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读喜马拉雅 > 富人不为钱工作1

富人不为钱工作1

读喜马拉雅作者:gezhong日期:2022-2-21点击:782


富人不为钱工作1

大家好,我是主播七贤今天要为大家朗读的书,是富爸爸,穷爸爸。

作者,罗伯特,清崎,四川人民出版社出版。

本书由北京读书人文化艺术有限公司出品,富爸爸,穷爸爸,第三集。 爸爸终于放下报纸,我敢说,他刚才一定是在思考我的话啊,儿子?

他慢慢地开口了,如果想富有,你就必须学会挣钱,那么怎么挣钱呢?

用你的头脑,儿子。

他说着,并微笑了一下。

其实我知道这种微笑意味着我要告诉你的,就这些,或者我不知道答案。 别为难我了,建立合伙关系。

第二天一早,我就把爸爸的话告诉了我最好的朋友麦克。

我和麦克可以说是学校里仅有的两个穷孩子。

他进这所学校和我一样,是由于命运的捉弄。

要是有人在学校里划分一条明确的界限,那么我和麦克在和那些有钱的孩子相处时,就不会那么局促不安了。 其实我们并非真的很穷,但我们感觉很穷,因为其他男孩儿都有新棒球手套,新自行车。

他们的东西都是新的。

爸爸妈妈为我们提供了生活所需的基本用品,像吃的,住的,穿的。

但也仅此而已。

我爸爸常说想要什么东西自己挣钱买去。

我们想自己挣钱买东西,但确实没什么工作可以提供给像我们这样的九岁孩子,我们怎样才能挣到钱呢?

麦克问我说,我不知道你想跟我合伙吗?

麦克同意了。

于是在一个星期六的早晨,他成了我生平第一个创业伙伴。 整个早上我们都在想,怎么挣钱?

偶尔,我们也会谈起那些冷酷的家伙,正在金米家的海滨别墅里玩乐,这实在有些伤人,但却是好事儿,因为他激励我们继续努力去想挣钱的法子。

最后到了下午,一个念头在我们的头脑中闪过。这是麦克从以前读过的一本科普书里得到的启发。 我们兴奋地握手,现在我们的合伙终于有了业务内容。在接下来的几星期里。

麦克和我跑遍了街坊,四邻敲开他们的门,问他们是否愿意把用过的牙膏皮攒下来给我们。

虽然大人们很迷惑,但大多数人还是微笑着答应了。

有人问我们要做什么,我们的回答是,我们不能告诉您这是商业秘密。

几星期过去了,我妈妈变得越来越心烦,因为我们选了靠近洗衣机的地方,放我们的原料。

在一个曾用来装番茄酱瓶子的棕色纸盒里,用过的牙膏皮堆得越来越多。看到邻居们那些脏乱卷曲的肺牙膏皮都到了他这儿。

妈妈最后终于采取了行动。 你们两个到底要干什么?

我不想再听到商业秘密之类的话,赶快处理掉这些脏东西,否则我就把他们全扔出去。

麦克和我苦苦哀求,解释说,我们已经快攒够了,然后我们就会开始生产。

我们告诉他,我们正在等一对邻居夫妇用完牙膏,如此一来,我们就可以拿到他们的牙膏皮了。

妈妈答应我们延期一周,我们开始生产的日期提前了,我们的身上承担着压力。

我的第一次合作关系由于货仓收到了妈妈的禁令而受到威胁,麦克的工作变成了告诉邻居们快些用完他们的牙膏。

说他们的牙医提倡更频繁的刷牙,我则开始组装生产线。 一天,爸爸带着一个朋友来看,两个九岁的男孩儿在车道上合力操纵一条全速运转的生产线,到处都是白色的细粉末。

在一个长桌上,放着几个我们从学校拿回来的装牛奶的纸盒,以及家里烤肉用的小炭炉,小炭炉已经被发红的炭烤得闪着红光。爸爸小心地走过来。由于生产线挡住了通往车库的去路。

