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ol.25 我们来对歌吧!我可是穿越女哦!
gezhong2023-01-19  37



vol.25 我们来对歌吧!我可是穿越女哦!

您现在收听到的是不负如来不复清。作者,小春演播郭波小高老师制作小虫第二十五集。

一早醒来,还是看到他坐在我床前,我已经是见怪不怪,不管他在旁边怎么刮躁,自管自得多,犯了会儿懒,才不情不愿的起来,穿着他送的那件衣服走到院子里。

看见他穿着浅绿色树瑶短衫,他的身材简直是棒呆了,放到现代,不做偶像明星,简直就是抱歉天物。

不过,呃,他今天穿的跟我穿的还真像情侣装。

他看到我先是吹了声口哨,然后又绕着我转了一圈,把我给美的结果这家伙问了句让我倍感伤心的话。

你怎么不化妆啊,还有你的首饰呢。 他昨天连着衣服,还给了我一套化妆用具。

我已经收拾起来,打算带回二十一世纪作为研究古代妇女如何化妆的佐证。

至于首饰,我压根儿就没有,有的话也会被我当文物收藏起来。

汉朝妇女的头饰最简单,用发髻挑出个姊妹头就可以了。

我每天这样清汤挂面,也没惹着谁也没爱着谁,凭什么今天要被个大萝卜架到铜镜前,逼着我化妆。 最糟糕的是,那些个古代的东东我都不会用。于是大萝卜手一挥,自己上阵了。

我被笔者让他在我脸上捣鼓,心里那个寒啊,天啊,今天要吸收尽多少千拱啊。

好不容易弄完了看向铜镜,我差点儿没笑差气儿,我的眉毛简直跟京剧里的张飞有一拼,两坨胭脂,像吴君如演的眉婆血盘大口会让小朋友做噩梦,天啊,简直一个周星星距离的如花吗?

赶紧飞出去洗脸,免得太多人撞见,总算清理完毕,回来时打定主意,他要是再让我化妆,我今天啊就不上街了。

虽然啊,我还是很期待第六天的苏幕遮,他倒是没再逼我,脸上居然出现了从来没有过的红晕。

这回轮我绕他转圈儿了。

这还是他那张千年不破的脸吗。

到了街上就看到今天仅仅是青年男女都不戴面具,个个打扮的花枝招展,有很多对手拉手的穿着情侣装。

哦,我明白了,苏姆,这第六天是秋词版的情人节,然后我就发现不少女人看到我跟他的服饰。

还有他那只扒在我肩上永远甩不脱的手后,脸色煞白,神情怨怼。

我说,他那么好,又送衣服,又要我打扮?

原来又是拿我当挡箭牌,让我无缘无故得罪人。

我气愤的第一百零一次企图睁开魔爪结果,哎,不用说跟前面一百次一样,中兴大广场上的舞台前聚着一对一对的情人,个个儿异常兴奋。

我奇怪的四顾,似乎没有专业的舞蹈演员,今天难道是?

群众参与性质的活动,这是对歌比赛由一男一女上台对唱情歌,根据情歌内容表演,即歌唱水平打分胜出的一段儿会是今年秋词最佳情侣。

你看奖品在那儿。

我顺着他的手望过去,一个高桌子上放着两个盒子,里面应该是玉一类的东西,隔得远,看不清具体的造型。

他重重叹气,爱情,好多女人都要跟我对歌儿,为了你,我可都拒绝了。哈,那奖品我可想了很久了。

他看向奖品,流露出无比想要的样子来。我拉起他往主席台走,艾秋,我是很开心,你第一次主动拉我。

不过你能告诉我,你要干嘛吗,帮你赢奖品?

我对着他诡秘一笑,奖励你昨天跳舞跳的呢,那么好看。报了名后,我把它拉到一边,先用汉语唱给他听。

他笑得直不起腰,被我严重鄙视严肃点儿。这可是比赛呢。 他终于停住笑,认真听我唱完,然后翻译成土火裸语。

虽然曲调简单,不过他能那么快的翻译出来,还很押韵,再听我唱一遍,他就基本上能唱出土火螺纹版。

我心里暗暗惊诧,他其实云很聪明,就算没有他哥哥那样的天赋,IQ仍是比正常人高很多,只是平常太嬉皮笑脸了,让人忽略了他的智商。

我们排练了几遍,看看没有什么漏洞,就在主持人叫号声中上台了。

我和他分站舞台两侧,他做出在街上走路的模样。

然后看到了我赞叹地绕着我转,我则是一副害羞状,急急要走。

他郁闷,我躲开他,在我身后敞开了。

嗨,什么睡眠打跟头来还要要咯,什么睡眠提高咯来还要要咯,什么睡眠,丞阳散来什么睡眠,共摆头还还摇摇落,还什么睡眠成阳散来什么睡眠共白头儿。 他声音洪亮,中气十足,没想到他舞跳的棒歌儿唱得也那么迷人。

我定一定神回声望向他,露出娇羞的神情。

用我在卡拉ok驰骋无敌手的歌喉,清脆的回忆,鸭子随便打金刀睡眠,朝阳散来,越要睡眠过。

他大喜过望,想上前来拉我的手,被我一个转身躲开,盯着他的眼,我辗转又唱什么腰嘴不见花。 那么,我在哪家这里?

