爸爸陪我玩魂斗罗,儿子陪我玩塞尔达

读喜马拉雅作者:gezhong日期:2023-2-11点击:412


爸爸陪我玩魂斗罗,儿子陪我玩塞尔达

你好,欢迎收听故事fm,我是艾哲一个收集故事的人。

在这里,我会用声音纪录片的形式带你跨过田梗,穿过胡同,收集那些动人的真实故事。

如果你想第一时间收听,可以在微信里搜索故事。fm订阅关注我是八八年上了一年级啊,其实是八十年代末,九十年代初,那会儿娱乐项目就只有动画世界和那个七色光。

啊,5.4十五的动画世界,然后七点半的奇色,光看那个孔子就可才号游戏这种东西,其实我根本想想不到它是什么样的东西,只能每天听人说。

哈哈哈哈,谢谢。

对于八零后来说任天堂的红白记忆可能是我们绕不开的记忆。

我上小学的时候,家里还买不起游戏机,我记得经常去同学家里蹭,当时最喜欢玩儿的游戏就是魂斗罗小学背过的唐诗,我基本都忘光了。

但是上上下下左右左右BAA这套秘籍,我到现在都忘不了。 小学23年级的时候,EZ在同学家第一次接触到了红白机。

一下子就迷上了,回到家就向父母提出选要一台。

但是那时候一台任天堂要两三百块钱一贼的母亲告他,他们家的存款总共也就一百块钱,父母两个人的月收入加在一块儿,也只有几十块钱。

然后就是后来有一天周末,然后去我奶奶牛奶奶那会儿住那个干家口儿增官路,北京啊,海淀区。

然后那天呢,没先去,我奶奶那儿直接就坐公汽车,在官家口下车,我爸就带我去干那会儿商场了。

就是一个百货商店。其实每个百货商店都有那种卖游戏机的柜台,就那个玻璃柜里边儿啊,就是柜台里边摆都是黄色的卡。

怎么说呢,就是我们这种年龄段的,这这些小孩儿啊,特别能吸引我们,但凡有人跟那儿买卡。

可能都想办法停下来去看一看,然后去凑一凑,然后看他买的是什么。他玩的时候试玩的时候诶,看一看多看一眼这个游戏画面,反正特别羡慕那样的小孩。

然后到那个柜台,我不知道我爸我带我去干嘛,但我也不敢多问,就是那种小孩心里我问多了一生气不买了。

到那以后呢,然后看见游戏机,然后爸,然后就是说那个,你看这个游戏机,然后跟我说,然后让服务员拿了一个游戏机。

尼昂特清楚是马卡龙蓝色的,就是现在比较流行马卡龙蓝色的这个机身,然后两个深蓝的手柄,你十字剑白啥的。

然后只有一个按钮,然后呢拿出那卡呢插上我看那卡也不一样黑色儿的。我当时反正觉得诶,反正也还可以试游戏机啊。

然后那个我爸说再买了盘卡,一共120块钱一子的父亲沉默寡言,父子俩很少有沟通。

意思这么多年来,从来没敢问过爸爸当年为什么突然带他去买游戏机,很多年之后,EZ才知道爸爸给他买的这台游戏机是1977年产的亚大利,260年装载的都是非常老的游戏,这是当时他们家唯一负担得起的游戏机。

对于这样一台落后的游戏机,因此肯定是不满足的,所以还是会时不时的偷跑到同学家去玩游戏。 我爸从来没管过这事儿,哎,从来没提过这些事儿啊。

就是你不许去这家了,你不许再玩游戏了,你不许那什么,就是你注意你学习从来没就是一个字儿都没提过这些啊。就有一年我印象特清五年级了,应该是好像次的,那会儿就是单位,他们出差嘛,然后去海南一个多礼拜吧,反正回来。

