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ol.22 苏幕遮上竟然遇见他?

读喜马拉雅作者:gezhong日期:2023-2-12点击:421


vol.22 苏幕遮上竟然遇见他?

您现在收听到的是不负如来不负清作者,小春演播波波小高老师制作小虫第二十二集,我坐罗石的马车到王城一路的颠簸,本来该有助睡眠,可是我却了无睡意。

我整个人处在极度的亢奋当中,不时的盯着自己的双手,自从这双手碰触过他的脸后,我都舍不得洗手了。

我伸出手,闭着眼睛,在脑中描绘出它的轮廓,用我的手去再次感觉那微温的触感,略有些扎人的胡茬儿销售的双颊。

顺滑的皮肤,不可抑制的笑,又仰上了我的脸。

我就这样一路时不时傻笑着,下午十分到了盐城,住进了罗石早已安排好的定点客栈还是个上方。如果没有他的预定,这会儿客栈也早已人满为患了。 吃了些东西才发现开始犯困。

好久没有熬夜了,只有临考试时才会去通宵教室,结果整个剩下的时间我都在呼呼大睡。

希望我没有打呼噜,如果真的不小心打了的话,希望没有吵到隔壁的人。

苏姆遮又称起寒节,每年农历七月举行,是为了祈祷当年冬天严寒可降,更多的雪,来年便水源充沛。

苏沫遮在唐代传入中原,曾轰动京城。旁人写的关于苏幕遮歌舞的诗词就数量繁多。 李白,杜甫,白居易,李贺等等都有描述到宋时苏木舟。

成了词牌名最有名的苏幕遮词,就是范仲淹的碧云天,黄叶帝。玄奘在秋词时,曾经目睹过苏幕遮的热闹并记录了下来。

丘瓷网请他一起观看歌舞到高潮时,丘瓷王还邀请玄奘脱去袈裟鞋袜,共跳起寒舞。 哎哎,玄奘不也看了歌舞,为何他就不能算了,人家玄奘远来是客?

入乡随俗也无可非议。

我带着早已在苏巴师买好的面具在街上晃荡,所有主干道全部都是人,大家都带着假面认识,不认识的都互相问好,这样融洽的气氛,我的心情变得超好,跟着人群在街边站着。

不一会儿,游行队伍开始来来了,先是一个古队,以大姐舞为首,坐在马车上激烈的敲着。

拉开了索姆遮的序幕,后面跟着一群艺人,手上拿着各种大大小小的鼓,配合舞蹈动作应合着大节骨。

隔一段,后面再来的是一群男女队伍,衣着端庄,双手持丝巾亮端神情庄重,五风古朴。嗯,跟我们的大妈们逢年过节就上街表演的央歌舞有点儿像。

然后又有方阵表演神武。

头戴花冠的妙龄少女,直一根坠,有各种花式的绳子,舞姿飘逸,神情妩媚。

后面再上来的是飘带舞,侯武等等,看得我眼花缭乱,每个方阵都有自己的小型乐队,坐在鲜花装饰的马车上。

碧丽空喉,琵琶角笛等等悦耳清脆。 一九零三年,两个日本人在苏巴石故城发现了一个舍利河,里面装着高僧骨灰。

他们将舍利河偷偷带回了日本,就存放了起来。直到一九五七年,日本人发现舍利和颜色层下。

隐约有绘画的痕迹,它们剥去表面颜色,露出了原来的图像,是精美到让人惊叹的苏幕遮乐舞图。

上面会有各色人物手持西域特色的乐器,带着假面摆出不同的舞蹈造型。 如今这舍离合还在日本,我们自己研究,还得从日本拍了照拿回国来。而眼下早已经消失的东方狂欢节就这样出现在我的眼前,那份儿喜悦。

