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读喜马拉雅 > 接送尸体的人

接送尸体的人

读喜马拉雅作者:gezhong日期:2023-2-27点击:412
一天五六个逝者中,就有一两个意外死亡。 故事FM ❜ 第 408 期 2018 年初,故事FM 播出过一个入殓师的故事。那位 90 后的入殓师说了一句话,「无论你生前是贫富贵贱,火化之后,都是三斤灰」。 在殡仪馆工作的人每天面对生死,会不自觉地生出一些,不一样的,看待人生的视角。 殡仪馆还有一个岗位跟死者打交道非常密切——灵车司机。 今天的讲述人王亮就是一位灵车司机,负责遗体接运。 他今年 38 岁,吉林人。空闲时会在快手(ID:接尸人)跟老铁们分享生命感悟,讲一讲人这一辈子从生到死的经历。 /Staff/ 讲述者 | 王亮 主播 | @寇爱哲 制作人 | 徐林枫 声音设计 | @故事FM 彭寒 文字 | 王颖伦 徐林枫 运营 | 翌辰 /BGM List/ 01. StoryFM Main Theme - 彭寒(片头曲) 02. Ask - Fat Jon(碑文) 03. Air Waltz - 彭寒(烧死的女人) 04. Thank You - V·A(孩子) 05. 624 Part 1 - Nujabes/Fat Jon(后备箱的血) 06. Air Waltz - 彭寒(最后一程) 07. Air Waltz - 彭寒(片尾曲)

接送尸体的人

提示一下,本期节目有很多血腥场面的描述可能会引起不适,所以我不建议你在吃饭的时候,或者是旁边有孩子的时候听你好,欢迎收听故事。fm,我是爱这个一个收集故事的人。

在这里,我们用你的声音讲述你的故事,每周一,三五咱们不见不散。

2018年的年初,故事fm播出过一个殡仪馆入脸师的故事,当时那位九零后的入脸师说了一句让大家印象非常深刻的话,他说,无论你生前是贫富贵贱,火化之后都是三金辉。

那听了那句话之后,我就觉得宾馆的工作真的是充满了魅力,因为在那里,每天面对生死啊,会让你不自觉地生出一些不一样的看待人生的视角。 那宾馆的岗位设置其实也有很多,除了入点师之外,还有一个岗位跟私车打交道,非常密切。

那就是零车司机,我叫王亮,今年38岁,我是吉林省治殡仪馆的一名零车司机,我的工作主要是负责遗体接运,我平时呢会在那个空闲之余时间就是做一些直播。

在快手里面儿给一帮老铁粉丝们分享一些就是生命的感悟,讲一讲就是人的这一辈子,这就是从生到死的这个经历。

我退五复阳回来,直接就分配到钢铁集团,就是一名普通工人,一三年下岗了以后完了这个单位吧,我有不老少家今天都在这儿上班儿。

我姑啊,我姑婆,还有我哥,我嫂子都是我们殡仪馆的,因为我也是复原兵嘛,单位就是正好有需求,家里人儿呢,就是招聘这一块就告诉我了,我就过来了。

我是一八年的一月份来这个单位的。

来的时候就直接是凌晨四级,在单位负责遗体借运。

我开的那零车是全黑色的,前面有两个特别醒目的这两个字儿,殡仪,它是属于那种特种车辆,像那种面包的车型,但是后面那个结构和那个正常的面包车型不一样。

后面是有滑道,里面是有担架,两边儿还有那种就是摆放鲜花儿的那种,就是坛儿本身嘛。呃,我当名的时候就是训练过,就是胆量。

十七岁那个时候第一次就是让我发个大笔,发个笔,发个纸完了,白天就是跑步的时候就告诉我。

呃,几号范围物,几号范围物,因为我们就拿那个就是野坟啥的当成放热物。

等到晚上到那个就是那个山下面班长就告诉说是王亮,你拿那个这个笔和本儿去那个白天那几号发烧屋,把那个完整的碑文抄回来?