然后就是拿回堆那个水果来回来以后,然后那个我就在客厅那屋啊,就一直翻看那个水果完了,我爸就在内屋说这个样儿给你的。

然后赶紧跑。我这看我当时就傻了,就是我。

我心里其实说了一句就是卧槽,就是真的是这种机动的那种卧槽阵精了,当时打开是什么是U一斤带把枪带两盘儿环卡两个手柄。

我一看这,这是玩儿黄卡的这FC啊,这任天堂啊。这是然后我说了一句,但是我当时给我的东西,我得有所表示啊。我得。

我不能啊,行不行啊,那不行啊,这是我很激动啊,那些然后我就想半天。我说了一句,哎,我不是在做梦吧。我就现。现在想想,我为什么要说这句啊。

但是确实是当时内心就是盯着一声啊,就是当当一下心里,我就是就不知道说什么,有点有点激动。 从此,伊贼终于拥有了属于自己的任天堂。

但是他的父亲这次仍然没有对易贼过多的解释,他会在儿子幸福的玩游戏的时候。

沉默地陪在一边儿,我呢,一般都是做一个板凳儿,在这个沙发和电视之间玩儿这游戏。我爸呢,基本上就做沙发上找。他在家时候现在想起来就在我们家那个地啊,就是是一个水泥地,我们家大衣柜那个组合柜,然后有一个十八村的,一个牡丹牌的,一个电视球屏的插上那个,那会儿游戏机都不是插这种接口都直接插天线那种接口插上以后,然后我爸坐那沙发,然后一瓶啤酒搁在桌上,点着烟啊,那会儿我爸跟家里的抽烟啊,不在乎有孩子啊。

然后我就坐一板凳,一直跟那玩。

玩玩玩,然后我可能回头看一眼呢。然后我会发现他一直看着屏幕一直盯着这块啊,没有语言交流,然后玩儿打破这种沉静的基本都是我妈赶紧吃饭吧啊,吃饭了啊,做完了啊,做完了吃饭了啊,洗手吃饭,别玩了啊,一天到晚就知道玩儿,然后之类诶收场了。这件事儿我印象里啊,就是有时候他也会对我的游戏,那个发表意见就是邦大六。

三国志二那种策略游戏,其实说实话,他比较喜欢那种就是比较直观的一些的游戏动作类答之类的,这些你像就是婚德罗啊之类,这种比较直观的朝尼玛丽啊之类的,这种他会比较感兴趣去看后边儿到底是什么样儿,我能感觉到包括那个有时候玩俄罗斯方块,他也说你这个不应该放在这儿啊,就是高手指点了,这些东西就是在那一瞬间,可能是个朋友的感觉,你知道吗,他分享这些东西,就是你看我玩儿的这些啊,或者怎么样之类的。

有这么一种感受,现在想起来,想起来这些,其实还是啊我,我跟他有这些经历,而这些经历呢,还是很生动的,经历很立体的这个人出现到。

而不简简单单的一张照片,它长什么样,更多的是跟我的一些,就是我们俩相处过了一些环境啊之类的。这些就是因为那会儿上初中的时候,我就是不在家住了。我去那个我姥姥那上学的时候,从海淀区转学转到宣武区了。

然后呢,我每天从海淀区去那个宣武区上学太远了,那初中汽车太累了,然后住我姥姥家伊利外才回来一次梅利亚回来呢,走的时候我爸都是,其实还是我能看出来假装人无所谓,然后也不看我,然后那个就是看着电视,但我觉得那耳朵一直听着我这块儿说话,然后等着。

然后偷偷的给我点零花钱呀之类,什么之类,然后这些,然后我其实有时候心里也挺难受的,就是我,也就是就是那会儿是我妈跟我接触多,我妈老去嘛,盯着我学习什么的,但是但是我跟我爸这块儿就没有这些,因为我们俩交流其实并不多,其实现在看起来就是男性和男性之间可能说的东西会少一些,更多的就是就是身体力行方面的东西,可能会多一些,包括一些等等等等,因为上学的时候嘛,我买了一个那个。

格林布诶,然后后来有一天回家,周末啊,我就走走之前,然后我就觉得我爸特可怜,你知道吗坐在那儿我爸也就是不说话了,然后就是特别那什么感觉,就是反正又要走了又见不着了。那那劲儿。

我说,然后本来呢,我兜里就是包里揣着游戏机啊,是我平时玩儿的,你知道吧,后来想就是,哎,就是啪,我拿出来,我说爸,你要摸上这个吧,就跟就跟那个我爸给我买游戏机似的。我想让他高兴高兴那尽头的没有什么可以拿出来补偿给他的,因为我要走了。

