缅甸边境故事:被审问的那一晚,情报官用枪指着我的头

读喜马拉雅作者:gezhong日期:2023-3-9点击:472
我当下认定,这就是我人生最后十几米的路了。 故事FM ❜ 第 481 期 世界上应该没有人会自愿卷入战争。特别是当你了解了它的残酷之后。 但对于某一些职业的人来说,战争有着它独特的魅力,在你真正接触到它之前,你会有些不切实际的想象。 而这种想象,在带给你勇气、激动的同时,更会带给你无尽的危险。 /Staff/ 讲述者 | 子南 主播 | @寇爱哲 制作人 | 也卜 声音设计 | 桑泉 文字整理 | 也卜 小波 运营 | 翌辰 雨露 /BGM List/ 01. StoryFM Main Theme - 彭寒 (片头曲) 02. 被镂空的意外 - 桑泉

缅甸边境故事:被审问的那一晚,情报官用枪指着我的头

你好,欢迎收听故事fm,我是艾哲一个收集故事的人。

在这里,我们用你的声音讲述你的故事,每周一,三五咱们不见不散。

世界上应该没有人会自愿卷入战争,特别是当你了解了他的残酷之后,但对于某一些职业的人来说,战争有着它独特的魅力。

在你真正接触到他之前,你会有些不切实际的想象,而这种想象在带给你勇气激动的同时,会带给你无尽的危险。

我是子南,我是九零后啊。我现在是一名纪录片行业的从业者,今天的讲述者子南还有一个比较特殊的身份。

他曾经在某特战旅当过七年的兵军队生活,不仅锻造了子南的身心,更让他对冲突和解决冲突有了一种强烈的兴趣。 刚回到北京,有一天晚上我在家里的时候就看到了新闻联播。

里边讲在这个云南的边境地带有战争,而且对面的飞机就就是误炸了我们几个编笔。

首先我们来关注缅甸国感。

2015年二月九日起,在缅甸东北部都果敢地区本地的民间武装力量,果敢同名军联合其他几支地方民间武装实施光复果敢计划和缅甸国防军发生了激烈的冲突。

大量的边民涌入了中国,云南避难。 说到果敢这个地方,因为历史的原因,当地的果敢人从文化认同上觉得自己更靠近汉人。

而他们在地理上又毗邻中国,说的是西南官话,流通的是人民币。

街上招牌写的都是简体中文,在各个方面都和中国有着密切的联系。

而缅甸政府因为更想完全的治理果敢地区,所以和当地的一些武装力量时常爆发冲突应该是在一五年对一五年春节前夕的时候开始打的。

就一下让我特别感兴趣。我没想到在和平年代,离我们这么近的地方还会有战争在存在。

另外一点就是,当时呃,因为我喜欢拍照嘛,我的我一个小理想就是,如果就是有一天我能当战地摄影师的话,我也觉得特别棒啊。因为首先我,我曾经是明军人。

但是我,我后来觉得那战争它可能是不是特别好的一个事情,那我去记录下来给别人看,让别人让大家觉得这个战争是什么样子。

我觉得这个事情可能也许比我拿起枪来会更有意义,都是一晚上发生的事情,我也觉得是个天意啊,也是我做任何事情我都喜欢,就是只要我想干了,我就赶紧把这事儿干了。

我就去上厕所,就蹲在马桶上的一个功夫,我就把机票定了,就我也不知道那边是啥情况,什么都不知道,我就决定去了。 子男离开北京的时候,没有告诉任何人,自己要去哪儿,要去干什么?

这也是他退五之后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独自一人远行此南,在一天之内辗转了各种交通工具。

最后搭上了一个过夜的卧铺,长途巴士汽车在蜿蜒的云南山路上小心地行驶着走这样的山路,你必须得相信司机的技术。

否则你的心会像路边飞溅的石子一样,一不小心就坠入万丈深渊,自然兴奋地睡不着。他期待着第二天早上一睁眼就能到达边境小镇。

但是没有想到凌晨七点,当大家还在睡梦之中的时候,汽车突然被拦了下来。 我后来才知道啊,原来那边检查站很多,因为涉及到毒品的问题啊,那边属于金三角接壤的地区,很多人去运送毒品。

所以检查站非常多,再加上那年打仗,然后下去了以后,嗯,然后警察就让交出所有的身份证啊,看哪些人是外地的。然后结果一看,我是北京的。

然后就马上就把我单临过去了,就问来干嘛,我说,我是去那个边境上那个镇上,我去去做志愿者。

他问什么志愿者,我说,我也不知道是什么志愿者,我确实不知道是什么志愿者。

后来他看了我查了我的手机,查我手机里后,然后看到我一些这个qq群微信群。

他说,你是不是刚退五啊?我说,是的,他说,你是不是想过去打仗啊?

