段子集中营-老师,你的内裤真漂亮~

读喜马拉雅作者:gezhong日期:2022-2-22点击:1007
微信关注公众号:BOBO脱口秀!来看我哦!

段子集中营-老师,你的内裤真漂亮~

伯伯,有你差异。嗯,咱们好久没有讲过小名儿的故事了,是吧?

那今天的段子集中营,我们就先来听几个小名儿的故事。

老师说这个在我的恶丧啊,不许玩手机,实在不想听的,你可以睡觉。 小明举手说,老师啊,我想在睡觉之前玩会儿手机,行不关出去。

老师说,呃,龟,对于这次考试写作文,很多同学跑题很严重啊。

小明举手说,老师啊,我想上个嘴儿老师很不开心,说,哎哎呀,你这个小明同学啊话,请记得要举手啊。

先生说,你看看你看,你看我跑亭儿了吧。你,你跑亭儿的?

滚出去上课的时候,老师让小明小刚小华学习小动物,叫老师叫到小华,说小华同学学个狗叫小孩儿,叫到小刚。这小刚同学学个猪叫小刚。

老师又叫到小明。这小明同学学个鸡叫小明,说,大哥来玩儿啊。

有一天小明问小美。

小美,小美女人都不是喜欢被夸的吗?

小本说,是啊,是啊,女人都喜欢被夸的。

小明说,那老师今天穿短裙上课,我夸老师说老师老师你的裤场,这真漂亮怎么办?

结果老师还是把我笑着让我滚出去。

小梅上课睡觉,多次被老师劝退回家,他回家对爸爸说,罢了,罢了,老师不让我上小月。

不要我上小了,让我退小小明爸爸不解问,为什么我呢,儿子小明说,老师说我上课睡觉,像明爸爸说那上课睡觉怎么的嘞,谁上课没睡过觉啊,爸爸上学时也睡过觉啊。

小妹儿说,哎妈呀,说啊,那爸爸,你上那时候也喜欢裸睡吗?

一日,大师问小明,小明啊,你的梦中情人是什么样的呢?

小明说,那个是现在还是以前呢?

大师说,现在和以前有什么区别吗?

小明说,这以前呢,皮肤白皙,知性善交际。

套穿白色长裙儿,披肩长发大不辣,那现在呢,是皮肤白皙,知性善交套,穿长裙儿披肩长发大波浪老师问小明,小明啊,你有没有崇拜的大人物啊。

小明说,有啊,有啊有啊有啊老师,那都是谁呀。小明说,王思聪吗,云少的哦。

老师说,为什么呢。小明说,谁不喜欢背后有一堆女人呢?

爸爸问小明,小明啊,你这不好好写作业,将来早考大学呀。

小明说啊,考大学有用吗,爸爸说,考上大学才能找个好工作呀。

小明说啊,找工作有用吗。

爸爸又说,找着好工作才能赚钱啊。 小门说,啊,赚钱有用吗?

爸爸说,赚钱才能找个漂亮媳妇儿啊。小明说,哎,我去,你不少说呢,现在别废话了,我赶紧洗出液晶老师,在课堂上拿来十一个苹果,问大家同学们,我们十二二个人,这十一个苹果怎么分呢?

小刚说,熬着吃。小红说,一人吃一口。

小明站起来说,怎么老师啊,你想让我滚出去,你就明着说。

不要和我玩儿音的好吗?

话说有一天啊,老师对小明说小明啊,能咋的,那以后有什么理想吗?

小明说,嗯,我想啊,拥有一架个鸡大灰鸡拉爷儿的,别人都要买票,老师你就不用老师很感动啊。说嗯,好孩子有资气也歇歇呢啊。

小明说,那睡着吧,到时候我等那飞机呀,飞半空荡药的时候,我就查票,没票的,你都会滚出去,我看你这位还上不上,我滚就圆,管住这个意思。

话说小明和邻居啊,隔壁王叔叔是忘年之交,一天小明心血来潮,要跟王叔叔结拜,准备霎雪为盟结拜为兄弟,找了一个铜盆装水,划破了手指。

滴血进去,结果两个人的血,呃相容了。

不是就讲,那是咱们继续来讲咱们家土豪吗,那故事吧啊,话说土豪方方啊,这个晾妆方方啊。

这个方方啊,是个逗比呀那方方啊假真的,我估计这时候扒眼睛知道耳朵搁这儿听你讲,没讲到你方方啊,你给你们家的客人都带好啊完继续发展下线啊,是不是这个方方啊,是个逗比,他在淘宝上啊,看着一个化妆品现实抢购九块钱秒杀他就去院客服,说邮费是多少客服时候啊,邮费原本得十五块钱,但是双十一亏本让利可以抱有方方,马上就跟人家说了,哎呀掌柜呀,那你的包邮你多亏呀,你算你吧,你直接转十五块钱到我支付宝得了,我也不买了,整你亏更多。

哎呀,我就发现呐,咱们家土豪都特别嘎,昨天小贝还跟我说呢,说哎呀姐呀,今年我跟我女朋友商量结婚的事儿,她跟我提出几点要求,你说玩女朋友提啥要求?

