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法国外籍军团当兵的日子
gezhong2023-01-17  58

故事FM ❜ 第 372 期 我是上次在柬埔寨排雷的肖遥,1988 年出生,今年 32 岁。我本科学的电气工程专业,研究生读的电力电子。 我在差不多二十四五岁的时候,那阵子每天都感觉空虚,想不明白到底要干嘛。我发觉从小到大没有按照自己的想法做过选择,只是随着大部分人的道路在往前行走。大家都考大学,那我也考大学,大家都去读研究生,那我也去读研究生。但其实这些都不是我真正喜欢的事情。 当一个人开始胡思乱想之后,往往会想到一些天马行空的东西,产生一些奇怪的想法,想到最后,我得出一个结论:我要去法国外籍兵团当兵。 /Staff/ 讲述者 | 肖遥 主播 | @寇爱哲 制作人 | @寇爱哲 声音设计 | 孙泽雨 文字 | 梁子 爱哲 运营 | 翌辰 /BGM List/ 01.Border Crossing - Dave Porter(决定去当兵) 02.Elevator Exchange - Dave Porter(逃跑) 03.Looking For(分军种) 04.Walt Bandages His Leg(美国人自杀) 05.Frets Pretty Damn Intriguing(抓捕难民) 06.Walt Bandages His Leg(偶遇武装分子) 07.DedSec - Brian Reitzell(营区内交火) 08.Starlight - 彭寒(片尾曲)

我在法国外籍军团当兵的日子

你好,欢迎收听故事。fm,我是艾哲一个收集故事的人,在这里我没有你的声音,讲述你的故事。

每周135咱们不见不散。

我在逍遥,我是1988年生的,我今年32岁,我本科是电器工程。哎,然后研究生是电力电子,后来加入了军队,当了一名工兵。

您可能已经认出这个声音了,这就是前不久上过故事fm的在柬埔寨排地雷的逍遥。

肖瑶是南京人,本来他和我们周围的很多朋友一样,是个平时一板一眼的好学生,循规蹈矩的去读大学工作,那工作期间呢,又考上了研究生。 就在他读严一的那一年,从小就是军迷的逍遥,突然决定他要去当兵。

差不多就是65岁那会儿吧,就突然有一种这种空虚感,觉得那我到底要干嘛呢?就是所有的一切都是并不是我自己的意愿,其实是因为就是说大家都怎么干,大家都考大学呢,我也考大学啊。

大家都工作等我也工作。呃,大家都工作的时间都。

然后我发现其实实际上本身我对这事情没什么感觉,我没什么意义,没什么看法。这种情况下,当人开始想了想七下八之后呢,就会想到一些比较天马行空的这种这种思维,但发现开来之后,就会影响一些比较奇怪的这样地方,那在我这个案例里面就。

就最终得出一个结论,说,那我去外籍兵团吧。

肖瑶说的这个外籍军团指的就是大名鼎鼎的法国外籍军团,这个军团很特别,因为在绝大多数的国家啊,像军队这种国家机器一般都是指招募本国的公民服役。

但是法国外籍军团向全世界开放,而且因为他没有年龄,身份等限制,即使你有过前科都没有关系,只要如实告知,而且能通过严苛的体能测试。

基本都有机会被选中。 再加上在近二百年的历史上,法国外籍军团一直有骁勇善战的名声。

作为军迷的肖瑶毫不犹豫的在2014年的六月十九号。

去到了法国,法国移民团的征兵站呢,有两个大的征兵站,一个在巴黎,一个在马赛的边上,有一个叫奥巴内的地方。

哦,八点,一边上面总部。所以说,如果你直接去总部,争取流程会更快,那么我就直接到了澳大利亚殖民办公室。

他是一个团级的部队所在的一个军营,其中征兵办公室只是它里面的很小的一个区域。 那么我到了那个门口,然后那天我到的时候,已经有一些人在一边等了我们在那儿等啊等啊等啊等。

等到中午,对吧。有,甚至就已经有一两个人就已经等得不耐烦就走掉了。其实我当时也非常不耐烦,因为我那时候是夏天,夏天的马赛非常非常热,太阳晒得非常非常厉害。

然后我就好几次去敲那个门卫的窗子,我会跟他说说我说过来当兵的。那门卫就爱理不理的样子,说,你一进哪儿来和哪儿,你在那儿坐着等。

所以我记得等了很长很长时间之后,然后终于来了一个管事儿怪事儿,然后跟我们说,让我们先当场就在他那个门口,一个做印象杆子上的,说你要能够做印象上达不到四个的,立马就有走人。

结果还真的有人就做不到四个。

你在那个时候,我的想法就比较单纯。我说,那这边人是干嘛的,就把你过来当兵,你的印象你都做不了,四个你跑来干嘛?

