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电影院门口,等她 40 年

读喜马拉雅作者:gezhong日期:2022-2-13点击:951


我在电影院门口,等她 40 年

你好,欢迎收听故事fm,我是艾哲一个收集故事的人。

在这里,我们用你的声音讲述你的故事,每周一,三五咱们不见不散。

等待和重逢是戏剧和文学作品中永恒的主题,因为时间是酝酿冲突最好的容器,像牛郎织女这样的神话。故事之所以可以流传的久远,就是让人在等待那么久之后体会到重逢的难得。 但这种主题现在越来越不容易被年轻人感受到。

毕竟大家在网络时代长大,已经习惯了人和人之间的联系,没有障碍。

如果想获得一个人的回应,你可能连一秒钟的等待都不需要。

所以,在收到我们的听众慕容新的投稿之后,故事阿凡姆的团队立刻惊叹,这真是一个只有在电影里才能够看到的古典的关于等待和重逢的故事。 废话不多说,有请慕容,我叫慕容欣,我生于六十年代初期的上海,我现在是从事外语工作的,父亲是个工程师,母亲在。

是一个造船厂的一个技术员,但是我从小呢,有一些文艺的爱好,比如说我小时候呢会去陈哥跳舞朗诵拍电影,所以我从小是比较活跃的。

我读小学是1970年,因为我的这些个特长啊,经常在这个学校的学生前面表演,所以老师呢,两年就有做了大队委员,那时候叫洪晓冰啊,就是学生头。那时候的学校的领导班子是文革时期嘛,很特殊,它是三结合的,就是公宣队。

革命教师,还有就是学生三结合,所以我从三年级开始还是笑革命委员会的委员,以前叫小委员。

所以我们一个学校,一个领导班子是七个人,我是其中之一,举手时候有一票,那到了十六年级的时候,我觉得我要做大队长。

但是呢,老师找我谈,说你最近这几年比较骄傲,办事儿啊,这个有点蛮横。

听不进老师同学们的意见,所以我们要考虑啊,给你降一级,降为大队委员。

哎,你别看那时候学生做领导做看谱还真当回事儿,不像现在啊,老师随便指一刻那样轮流坐,那不是那样当回事儿。

他说,这个我们找人接替啊。谁真的是杀出了一个陈瑶,竟是出了一匹黑马。 其实呢,是从外校转来了一个女孩子。

他在他自己的学校是大队长。

也不知是什么法术,就把我们学校,我们这个学校是一个呃,是一个失重点的小学,那当时没有失重,那文科前是失重点了,以后就就是一个一个非常好的一个,一个接待外宾的学校。

然后呢就有一次呢,就是这个我们的大队辅导老师就把我叫去,他说,我给你介绍一些真人来接替你当复杂队长,他叫安静,这是我人生第一次像触电一样的给闪了一下,哎,这女孩子真漂亮。

真好看,很文静的一个女孩子。但小时候呢,因为我唱歌跳舞,演出演戏比较多,对女性的美是比较早的,有感受的。

但是呢,一直呢也没动过,什么邪念啊,最多和女生一起出去走走,吃点点心也没有什么邪念。

在她之前出现了,和女孩子都比她漂亮,但是呢,我觉得就是我们之间是有距离的,但是看了他以后,我觉得我们能够接近。

那是我动的一个打引号的邪念。 安瑾比慕容小一岁,所以虽然他是名义上的领导,但什么时候都听不容的。

两个人的工作就是出出黑板报,在学校广播站,广播检查,检查卫生,接待外宾等等两人因为工作的需要,会经常的出双入对。

当时呢,是,我认为是我给为他办了一件事儿。

他为我办了一件事儿,我们俩人就开始接近了。

有一次呢,我是放学回家,他妈来接他回家,我就见到他妈了。这第一次见到他妈,他妈是一个呃,长得像宋庆龄一样的老太太,风度很好啊。然后呢就跟我说,他说我,我们家安安在那个原来学校是在少年区少年宫拉手风琴的。

现在搬到你们区里面。

离那边的少年宫太远了,你们学校后边就是你们区少年宫,你那么活跃,有没有办法去帮他进了你们区少杰宫的守风情帆呢。

诶,我觉得这个人家慢慢托我的啊,我我我,我觉得要为他办好办,好在显出我有本事,因为我在这个少年宫里边儿呢,参加过他们的故事,班也是算都认识,上上下下我就做那个故事班的代教老师,他先梦梦知道我说梦,知道托你个事儿。我这么一说。

