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表弟倾家荡产买了四个老婆,均价一万三

读喜马拉雅作者:gezhong日期:2023-4-3点击:613


我表弟倾家荡产买了四个老婆,均价一万三

后来果然吃完饭就说,那不行,不行我们就就走人。然后女孩儿他爸已经说走人筐就往门关起来了。

嗯,统统不能走啊。今天看了我女儿不能白看你好。欢迎收听故事fm,我是艾哲一个收集故事的人。

在这里,我会用声音纪录片的形式,但你跨过田梗,穿过胡同,收集那些动人的真实故事。

如果你想第一时间收听,可以在微信里搜索故事。fm订阅,关注。

老三是摄影师马红杰的亲戚,因为有小儿麻痹症,找老婆比较困难。

从1998年到2010年,马洪杰跟着老三拍摄了他到西部朝期的整个过程。

我是马宏杰,1963年出生,今年已经过了54岁了,从八十年代开始啊,我就一直在。 总之,摄影现在呢,在中国国家地理做图文编辑是一个摄影师老三认识吧,我是。

其实刚买相机那会儿都认识的,因为它本身就是我们家亲戚,跟我们家是我二姨家的一个孩子,然后呢,他有小儿麻痹啊,你要看面相还长得挺帅。

但是他走受那个像左手左左脚有点儿那个颠簸走路,一一拳一起拐的手吧,也没有没有力气,但是看起来不明显。

但是他毕竟是残疾人嘛,你农村不是老想担心找不到老婆啊?

说早点把他跟他找媳妇儿当时不是属于他吧,属于洛阳市郊区那个菜农菜农,就比那个比纯粹种粮食的农民要要有钱。

他跟着父母在一块儿,因为他是最难找老婆最后成亲的一个,他一直跟着那个父母在一起。 嗯,其实这个照这组照片也是,我是看在那个中国摄影报上曾经发过一个了,老实人家的那个作品,他就是在那个刚解放时候拍过一家农民。

当当时拍了一张合影,然后在人民公社时候,我已经也拍张合影。后来改革开放以后,他又拍张合影好,应该是在九十年代时候,他又去拍了这家人的黑影。

一下子跨度就看出来了,那我就想,这样的变化,那在他身上肯定也会出现,只要让你跟踪下去,肯定会出现。

但我没想到他故事如此曲折,长得第一个老婆是得过脑膜炎,就是脑膜炎后遗症就是啥啥的那种,也不爱说话。

因为澄清完以后不跟他上床睡觉啊,那没法儿传统接待了,比如说他,他刚结婚,这女孩儿不上床,晚上就睡啥吧。

那是好长时间呢。他才告诉他妈才告诉他说这媳妇不跟我睡觉,那当时那家人都急了,不睡觉怎么办啊。

你就会想办法嘛,就哄哄女孩子啊什么的不行,说什么都不行。

后来没办法,就说是放完没药,外面要一放,不就是他不知道了,上床睡觉了。

这样两人就可以发生关系了,就有传统接待的机会了嘛。

当时放的是安安定嘛什么的,家里人拿了药以后,然后就把它放到饮料里头,喝了以后就想着肯定昏昏欲睡,像我要吃一下。

还没有两片儿就给放倒了吗?就他大概是放了十几片吧,因为放到一个宜平饮料当中嘛,他可能只喝一杯,他有稀释作用吗?

但是不管多少吧,反正不行。 这这这女孩儿好像得我恼膜炎后遗症,对这个?

大脑不起什么作用,反正是也什么事儿没干成。

后来这个是这婚姻呢,就彻底就还了,就有次结束,这是第一段婚姻,然后结束没多久吧,不到一年,然后就是就是宁夏的一个一个媒婆嘛,他就替他当媒人,说,你跟我去吧,我们那儿穷,只要掏钱嘛,就能走到老婆。

我一听这事儿,我说,兄妹去啊,我就跟着呢。跟到宁夏新海公关,分的是雇员海员竞员统城西海固是被联合国环境规划署定为是最不适合人类居住的地方。

就是极度干旱,没有水就是农作物,产量很低,那块人经常不洗澡,那个一年不下雨都是很正常的事情啊,非常荒芜。 我们冬天去的下以后就是狂风嗖嗖的吹到树上揉揉响。

地面上就是黄土寒冷,一场干冷干冷,属于那种人类,一到那儿就觉着极不舒服。那个地方他不是说你到南方去啊。他有种湿润感。

有一种生灵感,那边是一种一种一种苍茫感,就是每一种环境。 到这个煤矿上家,他妈其实也是个煤矿。

就住在他们家里头去就是土房子头,房子火炕被子脏的不能行,他们黑黑乎乎的。

就是那个被子,我们都知道被子一面是背面儿,一面儿背里嘛,背里都是贴身,那一块都是油光油光的冬季烧火炕火炕下面放了一个席子席的,还往那个沾沾上面铺一个单子啊,那是那那砖下边都是狮子,没办法,只好就那个被子可睡吧,脱光了水脱光了,狮子就不不容易爬在衣服上嘛。 你把衣服放到凳子上,放在高处,他说,那边很穷嘛。我们当时带的有。