无法言语,苏幕遮会不分昼夜连演七天。

回去后,如果能把这盛大的古代节日复制出来,对研究音乐,舞蹈,风俗,民情的历史传承性。

可以有更清晰的认识,光是这一些,就能引得多少同仁受来。愤怒的红眼,我都笑晕了,已经中午十分了,跳舞的方阵在沿着街巡演。

路边推出不少小池滩,烤羊肉的味道引得我口水直流,脱下面具跟小摊主要了三串羊肉串。

这个时代的羊肉串超级大,每块儿肉。

都跟鸡蛋一样大小。在新疆旅游时,羊肉串的大小从南疆到北江,从新疆到内地,再到沿海是依次减小的,在南疆也就是喀什和田库车等地,跟一千六百五十年前一样,是鸡蛋大小的羊肉串。

通常是两块钱一串儿。

而我们学校门前的小摊儿是我见过最小的羊肉串儿,一块钱一串儿,但女生都得吃二十串才能有垫底的感觉。

把思绪从现代拉回眼前的古代节日,啃着羊肉,看着街上的人来人往边吃东西,边看帅哥最带劲儿。

不过看似帅哥好像不多啊,因为都戴着面具。

突然我张着正准备咬肉的嘴,忘记咬下去了。

人群中有人向我走来,牵长的身材,穿着秋瓷贵族典型的鹅黄色束腰式短装。

这种装扮看上去很像中世纪时欧洲的骑士服,只要身材好,男人穿上都会英姿飒爽,而那个男人这样的打扮。

看上去尤为服帖。

加上身材高挑,在人群中简直是鹤立鸡群,虽然无法看到他的脸,也能断定这是个极品男人。

这样一个男人在朝我走来,而那身姿怎么如此熟悉。

他戴着一个鬼脸,面具面具下的眼睛,在走进我时,露出诧异和探寻的目光。 我眯起眼仔细打量。

那双眼是我熟悉的浅灰色,我的心突然快的要蹦出胸膛。

他,他,他不是说不来的吗?

爱情,是你吗?是?他的声音却有丝颤抖。

当然是我啊。我举举跨在手腕上的面具,突然想起另一只手,还请着三根大的吓死人的羊肉串。

完了,完了。我满口獠牙啃肉的模样,我张着油乎乎的嘴瞪他的白痴药全落到他眼里了,正在懊恼,我跌进了一个温暖的怀抱。

我的心怦怦直跳,混乱的思绪飞快飘过。

他怎么?

为什么他今天手上还高高举着羊肉串。

我整个人像被点了血一样,任由那个高大的男人将我一把抱住,腾空转了几个圈儿。

爱情,你真的回来啦,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墓穴中听出虽然有些像,但这不是他的声音,他的手臂没有那么明显,紧绷的肌肉,他不会这样开心的大笑,他绝不可能在大庭广众下毫无顾忌地抱着我转圈儿。

我被放回在地上,面前的他对我微轻一手,揭开了面具。

高挺的鼻梁,大而明亮的眼睛,长长浓浓的眉毛,浅灰色的眼珠像急了。他身高和体型也和他那么的相仿,可是脸没有他那么狭长,皮肤也没有它的麦色浅嘴角弯弯,尽是调皮。

我隐隐浮出的失落立刻被另一阵欣喜而淹没。 换我抱他了,只是。

为何他那么高啊,放开他时,看见他一直没和尚笑的嘴对我,奴奴爱情,你嘴上的油钱蹭在我衣服上了,刚刚觉得抱那么一大小伙儿有点儿不好意思的心,立马被这句话呛了回去。

这死小孩儿还是没变,所以你要请我吃饭。

没等我反应过来,手上的肉串已经被他夺下,还给了小贩,然后我就被他拉着走,都没时间嘀咕一声。

浪费粮食呀,你个败家子儿。

我瞪着眼前一盘盘,看上去蛮像那么回事儿的菜肴发呆,有多久没吃过中餐啦,有多久没见过白米饭了。

这个时代米是从汉地运来的,在西鱼吃的米饭,那是多么奢侈的一件事儿。 瞧瞧这里的摆上还弄个包厢坐坐。

我嘴里塞着饭,心里嘀咕,还真是个败家子儿,对面的他却没吃太多。

只顾一直盯着我看嘴角的笑,总也抑制不住,看得我心里直发毛,只好低头猛吃,进来一个汉人女子送菜,他依旧举着那摄人的笑道谢,看的那女子脸色红红,退出去时竟然撞上了门。

哎,我叹气,哎,浮沙蹄婆啊,你知不知道你这样对着人家笑啊,会害死天下所有女子的?