那个时候,因为我事先对他有点了解,所以我也是在国内相应的锻炼了一下身体。我那个时候大概我印象中我那时候可能能做八到十个的样子。

所以我就进去了。进去了以后,通过了第一环,他们把我带到了军队里面,得到军队里面以后呢,一开始是他是每个星期的星期三或者星期四,会有体会有体能考试到我。那个时候呢,他只是让你坐这番跑。

我印象非常清楚,就是我跑步,其实我跑步跑的不是很好,我体能其实算不上好,然后我非常肯定就是我。实际上我我没有达到军团的。

呃,最低要求。

但是那天呢,他有的时候,人的运行是很很重要的。

我印象很深刻的,就是那时候我们那一批人可能有将近二十来个都没达到,那么在多没达到情况下,我当时好像是算是那一群人里面跑的应该是我,应该是跑的是第二,所以最后就留下了两个,就是留下了第一名跟留下的五。

所以其他人都被赶走了。我估计啊,我现在反过头来推向,可能上面觉得我这个人可能比较奇怪,说我先留着看一看。

那么其他的环节我都都没有问题。

当时那个时候我想想看,跟我一批的有就除以外,还有四个中国人,其中两个被淘汰,另外两个人又。

在军者里面,后来我们这三个中国人还都在同一个团,其中一个人呢,他以前在中国的一个城市呢,算是一个执法机构的一个一个基层的一个执法员,他在某一次执法事件当中呢,因为暴力执法呢,这个伤人了。

伤得比较严重,所以当时立马就逃出来了。

所以所以这个人他来外籍兵团的的初衷就非常非常简单。就是说,他就是真的是在国内待下去的话,他可能会进监狱,可能会在监狱待很长很长很长时间。

那么德外金兵团相对而言是一个不错的一个选择,另一个人是一个典型的。

沿海省份的一个一个省份来的一个人,他是偷渡出国,然后呃,希望在国外就是打了好几年的黑宫,但是自己的身份一直是个问题转不过来。

所以外经兵团给他提供了这样一个可能性,就是说你干五年,干完五年之后,你就会有在法国的拘留,或者是国籍,怎么还进来了,印象很深的优,有两个都是韩国人,这两个人呢,一个人姓听,就是经啊。韩国人最常见的一性之一。

另一个人姓李叫李,也是一个比较常见的信ko和利益,其中km最后跟我不在一个部队,认识到km是因为km它这个人的体能非常好,它好到什么地步,它可以一口气做五百个佛城引起向上,他可以一下拉一百多个。

在我没有亲眼见到这个人之前,我认为所有关于这个人的传说是是假的,是不可能的。我说这个东西是是人体达不到极限,但是后来我真的亲眼看到了他的父亲是一个韩国的六军的,一个很高很高级的一个军官。

所以呢,他这个人呢?应该说他本身他是可以,如果是正常的去上韩国的六军学校的话,他可以在韩国六军里面有一个很不错的发展。 但是他这个人兴起很高,他说他觉得他不要走这种上层路线,他愿意到基层去,从基层小兵开始干。

所以他后来在韩国的一个特种部队还服役过一段时间,因为他体能针特别好,那么到外经兵团以后也是很快因为他这个人。

脑子又很聪明,然后也是受过很好的教育的人,就是说为人处世也很好,然后也很心态,很开放。就转眼之前是一个非常非常好的人。

所以他很快又被法国的特种部队,他入选了他们单位的法国的特种部队,但现在还是一个特种部队的一个。

一个一个士兵,相当于这个人是一个双料特种部队在在韩国特种部队干过,在法国特种部队也干过第二个人是什么呢?第二个人就是那个力,那个力是一个性格特别温顺的一个好人。

非常踏踏实实,就像就像任何一个一个韩国人一样踏踏实实的干活儿,然后从来不多嘴。

但是他的语言有很大的问题,你知道很漫长的可能有将近半年的时间,超过半年的时间,他始终跟人没有办法去沟通。

一旦跟人没办法沟通,那么这些老兵也好啊,上级好对他就不会特别客气,所以这个人后来就边缘化了,被孤立总是干一些很烂的活儿,好事儿也没啥的份儿。

甚至有些事情呢,沟通不了之后呢,会产生很多误会。可能比方说别人对他可能没有什么恶意,但他会理解成为一些别的事情。

有一天是周末,我们要下山去过周末,中午在外面放松一下,我的银行卡出了问题,那么我没有钱?

