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姆伴:独居老人与单身母亲的隐秘交易

读喜马拉雅作者:gezhong日期:2023-3-23点击:520
「保姆」+「老伴儿」=「保姆伴」 故事FM ❜ 第 504 期 「保姆变后妈」这种略带猎奇色彩的都市奇谈,在人们的认知里都是一件上不得台面的事情。人们往往会把「保姆」描绘成巧言令色,通过欺骗善良的独居老人,从而窃取家庭幸福果实的形象。 但是,这样的剧情或许早就「过时」了。 今天我们要讲的,就是发生在当下的东北小城里,关于独居老人与保姆之间「各取所需」的隐秘交易。 /Staff/ 讲述者 | 多多 主播 | @寇爱哲 制作人 | 也卜 声音设计 | 孙泽雨 文字整理 | 也卜 运营 | 翌辰 雨露 /BGM List/ 01.Story FM Theme Music box - 桑泉(片头曲) 02.Frets Pretty Damn Intriguing(保姆伴) 03.Deep Saffron - Brian Eno(张叔叔) 04.A Train - 彭寒(后悔) 05.Chris Remo - Cottonwood Hike(玉梅) 06.Chris Remo - Hidden Away(分手) 07.The Box - 彭寒(片尾曲)

保姆伴:独居老人与单身母亲的隐秘交易

你好,欢迎收听故事fm,我是艾哲一个收集故事的人。

在这里,我们用你的声音讲述你的故事。

每周135,咱们不见不散。 当时几个人一起坐着吃饭,保姆住在爷爷的右手那边,爷爷呢,就是用右手拉着保姆,然后用他的着手颤颤巍巍的给保姆往碗里面夹菜。我姑姑就说了,说爸。

你又不是左撇着好好吃饭不行吗?然后保姆就换到了爷爷的左边坐,然后爷爷用右手又加差,然后给保姆。然后姑姑这个时候感觉到很尴尬啊,就是有点要流眼泪,那种感觉他很尴尬,环顾了一下市州,无意中他就瞟到了一张老照片,是前些年奶奶在世的时候。

大家一起照着一张全家福姑姑,瞬间他的眼泪就下来了。

他就脸色一变,就质问爷爷,他就说,爸,你现在这个样子,你对得起我妈妈,但是令我们最没有想到的。是啊,爷爷却说了一句真心话,他说我怎么对不起他,他祸害了我几十年。

其实我真正的想法是,我希望他能找二十年死。

如果说他找屎二十年的话,我的生活会比现在要好。我熬到了九十多岁,我终于把他给熬死了。

说到这的时候,爷爷还拍了一下桌子,姑姑当时就是满脸是眼泪就夺门而出了保姆编后妈这种有点儿猎奇的都市奇谈啊,在人们的认知里,都是一件上不得台面的事儿。

这样的故事里,人们往往会把保姆描绘成是巧言令色,通过欺骗善良的独居老人来窃取家庭幸福果实的形象。

但是这样的剧情会觉得早就过时了。

今天我们要讲的就是发生在当下的东北小城里,关于独居老人和保姆之间各取所需的隐秘交易。

大家可以叫我多多。

之前呢,我在国内的主流媒体工作过十几年的时间,既做过记者,也做过编辑和主编。 我的爷爷呢,年轻的时候非常风云,他是那个新中国的第一批公安干警。

而且最后呢也做到了当地的公安局,一个很高的职位,而且都六十多岁,追后财很光荣的退休。

我奶奶比我爷爷大四岁,是那种封建婚姻,虽然我奶奶也是一个职业女性啊,但是她性格非常的强势。

就几乎在家里怎么形容呢。就是在我奶奶去世前的那十年的时间里,他们俩一直是处于家庭暴力战争的这样的一种状态。 去年秋天,多多的奶奶去世了,当时爷爷已经93岁,家里人放心不下,老爷子,很快就帮他找了一位非常有看护经验的男保姆。

