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张男尊女卑的八仙桌,一个我用余生逃离的家
gezhong2023-01-18  38



一张男尊女卑的八仙桌,一个我用余生逃离的家

你好,欢迎收听故事。fm,我是艾史哥一个收集故事的人。在这里,我们用你的声音讲述你的故事,每周一,三五,咱们不见不散。 今天的讲述者叫吴明,他小的时候住在江浙一带的乡镇爷爷奶奶生了四个孩子,三男一女。

无名,家里的堂屋中间是一张八仙桌,每到吃饭的时候,一家人就整整齐齐的围坐在桌子的周围。

按照江浙一带的封锁,啊,爷爷作为一家之主,是要坐在c位上的。

而爷爷旁边的那个位置呢,是要留给最受宠的孩子,而就因为这个位置,吴明第一次认识到了重男轻女这个概念。

我印象里面最深的一件事情就是我们家是八仙桌,然后从小到大都是一大家子人一起吃饭,然后我坐在就是我爷爷旁边一个专属位置,就小孩子会特别兴奋啊,然后特别开心那个位置属于自己的,然后等到我二堂弟出生之后,他长大一点之后,这个位置当然要传承,下肢呢,就给了我二堂弟二堂弟长大了之后,就我三堂妹三叔的女儿是在我二堂第六七岁的时候出现了,他是抱养回来的,但是他长大之后那个位置就不是属于他的,因为理由很简单,他比较小,他可以位置不够的话,他可以坐在旁边桌上吃饭。

当时是没有感觉的这个事情。但是到到我读大学的时候,我有一次回到家里面,回到家里面,大家都一起吃饭。

弟弟是坐在那边,然后我奶奶叫我也上桌子上面去坐,然后奶奶跟我妹妹说,你比较小,你去旁边那当时就很愤怒,我就跟我奶奶说我说为什么就我小的时候,这个位置是要让给我弟弟,我能够接受这个事情。

但是等到我长大了之后,为什么我弟弟不能把这个位置让给我妹妹,这个事情我不能接受,当时还哭了,这样子,这种事情一下子就戳中了你这么多年,二十年以来1.1点积累起来的那种细节的愤怒。这样子他虽然就很小,就只是一个位置,但是回过头来想他们。

从来没有把我们当成平等的,就一样的来看待我爷爷奶奶心里面一直都是我二堂弟是最重要的无名。三四岁的时候,他妈妈在路上捡到了一个被遗弃的小男孩儿。

觉得他很可怜,就把他带回家,带他看病抚养他长大。

又过了三年,妈妈又怀孕了,可这一次生的还是个女孩儿,尽管家里头已经有个男孩儿了,但无名的爷爷奶奶喜欢的是有自家血脉的孙子。

所以可想而知,那些年无名的妈妈作为长儿媳,在家里受了不少气。 嗯,我们家那个时候一直都很富有。

我妈的话,就是到现在为止都很会赚钱,不怕辛苦,在那个年代的话,我妈妈就是。

嗯,涂口红啦,涂指甲油啦。

然后我三岁的时候,他就给我涂指甲油。我一夜奶奶就一直在我耳边说,他们说这不是就是两家妇女会做的事情,或者说你一个小女孩子怎么怎么的,就他们会给我灌输,就我妈妈是一个另类。

他跟别的女人不一样,这种女人我们家不喜欢,就就这种意思。

然后我爸的话就是真的就不要干活这样子。 我妈跟我讲过一个事情,就是你知道吗,家里面的钱我们要去做生意的,一万块钱放在枕头底下,第二天永远是要少几张的。

如果我家里面都不敢放钱。

我还有一个弟弟,还有一个妹妹,我六岁的时候妹妹出生了,跟我二堂弟是统领的,然后加上我弟弟是在三四岁的时候抱养回来的。

我妈那个时候其实也是肯定是受到了侮辱,这样子受到了我奶奶的显言碎语,因为他们一心判儿子没有盼来,然后二堂弟又是刚好出生,用他们同一年出生。

也就是说所有的事情加在一起在那一年爆发,然后我妈就一起之下跟我爸离婚了。

那个时候就怎么说呢,农村里面大家都不把小孩当人呢?

