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ol.5 他带我住进了一个大皇宫!

读喜马拉雅作者:gezhong日期:2023-1-28点击:332


vol.5 他带我住进了一个大皇宫!

三天后的中午时分,眼前出现了一片绿洲,看久了单调的漫漫黄沙,突然能见到大片的绿色,真是让人振奋。

秋末若吉波,告诉我,这就是文舒尔。

嗯,文殊儿。

他第一次见我时提过反复念这个好像有印象的地名,肯定有个相对应的汉民,可是实在记不起来了,正绞尽脑汁时,已经到了城门下。

突然被西域风格的音乐包围,欢快的曲调煞是悦耳。

一支盛大的迎宾队伍在朝我们欢呼而来,沿路到城门搭起了好几座帐篷,里面没有人,反而是些薄相。

从雕刻工艺上来说,应该是上品。 原来坐在草地上和地毯上的人都一一起立,端着一盘一盘的鲜花,恭恭敬敬地送到母子面前。

母子俩双手合十回礼。

结果鲜花送到佛像前,将花洒到佛像身上。

我看着这个奇怪的仪式,注意到仪仗队为首的那个男人四十来岁,身材健壮,鬼舞,前额短发中分,但额后却是长发编成辫子盘在头底,用锈金线锦帕包住戴楼金双凤纹饰头冠,身着红色灵纹坠金珠袍,上逢圆形灯泡式下灯,呃?

呃,等一下,我又犯职业病,竟把眼前的活人当文物研究了。

虽然听不懂,也能判断出这是王室成员出来迎接那个浑身上下都是珍贵文物的,就是国王本身,虽然美女及波也受到毕恭毕敬的对待。

可是这么高规格的迎接仪式,针对的主角儿很明显是秋末若即播。 我知道秋末若吉波绝不是个普通的僧人。

不过再怎么聪慧。

他也只有十三岁,还不是能出大成就的年龄,他肯定在僧人之外,还有别的身份,譬如说高贵的血统什么的。

我心一动,他开不是王室成员吧,难道他是个王子。

呵呵,佛祖释迦牟尼得到钱也是个王子呢。 我们梅州寺庙。

而是住在王宫一个华丽的宫殿里,不过说华丽也绝不能跟中原王朝相比。

西域因为干旱房屋以简单的木骨泥墙为主,屋顶是平顶用土墙器的房子已经属于高档建筑了。

通常只有官署,寺庙,宫殿才能享受土墙的待遇。 我们现在就住在这样一所五开间儿的豪华大宅里。

那个不知道啥国的国王又配了十来个人服侍。

这次我有了个单人间吉波,看服侍自己的人太多,还给我派了个侍女来。

我下达的第一个指令就是我要洗澡。

小说里常出现的温泉啊,花瓣儿啊,超大浴桶啊,在这里统统都没有。

其实条件简陋,一叶子擦在身上的味道也没有肥皂好。

不过我先听乐观能在黄沙近十来天后洗个澡,已经心满意足了。 晚上教学时间,我迫不及待地问他的身份,结果邱默若吉波挂着雷打不动的淡定表情说。

烟儿舌?

生意都不是真实存在,喝狂名与味,他居然跟我调佛教的唯心论打了也等于没打。我狠狠的瞪了他一眼。

是,是,是四大结空,一切结空庄生梦蝶,不知庄生是蝶还是蝶,是庄生。

没想到我冲口而出的庄生梦蝶竟引起他极大的兴趣减持。要我讲这个典故,我只好告诉他,在中原呢。春秋的时候,有个哲人叫庄周。

他有一次呢,做梦,梦见自己变成了一只蝴蝶,完全是一只欣然生动的蝴蝶。哦,十分快活,惬意哦。

全然不知道自己是庄周了,一会儿醒来才惊讶自己原来是庄周,人生如梦,所以呢,他弄不清楚到底是庄周,梦见自己变成了蝴蝶。

还是蝴蝶,梦见自己变成了庄周。 他静静沉思一会儿,然后说,天竺有一说。

时间万物皆是布尔姆的梦,便世界消失,一切皆空。

我叹息,这样的说法真的太悲观了,不想进行这种违心的话题,问道,不让是范天吗?

不知道我们这个发音很熟悉。 我想起印度教中与师婆匹师奴,并称为印度教三大神的创造神。

我去过印度,对印度教做过一些研究,所以还是有所了解。

樊田,他用铅笔在我的素描本儿上写下樊天两字。

歪头想了一下,您说过饭的意思,范天的叫法真的是绝妙爱情。我听说中原佛法并不兴盛,你却如此有慧根中原,佛法弘扬,指日可待呢。

我我我我,我又开始结巴了。我一不留神瓢,窃了别人的翻译成果,哎?

只好默默祷告。九楼魔时,玄奘敬意。还有我不知道的佛教翻译家们,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晚上睡觉时,我突然想到,我这样划破时空界限来到他面前。我是真实存在的吗?

