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 岁被开除,公司还把我告上了法庭
gezhong2023-01-19  39



41 岁被开除,公司还把我告上了法庭

你好,欢迎收听故事fm,我筛折一个收集故事的人。

在这里,我们用你的声音讲述你的故事。

每周135咱们不见不散。 前一阵子啊,我身边的朋友都在看一部国产电视剧,名字叫小欢喜。电视剧里面有这么一个情节。 黄磊饰演的父亲人到中年突然被公司给解雇了。

失去了工作之后,他发现眼前的行业已经被年轻人占领了。

像他这种被半路丢弃的人,尽管有着几十年的工作经验,却已经没有了立足之地。 中年失业是狼狈的,在现实的压力面前,中年人既不允许自己自暴自弃。

也做不到像年轻人那样放手一搏。

今天的讲述者,水哥也曾经陷入过这样的境地,而且情况更凶险。

那一年,他41岁,我是水哥。呃,我做了二十年的进口家具行业水哥是学计算机出身,毕业之后干过广告行业,也做过房地产销售。

2000年,他进入了一家意大利家具品牌,一路做到了品牌的中国区销售总监。 2006年,水哥从这家公司离职之后。

通过一位朋友认识的一个法国家具品牌在中国的代理人,我们暂且叫团队,自己是这样,就是说应该是比我大,就五十几岁,从九十年代初期的法国留学,然后人长得高高帅帅的,后来就回国了,回国了以后就在做这个法国,这个家具品牌在中国的代理。

然后他在法国娶的太太呢,是纯粹的高卢人,然后到这边来。

做这个代理,然后呢,因为有,因为有他太太的法语背景,所以其实这个这个运作起来确实还是比如因为法语还算小语种他老婆呢。实际上在公司又负责一些室内设计或者做方案的这样的工作对销售呢也插手Z,大概就是这样,就是实际上是他是一个很温文尔雅的人,很儒雅,很儒雅的一个人。

很有礼貌,就可能年轻时代就在法国吧,聊了以后呢,就是就大概就觉得还ok,然后后来我他就回北回回上海了嘛。然后我在北京第二天接了电话,说,那个那个你,你过来到上海来一下吧,然后那个咱们打场球那会儿我得打高尔夫。

特别痴迷于打高尔夫,然后说,你到上海来一下吧。

我说,好啊,那你看看店,然后咱们一起聊一聊。我说好,然后打雷飞机就去到上海中午到的嘛。然后下午大概一两点钟就就开球了。

就去去蛇山,那个尔夫就开球了。 实际上很多年以后我才知道,就是说其实那是一个面试来的高尔夫,这个本身是虚就,它的规则是你自己监督自己的。

他后来后来跟我说,哎呀,他说打球那次发现哎呀,这个这个人是很讲规矩的一个人,不是那种偷鸡摸狗的人。

第二天才说产品店面什么事儿,然后后来花开开始了,然后就是在北京开店。

这个生意就在北京又开始做起来了。

2006年的十月,水哥加入了这家法国家具品牌,担任北京地区的销售总监。

没过几年,公司又在北京最大的进口家具集散地开了一家二千平方米的旗舰店,这家店同样也由水哥的团队负责。

借助这品牌的影响力,水哥在进口家具行业混得风生水起。 与此同时,他和老板在也保持着愉快的工作关系。

被对方当作是公司里的心腹来看待。

每年春秋两季,水哥都要去巴黎参加全球的订货会,每一次z和他的家人作为通道主。

都会无比热情地接待他们。

我们去法国见过,因为老板跟老板娘都是法国人吃呢,老板掏钱出行呢,都是老板开车到哪儿去呢?都是张总,李总,王总的各种老外,对你也很客气,毕竟你这中国啊,经济发展那么快,那消费能力这么强,你们都将来怎么怎么着就挺好的。他们那个总经理就是一类,是一类未来的就就经常跟我跟我开玩笑,说哎,那个中国市场以后就看你了啊,那个不要吓唬我了,什么直男反正瞎瞎抖,挺好的,吃的也好。

