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读喜马拉雅 > 156:手术的“黑历史”

156:手术的“黑历史”

读喜马拉雅作者:gezhong日期:2023-5-27点击:483
你是否曾经想过,麻醉技术诞生前,进行外科手术是怎样一种体验?!而麻醉术又是如何一步一步发展起来的呢?听我们说说这外科手术曾经的那段“黑历史”吧。友情提示:本期节目涉及大量与外科手术相关的情节,部分内容可能会引起您的不适,收听之前请做好心理准备。未成年人,也请在家长的指导下收听。

156:手术的“黑历史”

原来是真假的,是这羊是真是什么野的点的样子啊,原来是这样的。

友情提示,本期节目涉及大量与外科手术相关的情节,部分内容可能会引起您的不适。收听之前请做好心理准备。

未成年人也请在家长的指导下收听,欢迎各位来到。原来是这样,大家好,我是徐东,我是姜文,看咱们姜文健健康康的应该是没有动会手术吧,好像没有包括脸上是吗哎呀,脸上动过开玩笑的。

那么有没有曾经用过麻药的经历,有最近吧就刚有过,因为那个牙齿做根管治疗,打了那个麻嘴哦,能说一下啊,打麻醉的感受吗?

开始的感觉呢就是被蒸戳了,嗯,后面就觉得诶有点麻木,能感觉到有东西在摸它,但是我没有什么感觉。

哎,局部麻醉嘛,反应也不是很大,麻醉消了之后就没有什么感觉了。其实我曾经也有过一次小的外科手术,也是一个局部麻醉。

当时也会觉得很神奇,就是刚刚打麻药的时候,好像是有一些这种疼痛的感觉,在之后就只能依稀的觉得有这个手指甲盖在身上滑的感受之后这个手术就结束了,其实是刀在画,其实是刀,而且绝对也是皮开肉绽的哦。

当时也会觉得很神奇啊。 不过现在。

我们俩聊起手术,感觉是谈笑风生,觉得轻描淡写,但其实在我们小的时候,对于手术还是非常惧怕的,对不对?嗯,小的时候我记得去医院最害怕的事情,那个时候是打针好可怕啊。然后那个时候大人还会吓唬我们,说。

哎,如果你再不好好听话,好好吃药治病,那就要开刀啦。是那个时候,我觉得开刀和打针比起来,应该是一件无比可怕和痛苦的事的。

以至于很多时候初次进行手术的小病人,他们关注的重点往往不在于手术的效果和过程,而是会反复地问医生。

手术疼不疼,嗯,长大之后呢?我们也都知道,手术真正痛苦的部分其实是在术后的恢复时。

反倒是开刀本身其实并没有那么可怕的,而且如果是全麻的话,好像是什么都不知道的对,但是不知道大家有没有想过,如果没有麻醉技术。

也就是说,如果我们是在不麻醉的情况下做外科手术,开肠破肚,这种滋味会是如何呢?

我觉这个真的不敢想。

你说平时我们偶尔割破个手指,或者说摔破个膝盖什么的,就已经是疼得不要不要的了,尤其是九星一图,对吧。

如果要在不麻醉的情况下做手术,这个可以选择死亡。

想想真的会很痛苦啊,这感觉怎么都像是电视剧里演的那种古代的那种酷刑,什么刮骨疗伤,哎哎呦去,你别说如今看来这些无法想象的事情啊,要是回到150多年前真的就是天经地义的。

不会吧,今天呢我们就先带大家穿越,回过去去看看曾经的外科手术是怎样进行的,顺便呢,也来聊聊这麻醉技术的前世今生。嗯,我再次预警一下啊,节目有点儿重口味,请各位选择性受听,这不是开玩笑,嗯。

来来来,先说一下啊,今天我们主要讲述的呢,是现代麻醉技术的发展史。 虽然说相传我国古代的像是扁鹊,华佗这样的神医。

也都曾经施展过类似的麻醉术。

但是很可惜,这些技术都随着他们的去世而失传,并没有流传下来。也就是说,我们其实无从判断传说的真伪,所以这一部分呢今天并不展开,也是可以理解的。是的。

那么在十九世纪中叶以前西方外科手术呢,它的的确确就是在没有麻醉药的情况下进行。

那个时候的病人做外科手术真的就好像是犯人受到酷刑一样,外科医生的铁石心肠,甚至有的时候让人讨厌。在西方的医学史书上就有这样的记载。

病人呢,在家中等待医生前来做手术,这个时候啊,就好像是犯人计算着死刑日期到来的心情一样。

一天一天的这样挨过去,嗯?

手术当天病人呢,会非常提心吊胆,就是担心医生到来的那一刻,听到医生的马车到了,这心里就开始紧张啊。

他就会倾听着医生走下马车,一步一步上楼的声音,哇,我被你这么一说,我就恐怖,这个哪里是医生上门啊,简直要是死神来锁命啊。那话说,当时的手术到底怎么操作呢?

