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读喜马拉雅 > 我在委内瑞拉工作三年

我在委内瑞拉工作三年

读喜马拉雅作者:gezhong日期:2023-4-26点击:533


我在委内瑞拉工作三年

你好,欢迎收听故事。fm,我是艾哲一个收集故事的人。

在这里,我们用你的声音讲述你的故事。 每周135咱们不见不散。

最近提起委内瑞拉,这个国家,很多人的第一反应就是混乱和崩溃。

就在上个星期,委内瑞拉的总统马杜罗宣布与美国断交,因为委内瑞拉的反对党领袖瓜伊多宣布自己成为临时总统。

并获得了美国等国家的支持。 其实委内瑞拉乱了,不是一天两天了。

从2013年开始,这个国家就逐渐陷入了一场全方位的危机。 货币疯狂贬值,生活必需品稀缺。

公共卫生系统崩溃,最后甚至连吃饭都成了问题。

但令人唏嘘的是,其实就在不到十年前,委内瑞拉还是拉丁美洲数一数二的高福利国家。

今天的讲述者刘员外曾经在委内瑞拉生活了三年,亲眼目睹了当地人在危机发生前后天差地别的生活。 我叫刘院外,目前是做西班牙语的教学。

其实上学的时候对委内瑞拉的了解只是一个很概括性的了解,只知道他有一些世界级的景点,比如像天使瀑布,伯格,给斯岛,玛格丽特岛等等,知道这个国家生产石油。

呃,因为那个时候委内瑞拉的情况还是非常富足的一个国家。

我跟委内瑞拉人,我觉得还是挺有渊源的,因为从上大学时候第一份实习就是接触的维内瑞达公司就是委内瑞拉国家石油啊。西域叫霹雳威萨,大概是809年的时候在亮马桥的一个酒店大堂见面,然后跟他们那边两位高管就一块儿。

喝了杯咖啡,然后聊了聊。他们介绍了一下公司的情况,其实他们外表看还没有,就是像南美普通的那种山一样,就是穿的很正式,然后西装啊。

衬衫啊,可以看出就很细节很考究,然后包括身上会带一些,就是委内瑞拉那种国徽的徽标,就是一看就是他们国旗的那种样派吧。其实那个时候对委内瑞拉没有一个很直观的了解。

因为只是从课上老师讲的一些内容。嗯,但是总体他们给我感觉他们很富饶,因为他们到国内。

他说到北京就是看到就是市场上卖的那些就是虾呀,螃蟹啊,他们都觉得好小,然后他就跟我说,那边的螃蟹和虾药都要比那个大量三倍,因为那个时候在贝特尔拉波里,巴尔的壁纸还是很高的,甚至最高手跟美元差不多是一比一左右就最高的时候,他们来之后就觉得跟我说就这个也便宜,那个也便宜都很便宜。

就跟他们那边物价相比,然后给我的感觉就是他们那边的物价还是很高的,因为那个时候确实也是他们本身货币就兑换的就高嘛。

所以当时他们很多生活细节上其实是比花费的很讲究,比如他们经常去剪个头啊,他们就要剪个那种二百多三百多的。然后我觉得就是像你本身就是一个450岁老男人嘛,就是没有必要搞得那么就讲个头,还要穿越半个北京城,特地去找一家店去剪头。 在委内瑞拉最好的时候,哈,很多委内瑞拉人就包括一些工薪族,他们都经常就去美国扫货。

他们那时候就都很就都很有钱嘛。然后呃到美国买那大牌子就是。

就相当于咱们国人有时在国外扫货那种,就一就一包一包往回买,然后到了。他们说委内瑞拉人,那个时候就是有一句口头禅嘛,就是拔了豆腐什么就是意思,就是给我来两个,就是说他们不管到什么奢侈品店啊,一看都觉得好好便宜好便宜给我来两个。 因为在那查维斯时期,他们收获很多石油美元,而且当时的国际油价很高的时候。

查维斯他也在大搞社会主义,据说是每家特别是那些穷人家,就是一个是发现金,还有就是发车子,房子,还有给社会福利,然后医疗都是很好医医保。

凡是那种普通的生病,就是去医院看病的话。

就基本不用怎么花钱。

还有就很多人都是政府送的那种保障房,我们在那个加拉加斯的时候,在像海就是海港那边拉乖的那边很好的地方就是他旁边有呃能高高楼,它基本是能看到海的那种,然后进去的话也是就是装修的还不错的。

