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山东的小村庄里,我的母亲度过了一生

读喜马拉雅作者:gezhong日期:2023-2-4点击:385
故事FM ❜ 第 359 期 这周日是母亲节,今天我们要播出一个怀念母亲的故事。 韩国圣今年 45 岁,是山东大学的一位老师,他出生在山东济宁附近的一个农村。 他说,他的妈妈是一位特别普通的农村妇女,印象里与妈妈的相处也都是很日常的场景:家里有七个孩子,妈妈几乎每天都在不停地劳动,夏天在闷热的厨房里蒸包子,冬天在冰冷的水里刷地瓜。 虽然生活条件很艰苦,但是妈妈还是竭尽所能,给了孩子无限的爱。 /Staff/ 讲述者 | 韩国圣 主播 | @寇爱哲 制作人 | 刘逗 声音设计 | 孙泽雨 文字 | 刘逗 运营 | 翌辰 /BGM List/ 01.Story FM Main Theme (Under The Sewer) - 彭寒(片头曲) 02.福气 -彭寒(我的家) 03. 双喜- 彭寒(童年) 04.华芳 - 彭寒(吃面) 05.Gracias a la Vida - Mercedes Sosa(片尾曲)

在山东的小村庄里,我的母亲度过了一生

你好,欢迎收听故事fm,我是爱哲一个收集故事的人。

在这里,我们用你的声音讲述你的故事。

每周一,三五咱们不见不散。

这周日是母亲节,那今天我们要播出的就是一个怀念母亲的故事讲述者。韩国盛今年45岁,是山东大学的一位老师。

韩国盛出生在山东济宁附近的一个小村庄里。

他说他的妈妈是一位特别普通的农村妇女,印象中和妈妈的相处也都是很日常的场景。

韩国生的家里有七个孩子。

妈妈几乎每天都在不停的劳动,夏天在闷热的厨房里蒸包子,冬天在冰冷的水里刷地瓜。

虽然生活条件很艰苦啊,但是妈妈还是竭尽所能给孩子无限的爱。

我的母亲是2003年四月八号去世的,但是我一直认为他并没有远去,他只是好像去了一个地方,就好像小时候去我姥姥家一样。

我妈妈嘛,她是一个,在我的印象中是一个大高个子。

胖胖的他的性格很直,很直的,因为这个我的母亲嘛,他年龄生我的时候都四十多了吧,我父亲也是那个岁数啊。也就是说,应该说中年得子吧。

我家是那个鲁西南的一个农村,我们那个农村呢村很少普通的农业村呢。所以呢,我们那是重男轻女嘛。

就有中中文呢,传的就是说不孝有三,无后为大,就是说意思是一定要得生个儿子。

所以呢,这时候也可能是我父亲坚持啊,生了六个姑娘,终于生个儿子了。

我是七五年的杨丽,应该是十月十七出生的。

就那个时候,我听我母亲讲,我是早上八点钟出生的,我爹就感觉在农生产队里面丢下窗头就往家里跑。

我大爷家生了四个男孩儿,我二大爷家生了两个男孩儿,所以呢,就是那时候我母亲我都感觉还是不怎么受代电在这起码在婆婆家,我妈妈,她是从西厢里嫁过来的。

细香价离我家,现在应该有个十五里路吧。

我妈很少就回娘家,很少很少,因为家里就很女孩子多嘛,所以呢,他就觉得还是就觉得太好。我印象的毁娘家都是把孩子就那个一个个的坐在那个平板车里,都把腿身上横着坐一圈儿,再拿个被子盖上。 一到那个进村,他说,哎。

