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烦可不可以对大妈们宽容一点儿?
gezhong2023-01-20  62

微信关注公众号“BOBO脱口秀”加关注,来跟我互动聊天哦~

麻烦可不可以对大妈们宽容一点儿?

真正的脱口秀,其实并不是简单的说段子而已。哦,去年的时候啊,墙子找一个大师,算命大师是我了,说他今年会有桃花节。

会被一个突然出现的女人伤得很深。

祥子当时兴奋了,大半年呐,哎呀,激动完了,天天盼着这个女人出现呐,终于实现了。

再上个礼拜三,我听说墙子在我们单位楼下被一个骑电动车的大妈给撞了,现在还搁医院躺着呀。

果然被这个突然出现的女人伤得很深呐,宝宝,你说你小心翼翼,千算万算,怎么就没有算到这个女人是个大妈娘大妈这个词儿啊,以前感觉很亲切,现在感觉很震慑。

我不知道你们发现没有,无论外表看起来多么弱,不禁风的大妈在挤公交的时候,总会感觉他们突然虽然经历充沛,满血复活的感觉呢。

前段时间有条新闻,标题是大妈投诉乘客玩手机会辐射活不下去了,说啥呢?一个大妈公交上打热线投诉别人玩手机说这年轻人都在车上玩手机会辐射老年人皮肤,危害别人身体健康,活不下去啦。

还说在车上玩手机呀,和吸烟危害都是一样的,要求有关部门呢,坐车玩手机就得罚钱,要有担当。

哎呀,你说干嘛呀,你现在打电话投诉你,这是最新碰瓷技巧,你辐射到我了。

陀螺在公交车上遇见过大马,那天他坐公交吗,一上车呀,就轻轻嗓子还咳嗽几声。

当时啊站在旁边一个大妈特别关心,就问他说,姑娘,你是不是感觉好容有异物啊,咳不出来又咽不下去的。 图图很惊讶,说,是啊,大妈,你咋知道的,有时候早上起来恶心高傲呢?

大妈听了以后松了一口气呀,说,啊,那就好啊,你这是慢性咽炎呐,我还以为我刚才放的屁把你给熏着了呢啊。其实图图还是挺有爱心的,每次坐车他都给大妈让座,有一回嘛,他坐公交给个大妈,让座大妈就跟他唠上了,说孩子多大了。

头头说二十六了,大妈就很羡慕,说,哎呀,那你长那个真年轻,看起来也就三十出头儿,孩子都二十六了。

何陀当时内心几乎是崩溃的,没等到站就下车了。

最近我发现关于大妈的新闻是真读,而且还都是头条,你知道大妈是很有潜力呀。

前两天儿吗?我在微博上看到一条被大家传的沸沸扬扬的新闻,十九天晚上一个男生啊,在西安的一个学校门口摆起了新型蜡烛,准备向心爱的女生表白。

而就在这关键时刻,万万没想到啊,这一幕被学校看门儿大妈看在眼里,于是乎蜡烛刚刚被点燃,没等心仪的女生出现,你大妈果断粗手拿灭火器全给撕灭了。

你说大妈要大妈,人家爱情的小火苗刚刚点燃,你在一转身得给刺灭了。 我是挺同情这位表白的男同学呀。我特别想知道这位好汉当时的心理阴影面积。

而对于大妈的做法,我只能说感得漂亮。秀恩爱死得快,后来我听说小伙儿跟大妈给一起了。这,这,这完全那假的,不到画风转变太快。

最近关于大妈头条,那是络绎不绝,我给你简单回顾一下大妈们的英雄事迹啊。

说前段时间有一段新闻,大妈抓到老鼠以后绑起来审问,还有没有同伙儿,我看着这新闻时从一种仁者神为他师娘航空厨师的感觉呢。

那成都吗?一个大马给家里抓着个耗子,把耗子就绑水杯医生了当犯人什么视频里面大妈对着耗子是言行拷打呀。

叫你吃过香蕉?

你妈来陪沙发,还有没有同怀哎,就这耗子被言行逼供啊,那是一声儿没坑啊,也算是条汉子了,那你这大妈也是好像耗子,这被逼供,跟你说话,你能听明白似的。

这是我饺子,那耗子要会说话都得反问。大妈说,大妈呀,你是上帝派来逗我玩的吗?

还有一条新闻也挺火的,说大妈透气,裤裆里藏一桶油,两瓶红酒,四个罐子,十二管饮料儿,你没停速是裤裆里?