老板本身就是讲究吃的人,所以就是那几年在法国在在巴黎基本上。

好的夜店,好的,吃饭的地儿,什么像样的几个特色的就是很很掰手的。那那些东西都吃到喝到玩到什么这,这家店在那呢,这蓬皮杜艺术中心顶上的那家店,你看这个模特特别场梁这男模女模。

他带我去见世面的那种感觉就是我拿他当我大哥,然后他就不能说像亲人那么亲嘛,但确实已经是无话不谈的兄弟,就是我们之间的关系,不太像雇员跟老板之间的关系,有点像合作伙伴之间的那种关系。

就是关系非常非常的好,就是他后来我真的到现在都一直很奇怪,我解释不了这件事,我真的解释不了这件事儿。 2009年以后,受到国内的大环境影响。

进口家具的行情变得越来越差,而水沟所负责的北京旗舰店也开始持续亏损,这个状况一直持续到2011年,也没有见好转。

为此,z在总公司面临着非常大的质疑和压力。

大约也是从这个时期开始,水哥明显感受到z对他的态度变得微妙起来,甚至对北京旗舰店的账面情况发出了频繁的质疑。

水哥隐隐猜测到,公司很有可能关停北京器件店。

其实止损,但他并没有意识到自己的职业生涯也将迎来一次巨大的危机。

然后就是到一二年的十一月份,我那天是41岁生日,当天我说的他一个微信说,就是所有人员停止休假。明天那个公司的带着律师和审计部门要到北京去审计这个店铺的情况,就所有情况,所有的订单都打印好,准备好电子文件准备好,所有的人都停止休假。

等着律师过来来,看来查。

上海库房和销售支付我们同时陪人过来,然后接管北京的库房,库房里边所有东西都不能进,不能出。

然后第二天他们就来了嘛,所有飞机啊,呼噜呼噜来一大堆,还带一个律师,然后就把所有东西就文件就就就跟那个廉政公署去去去查抄什么什么什么犯罪官员一样的那种感觉。哇,就把东西都给查封了。

但是我们在北在北京店里面等啊,然后集体开会就是开会,说啊,北京这个这个店我们准备关了。

然后现在我们要做审计,就是关于这个这个店的一些审计情况,然后呢所有的东西就是说一些无关人员,比如什么秘书啊,什么,这一看就不是你们那个集团里的人,就即刻开除,拿违约金走人,我还有几个销售骨干?

后来我才知道,实际上他们在可能八九月份就已经开始准备了,从北京招了一个人,在上海做培训。

就准备要替代我,然后和我的听。

那个时候是我老婆怀孕四个月,一二年底,我太太这个人呢,他也会担心他一定会担心,但是他从来没说过。

说你以后怎么打算呀。

嗯,没有,完全没有,您想干嘛干嘛有一段时间不是一直在家待着吗。

然后我丈母娘偷偷摸摸跟我老婆说,哎呀,不上班儿不是个事儿啊。

是,然后我老婆还那跟人解释呢,想大事儿呢,上班儿那叫什么事儿,还一通儿给我解释。其实那时候狗屁都没有计划,什么都没有。

我也不知道在什么地方,刚刚失业的头几天,水哥尽管灰心丧气,却并没有埋怨什么。

他当时想,自己之所以会栽跟头,仅仅是因为老板这对他的业绩有所不满而已。

大家好聚好散就是了。

但是很快水哥发现事情并没有这么简单,累想做的似乎并不只是开除掉一个业绩不好的员工。

而是要为自己在中国市场上的亏空寻找一个替罪羊。

所以这一年多以来,z才会一而再,再而三的试图从水阁的照面里寻找漏洞,最终他找到一个让水哥哭笑不得的楼栋之前呢,还有一个小插曲,一个故事,这是这是问题的一个胡我零八年结婚的时候呢,这个z呢,送了我一趟沙发。

从了我一套这个法国这个品牌的沙发。

价值当时店里大概卖十一万多十二万的样子,一个意大利生产的一个皮的扶手,然后但是皮部结合的一个大的转角。

有一点点偏古典,但不是很现代的那款伤害棕红色的非常漂亮,他说,那,那你就自己下订单,你就去,你就跟那个公司的那个订货部的人跟他说,让他把你订就好了吗?