你要说害怕吧,我也害怕那能白怕吗,自己给人上那个山。

他名称叫飞蛾岭,就像小山头似的那大树林呐。那风雨寡呼啦,呼啦的响也害怕,就干脆的不敢往里走,那第一次是肯定是没抄下来,但是第二次的时候也的确抄下来。

因为你又不吵架嘞,你回来体罚你也遭罪,他就是写的那个逝者的那个就是名称子女谁谁谁敬献呢。立了杯完了,那个生于哪年哪月?

死于哪年哪月,就是这些东西,就是摆那个子垫手镯上拿刀机照下的,写几个字,照一下子写几个字。

那个时候就是年岁,不是比较小。对,就是这是死亡。这些事儿吧,也不是那么太明白,所以那个时候也没把这些事儿就是来宾馆报道的时候,王亮给自己定了一个目标。

如果自己能坚持一个月,那就好好干,不行的话就趁早走人。 然而,让王亮没想到的是,真实的运势工作要比模拟的胆量训练残酷的多。这一个月,他坚持的格外艰难。

在我工作的第四天开始,六续就有形形色色的,就是意外死亡了。

那天是我早上六点钟接班儿,到单位完了,单位就接着电话了,说是那个离我们单位不远处,在那个国道发生一起撤货,特大车祸有四名逝者,我们当时是去了两个车,五个人儿。

等到一些事故科处理完现场以后,允许我们把遗体就是撞上车接回到殡仪馆。

我们同事就是六六续续就是。

在车上拿那个戒石袋儿直观下去就准备抬这一体的时候,我也过去帮忙。但是等我到那个遗体身边的时候。

我就是发生那个胜利反应就呕吐了,因为当时现场挺惨的,有两个侍者是在马路上,还有两个侍者是在车里面,在车里面儿。这两位使者呢,其中有一个是脑袋掉下来了。

还有一个是胳膊就是郎,当着大腿呢,也都郎当的,当时是冬天吗,就是正冷的时候,等到我到那个遗体身边的时候。

就发现那个遗体,那个伤处还冒热乎气儿呢,再加上那股就是血腥味儿,在冬天的时候,人的血血腥味儿特别大,所以一下子有点儿干呕。

第一个月就是形形色色的意外死亡什么样儿呢,我都该经历的也都经历了。

可能说是一天有那么五六个正常死亡。

嗯,也得有那么一两个是意外,死亡最多一天上24个小时,班儿接23趟,刚接触的工作碰到这些意外,死亡的时候是心里面恐惧发慌,但逐渐的就是因为见得多了,工作久了适应了。

更多的是心里面难受,就觉得一个人好好的,一个人到最后就是残身体的,就是这器官,啥都残缺不全了,以这种形式离开这世界。

觉得这挺可惜的,就觉得人哎呀,就是确实挺挺难的。

我给你讲一个是在2019年,也是冬天四月份,这个是我挺难忘的一个记忆吧。

那段时间我是经常做个梦。帘子是一个星期都做在一个同样一个梦,十一月份,冬天早上四点钟接到那个大妹姐,电话是我们古镇接一个,就是火烧死的。

所以当那个我到现场的时候。

呃,大概是早上五点钟那个时间段,我们洞里面还没有亮铁正在看那个消防车灭火呢。正在灭火的过程中,等到消防车把这个火全部灭完了,大概是早上八点半左右,那个点儿已经亮天了。