所以他不得不把车停在路边。

当他和朋友走近时,看到一口干锅架在炭上,里面的肺芽膏皮正在融化。 那时候牙膏皮不是塑料做的,而是牵制的。

所以一旦牙膏皮上的涂料被烧掉后,铅皮就会融化,直到变成液体。

这时我们就用妈妈的锅店垫着,将千叶从牛奶河顶的小孔中倒进去,牛奶盒里装满了熟食灰。

白色粉末洒了满地,由于我一时忙乱打翻了装熟食灰的袋子,所以弄得整个场地像是被暴风雪袭击了一样。

牛奶盒就是熟识灰模的容器。

爸爸和他的朋友注视着我们,小心翼翼地把千叶注入熟石灰亩顶部的小孔中。 爸爸说,哦,小心。

我顾不上抬头,只是点了点头。最后,当溶液全部倒入熟食灰模之后,我放下干锅,向爸爸展开了笑脸。 你们在干什么?他带着一丝不解的微笑问道。

我说,我们正在按照你说的做,我们就要变成富人了。

嗯,是的。

麦克说,他一边点头,一边咧嘴笑着,我们是合伙人,这些熟食灰模子里是什么东西?

看,这是已经住好的一批。

我用一个小锤子敲击外面的蜜蜂物,熟识灰模子被敲成两半。

我小心地抽掉熟食灰模的上半部,一个铅制的五分硬币便掉了下来。 哦,天呐,你们用千兆硬币。

爸爸惊呼道。麦克说。

哦,对啊,我们正按照你告诉我们的去做,我们正在赚钱。

爸爸的朋友转过身去,纵声大笑。

爸爸则微笑着摇着头,除了一堆火和一盒子费牙膏皮,他面前还站着两个灰头土脸的小男孩儿,他们正咧着嘴笑着。 爸爸让我们放下手里的东西,和他坐到屋外的台阶上。然后他微笑着向我们耐心的解释伪造一词的含义,我们的梦想破灭了。

你的意思是说这么做是违法的?

麦肯用颤抖的声音问道。

爸爸的朋友说,嘿,别去管他们了。这也许是在展现他们的天赋呢。

我爸爸瞪了他一眼,温和地说,对,这是违法的,但你们刚才展示了巨大的创造性和新颖的想法。

继续努力,我真为你们感到骄傲。 失望之中,麦克和我呆坐了大约二十分钟才开始收拾残局。

我们的生意在开始的第一天就结束了。

在我清扫熟食灰粉时,我看着麦克。

对他说,我猜机密,他们是对的,我们是穷人。

爸爸正要离开时,听到了我的话,他说,配孩子们,如果你们放弃了,你们就只能是穷人了。

最重要的是,你们已经尝试了,大多数人只是夸夸其谈,梦想着发财致富,而你们已经付诸了行动。我真为你们骄傲。我要再说一遍。

继续努力,不要放弃。

麦克和我默默地站在那儿,这些话听起来不错,但我们仍然不知道应该做些什么。

我问,那你为什么不是富人呢?

爸爸,因为我选择了当一名老师,老师不该去想怎么发财,我们就是喜欢教书。

我希望我能帮你们,但我真的不知道怎么才能赚大钱。 麦克和我转过身去继续清理现场。

爸爸说,我了解。

如果你们想知道如何致富,不要问我去和你爸爸谈谈,麦克麦克苦着一张脸问道。

我爸爸对你爸爸爸爸微笑着,重复道,你爸爸和我聘请同一个银行经理,他对你爸爸非常崇拜。他对我提过好几次。

说你爸爸在赚钱方面是个天才。 麦克难以置信地问。

我爸爸,那我家为什么没有好车和大房子,就像学校里的那些有钱的孩子家那样呢?