什么是老孩儿来了,老韩老韩,老韩就是我们那的土话,就是说,嗯,你怎么来啦?他带的孩子就是他就低着个头拉着一查的孩子,家里比较贫穷嘛。所以呢,就是回到姥姥家。

也好像就说在姥姥那儿也不受重视。

那时候在我的印象中是我这个人是一个非常非常调皮的,经常把家里的东西拿出来换人家的小鸟啊,换鸽子啊,换乌龟呀。

那时候农村孩子就像鸡呀,就像鸭,就像羊。

一样自自然的那个成长,但是我觉得妈妈给我了很多爱,我自己有时候很调皮嘛,偷到家里钱最喜欢买一些,比如泥鳅啊,买个小鱼呀,买个小乌龟呀,买个鸽子啊,那时候家的钱就很珍贵哦,那时候我经常气我,我记得拿了个小乌龟在里面说,哎哟,花了那么多钱,我母亲这样子当吓唬我就说。

那个东西如果咬到手可不得了啊。咬到手之后,非要等到第二这道停月亮升起来之后才可以松开嘴呀。所以呢,那你可不能拿那个。我经常记得,我母亲就一手这边牵着我的手,一手拿着人家的个子,拿着鱼呀就到另一个村子去给,那样就是一直把东西还给人家,把钱给我们外面就人家都已经吃饭,甚至都已经休息了。我母亲领着我。

月亮就悬在天空,旁边的庄稼地盛起了一层薄薄的水雾,显得那个露水把那个叶子棉花的叶子弄得闪闪亮亮的。

我记得我的母亲,就是说他给我了很多,其实那时候农村呢,就是说生活很简单,但是呢却给了很多的很多的这种快乐。

我母亲经常给我们就是家庭条件很不好嘛。那时候下雨的时候,那我们那下雨,就是说给我们做那种胡萝卜馅的丸子啊,拉萝卜馅的丸子啊,除了滴锅,第一碗要拿到我们那个院子里要敬神敬什么爷爷天爷爷?

老爷爷,老奶奶然后回来再办那丸子,再倒回去。那么我们才可以吃。

那时候我在我的印象中,我妈妈经常一直在劳动,就是说从早上起来,那时候起来天很冷啊,就拿个吹手就开始从那个虾笛印子里把地瓜掏上来。然后呢,用那个放在凉水里边,用那个刷子刷先刷,然后用刀子把皮儿削掉。冬天呢,天很冷,那时候孩子都不出来。

都躲在那个被窝里。

我最美好的回忆就是我母亲那时候去赶集,然后每次回来就带两个肩包,那扁扁的三角形的包子。

两个肩包,然后我就我一半,我小的姐姐一半说是有肉,其实肉很少,很少,都是些肥肉啊,都是些油炸子,那大部分是粉条。

但是呢,它味道可能调得很好,有时候还是那时候收麦子,之后就是母亲就给我们把自己的面,然后呢油啊盐炸了些那个油条啊,香油果子用竹竿儿串起来,挂在房子那个顶上,刮好几串儿都晾的干干的。

所以那时候就感觉他最美好的美食了。

以前学习,几乎这我的小学全部是玩儿的,一直是玩儿。

后来呢就知道学习就是我家产生了一个变故,在农村里边是靠拳头说话的。

如果你家里没有男孩儿,就别人会很多人会欺负你,我家就面对了。这个情况就是说我们一家买的宅基地,实际上是买的另一家另一家搬迁到外地了。

旁边有一家是我大姨,她在我们村儿里当村长,然后呢买之前呢。我爹说要不要给他一块儿买合伙买。然后他就说,我们不买。

但那个地坡就是一个坡儿,所以那时候我我爹,我姐姐,我妈妈那时候就是到了白天干活在队里干活,到了晚上,自己再到那个家里的池塘里面挖那些丝的土,扒上来把它给垫起来,垫的高高的。

所以那时候电好了之后,他们就非得要非得要,要也也不给你钱,必须给我们家一半儿不给,那就打。就他们家的孩子很多嘛。

就打了一架。我记得当时我说我上小学五年级,四年级,他们家好多男孩子就到我家去。

那我记得我就打我姐姐,把我姐姐都打坏了,然后呢,我爹就拿着刀子就在门口,他说你们再来,我就一刀捅死你们。

那时候讲这个事儿时候,还是那个傍晚霸王,我还可能是出去玩儿了,玩儿的,回来的很晚,加的面条都凉了,放在院子里凉着。夏天我妈妈有时候做饭,她说你孩子,你看看你姐姐以后结婚了。

哎呀,你这个村庄就只剩下你一个人了。 所以你就说,如果你要考不走你,如果你也离不开这个村庄。

他们不欺负你一辈子吗?

