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所知道的催债那些事儿

读喜马拉雅作者:gezhong日期:2023-3-25点击:620
讲述好听的故事,认识复杂的人。故事FM是一档用声音讲述真实故事的播客节目。由大象公会出品,每周更新。

我所知道的催债那些事儿

剃着平头啊,甚至秃头可能身上还有点刀疤,长得五大三粗膀大腰圆的。这种后背闻个过江龙啊,下山虎啊,一身黑夹个包,穿着皮鞋开着车一车死。

嗯,我们你好。欢迎收听故事fm,我是艾哲一个收集故事的人。

在这里,我会用声音纪录片的形式,带你跨过田梗,穿过胡同。

收集那些动人的真实故事,如果你想第一时间收听,可以在微信里搜索故事。fm订阅关注2016年四月十四日山东聊城的余欢,看到母亲被十几个崔善人侮辱。

情急之下,他操起了水果刀,结果造成一死三伤。

从那个时候开始,我们知道了原来还有催债公司这种行业,但很少有人知道催债这个行业多数是依附在现在非常流行的小额贷款公司之下。

李明亮就曾经在这样一家公司里工作过。 我呢,其实是大学,学的是金融相关,严格来讲也算科班出身吧。当时刚毕业嘛,玩什么间隔年?

什么的,等我折腾了一圈儿回来之后,其实发现好的工作机会没有那么多,就大概是在从2012年开始,一直到2015年吧,就是前年这个呃,从事的算是属于属于类金融行业,就是我们可以叫小戴。

会说可以叫这个网贷公司,其实都是属于类似的。这样的一个范畴开始呢,其实是在四川成都,后来的话是在北京。其实说实话,这个行业的从业者非常非常非常很多,表面上看起来有些还是很光鲜。

国有控股的,或者说是上市公司控股的这种小贷公司,或者说是打着这个互联网金融起好的一些消费金融平台。

但实际上只有任何行业都是一旦到了草根啊,最底层的地方很多事情就会变得啊,比较有意思吧,既然要放贷,那钱从哪儿来呢?

对吧,这钱呢,我们这个也要找很多很多个人投资者啊,却让他们以理财的名义把这个钱啊拿到我们这边来,这个看起来其实是一个专业性很强的一个事情。

对外都叫什么理财顾问啊,什么高级理财经理啊,什么听起来特别专业,但其实当时在一二年的时候,所谓叫理财经理的人,这些人可能连一个大专写学历都没有。

就换句话讲,他们的这个之前啊,有可能是卖房子的,甚至我还见过健身房的教练啊。二手房中介这个特别多,二手房中介有整个整个的团队跳过来。

摇身一变,就变成了理财经历。

当然啦,可能会还会穿一身,知道那种化纤西服吗?

我还记得特别清楚,当时的成都有一个荷花池市场,属于服装批发市场。

在荷花池市场350块钱,一套定做的那种工装,还要员工自己掏钱,为什么要员工自己掏钱呢?

当时这个公司说的是呃,员工先自己掏钱,等到半年之后,如果这个员工转正了,公司会给他报销。

为什么这么做呢?因为员工的流动性非常大,很可能今天给他做一套工装,下周一他就不来上班了。

喂,你好哪位。

当时的公司可能要求每个人每天最少打二百到三百个,电话二百到三百桶。电话还对这个通话时长有要求。其实这一套销售方式这几年已经有点被玩烂了。

在前几年的时候,这个看起来很低级。

但是特别有效。比如说我举一个举一个例子,我这一天打二百个电话,这里面至少有150个人要接我的电话。

这150个人要接我的电话,那根据公司提供的这样一个整套的话术,都是有引导性的啊。就每一句该说什么,遇到客户有什么样的反应,我会往这个下一句又该说什么。这前面是有一个流程图的。

它类似一个思维导图,但是它不太一样,其实很成体系的一套东西,基本上这150个接电话的客户里面会有五十个跟你聊超过一分钟以上。

这五十个人里面,很有可能就有五个确实是被你所要卖给他,或者是灌输给他的东西所吸引。

就会建立一个这个印象比较深刻的联系。

那好,这个这样的客户,我们会把它单独的标注出来,可能再隔两三天,一两天的时间,趁着他还没忘,我们再给他打来死电话,这个时候换了下一个主题。

可能会邀请他参加公司的什么样的活动,或者说直接来公司那上门之后呢,就会营造一种这个看起来专业性很强的这种这种气氛吧。

通常都是一个二对一的这样的,一个跟客户洽谈的一个两个员工,对一个客户,大家之间说什么谁在什么时机,恰当的给出什么样的这样的这个这种?