他都已经就给他房子的时候都已经装修好了,那个时候都是一些就是很首都很穷的一些人,然后政府就免费给他们住的。

委内瑞拉是世界上已知石油储量最多的国家,2014年委内瑞拉已经探明的这个石油储备量已经达到了2980亿桶。

甚至超过了沙特阿拉伯。

在前总统查维斯时期,高油价为委内瑞拉带来了巨额的财富,石油收入占到了全国总出口额的95%。

在二千年代初的那段光辉岁月里,查维斯以一种爆发户的方式治国石油工业国有化,全面推行免费社会政策。

改善穷人生活。农产品限价,汽油卖得比矿泉水还便宜,但查维斯政府启动的这种社会工程严重以来石油收益来支持。

这样单一的经济结构,其实是一个巨大的隐患。

刘员外是2014年去的委内瑞拉,他的工作是协助当地的海关建立边检系统。

他到达这个国家的时候,委内瑞拉危机其实已经悄然开始了,只不过日常生活还没有受到什么影响。

当时几个玻璃瓦尔就能兑换一美元,但等到2017年刘员外离开委内瑞拉的时候,这个汇率已经标到了一比一万。 嗯,下飞机一开始感觉都还挺好的。 嗯,我们住的那个地方是在就是加拉加斯中心一个酒店。

当时觉得那边气候很好啊,就是很潮湿,很热带,然后一下的飞机就是海,然后刚到那的时候东西还都挺充裕的,然后想买什么都可以买到啊,然后周末还可以去逛逛商场。

然后看看西域的电影,当时还是有很多有钱人的像呃,保时捷啊,兰博基尼呀,野马呀,什么这些车路上都经常能见到蓝美人,就是确实给我们一种这种印象哈。

一个是时间观念特别差,比如说约带呃九点,然后他们可能到九点半,然后才身上来吃啊。然后工作里面他们每天上午到了,然后坐一会儿。

中午吃个饭就要吃两个小时,然后那个时候我们领导天天跟我抱怨,说这些南美人每天要不不干事儿,说他们中午吃饭吃两个小时,晚饭吃两个小时,然后下午有时候还要喝下午茶呀。什么就是感觉我们一个办事处吧。

虽然中外员工是一半一半,但是感觉都是中国人在干活,然后有一个前台和一个技术人员,然后两个人就每天在办公室里面就是聊天嘛。我们在工作时候,他们就嘎嘎在聊天。

然后有时候高兴了,他们还站起来就就在那跳舞,就是那种交际舞啊一样的。

我记得有一次好像然后一个委内瑞拉人去买东西,说让他买一个就是工地上面要用的一套工具。

他从早上九点多出去,到下午四点才回来,有一次甚至就觉得很对,工作态度就很糊涂。去外省有一个人居然走错城市了,然后去园东,你要那个省去接东西,然后他也不知道怎么搜的地图打。后来打电话说,我到了上克里斯托瓦了。

然后我说,你不知道,圣克里斯托瓦,你是到圣安东尼奥?

然后他说,啊,你不是跟我说去上克里斯托瓦吗?我说,你搞错了,你再看看我给你发的消息。

那个两个城市之间还隔了好几百公里,然后那个人就啪又开车又过去了。

当然在中资公司的还好一点,其他的当地公司的人啊他们。 嗯,有的时候据说什么上上了半天班,然后下午这人就不见了。

这都这种情况,那最近好。北内瑞拉政府死于当地时间下午逝世,是自2011年六月以来英化,从查维斯死后,然后马杜罗上台之后。

大家一开始有各种的猜测吧,然后就是货币不断不断上涨啊。一开始还好,涨了可能一比几一比几个玻璃丸一比十几个玻璃丸,二十几个玻璃丸。

后来很快就涨到了560玻利瓦尔。 嗯,其实最早的感受是公司有人辞职,因为情况就是越来越恶化嘛。他原来就可能觉得这份工资生活,大家可以。

然后慢慢的,他可能觉得我的生活降越来越下降了。那些比较有能力的人,他会去想,我要找一份好点儿工作。

所以最早可能有一个不错的一个工程师,他辞职了,那时候大概是在一比450的时候。 呃,当然没有辞职的人,他们可能会有些人,他们会打二份工,这个就是最早感受到的了。

一开始还好,但是后来就情况恶化之后,有些情况确实是没办法避免的,大概就是一四年114年一五年的时候吧。

从周围就看到超市里面东西就越来越少了。

呃,这个情况很快最早是一小部分人去超市去抢这些东西,然后人可能也都会有,这种就是盲从吧,就是大家我们的就都会去抢,然后那个时间很多人就囤积了不少东西。

但是后来看这个行为虽然是不好,但是还是挺明智的,嗯?