但是没想到爷爷对男保姆的态度十分排斥,不到一个星期就走了,后面连着换了三位保姆,都有各种各样的迷之理由不满意。

直到遇到了现在的这位宝木。 快要过春节了,爸爸给爷爷送了很多的菜去,当时呢,爷爷正好是保姆在给他洗澡洗澡的那样的一些场景,就是爷爷吃身裸体的。

保姆扶着他,1.1点从玉盆站起来。

这个时候呢,保姆就是用一个浴巾包住他的下身,然后再用一个小毛巾包住他的头。

有一种像是大人给小孩儿洗澡的那样的一种照顾的感觉。

爷爷身上包着那样的浴袍,穿过花安的客厅,然后嘴里还哼哼着那个西游记,那个女儿情什么女儿美不美呀。

哼哼着那样的曲子。当时他对我爸爸的态度就是爸爸拿一刨他不穿,他只说了一句,你赶紧走吧。 然后进了屋,里面就是慢慢的把窗帘拉上,然后叫保姆惊呼来睡觉。当时我就想拉着爸爸赶紧走,我知道是什么意思。我知道爸爸当时的角色是很尴尬的。

但是那个时候呢,我发现爸爸他没有马上走,他是进到了爷爷等着保姆睡觉的隔壁房间,那个房间,现在所有的家具撒发衣柜都已经搬空了,因为当时奶奶去世的时候就驶在那个房间里吗?

进了那个房间,环顾了一下,看了一下市州,我能够感觉到我爸的眼神,他是很伤感的。

当初奶奶去年的这个时候还在的时候,跟爷爷各治每个人住一个房间,奶奶在这个房间独治大概住了十几年。

然后如今这个房间连家具都已经半空,然而另一个房间,那就成了是爷爷和保姆他们俩的爱巢爸爸原来就跟我说说你奶奶去世之后,我们才真正看清你爷爷这个人。

当年我们觉得你奶奶多疑多心,甚至怀疑奶奶性格有问题,整天就是对人疑神疑鬼,但是直到奶奶去世,直到保姆进了家门之后,我们才发现奶奶有的时候描述的或许是她丈夫真实的疑面,只是说我们这位儿女我们不了解而已。

老人,他现在已经处于跟儿女漫长的告别期,只要他想用自己的方式生活,我们就让他去生活,我们就有着他的性质。

他不管是愿意跟保姆隐婚也好。

孩子愿意把退休经理的零花钱给保姆也好,这是自己父亲心甘情愿的显现者。周围儿女,我们不会有任何的打扰。

多多爷爷的保姆不是普通的保姆,在当地人们把这种集保姆和老伴儿为一体的服务叫做保姆伴儿。 多多的家乡在东北的一座三线城市。

因为年轻人的不断流失,当地的人口老龄化问题非常严重,常住人口里就有近百万的老人。

而另一方面,近年来东三省的粗离婚率也就是年度离婚数与总人口之比要明显高于全国平均水平。

这两种社会现象之下,大量的独居老人无人照看,同时又有很多单亲母亲急需找到生活来源。

两方的需求以匹配保姆伴儿,这种处于灰色地带的职业就应运而生。

保姆巴尔和普通保姆不同的地方在于,他们只服务相对富裕的独居老头儿,而且可以同居。相对的,他们的报酬也相当丰厚。

除了月薪高于普通保姆以外,时间久了,甚至有望了掌握老人的财政大权。 第三,任这个保姆,我爷爷为什么这样怜香惜玉这样喜欢他呢?就是他是三个人中唯一一个没拒绝我爷爷的。

因为本身是上偶的,然后年龄就比较大了,也快要六十岁了,因为这份工作他是隐形抚摸,他是五占五十岁的时候拿到了退休金的,每个月大概有三千块钱的退休金,家里面的防治每个月能出租租到七百多块钱,而且在爷爷家呢,就是原本来的时候,一个月的工资是3500块钱。