哎呦。他说,热手风琴和热门呢。文革时期学手风琴比赛学钢琴。

呃,小提琴的多手风琴好学便宜插堆落户进了农场,因为会拉拉手风琴啊,管用可以不要下大天去文艺小分队。

就是说学手风琴的人非常多。

这个班啊,就已经他说已经已经出出来了。我说,哎呀,要不出来我能托你嘛,对吧你,你一次一次到我家,让让我跟着你去讲故事,而我先托你这个事。

就是我见大人是这样的,说啊,你们谁想摸摸到我们那外面去,演出我学校会提要求的。 那么这个孟指导呢,就兜里全在孟指导,搞不定他太年轻。

他到少年宫也不就。

一年半载的,搞不定,他说,我没办法。他说,我去说了,那边羊指导你可拉手工钱。羊指导他说,羊指导见着我其实就躲,那我现在怎么办呢?

那我就来挣着。我打电话去学校里办公室里有个电话,那我是我,我兜里也没钱打这个电话打不起我就学校里边老师开会了,我去打电话我然后就打个直接打给杨指导。我说我是什么学校的。

我说我们这儿有一个小女孩,手风琴拉得很好,希望她从那边转学过来,希望能进你的班。 那羊指导那也吃不准。他说,哦,是这样的嘛。

他说这个,那我去琢磨一下,再给你回音。我说,好好,谢谢你。

那时候呢,我就开始有点变声了,他也吃不准我是听听这个声音,好像既不像老师,又不像学生的,也不知道我谁。

又过了一星期,我又打电话去去了以后他就直接问我,你是学生还是老师。我说我是学生,他说学生来搞什么。

但是我说,我这个学生是校领导,你要注意哦。他说你是小委员。我说,是的,当时在文革的时候,那小将是不可得罪的。

哪天贴的大字报怎么办,他说,你是小委员,对吧啊?

那说,那我考虑考虑。他说,你是为谁说话呀。我这一说,哎哟,叫你问女孩子说话什么意思啊。

不要动完脑筋。我说我没有啊,这事情就解决了。这是我为他办的。这个事儿虽然很曲折,但是办成了他妈妈还来谢谢我闪给我一根油条纸。

就也不是,就是回家的时候路过这个买大饼油条的他,他给女儿买了一根,也给我买了一根。

就我们一起吃了一根油条,那么他为我办了一个什么事儿呢?

有有,有,我把铅笔盒呢给弄坏了。

那么家里呢就说呢,你爸以前有一个铅笔盒拿出来用很旧的一个铅笔盒,我带到学校去。

那么贝老师说着呢,说你这四舅啊,你看你山门都是泥。菩萨说,你,你给换了。

我妈说,那就买吧。那,那我爸就倔了。他说,呃,什么泥菩萨,我们就是不换,这叫艰苦朴素。

就是不换,不给我换那好了,我在两头掐子当中,而且又是还是学校的这个学学生干部,他说已经有有,有学生回家跟跟父母说了,说我,我,我们那个就学校就班级那那学校那那个头带了一个尼泊尔的这个千米河呢?