不能说明智吧,就至少还是能自保的。

这个过程刚开始还是比较慢的,但是一旦那个货币就掉到一比一把一比二百之后,就人就会有一种恐慌了,他就没底了。因为大家一开始都以为会有一个底。

就像那个股市一样,大家都会觉得说掉到一比五就到头了,掉到一比十就掉到头了,然后掉到一比十,就可能说顶多不可能掉到一比二十以下吧,就大家还有那么一种期望。

然后真的就是掉到一比一百了,就就觉得好像底下就没有底了,就那种感觉,然后大家就真的恐慌了,然后就到超市里面去去把唯一的那点儿剩的那点儿东西就都抢走了。

商店里面都没有东西了。

就是一些日常用品糖啊盐啊呃油啊牛奶啊,哪怕什么卫生纸啊,什么这些东西都都没有了,然后他们当地人为了买这东西就就得去排长队,然后我们公司都会每周给他们一天下午就去排队。

让他们就是可以请假的,确实排很长很长队,有的从超市就是从超市的街的这头,然后要排整个一条街。

我们在凯贝略的港口的时候,然后我们在这边干活,因为他那个工棚里面好久没用了,里面好多的鸽子啊,它那港口本身就鸽子特别多嘛。

嗯,那些鸽子在那个就是工棚的上面筑巢。

然后我们就经常看着有当地的那些工人,他们就爬到那个上面去。那个上面大概有十多米高,而且没有梯子,就是它是先从旁边就是有一个小的台阶,然后爬到那个边沿上面。

然后沿着那个边沿一直一直走。那个边沿很窄,大概就是只能容得下,就是就是一个角在上面站着,所以它就横着那么一点,1.1点挪。

然后挪到那个鸽子窝那块儿,夸抓一只鸽子抱着下来,然后再一点儿一点儿再挪下来。

拿回去。然后我们那会儿还开玩笑的问他们怎么做,然后他们说我就回去什么做汤啊,或者炸着吃啊什么的。

那个时候就他们在超市里面基本已经买不到肉了。 你你努力的容数也是高的,这个是欧山。

后来我记得马杜罗提出了一系列,就是我们感觉都很很搞笑的一些倡议,然后一个是他提供大家不要用电吹风,可以省点儿电。

因为那个时候就是委内瑞拉的一个最大的一个发电站,叫鼓励发电站,已经它因为缺水,然后那个设备也老化,就已经发不了电了。

所以电量就很很缺。

嗯,然后他就提倡大家就是少用电嘛,就是什么。不一一会儿就一个国家总统,有时候会就在电视上说,说什么大家不要用电吹风。

然后一会儿又说什么,嗯,什么空调,尽量要过开到多少多少度。

然后我记得最搞笑是有一次他提倡大家养兔子,因为那时候已经没有吃的了。

然后他就说,为什么我们不能吃兔子呢?说兔子也是一个很好的一个什么食物来源,政府一般一周工作两天,然后其他时间就在家,因为也是响应马杜罗的号召嘛,他说什么政府可以休息一天。

然后这样子可以省电。

嗯,那时候中资公司还是能保障的,因为我们会这个国家,就是说只要是有美元,然后有钱的话还是能买到的。

周天还会有中国的市场,会有很多国内运过去的东西,还有就是在黑市上面,但是黑市上面不太安全,我们就很偶尔才会去。它是在一个大桥下,然后就很多那种耳道贩子在那边,其中在现在的委内瑞拉用钱买手指还不如直接拿钱当手指用。