来了一个星期之后跟爷爷开始同床共枕了,之后的话,他每个月爷爷手里面有八百块钱的零花钱。

都给了他也就相当于是他所有的收入加在一起要超过八千块钱,在我们老家是一个什么样的状态呢?基本上说,一张毛爷爷三个小伙子可以吃一顿烧烤,然后四个姑娘可以吃一桌的炒菜,房价能够比鹤岗略微高一些吧。

一个月八千块钱,他的收入超过了,医生超过了公务员。 其实像我爷爷这样的老人,他是不需要考虑钱的问题,只要说他的往后余生,这几年是他想要的生活就可以了。至于那个人是不是真心的无所谓,因为本身就没有真心,而是我拿着工资赤红,你可以让我变成你家的免费劳动力,没门儿。

其实这些保姆办他们其实牺牲的是什么呢?牺牲的是他们的尊严底线,晚节呀,尤其是牺牲尊严。

从感情上讲,他们绝大多数情况下不会说愿意跟我爷这样的人同况共振,又不是杨振宁和翁帆,对吧也是在一种很无奈,很无奈,一下吹升出了这样的一种男女关系。

彼此都有无奈,彼此都有难处。

您可能现在和我有一样的疑问啊,这些保姆巴尔出卖尊严究竟是为了什么呢?

答案其实非常简单,一切为了孩子,关键问题是他的孩子买房的时候,从银行有几十万的贷款。

他每年至少要拿六万到七万块钱去给他的儿子还贷款。

但凡能够走上这条路的单身母亲,她首先都是有钱的需求。 我见过就是我爷爷保姆班的儿子,当时也是姑姑给我报的。聊啊,就是说偶尔如果当家里面的吃的喝的,那些城乡的都食品开始富于多的时候呢,偶尔你会发现,就是我们家楼下会来一辆红色的小奔驰。

那个奔驰车里面有的时候会下来一个穿着红色的加拿大额,带着一个NY棒球帽的那种打扮特别东北很潮的那样的一个小伙子。

然后他把整箱的像苹果呀,海鲜呀,还有饮料呀,搬进他车的那个后备箱,然后两个人只是大概说个一两分钟的话便离去了。他就是以这样的方式跟儿子很短暂,很短暂的相见。

所以他儿子知道具体他妈在做什么吗?

知道在他眼里跟他母亲去债婚相比,他更支持母亲现在这样子,因为他知道他的母亲一旦债婚未必能给他钱,未必能帮他供房子,也未必能帮他将来照顾孩子。 其实我们的故乡是这样的一种社会,东北所有的城市基本上都面临着支援枯竭,传统的工业化产业停滞,这样的一个状态。

基本上在这个城市里面,年轻人的就业机会它是很少的。绝大多数东北人都会离开故乡,到大城市去工作,和安家的一个留下来留在东北的一个年轻人。

除了就是服务业和近体之内做公务员之外,他是没有其他的选择的。

但是在这种情况下呢,就是东北人,其实他是很好面子的,就像我们说一句话说,如果说你在广州,你看不出谁有钱,在东北,你是看不出谁没有钱的。

而且他们平时喜欢的生活其实就是几个人围在小炉子旁烧烤,然后晒一晒自己的新房子,晒一晒自己新车。

所以在这样的一种生活状态里,他们的父母更多的其实是希望孩子能够过得光鲜亮丽吧。 如果说父母,他只是那种非常普通的工人家庭,他不能够搞定孩子在体制内的工作呢,又不能给孩子买房买车呢,他会在自己的圈子里。

会在父母的圈子里处于鄙视链的最底段。

很多侄女她是不知道自己的母亲到底在做什么,她只知道自己的母亲可能有一个好的雇主,雇主家的老人对母亲很好。

他不会去过多的去过问这些为了自己的孩子能够过上体体面面的生活,他们可以说是不惜一切代价。

您觉得这种母爱是正常的吗?

