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岛十年,一场会影响每个人的事故
gezhong2023-01-19  41

不论福岛核事故是天灾还是人祸,它都远远没有结束。 故事FM ❜ 第 506 期 提示:本期节目当中会涉及到展示大型自然灾害的声音,可能会引起你的不适,你可以自行斟酌是否要继续收听。 2011 年 3 月 11 日那天,你还能想起来自己在干什么吗? 在日本,这一天或许永远不会被遗忘。 7:00 日本福岛县富岗町风和日丽,一大早就有人跑去海边冲浪 10:00 宫城县一所学校在举行毕业典礼 14:00 一群埼玉县的孩子们举办了春日运动会 14:45 日本国会正在进行预算案审议 这个时候,警报突然响起:现在发布的是紧急地震警报,请注意,可能发生剧烈摇晃。 可能你对 3 月 11 日没什么印象。对于很多人来说,这个时间点没有意义。 但是那天,日本福岛发生了震惊世界的大地震、大海啸,以及切尔诺贝利核事故之后人类历史上最严重的核事故。 为什么在科幻电影里堪称末日开端的设定,实际发生时,我们反倒没什么感觉? 又是为什么,在核事故发生十年之后,问题似乎仍没解决,日本依旧要往海洋倾倒核污水? 核事故过去了吗?有多少辐射被释放出来?我们会因为核污水受到伤害吗? 要回答这些问题,或许还得先回到 2011 年 3 月 11 日。从那天起,日本到底经历了...

福岛十年,一场会影响每个人的事故

提示一下,本期节目当中会涉及到展示大型自然灾害的声音,可能会引起你的不适,你可以自行斟酌,是否要继续收听2011年三月十一号的那一天,你还能想起来自己在干什么吗?

很多人可能完全没有印象,但是在日本这一天,或许永远不会被遗忘三个字。那天早上七点,日本福岛县的副钢厅风格日历一大早就有人跑去海边冲浪。

上午十点,工程县的一所学校正在举行毕业典礼。

下午两点,奇遇县有一群孩子在举办春日运动会。 两点四十五分的时候,日本国会正在进行预算案审议。

这个时候警报突然响起,现在发布的是紧急地震警报,请注意可能发生剧烈摇晃。就是这是一艘。

你好,欢迎收听故事。fm,我是艾哲一个收集故事的人。

在这里,我们用你的声音讲述你的故事。 每周一,三五咱们不见不散。

可能你也不记得2011年三月十一号自己在干什么,因为对于很多人来说,这个时间点没有意义。

但是那天日本辅导发生了震惊世界的大地震,大海啸,以及切尔诺,贝利和事故之后人类历史上最严重的核事故。

为什么在科幻电影里堪称末日开端的设定实际发生的时候,我们反倒没有什么感觉呢?

又是为什么在核事故发生十年之后,问题似乎丝毫没有得到解决。

日本仍然还要往海洋倾倒,河污水合适故过去了吗?有多少辐射被释放出来?

我们会因为河污水受到伤害吗?

要回答这些问题,或许还得先回到2011年三月十一号。 从那天起,日本到底经历了什么。 这次地震震中位于工程县仙台市宜东约130公里处的海中。

震源深度24公里。

就地震海啸,双途围剿,辅导第一核电站大量放射性物质泄露,导致发生自苏联切尔诺贝利核事故之后,最2011年三月十一号那天,只是突然一下就发现我的邮箱里面多了很多关于辅导,地震,海啸这样的一些工作邮件。

这是雷雨亭国际环保组织绿色和平东亚分布调研部总监,也是核辐射防护顾问。 然后我的一些同事开始问我,你什么时候能来日本啊啊,我说,发生什么事情?