我说,我说这个我没有没考虑过。

嗯。后来他们简单的商量了一下,就说,你,你,你不能过去啊,你就从这里边原路返回。

后来我看了一下距离,还有一百多公里就到了边境了。 当时是非常的难受,感觉不服气啊,就感觉好像就最后还差最后一步了,然后就到不了了。

当时马上来了往外走的一辆大巴,然后就让我上去往外走。

刚走出去了也就几百米一公里的样子,当时就脑子一下就就就冲上来了。我就我就当时我的想法很简单,就是说我说部队这么多年的训练,我就还过不去一个检查站了。我说,那就还真的白练了。

我就跟司机马上,我就跟司机说,我说你停下车吧,后来我就下来了,然后观察了一下地形。

就是按照我们在军校教员教给我们那一套啊,观察地形攀端,我发现检查站的它的东侧是山体啊,是山,它的西侧是一条河谷。

然后他们默认的是没有人能从这个和尚过去啊。所以说这个检查站设在这个。

河谷上和大概有个二百多米宽,然后我,我觉得我应该有信心可以从这条河上过去。

当时我就穿过一片芭蕉林,那到了河边,然后把协脱了,把裤子脱了。当时我带了一个背囊啊,带了一个挎包,里面是单反相机。

我就头顶着背囊,然后就去用部队里面练习的那一套求渡过去的。在那一年刚退役的那一年,那整个人的身体状态是非常好的。

它它的河流倒是比我们训练的时候更湍急。河底也都是更乱的石头啊,你踩不住,所以有那么一刻。

就真的要就是就是就是倒就整个人就淹下去了。

但是就那个时候,就是就是凭着自己的耐力和体力,然后就游到了对面兴奋呀啊兴非常兴奋,有一点点就那种在战场上的感觉啊,你也不能被别人发现,就就好像好像你训练了这么多年,好像就是为了这一刻的那样的感觉有到了对面以后,我就考虑怎么去绕行,怎么去不被发现,然后包括我还要考虑。

接下来还有还有六七个检查站怎么过,我一个人背着背囊,就特别像那个旅。那个背包客询问当地的老乡,我说前面还多远在哪儿,还有检查站。

然后最后的最后呃,也搭了一辆私私家车,反正辗转了这么几个交通工具,最后到达了。

边镇上那个小镇其实越靠近这个边境小镇的路上的时候,最后我坐在那辆小车里的时候,其实已经有很强烈扑面而来的那种不一样的观感了啊,其实第一点头上会有直升飞机在在天然盘旋在飞来飞去。

包括刚进入这个小镇的时候,街上可以看到我们,我以前在部队,我们经常看到那些轮式装甲车啊,我觉得完全就是一个占地的状态了。

然后第二点所有的民房上面都查着特别大特别显眼的一个五星红旗,我就问司机,我说。

我说,为什么怎么差这么多国企。

然后那个司机就告诉我,就是因为前段时间发生了这个对方的飞机就是误误飞过来误投了炸弹啊。所以现在就是每家每户插上国旗,就代表这是这样明确的表示这是中国的,让他一眼就能看到。 这是我第一次浅浅的认识到国旗的意义在哪里,而不是说从小学的时候我们参加升旗仪式,唱国歌,就那样的一个仪式流程。

但是,后在后边的经历中,其实有无数次的越来越加深这样的意义,子南被带到了来对接的志愿者大本营,也就是救援队的仓库。

因为这是一个民间自发的组织,他们能为当地居民做的事情非常有限,主要是负责调配和分发物资,以及去受人边民的安置点,或者也可以称之为难民盈利,去做一些机动性的工作。 跟着救援队的车子南第一次看到的难民营。

