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ol.8 我真的很喜欢每天跟这个天才少年,点滴温情地相处
gezhong2023-01-17  51

@波姐说: 维语是十世纪时的回鹘语而来, 应该是阿拉伯的一种, 我在新疆时曾问过维人, 他们说他们能听懂30%-40%的阿拉伯语, 但是阿拉伯语是36个字母, 维语是32个(那个维人这么说的,没考证过)。 而吐火罗语, 在龟兹回鹘化了后彻底消失, 成了死掉的语言…… 玄奘《大唐西域记》: “其俗生子以木押头,欲其匾递。” 龟兹国王的装束, 根据克孜尔千佛洞内, 国王和王后供养人像, 大约在隋唐时期。 对古龟兹有兴趣的菠菜, 建议去看CCTV10《探索发现》系列片—— 《消失的绿洲古国》七集, 从语言文字、风俗宗教、音乐等方面介绍龟兹。 还有《新丝绸之路》第四集《一个人龟兹》, 专门介绍罗什。 我挺喜欢里面的演员, 长得颇符合我心目中鸠摩罗什的长相, 是个老外演的,很斯文的帅气。 虽然是记录...

vol.8 我真的很喜欢每天跟这个天才少年,点滴温情地相处

您现在收听到的是无复如来无复期作者,小春波衣波波颜值高,制作小虫第八集,我跟鸠摩罗什母子,还有温素国王大臣一起在城门外迎接秋瓷王。

既然知道他就是鸠摩罗什,我当然就知道。

为什么这个文士儿听上去这么耳熟,原来就是温素,是新疆阿克苏旁边的一个县。

两千年前,这里是个很小的国家,隶属于求慈,而这个小国之所以能在我的脑中留下印象,还是因为鸠摩罗什那场辩论在历史上被称为温速论战。

是鸠摩罗什少年成名的一个重要事件。 书上的确说过。

因为这场论战举摩罗什生满葱,佐,玉轩,海外诸国皆辟以重器,所以丘斯王得亲自出马迎接鸠摩罗什回国,免得被其他国家劫足先登。

眼下这个欢迎仪式越发的隆重,地上铺着红毯逆,直到王宫,烟月声不绝于耳,鲜花不断抛洒。

记得这个国王名字叫是班超扶持起来的。

班超的西域都护府就设在丘瓷从班超时代,一直到唐末八百年间,基本都是白家人做王打量这个秋瓷王白唇跟齐婆长得挺像,也是细白,皮肤,高眉深目,眼睛很大,褐色眼珠梅亭开阔,看上去不到四十岁,年轻时应该长得很不错。

可惜现在身材走样,不像其他人的发誓是剪发其间他前额短发中分,但是额后长发盘到头顶,吸引彩带垂在后面。

有意思的是,他的头也是扁的。 我记得玄奘大唐西域记里就记载过修辞,以扁为美,他们用木板压小孩子稚嫩的脑袋,不过只有王氏贵族才能压扁头,幸好就摩罗什从小出家。

不然啊,一代帅哥的形象就这么被毁了,多可惜继续看国王的穿着,她也跟其他男人一样,穿藩陵窄袖束腰式短袍,高级膝盖的学子,但是另外套有一件半袖衫,用金线修出复杂的图案。

他身后佩剑,手上还有一兵短剑,看来丘瓷王对箭的爱好不一般呐。 看到鸠摩罗什母子,丘斯王大步上前,激动地将他们母子搂住怀中。

母子俩也很激动,毕竟离家四年,我听懂了一部分他们的对话,国王诸侯鸠摩罗什学成归国,论战成功。

已经在秋词做好准备,就等他回去等等。

当秋瓷王的眼光落到站在棋婆身后的我身上时,微微有些吃惊。

我正努力练听力,没地方,他会看我,一时不知该怎么对他,居然傻傻的扯了个笑。

呵呵呵呵呵,笑完我立马觉得不对,完了,完了,我的形象毁了昨晚白学那些礼仪了,丘瓷王也住完工,不过是另一个宫殿,晚上有宴会还是在大店,我也跟着去。由于鸠摩罗什和奇婆都不吃晚饭。