我没有钱,我出去我不行啊。那我就问人借钱吧,军队里面呢,现在怎么样我不知道,但是那个时候借钱是一个很很尴尬的事情。

为什么因为外籍兵团有很多逃亡率,有很多人就干了一下就穿就跑了。

所以我们就说呢,一条铁律是永远不要把钱借给别人说,因为你可能你借给这个人,这个人第二天就不见了,那你这个钱就要不回来了。

这种刷后来在我身上发生过一次,我有借给别人六百块钱,这个人后来就不行。当时我就问这个利益,我说我想问他借一百块钱。

然后我说这个,等我回来之后,钱一定会还给你。

结果这个利他跟我说,他说不解。

绝对不起,我当时就还生气,我就说我说,我说规则是规则,我知道,但是我们大家已经互相扶持着走。过了半年多,你看这半年多,我都什么事儿都帮你这个。我这个人的信誉又很好,说别人不了解我,我说你利。

你应该了解。我说你为什么我问问你借钱,你都不借给我,随后来这个力呢,他就他也很不好意思,到后来说的就是这样吧,说他不能借我一百块,借我五十块。 我说也行啊,又五十块,我起码我可以。

我可以离开军营,到外面去住个旅馆去吃顿饭。那个时候新兵的时候,因为在部队里面嘛,新兵都受老兵的欺负。

所以,刑兵阶段在云区里面过得很压抑的,就是说,一旦你有机会说是让你可以离开军队离开营群里,每个人都会就踹下就跑了,跑到外面自由的世界里,没有人去找你麻烦,没有人去找你茬儿。

我当时就跑到马赛在马赛的一个旅馆里面,然后晃了两天,然后星期一天的晚上,我又回到部队去报道。

结果我去找他的时候,发现李没有回来,到星期一还是没回来,到星期二还是没回来到新三打电话,手机都已经这个线都已经关掉了,这个电话已经打过去,这个号码就已经不存在了。

被切断了,所以我才意识到,就是他当时一开始不借给我钱,他不是担心我要跑,而是他本身就要跑了。

外界病床的逃亡率一度非常非常高,因为你要离开部队,你被他辞职,你没有办法走正常的手续,说我根据那时候我不干了,你签了合约之后,你解决不了。

那很多人说,那怎么办呢?我就干脆一走了之不再回来的话呢。那么,军队会不会去找这些人呢?如果是法国正常的六军的话,会这个人会上通缉名单,在任何国家讨名都是罪名。

都是一个很严重的罪名。但是外金团不一样外,金平团我给我们一开始的都是假名字,除了假名字,因为外籍军团的士兵来自于世界各地。

逃走之后也是散步到世界各地,法国军队很难执法,所以最后都是不了了之。

进入法国外籍军团主要就是三道门槛儿,从平民区进入蓝队,再从蓝队进入红队,这里面的每一步都有无数次严格的体能筛选和一些智商测试。

等他进入红队之后就能拿到合同,也就相当于正式入团了。在红队待了大概两个星期之后,肖瑶被送到了新兵训练营,接受新兵训练。

心理训练营都是这样的,满一个李安才开始训,因为你是来自世界各个国家的人,然后你还语言不同,就首先就是你怎么样?

去认识你周围的时间,就像一个因为语言不通,所以导致比方别人给你发一个命令,然后你根本不知道他在说什么。

你也不知道该怎么回我。所以一开始应该说有很多的误解,非常多的误会,然后这种误会会导致每一个人都时刻都经常的很紧张,就觉得时刻和要跟人爆发冲突,这个时候就要开始重新遇到一个最简单的事情,就是你要等大家。 我记得我打完第一下之后,我非常非常的沮丧。

我们当时是每天的中午,吃完饭之后要大家把饭盒洗洗干净,但是我们只有一个水龙头,有将近三十个人,四十个人在抢一个水龙头,所以必然就。

就很拥挤,然后可能在排队的过程当中起了一点冲突或者怎么样,然后互相就大家互相推了一下。

群队里面是这样的,如果你被一个人推了一下,如果你不推回去,这意味着你就认怂了,那这是一个很危险的事情,别人退你一把,你绝对不能。

你绝对不能就这么忍了,因为你这样忍一下,你会有很多很多的你后面你就不知道什么时候睡个头。

那当别人推了你一下之后,你也不得不去推别人一下。 虽然你不愿意,那是一嘎拉伯人,那个人的名作。我还记得叫马士住,嗯。

当我退差一把之后。

那这个人肯定也不能就算被我推吧,这就你来,我去,你来我去。最终这个事情会到会到什么争论,截止呢会到等到有人拉家的时候,这个时候这个时候就可以结束,但在在此之前。

在此之前,在没有人拉架之前,你想打也好,不想打也好,你打去,那我这个情况里面比较好的是,好像我们大家都没有,真的要把大家你所活中的地步,所以这个事情当时打完之后呢,我当时的情绪是非常沮丧,为什么呢?因为因为在我的印象里面,我觉得打架这种事情是小男孩儿在干的事情。

就我觉得任何一个你,你上了开始上中学的人,受过教育的人,你不应该去靠打架来解决问题,但是那个时候没办法我我,我得靠打架解决问题。

这个叫吗树这个阿拉伯人,他是个。

体格很健壮的阿拉伯人,那么当时很太给我放了横画的说,你等着你等着。哎说,我们今天中午没时间解决问题,但是你等着晚上说晚上很漫长。

这漫长的黑夜,我们有这个足够的时间解决问题。那你说我害怕害怕你要说我一点儿都害怕吧,肯定是假的。但是呢,你不能认怂啊,这个事情后来怎么解决的?