那些无家可归的人们,住在有雨布和竹子搭建起来的临时帐篷里,这些帐篷大大小小的沿着边境线蔓延开来。

里面的卫生等条件都勉强是及格的水平。

但是最让子弹惊讶的是,或许是因为这场战争的敌我双方难以分辨,而且他们又都和这个坐落在中国边境上的小镇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所以你可以在那名营里遇到来自任何背景的人。 只是子南当时还不知道这其中蕴藏着多大的危险。

因为一五年的那场战争发生的特别突然啊,没有任何的前兆,所以所有的老百姓逃出来的时候,什么都没带,有胆大的回去家里边儿去点儿什么东西,但是每一次回去都有可能这个人回不来可能遇到。

政府军也可能遇到反政府军,但是遇到了后的结果,谁都说不准,因为之前有太多太多,这样的例子就是不知道什么原因就被打死了,所以第一天就很快的去了南明营啊,跟他们分发无子。

那时候我带了相机,然后就很兴奋,因为头一天晚上我还在北京的家里呢啊,第二天的下午,我已经到了这个我想象中的这个地方,边境的这个难民里边非常阴差阳错的,因为一些机会啊,但是这个具体怎么样,我觉得是不太好讲的啊。

不太方便讲,就在那第一天的下午去,在难民里的时候,我有机会去上到反政府武装的阵地上。

当时我是连想都没有想,我就答应了,我就就去了上去了,以后跟他们聊了聊等等。 我印象比较深刻的就是他们那个烟灰缸政府军打过来的迫击炮,然后刨出来那爆炸的弹尾去做那烟灰缸。我还拍了一张照片。

然后坐在他们车上的时候,旁边我旁边有一个迷彩帆布迷彩布包着的一个包,我一直不知道是干嘛的。我下山的时候我就好奇,我问他一嘴,我说这是什么东西。

然后开车的那名士兵就特别随意的回过头来跟我就特别随意的说了一句,说那是一帮手雷。 呃,当时我就一下就惊了,因为我,我在部队的时候,我们也进行投弹训练啊。有。

我不认为这是一个特别安全的做法啊,在因为又是山路,就就看着那包东西在那后我的旁边,后座上就跳来跳去的。当时我就赶紧用我的手把他摁住了。 啊,不让他挑,但我摁住了以后,就明显能感觉到那是一包满满的一包的手榴。

说实话。

真实的感觉就特别简单,就是兴奋就是兴奋。我后来回起来,我也是这么觉得,我觉得为什么这么兴奋,所以人的骨子里面都会有一种可能是男人吧啊。或者人的骨子里面都会有一种天生的这种好斗渴望的心理,尤其是在那个时期那个年纪的一个男生来讲。

但是我现在再回想起来,当时第一天发生的这一切的事情,从过河绕过检查站到最后,很鲁莽呢,伤到了同盟军的阵地上。呃,是非常的鲁莽的。

这一切的东西都为后边做出了铺垫。

加入救援队的第一个月,自然一直觉得周围的人总是用一种不信任的眼神看的。

卷队里的外地人特别少,再加上他的特殊背景,大家要么以为他会玩儿一玩儿就走,要么就怀疑他有什么其他的目的。

但这种疑虑很快被打消了,子南也很自然地开始了解身边的伙伴,结果发现每个人都有着自己的故事。

比如说这个老穆,他也是瞒着家里面出来的,他有老婆,有孩子,他经常打架,背后也纹了一个大的纹身,一个龙的纹身。

他自己内心有一种渴望,他也不知道是渴望是什么无处宣泄,周围的人都不理解他。

慢慢慢慢,他把这种渴望转变成了一种暴力,一种血腥。他跟我说,曾经有一次,他把刀已经架到了他的一个仇人的脖子上,在那一刻,他就是想要看下去了。

但是在最后的最后,他冷静了,他放下了刀。

他后来身边所有的朋友给他了一个外号,就叫他恐怖,就是恐怖分子的那个恐怖。所以,当在他在这样的一个状态下看到了招聘信息的时候。

他毅然决然地来到了这个边境和我们会合。

在当年我见到他的时候,他的眼神里面是带着杀气的。

他跟我提到过,就是他。

是想过杀人的,他当时是想过,也许在这儿当老师。也许说那一天真的决定了,就去上山打仗了啊。所以他那一就是他那个状态,其实是不正常的。 紫楠觉得老穆和自己都是心中藏了一碗儿火的人。