我为什么要来日本,他说辅导现在发生了一一次很严重的这个核泄漏,虽然我们不知道它的程度是怎么样。

我一下子就觉得啊,这个事情很不一样。

从2011年到现在,雷雨婷曾五次前往辅导检测当地辐射水平。

三月十一号,当那个地震引发的海啸最大的一个海啸是十四米高,而当时附到第一核电厂的那个防泊第一是三米高,也就是说高于那个防波第五倍的海啸。

就把整个福岛第一核电厂的这些基础全部都淹掉,他们的应急发电机都断电,但正正是因为没有电,那冷却记就没有办法不断的循环。

对于做核电站来说,最重要的安全问题就是把温度保持在合适的水平,因为过热就会导致危险。而控制温度的关键就是一套不断让冷却剂循环的系统呼吸。法达一起跟三月十二日凌晨三点。

日本内阁官房长官召开新闻发布会,表示,福岛地核电站的冷却系统仍然无法运作,不过没有放射性物质泄露,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时间节点。

那个时候反应堆暂时安全,但冷却系统何时能恢复,会发生事故吗?

最糟糕的情况会是什么?

在地震后的48小时内,随着时间推移,相关的信息开始变得越来越有人担心核电站会爆炸,有人担心堆芯会融毁。

甚至就能不能使用融回一词也有争论。

2011年三月十一号福岛核事故发生后,东京电力公司一直称福岛第一核电站反应堆堆心损伤,清水正效,当时只是不要使用堆心融化一次,但温度失控,堆心融化反应堆内。

那状况百出的时候,融会就发生了。

三月十二号下午四点,日本原子能安全保安院和东京电力公司发布的新消息一号反应堆发出爆炸声响,周围似乎冒出了白烟。尽管官方事后称这次爆炸是厂房墙壁垮塌。

不是核反应堆发生爆炸,但实际上当时各方信缘一片混乱,连首相都难以掌控,全部信息不安的居民们决定逃离。 我认识一位辅导的居民,也是我每次去基本上都会见到的。

他叫兼野瑞芝。

他所住的那个地方呢,距离浮到第一核电站四十公里,其中一个他告诉我的就是二零一年三月,呃,十一号之后突然呢,从离福岛第一核电站更近的地方,大概十公里的地方就有一些人。

大概二十多个人就跑到他的屋子前面。

然后最小的大概是一岁多一点,还是婴儿,他就收留那些人,在他的这个屋子里面呢,就开辟出来一个。

类似于临时避难所,而他的那个临时避难所,正好是他2011年二月份才刚刚修好的一个新屋,还他自己还没有住过。

就大家在那里也不知道怎么办。这个时候呢,他说在他的屋子外面就来了一辆车,车上有人就穿着很奇怪的,戴着很奇怪的这个面具,然后穿着很白色的这种防护服就从他喊,很危险啊。你们在干嘛?你们这些人为什么不走,你们还在这里呆着。 然后那那人才开始下车,就告诉他。

这里很危险,拜托你们就离开吧。

就这样,他就真的就去到一个政府安置的临时避难所,然后接受辐射检测。

当他自己就从此就成为可以说是辅导何事故的难民。 大部分居民是在未获得充分信息的情况下,甚至是不知道已经发生和事故的情况下撤离的。

但即使是身在一线的科学家也完全不知所措,因为专家们自己也无法进入反应,对内部看看究竟发生了什么?

而且停电还导致温度计,气压表等监视设备不可用,主控式控制功能也丧失了,这种情况下,没有人可以准确的评估反映对内的损害程度。

唯一可以肯定的是,当时炉内的温度和气压都在升高,需要立刻打开通风系统,开始人工注水降温。

但情况每时每份都在变化,什么时候能打开安全阀,什么时候能够住满水,各方给出的答案一遍再变,人们迫切的想要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爆炸还会不会发生,该怎么办。 三月十二号,日本首相官邸致电东电总部,询问三号反应堆是否也会爆炸?