我们只能喝点水。

眼巴巴瞧着两个国王挤岸上的烤肉,拼命咽口水,宴会上也没有歌舞助兴,所以这场夜宴就变成了拉家常。

实在是很无序。

我又开始偷偷挪屁股了,突然感到有两道熟悉的目光在注视。我是鸠摩罗什,他抿着嘴在偷笑。

我四下瞅瞅,没人注意,冲他挤挤鼻子,吐舌头,惹得他想笑,又不敢笑。 他转过身对两位国王说,天已晚,王舅一路劳顿。

已早点安顿,于是大家把酒啊,我们是水。

言欢结束了夜宴回去后,我已饿得两眼发光,赶紧让服侍我的侍从给我弄点儿吃的来。

等待的过程中,为了减少体力消耗,我就在床上躺着不动,迷迷糊糊间闻到一股啊,立马跳起来,看到两望深潭,运着笑意站在矮榻前他手里的托盘上。

肉香四溢,我一把搂住他的脖子,罗石,你真是太好啦,我一直考虑怎么叫他。

他的范文明太绕口叫鸠摩罗,什字多又显生疏,各种典籍里对它的简称有螺石和石。

确切地说,古文里更多简称它为食,而现代题它都是罗石。

其实严格来说,鸠摩罗是性实才是名,可单叫一个实太别扭,这个字发音也不顺口。

所以思考再三,我就按照现代的习惯叫他罗什。他也笑着接纳,放开的时候发现他脸上麦色,肌肤红得像苹果。

眼睛朵朵闪闪,不敢直视我那股清纯可爱的模样,真的很惹人怜爱。

哎哟,我刚刚干了什么,猛拍一下自己的脑袋,吓得他赶紧问我。

爱情怎么了,盯着他羞难的俊脸,尴尬的笑笑,接过他手上的托盘投入的啃肉来掩饰自己的懊恼。

我怎么可以让他知道我在后悔自己的梦浪,就算他还小,我也不可以用现代的方式跟他这么亲近呀。 他毕竟有个不可更改的特殊身份,他脸上的嫣红好半天才退下去,没话儿找话儿地问我。

今天要学什么,我叹了口气,停止啃肉,你去找别人教吧,我教不了你。

他大吃一惊,刚褪完,红色的脸上开始有些泛白,为什么呀?罗什,有什么地方做错了吗?

你怎么会有错呀?是我,是我真的没本事教你。

你可是鸠摩罗史。哎,讲论语,我没有书,你背不全,只是把会背的部分交给他,顺序肯定是颠倒的。

背也肯定有背错的地方,他聪明到听一遍就能记得住。

我再讲下去啊,倒是他满脑子错的东西,一代大翻一家,岂不是被我给毁了。

我可担不起这么大的责任,中原佛教事业还等着他去发扬壮大呢。 可是,可是你教得很好啊。

他的声音有些颤抖,你讲得很有趣,我一听就能记住,那是因为你聪明。

不是我教的好。

我望入两汪清澈的深潭,认真地说,罗石,你是我见过的最聪明的人。

他的声音柔和的像醇厚的美酒,同样认真地回答,爱情,你也是我见过最聪明的女子。

你懂很多东西,最难得的是你对佛法的悟性,由你为师。罗什对中原汉地很是向往,有朝一日,罗石希望能够亲历汉地。

看看是怎样的水土孕育出爱情。你这样灵秀的女子,这么温暖的话,如此真诚的语气说出我的信息,不由小小膨胀了一下,忍不住联想,他对中原最初的兴趣是不是源自于我呀?

不过我马上就垂头丧气了,因为我呢,不叫聪明,叫爸爸,我连他的翻译都瓢窃过,而他这个事主居然还称赞我有慧根拿现代啊,那可是侵权呀。

我耷拉着脑袋,一脸痛苦状,只是见我抬头茫然地看他,他强忍着笑,你若没有那些看上去傻傻的表情,便能更聪明了。死小孩儿,敢取笑老师?