就他们要发生什么事情,都为他们自己决定,然后走了就走了。这样子离婚前一天啊,挺搞笑的。我们开家庭会议,我二叔,三叔,我姑姑全部都在这样子。

然后他们讨论我的去向,因为他们认为我妈妈把小的两个人一定会带走,他们怕我妈妈也把我带走,没有人给我爸爸养老这样子,所有人都坐在一个就我们平时吃饭,那张八仙桌上面就很普通的一个客厅,然后墙上面贴了毛主席,红太阳,这样子,就那种我爷爷奶奶家里面很旧很旧的一个房子。

然后灯就是很昏暗的,一家人就坐在客厅里面,很郑重启事的讨论这个事情,我爷爷奶奶就声泪俱下的说,如果明天你去法院,你一定要说要跟爸爸,你绝对不可以说跟妈妈这样子。

然后我姑姑就从楼上下来,就是说为什么呢?嗯,爸爸妈妈现在年纪已经这么大了,在带这么一个小的。

嗯,怎么吃得消呢,万一教不好,然后又要听那个女人的辱骂什么的,就是长子,怎么怎么当时就很吵,就我爷爷是坐在八仙桌旁边就一声不吭。

然后奶奶再哭。

姑姑是站在第三阶楼梯上面,二叔是站在第二阶楼记上面,然后扇了他一个耳光,意思就是说,有什么要你操心的意思。

我姑姑也没有在家里面发言的权利,这样子我是坐在最底下那街楼梯上面,我其实不是很清楚发生了什么,第一点我觉得他们要留住我,挺好的,第一点你就觉得自己被重视了。这样子,你觉得我爸爸也有妈妈,也有我挺开心的。第一点。

第二点,你觉得被吓倒了,就是说。

姑姑被打了药光这样子,然后第二天的时候他们说,如果啊,法院传话了,我爷爷就去学校接我,然后跟我一起去法院,然后告诉他们啊,我要跟爸爸这样子,结果第二天没有任何人来传话我。

然后我就被判给了我爸爸。 妈妈离开的时候,吴明大概是六七岁,他的妈妈带走了还在吃奶的妹妹和抱养回来没多久的弟弟妈妈可能是想着吴明那时候已经上小学了。

应该能照顾好自己了,就留下了无名和爷爷奶奶一起住走之前,妈妈还留下了房子和一些钱。

他觉得这些应该足够保证无名度过一个安稳的童年了。

但是妈妈没有想到,在这个还算富庶的江浙农村女儿,却因为爷爷奶奶的偏心,甚至连一口肉都吃不上。 我跟我妈讨论过很多次,她会说,如果知道会发生很多事情,那他不会把我丢掉。

但是时间是回不过去的,就经历过的永远都是经历过了。

就我弟弟妹妹的话就是,嗯,吃香的,喝辣的。

当时你听别人说,就是说他们去上剑桥英语大的,小的都去上剑桥英语五百块钱,一个月呢。你知道五百块钱,我可以过一年。

就那种想法,你知道吗,五百块钱我可以吃好多肉,然后我们家会做肉松,就是肉买回来剁碎肉松。

然后我吃皮,因为我奶奶会跟我说女孩子吃皮皮肤好,就我奶奶,她所说的所有话,她都是有逻辑的。

而且他的逻辑是自洽的,其实我觉得这是最可悲的一点,我没有办法去反驳他,他完全能够说服自己,为什么这个家变成这个样子?

是因为我妈离婚了,然后我爸爸无心上班都是我妈妈的错,这样子我记得很清楚,就是他们离婚没多久之后,我六七岁的时候,然后麻皱来小水接我不肯跟他走,因为我怕呀,我回家我怕我爷爷奶奶又骂我又打我。