董事长剩女恒久说,氢气爆炸的概率非常低,为了不引起恐慌,如果有记者在发布会上询问此事。

我会否认。

但就在三月十四号,也就是两天之后,三号四号反应对相继发生了更大的爆炸。

当天,日本原子能安全保安院要求冻电,不再向媒体提供新信息。 当时的一号机组,三号机组和甚至没有运行的嗜好机组发生了氢气爆炸反应堆的燃料堆芯,我们说到一部分。

就融毁,那这一部分到底有多少呢?我们现在大概知道有有几百吨好重点就在于就是说,呃,为什么辅导地区会受到那么严重的核辐射的污染,就是因为那个氢气爆炸,大量的放射性物质通过空气就扩散到整个辅导地区,首相一直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的,在现场直播中,兼职人手下不得不正视残酷的事实。

更多放射性物质被释放,情况越来越紧急,因为爆炸放射性物质开始扩散,核电厂周围的辐射值迅速升高。

毫无疑问,这已经成为了一场喝事故。

接下来,工作人员必须尽快想办法恢复供电和冷却系统,防止事故升级。 在全核电站断电超过十七点五个小时之后。

第一条注水管线建立起来,开始往一号机组堆芯注入淡水。

但十一个小时之后,淡水耗尽了,可核电站就在海边,为什么不用海水呢?

当时东电和日本政府很犹豫,因为引入胃镜处理的海水可能腐蚀反应堆,导致他永久报废。

同时,因为交通堵塞,东电派出的第一辆应急供电车没能抵达核电站,第二辆在晚上十一点才抵达,但因为电缆太短,无法与机组连击。

种种时机延误与混乱对策,导致核燃料棒干烧,直至堆形融汇压力藏爆炸。

最终,福岛县第一核电站事故从四级升为七级,这也是国际核事件分级表中的最高等级。

两个星期之后,福岛核电站恢复了电力。

三个月之后,东电社长清水正孝引咎辞职。

五个月之后,首相兼职人营救辞职。 2011年十二月十六日,新首相野田佳彦宣布核反应堆达到了低温停止状态,辅导核电站事故结束了。

但这并不是故事的终点。

日本核辐射专家近日披露的最新研究结果显示。

福岛第一核电站的放射性物质性的,依然在持续的柴荣党,就在两天之前,日本卫生专家呼吁福岛居民可以安全的返家,但是这个家真的能回去吗?福岛核泄漏事故已经过去七年。

然而相关的后本福岛核实故已经过去了九年多了。

截至今年的八月,日本仍有4.3万人在色地避难,因为在没有明确意识到发生的什么的情况下,辅导人民不知道自己将要面对什么。

他们会不会有更高的癌症,发病率水和食物安全吗?孩子们会有危险吗?

对于像监野夫人这样已经离开的人来说,他们的问题是,我还能回去吗?

很多事情还需要调查雷雨婷所在的国际环保组织,绿色和平。

决定前往福岛地区测量和辐射量,那我们怎么样去理解我当时所处的这样的一个环境和辐射的情况呢?

我在辅导进行实地检测的时候,个人辐射检测以上的毒数是215,那个剂量单位是微西服每小时。

如果我们回到2011年三月十一号之前辅导地区环境里面的辐射值平均是0.4。 微信付每小时,但215。

微西服每小时就意味着超过在2011年之前的那个环境里面大概是五千倍,但是你持续的,长期的接受这种高于正常环境的辐射值,它会有逆患癌症和白血病的风险。

这里要解释一下啊,所谓的西服也称为西沃特,是衡量辐射计量的一个单位,但因为西服是非常大的单位,所以通常使用的是豪西服和威西服。

如果全身暴露于七千毫西服的放射线,dna将被切碎,无药可医,所有人都会死亡。

因此,一般民众一年的放射线铺晒容许量是有上限的,通常是一毫西服。

按照这样的标准,在雷雨婷团队检测到的每小时215微西服的环境里,别说一年了,待上五个小时就完全超标了。

钞票本身不会带来即刻的危险,但核辐射的严重性就在于它无法被稀释,只会积累,最终有一天他会带来致命的伤害。 既然辐射这么高,灾后辅导线的疏散工作又是如何开展的呢?