说一个大妈上超市里边儿偷懂一些被抓了,民警让他掩饰啊偷窃的全过程。结果他当场希望裤裆里塞了十多罐红牛,一大桶油,两瓶红酒,还有四个罐头。

当时我就震惊,鸟,这可是心有多大,裤裆就有多大呀。

大妈,这哪是大裤裆啊,这就是小叮当啊。这是啊,你这这么多东西都梦似一点,你这么看国产神剧内坑人,裤裆里藏手雷也不是不可能的。

那么问题出现了,大妈,我就想问一下,你这裤子阁哪儿买的,送你那儿啥牌子。

如果你觉得裤裆藏东西就算完事儿了,并木有。

有句成语叫笑里藏岛,你见过脑瓜子里藏岛对没,这也是真事儿啊。一条新闻大妈头发里边儿插刀闯机场安检,说是吃水果用的。

这机场叫往长水机场,我没去过,我也不到阁哪,反正新闻里边儿说就是长水机场。那安检通道一个大妈头发里边儿插了把水果刀,试图过安检,被安检人员给识破了人,那能过去吗?俺家人啥识破不了叮当的一顿摸。

后来发现呐,这个大妈是广西来云南旅游的准备呢,当天返回南宁,买了很多水果,据他妈说呢,他平时出游啊,什么春游啥的都得背一兜子包子满头面条儿啊,怎么不是面包啊?活得长上水果啥的。

在飞机上时间那么长啊,大妈就合计我拿啥切水果儿啊,我不能没水果,吃着我都春游了。

就这么,那就把水果刀啊就藏到瓜子里了。

但其实我觉得大家可能也是误会这个大妈了,没准儿这位大妈带刀是想劫机呢,大妈会武术,流氓都挡不住,我没准儿他妈姓李,是小李飞达我的后裔呢。

你们说说还有谁真是没谁了,我就搅着后机时间,要是再长点儿的话,大妈都得带个打火机烧烤架进去。BBQ。

后来呀,以我每个月都能乘坐四五次飞机的经验,各家航空公司我都坐遍了,我搅着。

大妈做的很有可能是春秋航班,因为只有春秋航空公司的飞机上是不不免不提供那个免费吃的的。

只能靠自己背一样。

你们做过春秋航板吗,应该都有体会吧,就那种鬼,一定景象,我就我到现在,我还历历在目呢。

一个空姐儿推个小吃卖盒饭,还有瓜子饮料快碎面包啤酒烤一片,一边出去一边抄着呢来做货量的旅客来腿搜一搜来搜一搜。

然后卖完了盒饭,再继续推车。卖铅笔文具盒,我记真凉的文具盒,二十五块钱一个。

你觉得你大妈不背水果,不带水果刀,飞机上你让他妈怎么办,现在大妈相当的机智了。哎,就引得经验啊,引得阅历哦,都不是一般人能比的。

我还看过这么一条新闻,说有个大妈家住在马路边儿,他家天天呐,楼下就飙车,呼号儿的那种就是改装的车嗡,一下子大妈就睡饱觉,多次跟他有关部门反应啊。

都没啥动静儿,后来给他妈鼻没招儿了,把一个穿着性感薄纱内衣的充气娃娃,绑他家附近马路边儿的树上来,你别说这招儿老管用了,所有路过这儿的四级都会提前把车放慢速度。

他树上绑到了什么玩意儿?

自从绑完这娃娃那条路上,飙车的人明显减少了,反正才叫智慧呢。

不过后来我听强子跟我说他女朋友走丢了,估计应该是被大马榜竖上了,在人们嘴里呀,每每提到大妈这个词儿,都不由得联想到菜市场菜市场大麻布服不行,对于不会买菜的我总结出来一条不被坑的真理,就是跟着一个大妈身后她讲完价我再跟着买,保证错不了。

就昨天嘛,我让菜场买菜吗,一个大妈正可能买西红柿呢,随手挑三个柿子放到秤牌儿里来完了卖菜呢,就是我说一斤半三块钱,大妈就说说我这做个糖,用不了这么多,我得减掉了。说完就拿掉一个最大的柿子,这卖菜的又看眼称书一斤二两三块,我当时我看不下去了,你两个小柿子怎么能一斤二两斤?

我就想故意提醒大马,他才称不准,没等我是我呢。大妈特别从容,从兜里掏出七毛钱,拿起刚刚去掉那个最大的西红柿走了给我都看傻了。

我终于理解那句话了,傻叫活的,老学的老姜还是老的辣呀。

我家也有个大马,我四舅嘛,我四舅们老凳儿了,他再开个养鸡场。 有一天中午嘛,我跟我司机,我们俩去收集的案件,发现呐就有的鸡吓得个大特别小,就像安全蛋似的。谁倒是早上,这这没撑开是怎么的。

我刚想捡我四舅们一把给我拦住了,说,不然啊。

这么小的鸡蛋就不要收了,我挺纳闷儿,我说那为啥不舍我,再小子也是蛋呢,老,这么放他再坏了呢。我四舅嘛。

嘴角儿挂着冷笑,说这么小的蛋,他还好意思,吓不走就跟他放着,让他感到自卑,让他羞愧,明天他就能努力下,我瞬间被我四舅们的睿智给折服了,真的。

当时我脑海里突然出现,前段时间一个风靡网络最大吗,直到国家为啥开放二胎不?