病人呢,害怕是不无道理的。

在各种外科疗法当中啊,我们说将脱旧的关关节腹胃算得上是痛苦比较小的一种手术。 嗯,那我们看看这种手术是怎么操作的。

西方伊始上呢,有这样的描述啊,这种手术实施的时候呢,病人是被安放在一个特质的架子上。

身体呢,被绳子绑扎着结结实实的绳子的一头呢,拉向一个滑轮系统脱旧的下肢呢,也用绳捆绑着牵拉向另一端的滑轮系统。

然后呢,几个彪形大汉手执着这个直径大约有一英寸的绳索,从两个滑轮用力的朝相反的方向牵拉。

用力迁拉的这个壮汉和被迁拉的病人呢,其实脸上都会挂满了热汗和冷汗,病人呢,渐渐的就忍受不住了,开始呻吟,然后呢大声嚎叫。

直到在剧痛当中昏过去。

外科医生这个时候呢会动手,开始将脱旧的关节复位。

最后呢,再把满脸是汗水和泪水,面色苍白的病人移送到床上,带他慢慢的苏醒过来。

这是一种变相的麻醉玩儿的痛哭过去上行,对呀,好像上行,看来穿越回到那个时候的欧洲风险真的是够大的哦,或者是我的话,我觉得宁愿天天宅在家里,绝对不敢乱跑乱动。你说这个万一要是脱个旧啊,那酸爽?

获救这还算情况最轻的,更恐怖的还没和你说。

想想看,当时的截肢手术也是按这种方式进行的。啥呀截肢,当时的截肢手术呢,会将病人捆绑在手术台上,或者呢,有几名大汉用力按住医生呢,就要用最快的速度,在病人的嚎叫声中将上肢或者是下肢阶段。 呃,敏感的外科医生都发现啊,他们的工作确实令人厌恶。

医生也承认,做这种手术,有的时候令他们很反馈啊,光是脑补了一下,我觉得快吐了。

其实我的用词已经非常的冷静了,尽量的少描写细节,但是的确会让人不适啊。

因此呢,无痛外科手术就是病人的乞求,其实他更是医生所向往。

那个时候呢,也尝试过一些方法,比如说呢,好像在一些这个电视剧当中也会看到啊。用冰水浸泡或者淋洗需要进行手术的部位,使他尽可能的冷冻麻木。

又或者呢,用力压患处使之麻木?

还有的就是让病人喝酒喝到大醉,或者是在威士忌当中加入一些鸦片等等。

但是呢,其实这些方法都不能够有效的减轻病人的痛苦。

据说啊,有医生还会让助手用木棒猛击病人的头部,这个呢就干脆让病人昏过去,然后再做手术好粗暴啊。这让我想到那个电影霸王别姬当中那个镜头就是师傅,看主角,他的手指不是六根嘛对,然后说不适合唱戏,祖师爷不收他。

然后他妈妈就把他眼睛蒙起来,把他手冻麻了,然后夸一下,用菜刀给它切掉了那个小豆子,对吧。把眼罩扯下来一看,立马。

大叫,然后疼得满院这个情节,当时也是给我留下很深刻的印象啊,心理阴影吧。对,这就是在没有麻醉技术的情况下手术有的时候真的是挺可怕的一件事情,不知道到这里还有多少刀友啊,依然准备坚持听下去,不得不说,就是在这种情况下,外科医生呢。

他只能够从手术的速度上去想办法,你不可能天天拿木棒把病人敲昏嘛,有可能并没治好先把人敲死了。

那么这些外科医生呢,他只能够尽可能的让自己的技术越来越熟练啊。快刀斩乱麻,在两三分钟内最好就能够把问题给解决了。

所以,当时的外科手术,它不可能是一项细微的工作,它只能够切除,比如说表面的瘤子,然后截肢,或者呢就是拔掉换牙,这些呢都是比较快的手术,而病人的剧痛,他其实就非常大程度的限制了外科医学的发展。是哦,想想看,你说病人一边在哀嚎,一边挣扎,医生哪里有心思去仔细做手术呢?我上个月拔牙的时候也是这样,虽然打了麻药,但我实在太害怕了。

我在那个椅子上疯狂的挣扎,然后那医生本来拔牙很简单嘛,一拔就完了。然后他他被我吓,他说你怎么了。

你是害怕还是疼啊,你这还是有麻药的,你想他要是没麻药,这牙还拔不拔就是。

那么回到当时的外科医生啊,他们呢,倒都是以手术做得快而自豪的。

由此呢,其实也出现了一系列的,可以说现在看来有些害人听闻的记录啊。

比如说啊,俄国的一位外科医生皮罗果夫,他呢,可以在三分钟里锯断一条大腿,半分钟里切除生病的乳房。

而法国名医让多米尼克拉里呢,他甚至完成过24小时位200个病人,做完截肢手术的记录。 哇,那就是平均七分多钟截断一条腿,哈哈,这个医生的爆发力与耐力简直是了得对,要是生在现在,他可能更适合当运动员啊。

在这些快导手当中啊,我们要说最出名的一位则是英国的医生罗伯特里斯顿。嗯,它呢,就是以手术奇快著称,人称李斯顿飞刀,小李飞刀。哎,据说啊,这位著名的外科医生,他截断一条腿。

只需要28秒哇,这真的快,因为他很快,所以呢,非常非常的自信。每一场手术的时候啊,他都要兴奋地冲着大伙儿叫喊。

啊,快给我计时先生们计时啊。这其实是一个很洋洋自得的人啊。而那个时候呢,对于外科医生的基本要求,其实就是心狠手辣,加眼疾手快。

速度它代表着绝对的水平,当时没有多少人愿意让外科医生卖完割肉,肯定的,想想也是啊。

至于当时的手术器材呢,首先你得准备一把类似于砍腐的工具,这个呢才能够满足截肢速度上的要求。

有的心灵手巧的外科医生呢,会自己制作适合自己使用的手术器械。 在那个时候呢,外科手术本身倒是没有什么进步,而手术器械学倒是有了长足的进步。

比如说我们现在大家熟知的只写钱,就是在那个时候发明的啊。

话说回来啊,更让我们前面说到的这个李斯顿飞刀啊。 李斯顿医生名垂青史的,那是他曾经创造过一项手术记录,那就是300%的死亡率,可以说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死亡率300%。这什么意思啊,难道是骗人死了三次吗,这?

