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加拿大当猎人:和大鱼搏斗的三小时

读喜马拉雅作者:gezhong日期:9月前点击:377


我在加拿大当猎人:和大鱼搏斗的三小时

你好,欢迎收听故事。fm,我是一个一个收集故事的人,在这里,我们用你的声音讲述你的故事。

每周一,三五咱们不见不散。

上一集在加拿大当猎人的厨子,重点给我们讲了他去猎黑熊的故事。

但是别忘了啊,他这个职业的名字叫做钓鱼和打猎向导。今天我们就让他讲一讲钓鱼的故事。

嗯,首先在加拿大钓鱼,它没有作为鱼塘里钓鱼,没有养殖,说我养一个池子,让让你大家坐在那里,然后去钓鱼,完全没有。这种情况一定都是野生的,它不是在你人工控制的环境里。

所以,你要对他要有非常深刻的理解,你才有可能把这个工作做好。 呃,我拿一种鱼来说,就是在我们那里非常有名的,而且每年都是会有比赛的。

呃,叫条纹芦鱼,这个海芦鱼呢,每年呃,五月中旬到六月份,他会呃顺着河口往上游游。他因为他到了六月初,六月中旬,根据水温的播放变化的话,它需要来进来产卵。

那么,你要想钓这个鱼的话,首先你大概要知道,每天的潮汐,水温风向会影响这个鱼真正在河的哪一个部位聚集第二,这个每天的水温,包括这个鱼的情况的变化和它的生育周期的变化。

会影响到我们叫它中文叫开不开口,就是有没有咬口,就是鱼,会不会咬你的而料,然后呢?

如果他不咬怎么办,然后你要钓鱼的话,你就要清楚法律。

在加拿大的话,钓鱼是管理的,非常系的。就拿那个条纹路来说,每年比如说每年五月份,我开始可以掉就要到了。然后在这个河段的某一个区域。

你是可以用一种鱼竿儿和那个线轮儿,你超过了这个某一个位置,你就要用另外一种。 这两种是不能混的,混的话,后果很严重,就是如果被抓到的话,后果很严重。

那么你,你想获取这些知识,最简单的办法是找当地的这个林业警察,他会给我们讲的非常非常详细。

他有时候可能抽几个小时会给你说清楚,因为对于他们来说,他的目的不是说为了去罚钱,他的胃目的是为了把这个资源保护好,调控好在我们那个地方,因为它是一个非常的偏远地区,狩猎钓鱼的人都很多,所以的话呢,很有意思,你可能只有一个人过来。

介绍给你认识,比如说这个人叫麦克,这个麦克,你可能看他穿的破破烂烂的,每天都是属于银行里头,可能连五十块钱都没有。

然后他可能就是全世界,比如说受理黑熊可能上过几十次杂志,然后连续多少年可能在全北美都拍的前十的这种高手,我觉得我很幸运的一点,就是因为在加拿大东部的那种环境里面。

东部四省是叫做我们叫做大西洋行省,他是出了名的人,比较纳意思比较和善,然后呢,大家不至于说相亲性爱,但是互相帮助比较多。

我从什么都不会到,成为一个合格的狩猎和钓鱼,向导用的速度非常非常快。

我自己有一点天分,然后又去学习的,就教我这些知识的,又是全世界最顶级的这些高手。

嗯,现在到了吹牛逼的时间了就是,但是不是吹我自己是这样的,我的在钓鱼和狩猎向导的这个水平里头。

我现在在唯美的水平,大概是中等偏上吧,就是如果从零到一百分的话,我就给自己打分。我大概能打到75分。

一个好的钓鱼和兽类向导,它基本上具备一些基本的素质基础。三原则,安全守法,让客户玩儿好,你所有的我知道的。

狩猎向导和钓鱼向导都会现场急救,包括我在内现场急救高级现场急救,还有叫做野外现场急救,这三个课都是有学的,然后呢,所有的这些向导野外生存的能力都很强,这个野外生存不是不是那个贝爷那种,那个是那个,是电视里头做出来,是啊,就基本上是造假的,就是属于乱来的。

