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段租房经历后我开始明白,扎根北京是一个不太可能的梦

读喜马拉雅作者:gezhong日期:2023-2-19点击:621


三段租房经历后我开始明白,扎根北京是一个不太可能的梦

你好,欢迎收听故事fm,我是安哲一个收集故事的人。在这里,我们用你的声音讲述你的故事。

每周一,三五,咱们不见不散。 2006年的夏天,我刚毕业来北京的单位报道第一次住房,我就遭遇了假房洞,被骗了二千多块钱,对方人间蒸发。

后来的这些年里,我搬过十几次家租过十几次房,几乎每一次都遇到不如意不愉快。

今天的故事主人公刘思是故事fm的听众,他是2016年来的北京。

比我晚了十年,但他的租房经历并不比我血色。

我是刘思,24岁来自湖北,现在在北京的一家互联网公司做运营。

我对北京之前没有那种太大的设想。之所以我对他说是有一份执念,是因为我觉得源于我的那个大师兄,就是他在创业的时候。当时我去给他实习,他说了一这么一句话,他说北京是一个神起的地方,就是你在大街上可以遇到很多人,而每个人的背后都会有一段故事。

然后有一次跟他聊天对话的时候,他说,我觉得你很适合北京,他是这么跟我说的,我当时就把这句话就给记下来了,我就觉得好像诶,为什么说我是我北京呃,但是他可能是无心的一句话,但是这句话确实有点像一个预言吧。冥冥中引导我来北京正式北漂的话,应该要从2016年开始。

我觉得那个时候我自己的心态就已经有了一个北漂的状态了。当时大三然后是在北京找了一份实习。

当时在知春路的腾讯视频,那当时就觉得哦,自己竟然被东西那边就是六毅为师生还是蛮高兴的,就一心就想着早点来,然后当时就买了火车票定得非常的紧急,相当于说后天我就要出发去背景。

我当时对租房这一块儿没有概念,我当时就觉得,呃,怎么着我在北京可以找到一个住的地方?

然后在五八租房上,我就联系到了一个房东,他的房子就是呃,非常的便宜便宜便宜到一个月只有四百块钱的促进。

我问那个房东,我说你这边能不能把房子图片给我看一下。

他当时甩给我一句话就是说,呃,没有什么好看的环境整体都很差,你自己过来看吧。

然后我觉得自己也不是那种娇生惯养的女生,我觉得再怎么差,我基本上给我一个床铺也都可以了,我应该是可以接受的。

但是实际情况等我去看了之后,还真的是让我蛮震惊。 我当时凌晨呃,五点钟到了北京做的第一班班车去了之后,当时约那个房东,他说到那个联想桥南站。

公交站等我,我当时是五点钟,他接到我的时候已经是六点钟,他年龄也不是特别大,大概是将近三十岁。

然后他就帮我拎着包在那个公交车站那儿,然后去他那个地方。他在前面走,就一路都没回头,带我去那个地儿之后,我就一路上就那种咣咣咣咣,然后发现那个地方就是你不轻易仔细去去看的话,你可能就以为它就是一个比较破旧的,基本上快拆的那个房屋的一个聚集地。

但你进去之后才发现里边住了很多很多人,当时那个状态就是我,他在前面走,然后我在后边跟着。

就发现两两边住的全部都是人。

我后边在那里边住之后,我才知道里边有卖鸡蛋的送外卖的,每天早上卖白菜。这小菜的一些商贩主要是这样的一些人。

然后他带我是去了二楼,那个楼梯特别窄去了二楼之后,然后有一个过道,旁边就是基本上是每走两步就会有一个个入口,就是那个,就是那边就住的都是人。

呃,有的是上下铺。 然后他带到我去的女生宿舍,他称之为女生宿舍的地方。 呃,先是一一到门年。

我掀开之后发现就是非常简单的就是两个木板上下铺,然后基本上你就留给你转身的空间都非常非常小。

我后来才知道这样的房间叫做在香港,还是在哪里叫做棺材坊。

嗯,说实话,其实我觉得这三个词描绘的非常的贴切,它就像是一个棺材,然后就是一个木板。

一个床板铺,然后宫里睡一睡,一觉就完了。 我当时对他那个房东提出了一个要求,我就说,你这有洗澡的地方吗?