这事情后来解决的话特别简单,这个特别搞笑,特别特别的幼稚,我们当时在新兵营里面呃,生活条件非常悲惨,就你可以认为是在集中营,也也不为果。我们的生活条件就跟肌肉已经差不多,每天觉也不够睡,然后运动量也非常大。

直接的表现就是每个人的吃的又少,每个人时刻都在,就饿得不行,就饿到那种就是。

我们出去行军,我们非常愿意行军,为什么因为出去行军的时候,你会路过这个周围的这种这种农田,或者是果园。

然后你会发现这些人会会会很疯狂去抢树上的果子吃那个晚上我干了嘛。后来那个晚上我就偷偷地撬开门,钻进了我们这个厨房的后厨。

我们有很小的后厨,偷了几盒巧克力酱跟白糖就是有喝喝咖啡用的白糖的白糖包。

我给了这嘎拉伯人,可能是两盒巧克力酱,就那种呃厨面包,用那种巧克力酱跟两片白糖包。这个人就握着握手,说说我是对他最好的朋友。

这是这,这这个,这个这个场景是非常非常非常非常有意思的。

那我当时采取的策略呢是我,我又不能打架,我体格又不够好,所以我的办法是什么呢?我的办法是尽量的去向一些人提供一些帮助,就用一些比较好的手段去去去交朋友的方式,来来维护自己,不被侵犯。

跟我当时有关系非常好的,一个很壮的一个波兰人,他是一个非常笨的人,他是一个,他是一个健身教练。

我印象中我记得在考当时在甄选的时候靠智商测试,就每个人发你个电脑,然后就在电脑跟前,然后做那个门下测试题。 这个波兰人什么都不会,就比方说是这样,就就一个屏幕上面一道棋说挑出跟其他不一样的东西。

有一个离一个苹果,一个香蕉和一个蚂蚁。

波兰人不知道该选哪一个到这种地步。

中国的义务教育机确实比较好的,但你发现国外真的不是这样的,国外很多人上了小学就不仗了,就像那个波兰人就念过小学小学还没念完,那他就所有都来看我。

我就坐在旁边。然后他的那个测试之所以能通过,完全是因为我分军种师在新闻训练营结束之后,根据你的每个人的排名和每个部队的缺额。

然后分到不同的单位去。

我打个比方说,可能如果你想去,呃,散兵单位,散民单位只要十个人,但是呃,你刚好已经有十个人在你前面,十个人都想去散兵,那你就去不了散兵,你只能被分到别的单位去。

就跟就跟高考田志愿是一样。

我印象很深刻,我那个时候是我们全队有47个人开始培训是63个人,最终杰训是47个人。

那么在这47个人里面,我大概排23名,还是22名,就总体来讲不算好,但是已经可以让我去任何我想要去的单位了。

所以我倒是挑了挑了工兵团。

因为一方面来讲是我个人就比较喜欢爆炸物,我那时候就觉得我要做跟爆炸物相关的工作。

另一方面是每个单位有每个单位的特长。 比方说工兵团有两个国民团,其中第一国民团的特长是两栖作战。

就跟水打交道打得很多。

第二国民团呢是山地作战,常年活动在山区,那我是一个很喜欢山地运动的人,所以我就当时就挑了山地部队。

法国外籍军团的山地工兵团驻扎在法国东南部城市阿维尼翁的附近。

此后的几年里,除了出任务,肖瑶一直生活在这里,因为法国外籍军团进进出出的都是些各种奇怪背景的人,所以时间久了,再有什么新人进来,肖瑶已经没有兴趣去认识了。

但是有一个人让肖瑶至今印象深刻,是一个美国人叫坎哈里,这个人呢,他的情理非常有意思。嗯,他是十九岁的时候参加了美国的海军六战队。

那么当时打伊拉克的时候呢,他的六战队在飞,卢杰打了比较惨的一仗,他在菲律宾打完仗之后呢,他们的这个他所在的这个部队呢,后来呢,被派到伊拉克的北部的这个库尔德人这个区域。

所以呢接触了库尔德人?