挂面呀,有牛肉啊啊。我们去了以后,这个到他们家以后,他妈把在一起的挂面全给收了,然后肉也给收了,后来就一次没吃着就不知不知东勇了,也不好意思问他天天给我们做了个面片儿,面片儿,这个放酸菜啊,我们把那个我们带的东西吃啊,他就不给他都不,实际上他给他给收起来的,他穷嘛。

我是家里还是穷他去了一个姑娘家。

其实这个姑娘吧也还是挺好的,要是人看着也是那种文化,那一帮孩子女孩的上学率非常低。

嗯,家里头呢,我们去的时候没有人就一个弟弟在家,我没问就你爸你妈了,你姐呢啊,是不是去那个地里收土豆去了。

那地方就是好像是土豆和小米主要的农作物,然后我们就在那等,一直等到下午四点钟一下子再回来。

当时那个媒婆呢就用地方话说,因为我们也不懂那些语言嘛,就说这个治理家来举亲的,你看愿意不愿意啊,什么孩子就在这亲戚都在这愿意了,你要多少钱,你就开个驾,或者说行,第二天再商量。

结果第二天又一大早又去这个女孩讲,然后就在那谈,然后开始请我们吃饭,说是请我们吃饭,无非就蒸点馒头。

草原土豆,土豆丝儿就弹成了。

当时是要的,是13000块钱。

哎呀,我觉得穷的地方的人呢,你没法用道德这个标准呢,或者是用一种你站在那个你的那个环境里头。

你的文化程度去指责那些人,他们认为很正常啊,咱们就谈钱啊,说哎,看中国就谈钱刚开始说开一万,那开一万不行。

我们还得再加加三千三千加完了,那还得加一身衣服钱呢啊,一户钱加完以后,是不是还得再请一桌彩礼钱请客钱?

反正就是反复在那儿谈嘛。

最后谈完了就是一万三13000块钱,以后说是现在农忙,这时候正定定正手头头说你过十天半月再来啊。再来我们就们就可以把它驱走了。

当时也觉得挺好的,其他关系啊就就行了,我们就打算就回家了。 我走路上碰见那个媒婆的儿子,美国的儿子就说,不对呀。

说你们应该吃着拿铁啊。你现在谈好了,13000块钱,你不可把人骑走,你下过个十天半月来,那价格就不是这价格了。当时我想人们说好了嘛,对吧人起码说好吃多少就多少呗。我们还是当时回洛阳啊。

就回去没三天啊,都在打电话说说你来吧,可以取走了,好像这太快点儿了,在那不到一星期就又去又去了,没朋友带着去他家呀。 我就感觉着这个媒婆呀,说话表情不对。

因为谁说他用这个方言给那个那家人对话?

那家人以后发现给他对话,但是我感觉两个人是在有点争执,因为表情上人表情是能看出来的,后来说那不行,这钱不够,你得在家那个加173,后来就是说加六百,我听这里头那个口戏当中就发现是这个媒婆呢,在里头倒柜,然后那家人刚开始不想家,但是碍于是乡里相亲的。

没有办法就嫁了那个老三家就不干了。 那不要了,不去了?

后来闹了人家讲,我就走了,晚上回到梅花家去就住他们家了,就觉得这亲事儿已经完了。

第二天早晨,我没起床之内,就听见那个我滴力往上打起来了,然后赶紧骑了穿一抹,往那屋砍跑。那屋一看,女孩儿他妈来了六十多岁,把六十岁了吧。安德利常给揍了一顿。

然后上来就指着我们鼻子说,啊,你们说话不算数啊,要我们家姑娘又不要了,然后说,纸媒婆说破坏我们家的婚姻。

欢迎我女儿名义给老太太走了一顿。

他女儿也埋怨他女儿说,你是为人家的不厚道。接下来就是小媒婆给老媒婆闹掰了,母女俩倒背了,因为本来是个事儿,已经成了就那个搅黄了。

后来那个我们在那儿以后没办法就回来了。回来以后呢,在家待了有一个多月吧,您过年的时候又去了,就还到开远,还到开远住到这个媒婆他的遗家。然后他又介绍一个媒人,是个男的。

马化腾又介绍到另外一个村庄里头去,我们又去那个村儿里相亲那个女孩儿吧,从小好像被开水烫了一下。

脸上有疤,但是有疤他四肢健全嘛啊,只是有八哎呀,就是平庸地方人的人性啊,你不可测。

呃,我们一进家以后,女孩儿的家人都觉得挺好的,什么亲事行就答应了。咱们家吃完饭吃完饭的时候就觉着有点不对劲儿,就发现那个男的也没人,又在给这女孩他爸说话说话,这就是表情,又是不对劲儿啊。后来果然吃完饭就说,那不行。