就那么四五天,思想压力非常非常大。那就他就发现他说,你有心思啊。我说,有一件事情我说,我给你看,我这铅笔盒,我爸要我用。

但上面我跟你一菩萨说说我,我现在两头就是没办法。

后来他就把这个签名和仔细再看,他说哪里是泥菩萨,你仔细看他,这是无锡的泥人惠山尼人。那我说,惠山尼人是四舅吧。

那我得回家问问吧。

第二天他又跟我说,不是。

他拿了一张很旧的报纸。

当时的几个月以前的啊,中国的国家,当时的领导人送给某一项外外兵,当中有一项就是无锡的惠山泥人,是中国的民间工艺品。

他说,你看,你就拿这张报纸给你办主任去看。后来老师就不看事儿了,就他为我办理事儿,一来一去,我们就比较接近了。

有一天晚上呢,失眠了,这是我毕生第一次睡不着了。

开始想他了,我就想,我毕业了,离开了,读中学不一定在一块儿。

我觉得我要做一件事情,让他记住,我那时候离开毕业还还有一段时间啊,还有那么大半年呢。我已经想过送他一笔记本。

然后呢,让他在我这个笔记本上写日记,他就不会忘记我了。 1975年春节前的初夕。

学校里老师看电影,龚宣队有一个张师傅在那里发票发剩多了两张票。

这两个老师在家生孩子,我们俩呢,正好是走过团队办公室,前头是胃。

他说,你们要看这个电影吧。

我们说,看一下他们老这样的票子给你们,那么我们就去。也就两人一起走,也是他在前,我在后,然后离开。 那么三四步的距离,我们当时看见在。

上海儿童艺术剧场,但当时是一个横一流的。这样一个剧场,我们就坐在这个票子这个位置上靠着的是吧?它发生了一条紧靠着周围都是我们学校的老师,看到我们这样坐下全部的眼光戳就朝我们这儿投过来。

很惊异的就拖过来,就看着我们两个人。

这样就开始有人针对奇话来说了。我听着说,哎,这来到天生的一对啊,他就碰碰我手。他说。

不好了,我们被老师发现了,他说,我说,马上就按灯了,蹬一按就没事儿,但是灯一样开始放电影,不断有人就看我们两个人看了还去偷销老师呢。其实在这个放松的时候,不在课堂上,也是有时候蛮无聊的。

或许他们也没看到过这样的情景。

我说,我们还是走吧,那么就到了小学快毕业的时候,所以笔记本上面写着安景同学留念比较小致的当时这个事。

我说,你把日记给写上去,第二天他也还了我一本儿,那上面呢就换了你就比较正统,祝你不断进步,在为巩固无产阶级专政的斗争中不断成长。我记得这个画就一字不插就那么画。

那他还说是我妈让我买这个样子,所以他妈是参与了他这个事儿,而我家长是没有参与这事儿。

我毕业之前呢,我们就开始担心一个事儿。

就是以后不能再来了,因为我们过去的习惯就是小学生毕业去了中学时不回需要学的。那么他说我们就见不着面了,那我们就是想,我说我们以后还能再见面吗?

他就说读中学不能见面,读中学,见面就是约会。

他说他约会不好的。

那我说中学毕业了呢,中学没有一掰指头五年。那我们说,五年以后我们见个面吧,谈谈革命理想,谈谈未来的工作。

他说,就五年,是你工作了,但是我还在读书,我没有工作,我差不离了。我们可以那时候见个面吧,说在哪见呢,想半天诶,那我们看电影那次挺好。

就在五年以后,春节前一天除夕,上午十点半对电影上午十点半。

就那个时候,我们在聊中就居上门口。

在那见如果有电影,我们进去再看一场。

过了两天,我说呀,要是五年那天你生病了咋办呢?

你不来,那怎么办呢,那我就怕他不来,他不来啊,不来,第二年再见。

那么一说,我们就这么说了,我们就说一直第五年不来,第六年间,第六年不见,第七年间一直说到第39年不见。第四十年间都说已经2015年了。

论坛说四十年不见,41年还见嘛。我说四十年不见,41年,不要见了,肯定有一人已经死掉了。 因为呢,我一算,那个时候呢,我已经要五十多了。

那时候说那边走过来一个年过半百的老头,对吧,那时候都是那么说的,年过半年就是老头。

我估计年过半百快死了,还见什么面子,对吧?我说。

就四十年,四十年不见,咱就不见了。

他说,好夜未定。

五年以后,我们见五年不见四十年,一直推到四十年,我们一定见面。

1978年的春节,慕容呢小学召集了历任的大队长和副大队长,回母校开座谈会,聊聊他们的中学生活。 慕容和安景当时都去了,这是慕容毕业以后第一次见到安景。

我们其实是在分别两三年后又再次见面了,这两三年当中,我们是没有任何联系的。

其实我是一直想着他的,但是没有手段联系,所以我没见面。他突然一见面,是不是认为一下就是她真是亭亭玉立的非常漂亮。一个女孩子。

人长得很高了,那时候他比我读狗,我们散了以后呢,我就没往自己家里的方向走。

走过这么多,走到另外一条路,我就一直跟着我和另外一个男生一直就跟着也没有单独一直跟着一直跟在后面。

一直走到一个路口,然后说,那就我们就再见吧。那时候我说,我想这么一再见,要不是多少年才能见,那我就说。

我说,我们写个写写信吧,我们通信好不好?