拥有好车和大房子,不见得就意味着你很富有,或者你懂得如何赚钱机密的爸爸为甘蔗种植园工作,他和我并没有什么不同。

他为公司工作,而我为政府工作,是公司为他买了那辆车。 甘蔗种植园正处于财务困境之中,机密的爸爸过不了多久。

可能就什么都没有了。但你爸爸不同,麦克,他似乎正在建立一个帝国。

我想,也许几年之后,他就会成为一个非常富有的人。 听完这番话,我和麦克又兴奋起来。我们身上充满了干劲儿。

开始清理首次失败的生意所造成的混乱局面。

我们一边清理,一边制定了一个与麦克的爸爸谈话的计划,例如该怎样谈何时谈。 问题在于麦克的爸爸工作时间很长,并且经常很晚才回家。

他爸爸拥有一个仓库,一家建筑公司,一些连锁商店和三个餐馆儿,他到很晚才能回家。

在我们清理完之后,麦克坐公共汽车回家了,他会在他爸爸晚上回家之后和他谈,问他爸爸是否愿意教我们赚钱。

麦克答应我,无论多晚,他和他爸爸一谈完就给我电话。 晚上8.3十分,电话响了。

我说,哦,好的,下星期六我放下了电话,麦克的爸爸同意于我们会面。

星期六,我坐上了早上7.3十分的公共汽车,向小镇上比较穷困的街区驶去。

课程开始了。

我和麦克在那天上午八点与他的爸爸会面了,他已经开始忙碌了,而且在这之前,他已经工作了一个多小时。 当我走进富爸爸那简朴窄小而整洁的家时。

他的项目经理人刚开着小卡车离开。

麦克站在门口迎接我,嗨,我爸爸正在打电话。

他让我们在门捞后面等着。

麦克一边开门一边说,当我跨过这座老房子的门槛时,旧木地板发出吱吱嘎嘎的响声,门里面地板上有一个破旧的垫子。

电子放在这儿是为了隐藏无数脚步青年累月在这块儿地板上留下的痕迹。 他虽然很干净,但还是该换了。

当我走进狭小的客厅时。

有些害怕,里面塞满了陈旧发霉而厚重的加剧,他们早该成为收藏品了。

有两个女人坐在沙发上,他们的年纪比我妈妈大一些。

在他们的对面,坐着一个穿工作服的男人。

他穿着卡齐布的衬衫和裤子,衣服烫得很平整,但没有僵过。

他手上拿着膜的发光的工作簿。 他比我爸爸大十岁左右的样子。

当我和麦克经过他们身边向后面的门廊走去时,他们冲我们微笑。

我也有些腼腆地冲他们笑笑,他们是什么人。我问麦克,哦,他们是帮我爸爸干活的。

那个年纪稍大的男人负责管理货舱。

那两个女人是餐馆的经理。

刚才你在门口看到的是项目经理人,他在离这儿八千米远的一个公路项目中工作。 他的另外一个项目经理人正在负责房地产的项目。

不过他在你到这儿之前就已经走了。 我问,每天都是这样的吗?

哎,并不是,但经常是这样忙的。

麦克笑了笑,拉了一张椅子坐在我身边。我问我爸爸愿不愿意交我们挣钱?

麦克说。我急切地问,哦,那他怎么说的?

嗯?开始时他露出一种很想笑的表情,然后他说,会给我们一个建议。哦,太好了。我说着,用椅子的两个后腿撑着把椅子靠着墙翘起来。麦克也学着我这么做。 呃,你知道是什么建议吗?

我又问。

哦,不知道,但很快就知道了。

麦克说。突然,麦克的爸爸推开那扇摇摇晃晃的沙门,走进了门廊。麦克和我跳了起来,不是出于尊敬,而是因为被吓了一跳。嗨,准备好了吗?孩子们?麦克的爸爸一边问。

一边拉过椅子坐到我们旁边。我们点了点头,把椅子扶正在他面前坐下。他也是个大块儿,头身高大,约有一米八。

体重90,000克。

我爸爸比麦克的爸爸大五岁,他的个子要更高一些,但他们的体重差不多,他们看上去。

很像同一类人,但气质不同,也许他们的力气都那么大。

麦克说,你们想学赚钱,对吗?罗伯特。我赶紧点了点头,但是心里有点儿忐忑,在他的微笑和话语的背后,似乎隐藏着很强的力量。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