我说,我想去洗个澡,我九点钟要去公司报道,然后他带我去呃,看洗澡的地方,说实话,第一眼还是蛮震撼我的。

就是我觉得那个地方都不能算是洗澡的地方了,就是呃,我住的地方是在二楼洗澡的地方,在一楼他要先下来,绕过一群住的人,然后再从这个地方走一个小巷子。

然后再到里边儿。嗯,有一个小角落,就有点像这个门这边的一个小角落,门角的一个夹缝。

然后里边就用一个像那个帆布一样的东西围起来的一个小空间,就是最简陋的砖瓦灰。这样的一个东西砌成的空间都没有,然后一连喷头都没有就是。

一根小水管让人很难以启齿的地方,就是其实那个地方还是便池,而且还是男女共用的,所以当时去的时候觉得还是非常尴尬的,而且那个时候我真是夏天实习嘛,每天都要洗澡。

嗯,每次去洗澡的时候,除了难闻的气味之外,有时候它会断水,就是连一点点热水都没有。然后那个时候我最我最常想到的一个广告就是包租婆又没睡了。

真的就是那哪个状态,那三个月实习呃,每天都很忙,真的是有一种忙到挺混地暗的感觉,就觉得互联网公司怎么可以这么变态,怎么怎么可以这么忙,有做么完的事儿嗯,然后当时最搞笑的一次就是,呃,因为腾讯公司还好,因为有的人会值夜班吗?

你要是在那边那些保安,他们可能也不会说你。

这也就意味着你可以在公司待一晚上,然后当时我就呃,有一回就没有回去。

就直接在公司的工位上趴了一晚上,第二天早上起来洗八年,我觉得哎还不错啊,就萌生了一种在公司可以过夜,然后我可以不用回去,不用回到那个棺材房的那种感觉。

后期我会在经常在公司就是趴在公位上这些睡一觉,这样就觉得抱着一直是这样忍受的一个状态就是度过了那三个月六四回到学校之后,转眼就到了毕业季。

同学们找工作去向了五湖四海。 但是对刘思来说,师兄的那句话,北京是个神奇的地方,每个人的背后都会有一段故事。这句话吸引着刘思回到北京。

您毕业的时候,我觉得我平静的不太像话。

就人家说,毕业季应该疯狂,应该去旅行,应该什么给青春留下一个美好的句号,也没有像他们其他学生那样,每天喝到呃,天昏地暗。这种我当时就是一心,就是想挣钱,就是觉得想早点把工作给安稳下来。

早点学点东西。毕业之后我就暂时来北京了。这一次的话是当时是跟我弟弟一块儿来的,因为他?

就比我小一岁嘛。他当时到北京,我是非常极力鼓动他来北京找实习,把他拖入坑对,然后当时他就跟我一块儿来的。

这时候学乖了一点嘛,这个时候是去通过。

嗯,一个渠道就是在大街小巷上去,看到那个马路边上一个电线杆上会贴很多,说房屋直租,然后什么什么主卧刺卧非常便宜之类的。

然后我就照着上面的电话号码,打了一个,联系到了一个中介。 其实当时我呃知道有中介,但是不知道中介也分大中介和小中介。

所以我找的那个很遗憾,找了一个小中介。

然后他当时带我去看房,看了一个还不错的房子,就觉得有一个特别大的窗户嘛,就整个从上面到下面就有点像那个玻璃房一样的。

当时一看就觉得这房间肯定痛风透气。

我运气真好,租了这样一个房子,当时就签约了1051个月,具体多少瓶我不知道。 呃,两个人住是绰绰有余,然后还有一个柜子,放下一个桌子,可以供两个人睡的一个双刃床。