这个我说你送也不合适。我说,我还是买吧,对吧,就是就是你,你成本价卖我就好了嘛。

所以说成本不高成本我估计定过来,也就是340000块钱那样子,这个事儿呢,就是大家就模糊了。我说他说送我说我买,然后我买就谁也没说到底怎么着,但是呢,下订单这个流程呢,完全都是已经走了。

就所有的包括邮件确认啊,什么summer,你是不是怎么怎么回事儿啊,你是不是要订这个东西啊?我说是啊吧啦吧啦吧,那中间来往往往返邮件很多,然后这个沙发到了呢。

到了以后自然就已经是我定的了嘛,自然就先搬回家了嘛,那钱咱俩就回头再聊对吧。零八年半回家到一二年底的时候,他突然跳人,就因为要关电了嘛。

这时候就说啊,你这个沙发你没说清楚怎么回事,咱俩得说这沙发的事。

我说我上发,我当时就后来写了一个手,写了一个那个情况说明我以为就没事儿了吧。

然后后来就说,好了,就就你就可以回家了。

然后那个离职补偿金的事儿,这个沙发没说清楚,你就别惨了,我说,我这工资也不低,离职补偿金,我在这儿干了六年,离职补偿金算算也不少钱呢,对吧。

买你的沙发还是一个小意思。

后来我的意思就给他写了,还写邮件,算算离日本补偿金多少钱,然后咱把这个这个这个山发钱扣了就完了呗,对吧。

兄弟一场,你不能让我就死这么难看吧。 2013年的年初,水哥受朋友的邀请去广州的一家公司,临时帮了几个月的忙。

在此期间,他也在等待前公司给自己赔付离职违约金的结果,但他没有想到那个沙发带来的麻烦。

还远没有结束。

这期间呢,我就接到我的一个之前的一个手下,是做物流的一小小哥们给我打电话,他们公司的谁谁谁找到。我问我当时的那个沙发的一些情况,说可能有什么问题,你心里有个数。

我说,能什么问题啊。

后来我才知道,就是说他们去他们去报案,说职务侵占。他拿了一堆证据说,反正这个沙发就是。

他自己扛回家了,没人知道就扛回家了。

当时那个情况确实很郁闷,因为你说白了四十岁失业,然后呢,生孩子。

我听到这个消息时候呢,我还还没满月,大概是五月份吧,就是一三年的五月份。然后这个时候就等我回到北京以后。

金根大队给我打电话,说你涉嫌植物侵占,把情况到我们这儿来做个说明。

我说,好吧,去呗。嗯,晚上我就把之前所有的邮件给拉来拉去所有的队跟我相关的这个证据,尤其是邮件的打印。

包括订单呀,什么乱七八糟的都打出来了,咱带了以后到了金正队,然后金正队的队长真的是老警察,跟电影里的完全不一样。而且那个警察,那个眼神儿是我这辈子影响极其深刻的。

就是他一看你就能看到你的内心,就那眼神儿特别凌厉。

你没看过,你要是听广播,听小说看电影儿,你都看不到那个眼神儿。

只有那个演示定了你的时候,你就会发现一下,就你就被他看透了,欠不能说家话,突然就觉得你,你,你面对的是一块冰特别冰冷的钢铁,你不可能打破它。

你唯一能做的事情就是证明你的清白。 坐对面的是应该是竞争的队长,就是他们下边八案的小警察把我约过来,然后呢,应该是经根的队长跟我谈,就是解释一下这个情况。

我就把这个当时说的这个情况就是我是哪年结婚怎么回事儿。然后爸爸爸爸妈妈跟他说把错的纸大概打了,有一公分厚的a四纸就是各种邮件放在这桌儿,然后那个就看看完以后就跟那个谁小高儿给录个口供去吧。

呦,就是有点腥花弄饭的感觉,我就突然觉得前面那个冰冷的那个刚强就没了,砰一下就没了,就觉得就算有点小开心,刚要走,然后那个那个那个景德镇的这样哎,我问问你。

我们家要买床垫买什么样的床垫,然后今天我看你预算了,但是无论如何,你要买独立袋装的床垫儿,一定要自然材料的吧。啦啦啦讲讲完以后,等我出了门儿,我再想起来,这是个老警察。