不太可能啊,什么原因啊,我们就来看看啊,这个历史上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外科手术是怎么回事啊。其实呢,也可以算得上是一起事故吧。

这位病人呢,是一位下肢被严重感染导致坏屈的小伙子。 嗯,那么手术的时候呢,李斯顿医生手起刀落啊,这个速度得快啊,干净利落的切下了病人的下肢。

但是呢,由于用力过猛,还顺带切下了病人的一个膏丸,更不幸的是什么呢?第二天,这位病人就因为感染而死去了。天白受苦,嗯,不过这个也要说一下啊,在当时呢?

术后死亡率是非常高的,往往都是因为手术导致的感染。我竟无言以对啊,那还有200%又是怎么回事儿呢?

还有这200%,当然不是这位不幸的小伙子了,首先意味是李斯顿医生的助手啊。这位助手在扶着他亲手制作的工具截肢刀啊,确切的来说,应该是截肢炸刀的时候呢。

也因为意外啊,被他失手切断了两根手指,天本来不是什么大事儿,但是呢,你要知道,在手术当中断了手指,当时有没有很好的药物,所以呢它也因为感染。

而死去了,嗯,另外一位无辜的受害者,这个更冤枉,是在现场观摩手术的一位医生,他呢,是被截肢炸刀,不幸刺中了两腿间的要害啊,因为恐惧而休克,最终死亡。

所以呢,这就出现了人类历史上一期匪夷所思的死亡率。300%的手术哇穿越回100多年前欧洲的友情提醒。

不仅仅是病人,光是学医风险就不小啊,嗯?

这里呢,还要额外说一下啊。放到如今这几位的情况,其实应该都不至于导致死亡,但是当时的人其实连感染他究竟是由什么引起的都不知道。

所以呢,患者死于感染这一类的结局呢?我们到不能都愿医生这里呢,其实还可以引出无菌手术的发展史,这个呢,也是一段黑色幽默的故事。

不过今天估计是要挖坑。嗯,我就想那么奇怪了,节目都十多分钟了,怎么旭东还没挖坑呢。

好了,好了,我们也不黑罗伯特里斯顿医生了。其实呢,他在那个时代,对于人类外科医学的发展还是做出了很大贡献。

比如说我们前面提到的只写钱。

就是他发明哦,厉害了。还包括现在外科手术用的伤口,透明敷料以及骨折时固定的甲板木条,其实都是李斯顿医生的发明。

而且这都沿用至今哇。这么说来,这个罗伯特里斯顿医生还是一个喜欢发明的人。哎,对,但是这个手术技术现在看来是有点儿不敢恭维。

其实他也很无奈,是不是,毕竟当时没有很好的麻醉药,但只能快而快,就难免出些乱子。 对的,所以说呢,一种安全有效可控的麻醉药就成了那个时代所有外科医生梦寐以求的东西。那么接下来麻醉药是不是终于要粉末登场了?

是的,当然也不能太着急啊。这中间还隔了很长一段的史话,至于麻醉药的发现呢,咱们就要追溯到十八世纪的后期了。这个我们就不得不提英国杰出的化学家普利斯特列和法国的拉瓦西,他们对空气中痒,他发现和对养的效用的认识,这个最终其实也推动了现代麻醉技术的发展。

普利斯特列在1771年的时候制造出了氧气1772年是制造出了氧化亚蛋m二o。

这个呢,就是后来成为第一种麻醉药的笑气笑气,就是那种传说中闻了会让人发笑的气体吗?

是脑洞太大休息一下,如果听节目不过瘾,大家也可以去咱们的微信订阅号里逛一逛啊。

和节目有关的更多知识干货,每周节目的bgm歌单还有趣味,猜题闯关都在那里的微信订阅号搜索旭东刀科学?

旭是旭日的,旭东是山东树,这些刀是唠叨的刀。其实你打虚东刀可靴的拼音也是可以直接搜到的氧化亚蛋Nro,这个呢,就是后来成为第一种麻醉药的笑气,收回到1775年的普利斯特列啊,他呢,当时就报告了他的发现。

他指出啊,蜡烛在氧气中燃烧得更旺。

他还把老鼠分别是放在了密闭的同体肌的氧气和空气当中,结果在氧气当中的老鼠呢,就可以活得时间更长一些。

而拉马西的研究呢则侧重于氧气和呼吸的关系。

他通过实验表明,空气中呢有两种气体,一种呢似乎和燃烧以及呼吸有关。

而另一种呢在他看来是惰性的。 后来呢也证明啊,惰性气体,它还不是单一的成分。

拉瓦西还发现啊,动物对氧的消耗与从事的活动和喂养的食物类型有关。

还和环境的温度有关,而这个时候,其实我们已经注意到,他的这些观察就已经涉及到了呼吸的基础理论问题。哇,这些知识感觉中学化学课好像都说过,但是他们跟麻醉药有什么关系呢?

你想啊。正是由于人们对于氧气在呼吸及维持生命中作用的了解,后来在吸入性全身麻醉药中呢,都需要加入一定比例的氧气,否则的话,病人在麻醉的过程当中起步都得窒息而死诶。

这呢,就不能不说他和普利斯特列与拉瓦西的研究有密切关联?

