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ol.16 他说:艾晴回来就好!

读喜马拉雅作者:gezhong日期:2023-4-13点击:417


vol.16 他说:艾晴回来就好!

您现在收听到的是不负如来不负清作者,小春演播波波小高制作小虫第十六集。

第二天,那群波斯人就出发去长安了。

我不是波斯人,也不是肖教徒,自然不能再在萧教礼拜堂里混吃混住了。

我打算先逛逛顺便。

找一下住处,大街上的人依旧笔尖接踵,又在往西门用。

我似乎听到他们嘴里嚷嚷着。

丘木若吉波抓住一个中年人问他说,今天在西门外大会场有盛大的奖金,会是由远近闻名的秋若莫及波大法师主讲机会难得,赶紧去抢个好位子。 后面的话可有可无的飘进耳朵里,我无意识地嗯了一下。

腿飘飘然的就跟着中年阿淑走又来到这个五年一大会的大会场,昨天巡行的那两尊四五米高的佛像。

现在应该在城中某个庙里。

会场里人声鼎沸,大家都是席地而坐,高高的会台上有个金灿灿的狮子,座上铺金线织就的锦入,在艳阳下耀眼的闪着金光。 我还是来晚了,只能坐在很后面。

发现人群中女性比例高于男性,却个个儿脸色泛红,仰头不停地朝前面的会台张望,哎,帅哥到哪里都招人啊,哪怕是个和尚,今天如果换个干瘦的老和尚。

是否还会有这么多的女观众想起跟他讲解过孔子的吾,未见好得如好色者,也不由莞尔。老夫子诚不我其也。 人群一阵骚动,女人们更是伸长脖子。

我也迫不及待地向会台望去。

有人上台了,却不是他,而是秋瓷王。白唇领着一群贵族,排成一圈儿,然后他出来了,仍是金线逢旧的袈裟,神态淡定地走向台中间的金狮子座。

白唇在金狮子座前跪了下来,两手捧出托举的动作,罗石一脚须踩在白唇手上,另一脚踩在白唇肩上。

坐上了金狮子座,人群都呆了。这么高规格的李煜,别说我连秋词民众也是第一次见吧。

他的传记里有写丘瓷王未造金,狮子座以大秦锦入铺枝令时生而说法。 今天看了才知不假白唇等罗石坐定了,才带着众贵族盘坐在金狮子座下手的地毯上。

罗石开口了,用的是土火螺鱼。

我想是因为对着大众宣讲。

范文普及率不高,他的声音跟十三岁时相比,去掉了志气,添了更多成熟,温润悦耳的运着听众每一根神清。

他先有几句开场白,简短而攻迁,让所有人听得都很舒服。

他的演讲技巧又长进了,想必这些年他说了不少次法,然后进入正题,开始说法。 他讲到佛陀住在舍卫国的知数给孤独园中有大比丘一千二百五十人。

有一天,将到正午,佛陀和往常一样披上袈裟,手持饭钵,进入舍卫王城。启时不分贫富贵贱,依次阎门脱钵回到园中,吃完了饭,收拾衣钵,洗足后照常静坐。这时,长老须菩提在众徒弟中。

从座位上站起来,裸着右肩,以右膝跪在地上,双手合掌开始向佛陀问教。

然后我就晕菜了,他前面讲的都是故事性的,以我能绘画的土火炉与水平,加上回现代后,特意看过很多有关他的资料。

包括佛学知识,连猜带蒙,我还能听出个道道来。

可是接下来都是艰深的佛法,虽然他的语速不快,每个字都很清晰,但绝大多数都是我不知道的吐火罗单词。

还是一头雾水啊。

想起在温素时第一次听他讲经记忆如同昨日般鲜明,其实所有与他的记忆都是鲜明的,毕竟对我而言,只是不到一年前发生的事儿而已。 他一摆衣袖,露出左手上缠绕的一串佛珠来。

啊,是我的错觉吗?

为什么我有个直觉,那串佛珠就是在我离开前送给他的新年礼?

