加上孩子的情况,对未来的恐惧,对这个情况对自己的这种抱怨,会觉得可能我真的是高龄。

可能我平时生活习惯不够好,可能我在出差出差的时候喝了酒就是你各种问题,你会很复杂,就是现就是真的导致了我的抑郁症的复发非常严重。

吕斯想,抱着他从笼罩跳上去。就这种感觉,但我知道不行,生命啊,我的命。

对我来说,你在抑郁症的情况之下,我的命根本不在乎我。我根本不在乎。我不觉得我的生命是有意义的。

但是这个人,这个孩子是他是无辜的嘛。所以。

那个期间他又睡不着觉,他不能平躺着睡觉,他就是他们发育的,不是很好嘛。

它的气管很窄很小,它要躺下就会容易窒息。啊什么的,我得抱着它。

我报了他八个月,每天都是抱着的。 不过我还是很快的,我就可以说是没办法嘛,他就是我的,我得有这个责任跟义务,你就搜国外的这些。

倘视孩子的这种康复康复方式,跟尽早的干预啊,怎么去喂养啊,这些国内是很落后的。

正是因为我看到国内非常落后,你求助无门呐,你去医院太小了,他根本不管你各地的那个福利机构,国家的机构跟私人的机构都需要一岁以上,才开始收这个康复或者干预。

可是在国外,我搜到的资料是,只要你医院一确定它是唐氏马上就有社工安排,这个康复和干预是越早进行越好,对孩子的这个开发各方面越好。

所以我收到这些收到资料的时候,根据国外的网站啊视频啊,我就开始给他做康复,每天做操按摩,各种就忙活,这些事儿就顾不上照顾自己的情绪。

那就处于这种一有点儿时间就到厕所去崩溃去哭这种。但是我还是决定我必须。

我看到国内这个情况,您是我不可能让他在国内长大,我就跟他爸说了,他很爱孩子。你知道美国的这些人,他受这个主流的教育价值观,他们认为孩子都是就唐氏,也没有什么没有任何问题。 你觉得你就也很爱孩子,也是觉得孩子去美国会比较好,然后我们就结婚了。

你知道结婚是一个最快的方式,到美国办绿卡,很快的几个月就办下来。所以在孩子九个月打的时候。

就我就到了美国。

到了美国之后,内科和那个美国男生短暂的一起生活过,但是因为各种不合适,再加上内科的抑郁症复发,两个人还是分手了。

更糟糕的是,很多唐诗综合症的孩子都有先天性的心脏病,简称仙心,那个的孩子也不例外,也有先心的问题,而且孩子在美国做过一次手术不太成功。

这些技术可能就是没有中国的那么好,确实没有中的这么好,我后来才知道,先星这方面中国有个在北京啊。呃,府外是第一等,是最好的技术。

嗯,所以在我女儿需要在做第二次手术的时候,我带他回了北京。

一个人人生地不熟,你知道就医是很困难的,它又不是中国的身份证,也不能在机器上排号挂号,找黄牛也买不到号,因为它不是中国身份证,所以我根本挂不到号。

我在北京一个人待他两个月,就每天抱着他去医院兰呐,去问哪个医生最好就是?

怎么才能见着他。

我最后是在这个李守军医生号称亚洲地道而心外的一个专家,在他去急诊室的路上拦下的他不是就是他走嘛,一边走一边给他看了我的病例,跟他说了情况,说我们从美国专门来的,所以人还是很不错的。给我加了个三儿。

让我去挂了号。 嗯,最后住院安排做手术,照看我女儿的时候,她晚上睡觉之后我会健身。

会在走廊里就是很安静的,我用那个谈了一代健身会保持运动量。每天早上起来,我会化妆,梳头换衣服。

大部分人都是穿的那个睡衣嘛,就是整个在病房前都穿睡。但我每天都会换上正常的日常的衣服,每天会化妆。

每天还是保持健身。

在我女儿睡觉的时候,我还是会继续画画或者写东西看书。

我想让他感受到是一个正常的生活,就是妈妈还是正常的。妈妈每天都是呃,要保持一个正常的生活状态,那有些人就觉得哇,有这个必要吗,大家都住在这个?