不管正常语不正常,这是他们认为他们所能够给儿子的一切多多。作为记者敏锐地捕捉到了保姆班儿的故事背后更深层的社会现实。

于是他开始着手调查家乡的保姆伴儿产业。

结果令他感到惊讶的是,仅仅在他自己的熟人圈子里,就有不下四五个长辈正在或者曾经启用过保姆伴儿。

有些家庭可不像多度假,这样至少能维持住表面上的瓶颈。 一个保姆伴儿的出现可能彻底改变一个家庭的格局。 父亲的,有一位朋友叫张叔叔啊。

他们家经历的事情其实就有些难以置信吧。

比如说今年春节的时候,张叔叔全家,他们在医院里陪伴了换脑出血。住院的父亲大概有一个星期的时间,整个春节都在医院里度过的。 张叔叔的老父亲就是醒来的时候,对张叔叔说的最多的一句话就是,我恨你,我恨死你了。

还要从前一段时间老爷子生病之前说起吧。

他有一天打了110电话,要求民警把张叔叔抓走,因为他说他的儿子六氏盗窃了。

其实这个老爷子呢,就在七十多岁的时候,老伴儿去世那年。

他也是很低调的,和他们家的保姆当时同居在一起,当时他们家的保姆好像也只有五十来岁吧。当然儿女们也心照不宣。

但是没有想到的就是去年的开始。新闻里开始说居住权这样的一件事情,老爷子就非常想把自己家的防治就是公园湖边的一个别墅,防治他为保姆设定居住权。

当时张叔叔知道这件事情之后呢,他觉得老爷子是不是被保姆吹了耳边风,他觉得这个保姆挺有心计,挺能算计的。

所以呢,他就偷偷地撬开了他附近的一个抽屉,偷走了老人的有身份证,有其中的一份遗嘱,还有房子的房产证。

他把这些东西偷走了。

当时被老爷子发现之后呢,老爷子就打电话报警啦,而且把房子换了锁,重置以后炸,也不让张叔叔来他们家看望。

也正是因为这次报警呢,张叔叔就是跟姐姐商量,说能不能姐姐退休了,姐姐亲自来来照顾父亲。

给家里制造不安定因素的,这个保姆能不能就让他走了?

就是在没有父亲同意的情况下,他们就跟保姆谈解聘,但是没有想到的就是非常的顺利。

保姆说,当初你父亲一定要跟我同居,我不敢拒绝,因为那个时候我的孩子在上大学,但是过了这么多年之后呢,我的孩子已经在广州工作了,并且已经在广州买房,我打算去广州帮他照顾孩子。

你即便不提离职,我也不打算再干了。 保姆只要了一万块钱的潜善费,然后他们就谈了离职。

但是没有想到的就是在刚拿到遣善费还没有到工作约定结束的那一天,保姆就不耻而别了,他把老爷子的工资卡放在了。

家里的茶几桌上,然后跟保姆一起消失的是卡里面所有的余额大概有七千多块钱,还有就是两瓶茅台酒。当时张叔叔觉得这样的金额我应该报案。 就是在这种情况下,老爷子像发疯一样去阻止自己的儿子。

然后他的儿子就说了一句,说没有他照顾你,你会使吗,你的亲生女儿照顾你,难道还不如一个保姆吗。

我们在你心中就不如这个保姆吗?

老爷这立刻就拿着鸡毛胆着开始打张叔叔的胳膊,而且跪在地上,老泪纵横的拍着大腿说,那是我的心,我的杆儿,我的小宝贝儿。

当张先生就是回溯到这里的时候呢。

他突然就是有一种眼睛含着泪光的感觉。

他说了一句话,说当年自己老母亲去世的时候,他爸爸一滴眼泪也没有流,而且从小到大,他爸爸从来没有叫过任何孩子。

辛干亚宝贝儿啊什么的,他觉得或许自己在老人的心目中,真的不如一个保姆。

张叔叔说,这个保姆是很有心计很厉害的。

张叔叔家人称这个保姆叫樊梨花,他并不是因为性烦,就是这个保姆工作的。这几年呢,经常是跟老爷子赌气生气。

自己一个人拎着包就回自己郊区的老家了。然后每次都是张叔叔开着车,带着老爷子拿一万块钱给他哄回来。

这样的事情至少发生过三次,所以亲戚们都说你这是薛丁山三请樊梨花,后来保姆也走了,老爷子也出院了。出院之后呢,开始走路,晃晃悠悠,不能走时间长,他每天需要坐着轮椅。