当时那个房间里面住了四户,就是加上我是四户。

嗯,一户是主卧室住了两个狼孩子,然后一个刺,我住了一个女孩儿,旁边有一个小卧室,住了一个男孩。

然后这边就是这个小房子,就是我和我弟弟住,因为那个时候我和我弟弟两个人住一个房间,我们两个人都是呃。

呃,合一而睡嘛,或一而卧。这种感觉搬进去的时候,当时还可开心了,就把整个房子该擦的擦窗户,该骂的骂。

然后还买窗帘。什么就是有一种好像要在这儿开展新生活了的一样的感觉。

然后住了两周之后,有一天早上我和我弟弟就还没醒,然后门外就咚咚咚咚咚咚敲的,特别大声。

我当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儿是硬是深的,在梦中被那个声音给敲醒,然后起来之后就发现其他的几个室友都已经出来了,就每个人都在自己家的门口站着。

然后就往那个门外看着,脸上有一种不可描述的神情。

然后我就问怎么了,怎么了,他们就说有人要来炸房子了。

我当时就懵了一下,我说,砸房子为啥呀?

他说,因为有隔断啊。当时不知道是砸谁的。我还问我说,这是砸谁的呀。他说不是砸你们的吗?

我当时就就懵了。我说,呃,有点难以置信。我说,我才住了不到两周。

我说,为什么不打你们呢。

然后他们说我们是主卧,他说我们这是正规的。然后那个女孩说,我这是正规的刺我。

他说你那个房子是隔起来的,是一个客厅。 然后我再估摸了一下,我说,啊,对,这应该是个客厅,然后被隔起来的一个隔断。

我之前不知道之前就觉得有个房子住的挺好。

隔断这个词没有概念,然后那个就门外的声音就一直瞧嘛,就一直想回来就要开就开吧。哎,就这样就我们给开开了之后呢,我不知道来了多少人,反正感觉都是清一色,都是男的。

穿的都是一一样的,好像是致富吧,有点像那个公安民警的那种致富,然后来了之后就是看了一下就说什么什么,这是隔断要砸掉他们,动作很迅速,不到十分钟就开始动手就开始撒。

我在那边说是东西的时候,其实很我觉得很羞耻。

就有一个人,他拿着一个摄像机,可能是他们的工作吧,就拿着一个摄像机就在那拍。

然后当时我就觉得自己好像被扒光了,然后站在呃大庭广众之下一样,人暴露了自己的一个这么窘迫的一个生活状态。 就你,你很生气,但是你这个气我不知道该向谁撒。

然后又想哭,但是也不知道该向谁哭。就那样那个状态,我弟弟回来还开玩笑跟我说,他说,姐啊,我们终于要上新闻了。

我说咋就要上新闻了他,你看那个人在摄像他以后指不定明天就在新闻联播上播出来了。

说什么北京呃,生活隔断啊什么的,被差呀之类的。

我当时觉得我弟弟还挺搞笑的,但是笑着笑着就是想笑的让人想哭的那种感觉拆了一半。我和我弟弟两个人有点相顾无言的那种感觉,就说,我们出去吧。

我就和我弟弟下楼去了,好像就是去吃早饭。人有一种说我这个巢,随便你们拆吧,吃完了之后上来他们那个拆迁队的嘛,允许我这么叫他。拆完了之后,他们也走了。

我们当时推门进来的时候,还是那那个,那个场景还是挺可观的,门推不开,底下全是被那个瓦力给可以把门挡住了。人走进来的时候就还得有种跋山的那种感觉,都是石块儿大的小的,然后这个客厅都乱七八糟。

然后我就看见我住的那个地方就被还原成他原来应有的客厅的一个样子,只用那一个床垫上面孤零零的。然后我全部都是灰。

那是我在北京住的第二个地方。

刘思和弟弟后来搬到了一家自如赞助弟弟实习结束回学校之后,六思决定这一次绝对不能再入坑了。

所以他通过一家正规中介找到了现在住的地方。

第三个值得讲的地方是,现在就是去年1711年九月份,我搬来的这个地方就在知春路这个一个小区里边,因为这个时候觉得自己已经正式工作了,然后我就把那个主窝给促下来了,三千六百五。

然后我带阳台,我觉得住三个人都没有问题,嘿,付了租金之后,我一直。

都不知道后面会住哪些人进来,等到后边住,进来之后就知道自我住的是一个女孩儿,然后朝北的一个慈我住的是两个男的。

好像一个是病号,然后一个是照顾他的护工,就是在这个过程中,嗯,生活习惯,年轻人和那个中年大叔生活习惯其实还挺不一样的。

再加上他是病人,这样的一个特殊身份,就中间有一些摩擦。

比方说他们?