小说话术这种公司都是有培训的,这样的一种投资方式大概是银行理财的二到三倍,但是限于当时这个行业发展的这种不成熟。

还有从业人员的这个素质的参差不齐。

所以说,当时非常有意思的一个现象就是所有的客户全部是老年人,或者说至少绝大多数吧。 为什么选老年人呃,老年人储蓄率高啊,有钱存着不花啊。同时呢,他对新鲜事物的这个接受。

其实我们现在如果还认为老年人不接受新鲜事物的话,我觉得就错了。

他们会对自己关注领域的新鲜事物接受的非常快,比如保健品,对吧。其实老年人对这种事情的接受是非常非常快的,因为他击中了他的痛点。

当时的营销手段,其实现在看来挺可笑的。 我办一次这种说明会行话,我们叫汇销会议销售。

把所有的这些潜在客户弄到。哦,一个酒店啊,看起来很高大上的酒店的会议室里面,然后呢,我为了保证这些人来,我会提前跟这些叔叔姨们啊,会说来了的,我们每个人都有礼品,礼品是什么呢?

米面油蛋非常非常这个简单的这种,但是呢,恰恰这部分就是我们说大概五,六十岁,甚至以上的这部分人,其实对于这些东西的抵抗力是很低的。

他觉得反正我今天没什么事儿,我可能大老远穿着成啊,那刷我的老年卡不花钱坐公交来到这个酒店。

吹着空调有水果吃有饮料喝,待上两个小时,临走了还有礼品呐,这个礼品我又用得到什么呢?

该今天一袋米,明天一桶油,后天一盒鸡蛋。

其实这些东西当时非常非常而成本非常低,低到什么程度啊。这个我听说过的这个最夸张的一次是每个人发一个鸡蛋啊,一个鸡蛋啊,是一个就可以让这个人在这个现场聚精会神的停上两个小时。

他这个鸡蛋是结束之后,法就这么一个鸡蛋啊,一人一个鸡蛋就可以聚起来一百人。

那这钱你们收上来之后,什么样人会找你们借钱呢。

大家知道在中国有这样一个特点,很多行业的稳定性很差,而且受政策的影响极大,尤其是相对奢侈里写的这种高级白酒。

那可能在我们这个这八项规定出来之后啊,那销量会大幅下滑,那从事这些行业的这些中小企业,企业入个体户,其实他们受到的冲击是极大的。

而银行其实能服务到的人群是非常有限的,没有正规工作的人没法在银行贷款。

没有实际持有资产的这种就是不动产的人没法增养贷款啊。就是说银行能服务到的人非常有限。我举一个就是也是当时我所在的一家公司通俗一点的说法就是借出去的钱借钱的,这个人呢,其实借的钱不多。

一共只有。 嗯,大概五万块钱吧。

当时这个人就是因为其实他看起来只签了我五千块钱啊,只哦,只借了五万块钱。

但实际上,连本已经差不多滚到了十一万吧,然后当时其实是没有偿还能力的,为什么没有呢?因为他不只在这一家公司借了五万块钱。

他在所有的能借钱的地方,包括可以投资的信用卡啊,套现的信用卡签的信用卡签的这个这个还有其他类似公司的,大概一共签了一百万人。其实在欠十万块钱的时候,这个人你对他是有办法的,但是其实对于可能一年的收入都不到十万的人啊,都不到十万块的人,他一旦欠了你一百万,对他一点办法都没有。

真的是一点办法都没有。

其实这个人是一个小学老师,小徐老师在一个这个三四线城市,其实工资收入是很低的,很低很低的,然后想做一些小买卖,最后就开了这样的一个火锅点。

但这个生意做起来之后呢,这家人房租啊什么的,确实是需要需要钱来周转,然后开始的时候,可能他想的我只需要借借一点钱,这个钱我是还得上的,那后来的话,火火锅店本身经不上,对,出去了亏了很多。

总之,各方面的因素吧,确实这个人最后就失去了偿还能力,那这个其实对于一个整个家庭的月收入都不到一万块的一个人来说,这个基本上是欠了一百万的外债,对,对于他们这家庭基本是毁灭性的。

为什么提起这件事情呢,是因为这个人死了,嗯,喝农药自杀呃,最后自杀的原因非常简单,因为他的住址啊什么的,这个联系方式,甚至包括亲人的这个联系方式都是公开的。

然后所有的借给他钱,他没有还钱的公司轮番轰炸,所谓叫上门催手,那你你去水果吗?

呃,这个我真的没有啊啊。但是这个呃,当时确实是跟做催收的一部分,算是同事吧。打过交道我就说一件事啊。有一次年会年会的时候,公司组织这个在这个城市所有属于这家公司的员工。

包括各种部门的,其中就包括催收团队的大家一起去KTV唱歌,吃完饭之后到二场催收,这部分人先到了,大概是二十多个人吧。

然后我们可能就在后面晚去了一会儿,然后在我们推开这个KTV的这个包间门的时候,眼前的景象就就惊呆了。

二十个这种彪形大汉全都在赤裸上身,因为大家已经喝嗨了,然后每一个人身上都是纹身满背的纹身,就是可能你看见一个觉得没什么,但是整个房间里面有二十个这样的人举着酒瓶啊。这声音非常大,嗓门非常大的,在这儿这个狂欢的时候,这个场面其实还是非常的震撼。

就之之前确实没有见过这样的场面。 嗯,如果不知道的话,你会以为这可能是哪个我们叫社团吧啊,中国没有回社会啊,可能是那个社团的这种。

这种聚会啊,但其实不是这些人,其实我们如果非要较真儿的话,这些人也算金融行业从业者,这个才是最可教的事情。

剃着瓶头啊,甚至秃头可能身上还有点刀疤,长得五大三粗膀大腰圆的,这种后背闻个过江龙啊,下山虎啊什么一身黑,夹个包儿,穿着皮鞋,开着车一车。四个人其实会给人一种暗示和心理压迫的。

其实他们是最懂法的。

如果他们到了一个被催收人的这个家门口。

第一,如果对方不同意,他们是绝对不会进门的。

这个这要不然算私闯民宅啊?