是,哦,现在看来,氧气是我们呼吸的必须气体就是常识。

但是那个时候好像是个很先进的想法。

对,那时候我们只知道空气,哪知道空气的具体成分。对,可惜的是呢,由于当时的法国大革命是中断了这两位化学家的研究工作。

不然现在看来,麻醉药的发现可能会提前几十年。

拉瓦西在1794年的时候,是被法国的革命派送上了断头台,而普利斯特列呢由于同情和支持法国革命而遭到了暴徒的袭击,他们是烧毁了他的家。

和他的全部科学实验成果迫使他后来迁居美洲,因而呢也中断了他的实验研究啊,好替他难过。好好的科学研究就这样终止了,真的是太可惜了。嗯。

其实拉瓦西的结局真的是科学史上的一个著名的悲剧啊。这里呢,我也想引用一下拉瓦西的同事,著名的数学家拉格朗日当时的评论。

虽然可能100年都不会再出现那样的头脑,但却是在刹那间被砍掉了。太可行。 好了,咱们也调整一下情绪啊。

把镜头从战火纷飞的法国转移到在当时看来相对和谐一点儿的英国,英国,有一位科学家叫贝道斯。他呢,在牛津大学学习的时候就对化学非常感兴趣。

特别是对当时发展很快的气体领域。哎,特别的着迷,他就提出啊,吸入各种气体,对于治疗各种疾病,尤其是肺部疾病有好处。这个观点呢其实已经被前面提到的普利斯特列提出过了。 这位贝道斯呢在1794年的时候是建立了一个气体力学研究所。

而他第一个录用的人叫做戴维?

盖维在贝道斯和其他医生的指导下呢,就制备和使用各种气体,很快呢,又掌握了由硝酸氨蒸馏制备各种不同纯度的养化亚蛋的技术。这里呢,其实我们还要指出一点儿,你有没有发现当时的科学家都很全能,而且我们一会儿说他是化学家,一会儿说他是物理学家,一会儿说他是医生。

这是因为在那个时候,医学,物理学,化学其实并没有像我们今天分的那样的开。嗯,那个年代擅长化学的物理学家才是一名优秀的医生。

说不定还特别懂天文啊,说不定还特别会做饭是话说回来1800年呢。

戴维是完成了题目为主要涉及氧化,亚蛋和呼吸的。

化学和哲学研究,你看还跨了哲学啊这样子的一篇论文。那么在论文的第三部分呢,是各种动物吸入氧化亚蛋的效用和对血液的作用。

这个时候啊,戴维就注意到了,动物在氧化亚蛋中会失去知觉,但是呢会恢复回来。 他在论文当中写了用一只健壮的猫做实验的详细过程。

这个当中是这样技术的啊,说五分钟后,他的脉搏很难感觉到他不动了,似乎完全失去了知觉。

五分钟后,他被从容器中取出。

几秒钟后,他开始动了,并做深呼吸。又过了五分钟后,他试图抬他的腿,在八九分钟后,他就能走动着,而大约半小时后,他完全恢复了。 现在看来,这个真的是吸入麻醉药物,可以很快恢复知觉的一段非常精彩的描述。 嗯,但是竟然拿喵新人主子做实验。

要不我回去拿我们家猫试试。

我脑补了一下姜文家的那只猫,此刻的表情啊,应该是一个问号啥?

哎,我偷偷告诉大家一个秘密猫那个打了麻药之后,舌头会吐出来,挥指谁在外面,你是给你家猫做绝育的时候去打的吗,对,好吧。

呃,回到刚才说的那个实验啊,戴维呢。接下来呢,他也做了用氧契合氧化亚蛋混合的气体对动物作用的实验。

这也为以后使用吸入性麻醉药要与养混合提供实验依据。

在这之后呢,就到了人体实验,而实验对象就选择了他本人和他的同事,哎呀?

他在论文的最后一部分呢,就写到了自己和同事使用讲话亚诞后的感觉,这个描述也非常的具体生动啊。

我们也来看一下,在我完全耗尽肺中的空气后,我从拱风的气体容器中吸入唇的氧化亚蛋,立即产生新快的感觉,在实验中期新快感达到高潮,然后逐渐消失,肌肉上的压力感觉也消失了,不再有感觉,同时自控的能力完全被摧毁。

因此,我张着口的嘴唇逐渐垂落下来,而戴维的同事使用氧化亚蛋的感觉则是这样。

他首先使我感到眩晕,同时我的手和脚感到刺痛。

我好像失去了自身的重量,好像我是沉到了地下。然后我感到无力,不想活动,甚至连呼吸都不能进行,逐渐一阵昏迷和神志不清。

气体带从我的手中落地,这些都是氧化亚蛋能够产生麻醉作用的极好的描述呀。我,他们以绅士药,这些谦虚真的太伟大了。嗯。

想想其实还是有一定危险性。对呀,那么,戴维在论文的最后写道,啊。

氧化亚蛋可以毁掉身体的痛觉,把它应用在不大量流血的外科手术过程里呢,可能是有好处的。

戴维发表了他的论文以后啊,英国伦敦皇家哲学研究所就注意到了他的工作,并且委任以化学助教。

这样就使得他以后成为了历史上有名的化学家,他在气体动力研究所仅仅两年的时间啊,就为氧化亚蛋发展成为麻醉药打下了足够的基础。

听到这里是不是说这个氧化亚蛋就是这个笑气就成为了第一个被使用的麻醉药了。

当然不是啊,麻醉药的发展你听到后面就会知道了跌宕起伏。好吧,戴维的论文呢,对于把氧化亚蛋应用于外科手术,哎,其实并没有产生什么影响,他只是提了这样子的一个建议,但是好像没有引起大家的重视。