他问的这个问题,实际上在考你是不是这个行业里的人,你是不是真懂真不一定是他买要买这个床垫儿,后来就当然就路口供啊,然后就是行活了吧啦吧啦吧啦,就谁说了什么,怎么回事弄人弄人。

后来就这事儿就走了嘛,我就开始回家了嘛。

后来我就打听说对方。

也托了人,一定要把他给我办了。

后来我想,这这国家正在反腐呢,就为您这几万块钱的事儿不至于的吧,有那么大仇儿吗,不至于吧。

我压力最大的那一刻,实际上是公安的案子没有了结,就刑事案件没有了结的时候,那个是最大最大压力的,因为那个直接面临你做了失去自由。

就是相比较你挣不到钱,什么那都不像事儿了。那个时候我最担心最担心的就是有人送快递给我。

尤其是EX快递,因为法律文件都是EX快递d的。

我最担心的就是看到EMS快递的车在门口晃了,真的是就那个,那个时候就是能体会到那种你不知道结果是什么,你就在等晚上我根本就睡不着觉,养成了一个习惯,就夜里三四点钟会醒醒了以后就躲到速度去抽烟,然后回来再接着睡。基本上到现在我睡觉都是分两碟儿的压力最大的时候头发,这有一块掉头发。

当时那会儿生活真的就是一团糟,而我这个人又是一个相对比较敏感的人。

所以就是那个时候,我脑子里蹦出一个词儿,就死都死不起你还有责任啊,你死了你可以逃避啊。但是你有责任,你孩子,你有老婆有,有些东西就是你躲不掉。当时我那个心态就是我真的不知道前面是什么,就我不知道我会不会去坐牢,我甚至在网上查这个,这个会判几年。然后我在想,哎哟。

等我出来时候,我儿子可能两岁,三岁上幼儿园了,什么就是你这一切都不知道,就一开始是对前途极其迷茫了,就没有想过下一步要干什么,只想就赶紧把这个麻烦事儿都都解决掉,就有点像特别热的。

回家第一件事吧,衣服先脱光,就那感觉,赶紧冲个凉水澡。

当然,后来这个事儿就是过了一个月,那就是一天早上我在睡觉,大概早上八九点钟,办案的那个警察给我发了一下微信。

说这个事儿就就就结束了,就类似于结束了。我说有没有类似于这法律文件什么之类的。

然后他好像就拍了一个,这个东西给我,应该就是有一个不予恋通知书,喊拍个照片儿给我。我没没有拿到那张纸,应该是。

危机解除之后,水哥立刻找到了律师,开始和前公司打劳动仲裁官司。

2013年的年底,他顺利地拿到了离职违约金,家里总算有的比收入日子宽松了不少。

在这一年之间,水哥没有再和z见过面,双方连微信都删了。 在围绕离职赔偿金的漫长交涉中,他终于想清楚,z是真的想要置他于死地。

但他不知道的是,z居然还有下一步的行动。

那么到一四年的时候呢?

二月份过了,过完春节,海淀区人民法院给我打电话,说有人起诉你职务侵占,我说什么刑事都过不去,你这民事能摸得去吗?

法院说,那有什么你就反速就行了呗。你拿证据出来,速度不就行了吗?我说,那就行啊,那就应诉呗,那套证据一片纸都没动,拿塑料夹子夹一片纸都没动。

这个时候我已经没找律师了。我是问了一下律师的意见,我去拿那个法庭的,就是开庭通知书,去海淀法院拿海庭通开庭通知书的时候呢,正好路过那个律师呢。 事务所他们也在海淀,然后跟他聊一聊。他说,你可以这样聊聊,聊聊。