我定定的看着金狮子座上的他,距离虽远,却依旧能看到他的淡定从容,不由叹气,这两天我总是围着你转,却总是走不到你身边,我也只能像那些眼里闪红星的女人一样。

远远的望着你吗,降金啊,这次我不再逃了,你能看见我吗?

这场奖金历时两小时,他没有讲稿,连个哥伦都不打一下。

在温速时,他讲了七七四十九天。

虽然我只看了半天,但确定他也是没有讲稿的,早就知道他聪明绝顶,过目不忘,还是忍不住大大的佩服了一下我非常痛苦的根据我能理解的百分之二十得出结论。

他是在宣传大乘空的毅力,而他所讲的经文,就是日后他著名的译作之一。

金刚般若波罗蜜经,俗称金刚经。

我背不出整本的金刚经,但是回到二十一世纪,我刻意读过这本儿对罗石至关重要的经文,全段经文并不长不超过五千个字,是以佛陀解空第一的大弟子须菩提与佛陀的一问一答来阐述。 空里是最难用语言文字表达出来的。

所以金刚经里有很多佛里深奥的句子,视为无可说之说。

不能言之言,这部经书有六个版本,罗什和玄奘都翻译过佛教界,把罗什所译的成为旧意,而把玄奘翻译的称为心意。可是玄奘严格遵守的心意被人们遗忘了,而罗什偏重意义的就义却流传了一千六百五十年罗石异作中,我最喜欢的是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应做如实观,这么简雅优美。

带着看破一切的淡然智慧,就出自罗什所忆的金刚经,称为六如街。

看过这样的译文,才能明白,为什么罗什的译本能历经千年岁月至今流传最广。

看他当众宣讲空里,他果真从小成改宗到大成了,并且不惜跟秋词的传承小城势力斗争,积极弘扬大臣。

的确,在他十几年的努力之下,修辞几乎全体改系了大成,可是他不会知道,等他离开秋辞,并从此不再回他,在秋瓷建立起来的大成优势便迅速衰落。

小成又重新兴盛,直到秋词回呼话,全体强制改信伊斯兰教为止。

大乘佛教在秋词,只因他一人而胜,真如昙花。

结束后,我没有马上离开,踱步到会场西北方向,那条不太宽的河,此刻流水正急,河面上居然出现了一座木桥,河对岸的奇特寺依旧宏伟,屋顶上金光闪闪,看来有过大修。

想起我抖抖的从冰面上过罗石的手。

温暖中带着些如诗,不由笑了,我可是第一次雪芒呢,还好是轻度的闭上眼,回想那时心里的恐慌。

罗石,我怎么看不见你了。

别急,闭上眼一会儿就好,是我不好,应该提醒你,莫要盯着雪太久。 罗石啊,我不会瞎了吧?

不会,不要是真瞎了怎么办,不会你回来了啊。

这最后一句,好像不是从我脑中记忆库里出来的吧。

我猛地睁开眼,迅速转头定住眼睛睁大睁大,再睁大搭到整个视线里。

只剩下他的风轻云淡,十年不见,怎么还是那样傻傻的表情。

嗯,他说过,你若没有那些看上去傻傻的表情,便能更聪明。

原来那些对我而言鲜活的记忆在他已经是十年之久,鼻子有点儿酸酸感冒了,怎么了,不认识我了。右臂向我伸出,刚要碰上肩,却又打个转。

缩了回去,原本盯着我的眼闪了几下,略翩翩头,沉下眼帘,瞬间却又再次伸手抓过我的右手,手怎么了?

顺着他的眼光看到我的右手心,昨天倒地时撑了一下,被小石子儿划破了,肘部也磨破一层皮,不过藏在衣服里,外面看不出来受伤。

直到昨晚上住进波斯人的礼拜堂,才简单处理了一下,现在有点肿,没有消炎药的古代破伤风也能要人命,实在不行,我就只能回二十一世纪去。

正想着觉得自己被拉着往会场方向走。

哎,去哪儿。他的掌心已久,温暖带些如诗看衣冠,他向远处的会台望。

会场上已经没什么人稀稀落落的几个和尚在打扫,王已经回去了,跟我去。王宫捏有些迟疑,不问我为什么没有变化吗?