其原因之一呢,是他的论文啊。

硬的数量很少啊,现在你说这个,如果说他是个大网红,可能发一下很多人就关注到在当时传播量有限,所以看到的人不多。

另一个原因呢是他的论文没有着重于对氧化亚蛋可使痛觉消失方面的描述,轻轻的就写了几笔。嗯,相反,他描述吸入氧化亚蛋引起的新快感呢。

倒是引起了很多人的兴趣,知道了氧化压弹能够使人感受到心快啊,甚至能够引起难以控制的狂笑时呢。

这个时候,就有很多人把它用作了一种寻欢作乐的新方法。

这就是笑气的出处了,氧化亚蛋就被名以笑气并广泛流传,然后呢,漂洋过海到了美国,在美国当时的一些乡村和小镇里啊,经常会出现一些杂耍艺人。

他们呢就推着装有笑气带的小车,一村一镇的巡回演出,依然吸入笑气,以后呢,引起兴奋和狂笑等等,各种各样的怪状,自然就吸引了大量的观众。

因此呢,也赚得盆满钵满。

我好端端的这个化学研究,竟然成为了艺人的身材之道,好像有点儿可悲,虽然我还真的挺想我们看这个校区到底是什么感受的。

不过这个剧情也是跌宕起伏啊。已经从法国到英国,然后又从英国到了美国。

那么接下来的故事呢主要就发生在美国了。嗯,时间呢是来到了1844年的十二月十号,美国有一位29岁的压科医生维尔斯和他的妻子呢,就一同到了康奈迪卡州的哈特福德去看一次舞台表演。

那个表演呢主要就是介绍笑气的制造,同时呢,也让参加者享受一下这种在当时看来特别高大上神奇的娱乐啊。

表演者吸入笑气之后呢,很快就变得狂躁啊,并且是跳下舞台,在表演厅里面追逐一名男子。

这个时候发生了一个意外,这个表演者啊,不是摔倒在了一张椅子上,而且呢,在颈部是划了一个。

很深的口子哦,听听就好疼啊。

对啊,这种生通常是非常疼的吧。但是威尔斯医生呢,就注意到这个表演者感觉若无其事,丝毫没有疼痛和不舒服的表情。沃尔斯呢,就上前去和他谈话,问他你是否疼啊?他却回答说,一点儿都不疼啊。明明是有一个很深的口子在有心的维尔斯就想到了。哎呦,这个笑气说不定。

能应用于牙科,看来事事都需要有心人啊。在科学领域,尤其是如此,威尔斯,当时呢,正因为有一颗智齿疼痛而困扰着他,他呢,也是惧怕拔牙的疼痛,而迟迟不肯拔掉这颗牙。他自己就是个牙医啊。

呃,当天晚上呢,他就让他的助手去说服组织那次表演的人,让他适用笑气,用于拔牙。 那个组织者倒挺好的啊。第二天呢。

就带来一袋笑气,让这个威尔斯来吸。

在威尔斯失去知觉之后啊助手呢,迅速地就用钱子达出了那颗智齿。

瓦尔斯苏醒过来之后说,啊,并不疼,就像是被针扎了一下似的。

于是他就兴奋地说,拔牙的新时代来了啊。这句话呢是被记录在了麻醉学的史书当中,那从此以后呢,威尔斯就开始将笑气用于拔牙前的麻醉。至此呢,算得上是第一种麻醉药的诞生经过真不容易啊。从法国到英国,从英国到美国。

现在终于成功了,那就发表论文,公之于众吧。

诶,这个时间呢就来到了1845年。嗯,这个维尔斯医生呢,挺着急的。

他呢,没有用论文的方式来公布自己的结果,而是呢想向哈佛大学的学生做一次盛大的无痛拔牙表演表演的时候啊,这个教室里可以说是座无虚席,因为大家对于这个无痛拔压都非常感兴趣吗?

但是非常不幸的结果出现了,因为笑气的用量不够。

就导致拔牙的时候啊,这个病人非但没有被麻醉的无痛了,反而是痛得哇哇大叫哇。这个参加表演的志愿者也是够悲催的。话说表演进行到这里不得尴尬死啊。是啊,很可惜当时因为还没有发展出科学的计量方法。

而且你在想这还是在哈佛大学。嗯,参观表演的学生们呢,都嘲笑这个威尔斯是骗子,然后呢就淤一片啊,把它虚出了大门。

此后呢,这个维尔斯医生虽然是做了许多次无痛拔牙,而且都很成功,但是呢,他的成就一直没有办法背公众认可,毕竟出过丑了吗?