出了一个歪招儿,哎哟,这招儿简直触动太舒服了,说这杀法,你干嘛给他钱呀。

已经过了两年了,已经过了诉讼有效期了,他就算跟你要钱,你都可以不给他呀。 我说,我答应给人的钱,他说他,你答应给人钱。

那会儿他还没答应他告你呢。

然后今天每天在法庭上,就是在法庭上,就就特别抖法庭。他有一个有一个小细节,因为当时我提交的所有东西底的签名都是summer录。

都不是中文自己的名字。

如果我是律师,我会揪着你说这思考的路不是你本人,那么这样的话,你所有的证据链就是断的。

然后我提交完了以后,心里就特别担心这件事儿。如果律师很很聪明的话,他会这个时候至少会引出麻烦来吧。

当时是这个律师呢,是他们委托的北京的一个律师行的一个律师小姑娘,我估计就是类似个实习生,知道自己赢不了,然后就派个实习生就是正律师费的类,类似于这种感觉。 当时法国就问他说,你们同意不同意这个是高的路?

就是这个被告小朋友说同意承认没问题。

同时我告诉法官说,哎,这事儿已经过了两年了,我当时答应给钱,他当时一直没跟我要啊。

你也没法举证说你中间跟我要过钱呀,你也没跟我要过钱,所以不好意思,沙发这钱我一毛钱都不给你。 大概过了有一两个月吧,还是多长时间,反正就法院就出这个判决书了,就总之全营这诉讼费都是对方承担的,就跟我一毛钱关系没有,就是你,你没事儿。

这个沙发呢就对方白给。

所以就整个这一大圈事儿下来以后,我就觉得第一个这个人心确实是不太。

就是原来那么好的哥们儿。哎,怎么会就使这么大劲儿搞我,你一定要把我送到监狱里边儿去坐牢吗?

那个时候你不是不知道我太太要生孩子,而且就是这个事儿。说白了是个诬告来的了,但是好在的结果是什么?好在结果就是说。

第一个我全剩了,一毛钱没少。

白转眼沙发失业了。一年度以来,水哥其实一直没有停止思考自己下一步该怎么做,才能让家人继续维持同一水准的生活。

作为一个行内人,谁哥知道国内的进口家具行业已经在走下坡路了。

在这个背景下,如果他想在行业里重新谋求一份高管的工作,机会似乎并不大,所以水哥就动起了创业的念头,而创业模式的灵感就来自于他在上一家公司留意到的一个商机,因为那会儿我记得我们在那个那家法国品牌的时候做了一个挺大的订单,是深圳店卖的,卖给华为的配的。这些法国家具是干什么呢?是给他们中高层领导?

重视教育,华为在总场里面大概有十八个还二十个别墅,专门为了谈事儿用的就是我们谈谈一个买卖,然后两TM就在这个别墅里边儿。

你们就在就跟你捐在里边,你就聊吧,然后吃饭,有人派过来到厨厨房给你做就别墅,很漂亮,给这些别墅配家具。

然后那个时候呢,就华为的采购呢,就就问了一个问题,说你们这个东西,中国买那个价钱在欧洲买多少钱,我得跟我的上面的人交代,不能说我买贵了。

我一直脑子没有意识,没有这个意识。

那年订货的时候,特意跑到法国对比同样的产品一模一样的产品,欧洲的卖多少钱,中国卖多少钱?

我当时就觉得,哇,这个牌子大概是欧洲的三倍,这我的机会就来了嘛,对吧。水哥所说的机会,是指如果他能创立一个网站做进口家具的代购生意。

既能以更低的定价赢得市场,获得利润,又能规避这个行业资金周转率低的风险。

而当他提出这个模式的时候,行业里的大多数朋友都不堪好。 最后水哥费尽口舌才说服一个老朋友做自己的合伙人,第一个我本儿有限。第二,我的有老婆孩子,你说你把所有的本儿押进去,你失败了。

真的,你的人生基本上就没有分盘的机会了,一点儿翻盘的机会都没有。你说我想开一小铺儿,不好意思,兜里没钱?

孩子要要上学,有奶粉要有,这要出去玩儿上学习班儿你,你完全不可能。所以当时我我,我想到的是低最低成本去解决我们创业的这个我创业的这个问题。

然后其中就包括你自学。

所以就当时跟几个小朋友去聊这个事儿就怎么弄。当时那什么写网站呀,服务器呀,什么什么语言呐,什么优化,然后什么甚至流量就是什么叫流量,什么叫留存率什么吧啦吧啦,就互联网了一套词儿。

什么叫快速迭代,我想迭代是什么意思?