当时是也是去了三个人先去勘察现场去到现场一看,呃,死者是一名女性,基本上烧的就是生一小肚儿了。就他是怎么回事儿,他是这两口子吧。

实际都已经跑出来了,就是房子着火。那一刻,这两两口子都已经跑出来了。

但是又不知道因为什么,这个女的他又返回去了,又折回到屋子里面去了。可能是瞅什么东西。

但是这个女的刚进屋,因为农村嘛,也是那种,就是土房地房火着,望起来时候就给那个房梁烧烙架了,那房梁掉下来以后,就砸到这一个女的脚步了。

所以给这个女的就是砸倒了,以后活越招越大,再一个女的整个上半身都就是包括那个就是腿呀。

已经少得揪上一小堆儿了。 百遗体装进戒指袋儿里面一个人一只手就低了,走了。

你说把这人是得烧成啥样了,呃,装进那个零车里面,我开车准备要往回走的情况下,因为车里面弥漫的那股烧焦的气味儿特别大,虽然说冬天,但是我也把那个车窗开开了。

就听到后面儿家属喊我们,让我们车停下,所以我透灯的后视镜往后瞅了一眼,我看家属手里面儿端了一个东西。

等到那个家属走到我身边儿了,我才发现家属手里面是端了一把平顶锹平顶锹,上面是有一只。

完整的酒当时就是被那个房梁砸下去以后他得脚那个位置是露在外面儿脚的,上面是在那个屋里面,整个上面是烧没了,但是那个脚是完整的。

所以吧,就是家属告诉我说是那个拉下一只酒,让我把那个零车后备箱盖儿打开,摆结石袋儿,拉开家属,要摆这只脚放礼回到车上我就是。

这个画面始终就是在脑子里面翻来覆去的出现,每天做梦都会梦到这画面,画面就是这个女的被烧死了,这个脚是由他们家属端出来,放到那个结石袋里面,就是整个这个我工作的过程,全载那个梦里面所有的都出现了,就是挺恐惧的,主要就是这人属于死的死亡太惨了。

跟那些东西没有关系,因为我这人儿我不相信那些东西,也有那个身边的同事跟我说了。

说是可能我招招这个女的了,那意思让我也去那个十字路口儿,烧点儿纸钱儿去送送。但是我没做这个事儿,因为我这人儿我不相信那些东西,一个星期之后也就不再做对梦了,就是自然而然就好了。

我不知道有没有另一个世界,当时我感觉真要是有另一个世界,我感觉他会保佑我,他不可能会害我。

毕竟我为他就是服务自他最后一程。 就像王亮说的,零车司机确实也是在为逝者服务,尤其是对于横死的无名师房量,就是送他们最后一程的人。

因为王亮这些意外死亡的人才能更体面,更完整地走完人生的最后一步。

每年都有,好多就是无名史,不论是冬天还是夏天在野外啊,或者是道边儿啊,就是发现这种就是遗体死亡呢,身上没有证明身份就是特征的,这些无名师会有很多。 这个是当时我们单位同事是去了桑恩儿加我是桑恩儿。

平时吧,除去接正常死亡,是我一个人去接,但是遇到那个意外现场的时候,会有两个同事跟着我一起去。

因为涉及到去台时,所以当时去的那个位置的时候,发现那个人你是一名男性,穿的都是那种,就是破衣服。

派出所说是他是一名流浪汉无名师,这个流浪汉死亡的那个地点嘛,还是一个挺偏的一一股小道儿。

乡间小道儿趴在那块儿特别僵硬,过往的车辆啥的停,那位置也不敢过,那是我第一次抬眼儿。

当时吧,我同事抬不动,因为他这个男性吧,身体挺壮的。

那意思让我大把手打把手,因为我毕竟是第一次抬眼儿的嘛,所以那个就问我说是你敢抬头还是敢抬脚,因为那个侍者眼睛是睁着的,我就是寻思还是抬脚吧,毕竟也是我第一次抬人,你要是我去抬头,我就感觉好像我跟他四目一对。