你得再加三千块钱。后来我们说那不要,不行,不行我们就就走人。然后女孩儿他爸已经说走,人筐就往门关起来了。

而一锁,你们统统不能走啊。今天看了,我女儿不能白看。

当时老三他妈和老三在外表,我和嫂子他们在屋里边儿,他们已经走出去了,就把我们俩就扣那儿了。

因为什么嘛,他当时很凶啊。

当时说,那你即便不掏钱就别想走人,因为你在农村,你跟人家没法较劲儿,因为农村那村民他是不讲道理的,你没有道理可讲。后来我就急了,我说,你要是再不给我放了?

我说,我现在马上打电话报警我,您告诉你我身份是什么记者,因为当时媒体那对记者那身份还是比较敏感的。

他家人一听来就也就没劲儿了。

然后我们就出门就走了,后面又经历了我六个吧,就是说最后一个吧。最后一个是回到那个那个开城的时候,后来家里打电话说曾经有几个要饭的。

他们是静远县的。

靖元县呢,去洛阳要饭,曾经要饭到过他们家。

然后老三的母亲当时说,哎,你,你们那方穷,帮我们儿子找媳妇儿连换什么行啊,你去找我吧。

结果还真是这个有事情在花花不开,为什么擦溜溜成衣呢,要饭的把事儿说成了家人,可更穷,简直没法是没法形容人家家吧,冬季烧炕啊,就用柴火嘛。

或者稻草什么时候他们家?

我一进他们家,我一看那烧炕就机上捡来的破布轮胎啊,什么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往那炕里头塞烧。

哎呀,那个床上直接放了一张,那个出席磨了赠量睡觉,就在那上面睡啊,连他单子也不铺。哎呀,妈是个瞎子。

父亲呢,也是可以就是那种比较木囊的人,那女孩儿还行吧。哎,就是,一是一般人家,但是没上过学。

没文化把他家姑娘。

给介绍了一下,俩人相见嘛,还不错,也还是彼此能欣赏,就11000块钱跟他走,我跟老三呢,连夜就是跟公园线,从我当时的中国银行的信用卡中取了11000块钱的现金,然后教给他。爸时候我们就在他各家吃饭,就是说女孩儿他女孩儿,他大伯,他大伯的人看着也比较精明。

大伯叔叔还说是这个,你们钱11000块钱,别放你,你瞎放你瞎,你老婆是瞎子,你又是那种笨的要是要命的人。

你把钱拿过来,放我这儿,明天呢,他们一走啊,我就给你存银行了去。

我们当时也什么好,我们也觉得这哎呀,那钱放他家确实不安全,万一进个人,把两两口揍一顿钱抢走了呢。

我们也说,哎,你哥说有道理不行,你晚上放你搁这儿,我们都在这儿住安全,谁知道人性是不可测的那个这钱呢,我们一走呢,他隔着把钱给没了。

不给了,反正这个算是娶回家了,机会他机会没过多长时间求一下,刚开始啊,挺好,就是两人过日子吧,挺好。

但是后来就发生这个事情,就因为这个女孩子,她生长环境对她有影响,家里头穷地方这个也有影响,他呢,身上染了一些恶习,就比如说投人东西小的小摸去那c加码,他也不是拿什么重要东西。

有个小东西拿走啊,然后去村儿里那个那个商店里头蛇人家那个东西吃。

是啊,这这个我先吃啊。当时我老公来付钱,时间长了就没发生矛盾了嘛,因为他们从从地方到一下,跳到这个起码是有吃能吃上肉啊,能吃上蔬菜啊,能有水啊。 这种生活对他来说是很满足的。

他满足一段时间以后,他觉得希望得到更多,这不管是我觉得这是穷人还富人的关系,这人的本性都是这年前去过假的,然后到第二年的五月份,六月份的时候就不行了。

就基本上闹白了,就不得安生给夹了。又搅了一锅粥,反正也没办结婚证,后来就干脆说不要了,你走吧,然后打电话他爸来,他爸给他领走了。

他爸来的时候,我们才知道那些钱他爸也没捞着。

其实这段婚姻就这次拉倒了,就是又香了很多,那就那就不说了,那就见一个见一个的。最后到了零四年的零四年,过年的时候,当时我去那里去了。

在大理。然后他不打电话说,我又找了一个。

呃,结婚,你来不来,我这个是别人带过来跟他成亲的,就说村儿里头有一个人,老大二认识那儿人,那儿人就来了。

嫂子和哥带着妹妹来,然后到他这儿一看,我行大概16000块钱吧。然后就留这儿办结婚手续,然后举行婚礼扮演鞋。我说,好,我说,我说,我说我明天就回了。

结果呢,我是到家以后飞机落地,结果打电话说出事儿,我要出啥事儿了。他说,人跑了。

我说,说人怎么跑了呢,他说是什么,不是白天举行婚礼嘛,家里待客酒席都办完了。然后这女的又说,那我哥我嫂子得回家。

咱俩去火车站送一送他们俩上火车,咱们俩回来。

他傻了,麻鸡蛋,家里人也没想到到火车站,然后到候车室里头坐了一会儿,说,你在这儿等着。看着行李说,我跟我嫂子去买点儿什么礼品吃的,让他们带火车上走。这老三就傻了吧,就在在那。