那时候就第一次的人生启蒙教育我,那我就边流泪边把脸埋在那个汤面碗里边呼噜呼噜的喝面条,那种感觉的累就感觉旅游的满满脸都是。那时候就学习嘛,就慢慢的就有点意思了。

就考到我们那个一个镇上中学去正常中学就要住校嘛。

我在我的印象中,我每次回来,我们那时候没有自行车啊,都全靠走着。

那我们走着呢,就背着那个那个小蓝包袱,我母亲每次就知道我回来。

就在我那个我村的外面,有个桥就在那坐着等,他就感到一个人影。不管多么晚,他都会坐在那个桥上等着我,所以就是回来还是那把包袱给我接过来。

领回家里说,哎,我都给你东西都给你做好了,家里头一锅做好了那个菠菜鸡蛋汤,那鸡蛋加点那个念户,这是你吃的。

然后呢,把那咬了几碗,凉在那儿,然后看他就看着我一碗一碗的喝下去,然后走的时候,就是我们第二天走。

一个酱豆,那酱豆头就加好多油吧。草啊,那就是装了一个罐,一个那个罐头瓶,这也就吃一个星期。

我后来呢,从中学我就考到我们那个县的一个中学,那时候那就感觉很远了。那时候我每次我爹都骑送我,有时候自己骑自行车骑,我母亲就一直在跟着后面啊。我爹说,你赶回去回去吧,回去吧,那我们就一直跟着啊。他在前面走过,母亲就在他后面,隔得一定距离。 哎呀,就是一次送到我。

送出去九二年,叫九五年,叫上高中,在我们县子中学,后来呢就考上大学,有时候呢,我会给家打电话。

打电话的时候,我母亲就我给他说过,就是说周末打电话我听我爹说,你母亲听说你周末打电话,每当周末就做到我们那个想迈步。人家前面有个石板,每到星期六,星期天坐在那儿,有时候呢,就是我母亲知道我喜欢喝那个护字。

我们什么叫护子呢?是那种甜甜的瓜,很长,细长细长的。

就好像现在的南瓜一样,它是个长的南瓜啊,知道我喜欢那样,他们就在我家那个大门顶上。

大门旁边种的全是那种呱那么甜甜的呱,借了好多都把最好的各的最大的给我留钱回来呢,就喝那种瓜做汤喝做,加上小米又甜又面,所以我就那时候感觉到是最最美好的回忆。

我不知道我就会我能回馈给母亲什么东西?

所以我那时候就说,好像我在大学里边大学放假,那时候我就跟我母亲在一块聊天,我给她剥瓜子儿。

她放到手心里,她播一个吃一个博士,她说,哦,感觉到我们我们家母亲妈妈很高兴,很可信的感觉韩寒的傻傻的,呃,她的可高兴来说给她,可瓜子儿后来一大一点了就会没有母亲血压高。

我就跟他买些药买些药。他见了人就说,哎呀,这是我家孩子买的,见了人就说这家伙,我家孩子懂得给我买药了,懂得给我买药了什么的。

然后就工作九九年就开始工作,原先到宁夏大学找了工作给的我一个老师去呢当老师。

后来呢,母亲虽然很舍不得,就是感觉要孩子养大了,她回不来,但是有没有办法感觉得很很难受啊。

那后来呢,我找到找到我们这个学校,他就感到特别高兴嘛。然后就急着说,应该谁结婚了。

咱们村儿里面给你粘的差不多的,有谁结婚了,给你黏的差不多的,有谁生小孩啦。

哎呀,看他们的孩子长得真胖,母亲就是说,哎呀,但是她又不好,但是我知道,后来说还是说希望我结婚,但是呢,他又不敢催我,或者是不愿意催我,所以那时候就是2003年的时候,那时候那一年就驾着车,我就赌气回来了,很早一年出事。

你看兔子回来的时候,我认识我爱人了,那本来想回家吗?