有时候上袖间不锁门,就是可能把门只是演一半,然后你推门进去的时候哦,里面就竟然有人就会觉得非常尴尬。

再加上就是周六周日,像我们这种工作人,可能周六周日喜欢睡难觉,他们就是会早上的时候,中年人马骑得特别早。

然后他们又特别爱聊天,就在客厅里边儿巴拉巴拉巴拉巴就开始讲话,就每天周六周日的时候,基本上就是被他们吵醒的一个状态。

每次被朝鲜时候就很烦躁,就会觉得谈上这样一个室友真的还是挺倒霉的那样的一个感觉。

然后再加上他们的房间特别小,他们就把自己的所有的生活用品全部放到了客厅,所以整个客厅的一半儿基本上就是说被他们的生活用品给占据了。

对,明显的一次是,呃,我妈妈在这边来住了一段时间,这个时候就相当于说是三居室住了五个人,然后洗手间的公共卫生,这一块儿其实我们也没有做好,就一直没有去协调,说是谁值日就有一种。嗯,觉得好像是公共场所就是呃,谁谁看不下去了,谁指指这样的一个状态。

就有几次吧,就是那个。

呃,直搂都慢出来了,都没人去倒。

我到了两回之后,我就脾气就上来了。然后正好那一天,他们在家,我就过去。我就说我说以后这个垃圾可不可以就轮流着道。

我说每次都是这样去。呃,我去到的话就有一点就不是太好。嗯,我表述的时候语气上可能没有太注意。当时因为心里有祸。

然后那个大叔他也是个暴脾气。然后当时他一听他就火了,他说,小姑娘,你说话小心搁着你的牙?

他什么就每次都是你到啊,他难道我们就没到吗,然后什么什么的就啪啦啪啦说了一塌串,然后他嗓门特别大,我当时一听我就觉得,哎,这人还挺不讲你的啊。就跟他争了两句。

然后说以后呢,那就这样,那以后就是值个日排个班,哪一周归谁到,他说那挺好。然后我们就这样写上了一下。

但是这个脸皮就相当于是撕破了嘛,一个室友之间的关系就已经说是演不下去了那种。

就是关系很别扭,持续了一段时间,后来我想搬家,而且再加上就是他们有时候会在家里边熬药。

就家里边有很大一股药味,而且有时候有一些就是上洗手间的时候,马桶上都会有像一些黄色的,没有字嘛,就是那种呃,就有点让男人接受,我就考虑搬家,那个时候真的是铁了心要搬家。

觉得自己每天工作很辛苦,然后?

在住在这样一个环境下,还得学会这些人事儿操心,感觉挺不划算的。

刘思随后在网上发了一个转租帖,结果他偶然发现了另外一个转租帖,转租的是同一个地址。

原来另一个次我的女孩儿也不习惯和大叔合租,想要搬走那女孩儿。听说刘思也是因为同样的原因,想搬走的时候,她就向刘思提议说一起去找中介投诉,希望可以劝那两个大叔搬走。

但是当刘思跟着那个女孩儿去见了中介之后,中介表示他们没有办法劝人搬走,但是可以过来调解,回来了之后呢,我也心里挺忐忑。

就我当时就去干自己的事儿了,就在洗衣服洗完衣服出来的时候,就发现那个中介已经在了。

然后那个那两个重点大叔最开始是好像还在说的,协调的就是雨季都还什么都还挺平静的,后来就不知道咋的就突然就变了,就开始破口大马那个中年大树他就说什么,一口一句他妈的他妈的。