那么,他后来从六战队退五以后呢,在美国融入社会融入的不是很好啊,那就就又重新想当兵就又来了。外籍兵团那么刚好分到我所在的牌,那我当时作为一个算是一个老兵吧,就是让这些人的这些新兵的日常的,这些都是我来带,但是因为我们都知道说这个人以前是打真正在CBA打过仗的人,所以我觉得很尊敬我们的关系非常好,那么2015年倒是只有个非常非常大的事情,就是伊斯兰国2015年伊斯兰国,这是权力扩张的时候。

权力扣张的时候呢,大家都抵不住,对吧,伊拉克人也贵,然后叙利亚人也贵,然后都扛不住。这个时候呢,谁扛住了呢,库尔德人扛住了。

发现就发现库尔德这么一个地方的这个伊斯兰国打不下来,那肯号里因为他之前在在打伊拉克的时候呢,跟库尔德人有过接触。

所以这个坎哈利亚就说,他说,那我就不在法军干了。

他说他想跑跑了,以后呢去干嘛呢,去到库尔德那边去帮他们打仗。

那个时候因为我们大家都是关系就非常好,然后几乎可以说什么话都可以聊,没有什么秘密军队里面嘛。所以当时本来还有一个意大利人,一个西班牙人,还有一个我。然后我们都说,哎,不错,说这事儿听上去很有意思,说可以干。

我们本来说是打算一块儿去,但后来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呢。最后西班牙也没去意大利人也没去,我也没去,我们都没去。

最后就这个美国人自己去了这个美文去了。以后呢,就从一五年的秋天一直打造了一七年的七,八月份,一下打了两年多在库尔德那个地方。所以这个堪哈里斯那边打了两年多之后呢。

精神就有点不太好,就实际上,你可以说到最终是精神市场了。他最后后来回到了美国。但是但是精神状态就非常糟糕,我们一直一直有联系。

所以他后来有很多很多很激进的想法,那个想法就是如果真的实现下去的话他的,但这个人后来的最终的结果会变成一个恐怖分子。

那个时候是乌克兰跟俄罗斯打仗,乌克兰内战乌克兰内战的时候又吸收很多的这种国际的这种雇佣兵。

他就想去那里,那如果他去了那里,那就是个恐怖分子了吗?

那后来这个人可能后来从四月28号就失踪了,失踪了以后呢,然后在网上留下了一些,就一看就不是很正常的一些话。

那么后来他自己的在当地的朋友后来就五月二号五月二号,然后发了一个消息,说已经找到了尸体。

还确认了是自杀。

2015年年初发生了这个查理周刊事件,就恐怖分子跑到巴黎的这个报社去打了几发火箭单。

这是一个非常非常大的事情,而且池还没结束,到了2015年的年年末又发生了这个剧院事件就是这个巴塔克兰剧院有几个恐怖分子,我就是处女去,可能杀了有将近二百多个人。

包括到2016年的时候呢,这个夏天,这个在尼斯又有这个尼斯的这个卡车事件就是也是恐怖分子。

他这次弄不到枪了,弄不到爆炸我就怎么办。他租辆卡车在尼斯这个游客最多的街上,然后拼命的去疯狂的去撞人。

所以整个2015年到2016年都是法国的恐怖袭击事件发生的非常多,而且这个威胁非常大的种种。

这种时候因为这些事情呢,导致了整个2015年到2016年,我们的任务都不是海外任务,因为海外到事情不是优先起义最高的地方了。

六星期最高地方,当时是在本土,把大量的军人都放在街头,放在机场,甚至放在边境去恢复这些。这些监管就是2015年的时候有个难民为期,那么那个时候有很多很多难民呢?

他们千里迢迢跋涉,最终想要进入到法国,或者想要去英国。

那么当时我们参与了很多很多这样拦截难民的这种这种行动,那本身作为军队来讲,我们自身是很抵触的。

你何像实战去对付一个难民算什么呢?

其次,这些难民也不是恐怖分子,里面可能或许有,但是大部分都不是,对吧?如果你是一个军人,然后当你要去去镇压暴乱,或者是你要去对付恐怖分子对付服装分子,你没有问题,你没有心理负担。