哦,他眉毛一挑,身子前倾,凑近我那爱情里,你的这死小孩儿居然对我说这种话。我看看他阳光帅气的脸。

吞吞口水,别别我老胳膊老腿儿了,还是让我多活几年吧。

他放声大笑起来,他的笑跟罗石不同,他的笑长痒,笑得肆无忌惮。

而罗石的笑,永远都是那么的风轻云淡。艾秋,你是仙女,你不会老。

他突然收住笑,换上认真的口吻对我说。 我张了张嘴,始终说不出声。

哎,是我自己对他说的。

他又目睹过我的突然消失,早知道会回来,就不该在他幼小的心灵里播中这么个烂理由。

现在这个幼小的心灵被我歪曲了十年,还能搬得回来吗?

艾晴,你什么时候回来的我啊。我一呆,脑子快速转动。

昨天我不想让他知道我已经在这里待了快三个月了,那样的话,他就会知道我一直跟罗石在一起。

罗时我要用我自己的方式爱他,保护他。然后他问我住哪儿,我跟他说了客栈的名字,他看看还在往嘴里塞米饭的我。

不耐烦地问,你还要吃多久啊?

我愣,你有事儿吗?

这么急,当然有事。

他一本正经地回,我要去帮你搬行了呀。

去哪儿当然是国师府扶沙蹄婆跟着我去客栈退房。

我收拾东西时,结果被他看到了我的小内内,他竟然拿着我的不知道,一脸好奇地问,这是什么。

害我闹了个大红脸。 然后他不由分说,扛上我潇洒地扔出一串钱给掌柜。

大手一挥,不用找了。

哎,这一败家子儿快到国师府时,我缀缀地拉住了扶莎提婆,哎,你要怎么跟别人说我啊?

我的模样可是十年未变呀。

他停下脚步,眼珠转了几圈儿。 嗯,那就说,你是爱情的侄女,叫小爱情好啦,我晕。不愧是兄弟俩,思维方式还真像。

不过,我不会瞒父亲的,他脸上显出认真的神情。

我从来不瞒父亲,任何事,鸠摩罗言那个学者般儒雅的人,他的话应该能接受我这样怪异的出现吧。 我撑眼盯着面前的一切,还是我原来的房间百胜一点儿都没变,床头墙面上甚至还有当年让扶沙提婆莫写的字帖。

他当时一定要贴在那里,我拗不过,只能让他磨完一张,就提一张自己歪歪扭扭的,以前看着就叹气。

现在居然无比的亲切,房间可是每天都打扫的,就等你回来,有丝气息落进我的耳朵,痒痒的心里流过一阵温暖来,再带你看样东西还没容我感动够,就被他拉着走。

哎,还是跟小时候一样性急。

我被拉进他的房间,这里变化倒是挺大的,墙上挂着好几把剑,看剑俏的制作工艺就知道是好建。

一个小小的书柜匆匆扫一眼,几乎都是涂火螺纹和范文,范文,我看不懂,估计是佛经一类图,火罗书籍都是兵法和战争类,少数几本儿是汉文书,是孙子兵法韩非子?