这个野外生存,就是说我们知道,如果要是出现问题的话,我们需要保证我们跟客人的安全。

他有很多很多的内容在里面,比如说是光生活就有很多的课,因为你不会的话,就是不会你真正到那一个时刻的话,你点不起火来的话是会死人。

那么跟我一起工作的很相当一部分同事是加拿大北部最好的,我们叫布什cosp秒,就叫丛林恶劣地带,飞行员的培训,学校等教官们,他们的野外生存水平,那真的是太漂亮了,我跟着他们学的东西学了很多。

啊,因为我们无人区的话,那个营地不光是招待打猎钓鱼的客人,有很多的。

现在还有,有一件事情很有意思,现在有很多的那个探矿公司勘测公司在加大北部,原来呢是一只碳找石油,找钻石找黄金。

结果这两年是因为中国特别流行电动车这个电力的。这个汽车新能源汽车因为大票,中国公司雇了加拿大好多的碳矿公司在北部加拿大北部找礼矿。

就是做锂电池那个锂矿,这些摊户公司经常有人会住到我们营地,我们也给为他们服务。

那么,跟这些人再去工作的话,成长特别特别快,特别有意思。晚上回来以后,礼拜五所有人都喝酒,喝的像傻逼一样,然后都已经不行了。第二天早上起来五点钟,所有人精神抖擞,该干什么干什么。

就这些人,你看着他们,嗯,心生敬意。 因为就感觉到这个世界上,无论是大自然还是其他的方面,就所能扔到他们身上的东西,就是好像一块石头到了身上就弹开了非常的英文叫碳就是。

用我们的话说,叫非常。今早我有一个我的,我的人生偶像,那个真的是我觉得他名字叫麦克,还有六十了。

然后他又得喉癌,已经整个嗓子都切除掉了。他平常说话是需要拿大拇指摁着他那个喉咙的那里的假体,然后能发音,能说话依然是那个布什块儿拍的,就是那个丛林飞行员的学校的总教头,一米八七的一个大个子老头儿,枪也打得好。

业外生存也厉害,刀子斧子玩的都特别好,然后飞机飞的。哦,这真的是就我,我老跟我的朋友们说,我觉得麦克是对于我来说,当然每个人有他不同的审判标准,但对于我个人来说。

就是跟这些我在我看来全世界最牛逼的男人,女人们在一起。然后大家就是说互相之间的那种信任度完全不担忧对方的这个体能不担忧对方的基础能力在那种残酷的,大自然的?

那种环境下互相的很能踏实的说,我把我的,我的,我的肩膀靠在他的肩膀上,那种感觉特别特别好,特别美妙是今年我有一个客户,本来是秋天来我这里列熊到了以后先去钓一天金枪鱼,蓝漆金枪鱼。

就是说在日本卖什么上百万的,就那种蛮借金香鱼。

首先那个蓝气金枪鱼呢。呃,就是老人与海,里面描述的就是那个老人去搏斗的就是这种。

因为海明威是在佛罗里达嘛,本身就是大西洋大西洋最大的这种单体钓的鱼就是这个蓝旗金枪鱼。

美国那边也有加拿大,这边也有呃,全世界所有的大最大体积的拦截,进降于百分之百,都在我那里。

首先是一只鹿在我们那里第二的话,每年的单体最大记录都在我们那里,因为水冷,没有什么特别原因,就是因为水冷。

那个客户今年是十月。

敌轴过来列凶,这群完了以后呢,是要出去钓一天姜鱼的结果呢,上了船以后,那天风浪特别大。

那天风浪,早上起来风浪差不多有,我们叫25个闹,就是差不多45公里,每小时的风。

那个渔船大概是二十吨的渔船不小,但是就这种遗传也不会特别大,在大西洋里面,我们出海呢。

呃,大概一个小时以后的客人的反应就已经很重了。

就是这个呕吐和运船的反应,这个客人在船上他一直想坚持,然后结果就实在是身体扛不住了,呕吐,然后太厉害了,太厉害。我没有办法,我确实让船回到港口。

然后把它放到岸上。然后我呢,反正传钱也付了,然后反正今天哪儿,其他地方也去不了了。 我跟船长说,走,咱们出去搞一条去。

我拍点视频,呃,做宣传用。

那船上说,好啊,那些船长知道我,我没屁事儿,就是我对这个风浪没有。

任何的反应,我们就开船去了一个风浪更大的地方。

所谓钓鱼是这样子的,大风大浪出大鱼放现一个半小时之后,厨子发现鱼够冻了,但是他没料到这条鱼有多难对付。 厨子给我看了当时他录的视频,诶,现在十一点四十七,已经占到了差不多将近一个小时了。