你可以说他们来边境的目的不单纯,但当你每天见证着战争带给人的绝望,以及自己身体力行的帮助,又能带来多大的希望的时候。

改变会自然而然的发生。

其中尤其重要的是他们为难民营里的孩子建起来的学校。

他刚来的时候,其实是我们有两个学校,所以他负责。另外一我们最后的那所学校啊,当他去的时候是什么都没有的,也没物资,也没钱也没人。

他和难民,他和这个当难民营里的人住在一起,然后用了几天的时间,家长帮他盖起来。他跟我说的是原话,就是当他就坐在那个田梗上,就看着这个事情发生的这一切一点点最后发生变成一个学校的时候。

他觉得无比的,他是人生中第一次感觉到有一种成就感,就他找到了位置了,这些人需要他尊敬他。

他终于在这个世界上,在这个社会里面找到了他应该的那个位置,他获得了成就感,他获得了这种他想要的东西。

其实那段时间对于我个人来讲,我觉得是非常,可能这样说不太合适,但是其实是非常单纯和美好的时光和一种生活状态。

你也没钱,你也没工作,没没有社会属性,也没有未来的计划,但是每一天特别快乐,特别简单啊,因为你想的每天就是如何上课,如何做饭吃什么?

就好了,谁也不知道能持续多长时间,也不去想,一点都不会去想,直到有一直到每一天早上,你都会被这个机枪的声音和打炮的这种炮声去吵醒的时候,就跟闹钟一样被吵醒的时候。

或者有的时候,这个炮弹会从你的头顶上划过。你能听到他那个呼啸声的时候,他才会提醒你,哦,原来你还捏了你是在战争之中的。

原来他离战争如此的至今,你就在身,你就身处在这个战争之中。

我们有这种感觉,是因为。

我们家谱在这儿啊,我们总有一天可能会走的,或者我们想走的时候可以走的,但是如有天这个战火烧到你的家的时候。

那你只剩苦难了。 随着战事着间稳定下来,自南也习惯了在边境志愿服务的生活。

他以为自己会很快就回家,但是没有想到转折来得非常突然。

接下来在他身上发生的事情完全超出了他的预料。 那天是战斗比较激烈的一天。

我们在难民营的学校里边,整个后边的山头上,边儿枪声大作,枪炮声非常非常的密集。后来我们看新闻就是等到最后就回到中国之后看新闻才知道那天是一场战役。

然后所以我和老孟就有一种冲动,就想去看一看,然后包括我们要去山里边去采一些这个野菜很蘑菇,然后就加上了一个小王啊,他是他是云,也是云南人,是我们支援队这个支援队的一个司机。