他说小鸭的骗子还跟我玩这个,他说呃,他妈的他才多大呀。

呃,什么我舍他,我吃了这么多年饭,什么没见过,然后我就开始骂的特别难听。

我觉得那个中年大叔骂的人就是我,因为从自始至终就是中末的这个女孩儿,是跟她是没有任何的呃过节的,而且这个中年女孩儿比较会做人。

所以当时我觉得可能那个大叔就会觉得好像是我在背后给他使了一个大瓣子这样的一个状态。

然后我就一直骂我听着就心里反正是五味杂陈啊,那个感觉,然后后来那两个中介过来,我们这边跟我们协调,那个中介就把那个护工给拉出来,然后我大概就协商一下就说,哎,怎么回事儿啊,以后也怎么着就互相之间体谅一下什么的协商了之后那个中介也说他说呃,那个大叔就是脾气暴。

然后他是在这边看病嘛,是眼睛不得好,然后就已经打算是本月的十五号走搬走,他说你们这一唠他,他就是心里就赌气,就说不罢了,我就在这给你们号召,就是这样子。

他就跟我们解释嘛,然后就说了一大堆,然后我们就在那儿,就说呃,待一段时间,后来那两个重点大叔就搬走了。

到后来的时候,他的妹妹,当时我们不是建了一个微信群嘛,然后在里边就是一起平摊时间费,什么都在群里面沟通他的妹妹到那个时候还在微信里边,我那天正上班,他在微信群里边儿说,呃什么嗯,人在做天在看,就是说年纪轻轻的就背后做这种事儿,什么什么要给一个公道,给一个说法什么的。

语气特别激烈,然后在群里面就一来一回,一来一会一来一回。

搞得我那天真的是整个人工作心情都来了,就在那耗在上面跟他去对话了。

其实在微信群里面真到最后的时候,我跟他妹妹道了个歉,其实我站到他的角度来说的话,可能也有一部分委屈。

嗯,站到我的角度我也又不分回去,我就觉得啊,做人好难,然后当时就觉得道个歉吧。

然后我就说对不起,嗯嗯,但是我只为那个我只为我去跟中介协调这个事儿道歉,然后其他的我没有什么对不起你们的。 我当时我不知道为什么说这句话就是。

但是我觉得我为中去协调的目的,报的不不好,这一点我是应该自我检讨,就是报的一个目的,是把别人给撵走的这样一个心态。

这个出发点不对。 虽然两个大叔搬走了,但这栋房子给刘思留下了很糟糕的体验。

后来他试图转租,但是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没有成功,所以直到现在他还住在这儿。 刘思的三段书房经历一段比一段招心。

他知道自己负担不起整租或者买房。

这让他对北漂的未来有点儿失去信心。

我现在估计我无心好友里边儿一半儿朋友圈一半儿被刷屏的,估计就是中介的各种房子新奇吧。所以那个时候你就是心情极度的情绪极度的差的时候。

你去跟中介他们去打交道,他们还会为一些房租的信息啊什么的去跟你讨价还价,然后各个方面的时候你会觉得好像啊,我这个咸鱼还得再起来逗着一会儿就有这种感觉,那你觉得你未来会扎根在北京呢?

不会,我估计漂两年也得另谋深度吧。北京不是我一个长久待的地方。

为什么因为从目前自身的能力来看的话,我觉得在北京扎根是很有困难的一件事儿,目前可能就是一个小运营做的工作,是一个运营的工作,那还有呃在北京的一些生活成本啊,以及考虑到家庭那些原因,我觉得我个人的能力,这一块儿可能不足以支撑起自己说要在北京扎根的这样一个梦想。

所以北漂在北京扎根的话,对于大部分人来说,我觉得是一个不太可能的梦。

你现在正在收听的是亲历者自述的声音。节目故事fm,我说,是我爱哲,本期节目由我制作。

声音设计杨帆,你有没有经历过心酸的或者让你留恋的租房时,欢迎在留言里和我们说一说,感谢你的收听,咱们下期再见。

嗯嗯?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