就这种感觉,你明白吗就完全完全不懂。后来有个朋友说,哎,之前其实最早他们那个谁,谁谁谁谁哪,哪家国外的一个网站,其实最早也是用回家,百度我都拍死什么就从那儿就开始了,一点儿,一点儿一点儿扣,吃扣吃扣吃扣,吃扣吃扣吃扣吃。

基本上就肯定没问题,就做网站搭网站这件事儿对我的事情,不是这自己一个人完全不是事儿了。这期间呢,因为我们我们不光是做一个网站就完了,你还要解决。

你从哪儿去买这个货的问题,对吗?

然后呢,我们俩十月份的时候,差不多一三年十月份的时候,我们去了一趟。

意大利,我们俩哎哟去,看见我从来没那么惨过。我跟你说去意大利两个大男人订酒店都是订一间房,我们俩睡一间房。

就这对我来说,反正就是特别扭,而且有酒店很小,就欧洲的,有的房间很小。 哎,我们两个床,哎呀,怎么五十公分都没有。

然后这两个大男人吧,这这把岁数还呼噜呼噜打呼噜啊。

哦,天呐,简直就就就疯了。然后然后互相指责对方打呼噜,谁都不知道谁都不承认自己打过呼噜,然后就那种。

但是也挺好玩儿的,就蛮好玩儿的。

跑了几个地方几个城市,然后谈了很多人,拍了很多照片,好像这效果很好,然后回来就开始做网站,就弄弄到一四年的四月份上线。

四月初上线。我记得特别清楚,一四年的一四年五一,我去参加一个亲戚的婚礼,来了一电话,第一个客户电话打进来说,我在网上看到你们这个,怎么怎么能从那儿开始,后来就客户就一直来,一直来,一来一直到六月底,我们做成了第一单生意,你的声音还挺大,七十几万?

做成第一单生意之后,水哥总算松了口气,至少这证明他所构想的商业模式是可行的。

他在行业里积累了这么多年的经验和人脉,就没有白费。

2016年,他们获得了天使轮的融资业务,走上了正轨。到目前为止,除了网站以外,他们已经在更多的平台上拓展了业务所服务的核心,用户也都是可支配资产一千万以上的人士。 水哥曾听人说,97%的公司都会在创业的三年内死掉。

而如今他已经熬过了失业后的第六个年头,也熬过了自己的中年危机。

我觉得,如果当时没有在这么大一个跟头。

我就会是一个高级大公仔,一直混到现在,我是一个属猪的,属猪的人都是懒那所以就是有这么大事,我觉得这是个好事儿,来的真的是个好事儿来,就是把所有的点都在那一瞬间给你做出来,你碰到的成孩子啊,然后你碰到的被解雇,你碰到的打官司一碰全在那,那那那几个月就是啪还是弄出来。

然后你没有收入,没有未来,然后后边。

孩子给你的巨大的压力,家庭给你巨大的压力,别人都对不对不起你不能对不起孩子吧。

哇,那孩子一生来这十八年,你得管他吧。

少了少了一一年,二万块钱还360000呢,对吗,那两位你搞胡丁呢,吃饭吃不完呀,对吧,那你就你就想就你,你自己一算是这样,脑子立刻就大了,然后自己觉着感慨。

找一楼跳了得了,而且就是以那个年龄说实话再去给别人打工吧。说实话,有点儿你知道面子还有点过不去打工,你能不能找到工作,能不能找到你期望薪资的工作,你能不能胜任,然后你喜不喜欢?

都是问题,你会不会干三个月又被人开了,全都是问题。

我不是那种职业,什么创业人,我没那么厉害,只不过就是生活把你逼到这儿了。你去创业这样一个姿势,你现在正在收,听的是亲历者自述的声音。节目故事fm。

我是主外哲,本期节目由梁科制作声音设计,孙泽宇,感谢你的收听,咱们下期再见。

转载请注明原文地址: https://gezhong.vip/read-1474.html
00

最新回复(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