估计这条鱼再有两个小时应该都搞上来。

现在是45磅的,这个刹车感觉跟是很轻松往外走,在这个鱼在犹豫的台词上,站在颈椎镇的颈椎镇的完了以后。

现在又又开始吸了一些劲儿,他休息了一下,休息一下,见着我拍了45磅的刹车,感觉没起不了它的作用那种感觉。

再有呢,这个钓鱼是这样子的,就我特别简短的说,这个鱼竿儿啊,在这里,鱼轮儿在这里。

你那个鱼一千斤,你那个余线只能承受150斤。

怎么办,那么你这个鱼轮上实际上是一个刹车的,跟汽车的刹车一样,这个刹车来决定给这个余县多大的力量,就是这个刹车,比如说我放了二十磅放到二十斤,那么这个鱼拽的时候,他这个刹车就给了二十斤力量,这个鱼会带着二十斤的力量往外跑。

就是你靠这个刹车去保一点点,把这个鱼的力量磨掉,这个就是整个搏斗的一个过程,就是作为叫六鱼。

结果过了三个小时,我们那个刹车已经上到五十磅的时候,那个鱼一次冲刺,还有4500米能冲过去,感觉根本就没有什么事儿一样。

当时我跟船长和那个甲板手三个已经有点沮丧了,因为我们觉得因为它中间那个那个鱼线是分三节儿。

他中间有一节是专门是用来耐冲击的,是尼龙县这个尼龙县,它能够受能够受的,这折磨是有限的。

我们当时已经觉得梁宇搞不好要要跑了,而且呢,当时等了三过了三个小时的时候,雨雨还像风一样往。

往外冲的时候,那个甲板手当时就破口而出,问了我一句话,反口无的发给胡克就是反执意过来,他实际上在说说脏话,他执意过来就是反口。你他妈钩上什么东西了,你钩上海怪了是吗?

等到最后三个半小时到最后的时候,我两眼已经开始泛黑了。

在那个时候,我感觉那条鱼是一个战士,它是一个末日,但我是一个比他更狠的战士,三个半小时,最后把那条鱼弄上来。

弄上来了以后到了什么程度,我旁边量一下尺寸一百五,而125英寸就是三米多长。

呃,蓝气金枪鱼是温血动物,最后就是我把它吊在床边。我拿手去摸它的时候,它是温的,它是热的,因为跟我搏斗了三个半小时。

最后我战胜了他。我跟他打了个招呼,然后我我带着他走了一个小时,然后让他体力缓过来。

我把钩子摘了,把它放走了。

这个因为第一啊,咱们说实话,我当时没有买那个泰国,我没有买指标,我必须有指标才能把它杀掉。

我当时确实没有买指标第二的话呢,就是说呢,我也没必要去买,因为对我们来说呢,去你去挑战自我的一个在狂风暴雨当中跟这个鱼搏斗的这个过程。

而最终,你是不是要把它宰了?这不是一个特别的重要的事情,就是一条鱼钓到了船边,在放生的过程当中,它是政府有规定的明文规定的严格的,放生的流程。

比如说我把它固定住了以后。

就是我掉到了以后不能拍了照片,马上放走绝对不可以因为那样子的话于容易死与累的,他可能丧失自己的那个就是有水能力驴,如果不有水的话,它没有海水足够,经过它的鱼塞的话,它是会呛死的。