我说你玩这这俄罗斯方块比那个好玩,比以前玩那个,这能换卡,能拔案了你才能玩儿别的好好行,挺高兴的,然后就接过去了。

但其实后来玩没玩,我也不知道。

成年之后,和大多数子女一样,易贼的世界更广阔了,他也有了自己的生活,他和父亲之间本来就挺沉默的,交流变得更少了。

直到三十岁左右的一天,他突然发现,父亲老了。

再有一次,那个带我爸过那个马路男女之路,那个马路,我发现我爸那个就是又不知道就跟小孩似的过不了,连马路似的就是。

很谨慎的那个要踏出一步又迈回来了,然后那种过不去,我说,走啊就赶紧过啊这个。

但这是小时候他带我过马路的时候,因为我爸不是那种,就是就是我说那他走路都不坏了之类的。

但是我觉得那次以后我觉得他老真的老了。

我儿子三岁生日过完的第二天我爸去世前一天一点儿事儿都没有一起过的生日,第二天呢,然后当天晚上就去世了。

最大遗憾,可能还是跟他待的时间太少了,跟他说的话太少了,因为怎么说呢,父子之间还是有些代沟的。

但是后来想起来,这些其实真的应该多陪陪他,其实不叫陪,就跟他在一块呆着,哪怕是我跟家躺一天,他跟家那个坐一天,我们俩没事儿说那么两句话也说不了几句,但是这是在一块儿的时间,这个世界里只有就是我们家里人在一块儿。其实这些我还是真的是比较后悔就是遗憾吧,不能说是后悔。

觉得没有什么可后悔的,就是遗憾去年看那个徐梦环游记,这到最后的时候我真忍不住了,就是那,那就是我不夸张啊。我真是嚎啕大哭,算不上。

但是我是哭,我不是抽泣呀,或者是悲伤,我是哭。

整个电影告诉我,我觉得告诉我一种方式,人家一种活的方式就是他们并没有走,他们还在,只要你在那些点点滴滴的你记住他呢,他们永远都在。

都陪着你,只不过你看不到他怎么说呢,就是给我最大的感受,就是我觉得就是因为我没忘了他,他还在,就是只要我不忘了他,他真的是有可能还会就是还会回来。

一直如今仍然喜欢玩游戏,他一边玩儿他五岁的儿子就坐在一边看这个场景就像昨日重现一样,就像二十年前他坐在电视机前的小板凳上。

他的父亲就坐在背后的沙发上。

因为我玩游戏有一游戏的一沙发嘛,然后还有一个脚凳一般。我一人玩的时候我都姿势比较舒服,他来了呢,基本上就是他坐在沙发上或者是晚上躺床上睡觉的时候坐在我边儿上。晚上涨机的时候,他去看一看,看十分钟,每天这十分钟完了以后去做这些。他呢,坐在那儿看我更我更多的,可能没手就问,你害怕吗?

他说不害怕,这些都是假的,都是假的,都是电视,因为他不会去玩这些,他没法操作这些行星,他就会看着我,这些告诉我,哎,这块儿你就箱子里没拿这个东西,你说要升级一下这个你小心这个门后有人啊。然后他会跟我提这些意见,这些点点滴滴的这些东西,可能未来他们会记得我。

当我去世了以后,他们想起来我跟我爸玩游戏的时候。

他告诉我,这个叫塞尔达,他告诉我这个门这块儿。他问我害怕不害怕就是这样。

你现在正在收听的是亲历者自述的声音。节目故事fm,我是主播艾哲。本期节目由梁珂制作声音设计,杨帆实习生杜婉颂有的朋友反映说在微信上听音频节目不太方便。

其实你可以到网易云音乐,蜻蜓fm和苹果的播客上收听故事。fm,我们会在这几个平台上同步更新。

当然,我们的主要平台还是在微信上,所以如果你要听到今天故事之后,有话想说,欢迎在微信文章下面给我们留言。

如果你喜欢这个故事,把它转发到你的朋友圈儿,就是对故事fm最大的支持。

谢谢你。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