当时是因为头一天他送完物资以后,他的车坏掉了,走不了了,所以在那儿呆了两天,然后结果他们他也没事儿敢就跟我们一起走了。

我们准备这个背包里边儿放了一把砍刀,一把刀啊,就想要,只要是想砍树就开路用的,因为那边没有路。

然后放了几块儿压缩饼干是这种军用的。

我们一路特别艰难的开路,按正常来讲就不该走了啊,不就不应该走了。但是嗯,就内心的那个东西就在驱使着你点滚带爬的四肢并用的啊就往。

越来越近,越来越近。结果走到快中午的时候,我们到了一片开阔地,正要说站在商量要不要吃点东西的时候。

就隐隐约约地听见,不知道从此哪个方向传来一阵人说话的声音。

我当时就有点儿开始觉得不对劲了。

我就跟他俩是说,我说,如果一会儿如果真发生什么意外,我们就做一件事情,把双手举起来。

千万不要乱动啊,因为这块可能我对他们。

我跟他们俩相比,我可能会敏感一些,我会了解一些。

然后我们就在那儿又一边聊天,一边就是我。我就一边在又在仔细的听我说是不是有人在说话。

可能过了两三分钟就传出来一个特别清晰的一句喊话,但是你听不懂他喊的是什么。 我当时有两个判断,要么就是免语。

要么就是云南方言,我可能没听懂,也可能距离远听不清,但是很明显是冲着我们喊的。

就在那一刻,我说,举手,我们三个人就一块儿把手举起来,一点儿都不敢乱动,结果对方好像也不敢动啊,对方他也没有弄清楚,我们是来干嘛的。

就这么僵持了两三分钟,就看见远远的大概有30300米左右一条的那个灌木丛线上站起来了,两三个人举着枪。

后来我才突然知道完了到了他们的阵地上了,自然在心中飞速的盘算,假如对面是骨感同盟军,他们说不定能被立即释放。

但如果遇见的是缅甸的中央军,那情况就复杂得多了,等靠近到足够劲的时候。

我确认了是缅甸一方,我心里边就基本上就就有点凉了,但那一刻是你是不,你是来没有任何时间去考虑这些,仅就是后续的问题,他叫我们怎么做,我们就怎么做就好了啊。然后他们搜查了我们的背包,三个人绑在一起让双手反绑,戴上眼罩,呃,就跟电影里面一模一样。 但因为缅甸又被英国人殖民过,所以他们的军官都会说英语。

虽然可能有口音。

因为我英语口语还不错,但也因为英语口语太好了,后边那个缅甸方就出过一个新闻,就是说就是这是华人见底啊。说着一口流利的英语,这样的一个新闻,但当时就是只有我一个人能够说英语。

他们最感兴趣的问题就是,你是果敢人还是中国人。

因为果敢人和中国人看起来都是一样的,都属中国化。

但是如果你是中国人的话,他们确实就会考虑很多。

我就用英语回答我说,我是中国的公民,我确定我是中国的公民,他们一下子也不知道该怎么处理我们了。

因为是中国人,他们也不知道怎么处理,所以说他们就很难办,他们不敢轻易下决定啊,然后就扭送我们到了他们的上一级的指挥所。

就在这个走的路上,一路上我们都是蒙着眼睛被绑着双手啊,都是山路,没有路,那种那种磕磕绊绊的走。

但是你的耳边。

就明显感觉到就是枪炮声都是一直在响着的,就是你在阵地上穿行,枪声不会让我陌生,但是你当你在部队的时候,你永远没有想过说,有一天你会被人绑着蒙上眼睛,穿梭在一个真正的战场阵地上。

还是不一样的心理感受。

当时就我们个人的判断和心理疗愈来讲,很有可能也许就随便找个地方帮门开一枪,谁也不知道我们死了没死,谁也不知道我们死在哪里了。

就这样了。

因为在其中有条路的时候,我虽然被蒙着眼睛,但我下边有条缝啊。我可以这么抬着,稍微能看到前面一点点的地方。

我,我当我有一次看的时候,我发现前面是一条断头路,就那个十几米的距离,我当时已经我已经接受和和承认,这就是我人生中最后十几米的路程。

我认为我们三个人就在那条路的尽头,一人开一墙,然后被踢下去就好了,所以那十几米就完全接受了我自己今天这辈子就在这。 我当时唯一就想一个问题,我就想嘛,这个我父母怎么知道我到底死没死或者死在哪?

哪里有点不太甘心,结果后来等到了那个尽头的时候,发现是一个胳膊肘弯儿,还可以拐啊,就那,但是那时机密,你的心理变化就是从你接受了,已经死亡了,然后就到了。哦,你又重生了。

你死不了了。 紫南一行人从一个军营被带到了另一个军营,问完相同的问题之后,又因为无法做出判断被送往更高级别的军官那里随着盘问,他们的军官级别越来越高,紫楠能明显地感觉到失态在一步一步的变得严重。

然后检查完了以后,在一群人的簇拥下又见到了这个人。我猜测他是十张。

这个时候他会更聪明了,他先不问我们,他先看我们的手指食指,如果长期摸枪,打枪的人手指食指上是有剪子的,包括糊口。

我当时我知道他要想干嘛,但是我当时也很害怕在哪儿呢。

我毕竟刚退役没多久,但还好我退。我已经相当长一段时间,没有操作过武器,或因为我成为军官之后,不会像战士那样的那么频繁的训练了,但我手上还会有剪子。

单杠啊,这些抓单杠啊,这种的剪子,我当时还是心里边儿比较忐忑的啊。但还好,最后摸完了以后才开始问他说,你知道我们在这里打仗的吗?我说,我知道。我说,我们也。

我们也不知道我们到了你们的阵地上。你们地盘上因为边界线,它其实是一个很模糊的概念。

所以边境线它它,它没有,没有任何的地标啊。

他就算是有那个借妆,他也是隔一段距离,也许隔一公里或者五百米才有一个在云南那个丛林里边儿,你也看不到。

所以我说,我们,我们不知道我们是五亿中,我们是一个意外。他说,好吧,那真的就这样,然后后来在那一刻通过交流我,我们还是比较判断,也许可能过两天我们就通过这个口岸在扭被遣送回去。