我觉得心里面肯定是有点恐惧,那肯定不一样啊,他毕竟是一个遗体逝者,所以就是你抬的时候,你心里面儿。

就有一种就是哥们儿,我们每当就是摆遗体向这些无名师接运回来的时候,都会有那个警察去拍照片儿拍完照片呢,会发那个通告全是包括乃至我们周边的城市都会发这种通告。

像家属走失了的呀。家属呢可能会有来认领来挺渺茫的。我工作这么长时间以来,可能十个里面儿最多有一个被认领走的。

但是这个影儿呢,实际是有亲属。他在殡仪馆停放了,得有一个半月左右,家属来认领来了。

其实看那个逝者的那个因为被冻死的它,那个就是形态啊。

可能跟那个生前不太一样,家属是来认领了,以后一发现他身上的穿着呀,就是虽然是理都破译漏手的,但是穿着呀里面啥的。

看衣服是认出来这个侍童家亲属,因为他们家气质吧呢,也有智力性障碍,出去溜达的时候就自己走丢了,找不着家了。

就在野外被冻死了。

家属反应就就是悲伤,是肯定是悲伤,当时就是魅型啊,说是。

能这种形式,这个也是离开这个世界,因为家属一直吧以来就是照顾这人照顾的也挺好的,但是一眼没照顾到我这个人就走丢了就联系不上了。

其实我接到这种呢,没啥太大感触,其实我觉得接的就是遗体,有感触的对我来说就是那些小孩儿。

对我来说吧,小孩儿跟那个百岁老人包括意外死亡都不一样,总觉得小孩儿。

来到这个世界上,还有很多事儿没有经历,还有很多事儿没有去做过,就这样离开了。确实挺可惜的,会让我心里面都不是滋味儿。

我感受最深呢,是有一年的十月份左右,我去,我们是挺旧的一个老要去的老楼,因为我们来电话的时候并不知道遗体是怎么样的。

是多大岁数是男是女,所以呢就是去到那个职内位置,以后我联系家属,让家属那个下来取单价的进楼上。

家属那个摆单家取下来以后,就直接摆那个单家,没拿到楼上去,直接的放到那个单元门门口儿,我就在那块儿等着。

等着,大概得有个二十分钟左右。

施者家属呢,是抱着一个小孩儿从楼上下来的,把那个小孩儿放到担架上面完了,把这个担架就是停放到我那个零车的后备箱里面。这我才知道是一个小孩儿。 这个小孩儿是十三岁,他是有先天性的心脏病。

因为在学校上体育课的时候,不小心摔了一下子,回家休养了,大概三天左右,小孩儿就离开了。

为啥说是他感触这么深,因为在我在那个戒韵的过程中,发现这个小孩儿的父母,豹子小孩儿下来的,而且小孩儿呢,是没有穿那种兽衣。

他小孩儿穿的是自己的衣裳,家属把那个小孩儿放到车后备箱的时候。

摆那个这个小孩儿生前玩儿过的玩具,用过的那些学习材料一样一样的摆放到那个小孩儿的两边儿。

等到摆后备箱盖儿一关上的时候,父母两个人跪地下抱头痛哭,因为东北那边儿报有这么个事儿,在当天的时候,父母是不允许送孩子到殡仪馆呢,这是属于白发人送黑发人不太好,你不像,说是等到火化那天。

可以就是父母过些去瞅孩子最后一眼。

但是当天往那个宾馆运输的过程中,他是不允许他父母去的,所以他父母就是在那个车下面抱头痛苦,哭得特别特别悲伤。

我开的零车就是缓慢的行驶,坐在嘉尔市里面,医生没坑,家属都是那种拍的车拍的车窗舍不得这个孩子,整个这个急云的过程,心里面特别难受。

特别不是滋味儿。

我哭过一次,哭过一次,也是因为一个小孩儿是八岁的一个小男孩儿,先天性的脑瘫,我去工作的时候再试一个小区,看看这个小孩儿吧,因为八岁正常八岁,小孩儿也应该是挺高了,但是他小孩从下场以后就是脑瘫,它并不长,可能长,也就是长,不是那么太大。

所以呢,这个小孩儿就是就是直接抱起来的。

这个小孩儿可能是家里面儿信一些封建迷信吗?