但是说令老人的女儿照顾的时候,最大的困境就是呢,老人经常发无名火,把饭菜扣在地上,或者是直接把饭碗就摔了,不吃饭。

然后更有意思的是,他是自己能去厕所的,但是他经常在。

孩子们到来的时候故意尿裤子,或者是故意尿床。

张叔叔说,他推着轮椅呢,有一次推到了那个葡萄架下,他蹲下身子,摸着他爸爸的手。

老人无动于衷,眼睛呆呆地看向远方,问他的儿子,他回电话了吗?

你跟他能联系上了吗?

当时张叔叔说到这里的时候,他就在说,很哀叹,或许就是因为自己一时错误的决定吧,自己是为了家里的防治,为了老人的财产,所以之后把家里闹成现在这个样子。

或许是自己的处虽然独居老人和单身母亲大多数时候是单纯的利益交换,但不可否认,在长久的相处当中,特别是当两方能够开始体谅对方处境的时候。

理解与关爱可能会从中发展出来。

比如下面这位保姆班儿大英,我见到这个大英制的时候呢,他当时正好处在一个失业的状态里。

他为什么在这里待业呢?因为他之前照顾了好几年的那个老人去世了。那个老人是一个家境非常优渥的老干部,但是不同的就是老人的所有的儿女只有一位在老家,他是一个身居要职的高干之外呢。其他的儿女都定居国外或者是大城市了,基本上就是。

很少就是会回到故乡,很少会团聚他的那个女儿呢。唯一在老家的那个女儿经常会派司机送来一些高档的食材,高档的饭菜。

而且会有一些国际大牌的那种淘汰的女装也会给大英制,还有一些没有用完的化妆品也会送给她。

他过去呢,其实也是经历过家暴,离婚下岗,而且自己还经历过那个创业失败,许本无归。当时他进入这个老干部家的时候,其实他是盖着一身债的。

他到这个老干部家的时候,当时应该是老干部呢,老伴儿还债,但是老伴儿很快去世了,之后她就是成了这个家里面真正的女主人。

他就觉得说能够得到貂皮大衣也好,能够得到大牌的化妆品也好,这些他说都是浮云,这个老干部真正对他最大的帮助是掏儿子,是有铁饭碗的。

在一个机关里面工作是有体制内的编制的,虽然他儿子只是一个职高毕业的学生,但是能够获得现在这样的工作,就是老干部当年出力。

找关系给他解决的,他们能够真正的去明白,懂得这个老人也明白自己要什么,也知道老人缺什么。

当时这个大英者阿姨啊,她就说其实她能够感觉到,其实老人她是很缺陪伴,很缺有人陪她聊天,很希望能够有人关注她。

当然,他也希望有那种夫妻的生活,能够有女人跟他同床共枕,即便说从生理上他已经没有这个能力了。但是从心理上,他从来没有缺少过对夫妻感情的这样的一些幻想。 其实我就觉得说,对于这种家庭的真心是有的,比如说大英志,当时他说到一段话的时候,我能够感受到他的声音在颤抖。他说。

跟老人在一起这么多年,我只有一次见到了他所有的家里人和侄女,就是在老人在火唱场遗体告别的时候。

除此之外,我在他们家这么多年,我从来从来没有见过他们家的侄女举起过。

然而在这些年里面,真正说扮演老人唯一亲人角色的,甚至有时候像妻子,有时像情人,有时像女儿的那个人,就是他。

我觉得他晚年的快乐是大英智给他带来的,老人走的时候呢,他就是凭着对这份家庭的这样的一份情谊吧。他是陪伴着侄女,一直给老人办完了后事,直到老人路途为安,他才离开这个家庭的。