但是好事实证明想的太简单了,当天晚上我们就被送到了另外一个机构。

我们后来据后来的我们的推断,他是个情报局,因为如果我是果敢人的话,他们处理我就很简单。

就放到牢里就好了,或者是该该打就打,该言行逼供就言行逼供。

而我是中国人的话,万一要处理错了,那可能会影响他们的前途啊。 政治生命啊,官官位啊,都有可能,所以谁都不想去做这个最后的决定。

啊,那就先先问再说。

所以在那天审问的时候,是一个他们的军官,一个情报局的军官,加上一个翻译,一个果敢级的警察。

嗯,然后那个人还在北京流过雪,所以他第一句话就跟我说说我说。然后他先问我,你是哪里人家在哪里?

我说我是北京的,他说,好,我告诉你,我去过北京,我在那儿上过学,在某某某大学上过学。

你不要骗我哦,你要骗我就可以知道了。

他和最开始先用特别基础的一些尝试去问,你看你是不是中国人,是是北京,是在哪哪个省?

我说北京不是省的哦,那中国的主席是谁?是昆明大还是云南大?

然后去询问你要那你怎么来的,哪天到的见了谁啊,你们是什么?你们是做什么的啊,你们还有什么同事?

这些问题我当时其实面临着。

两个困境,一个困境,是,我当时很紧张,我不知道他们会要做什么,下一步的行为会影响到什么东西,所以我我会尽量的去保护我的。在云南遇到的那些同事也好,人也好,朋友也好。

另一方面,最大的困境就是我的这个身份问题,因为我刚刚退役,如他们得知的话,他们肯定会做一些文章,包括想要去套取一些东西啊,甚至是策反你都有可能。

我觉得那个时候我因为我刚退役,身上带有的那个军人的这个气质啊,还非常的重,所以他们一直在反复的问我说,你当股并没有啊,你是不是当兵呢?

我是我没有啊。

但是他们一直就觉得还是有疑惑,所以那个情报局的景观一直在翻我手机,也没有看其他人手机,我其实是留了一条心,留了一个心眼的。 当我到了边境一段时间之后,我发现这里没有我想象那么简单。

嗯,这里边是很复杂的我,我,我特意的去把我手机里边所有涉及到我以前经历的这些东西都删掉了。

但是万万就没想到,他首先先翻出的是我去同盟军阵地的照片,因为这个我没有删啊,因为我觉得我还觉得挺宝贵的啊,我觉得那个机会挺难得的。我当时还有一个做做占地摄影师的这个理念在里面,他先翻出这张照片一下就非常兴奋。

因为你可以设想一下,在战争之的过程之中。

你被其中一方抓了,但是被其中一方发现你有他的敌对的一方的照片,你去过他们敌对一方阵地的照片的时候。

那他们就基本上就好像了,抓住了一个有功的可以立功的这么一次机会一样,他很兴奋,然后我就会解释我说,我说我,因为我们在难民营工作。

我们没办法啊。

有些东西我说他们让我们去,我们也。

没法不去啊,我说,但是我们我,我说我,我保证我们,我和他们没有人任何的这种利益的来往。

然后他继续翻我手机的照片,我,其实那个,那一刻我就我就很紧张了。然后我就慢慢的越来越紧张。

后来过了没过多一会儿,他就翻到了一张我穿着军装的照片,我也很意外。我后来回想起来这个事情,也许我百度云里边的照片呢,我没删,但是我没想到他翻这么戏他一下,我就基本上所那天晚上所有人的这个矛头和精力,因为我和老穆是在一起被审问,然后小王?

那个云,那个云南的小伙子,他是被带开分开分开审问的,所以当他发现我穿金章有过穿金章他照片的时候,所有人的兴趣点那天晚上就都集中在我身上了。

后来我说,我说我当过兵啊,但是我当了一五兵。

我说在中国,因为服兵役是义务制。我说很正常,很多人都当过兵,我服两年兵役,我就退五了。 我当时想是绝对不能说我是我上过军校。

也不能说后边特战旅的这些东西,那就。

那基本上他们就太感兴趣了,那就更复杂了。

我说,我是来做志愿者的,他们不信。他说,你为什么一个北京人跑这么远来当志愿者,你为你为什么不去赚钱啊?你为什么不去怪工作工作?