然后我妈就不能理解她就把我硬的拖走啊。

他带了我一个周末啊,给我洗衣衣给我做饭,其实那个周末挺开心的。

然后周一他把我送过去的时候就怎么说呢,那是我人生里面难得的软弱的时候,我就问他说,我不巧不吃好妈妈可不可以就帮我呆坐这样。

但是进去一放去吧,我妈妈没有来接我,后来的十几年,就是他经常和试图还来看我,我也总也都没有跟他说过话,那我知道,他是不能保护我的。

那我必须要寻求这样的保护自己的弱,那保护自己的路,就是我不得不跟我爷爷奶奶站在一个展现上面。

我不得不表现出我恨我母亲。

我十岁的时候我就戴眼镜了,然后我就去配眼镜。

嗯,我爸这个人就是反正从小对我钱上面是很吝啬很吝啬的。然后我小时候眼镜坏了之后,他就带我去配眼镜,也就是这种小商品市场啊。

不是二百块钱那种眼镜,你知道吗是五十块钱那种最便宜的镜框,然后最后的镜片,然后我们就配了那个眼镜,十岁的时候去啊啊,学校上学,我同学在丢书几个人之间在丢书。

他们就把我眼镜砸断了,然后我同学就特别害怕,特别害怕。他跟我说,让我不要告诉嗯,老师,他回去跟他妈妈说,我们偷偷的去配了这个眼睛就可以了,那我就觉得,嗯,这是一个对我而言,真的就是没没有想到会严重的事情。

等到我们就约定一个地点,约定时间,大家乘车过职,这样子我们到那边的时候,我同学不在啊,我们可能就说错了地点或者怎么样。然后我同学就打电话回家,打电话回家,问我在哪里,然后把这个事情讲了一下。

告诉了我爷爷奶奶。之后我回到家配了眼镜,然后我爷爷奶奶就乏贵,让我在什么造神菩萨面前法贵?

法贵,然后我奶奶还拿针扎我嘴巴,因为她觉得我骗人了。人不可以骗人,这是一件非常非常严重的事情。

当时我十岁的时候,其实我不觉得嗯,我奶奶做错什么,因为我没有说我是去配眼镜的眼镜坏掉了。我骗我奶奶说我跟同学出去玩,然后真正让我就是之后没有办法把这个事情过去。

是因为我堂弟去读初中的时候,他们有补习班,然后他拿了家里面二千块钱,拿了这个钱之后,他没有去补习班。

他妈妈是家长会的时候发现了这个事情。我二叔回到加州,非常非常愤怒,就打他这样子。

一个耳光都没有,就是你知道就推了一下,然后爷爷就把碗摔掉了。

我爷爷就说小孩子是要教的,你们这个样子怎么教的好孩子呢?

就你知道,其实在那那个场景之下,我只是觉得好笑,就我现在回过头来这么多年,我只是觉得很搞笑,只觉得说我一定要离开这里,我这辈子不要再见到你们。

然后你就会拼命的想读书啊,因为这是唯一的出路了吧,你就只有拼命的读书,这也是唯一能够让我爷爷奶奶对我好一点的办法了。

爸爸的话,看到你的成绩还会对你好一点,我爸就对我一直金钱,上面就很可口,就是他一直在说我这么穷都是因为你。

嗯,我现在不想工作,都是因为有了个女儿,这样子要试个儿子,我就是工作者,赚多少钱去了这样子。

所以我从小我就跟你说,我一定要赚钱。我不管那个工作是怎么辛苦啊,没有关系,只要有钱就可以不管他多少。 然后我就高中的时候就去卖衣服,过年的时候,每天五十块钱,在步行街的一家店里面卖衣服。

过年的时候,到处都贴了那种大减价,然后嗯,新年打折啊,什么就就过年的时候就贴了,到处都贴了字,过年前在那边卖衣服,然后卖着卖着,然后就看到我妈带着我妹妹进来了,这样子。

那个时候,其实我跟我妈已经十几年都没有说话了,然后我就站在那里卖衣服,然后他进来了,我。

我不记得他穿什么衣服了,就是你知道他看看到他脸,那个时候就觉得这个人物好像认识这样子,然后下一秒就反映偶数马。

然后我装作不看到他,然后他看到我之后愣了一会儿。

他应该就是仔细辨别了一下这个人是谁,因为他有很多年都没有见我了。

这样子就拉了一下我妹,然后就跟我妹妹走了。然后我妹妹还回头看了我好几眼,应该是我妈带我妹妹转身之后就是说那是你姐姐这样子。

所以啊,我们走我们走,所以我妹妹就回头看了我好几眼,这样子然后就走了,没有什么特别的,就是惊心动魄啊,就是两个很要强的人,然后在街上遇到了,嗯,就分开了。

我会把这个事情努力去忘掉这样子的就是。嗯,把它推到的那个记忆的角落里面去。

他其实是一件挺微不足道的事情,因为我都已经读高中了,不是说之前那样子,真的不知道自己可以去哪里那种感觉有过很多时候,你就想我躺下不干了,我真的不干了,我现在哦,自杀算了,我爷爷奶奶也看出这种苗头来,因为我身上经常会带烧嘛,其实都是。