而氧化亚氮,也就是我们通常所说的效器。

由于他麻醉,持续时间短,则只能够应用于短时间的小手术。

在威尔斯之后呢,氧化亚蛋一直在临床上用作于麻醉药,但也由于他的这种缺点,所以一直没能够广泛使用。 你说这个威尔斯也真是的。哈,你是直接写论文发表不就完事了吗?非要来这个表演感觉还有点没有准备,充分就着急要当网红的意思是,但是回想一下那个时代背景,当时的美国崇尚的是歧视精神和冒险精神。

我们相信威尔斯呢,他也是阴沟里帆船,不过我们依然也要向他的进取和冒险精神致敬。

时间往前再推几年1841年的冬天,就在威尔斯演示的前几年啊,其实一种新的吸入,用麻醉药也已经应运而生了。

嗯,说起来呢,这种麻醉药物的发现,倒也是伴随着一个笑气讲演团到美国的一个被称为杰弗逊的偏僻乡村,呵呵哒,这是送校下乡吗?

是的,这在当时呢,算得上是一种非常受欢迎的娱乐活动。

嗯,话说呢,在这个杰弗逊香啊,有一位医生朗他呢,因为正在诊治一位病人,所以呢,很遗憾他就错过了这次讲演和表演。

那么在这个事情之后啊,他就听别人描述,哎哟,这个吸入笑气开心啊,这个戏完之后人多怪啊,他就很好奇啊,自然呢,也非常遗憾,就是自己没能够亲自的去目睹一下。

那个村里人就说了,哎,朗医生啊,你也挺懂化学的,要不你也给我们弄一点这样的笑气?

让大家也消遣消遣,娱乐,娱乐。

但是他手头并没有我们前面说到的笑气啊,倒是有一些隐迷。而这个朗呢,在费城医学院读书的时候,在化学课上看到过,用隐迷引起类似笑气的现象,因此呢,他就建议,要不我用这个以迷代替笑气试试看,给大家闻啊结果哦。 果不其然,吸入了乙靡的效果和笑气,引起的现象非常非常的像几年之后啊。他在给乔治亚州医学会的信中写道。

所有吸入了椅迷的人都感到十分愉快,从此以后,不但他自己经常的稀以迷,还向别人介绍这种做法呢。很快就在杰弗逊和一些零线流传朗医生甚至还写道,我自己也为了自娱自乐,也多次吸过引力。

怎么感觉这有点儿西上影的意思啊,是话说这个影迷是不是就是侦探剧里经常把人弄晕的那个东西就是倒在毛巾上那种对,就是这种东西。

这位朗医生呢,说起来啊,虽然说好像西已迷有点西上瘾了,但是呢,他也是一位。

非常善于观察和思考的人,他发现啊,西过隐迷的人呢,就像醉汉一样,有时呢,甚至会摔倒。但是当他们摔倒之后,却没有一个人会说疼。

因此呢,他就想了这个乙迷呢,或许可以作为麻醉药应用于外科手术,而这个时候呢,恰好有一位年轻人。

他的颈部呢,长了两个瘤子,请他来治病。 1842年3月20号的下午朗呢,就用以迷作为。

麻醉剂给那位年轻的患者做了手术,他在病人的口鼻上放上了一块毛巾,然后呢道上隐秘啊。当时和那个麻醉抢劫的情节有点儿像。

在病人失去了知觉之后呢,他就迅速动手。当时的医生快导展乱麻麻麻,它也只用了五分钟就切除了一个瘤子。 再看一下这个病人啊,竟然是毫无反应。

过了些天朗又用同样的方法为他切除了另外一个流子。 这可以说啊,是乙迷用作麻醉剂的第一个病例。

但是呢,朗当时并没有立即发表他取得的成果,而是采取了非常谨慎的态度。

否则啊,最早将隐迷用于外科手术的荣誉将毫无疑问地属于他。

七年之后,也就是一直到了1849年的十二月,他才最终将他的发现给发表了。不过很可惜,为时已晚。 哎呀,好可惜啊,之前是掩饰失败了,现在这个呢是过于保守,直接错过了第一。

那么公认的第一个将乙民用于临床麻醉的又是谁呢?

他呢,就是接下来故事的主角。

摩尔顿了,这位摩尔顿啊,其实呢,在前面我们说到的威尔斯啊,他呢,不是掩饰了那个无痛拔牙,结果失败被人虚下台了吗?

摩尔顿呢?就是台下的一名观众啊,不知道当时须眉须过,在亲眼看到威尔斯将氧化亚弹应用于拔牙的失败之后呢。

他呢,其实就专程去拜访了威尔斯,并且讨论了有关失败的原因。哎,所以呢,你看,这同样是看了别人的失败,有的人虚完就完事儿了,有的人呢,就有了另外的想法啊。

摩尔顿,他认为啊,氧化亚蛋呢可能不是一种理想的麻醉药。

在这之后呢,他又听从了地质化学家的建议,说应该用以迷来替代氧化鸭蛋。看来大家都想到了一米。

那么接下来也得做实验了,对不对。

而这一次呢,首先为科学献身的倒是一只汪星人,这个摩尔顿呢,是拿他太太的爱犬在一处僻静的河畔做的实验。 好家伙,这胆子够大呀。

我家那位要是敢这样动我的狗,接下来我肯定就拿他做实验,这不是为了科学吗啊。

再说那个实验啊,摩尔顿呢,是把狗放在了一个玻璃罩子里,嗯,这个里面呢就放有隐迷。

不久之后啊,这个狗果然就渐渐入睡了,然后呢,他就取走玻璃罩,大约三分钟之后啊,这狗就醒了。 然后哎,纵身就跳到了河当中,跳到河水当中,徐机一场啊,还好这个汪新人没事儿,否则这回去没法跟夫人交代啦。