态度肯定是不礼貌的,但是他们会规避一切可能产生的这种在法律上使自己处于不利局面的这种事情。

同时他们会全程录像。比如说,举个例子,我在要进你的家门之前,我会问你,我现在可以进去了,是吧啊,我们进去说好不好点个头说好,这边是录着的。这种时候我进去了,你就不能报警,说我们四闯民宅对不对?因为我们是有记录的。

但这种记录呢同时也会规避掉,不利于他们的部分,那要是对方不开门怎么办?常见的比如什么堵缩眼儿,你不知道是谁干的被抓到我堵你缩眼儿,那怎么办都赔你个锁吧。

但是你所眼儿会一直被堵,这个其实一般人是受不了的,对吧?那破粪这种事情也常见了,还有在门上喷漆写字,比如啊,某某某欠债还钱,天经地义。

什么这个欠债不还,全家死绝啊。其实这些东西,这这这这个也没有什么文采。

字体写的也都比较丑,但是你对这些人也也不好要求咱们太高。

当然还有更缺德的。比如家里面可能有老人的每天早上推开门都可以发现自己家门口摆着两个花圈。

还有什么呢,知道你的孩子在哪儿上学,可能是说啊,你儿子是不是在哪哪个小学几年级班啊。

要不找几个兄弟每天放学去接他,其实这个就有点威胁的意思了,但更常见的是跑到孩子的学校,或者说是配偶的工作单位,前面拉横幅三年二班谁谁谁,你爸爸欠多少多少钱啊?

不还,其实这些事儿说白了都挺吓作的,其实多数人呢,这个有这样所谓叫实地上门催收的时候,基本上就会把钱给了啊。但还有一部分确实是一部分是像我们刚才说这个老师,其实他就是没有还款能力的,这部分人应该怎么办,那对方其实很多时候是没法判断你是没有能力还是没有意愿的。

他认为你可能有钱的人不想还,你就很赖着,因为到最后这种欠钱又还不起的时候,其实最后都会变成一种非常可笑的,就是要钱没有要命一条。

其实没有谁想要人的命我们都知道,所以说有的时候欠别人钱的人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就进入了一个非常非常黑色幽默的一个状态,那后来就是出现那个啊,山东的那个乳母案之后,你当时是什么感觉,你怎么判断,嗯,这事情发生当然肯定是震惊了,这个其实是是。

是一个很惨的这样的一个悲剧啊。但是说实话,在我知道有这样一个事情发生的时候,一点儿都不意外啊,因为这个行业的这种发展的这种态势。

啊,没有,山东也会有这个。山西会有其他的地方,迟迟早会发生这样的事情,或者甚至是可能很多人都不知道这样的事情在很多地方是发生过的。

只是说可能没有被媒体被公众以这么高的一个关注度去去关注他像包括我们之前说的喝农药的那个,其实就是你找我要钱,我没有没关系,但是你天天跑到我八十多岁的老母亲那儿啊,说你儿子欠钱,今天给送个画圈,明天给送个他们指钱,指人指马的啊。最后给老太太可能气得犯了什么病吧?

嗯嗯嗯,其实你想可以理解啊,这个就就就触碰到了这个。

嗯,或者至少作为一个男人,我觉得这种事儿没尊严,就是很会有一种深深的无力感,那怎么一时想不开。

结果农药一喝,家破人亡,那你说最后这个人说白了,这就是逼债逼死的吗,但是被逼债逼死的真的就是逼债的人,想要的结果嘛,其实也不是人死了之前这回真要不回来了。

所以说最后出现这样的悲剧,谁的问题呢?

啊,是这借钱的人的问题,还是把钱借给他的人的问题,还是最后催债的人的问题。

但是问题其实,嗯,我只能说肯定不完全是某一方的责任,但同时在整个的这个事情中,甚至是作为这推波助澜的也好,或者说是整个这样的一个庞大的机器中的一个零件儿的。

我们念好啊,其实我觉得没有人事无辜,这就是本期节目的全部内容了。 你现在收听的是大中国会出品的播客节目故事fm。

我是艾哲,本期节目由我制作声音编辑,彭寒,你一定很好奇为什么故事fm,每期节目的署名都只有我和彭寒,这实在是因为故事fm现在只有我们两个全职人员。

这也就是为什么我们只能做到每周更新一期的原因。我们急需一位优秀的记者加入我们,如果你有丰富的人物采访经验,欢迎你发来简历。

我的邮箱,你可以在故事fm的微信公众号里找到加入我们,让我们一起来制作中文世界里最好听的真实故事。 感谢你的收听,咱们下期再见。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