其实这项工作也相当混乱。 随着灾情的严重程度逐步明朗,政府下达的疏散撤离指示的范围逐渐从半径二千米扩大到了十千米,20000米。

与之形成对比的是,美国核能管理委员会三月十六号要求在福岛第一核电站周围80000米之内的美国公民实施避难。

雷雨婷团队发现很多非强制疏散区的辐射水平也是很高的,其中之一就是饭馆村饭馆村位于福岛第一核电站西北方向约340000米的地方。

因为不在20000米的避难,只是范围内全村6200人。在收载两个月之后才知道,事故发生时候的东南风早已经把辐射物带到了这里。

那这个村当时是没有被书上的,而我们检测到的辐射量是大大超过正常的环境值,所以立刻像这个呃饭馆村的当地政府去告知这一情况,并且希望他们可以。

疏散人群,不过就说真正的放管村的居民书上的时间呢,是两三个月以后我们拜访的辅导的居民叫做安哉撤,脱入安哉。

他是在2011年六月份才从住的那个地方撤离。 很抓我的记忆的就是我在他的屋子里面看到过一本卦例。

我一看就是2011年,然后我一眼就看见三月份,就好像就说那个时间就在那里停住了,再也没有完全去翻。

你可以想见,就是每一年时间好像都在那里停留。 安斋先生有逐年的老去嘛。

我见到他的时候是63岁,十年以后,他已经73岁,就头发开始有灰白,脸上的皱纹多了一些。

他住在临时安置五码距离,附到第一核电厂五十公里的,就是政府建了这种临时安置物给辅导书上的居民来住。

那个条件是其实是蛮差的,那一住七年的时间要到了2017年三月底,日本政府说范婉春是可以回来住了,然而这么多年以后,一方面他的主位已经年久失修,已经真的住不了人。第二,他的健康在这个过程里面也受到影响。

他会讲,在这里生活可能无以为继了,那他必须要搬走。

饭馆村和安斋先生的故事,是福岛地区很多人共同经历的缩影。

尽管世代家园不在被迫背井离乡,人们需要走出阴影,需要开始新生活。 日本也需要奥运会被认为是一个契机。

为了给东京奥运会造势,政府加快了除和解禁核污染区的速度,日本政府在灾后将可接受的辐射暴露标准提高了二十倍。

从每年一毫西服提高到了每年二十毫西服。

后来,这也成为解除居住限制条件的空间辐射量标准。

从2017年三月起,政府也不再对指定疏散区以外的人提供住房补贴,这让大量自行疏散的个人承受了巨大的回迁压力。

在一次发布会上,复兴大臣解释完日本政府对辅导灾民安置的立场之后遭到了质疑,附近大臣当场大发离天,愤然利息。

而对于返回家园的居民来说,信息不对称成了他们最大的课题。 田里的野蘑菇可以吃吗?

孩子们可以在户外玩耍吗?

当一位居民询问从东京空降来的专家和官员的时候,很多问题都没有得到回答。

他们告诉他,在该害怕的时候。

感到害怕就行了。

2017年饭馆村也解借了。

然而更多的人像安斋先生一样,选择永远的离开故乡,回到饭馆村的村民不到原来的百分之十九。

因为在厨屋这件事上,人们已经不再相信政府了。 日本政府也在这些地方设立的辐射监测的柱子,就可以实时的去显示周围的辐射量,那这意味着就是说。

周围的这块区域,那政府也做了储物的工作,那我们其中一个工作呢,就是在每一个政府设施设置的辐射监测站周边,可以说是复查和除物的工作,它的有效性到底是怎么样的?

我觉得不是意外的发现是常常发现就是日本政府设立的那个监测的那个住址,那儿测到的辐射水平就很低,0.2点零三就基本上可以恢复到,你可以说。

辅导和黑泄漏事故发生之前的那个水平,但是再离开远一点,一米五米十米,我们就会会发现这个辐射热点就会高于那个柱子。

那这就反映一个大问题,我就说,如果你看到一个215微西服每小时,那就是高出几千倍。

我们也看到,很明显的就是说,在日本政府已经进行了储物的这些工作的区域,你其实很容易找到一些辐射的热点。

每一年都是每一年都是。

而且有的地方是第二年会比前一年要高,那你怎么去理解这样的一个一个规律呢?