但是如果你要去对付一些。

妇女,一些老头儿,这些人只不过想要去跨个铁丝网过去,然后到一个更好的地方去去打打黑宫,赚点小钱。

那其实你的心理压力是很大的,我们就像这个,这个电子游戏里面一样,就是大半夜的我们在草丛里面,然后拉开一条阵线,然后我们用夜市仪。

后面拿夜市一的人就就用这奖金来引导我们,说是往前走,往左走往右走,然后你就是中国,你会去抓到这些人,抓到以后怎么办呢?抓了以后要把这些人交给编号警察。

那么有一天,就有一个边防警察通过无线电喊我们,让我们增援。

这期间因为我们人手不够,他一般会留下一个人去看这些犯人,其他人继续去追捕。那么,那天呢,我的队长呢,就是跟我说,那说,让我去看这些人。

我大概可能手里要看四五个人,他们其他人继续追捕。那这时候就有一个索马里还是苏丹,是一个非洲国家的人。

是个年轻人,可能十几岁的小孩儿,他就开始跟我说话,我们的规矩是说是我们不能跟他们说话,就保持这种威严。

真的还是跟我求情啊,还够出他怎么家里多惨,然后在本国多惨,只想打个黑宫,什么需要我放他一马,那我本来我就,我就当没听见。

那后来这个人后来苦苦求为没用,最后怎么办呢?最后他把自己手表摘下来了,他要把他手表给我。你问题是我也不缺手表。

但是很显然就是这个人,他觉得他能觉得手表是他身上最值钱的东西了。

他要把他最值钱的东西给我,然后换我放他一马,那我肯定是不能放他一马。

我如果放了他回单了以后我会对吧?我会受到什么样的这种这种机遇上的这种制裁是可想而知的。 所以你说我,我,我在,不在乎这个人,我不在乎这个人。我甚至希望他跑掉,但是他不能在我手里跑掉。

所以那天晚上我心情非常难过。 在沿着边界,铁丝网上有很多单位。

有很多小组,每个小组的这个领导人的风格是不一样的,每个小组组长风格是不一样,有的组长就把这个当成一个熟练游戏,他就说。

第二天可以跟人去顺序,说,你看我今天抓了五十个人,我今天又抓了三十个人,我今天又抓了六十个人,就像打猎一样。

那轮到我的时候,我每次都是用我的棍子。我如果听到了这些动静,我知道这些难民马上就要越近了。

我就会拿棍子拼命的去敲切锁,甚至会跟他们喊话,就是我看不见他们让我跟我喊话,说说你们这帮傻逼。我说。

你们以为我们在这吃大饭的嘛,说,你们以为你们你们跨过来,我们不抓娘吗?

我做完了恐吓主,那这样的话,我通过我的这些故意制造出来的动静,我既没有违反我的纪律,但同时这些难民。

他们也知道说这个这个范围内是有人在手里,他们就不从我手里过。这是我后来的面对自己的一个良心上的一个折中方案吧。 整个2015年跟2016年我们都在执行这样的本国任务。

然后我2017年才去了海湾。

从2012年起,法国的前殖民地,非洲马里这个国家就深受宗教极端势力的困扰,于是马里政府就请求法国政府提供援助。 那肖瑶的这个海外任务就是派驻到马里法军。当时在奥斯卡有一个小的积极,那个时候在范萨哈沙哈拉地区。

从马里往尼日尔的公路就是马里尼日尔跟不停的发作。三国交界的地方是,是武装分子最最盘踞,最活跃,最频繁的地方。

一八年一几年,有几个美国的这个约瑟贝雷帽在边界被击毙了,他们的视频还是留到了网上。

这些人就是在那个地方,我们在那边驻扎了一个月,通过大量的抓捕跟巡逻,把恐怖分子从我们这个区域赶到了别的区域,形成了比较安静区域之后呢。然后呢就有一些人身上调动,就说这个区这个基地就不需要这么多人手。 相反的另一个基地叫东部土提巴克土基地。

那个时候需要更多人手,那么就把我这个小队我所在的军事小队抽到金巴克图。我们在金巴克图待了四个月。

在我们住过去的时候,之前就是因为它的人数不够,所以导师经常有霍金丹的袭击。

我等我们到了以后呢,从一个230人驻扎的小校地方,变成了一个二百人驻扎的地方,不是我个人的经历,是,是我所在的单位的经历,因为那次那那一次行动当中,我刚好不在我当时在另一个地方。但是我就说,我的车队里嘛,就是我们小组。

他们是在寻房,从奥桑哥到梅纳卡的公路上面,它是在沙漠里面,但沙漠里面呢?其实它并不是那种王完全的一望无际的平坦的地方。

它是有很多很多小的地形的起伏,会有一些小的沙漠地区的这种。

这种草,这种植被就是你实际上是,如果你想藏一个人是能藏得住的。

这个车队呢?从一出基地就实际上我们在当时的这个就是说法军和蓝盔部队,联合国部队在当地的这个呃民众支持度,他其实是两极分化的,就是有一部分人非常支持他,也有一部分人他不支持。

不知识的民众就会向这些武装分子提供信息,去协助他们来袭击我们。那么那天呢就遇到这种事情,就说这个当时是克罗地亚人,他就说他说他回去了。他说,哎呀,有人好像有个小孩儿老跟着,但是跟着呢,又不像是那种小,又不像是那种当地小孩儿,是一种药糖,那种跟着哈就是跟着专门,就是为了跟踪你而跟踪。