太寥寥落神,怎么有家不做了呢?这么我家走千江诶,什么又叫不我走路的,什么我就走。

我一边唱,他一边挠头,面露迷茫,又冲我弹开两手一副琴,姐姐,你别出这么多难题的可爱模样。 这些动作在排练时并没有,他只是即兴发挥,却不做作,推动了情节的发展,这家伙还真是有表演天赋。

看着他煞有其事的神情,我差点儿笑得唱不下去。

我唱完了,他却没有立刻接下去,而是夺着一本正经的房布,冥思苦想,让观众以为他被难倒了。

替他暗暗着急。终于,他恍然大悟,面露喜色,推一下手心,回身对我接着唱,菩萨有醉不讲话来又要咯通路最闹渣渣嘞。还有有路再住,有脚不走路来通前屋脚走前架来,还猜住有脚不走路来通前屋脚走前架。 哎。

下面的观众立马为他鼓掌叫好。

现场气氛完全被他调动了起来,就在大家情绪高涨中,我终于羞答答的不再拍开他牵着我的手。

在他深情凝视下,我们一起合唱心想唱歌求唱歌,你那车高我难忘。哎,随你称道那条河,他从牵我的手变成搂住我的腰。

头枕在我肩上,歌声里有腻得画不开的甜蜜。

然后我们在最高潮时结束摆一个泰坦尼,克里,杰克和罗斯的经典pos,引起了全场的轰动。

在鲜花和掌声中,我偷偷捅他,却还是被他搂得牢牢。 哎,早知道就该警告他的,不能趁这个机会吃尽我的豆腐。

这是刘三姐里的对歌。

本来原歌词里还有什么木瓜啊,香蕉啊,菠萝,柚子都是亚热带水果,估计邱慈仁没见过就被我删掉了得。第一是必然的,评委给出的评语是曲风独特,歌词有趣,表演到位,歌喉一流,那是当然的了,没见过创业文里的歌舞比赛。

都是穿越女们施展本事的舞台吗?

我最得意的是,我终于做了穿越文女主百分之九十九都会做的事儿,我唱歌跳舞了,呵呵。

没人再说,我不像一般的穿越女了吧。

那对儿奖品果然是郝东东说毫无瑕疵的上好和天羊之白玉,雕刻工艺非常精美,一对狮子栩栩如生。

是秋词的象征,放到现代,没个腕儿八千的准买不到。 福沙提婆将母狮子挂到自己脖子上,又不由分说将公狮子挂到我的脖子上,美滋滋的,像是从没见过这么好的宝贝。

那一整天,他都挂着那副腻得发酵的笑,又害得不少美眉撞上了柱子,他还老是对着我开口就是。

哎,当年在阳朔西街游客最集中的地方,几乎所有的酒吧,餐厅都会反复的放刘三姐在杨朔的每一天,耳朵里都会飘进那一声。

哎,什么连回家几天了,我都会无意识的。哼哼哎。现在他还一整天都哼哼着,唱得我耳朵起饺子,实在受不了警告他再唱的花,我就一个人回去。

不再看接下来的节目。

终于让他闭上了嘴。

晚上他照例溜到我房里,这次倒不再提什么让我脸红的话题,只是一直缠着让我唱以前给他唱过的歌。

这些歌他还有印象,会跟着我一起哼哼。

当唱到亲亲我的宝贝时,我想起了当年给罗石唱这首歌的情形,然后我发现我真的是好想好想他啊。

想的心都揪在一块儿了。

我的声音哑下去,迷茫着演出神不提防又被搂进一个温暖有力的怀抱。

我真的非常后悔,学校教女子防身兽的时候,我太犯懒,没去学舞的不行,我只好用文的扶沙蹄婆,你干嘛老是喜欢抱着我呀。

因为你身上有很好闻的味道,很倾家,他的鼻子在我脖子边蹭。

像只小狗让我痒痒的想笑,我抬起胳膊自己闻闻,哪有什么清香啊。我又没有现代的洗发水,沐浴露乳液也不化妆,不涂香水洗澡用的是他们常用的椅子,别说清香啥味道都没有,不像那些女人身上老是一股臭味儿。

这种女人我都不愿意碰他们一下。

他又深深吸一口买,记得说,嗯,还是爱情最好闻了?