所以我一等两种头儿没见人,然后没办法,觉得不多妙,就给家打电话,家里就给我打电话,我从夏威夷以后回家,我赶紧背我。

然后给程景一说程景的时候就查安排查这趟车上的那两个女的,他是哥哥嫂子一直到晚上到第二天,根本没有这个人,没有查到鸟窝,音信等一块放鸽子了就完了。

过了大概一年多吧,在零四年的时候,零四年。

五,六月份儿时候抓到这两个人呐,这俩人就是就是放鸽子。我说不是只放他一个男的,最后给派的是六年,好像就判六年,但是你钱也不会来了。

然后那一年的五月份吧,一旦父亲就会气死了,他反复折腾,把家里钱都折腾光了,那他的婚姻就此就搁置到哪儿去了。 搁置大概有一年吧,一年一年多点收。

后来最后再找这个的话是也是还是雇员线的,也是别人带过来的,待过来以后跟他结婚了,这女孩儿呢,也属于那种怎么说没上过学你能尊教育的孩子吗。

他也没有什么教育。嗯,跟他这块儿生个女孩儿说了一个女孩儿,后来闹了一回家回家呢就他就怕他跑了嘛,就不让回嘛,怕要再跑怎么办。

就女孩儿就喝农药自杀。

然后就抢救过来再接过来,没办法给他捡上那碗,这个里头更邪劲儿,就是这个女孩儿来的时候嘛,写的证明没写这个女孩儿的名字,写成女孩儿她姐的名字。

他结婚了,那就赵成,他还没法办结婚证。

后来到他家,我才知道他爸爸当时不写他的名字,就因为什么,因为是就想把他嫁给老三不成。老三回去以后,他再嫁给,再把女儿再嫁给别人。

就可以再赚一笔菜的钱。但是呢,红梅跑回家以后呢,就发现是个骗局。

回去以后,他爸就把他禁锢到那儿了,先后为他介绍。三个男人说,你,你从不从,因为太穷了。太穷的时候,人的那种铤而走险或筑基社会底线的那种行为就容易发生。

他这个就是这样,因为在那个穷的地方没有道德可讲,逼着他要嫁给其中一个。 后来他就给老太太妈打电话,他妈给的钱,他从那儿跑了跑回来。后来他就死活,就再不愿意回去了。

甚至他怕家人打电话说你爸快死了,要见你一遍,他都不回。为什么他不相信?

他觉得他爸就是为了骗过去的牌儿再卖掉,说,现在后来又生了个男孩,现在过得还不错吧。

现在老三怎么样了,后来老三家又搬迁了,搬迁了以后这个嗯赔了两套房子又赔了,大概是百十万块钱吧。所以说是命运,就是这样啊。

突然就发生改变了,现在经济条件很不错了,不是他现在应该是彻底和十几年前二天找老婆,那个状态是。

不一样啊,那个时候他有现在这个钱,他又不存在,去反复折腾到老婆家,嘟嘟嘟叮叮叮,那你这一路跟着老三去拍摄啊,你拍到最满意的照片是哪一张,最满意的就是你看,那是最后一次在靖远的时候数钱那张老三家人的,他父亲的,还有他哥哥的三只手在那儿数,能给11000块钱。

在炕上插钱,那可以啃表情,可以看出来,在手前那个感觉是非常愉快。

到现在这个时候呢,我觉得摄影不仅仅是改变我自己。

摄影是一种留存影像或留存那个就社会文学的一种方式吧。

这些书啊出来以后就是很多读者就是挺年轻的。 我发现很多学生呢在加我的微信啊和那个微博他们说都没想到还有任何人生活。

其实现在社会的阶级固化已经存在了,就是已经固化了,就这个阶层跟那个社会是脱节的。

当然,我的历史摄影也做不到,这么大的力量和责任,只是希望别人能知道这些人的存在,当你面对这些人的时候,你会坦然觉。

然后他们生活原来是这样,报以理解就注意了,这里是他向公会出品的播客节目故事fm,我晒着本期节目由我制作声音编辑,杨帆实习生黄瑞,感谢你的收听,咱们下期再见。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