所以呢,当这个车队后来开出这个普京的一个小村落以后,在一个拐弯的地方,因为你寡淡嘛,所以你搞断事情你看不到寡淡后面什么样。

当你车队一拐弯过去以后一看,发现路中间有五六个人在中间机上挖坑,这是绝对不正常的法军的车队里面呢。一般来讲呢,工兵车队是排在这个车队的比较前面的这个车里面。

因为如果这样的话,一旦发现有什么地雷啊,爆炸物啊,路边炸弹啊,你工兵可以第一时间展开去去去去处理。

所以那天呢是车队的构成呢,是第一辆车,潜岛车是当地政府军的车?

第二辆车就是这个工兵的车,就是就是我们单位的车。

当时意大利人在机枪,为什么他就跟我说,他说他一看五六个人在地上拉坑。

那当时意大利有人还愣了一下,他说他还他还愣,还不知道是是什么情况。但是政府军比较紧眼,政府军已经开始打起来了。

政府军一交火呢,这五六个人呢就开始跑跑的过程当中呢,其中就有那么两三个人呢,觉得自己跑不掉了。

就停下来给你打,过程很短,可能交活五分钟五六分钟,最终打死一个人,其他人跑掉了,这是你的结束。然后后来一看呢,发现他们他们埋的是一颗反坦克地雷,是一颗非常非常亲密,非常轻巧。

就如果要是那天发现这个,这个,这个这些人的时间,如果要是晚五分钟,他们把这个雷买好了,沙子盖上了,这些人跑了。

那你的车队是发现不了的,你车队发现不了,你就肯定就菜上去就会炸,那就会死人。

那一天是我们后来新闻上看时候是三个地方,同时有有稀奇,他们恐怖分子当时在东部兔,这个城市里面是用自爆卡车炸了当地的un的地区,办公室炸完了以后呢,同时呢就想要身在这个袭击蓝盔部队的营区。那么当时法军的营地是在最外围。

就我们的地理位置上呢?应该说是。

要想打蓝盔部的赢去啊,先要要越过我们的赢去。

所以当时我们看到有这些形系非常可疑的人,当时是外围的蓝盔部队的士兵先开枪警告,开枪警告之后呢,我们本来那天我印象深刻,我是我们都那天,是我们小队不再执行,那你就相当于在营区里面自己洗洗衣服啊,睡睡觉啊。就这样。

但你突然之间你听到有这个枪声,而且这个枪声音很明显,不是那种训练或者是走火中不是这种事故的枪声,而是种很明显的这种警告的设计。

所以我们当时立马索尔人真的就是穿着内裤,穿着拖鞋光了脚。

啊,就就就就从从帐篷里冲出来,抓个头盔往身上一带,然后拎着枪就跑到自己的稍微上。

然后我的位置上就看到有一些一辆皮卡跟几个人,我们就做了相应的战斗的准备,做了仅高新的设计,什么情况能开枪,什么情况不能开枪,什么情况开枪。比方说。

你遇到什么情况下可以直接设计,遇到什么情况下要先警告设计,遇到什么情况下,你要先口头警告。

再警告射击再射击,由谁来设计?这是专门只有军法官来培训的。

如果你在战区不当使用武器,是最终是要受军法审判的。

那然后这些人一看呢,找不到什么机会,他们就跑了,就说这个事情后来就有一个什么后果呢。这个事情的后果就是后来这些当地的武装分子就意识到他们想要直接这么硬闯,就像硬打是打不过的。

就因为当地的戒备比较高,但相反,他们如果要是比方说这个,因为当地的联合国军的这个成分非常的复杂,就是有尼日尔的士兵,有巴基斯坦的士兵,有法国的士兵,有瑞典的士兵,有各国家都有,所以他们后来意识到可以钻这个空子。 就是你如果想一辆小皮卡直接过来,你肯定过不来。但是如果你把一辆小皮卡偷量皮卡,然后涂成白色的,上面喷个幽恩。

你说不定能混进来。所以后来我们撤是2017年的年底撤的,他们2018年的四月份在打进来的时候就是这样。

就是偷了三辆皮卡车涂成白色的幽恩。

然后这样外围的士兵呢,语言又不通,然后又没沟通好,然后就把它放进来放进来以后,这些人伪装成蓝奎部队士兵的这些人用自爆卡车炸开了我们那个基地的第一道墙。

然后用第二辆第三辆车往里送人,然后在营区内展开了。这种很静距离的就是面对面的开枪的这种战斗。 本来应该说,这个这个计划是非常非常好的一个计划。

但是后来呢,这个他们为什么后来那天没有打下来,而且最后全都被全歼了呢?