就是为了咳嗽咳嗽,你们这些一胎也不生的。

说起大妈呀,墙子跟大麻是颇有渊源的,上学时候就被大骂,强烈刺激过他上学那会儿吧,他们六个人儿,一个寝室。

有一天呐,他们寝室突然来一位大妈。

大妈推开警示门,扫视一圈儿就问强的小伙子,我问你,你出的价儿没强的蒙了于大妈要给他交对象呢?

赶紧说,没有啊,咋的呢。

大妈长出一口气啊,说啊,我听说我姑娘出对象了,就是你们寝室里我就来看看,不是你我就放心了。

其实大妈真想多了,就咱们强哥那一堆儿一块儿,你别说上学时候啊,就毕业这么多年,不也一直都以充气为生的吗。

上个月更惨,一个月之内被仨女的给踹了,是不是心情特别不好,后来也不知道哥哪听说的,说心情不好的时候就去找小区大妈聊天,十分钟就能知道小区里谁比你过得惨。

于是祥子就抱着试试看那的态度,找到了小区里的王的马客户,说明一下王他妈就是隔壁老王他妈强子啊,跟王大妈诉说了自己的遭遇呀。

慈祥的王大妈听完之后,拍了拍墙子的肩膀说,小伙子,你这算什么呢?你可得想开呀,就七号楼那小子比你残多啦,他女朋友都坏病儿这孩子了,我们都知道,就他自己不知道呢。

墙上听完娃一下就哭了,说,大妈呀,旗号的那小的就是我呀。

这货本来像寻思王的话,开头开到自己一下,整得更上火了,越想越想不开,就爬他们家阳台了。

参加二十一楼啊他他他,他居然想跳楼来告别这个世界呀。

幸好咱说消防人员赶到及时,你们谁也别跟强子学奥,真犯不上不值当点事儿媳妇儿,别人还不要再换个媳妇儿,再换个别人的孩子呗。

消防人员即使赶到救了墙那条小命啊,当时啊,还是王的马特别难过,特别心疼啊。走过去跟祥子说说小伙子。

你也别太灰心了,人生嘛,哪有一下子就成功的呀。

对不对,咱一次不行就两次两次,不行,咱三次总有一回能死成功的。 这王大马,我估计你是跟墙子有仇儿,你真是不能死他,你不罢西游记,咱们身边这些大妈整个个都是段子手。

前两天我不是出差去大脸了吗?

那天我还在咱们会员群里边发我住那个酒店,那个照片儿如江,我就吐槽那个房间烟味儿太重了。

后来我实在受不了了,我熏的睡不着觉啊。

我打电话给钱台了。钱台说呀,说您稍等,我们来给您做无烟处理。 我先和你现在科技好发的啥呀,都有无缘而处理了吗?

然后就看过了五分钟,来了个保洁大妈把我房间所有窗户都捅开了,转身走了,只留下我一个人在被窝里凌乱。

那那思维总是很奇特,他想的你就永远不在。他想啥学一趟儿子吗?最近学吹笛子了。刚吹第一天。

楼下大妈着急,忙慌跑了,敲门来了,可热心了,跟雪姨说,大妹子啊,你们家那水呀,烧开老长时间了,一直响啊,别忘了关呐着火呀。

这大妈你们都认识隔壁老王他妈吗?

我爸前两天约隔壁老王他妈上KTV唱歌儿去了,你别误会熬一群老头老太太呢,我妈和个被老王他爸也聚了啊,非得让我去也跟着凑热闹去我吧。一进屋我就看见隔壁老王他妈一首歌儿,刚唱完把话筒我就给我爸来说来。

哎,老李头儿到你的歌儿了。太监那呐喊,我正纳闷儿的,我说我爸什么时候会唱他太近的呐喊了,再说什么时候出这歌儿,我怎么没听说过呢。

然后就看屏幕上赫然出现几个大字,把根留住,还有就是隔壁老王他老姑那也相当有才的大妈了。 那天老安回家看清明节吗,老王小时候啊,就跟他老姑姑最亲他。老姑一看见老王啊,就可激动了,说,哎呀?