摆这个小孩儿,身上捆的都是那种,就是麻绳儿完了顺那个楼上窗户上用一个绳子吊着一点儿点儿,从楼上放下来的底下有一个人接着接着完了,摆在小孩儿往那个零车的货币箱里面一放,直接就是我开车就往回走。

但是我整个过程我就觉得心里面挺难受的,以前也接过那些就是死去的小孩儿啊。婴儿之类的家属都会选择给穿身新的新衣服。

小孩儿喜欢穿那件新衣服啥的,但是那个小孩儿身上是光子的,他就身上绑的都是麻绳,还有那种稻草,使那个稻草围一圈儿完了捆的麻绳。

他不允许从门儿出来,还得从错望过。顺义呢。 我不太理解,就是为啥会这么做,心里面儿就是觉得小孩儿确实挺可怜的。

就也控制不住那个眼泪,就是自己就往出流出来。

其实你做的一番行业吧,以后你就会明白一件事儿。

就是啥呢,嗯,死人并不可怕,鬼也并不可怕,可怕的就是活人,可怕的是活人的内心,包括凶杀呀,有太多太多,那种就是遗体呀。

特别特别惨。你想象不到他到底有多惨,就是现在那个前段时间嘛,三四个月之前到边儿农民报的景儿。

在那个道边草堆里面发现了一个完整的一个人头,还有下半身儿,这是两条腿,但是两条腿呢都是蛇过的。

我们去现现场的时候,直摆遗体的头部和两条腿找着了,就是在我们室内各个乡镇各个区域就找不到逝者的上半身儿。

你现在这个案呢,到现在嗯也没结束呢,因为就是一直在外界都发那种悬赏通告,有没有知行人士了解这个逝者呀,是哪儿的人多大岁数啊,或者是怎么回事儿啊?

现在这个始终没没完事儿呢。

除了冷漠的丧属,残忍的杀人犯,王亮所谓的人心复杂,还体现在他作为殡葬从业者遭遇的种种恶意和不理解。 就是我们那零车出去,没有人给我们算车车脏了,车埋下了,都是我们自己清洗。

2018年那大年初四,那天晚上,我在单位值班儿零点左右接到电话,让我们殡仪馆去我们附近的城市。

在那个医院正门口那块儿有一个遗体需要结回到我们殡仪馆。

到了那个就是医院正门口,发现就是这名男子,大概也就是四十多岁儿,他是在那个院镇门口趴着没的。

当时那个现场有好多那个刑警,包括那个派出所的民警,再一个是一起就是刑事案件。

这个男性是被人砍了四十几刀,他自己可能就是想往医院进去抢救,但是。

那走进去,人就已经没了。

当时我们把遗体接上车的时候,用的是结石袋儿用的纸关,但是回到我们治鼻音馆,整整零车里面弄了一下子洗我如果要是再来工作,我去接其他的遗体的时候。

人家家属或者是那个外面的人塞,一看到车里面有这么多血迹,肯定一下手会不愿意。 我必须得把这血迹必须得清理的冬天那个血液凝固了,干脆的不好清理。

我就在那个我们那个工作室,拿那个快壶,用那个快壶去烧热水,用那个热水完了,我去烫那个凝固的血。

用那个刷子1.1点的把那个血嘴子从那个零车上缩出来。

人血吧,在冬天就是特别幸,你再加上用那个热水去烫的时候,所以那个人血那个味道更醒,一般人都接受不了那个味道。

没有任何家,就是去给你刷的一个车,哪怕你出高价,爷爷不会跟你说。

修车,我们修车都得找那种认识儿。

有一次在我接运逝者的过程中,撤坏了车,两个大灯灭了,我就是借的那个冬天的那个雪光,晚上开到一家修理部儿账号,还没关门儿的那家老板一出来一看是零车,这个老板就直接说,你赶紧走,赶紧走,我怕我吓死就直接。就这么说,所以我就是希望,就是不论是家属啊。