怎么理解这个规律。日本经济产业省2016年曾经把锄禾物预算由2.5万亿增加到了五万亿日元。

耗费的人力物力不计其数,可为什么出物效果这么差,而且还一再出现再污染的情况呢?

其实厨屋工作没有我们想象的那么高级,就是要换土给基本把跳上五厘米的土,全部都挖起来,然后再往下挖五厘米,然后再把。

再换一层星土,从别的地方运来星土,然后上表面那一层呢,就要把它运到别的地方去,作为就是,呃,废弃物。

他怎么去进行森林里面的储物,就是说有限的一些树枝,它会把它剪下来,有85%的地方,大部分是森林和山区。

这些个出屋工作是效果是非常差的,或者是说没有做过,除非你把所有的鳞子全部都砍掉,这是不可能的事情。 还有春秋春夏。

这个交替的时候,呃,有溶血那种血融化,它同样会把一些呃放射性物质呢,重新带到下游和周边的一些地方。

除就是用这种物理方法,把表层,土壤,树枝,瓦粒等一切污染物打包,打包,但不带走,因为日本没有永久的核废料存储场所。

现在装着核污染物的黑色垃圾袋儿已经成了辅导的地标,他们将不可见的核辐射巨响化,不断地提醒着人们十年后的今天。

辅导核灾仍未结束,从2011年大概到2016年,日本政府动用了三千万的这个储物的工人,清楚出来的垃圾,截止到2019年。

大概是一千七百万立方米,因为所有废弃物他都用一个一米长,一米宽,一米高。日本人非常的精确。

大的这种垃圾袋,呃厚的垃圾袋,把它装起来。

给我的感受就是真的密密麻麻的,比如说我进那个饭馆村,我在车上坐着,一开始的时候,那个车速是非常快的。

那你只能看到外面的风景很快的扫过,但那个车速一旦慢下来,然后你再往那个田里面一看。

哦,原来田里面不是那种杂草,也不是稻米,而是黑黑的黑色。这个大的这种垃圾袋在那里堆着。

我们怎么去理解就是它的产地有多大呢。

我们用就小型的这种无人机,然后掠过堆放的场地,你也是会看到,就是在空中,就是密密麻麻的跟黑压压的一片一大片田地,全是这样的垃圾袋呀。

如果你不看旁边有一些,还有一些绿色,还有一些色彩的话,你就会发现你置身在一个黑白的世界里面。

这完全是超出我的这种。

想象的然后再来。就是说如果这个临时堆放产已经多到对不了了,那他要开辟临时临时的堆放产。

其实就是居民的后院儿,你们家后院,我们家后院就开辟出一个小小的场地,可能堆两三袋儿。

然后每天呢,又有无数的这个卡车里数都数不完,在不断的运送,不断的运送运到哪儿去呢?日本官方的立场是,所有放射性污染物质都将从现场和辅导线清除。

并在日本其他地方处置。

但现实的情况是,这些核肥料无法在日本找到永久转移的储存场所见地下设施。在日本这样一个多地震的国家也不可行。

因此废物将无限期的保留在六地上,视线转向日本福岛第一核电站二号机组安全壳内部的最大辐射值可能达到每小机组反腐败,但是核反应本应当由我们制度赛,但是东京电力的事情却被告诉了。由于该反射机安全窍内的不断升级。

井停盖的一个影响是要比较近一下,基本不决定将球把第一核电站的核污水排入大海辐射,不仅会污染固体,还会污染水。

日本国内最多还能再乘一年,2022年放污水的容器将全部装满。 可为什么早在2011年,首相就宣布核事故结束了,但直到今天还在持续不断地产生新的污水呢?