病院里你化妆给谁看,就是会在背后议论我这个蛮妙的女人对女人的伤害是呵呵,是可能男人想象不到的吧,他会产生这种嗯,但是也有一些妈妈会过来表示觉得哎呀,你在这种环境之下,还能坚持的去做这些事情。

是一种精神吧。

在做手术的前一天,你知道正常会被医生找去谈话,各种风险跟你说一通。

哎呀,那个那个时候身边也没人,也不知道就是没人伤了,就我自己一个人嘛,那个心里的那种恐惧感也不想跟父母说,这个父母更承受不了。

给战友打电话哭,给北京的战友打电话,哭难受啊。我说,我这个要签字了,切没问题。你要相信我们的医生去做手术的那一天,进了手术室,大部分的家长都会在外面等着他。有个等候区,我没有进了手术室,医生说,大概要。

五个小时故事也说了,他说,你可以不用在这儿等着,如果有什么事情,我们会给你打电话。

我说,好啊,就离开了,回了租的那个呃短租的房子,洗澡,换衣服,去商场逛商场吃饭,看电影,我忘了看什么电影,反正是一个爆米花电影吧。

漫威之类的。看了电影,逛了街就是把那时间打发掉。我没有办法想象我坐在这个门口,叫熟视神门口,它有灯在那等五个小时,哪怕有电视看,我就非常煎熬,我觉得我不可能。

我不知道他们怎么做到的,我不行。

手术非常成功,回到美国之后,美国的医生赞不绝口,就是熟能生巧。中国医生一个月做的手术量估计比这美国医生这半辈子做的都多吧。 他现在长得很健康,壮壮实实的挺好的,也很活泼,我觉得还挺聪明的,在唐氏孩子里也挺聪明的。在唐氏孩子里,他属于个子高的。

在唐氏孩子里,他属于拔尖儿的,他就没有觉得自己有什么不一样,将来他会有一天察觉出来的。我知道。

但我希望希望还是能像能快乐,能够自信的生活。

分手之后,孩子爸爸拿到了抚养权,因为他觉得那个他抑郁症的情况不适合带孩子内克。他也觉得虽然他们两个人不合适,但他认同孩子,爸爸是一个负责任的爸爸。

是一个爱女儿的爸爸,所以她同意的这个安排,而且因为现在疫情期间的一些特殊安排,内克的大部分时间都能陪女儿一起度过。

那个她很高兴。今年开始女儿已经会逐渐的表达了,就比较容易带了。他开始有了精力,想做一些创业的事情。

对未来那个他还是充满了干劲儿。 到现在为止,嗯,还是能感受到包括父母啊,你包括?

同性的一些同性也会啊,会觉得作为女性是不成功的。我应该这么说吧,作为我父母这样子的价值观和某一些女性的价值观认知。

他会觉得有一个还不错的先生,有一个家庭稳定的离婚,肯定是一种失败嘛,就是单身,也是一种失败。

在他们眼里看来,在我父母眼里看我就相当失败。 夏天回家的时候,我爸,我妈,我哥。

还有,我在客厅,我坐在一个沙发角落,他们三个坐在围的茶几那边。

我妈说,你看这个女儿看上去就不像我们家的人,就完全不能理解,为什么咱们家出了这么样一个人,跟我们格格不入,就不像一家人当着我的面来。

我妈对我已经失望透顶了,觉得我可能可以走到那一条他们心目中的那个女儿,该有的这个路,我没有走。

所以我常常啊,就是在想,我是我是不害怕老的,我是期待六十岁来临的,我觉得人到了老人就是老人的时候,就没有所谓的老男人老女人了,你就是老人,你失去了性天生的这个性别给你的这个比,包括你的性资源,包括你的生育资源。

这些东西都消失之后,好像才会变成一个人,就是你那个女字就去掉了。我觉得就只有到老人的时候,你才是有一种绝对的自由吧。 你现在正在收听的是亲历者自述的声音。节目故事fm。

我是主办者,本期节目由我制作。

深设计桑泉实习生朱思维感谢所有在微博上提醒我做这期节目的听众,也感谢你的收听,咱们下期再见。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