其实跟我们单位有一定的关系,我们工兵部队到了东部苏基地之后,我们一看,发现工兵部基地没有这种相当而言,就是说预防别人打上门的这种这种这种措施非常的非常的。

简陋真的就是我们就是一百多号人人挑手扛,完全靠手工的方式去,却装填了将近一万多个沙袋,构起了一个三层和四层的这么一个一个延体,这个延体就真的保证,就说哪怕我是哪期官乡打这个延体真堵在后面,没事儿。那么后来在这个2018年的四月份,这个恐怖分子打进来的时候,就发生什么事儿呢。孔孟子的第一辆皮卡车把外墙炸开了,炸开以后第二辆车第三辆车往里送人。

但送人之后就碰到这个塔。

这个塔上刚好当时正好有两三个这个执行的士兵。

这两三个人就居高临下躲在塔上,然后朝下面开枪。

这个这个时候其实基本上就是对吧,已经你都不需要瞄准你也不需要探头也不敢探头,你就是人躲在后面,然后把枪取在外面堆在外面扫射,就是这个塔把这个后面两辆皮卡车的十几个人给全拦住了。

就如果没这个毯子,这些人就全进来了。 那后来我们就说,那这个事情,就是说这个要感谢我们的公平单位就没有公平单位这个给你辛辛苦苦的这个修这个塔呢,你这个塔。

这个积极性的研究就是另一种结局。

我当时从马里回来以后,我也是三年四个月的,差不多三年四个月的服役期了,我当时就在准备要退五了。

所以那个时候我就已经不再参与一些呃一线的工作,所以后来我就调到了行政牌行政牌,就是相当于是处理一些连队的这种支持的事情,就比方说管管仓库啊,管管车队啊。

我最后一年的服役就是在做这样的事情,就所以你说薪水吧,一千三的底薪,加上一些出差的补贴,只看的级,别看你的个人情况。

总的来讲,在法国当兵不是一个高薪职业,它就是一个正常的一个职业。 嗯,我觉得从我个人来说,头一年特别有意思。

到两三年的时候,就就只是份工作军队也不太提倡的个人价值。

日复一日,日复一日周就变成一个公务员,在我看来,就是一个计算公务员的生活。 2019年,逍遥正式从法国外籍军团退五。

受平兰基金会的邀请,他先去柬埔寨工作了大半年,帮助当地人排出地雷,也就有了我们上一次播出的故事。

现在,逍遥已经结束了,排雷的工作回到了法国。

最近他正在学开飞机考驾照,同时也在用这段时间来思考后面的人生路。

该怎么走,很多人会有一个误区,很多人会想,当然平民也好,军人也好,他会觉得说啊,你不是当了五年兵吗?那你是不是回去之后可以出去?比方说当个保镖,或者是当个那种合法的雇佣兵,或者是这种什么军事承包商。

然后过上这种一个月赚很多钱的生活。

的确,有少部分人的确能够做到这样,但这不是主流,实际上就比方说这个排雷吧。 在国际市场上面,这种来自于孟加拉,或者来自于柬埔寨,或者来自于这些很穷的国家,像非非洲的国家的一些人?

经过有限的培训,就可以从事最基本的工作,那么他们的薪水是多少呢,是三百到五百美金一个月,但是就够了,跟他们俩就够了。那么同样的,就比方说,像这个有一段时间。

全世界的这个海盗是问题,是非常严重的。当时有人就说去远洋的轮船上面做些安保工作,那么事实上,远洋轮船上的安保工作,如果只作为一个普通的步枪手,一个带着步枪的一个人。

他的收入其实是非常非常微薄的,包括在一些什么伊拉克地区啊范地区啊这些?

所谓的这种押送货运车队的这种保安人员,他的风险非常高,但他的收入其实并不如在一个正常的和平国家从事一份正常的普通的工作来得要高。

你会发现,你可能打个比方说在法国,可能一个一个程序员的收入可能在45000欧元。如果在美国的话,可能可能一个月可能拿到120000美金。

但是反而你如果去占据从事一种特别高风险的职业,你反而拿不到这么多钱,而且这还是一份青春饭,这是一个现实后悔,倒谈不上后悔吧。这个因为说起来是以前是上过学,然后在读研究生在受教育。但是。

板山之所以当初来军队,就是因为在那条道路上自己没有继续走下去的动力,那就迟早是要放弃掉的。人得一辈子都在找自己的方向找自己的道路。

我现在还在寻找你现在正在收听的是亲历者资助的声音。节目故事fm,我是主白哲,本期节目由我制作声音设计。孙泽玉。

感谢你的收听,咱们下期再见。

转载请注明原文地址: https://gezhong.vip/read-1467.html
00

最新回复(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