他说,好啊,你写到我家里,他就那么说一句就走了。

我一直送的很远。这当时他大概是十四四岁吧,就这个形象留在我脑海里就是四十年。 于是两个人开始互相写信。

慕容说,那时候在信里,他们谈的都是学习,相互鼓励,一句悦鬼的话都没有。 但即便如此,在那个年代,男女通信本身就具有某种象征意义。

所以慕容把收到的信藏在自己房间门口的废报纸堆里。

他以为这样就能瞒天过海。

1978年的五月份吧,这个事儿就东窗事发了,被我妈发现了。

他说呢,是我比较敏感的一个孩子啊。他没跟我说,他就跟我爸说,他说你,你儿子谈恋爱了。

你看那么多女孩子写给他的信,那我爸说里面写什么,我说写什么是看不出来,但这个行为本身有问题。

那么他还是没跟我说。他做了一件非常荒唐的事情,他直接找那女孩子骂,找那女孩子家去了。

他拿这些信就找了安瑾的母亲,她说我的儿子叫什么看。母亲说,我知道啊,我见过啊。

他说,你知道他们写信吗?那安瑾珞妈妈就说,我知道啊,他,你认为他们写信正常吗?但他母亲就说,每封信来回我都看我认为很正常啊,让他们交流交流,学习有啥不好的?

对我妈说,这男女同学两人观点不一样,那么当时那种上海的住房不是独门独户的,都是一幢楼七八家户人家。

那么一来一去没一说嘛,邻居开始来了。

那我妈就叫邻居平平礼,这个事情现在开始非常黄团一件事情,你怎么能把私事给搞到邻居那儿争起来,争完以后呢,反正邻居也有说对的,也有说不对,也有说教育孩子,反正又乱七八糟。

然后妈就回来了,闹了一场回来了,回来以后呢,就跟我摊牌了。

但他没说去过别人家,他说你跟他写信,对父母很严肃的,就是说而且有点这个责骂的意思,反正非非常痛苦,那我决定就算多少。好吧,那就不来网了吧?

反正我想还不是五年要见面的嘛,那不写信了不写了吗?我当时还写封信去,说明这个情况,父母不同意。

后来我又连续写了三十封信,他都没回。

慕容后来才知道,母亲当时大闹一场的事儿传得沸沸扬扬,给安静的声誉带来了不小的影响,甚至在学校里都有人拿他和男同学的关系开玩笑安静,就此杳无音信,慕容也不再追问了。还好,他等待的五年之约很快就到了1980年刚上大学。