啊,大侄儿来啦。然后说,是啊,你这我都十十多年没回来了。我说是不是有点不不敢认了老姑啊。

老公说,啊,是啊,刚出这时候还是个毛头小子。 那老王说,那老公,你看我现在是不成熟多了?

他老姑摸了摸老王的脑袋,说,哎呀,不是啊,现在连毛都没有了啊。

这就是我们身边可爱的大妈们中国式的一代特例,我不管在别人眼里边儿他们是有多么的不可理喻,多么没素质,什么又公交抢座啦,说话又怎么的啦,又怎么这个那个啦。但是在我眼里,他们就干什么,都是特别的可爱,对不对?

因为人呐,你得换位思考,你别老想着自己的感受和利益啊,你就会发现人人都很可爱,好玩。

那大妈们,大爷们,爸爸妈妈们,他也不是生来就想活成这样啊。

他们生在了那个特殊的年代,这辈子不该经历的苦难太多了。

好容易日子过好了,儿女也都成人了,立手立脚了,他们都老了,想吃啥也不香了,那咱们就让他们开心点蹦的蹦的能咋地。

咱们年轻人呢,你不能让着点儿们。 大妈们,大爷们都跟着新中国一起出生长大,五十年代末赶上大跃进大炼钢。哎,你们都想象不到,啥叫大炼钢吧?

就是全国人民砸过卖铁,拿去炼港,然后全村男女老少都不搁家做饭了,都上一个食堂吃去。

紧接着呀,就是这代人该长身体的时候了,赶上三年再害挨饿,吃野菜吃树叶子,有吃树皮都吃不上。

全国范围内出现大面积那种浮肿病,你们都没有体会过什么叫浮肿病,长期的低蛋白血症,那饿死多少人呢?你们能想象一个人在你眼前活活儿被饿死是什么滋味儿吗?

大妈们都经历过,我听我姥姥讲,当时怕我妈被饿死嘛。藏一袋儿,小米儿给猪圈里了,都给翻出来上交食堂了。 六十年代末期呀,开始四清。

大人们天天开屁股大会,小孩儿们看热闹,那你说这个环境长大的孩子,你怎么能要求他们正常的成长,明辨是非啊。

你都说大妈们走哪儿都横冲直撞,想干啥干啊,谁也管不了,那小时候大人也没积药物啊,大人们都批斗,你都说大妈们都不讲理你拜托人家从小就是造反出身,什么时候跟谁讲过理后啊,学校就停课,工人停工写大字报儿学生大串联,然后上山下乡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意苦思甜,你们知道吗,就是有鞋不穿光脚体验。

还有的参军了,整个这一带代人的学业呀,就此全部荒废了,然后知青回城就业,开始结婚要生孩子了,俺赶上计划生育来死费还不报分配?

我家没有钱,是我没上大学的真正原因,但我不怪我爸妈,因为他们真没有啊,你让他上哪整天砸锅卖铁,我前前些年大炼钢走砸完了吗?

后来呀,这代人就退休了,发现他们退休以后,所有的工资都涨起来了,而他们的退休金并没有太大的变化。

这一代人经历了太多磨难太多,所以呀,就无论他们怎么作我都理解,并且从心眼儿里边儿感觉他们真的。

特别可爱,你不觉得大妈们跳广场舞都带有当年中子舞的气势,磅礴和认真执着吗?

我们的出生没有赶上建国初期,我们的成长没有赶上困困难时期我们的小学没有赶上,非常时期我们的中学没有赶上穆乱时期,我们的大学没有赶上白劲儿,推荐我们的工作没有赶上上山下乡,我们的恋爱没有赶上,提倡晚婚,我们什么孩子都可以二台了,没有见识过抗美援朝三反无法的,我们永远体会不到大妈们大爷们那一代人心中的那团火烧的有多疯狂。

哎呀,体会不到就多理解呗。

不同的经历造就了不一样的思维模式和处事原则。

既然爸爸妈妈们遭受过那么多,我们都想象不到的,那么接下来他们有限的人生之路,就让我们这些被浇灌大的孩子,我们再浇灌一下他们呗,我们宠爱他们。

我一直在想,哈。有一天我能帮我爸爸妈妈办一个同学会,让他们系着红领巾,跳着钟子舞,把小红本儿挤在胸前,再唱一首,让我们。

荡起双桨,他们的幸福指数就在那里啊,我们就让他们继续幸福好了,这辈子也没想过啥府,咱们呐就宽容点儿,别对他们指指点点,别对他们要求太多。

你说呢,一条大听官僚少?

你好几天高山好,我睡来了。

应解谈。

转载请注明原文地址: https://gezhong.vip/read-1478.html
00

最新回复(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