然后呢,他还用喵星人啊,知星人等等的动物来做实验,知星人什么老鼠,结果都一样,所以你想接下来就该轮到谁来做实验了。

按照之前的节奏,估计是该自己上场,自己把自己迷晕了是吧,应该是地球人上了啊。

那么1846年的9月30号,他就用尽有乙靡的手帕捂住了自己的口鼻,把自己给麻醉了。七八分钟之后,他苏醒过来,感到非常的兴奋。 当天晚上呢,有一名病人因为牙病找他治疗这个摩尔顿呢,就让他吸了乙迷之后。

迅速拔除了患者的病史,这个病人竟然是毫无痛绝,而且感到非常非常的满意。

不过我们要说啊,这个摩尔顿倒真的算得上是一个挺有城府,挺有心计的人啊。

他呢,请病人在他的手术记录上签了名,作为无痛拔牙的凭证,第二天呢,波士顿日报上便刊登了这则无痛达牙的消息,而这个摩尔顿呢,为了保守秘密,还在椅谜当中啊,故意加了一些颜色。

并给他起了一个很棒的名字,叫望川之水。

这真的很有心计,哎,不过看在他探索精神的份上还是点赞吧。你说这个狗也上了,自己也上了是吧?

我觉得没有这些内在的动力啊。

可能人类发展有很多的这个成就,也是没有办法取得的。 那摩尔顿呢,他又跑去哈佛大学了。

他呢,又去找那位之前允许过威尔斯做示范拔牙的沃伦教授。

他呢,就要求用他自己的这个望川之水啊,做公开的表演,其实呢,这个沃伦教授啊,他始终对于麻醉手术是很感兴趣的。

听了摩尔顿的想法之后呢,也就答应了他的要求。而摩尔顿前面也说过,他是亲眼目睹过威尔斯的失败的,那他就意识到,麻醉剂的给入方法其实是十分关键。那这该怎么控制剂量呢?总不会是根据沾了乙弥不投的层数吧。

这个比姜文设想的要精致多了啊。

他呢,是专门去找了一个仪器制造者,给他设计了一个可以调控的隐迷吸入器,非常的专业啊。那么在约定的表演时间。

1846年的10月16号上午的十点,沃伦教授呢,就已经迫不及待地等在了麻省总医院的手术演示教室里。

而病人呢也已经躺在了手术台上,参观的医生学生都准时到达了。

但这个时候呢,摩尔顿却迟迟没有出现。 沃伦不断地在嘴上念叨,啊,这个摩尔顿还不来,我猜他又被什么事情缠住了,要不我们还是用老方法手术吧?

毕竟病人等不起嘛。

就在这个时候,摩尔顿是出现在了演示室。原来呢,他就是跑去取那个前面说的定做的乙米吸入器了。

因此呢,迟到了十五分钟,到了之后呢,他就急忙给病人的口鼻照上了。这个刚刚制作好的移民吸入器开始给药。

这个病人呢挣扎了一下,但是大约四五分钟之后就进入到了麻队状态。

摩尔顿对70岁高龄的沃顿教授轻声地说,先生,您的病人已经准备好。

这一次的手术呢,是为病人切除一个先天性的下河流。

沃伦在病人肿瘤部位切了一个两三英寸的口子,凝视了一会儿,等待着安城里啊,应该是随之而来的病人的那种精神尖叫。

可是这一次病人却异常的安静,而接下来的事情就顺其自然了。 整场手术很顺利,用了五分钟就完成了。哇,听到这里竟然有种莫名的感动。 是的,再想一想,今天最开始的时候给大家描述的曾经的那种惨烈的手术现场。

嗯,沃伦?

转向观众郑重地宣布,先生们,这可不是骗人。

这一天呢就被永久的载入了人类医学历史,更是成为了现代麻醉血的开端。

人类的外科手术也是从残忍的原始阶段发展到了无痛外科手术时代,患者不再因为剧烈的疼痛而休克,或是死在手术台上。 医生呢,也不必在撕心裂肺的嚎叫声中匆忙手术了。

的确是人类医学历史上跨时代的意义的一刻鼓掌,顺便还要说一下。而如今我们当然也可以说,摩尔顿就是世界上第一位真正意义上的麻醉医生,而70岁高龄的沃伦呢,也是第一位享受了麻醉一下做手术的外科医生,麻省总医院的那间屋子也被永久而妥善地保存了下来,成为了医学历史上厚重的文物。原来是这样。

就是这样,其实我挺好奇的啊。今天有多少的朋友是在一开始的时候被那个开场的友情题是吓到的,又有多少的朋友在前面十分钟的那个极其重口味的手术发展史的过程当中。

没有坚持到现在的可能。很多人本来听一下就说,哎呀,随便等会儿再听吧。一听这个友情提升,你说不要听好,我偏偏要坐在这儿听下去。但是其实我们今天涉及到的这些情节,并不是想要和大家分享这些重口味故事本身,而是想告诉大家整个的医学发展。它其实是一个波澜壮阔的过程,非常伟大。

而仅仅是在我们看来,好像在手术当中,并不是起这个手术效果决定性作用的麻醉术。

他本身也有着非常非常厚重的历史,没错,同时我们也要说,其实我们真的不要小看麻醉这件事情本身。

如果没有麻醉术的话,手术都不可能发展到今天这样的一种境界。其实麻醉真的非常非常的重视的。

这里其实我也想要引述一下文案作者的一个特别的提示啊,他也说了,其实麻醉科医生啊。

他们最不愿意被叫做麻醉师。嗯,我不知道有没有朋友曾经管麻醉医生叫过麻醉室啊。

原因呢是在早期啊,医院的主要工作主体是医生,这个呢是包括了外科医生,内科医生,妇产科医生等等,而检验工作,放射工作和麻醉工作,等了只是为医生服务的辅助工作。

这个呢在医院不是很受到重视,但是呢,随着现在医院规模的扩大?