哎,他不问,我心里不安,可他要是问了,我又该怎么掰呢?

十年时间,他已长成如此俊逸的青年,而我什么变化都没有。

然后我意识到。

我们现在都是二十四岁与我童年的。他正拉着我的手,小心的不碰到伤口。

呃,他是个和尚。会场里还有人感觉到我停步。他回头看见我正盯着他,牵着我的手,突然意识到什么。他急急放手,脸上浮出我熟悉的红晕。

他低垂着眼,轻声说,他又抬眼看我,浅灰的眼波流动。

纯净清亮,无论如何,你回来就好,一股莫名的酸直冲鼻子。

我,我肯定是感冒了,我们没有去王宫找衣冠,我怕看到熟人。罗石没有拿我当怪物,保不定别人要把我放在火上烤,我还是低调点儿好。 我没跟他讲明我的顾虑,可是看到我犹豫,他就明白。

我背上我的背包,坐上罗石专属的马车,由他带我去晚上住的地方。

他的马车外观看上去并不奢华,里面却很舒服,铺着上好的地毯。马也是大运两马。 作为和尚,他应该没有什么私产,但他其实一生都是衣食无忧,供给精良适者相随。

在吉宾时,可能连十岁都不到的他便受到特殊的待遇。

日记鹅辣一双精米面各三斗苏六生。此外国之上,共也所住四僧奶柴大僧五人有弱弟子,其见,尊崇。如此。 电视剧里的小沙弥最多的镜头就是拿大扫把扫地。

他恐怕这辈子都没干过这些贫苦小孩儿出家必须干的活儿吧。

马车的晃动将我的神思拉回,定睛看对面的罗石,他的脸不知什么时候又开始飘红玉。

我哼哼两声,眼睛盯着他左腕上的佛珠,以筋膜的看不出原来的颜色,好几颗珠子有缺口,都救了,还带着呀。

他偏过头,左手朝袈裟里缩了缩,一直用没想过要换。 我从背包里拿出波斯人给我的玛瑙碧珠。

带这个吧?

他看着我手上的竹子有些发症,那串玛瑙每一颗都很均匀,红的晶莹通透,一看就是上好的货色。

顿了一会儿,伸手拿了过去,却不带小心放入怀中。

他看向我的眼神蒙了一层烟,看不真切,我想这车真的太低了。 大家好,我是鸠摩罗什的配音嘉宾。

小高这一集里又提到金刚经。

大家都很熟悉吧,那我就贴金刚经的最前两段给亲们做参考吧。

如是我问。一时佛在涉卫国起树及孤独园与大比丘中谦二百五十人,剧二十世尊十十卓,一直播入社会大臣启时与其城中次第,其意还治本处食泛气,收衣钵,洗足矣。

夫作而作十长老,须菩提在大众中急从做起,偏袒右肩,右膝着地,合掌恭敬而白佛言,稀有世尊。如来善护念诸菩萨,善富主诸菩萨世尊善男子,善女人,发阿闹多罗三。

苗三菩提心,云何降伏其心?

佛言,善哉。

善哉。须菩提。

如如所说,如来善护念朱菩萨,善父主诸菩萨,汝今地听,当为儒说善男子,善女人,发阿诺多罗三藐三菩提心,应如释柱。

如是降伏其心为然。世尊,愿乐欲闻。

感谢小刚为大家分享的金刚经,我曾经路过心经,大家都听过吧。

其实我曾经想过无数次要录一版完整的金刚经,还曾经手抄过金刚经,但是到现在还没有实现录完整版呢。 不是忙,这个就是忙那个,不过我已经把录制金刚经划入我的二零一九目标里来。

等我录好了,大家可以下载来听呀。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