但是也并不是所有深陷生活危机的,但是母亲都愿意成为保姆伴儿,即使回报再丰厚多多,曾经接触过一位叫玉梅答疑。

他也是在三十多岁的时候经历了下岗离婚,孩子辍学等等一系列的人生打击。 玉梅年轻的时候非常漂亮,在厂里外号叫卖饭票的刘小庆。

可能也正是因为这份美貌,也曾经有一份条件非常诱人的保姆工作摆在他的面前。

这个玉梅阿姨,其实她是在我们家楼下的一个清洁工啊。

当时他那时候还很年轻,长得也漂亮,而且他是一个很规矩很懂事的人嘛,就被介绍到一个老干部家当保姆。

那个老干部当时是老伴儿,刚刚去世,老干部本身老家是上海从上海大学毕业分配到我们老家做工程师的。这个老干部年轻的时候呢。

多次去国外考察学习,而且还会拉手风琴,还会跳交谊舞。

但是就是这样的一个风雅的老人呢,就让玉梅阿姨她很接受不了。 比如说刚开始的时候,老干部经常会在深夜的时候放光盘,有一些唱歌跳舞的mv,而且mv里面都是那种泳装的美女配的歌曲呀,都是月亮代表我的心什么的。

老爷子有的时候自己在旁边唱,有的时候他还会教玉梅阿姨跳华尔兹。

这些勉强还能够接受,家里只有他们两个,但是玉梅阿姨回忆这段,她说她最不能接受的有这样几件事啊。第一件事就是说,有的时候玉梅阿姨出去的时候。

他的房间里会亮着一些他的诗人的洗晒好的衣物,老工程师总会帮她把衣服叠得整整齐齐的,当然其中也包括他的内衣内裤,还有一个他比较不能接受的。是呢,有一次呢,他正在午睡,是夏天正在午睡。他穿着吊带儿背心儿,正在睡觉。

突然一睁眼睛呢,发现老工程师两眼直直地盯着他,而且就是距离能进到什么程度呢?他一呼吸就能够闻到那个老人抽烟的那个烟味儿。当时把他吓得后来从那天开始吧。 他每天睡觉的时候,不仅要把门锁上,而且要把。

茶几椅子这些东西都堵在门口,并且还要在上面放一个倒立的啤酒瓶。

基本上那段时间说几乎是睡两三个小时,他必然被吓得一睁眼睛,但是真正爆发还是说有一次老人说腰疼,让他帮按摩。当时他看着老人就穿着一个短裤,光着膀子躺在床上呻吟的时候,他就说。

楼下有按摩诊所,我带你去诊所,咱们走吧。 这个时候呢,老人突然从沙发上跳起来,就问了他一句,你装什么黄花大姑娘。

但是也就是从那个时候起,老人告诉他说,你愿不愿意跟我同居,我们可以登记结婚,将来我这防治我的退休金都是你的。

但是玉梅阿姨那个时候因为年龄小嘛,她说,我只想找一个同龄人。

将来一起好好过日子吧。

老人立刻就翻脸了,老人立刻就说,你再找个同龄人,无非找个跟你一样的下岗工人,你觉得有意识吗?

他临走的时候见了这个老工程师的女儿,老工程师的女儿就说,你真傻,过了,这春就没这调儿了。 但是玉梅阿姨不管怎么样都没有接受。

也就是在那个时候呢,他彻彻底底的就是觉得自己跟保姆办这个职业是无缘的,不是每个人都能够在内心里迈过去。这个坎儿也不是每个人都能够接受,比自己爸爸年龄还大的老爷子对自己又抱又亲,甚至是成为男女关系,不是每个人心里都能接受这样的事情。

也就是站到之后不久,他就离开了这个家庭。

从老工程世家离开之后,玉梅和一个同龄的同样下岗的出租车司机在一起打火过日子,大概有个七八年玉梅每天在家为他洗一做饭。

出租车司机每个月也只能上交个6700块钱的生活费,两个人过得相当结局。玉梅不得不通过繁育宠物狗赚些零用钱。

就在马上要领到退休金生活。眼看就要迎来转机的时候,出租车司机竟然和玉梅提了分手。

为什么呢?因为出租车事迹,当初他离婚的时候呢,把家里的旧房子留给了他女儿。

现在那个旧房子拆迁之后呢,他女儿得到了两套新房,他女儿也结了婚,并且还跟丈夫一起开汽车修理厂。

他就恳求他的父亲说,能不能你跟我妈妈住一套房子,你们俩复婚,然后爸爸你跟着我一起?