战国策之类的。我正在打量他的房间,看他小心翼翼地从柜子里拿出一副画框似的东西,小心揭开裹在上面的棉布,露出里面的一幅画儿。我张大嘴是哆啦a梦,我送给他的新年礼物。

他居然把他当成一幅西式名作一样表起来。 我抬起眼看他,叫一声,富士阿提婆,你先别急着哭鼻子,还有呢,他从枕头底下翻出一本书。

塞进我怀里,是本儿诗经。

梳的夜边儿卷得厉害,都快被翻烂了,你随便翻哪一页,然后考我。我没翻书,想了想,国风被风里的击鼓会吗?他咧嘴一笑,双手背在身后,躲起方布,晃起脑袋,抑扬顿挫的念击鼓旗堂踊跃用兵土国成曹,我独难行。

从孙子仲平,陈与宋。

不我已归忧心有冲。

圆居圆处,圆丧骑马,雨以求之于林之下,生死契阔,与子成说,执子之手,与子偕老,于皆阔兮,不我活兮,于皆寻兮,不我信兮。

这是诗经里我最喜欢的一首。 我跟扶莎提婆都是讲屠火罗语的,不像罗石,讲的是汉语。

乍听扶沙堤婆被汉语诗。

听他怪异的发音,我想笑,又觉得鼻子酸的好难受。

记得吗,你说过,只要我背出诗经,你就会回来。

我点头,真没想到我当初只是随口说说的,他却当了真。第一年我就背出了全部诗经,结果你没有回来,我就想,是我没学好。

所以第二年我又背了一遍,可是你还是没回来。

每年汉历正月初十,我就到你房间背一遍,诗经背了十遍,你终于回来了,伏杀梯仆感动吧。我点头,鼻子太酸了,我快撑不住了,那让我抱一下一个饿狼扑上小红帽,我一把啪开,他刚刚想涌出的眼泪通通吞回肚子里去了。

那天还去见了鸠摩罗岩,十年的时间,他的儿子们都已经找到人生最绚烂的年纪,十年时间,在他身上却如被刀狠狠地削过,原来就青渠的脸更是瘦得行削见骨。

头发已经全白了。

他今年也就五十岁吧,可是看上去身体很不好,不时的咳嗽。

那双镶嵌在深凹眼窝中的浅灰眼睛,那双充满智慧与人生感悟的眼睛,仿佛能穿透人心,突然心旋波动。

罗石的眼好像他啊,嬉皮笑脸惯了的扶沙蹄婆在父亲面前却神态极为恭谨,一脸认真地用泛语跟鸠摩罗言交谈。

鸠摩罗言不时用惊诧的眼光看向我。

看得我心里一阵慌,可是直到最后,他也没有对我奇异的来历,说什么就用涂火螺羽温和的要我安心住下。

府里的人会以贵客待我,我猜得果然不差睿智如鸠摩罗岩,就算他也无法弄懂我的真实身份,却绝不会将我的屋女烧掉。

也难怪他能有那么出色的两个儿子,而兄弟俩又如此的尊敬父亲,那天夜里,在我先前住了三个多月的房间里。

睡得无比的香甜,睡前想到不知罗石知道我回了国师府,会做何想法。

哎,不知他现在在做什么,他会想到我吗。 大家好,我是佛沙提婆的演播者。夏高老师,今天声音是不是有点不一样?

今天由我来给大家介绍一下苏幕遮这一集里提到的苏幕遮的一系列舞蹈,参考的是天山南北丛书遗落的西域古地文明探秘之秋辞。古国关于克兹尔石窟的史料参考的是一本比较专业的书。

克兹尔石窟探秘都是坐着好多年前在克兹尔石窟买的,很高兴能够在这部小说里体会不同人物性格的角色,比如深沉的螺丝。

外放的俯杀蹄婆,还有好多配角的声音,这些体验都让我无比的兴奋。

最近也看到了好多菠菜的留言,说很喜欢我的声音,感谢大家愿意陪伴我们的这部不复如来不复清,我也愿意,我的声音可以一直一路跟大家陪伴下去,陪伴你走过每一个安静的夜晚,那我们下期再见了。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