我跳起来要掐他的脖子,为他大笑着逃供我追着他绕圈。

我老人家还真硬追不上他,我还不信我掐不到你多你十年的饭,不是白吃的。

我哎呦一声,跌倒在地。

他果然赶紧跑到我的身边,焦急地问我伤到了没?

我趁他不备,终于成功掐住他的脖子,你看。

死小孩儿,以后不准再说我傻,我那叫帅真懂不懂,真的是啊,好歹我也是你老师啊,要尊真是正道,懂不懂,就算你是鸠摩罗什。

你得跟我谦虚一点儿啊。

我摇着他的脖子,看着他纯净的脸越来越红,我掐得太重了吗?

赶紧放手,凑近他的脖子细看,哎,我下手中了吗?

啊,你疼吗啊,对不起啊。

他的脸红得要滴血,眼睛又开始躲闪。

他侧过脸,微微拉开一些我和他的距离,喃喃地说,爱情继续教我好不好?

我叹气,一手托住下巴,啊,可我连个课本儿都没有。 跟你讲的论语都是凭记忆,有很多错。

竟教些错的,还不如不教不仁子弟呀。他定定地看着我。

眸子惊亮,脸上依旧泛着红,一抹微笑,浮出嘴角。

是为这个吗,这有河南哎,吐吐气气儿,脑子吐气气儿。 我没法子拒绝,他,又怕自己教坏他。

我本来就不应该出现在他的生命中,没有我,他也能成为那个威名四射的大法师。

而有我呢。我到底在他的历史中扮演了什么角色?

会不会对他产生负面的影响,从而改变历史呢。

起码他本来无论如何啊,也不可能讲一口现代汉语的。 见我沉默,他的一双手覆盖在我的手上,掌心的温暖迅速传导到我全身爱情是佛祖让我遇见了你这份缘罗什?

很真实,罗什诚心学汉语,就算你不想教,也等到了秋词,你回汉地好吗?

浅灰眸子里的盈盈水泽倒映出一脸迷茫的我,我只是个匆匆过客,就算时光穿越表暂时坏了,我也一定得回去,只是时间早晚而已。

但是我的穿越能与年少时候的鸠摩罗什相遇,不用园子还能有什么解释,我们的两行脚印只是偶尔的重合,这段生命旅程过后再无交集的可能,我又何须顾虑这么多,只要我小心一些,不再把我的现代特征表现出来,对历史应该不会有影响。

最重要的是,我真的很喜欢每天跟这个天才少年点滴温情的相处。

既如此,吾便继续娇辱。

五从地上爬起,拍拍身上的灰尘。 昨日所习无且温一遍,我得纠正他的现代汉语了。他眼里有嬉戏,有惊讶。

估计有点不适应我那一口,闻言那也不说什么,赶紧爬起来去拿素描本儿。

第二天晚上,他写着一本儿论语,出现在我房间,哈喽,我是波波尾雨呢,是十世纪时回呼吁而来。

应该是阿拉伯语的一种。

我在新疆的时候啊,曾经问过一个围族人,他们说他们能听懂百分之三十到四十的阿勒伯语。

但是阿拉伯语呢是三十六个字母为祖语呢,是三十二个。

啊,是那个韦族人这么说的,没有考证过而涂火罗语呢,在秋词回弧画了后彻底消失,成了死掉的语言。

玄奘大唐西域记里面说其俗生子以木压头预期贬低小说里的秋思。国王的装束是根据克斯尔潜伏洞内国王和王后供养人像。

大约呢是在隋唐时期,那么对古丘词有兴趣的宝宝呢?建议可以去看一下cctv十探索发现系列篇。

消失的绿洲古国第七集,从语言,文字,风俗,宗教,音乐等各个方面介绍了秋词,还有就是新丝绸之路。第四集一个人秋词里面专门介绍罗石,我挺喜欢里面的演员,长得特别符合我心目中鸠摩罗什的长相是个老外演的很斯文的帅气,虽然是个纪录片,出境也没有几分钟,但是演员挑的还是很认真大,值得推荐呢?

转载请注明原文地址: https://gezhong.vip/read-1468.html
00

最新回复(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