或者是嗯,身边的亲朋好友忘了。

给予最多的就是理解,因为这份行业确实挺不容易的。

外界对殡仪馆的工作人员偏见特别特别大,我曾经接过一起,就是上吊自杀的,去的是农村,我这个零车往农村里面那个村道里面一进的时候就被老百姓拦住了去路,老百姓的意思就是不要我开零车,进去就告诉说是这个人儿是属于横死的他,因为他是意外死亡。

不允许我们殡仪馆的工作人员。

百一体抬上车开的零车满农村满屯的道,我当时我是跟老百姓我这么说的,我说的我们是工作人员。

我说我们来上这块儿接遗体来,这都是那个正常的。如果你要说执意不让我们进,那我们只能是报警。所以过后的话派出所来了。

派出所来了以后,老百姓也让我们摆零车开进去了,但是老百姓家家户户都回家取,那个就是烧过的那个卢虎衣啊。

都用那种炉灰摆自己家的家门口,窗户,包括我们人,使那个炉灰洒,就是洒成一趟线儿给我们隔到外面儿他就觉得我们属于晦气的人儿。

这个也是发生在那个2019年呢。三,四月份那左右这个男的吧,他是一个五保户,五百户是啥呢,就是无儿无女。

平时他是在敬老院,就是他所有的吃喝拉撒碎都是由国家管。 但是这个老头儿吧,他就感觉那个。

他年岁越来越大了,他就想,那个在亲人身边儿没有亲人,可以照顾他,送他坐入围城这个人吧。虽然他没儿儿美女,但是他有一个姐姐。

他姐姐呢,挺多年前也去世了。

但是他觉得他最亲的人呢,是他姐夫,他姐夫呢,就是在农村这个老人吧,八十多岁儿,他应该是有想法,选择自杀了,才会从静冷院出来。除了以后,他直接去他姐夫家。

在他姐姐家晚上,大概后半夜一点钟的时候,闯他姐夫睡着了。

在老头儿上那个院儿里面用那个尼龙绳绑在那个就是院儿里面的一颗柱子上蹲着上吊自杀的,他就是一心求死。他是墩子,就是墩子的知识上吊自杀的。如果要是他腿儿直下来。

这口气儿他都能缓过来,他就是一心求死王,将见过太多这样令人唏嘘的胜利死别。

有一位父亲中午给女儿送饭的时候,还好好的,回去的路上因为心肌梗塞,很快就走了。

还有一个男孩儿,他有四个姐姐家里因为一心想生儿子一直超生,钱也没少罚。

好不容易,这几年家里生意有了起色,挣个钱,姐姐也都出嫁了。

这个人选择去整容,结果没能从手术台上下来。 那每天面对这样的工作,王亮变了很多,他不在穿大红大紫的衣服,也不在笑。

因为他怕对逝者不敬,所以工作的时候特别的严肃,那渐渐的,这种人情出世的方式成了王亮的习惯。

回到自己的生活,王亮也不再笑了。

当然,这份工作也深深地影响了王亮的生死观。

其实我刚开始工作的时候,我以为我的工作就是去接这些生老病死的死亡,因为当时脑海里面没有那些什么各种各样的意外死亡啊,凶杀呀,车祸呀。这这些就浮现到眼前。

在我的认知中,我都觉得没有这些形形色色的意外死亡。 自打借手这个工作以后,我不论做什么事儿,我都特别细命。

我怕死特别怕死,您这一辈子确实太难了。

可能这个人上一秒好好的,也可能下一秒,这个人就是永远都离开这个世界了。

我觉得人活着只要是活着,就是最幸福的,只要是你活着,你就能有更多的事儿去做。有很多想法去实现。

但人要没了,就使一切都没了。 你现在正在收听的是亲历者自述的声音。节目故事fm,我是主办者。

本期节目由林风制作声音设计。

彭寒,感谢你的收听,咱们下期再见。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