那么政府明文规定呢就是首先你传速船的速度要达到什么速度,你去保证这个鱼时时刻刻,你能确定有水经过它的鱼塞。

提供足够的氧气,然后最后放之前我们要拿那个钩子去去,稍微的就一种炖头钩啊去稍微挑一下它的鱼尾,确保它的鱼尾开始游动了。

其实就是所谓的这个带着鱼去去行进。

让它体温降下来,让它恢复体力,这个过程远远比那个鱼钩要重要。

这个是最后能保证条约,最后放走了以后他能活着,那对于我自己来说,我觉得我这辈子可能很难再去钓到那么大一条鱼了,因为那条鱼过了一千磅了。

嗯,在那儿一般什么什么钓鱼比赛之类的。 呃,一般记录是什么样子。

呃,我这么说吧,就是虽然我们没有杀掉那条鱼,所以没有把它拿上来来称重和梁。 但是的话,今年当地的就是港口的那些船长们,大家是认的,就是说今年。

呃,单人独立完成的钓鱼。

我今年我个人是记录保持者,还有一个事情特别有意思,我,我跟我国内的合作伙伴,他们跟这些客户们去说说我们出去钓一个金枪鱼,把它宰了吃肉。

大家都反应哇,太好了,蓝漆金枪鱼那个特别好吃,如何如何,然后说我们去杀一头熊,然后说怎么样,然后好你们好残忍啊,为什么要杀那个熊熊也好可爱。 第一,你没有见过那个熊熊自强残杀的时候,一点儿都不可爱。

第二,蓝气金枪鱼是它的濒危程度远远的超过雄就是拦截金枪鱼,是一个很值得保护的物种。

就是说,你如果不去接触大自然的话,我想只想说,就是说这个东西它需要需要保护,跟它长成什么样没什么关系。

我本来不想问这个问题啊,因为我担心有些人会怀疑这是个广告,但是我还是控制不住这个好奇心,想问就是你这个服务怎么收费。

呃,比你想象的便宜得多。 呃,便宜的多得多,就是黑熊狩猎。

我们有一个春天,我们有一个叫做鱼玉熊掌呃,条纹炉鱼钓鱼,加上猎头黑熊。这一个下来的话,连往返机票所有的加起来。

差不多780000块钱人民币。

呃,当然不便宜。但是不是那种就是属于叫做高不可攀的,或者说是那种就是完全不能够承受的那种价格,那对我来说还是高不可攀。 嗯,行,那最后一个问题,你对现在自己生活有什么样的评价和你未来的一些打算吧。

我对自己的这个现生活的评价就是我还挺开心的。我就是因为我找到了一个我适合我做的工作,现在每其实我现在是控制客人数量。

嗯,现在基本上每年多的时候不到七十少的。

嗯,五十多个。我们不是接特别多的人,因为在我们那个地方呢,第一,你挣那么多钱没用这么多钱都交税了,然后第二的话呢,也用不着挣那么多钱。 呃,我自己住那个地方,因为特别偏僻啊。

他跟罗格华多伦多比不一样。

我自己一个独立的房子,地上一层,地下一层,呃,一个。

一个五百多平的车库,我后院还有一条河,一个池塘,有一百多亩的林地,都是我的人民币,花了960000,然后他他那个土地不值钱。

就如果你像我,我这种人生活在比较偏僻的地方,加上我每年每年十二个月里头有多了,有十个月,少了有八个月,不是在深山里头,就是在无人区。

我自己那家伙也轮不到我住几天,所以的话,你说你说挣那么多钱干什么?

没有什么,真的没有什么用,我这次回北京已经胖了十来斤了,我现在在努力再争取,再吃个再长胖五六斤。

因为马上回去以后要去北边激光带,然后有两个大的任务要做,然后身上没有脂肪的话扛不下来的真的就是受不了。

你现在正在收听的是亲历者自述的声音。节目故事fm,我是主办者,本期节目由我制作声音设计。彭寒。

另外也要感谢我的好朋友王谦把厨子推荐给我认识,大家可能都知道,前不久,我们在北京路易维登yes文化艺术中心第一次做了一个故事fm love现场演出。

在这场演出里,我来现场解说彭寒和杨帆现场弹奏音乐,其他的团队成员现场控制灯光,视频等等。

其实挺抱歉的,因为那次演出有八百多人报名,但是因为场地的限制啊,我们只邀请了八十位幸运观众到场。

为了补偿没能来的朋友,我们把演出的录像剪成了一个小视频。

如果你想看的话,可以在故事fm的微信公众号里回复关键词,演出视频这四个字来获取。

另外,因为故事fm love首演还算成功,所以我们在一周后会迎来第二场演出地点就在北戴河的孤独图书馆,我们将作为艺术家梁琛的大型艺术项目。阿勒夫2的一部分。

在十二月31号晚上十点的孤独图书馆里继续现场演绎故事,陪伴你进入2019年。

活动的具体信息,你可以在演出视频的微信推送里看到,感谢你收听本期故事,咱们下期再见。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