我难道不是空的吗?

我是否也在梦中而不觉呢?

第一次,我为我的穿越感到悲哀,我们在这个文殊儿住了下来。

我问。秋末若即波,啥时候出发去秋辞,毕竟跟这个小国家比,邱慈对我的吸引力要大得多了。

可是他说他被邀请在王家大寺生坛讲座,要弘扬大法齐齐。四十九日,他还给我弄了个嘉宾戏。 所以现在我就跟吉波坐在一起,好奇地四下打量。 我们所在的是王家大寺中最宏伟的大殿。

正中是佛祖释迦牟尼作像,你所今生连坐机高约。

差不多两米放在佛开内,四周有窄窄的通道,可供礼佛的信徒来回绕圈儿。

整个大殿,木柱,泥墙只有门口可以透光,所以打白天也要四处点油灯。 典型的小城,佛教寺庙跟日后在中原地区流行的大乘佛教寺庙有很大的不同。

于大早,邱木若吉波就领着众僧打坐念经上百号的僧人把这不算太大的大殿记得是满满登登。

前面贵宾席上左侧是昨天迎接的国王和十几个大臣。

右边就是我和吉波做的,这边是一群女人,看衣着服饰,应该是王后和贵妇秋波若吉波坐在佛像前的高台上,穿着秀金线的袈裟,神情肃然,法相庄严,念经时连国王王后那群人也念。只有我很尴尬的拼命低头。

好让别人不要注意到我心里把我所知道的佛经。什么欧妈比被背哄啊,南我米陀佛啊。上上下下念了个五百遍时。

终于全体念经结束。

然后,秋末若季波开始讲法了,记得在埃及时参观莫赫莫德,阿里清真寺碰上阿哄讲起可兰经下面围了里里外外数百号人。

我裹着头巾,长衣长裤,席地坐在人群中,跟着他们一起礼拜。我不是伊斯兰教徒,只是好奇他们怎么做礼拜。

阿轰对着话筒讲,时不时地做出强有力的手势,可我根本听不懂阿拉伯语,没一会儿就觉得无趣了,但是看周围人虔诚的表情,嘿呀呀。人群没有发出一点儿声音。

我要是起身离去,可能会伤到他们的宗教感情,所以我一直坐了一个多小时,等阿哄讲完了才搓搓发麻的腿起来。

然后告诉自己啊,以后再也不要听啥礼拜了。 而眼下就是这种情况,只不过秋末若即播比,阿亨看起来养眼多了,声音也很温和好听。

可是我最大的问题是,我听不懂啊。

听这种高深的佛法,跟当年听阿拉伯语没啥两样。

周围上百号的僧人,国王王后听的是如痴如醉,我怎么能安然退席呢?

我也不敢画素描,怕动作太怪招人注意。

所以等我的专业研究专业命名重复进行了五遍的时候,感觉瞌睡虫再频频向我袭击。

哦,嗨哎,早上四点钟就起来的,结果早课都是五点进行。 我真佩服和尚们的毅力,实在是困了,又不能在大庭广众之下睡着。

只好偷偷的在垫子上扭啊扭啊。

哦,做小小的不引人注目的运动。

突然感到一道目光锁住我,是他。我大拉着嘴,朝他吐吐舌头,揉揉发麻的腿。

他嘴角向上扯了扯,有点憋着笑,再讲了几句就停了下来,看着所有人起立朝秋末若即波,双手何时敬礼。

我也赶紧起身,照样一葫芦画瓢。 国王总结陈词。

然后一击掌,一排工人涌入手上捧着小几案和吃的东西,排排放到贵宾席上。每个人面前。

贵宾席后的普通席没有单独的几案,而是直接一人一份发到手上。 我看着己爱上的东西傻眼了,水果当然是新疆特色,有葡萄和甜瓜囊也是必不可少的。

可是这是啥?

泛着油光,冒着香气,这,这不是烤肉吗?

从外形上看,烤羊肉的可能性更大一些。

新疆的烤羊肉当然有名,我也因为近十天没吃过荤,只咽口水。 可是这里除了我国王,王后等一干世俗人之外,所有的僧人也分到肉食,整个大殿顿时飘满肉香,在国王的带领下,大家开动。

嚼肉声不绝于耳,我听着仍坐在上位的丘莫若吉波,看见他也在啃肉,动作虽然优雅,但对我的视觉冲击实在是太大了。

突然想到,这个寺庙格局既然是小乘佛教的模式,那么他们应该是信奉小乘佛教的。

而我记得小城乡人好像是可以吃肉的,不过记不清了。 嗯,等晚上再跟他确认一下,咬了口肉,味道不是太好。

只撒了盐没有,辣椒没有,自然不如我们学校门口的小摊儿好吃,吃好喝好后,我尿顿,想想还要这样过四十八天。

我就好。郁闷回来时,看到秋梦若吉波正站在门口,正午的阳光洒在他的身上,金灰熠熠。他眯眼对我微笑,爱情,知道你听不懂,这样做着太难受。我已跟亡寝室过,你可以不用参加。