这得再次回到反应堆对心。

如果说厨务工作是核电站外的首要工作,那肺堆就是核电站里的战争。

今天关于对心融毁已经没有争议,但核电站在设计之初已经考虑过对信融会的情况了。

所以啊,在反应对外面还设置了安全窍,那安全壳基本上就是可以在正常的情况底下最大的,让这个有放射性的这些物质不接触到外界的其他的水。然而福岛一号机组反映对于融毁的堆芯最终融穿了第一层压力容器堆积在了外部安全壳底部,甚至有可能已经穿过了第二层安全壳,接触到了地面。

那这又意味着什么呢?那个荣毁的堆芯,嗯,下面那些地下水有交汇,又有雨水。

在不断地渗入,那每天都是在新增的东京电力公司的一个数据就是2020年,它平均每天是增长150吨。

如果不掐断这个仍然有具有放射性的这种堆新的残骸跟地下水去接触,那这个水就不断地在增加一次次人为的实际延误,最终导致和参扎融船安全壳接触到的地下水。

这也为日后的处理埋下了源源不断的麻烦。 十年后的今天,我们都还没能找到融船的具体位置在哪儿?

也没有人知道融化的核辐射物有多少,因为目前反应堆内的辐射量依旧非常高,连派进去的机器人也因为被融化的金属块卡住在工作两个小时之后永远留在了反应堆里。

因此反应堆报废,计划一推再推冬电,玉姐今年才会开始取出融化的喝餐渣,彻底完成费队工作,预计要到2051年。

这就是今天我们看到的日本核污水问题的由来。

污水一旦排放到海洋里,即便真的符合所谓标准,其实人类不会知道辐射最终会对海洋生物有什么影响。

会对人类有什么影响?

这一切都是基于我们现在的经验无法想象的。

今年二月十三号,福岛东部海域发生了7.1级地震,这是311东日本大地震的余震。

在过去的十年里,这样的余震总共发生了1.4万次,并且还会继续发生。 无论辅导和事故,是天灾还是人祸。

他都远远没有结束。 洪烂归碧海草芥莫斜阳聚向天边末。

这首诗就是说,当我?

站在福岛的海边,就看着那个烂一波一波的回来,然后又退去。

然后远处的辅导第一核电厂隐隐约约在那里二十公里处。

你会想到那里存了一百多万吨喝污水,要不知道怎么处理。

然后你看见斜阳开始落下来,这个场景很美,然后打在那个炒戒很高的芦苇上,所有的一切好像都归在远远的那个天际。

但是欢虚在这里有一个活的废墟,欢虚却那残。

即使写这样的诗,有这样的一个感受,我,我觉得还是没有办法去表达我看见的我体会的。

在辅导的一些场景,我觉得仍然就是这些语言是很贫乏的,在十年里面变化的是人的岁月。你看到有生命,你看到有生活,你看到有人回去,你看到有车水马龙,你看到我在住的地方已经开始堵车了。 但是你明明从?

这个理智和我们的实地测量来说,这不是啊,这个这个地方还没有让人可以居住,它的辐射污染还存在,我们需要告诉更多的人,知道辅导在静悄悄的发生什么。

现在刚刚过去十年,有人希望就是说这件事情就过了翻篇儿了。

或者说,我把服务到。

第一颗电叉线的储存了一百多万吨的污水,又计划的排到太平洋里面,这件事情就消失了,而不是我没有办法接受。

在我们有生之年,这点,核肥料我们是看不到它有尽头的。你可以说是挥之不去的。 一个危机就不仅仅是日本,甚至包括我们所有其他的国家都要面对的。

当我们去考虑使用能源的时候,我们有没有计算他的代价?

它的影响是什么,你在今天留下了一个一千年一万年的一个核废料,那今天你不用交账,那也许有一天你要交站怎么办?

你现在正在收听的是亲历者次数的声音。节目故事fm,我是主办者。本期节目由林风制作声音设计丧权,感谢你的收听,咱们下期再见。

转载请注明原文地址: https://gezhong.vip/read-1475.html
00

最新回复(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