当他轮流反复的不同角度去问这一点的时候,到最后我说,我就又带着有点生气的。这种我就很激动地在,我就看着他的眼睛,我就跟他解释。

我说,有些人的生活和追求,不光是挣钱去,只能帮到别人,对我来讲意义更大。

然后我,我也许是我的这种激动和真情,让他觉得我说的是真的啊。所以他首先排除掉我不是来打仗的,但是他们有第二个目的,就是他们想要从我身上套举一些情报。然后那个情报局的军官就就问我说,你们部队编制是什么,一个连有多少人?

这是他的一个陷阱,我们在部队里面受的这种教育。

啊,这种东西,也许我们在国内有和朋友,也许可以聊一聊啊。但是在这样的情景之下,如果你说的话,那意义就完全不一样了。

所以这根底线是我的底红线。 我就说了一个假的数字给他,但它即使是一个陷阱,他后来就跟我说说你骗我,他也来过中国,做过培训,被培训过他就他就所以尤其来判定你,可能很多事情都在都在撒谎。

我说是这样,我跟部队没有关系了,就算我退我了,但是我们也有我们的规定。

我这东西我不能跟你说,所以他反复的在问我这个问题,我都用这个会答案去回答他,直到他最后爆发了啊。

这可能也是一种什么的技巧,但在在那一刻,你是无法做出判断的。 他把矿业水平一下就追到地上喝,非常狠的用力的追到地上,然后用棉椅一直在骂。

这一下都很突然,他的时间其实非常很短,那么他很快就发生了。这边翻译就说说。

你说你不老实啊,你骗我,我要宰了你。那边人是说杀说杀人,不说杀人的,包括动物也是他们就宰,是云南方言。

刚说完,话音还没落呢,就把他手枪从腰里他们腰间有一个手枪套,里边别了一把五四手枪。

这个枪我们在军校时候都练过就打,就拿出来了,拿出来以后就一边拿一边拿着墙一边就。

又再继续骂,我还没反应过来呢,他就走过来了啊,就拉了一下这个套筒,死弹就已经上去了。这一切都很快发生的,其实可能也就十几秒钟,十秒钟的时间我还没反应过来,这个枪就已经停到我脑袋上了。

这是我第一次被人这样用枪指着,因为我们在军校的时候练习射击的时候是有名门规定就墙口不能对人。

所以谁也没有说用没有感受过用枪口。

而且这个时候的枪还是上子弹的一把枪,而且他还不是中国人在那一刻的时候,其实我,我可能是我不是被受的教育和这种熏陶。我,其实头一秒钟,我想到了英雄人物。

我想到了我应该挺身而出,我应该不畏惧艰难,我应该怎么样,我想到了一点点人人精神,就算那么一秒钟的时间就划过去。

但是马上第二秒钟,我马上就改变了这个想法,因为我不是来打仗,这不是我的战争,这跟我没有关系,我也不是军人。

我是个老百姓啊,从第二秒开始,我可以送拿枪顶到我头上的时候,这首老母就坐在我旁边,他有点懵,他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为什么这个样子。

但是他就说了一句,他说说我担保他不是同盟军啊。如果他是的话,你连我一块儿比了。

我是很感动,但老穆说他当时也是蒙的,但他后来亲口给我,我们在监狱里的时候,他亲口就我们聊这个瞬间嘛,包括后来他说,我就是这么想啊。他说他老子当时也不是说想救你。老子当时就想,如果你死了,反正我也活不成。

马上我我然后就过了一秒钟,其实很快啊,但现在想起来,那个时间好像很长,我就跟那个翻译故作镇定的。我说,你让他先?