他我爱人,当时在在三大管管理学院读研究生,我回家的时候,因为那时候正好农村的时候下那个连阴雨连阴雨就是一直在下雨,一直在下雨。三四月份儿,然后然后呢我,我母亲听说哎,一听,说我找对象了,就感觉特别高兴。见了人都说,哎呀,我们还过生日媳妇儿了,找对象了,找对象了,马上就要回来。

后来说我们想回家的时候,他说,哎哟,下雨了,别回来了,加了咱们就又乱,等你假期再来吧。 假期。但是后来的时候,他就四月八号就。

就去世了,冠心病发作了吗,当时家里嘛,也可能因为偏远的农村嘛,也没有得到极好的医疗,所以那时候当非常严重的时候才送到我们那个县医院。我我母亲那时候就躺在床上,看着远方窗的外面远方的山上,他看着我,感觉好的小人儿啊,他是看上面。

就好像那感觉好的好来了好多小人啊,来了好多小人啊,是不是自自己的孩子回来了?

那时候他说,哎呀,我想孩子就想看看我,那我就敢连夜坐火车回去。

那我那时候我爱人,那时候还不叫啊,没结婚呢,是女朋友呢,就跟我回去了。然后他到了村里,到了一进家门一口,那时候已经贴出来白色的花,白色的,临床摆设的外膜,院子里挤得满满蹬蹬的都是人。

他们看到我回来的时候,我让开一个一个小道进去。

就感觉那个在在家的就是堂屋那个临床上就母亲躺在那儿,躺在那儿之后,然后呢我就我就过去摸摸妈妈的手,就慢慢的时候感觉他的形状还是呢,形状还是那个手,但是呢,就是没有温度,就是说打开打开那个,你看看李岩。

感觉苍白苍白,脸上就感觉很灰灰的,闭上眼就属于那时候我就感觉到啊,真是他一直是在心底,就是说我们有些最深痛的,最悲伤的情情绪,感情是一直是在心底的。

什么时候去会想的,就是说每年清明节清明节,然后呢,过年的时候上林的时候,哎哟,那时候我看到我爷爷奶奶下面又增加了一个新坟。

就那时候你才知道哎呀?

妈妈就在这个地方,再不回来了,有些回去的,走的就永远走了。

后来呢,我只有一次做梦,见到过母亲梦到什么呢,就感到我当时是在我们村子那个水沟,一个人躺在那儿,就感到那个满天满天的黄沙。

那个太阳在沉慢,慢慢的往下沉,黄白色的太阳往下沉。

然后我就看到我母亲一个人挎着一个小包。

蓝印花布的包袱,穿着他那个大金卦,没头上裹着他那个方巾,蓝黑色的方晶走着。哎,我当时长着就感觉哎,一直想招呼妈妈就说你那。嗯,我叫的妈妈就感觉他只是走,只是向前走,只向前走。 你现在正在收听的是清理整次数的声音。节目故事fm,我是主播艾哲。

本期节目又流动之作,声音设计孙泽宇?

感谢你的收听,咱们下期再见。

我的母亲给我的无尽很多的呵护,很多的爱,很多的温暖,但是呢,我却是很没有给母亲任何任何东西。

所以呢我就想通过我们这个平台,让大家在母亲有生之年,让他在的时候回去给他说说话,聊聊天。 我觉得这也可能是给我们母亲最温柔的,最温暖的一部分。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