2018年委内瑞拉的通货膨胀率已经达到了百分之一百万。

与此同时,工业规模萎缩了70%,石油产量相比十年前减少了50%以上。

这些抽象的数字背后呈现出来的其实是一个个走投无路的委内瑞拉国民,因为饥饿和贫困也催生了大量的犯罪。

委内瑞拉,首都加拿加斯已经成为了地球上最危险的城市。 嗯,那个国家的命案据说是92%都破不了。

就是死了就白死那种感觉。

一四年一五年还没有这种新闻。一六年,好像我记得看到一个新闻,就是在一个购物商场,光天化日就在购物商场门口就把人就打死了。

如果在那边呆过的都知道,就是基本不会轻易去上街,就是我们哪怕白天上街都要几个人一起去。

他们抢过就是最大商场的那个嗓壁商场的下面的金店,然后抢过就是富人区,到后来就是中国店,很多在那边中国店都被都被洗劫过。

嗯,我在那边儿碰到过两次比较那个感觉比较严重的吧。一次就是我刚从中国城出来的时候正在往回去走。我本来想走街角就打车啊,但是就其实就几百米的路上,然后就摩托车过来,然后当时就把所有东西都抢走了,因为那次就主要是带的美元比较多。

还有一次是被警察抢的,当时也是买完东西,然后去机场路上,然后被这个警察就设卡罚的东西比较多,不是假警察就真是警察。

警察那边他就也会抢你,情况也挺频繁的,就是他白天在那边儿比如设卡,然后有的时候他会把你先靠在旁边,然后就不理你,直到你把东西给出来,他才把那手靠给你解下来。

然后他要看你还不屈服的话,然后他有时候就会拿出什么白白的那种粉末。然后他就说,你贩毒的,然后我们要把你抓到里面去,然后就吓唬嘛。

有的人他可能就敢找敢事情啊,或者可能胆小一点儿的就就屈服了,就把东西就给他了。 呃,我走的时候就已经差不多一比一万左右了,那时候就超市,里面基本什么都没有了,但他也不是什么都没有,就很奇怪,就是他那些奢侈品反而都会在。

就比如说,你要想要买个什么香槟啊,你要想买个?

好的葡萄酒啊,什么这些东西都有,因为这些东西它没有人买,都是原来进货就放在那儿了。没有的都是那些生活必需品。

他们没有这些东西之后呢,就会想各种各样的办法吧。 在加拉加斯,一部分人就就走上犯罪道路了,因为他很多贫民窟在山上。

然后那些人他没办法怎么样,他就只能靠下山来抢,好像再差的就是到处要东西啊。嗯,蹭东西啊。就我每次,比如说。

从外面给那些工人买吃的回来,因为每天我要照顾大概十几二十几人,中午到吃饭嘛,然后买东西回来,然后开那个车,进海关的时候,那海关有个门卫。

每天都拦着我,然后就就拍着肚子,就是说昂布雷亚什么恶呀,然后就让我给他吃的,然后甜甜就那样,就是就感觉就像乞讨一样。有时候你也很可怜他,但是也确实很招人烦111。

然后有些人就移民了,就是我们在呃,那个时候就每次去机场都会看到,就是那种举家带着老小啊。

骑着好几个行李车,然后车上就是挂着各种锅碗瓢盆儿,什么那种行李包十几个的那种,就一看就是把所有家当都带上了。

再也不会回来了。然后还有一些人,他们就是跑到边境去,因为边境的话,他会有一些走私过来的东西,就从哥伦比亚或者从巴西。

现在大家这个国家稍微有一点儿能力的人,有一点儿呃,本领的人都已经走光了。

后来我们就基本找不到人了,很奇怪,就是他们承包给我们的项目,但是每天就中国人自己在那儿挨时的工作。

然后按时的下班,然后那些业主都已经找不到了。

就是那种情况。

刘员外2017年回国之后,他之前所在的工作项目其实还在继续,但是他实在不想再回北内瑞拉了。

在过去的几年里,已经有2300000委内瑞拉人逃离了故乡,前往周围的国家讨生活。

2018年八月,总统马杜罗发起了一个回归祖国计划,声称要帮助那些愿意回来却没有路费的国民回国。

但那些逃出去的人却表示他们宁愿在国外刷厕所,也不愿意回到委内。瑞拉,你现在正在收听的是亲历者自述的声音。节目故事fm。

我是主播艾哲。本期节目由刘豆制作声音设计。彭寒,如果你是故事fm的忠实粉丝?

每次听完故事,随手转发一下,就是对我们最大的支持。

感谢你的收听,咱们下期再见。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