像是检验,放射,麻醉等等都独立成为了科室,而且呢也独立于临床医学成为了单独的学科,他们呢就不再承担辅助工作,而是成为了医院和治疗工作不可缺少的重要环节。

所以呢,文案作者也特别想让我们给大家做一个呼吁啊,就是请大家再去医院的时候,请称呼他们为麻醉科医生,或者是麻醉医生,以及检验医生放射医生等等。

不要用麻醉师这样的带一点贬低意思的字样。

嗯,我记得我之前看书好像说一位特别资深的,德高望重的麻醉医生,是在医院,是非常非常的抢手的。是的,而且前面还看了一个网上看的说放势可以生,最不愿意让人叫拍片儿的哇对,但事实上,整个医疗是一个大系统,对离了谁都不行,都要带着这个尊敬的心态啊,和他们进行相处。

尤其是这段最后的友情提示,大家应该能够意识到这次的文案作者是谁了吧,一定是个医生啊,而且曾经登场过。

在年初的时候,处方那一期的奥师,那个名字是个游戏的那个医生,奥彻里斯克医生啊,优医生,也就是咱们我们比邻医院的大神优医生啊。

他给我们的这篇文案呢,其实长达一万三千多个字,那么今天其实仅仅给大家呈现了这个故事的上万啊,所以还没有讲完,对这个呢,也是要格外和大家说一下的。

那么在下一期节目当中呢,其实我们还将继续给大家来分享麻醉技术的发展。 说起来,今天其实主要的部分是在曾经的手术,以及最早的一些麻醉在手术场景当中的应用,而现在我们其实仅仅掌握了。

笑气和倚迷这两种可以被用于麻醉的物质。哎,说起来是啊,现代的那些麻醉药好像还没登场。诶,没有说我们到医院去做个手术要呼啸器吧。 现代其实早已不用类似的物质了,那如今的手术又是使用哪些麻醉剂,而这些麻醉剂又是如何发展的呢?

故事还没说完,咱们下回分解了。

那么在最后呢,还是欢迎大家参与到我们节目的几个互动平台当中来啊,首先是咱们俩的个人微博,那么如果关注姜文女侠呢,可以搜索乖乖猫仔军细菌的军真菌的军都可以在新浪微博啊。那么我呢?

在新浪微博就是旭东。

另外呢,如果说大家对于本周的节目感兴趣,其实我们当中也涉及到了一些补充的这个资料。

大家也可以关注一下咱们的订阅号。

续东刀科学啊。在每周六也会有和节目强相关的内容推送。如果说对节目的背景音乐感兴趣。

也可以关注一下,我们也有详细的歌单精确到每分每秒。这里呢也要感谢我们的图文组和音乐组我们的百度贴吧,叙东道科学也欢迎大家。 最后呢就是如果说你想要成为我们的文案作者,或者说你想在原样的这个社区当中认识更多好玩的朋友。

也非常欢迎大家加入我们的原样刀友会。

现在呢,是我们原样导游会的六群开阳啊,开门的开阳光的阳啊开阳现在说起来已经有1500多位导游了,赶紧加吧,不加到时候又满了又快满群了。

而且呢,也有很多刀友说啊,你加入刀友会之后才发现你进入了听原样的2时代,对,这才算是听原样入门了。

对,因为你会发现有很多你好奇的这个知识在群里面都有各路大神能够给你解答啊。这真的是一个分享知识的大社群。

赶紧来加入吧。好了,那么今天的原来是这样,真的就是这样了,我是徐东,我是姜文关于麻醉不得不说的事儿,咱们下回。

也会继续分解代表本次节目的撰稿人orchard,感谢各位的收听,也感谢所有通过打赏撰稿或者是参加志愿组等各种方式帮助过咱们的朋友,原样的发展。

真的离不开大家的支持咱们下周再见,接下来我No no no no,看咱们姜文感觉健健康康的啊,而且也天生丽质,应该是没有动过手术吧?

包括脸上什么是吧,脸上脸上也脸上有前两天刚才脸上动了个手术,真的吗?真的以牙不是在脸上吗?

那个是口腔里啊。 它应用于不大流量,它应用于不大量流血的外科手术过程可能是有很多它应用于不大。

把它应用在不大量流血的外科手术过程里,可能是很有好处。

在爷爷,爷爷先试一下音啊,今天这期节目和大家说好了,我们的时长将会回到原来是这样,在2016年的时候,一个比较经典的长度,那就是半十多小时啊,就挣钱在半个小时左右,然后总时长不超过40分钟啊。大家要慢慢的适应,因为最近的节目真的越走越长,这样子无论对于我们来说,对于文案组的大审问来说很好的一件事没错,保持在一节课差不多对,而且有一些朋友其实已经开始害怕这个节目很长了。当然我知道有一些真爱,一定是觉得这节目哪怕十个小时也能听下去。

但是呢,为了这个节目的可持续发展?

大家也理解一下,嗯,没错,这个音量应该差不多。

不过呢,当我把这期节目剪完,猛地一看时间,好家伙又快50分钟了,下次再说吧。

我是卓老板,我是吴英明,我是汪杰,我是旭东,我们是科学声音。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