我就在这个剧场门口等了好久,没有挺冷的,而且都在霹雳巴拉就放炮,大概前后等了四个钟头,我是提早了一个钟头,脱后了身子。

三个小时我就知道我们完了,从此以后就是没有忘记过这个他的那个最后离开我的这个形象。 十四岁的时候,那在一个路口说在家啊就走这个形象我从来没忘记我一直走了。

隔三差五的想起来,因为我后来工作以后走了很多地方。

确实不错,就是我觉得我们总要见面,我应该把自己弄得好一点,见面的时候不至于太没样子,能说得出自己在干什么,有些什么成就。

我一直是这么鼓励自己的。

非常巧的是,我现在的太太名字和他一模一样,但是并非是因为这个名字找的。现在这个太太,她是我的一个实习生。

分配给我的时候,我不知道他是折谜。

后来熟悉的才知道他居然也叫这个,但年龄差很多,同样写法。

后来我,我因为谈恋爱的时候呢,说起过我说你是第二个他怎么回事儿,我说替代品吗?我说,不是因为我认识你,说决定要和你在一起的时候,我还真不知道。

我们也是比较短的时间决定,然后恋爱谈了很长时间,他决定是很早的。

我说我,我其实决定说没人叫你这个大名的在单位里面,所以呢就是。

我是不知道这个名字的,所以你不是替代品九七年我妈身体不好,他知道自己不行了,最后跟我说几句话。

最后跟我说的话,里面关于我父亲以后的生活的,有关于家里的经济情况的,有关于这个我太太的关于我们以后的生活的等等很多事。

他最后他说,我再跟你说一个事儿,有一件事我对不起你就是安静。这个事儿是被我处理坏了蛮好的一个姑娘。她说呢,我处理坏了。她说,我不是坏戏。

你就原谅我吧。我知道你为这个事儿心里难受了很多年。

但是呢,他说,就就就就原谅我吧。

他说,妈妈就快走了,不要在这个事儿再记恨我,我不想带去。呃,我说你,你,你不要那么说,我说我理解这个我都这个年龄了,我都理解,没事儿啊。但是我妈这么一说呢,她她她不久就走了。

但我妈这一说,那勾起我这这个事儿。 后来呢,我在复旦碰到了他的一个同班的男生。

他告诉我他在美国,他说在美国新泽西。

他就这么说了一句,他说结婚了,又是个两个孩子的母亲,很幸福,但我我我也没多问,就说,哎,你有联系方法吧。我也没问。

大概在9394年什么一说,但我妈走的之前我说那番话呢,又让我觉得有必要是不是要去就找回,至少我妈?

走之前这话话我想说给他听,我就去又回去找了复旦的那个他的同学,他说,我现在真没有他的联系方法。

真没有。我说他经常回国吗?他说,应该不长吧。所以那个时候那一段我已经不在那个约会,说好要约会的,这个时候去约会了就就不太去了。而且这个剧场拆了。

沿岸路拓宽的时候拆了,就是这个位置而已。 但是呢,我就想,我怎么能够想办法找到他,在报纸上写了一篇文章?

叫迟到的道歉就说了,我妈说那个事儿,然后我倒续回去说当时是怎么个情况,因为我觉得如果他父母看见了,是能够知道这个事儿。

写完了没反应,那就第一次努力是失败了。

那我想我怎么办呢?

那时候互联网起来了二千年左右吧。

我想别人告诉我说很多的这个美国人的名字,当时在雅虎,雅虎这个搜索人员是塑造的,那么我就开始搜我天天没事要办公室搜索啊?

新泽西安静,女,什么时候生怕死了,怎么走不走。

扩展,扩展,扩展,扩展,扩展,扩展,扩展,扩展,扩大到全美国,找不到。 过了一阵子呢,我又去问我们在美国的我的一个同学。

我说,有这么搜人的吗?

他说,有啊,他说,你肯付费的话呢,可以收得更准确。他说,你把那个要素给我,在美国给你收。

他说我用付费的给你收,都给他名字都给他,他去收收半天,跟我说没有。

我的同学就跟我说,只有一种可能性,他后来在美国没用你这个名字,所以你说不到这又失败。

反正我觉得这个事儿,当时我觉得,大概他留给我十四岁时候的那个影子已经是最后的,我可能这辈子是见不着他的,那我就是觉得最后一个希望就是四十年,我觉得前面他都不会来。

但是四十年是我们约定的,最后的期限就是2015年的初期。

我53,他开52了。

我觉得如果这个见不着此生修矣,他已经忘记忘了我的单位下面都小女生嘛,他们都是八零后,九零后我就我就说我跟你们说一个事儿啊。我说他们说谁带是你的吗?我说,不是我这说什么故事,我是约定的,小时候约的四十年以后一定会见面的。最后一个日子是四十年,四十年前的约会。

好像很深情嘛啊?

就是说说我说他会会来嘛。这样的一种情况都说不可能来四十件事,还记得你呀,后来说肯定是你本人的故事。我告诉你。

你的脸上,你这张脸没有什么惊天动地的爱情,所以他不会来。小时候那时候那种承诺,能相信吗,成年人的承诺都不能相信。我说小小小孩子承诺就能相信。

就那个初期就去了,我是提早了时间去的,这一锤子买那天很冷。

但是有有太阳,因为这个地方呢也没有了,这个没有了剧场,我只能走来走去,那怕他找不着,因为呢,他拖宽马路呢,就把里面的民居给拓出来了,其实就是民居的门,就是这个时间十点半没有人。我还是走来走去,别人后面就叫了我一声,呃,那时候就我一回头看到诶,他站在那儿看着我笑呢。 那真是一种就是四十年来所有在心里装着的东西。

就有一下子如释重负的感觉,就觉得哎呀,这一下子这一辈子想了很多很多次的这个场景居然就那么好像有点轻描淡写的就实现了。

也谈不上什么多少激动呃,但是呢,又觉得很高兴,觉得他终于是来了,他没有食盐,我也没有食盐。

四十多年过去了啊,他安瑾同学呢,还是那样?