我恍然大悟,原来他说的臭味是狐臭。

记得陈寅恪就专门有一篇胡臭与胡臭的文章,说所谓狐臭最早之名,因为狐臭本专指西域。湖人之体味,由西湖种人而得名,以西湖人种与华夏民族血统混淆,即久之后。

却在华人之中一间有此臭者。

汤仍以胡为名字意友谊为不和,因其复似野狐之气,遂改狐为狐矣。

现代西方人也大多数有体味,我总觉得是因为他们的饮食习惯跟东方人不同,以不放血的肉食为主长期形成的,而东方黄种人就很少有体味。

难怪富沙提婆那么喜欢在我身上蹭,我又喊了一下爱,幸好他们兄弟俩都没有这种味道。

还有,你是暖的,废话,我推推他,我是人,当然是暖的呀。

可母亲却很冷,她放开了我自己,慢慢的踱步,抬头定定地看着墙上他当年贴的字帖,从我记事起对母亲的记忆就是父亲隔一段时间就会带着我去寺里看他。

他穿着那种令人讨厌的衣服,看见父亲冷冰冰的,看见我也冷冰冰的,连他身后那个父亲叫我喊他大哥的人也是冷冰冰的。

我从来都没跟父亲说过,我其实很讨厌去寺里看母亲和大哥。

后来他们去游学,一走四年,终于可以不用去看那些冷冰冰的人了,我心里才高兴呢。

可是我记得他们回国时,你可是抱着母亲哭得很伤心呀,那是做给父亲看的。 哼,他将视线从字帖转移到我身上。

躁笑着说,父亲,希望我喜欢母亲。

只要父亲看了开心,我就会去做。

虽然我不明白那样冷冰冰的两个人为何父亲惦念得那么神,我有些吃惊,没想到十岁的他就会玩儿那样的心思,讨父亲欢心。

可是想想也是必然。

在他心中,父亲才是伴她成长的亲人,而母亲和哥哥都跟他隔着一层。

无法挣破的魔,那是我第一次报母亲,我也想知道被母亲抱着是什么滋味儿,可是他却很冷。

我讨厌他身上那么冷,跟他的人一样。

从那以后,我就再也不想报母亲了。 他脸上现出一丝凄清那样的神情,跟罗石好像毕竟是兄弟,再无感情。

流的血液还是一样,可你不一样,十岁的时候抱着你就觉得你好暖和,跟抱母亲完全不一样的感觉,那时候就很喜欢抱你。

他常闭一身,又把我揽进怀中,微微的叹息拂过我的颈,十年后抱你依旧能让我想起当年的温暖。

这次被曝,我没有像以往那样挣扎,女人天生的母性,让我不忍在这样的时候拒绝给她温暖。

他其实极度缺乏母爱,徐婆在追求自己的理想的时候,有没有想过会带给孩子伤害呢,他的兄弟俩应该是爱的,可是这样的爱算不算是畸形呢。

任他报了一会儿,我想还是要跟他说明白,就算这些亲昵的举动是他潜意识里渴望母爱,可我毕竟代替不了母亲的角色。

他现在又被那些爱他的女人宠估计,也从来不会去想我的感受如何。

可是,这种暧昧的举动,我不能任其发展下去,尤其我绝对不希望被罗石看到。

虽然与罗什没有任何语言上的承诺,可是心底早已视他为唯一叹口气。我掰他,你现在啊,已经长大了。

汉人有句话叫男女授受不亲,是指男人和女人的动作,不能过于亲密,这是礼仪。

所以啊,没事儿,别老抱我。

我是汉人,不喜欢男子,有如此轻挑的举动,你不喜欢吗,见我严肃的点头,他叹口气,放开了我。

哎,我以为凡是女人都喜欢被我抱着呢,那是因为他们爱你相爱的两个人才会喜欢身体上的接触啊。

那他突然逼近我,用那双好看的眼睛在我脸上探寻,轻声地问,你爱我吗?

不爱我的回答也是干脆利落,你是我弟弟,别忘了,我还比你大三岁呢。

可你是仙女啊,再过几年我就会比你大了,等我老了,你也不会老。 哎,又是这个仙女问题,我到底该怎么解释,才能扯个百分百圆满的谎扶沙蹄婆,他眼里闪过一丝异样的光。

迅速打断我,那好吧,既然你不喜欢没事儿我就不忘你了,然后又恢复成万年不变的浪荡样。

不过有事是不是就可以报了,哎,没正经几分钟又打回原形,还是死性不改呀。

Hello,我是波波,竟然在小说里唱歌也是很开心啦。

那我来跟大家爆料一下,这一集里那段被爱情删掉的刘三姐里的对歌是什么结果,报娘警什么结果一条心,什么结果报梳子,什么结果披榆林?

木瓜结果抱娘井降交,结果一条心柚子,结果抱梳子,菠萝,结果披榆林在桂林,阳朔西街游客最集中的地方。

几乎所有的酒吧,餐厅都会反复放硫酸解,简直就是洗脑神曲啊,就好像在丽江满大街都会听到,就在那一瞬间才发现或者是小宝贝啊,这些歌一样的道理。

不过说到这儿也欢迎大家来丽江玩儿哦,我只要没有演出和演讲的时候,都会在丽江,我的波波加客站。

还有我的桃花居酒馆里。

跟来住店的客人们喝酒聊天,谈人生卡理想,还会一起逛街,一起吃好吃的,希望会看到你哦。

转载请注明原文地址: https://gezhong.vip/read-1477.html
00

最新回复(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