冷静一下,嗯,那时候我包括我读我。然后我又说了一句英语,我说看不到。

我说,冷静一下啊。我就看着那个翻译,我就很真诚的感觉,看着翻译。我说,你跟他说我都配合他,你放心,让他放心。 然后这个时候翻译给他说完以后,他才一边骂,慢慢骂骂咧咧的,然后就把这个手枪放回到墙头里面,一边放一边走回去。我们中间隔了一个很宽的木桌子啊。

他一边绕着走回去,就他走回去的这一路上,可能也就三五秒钟的时间啊,几秒钟的时间。

我就在想,这个事情怎么弄,一方面我不能说啊,我觉得这是原则问题啊,绝对不能说,另一方面你不说又不行啊。这一关,你今天晚上这一关你就过不了了。

那有没有一个折中的法案,能让你能让他没有发掘到你讲谎话,读书在这一回又救了我一命。 我在部队时候看了一本书,叫朝鲜战争,是王树增写的。

我就不知道怎么就想起来这本书里面,其中就讲到解放军的180师在朝鲜战争的时候,是被整个事被被灭掉了啊,被打散了。

但这个原因很多,反正他被打散了,这也是唯一。此所以从此180师这个番号被撤销了,不存在这支部队了,就不知道为什么就想到了,就在他回去的走回去的这几秒钟的路上。

我的考虑是,如果有一天,这份口供被国内的发现了。

看到了,看到我这么说,他们也离能知道我我的考虑啊,他是一支不存在的部队,这也是一个反省性的技巧。就我的那一刻的表现。

我的眼神,我的动作,我的心理状态让他觉得他已经把我给击垮了。 啊,我已经摊牌了。

所以我说,我是我是180师的。我说我是一名士兵,我当服了两年一。我说我是管仓库的,很无聊我,所以我就没有继续再服役了,非常无聊啊。

他们也会再反复的确认。但是,嗯,最后还是新呢?

在度过了这惊心动魄的一夜之后,第二天,紫岚,老穆和同样被审问了一晚的小王汇合,小王的眼部多了一个被枪托打出来的肿块儿。

他们都觉得经过这一折腾,应该是经过了审查可以脱身了,但他们却迟迟得不到确切的消息。 我们问人,每个人说法不一样,有说去那笔都的有,有说去去去去哪里的,缅甸的,什么什么地方的。

有时候从那笔都你们坐飞机回去的,有时候从口岸回去的周边的人对给我们的反应都不一样。

然后就这么上路了啊,也不知道爸会把我们运到哪里去。

因为当我当过兵的这个事情暴露之后,我其实一直因为我们在布月的时候听过太多,被我们上教育课,听过太多这样的案例被策反了,我一直就留一个心眼,他们想要策反我,而且他们确实有这样的。

经常的问法或者动作,所以我们最后的最后签些移交手续的时候,我非常非常的小心啊。他,我让老穆他们签什么,我看盯着他们签了哪一个,我在签哪一个。

但就在签这个的时候,突然门口有那个翻译,昨天晚上审问我的那个负责翻译的那位军官叫我过去,我刚一过去就拿了一一列,一叠钱给我。

我心里边就这么想,我说终于来了。这一刻我当时我就说我说,你给我这个干嘛啊?

我说,你给我免币,我用不了你要给你也给人民币呀。

我就想开开个小玩笑,我就转头又回去了,然后把他们把老木叫去了。然后我们把钱拿回来了,到最后等到有得空了,有有机会,然后我们聊的时候。

其实很简单的一个事情是这个人他也是华华裔嘛,就将现在也是这个血统上是华裔,他就跟老穆说说,大家都是汉人啊,都是华裔的,你们也不容易啊。

为我们战争中为我们去救助难民啊。

也确实做了工作,说这点钱你们拿着啊,走路上你们想买点儿什么东西的时候,万一要用上钱的话,你们就用后来后,后来我们换算了一下啊,虽然看着钱挺多,然后面值挺大,其实可能也就二百块钱左右人民币的价值啊。那一刻后来我发现我想多了啊,但是我就是因为我这个,这个之前的这个职业的身份,让我一直紧绷着这根弦。

因为我觉得这就是我们人类为什么不同的群体之间会有这样的误解的地方。不了解,当我们不接触的时候,我们总会被一些信息所误解。

其实我觉得接触完他们的军人之后,我觉得。

都是人,都是有血有肉,有气有子的活生生的人。

子南一行人接下来将会被送到哪儿,他们又将经历什么样的故事呢?

因为时间的关系啊,我们会在本周三播出,剩下的全部内容尽情期待。

你现在正在收听的是亲历者自述的声音。节目故事fm,我是主播艾哲,本期节目由也补制作声音设计丧权。

感谢你的收听,咱们下期再见。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