就你有时候真的你心里你不知道可以去跟谁说,你也不明白为什么会发生这些事情,因为你觉得说。

我跟我妹妹一样,都是我爸爸妈妈生下来的,为什么妈宁可去养一个嗯,跟他毫无血缘关系的小孩子,然后把这个孩子就丢在这里,就你很难理解。

但是我长大之后,我能理解他,是因为他认为他认为钱够了,房子也够了,为什么这个孩子会过成这样,他也没有办法理解。 一一,吴明最后靠自己的努力考上了大学常常家里最有出息的孩子。

本科期间,吴明一直关心各种出国的信息,他希望尽自己所能远离那个原生家庭。

后来,吴明成功地申请到了一个国外大学的本科项目。

正好在这个时期,老家的房子开始拆迁,每户都分到了不少钱。

无名的爸爸也同意拿出六万块钱供无名出国。 吴明出国之后,啊,爸爸开始沉迷赌博,他娶了一位在牌桌上认识的女人,而吴明大学毕业之后,在国外一路打拼。

在那边组建了自己的家庭。

还生了一个女儿,我出国之后跟家里面关系,其实就是那种哈普普通通,平平淡淡就是孩子长大了之后,我发现一个挺奇怪的,我就不管当年父母是怎么对孩子的,长大了之后,大家都愿意维持这么一个平静的啊,就是说算了吧,张爱玲不追究了,以前的事情我们就这样子过下去。

后来我爸我后妈把家里面钱都输光之后。

嗯,跑路了之后爸就一直跟我说,他多么多么辛苦,一直要工作这样子,那我就跟他说,那你就过来帮我看一下孩子这样子呢。

反正就是给你出机票钱啦,食宿啦没问题,赚的钱也不是很多,但是这样子还是花销一下还是可以的。

那个时候我刚毕业刚生了孩子刚工作这样子,然后你知道生孩子的时候你的工资是会锐减的。

那我也跟他说,我说吧,你这两年你就在躲躲,这样,等我真正工作了,这个钱,反正你欠了多少钱,诶,就那么啊,7800000或者也就一百万。

不成问题的我就让我爸出国,对他因为没有工资单,所以嗯,版出我签证的时候一定要锁钱,一定要银行卡里面锁钱。

那个钱是我出的,出了五万吧。我爸来这篇看我的时候,他因为我生了孩子嘛,他就问我说可不可以让孩子叫他爷爷,他想做爷爷,他不想做外公哦,我觉得很搞笑啊。我就跟他说不行,有本事你就生儿子。

你生不出儿子来,我女儿叫你就叫外公后来的吧。就还有另外一件事情,就我带着他去玩的时候,我们开车去玩的时候,我只有把车停好的时候,他就跟我说,啊,女儿也挺好的,生女儿也挺好的,你就知道吗,他是用那种表扬我的口气。

嗯?

但是我就只能苦笑,我就假装听不到,因为我,我真的已经累了,就这种表扬,你要我怎么接受,就作为一个女性,现在在这个时间招有很很多不公平,比如说他们都说你现在成绩好,等到你读高中啊,成绩肯定跟不上男生。

那我就不信这个鞋我,我一定要证明我读高中了,我成绩也跟得上男生,作为一个女女性,我很累。

如果成绩那么好,我爷爷奶奶还是喜欢我堂弟多,不管他成绩怎么烂,我唯一能够还能感觉到,就是那种深深的无力感。你看到你堂妹被莫名其妙打一下的时候,你看到他哭的时候。

嗯,只能跟着你说,我对我女儿绝对不要这样,我对我影响还绝对绝对不要这样用世俗人的眼光就是我是最没有办法。

没有理由去怨恨那些人,或者说去指责那些人,因为我现在混得还不错,但是那些有理由去指责的那些人,一辈子就这样交代在那里了。

你现在正在收听的是亲历者自述的声音。节目故事fm,我是主办者。本期节目由刘豆制作声音设计,蓬寒,感谢你的收听,咱们下期再见。

转载请注明原文地址: https://gezhong.vip/read-1470.html
00

最新回复(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