哇塞,太好了。我一蹦三尺高,差点扑上去给他个抱抱。

不过想想他的和尚身份就算了,到了谢抬腿就跑,听到他在身后喊你挥舞练习作日的邱慈文弯上烤不出。

便要搭手心。

晚上他按时到我的房间里,我下午回去补了个觉,又凭回忆将我看到的佛寺殿堂和奖金的场景画好。

这会儿正神采奕奕等他来。

我的土火螺纹考试顺利及格轮,我交时赶紧问他已经闷了一下午的问题,哎,为何你们吃肉呀?

他很压抑,我们西风海尼亚娜当然可以吃肉,不过只吃三净肉。

三净肉应该就是小乘佛教僧人允许吃的肉。

我问道,那怎样才可叫三净肉呢?

第一言不见杀,即韦奇眼看见。

出生临死的凄惨景象,第二耳捕纹纱极为听见他惨叫的声音。

第三,不危急所杀鸡,不是为了自己想吃才杀的。

譬如,如果到诗集,正好看到谈犯在杀鸡杀鱼或者翻买指人告知,这是先宰些肉,便不符合了,犹如当人家中做客。

他们特地杀鸡宰牙来款待此即让终生为资吉而杀。

这边不是三斤肉,总之不见不闻,不为我所杀。

要同时符合三个条件,才可称为三精肉。

佛教传到中原后,戒律更严格,大乘佛教严谨杀生,连肉也戒了。所以在我们的印象中。

僧人都是不可吃肉的,突然记起来,玄奘在大唐西域记里就曾讲到过吃肉这个问题,他西行到西域时,就很不习惯西域僧人吃肉。

可是为什么我们在路上都没肉吃呢?

我一直没意识到他们可以吃肉,就是因为跟着他们在路上这么多天都没吃过肉啊,因为遇到你之前肉干已经吃完了。

啊啊。我点点头,现在终于搞明白了,想起如果让中原僧人看见,他们可以吃肉。

不知是羡慕还是厌恶。

呃,那啥,你刚刚说你们是海尼亚呢。这个海尼亚呢,好像听着很耳熟又是什么意思呢?

他想了想,起起咕咕的说了一大串儿。

我现在已经能听懂一点涂火罗语,所以知道他讲的并不是吐火罗宇,那肯定就是范文咯,这可是中世纪中亚一带的普通话啊。 哦,对了,他今天奖金。

也都是用范文讲的,因为我一个字也听不懂。

如果是涂火螺鱼,我好歹能听懂几个字。 我听到他有另一个发音,马海燕呢。我去印度时带着一本英文版的狼雷婆案。

全世界最权威流行最广的自助旅游指南系列。

这两个词在景点介绍里就经常出现跟佛教有关。他又说,他媳妇海尼安娜吃三净肉啊啊。我突然想到了大成佛教和小成佛教,对不对,马海洋呢是大城,海尼亚呢,是小城?

见他不解,我在素描本上写下大乘小乘成指运载工具。

这里比喻佛法,嫉妒众生,像舟车能载人。由此打底一样。

海尼亚娜强调妒忌,追求个人解脱,所以汉一名为小城。

马海亚娜强调度他人普度众生,所以汉一鸣为大成。我好得意呀,连范文我都能蒙啦。

突然撞着他闪亮亮的大眼睛,看到他会心的笑晕在眼底,我一下子打了个冷战,哀情,我就说过,你有慧根我我我,我又翻译别人的翻译成就了这个好像是鸠摩罗什反的吧。

啊,对不起,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Hello,我是波波,我喜欢这部小说的另外一个原因呢。

就是作为一个佛教徒,我可以在这里跟着剧情。

很通俗易懂地了解到很多佛教知识,人类需要信仰,信仰,让人更加从容和喜乐。

有夕阳的人不一定都幸福,但是没有信仰,一定不幸福。

白岩松曾经在一次采访中说,社会道德风气的退步根源在于第一,我们没有信仰。

第二,却具备强大的欲望,没有信仰就没有底线,底线之所以能够被不断的突破。

就是因为人无所畏惧。

在墨西哥有这样一个故事,一群人一起赶路,突然有一个墨西哥人停了下来,旁边人问他为什么停下来,他说,我走得太快了,把灵魂扔在后面了。

所以我要等一等。 我想,这个故事中的一群人就是我们现在很多人的身体在这个快节奏的社会中穿梭。

但他的灵魂是否也被扔在后面了呢,世上所有的信仰其实都是共通的。

耶稣也说,你里头的光若黑暗了,那黑暗是何等大呢?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