开汽车修理厂,我们一家团聚吧。

后来,这个出租车司机就非常欣然地答应了,他女儿这个要求也退了出租车也办理了出租房。

就在他们俩分手的时候,玉梅阿姨真的是很凄惨的,她当时只有一个破纸壳箱,里面有几件旧衣上,还有就是一条没有卖出去的那个萨摩耶狗。 当时我问雨梅,阿姨在和出租车司机同居那几年,那样的状态就像一个免费保姆,你心里难过吗?

玉梅阿姨说,我并不难过,但是真正让我难过的事情有没有?有我每次接到我儿子的电话,放下电话,我总是怕这床上痛苦。

为什么呢,而这站理发店由洗头工学徒最后做到了理发师,但是不管是朋友,亲戚介绍他相亲。

每一次都没有结果,只是见了一面儿,每个姑娘都拒绝了。他的儿子就是因为家里穷,没房没车,孩子也没有稳定工作那种心酸,那种处于鄙视链最底端的那样的一种悲痛。

这才是他真正内心的痛点。 后来呢,玉梅阿姨拿到了退休金,还找到了一份就社区保洁工的这样的一个工作,一个月也能赚一千多块钱,加上退休金,他有四千多块钱的收入。

但是他决定的就是好好的活下去,既不当免费保姆,也不愿意陪伴890岁的老人在保姆班儿现象的背后,隐藏着关于婚姻,亲子,赡养等日益严峻的城市问题。

面对复杂而残酷的生活,人们有的时候无法找到最优解,只能屈服。

当时我想到的一个电影就是刘若英年轻的时候演的叫少女小鱼,讲的就是他在美国为了获得身份,不得不跟一个当时八十多岁的一个老人同居那样的故事吗?

其实我就觉得这些母亲她的内心中的那种无奈,其实非常是像少女小鱼,就是现实是残酷的。 在这样的长裤的现实中,每个人说他都是在想尽办法能够解决自己眼前的困境。

他其实是在职业底线的边缘,徘徊在感情的底线的边缘徘徊,甚至在道德的底线边缘徘徊的。这样的一些人,为什么说他能够获得身边人的舆论的这样的很多的包容和理解呢?

就是我们身边的人普遍觉得选择当保姆班的这些母亲,她是非常无奈的,她是为了孩子,她不是为了感情,不是为了男人,她是单纯的为了钱小城市,它其实是无法安放人的心灵的。他其实表面上看生活是很轻松,其实人的内心因为攀比。

因为炫耀他是活的,是很累的。但是就是,如果说你安于在那样的生活里,必然就是接受和认同那样的价值观。

他们能接受像有一些是否嘲讽是否伦理,或许是我们对别人的看法,或者是我们站在我们的出发点上的一种道德绑架。

然而在那个社会现实里面就是这样子。

甚至我们说,无论是一夫多妻也好,无论是丁克也好,无论是两头婚也好,其实都是彼时耻时那个时候人们真实的心跳,真实的想法。

转眼春暖花开,多多爷爷家的保姆伴儿上山给爷爷求来了平安福,他比任何人都期盼老爷子能活到一百岁,这样孩子的车贷,房贷都可以还清。

自己还能留下余钱来养老爷爷依旧乐在其中。对于其他人的闲言碎语,他充耳不闻,真可谓是老来多健忘,唯不忘相思。 与此同时,多多老家的街头巷尾,电线杆上贴着的老头儿征婚退休金三千元,找老伴儿这样的小广告分外醒目。

却根本无人问津。

你现在正在收听的是亲历者次数的声音。节目故事fm?

我是主办者,本期节目由野捕之作声音设计。孙泽宇,感谢你的收听,咱们下期再见。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