当然是老了,相比他的年龄还是年轻的,然后依旧是这样的一种感觉,也还是那么一种效法。

然后他看到我也挺平静的,他说,啊,我们又见面了。

嗯,其实说不上有多么的呃,轰轰烈烈。呃,那么心潮起伏。 呃,但是确实是有一种那么多年来藏在心里,那个东西一直想着那个东西,一下子就释然了,好像如释重负了。

然后我们就找了一个屋子,就他说,你跟我说说我们分开以后的事儿,我就说他像审问我一样,还有吗?

还有吗?还有吗?他就像手问一样。我觉得我们非常熟悉,他就跟我说起他的家里的情况,他先生是是干什么的,他是干什么?他后来是纽约大学药学博士,毕业的是现在是所以药制药公司写临床实验报告就干这个事,其实非常熟悉,就像自己人就这么谈谈了,大概三个多小时。

谈完了,谈完了就是他说他是第二天就是要坐飞机走的。到今天为止来点事儿,我们已经完成了自己的心愿了。

见了联系上,我们就写信吧,不要再写这个信了,写写医没有,我们现在呢,依然会在微信上沟通。

不过次数不多,每年就那么一两次,遇到中国的节日啦,美国的节日啦。 呃,我们都会互致一下问候,我就跟他说,四十年。

这个约会完成了,我和你之间的很多事情就了解了,不能了解,是因为没有碰到了就了结了。就所有一切事情都有了答案都有了结论。 我说,我现在跟你确认你是我的初恋,你确认一下我是你的什么,他说,等你八十岁的时候,我给你确认,关于这个,我们这个四十年约会,我那时候不一定保保证他能来。

但是我想他要是来了,我还是挺有把握的。我觉得。

呃,四十年他肯定会来。你说约了四十年了,如果万一给实现了,那可是了不得的大事啊。那可是一定要送他一个非常非常珍贵的东西。

我,我决定要送他。 呃,一个能够代表这个时间流逝的代表我们两人之间联系的这样一个东西送给他。呃,同时呢,这个东西呢?主要珍贵是珍贵在内容,而不是在这个他的这个物理状态上,比如说什么,送个什么,呃,芭比瑞的包啊什么那就俗了。

所以呢,我就想,我给送个什么东西呢?我,我当时的主意就是我把我从认识的开始。

到四十年到目前,眼下为止,所有的中国的民歌和流行歌曲全部给挤起来,送给他,代表了我们两人之间所流失的这些个岁月。

全找出了一共有八千首,这个八千首歌怎么装呢?

我后来想了一下,我是去买了一个Ipad,然后呢,我就每天下班,以后我就把这个。

一手一手的给倒进去。

然后做完之后呢,我还特地写了一张纸条,那么这封信呢,我给读一下是这样的,送给老友安景的这些中国歌曲,他记录了中国的几个时代,也记录了我们心底收藏的回忆,其年代跨度覆盖了。我初始安静,不辞而别,直到四十年后,在上海再次见面的那段时间。

在这个数码空间里包含了彼此人生的精华时代,包含了国家翻天覆地的变化。

包含了我们各自的经历和思索,包含了我们生命最宝贵的那段里程。

安静是我青春时代的偶像,这个偶像伴随我大半生走南闯北,这是上帝送给我的人生礼物,视为环礼。

慕容欣,所以呢,四十年我们见面了,我就把这个礼物送给了他。他非常激动。

后来呢,他带去美国了,然后他给我发了一段微信。

他说,在纽约的街头,看着来来往往的老外,耳朵里听着这些小时候的歌,感受到了年代和积淀,感受到了感情和友谊。

永存爱是不能忘记的。

我们这些个歌曲,其实承载的就是我们这一份友谊。

你现在正在收听的是亲历者自述的声音。节目库是fm,我是主办者。本期节目由野捕制作声音设计。孙泽宇。

感谢你的收听,咱们下期再见,嗯?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