我说你女朋友提啥要求?

小白说,他跟我提出来一结婚,以后无论在什么时候,他办事儿,我都不能插手解婚,以后无论在什么地方。

他说话我都不能插嘴。

第三,解婚以后,无论到什么程度,我都不能插足别人的感情。第十,解婚以后,无论如何想办法,我都要把我擦花儿的爱好改掉。我说,那小贝呀,那听着话,等你俩结婚以后,你是不是也就只剩下插门的份儿的。

就是你喜欢门一插,你给外边逮着啊。对了,上次段子营里边儿我给大伙儿讲过,那二哥,你们还记着不妈呀,原来我一直以为这个二哥是是个哥,你昨儿才知道是个闷儿啊。

二倍呀啊?

你说你好好问姑娘咋还叫二哥哥呢。

二哥,老二,你这让人多有画面感,我咋知道二哥是女孩儿的呢?

昨天晚上这货上我们家门口蹭网来来就蹲在我家一开门儿那个楼道里边儿,哦,真的,我也是醉了,今天借这期节目,我想郑重地跟咱家这位叫二哥的老妹儿说一句。

妹妹呀,下次蹲我家门口儿偷wifi的时候把楼道灯打开好吗?

如果还有点儿时间的话,你再麻烦,把头发变个可爱的马尾辫儿好吗?

你说你要黑咕噜咚披头散法的,往我家门口一吨子,吓死我的。

从而把我吓哭了。你知道吗,你说咱家这帮丫头愁涩了一天的丑啊,还有那个黑咪咪,你瞅你的名儿叫的黑咪咪。

要不是看在你给我打了个土豪上,你份上我都不带厚着脸皮读你名字的。 嗨,咪咪呀,前几天因为上课迟到,被老师发操场跑去玩儿了。

不料啊,是天公不做美呀,突然下起毛毛大雨呀啊毛毛好像不是大鱼,反正雨也不小,也不大黑。咪咪没没有招儿啊,还得淋着雨跑。

这时一个男生撑着伞走到他身边。

一同跑步并把伞移到黑眯眯的头顶上,还明明才突然发现这个男生已经在一旁注视自己好久了,瞬间脸就红了,低头不好意思地说。

那么,对不起,我有男朋友了。

男生低头沉思了一下,深情款款的对黑咪咪说,那个要吗?

这伞十块钱一把,哎呀好好好好好好好。

还有咱们土豪挨了挨巴贼,哎呀,这个挨了挨巴贼呀。

真名叫i love you,是一个雄性激素比较旺盛的老爷们。

为什么这么说呢?你说这掌管暂时暂且管它叫l哥吧。

挨了哥家里明明有老婆,还走往洗浴中心泡大宝见傻子骗老婆说加班儿还总让一个跟得特别好的哥们儿啊,替他打掩护。

你说我们都替他老婆不值,你们知道吗?

到后来直到有一回,我看到艾露格的老婆和一直替他打眼后的那个哥们儿,俩人一起走进了儒家。

我突然想用一句话来形容,怎么说来着还是大家留言在我给我评评论区里边吧,用一句什么话来形容呢。

那天呐,挨了哥跟我唠嗑儿说,哎呀,不是姐呀。我发现一个秘,我说你又发现啥秘密了,发现你老婆又上哪了哦。

可是你说我这就是发现呢,那些穿裙子的女的在坐之前呢,都喜欢摸一下自己屁股,为什么呢?

这我就特别好奇呀,于是我也跟着学呀,我也去摸了一下子,结果被打惨了,不是姐,难道我摸的方式不对吗?

你是打开方式不对,平时人家都跟我说,说是十个土豪,九个臭流氓。原来我还不信,今天我开始诊断那天酒戒,还跟我说呢,说倍儿戒往几公交的时候,遇见了一个大美女,我就站在他对面儿。

他穿着威廉真真事儿,哎,我去那尺子,哎,我去logo啦。

那蟹长的脖子哎呀,不鹅鹅鹅曲不是像天歌呀,那白嫩嫩的脸蛋儿一挤都冒尖儿啊,还有那神一样的眼睛啊。我那手就慢慢伸向他的油,他竟然抿了抿嘴儿,脸红了。

乖乖扣进文软绵绵的悠悠悠。

然后突然一个急刹车,我顺手就抱住了他,他一头一下就擦到我的怀里了,哎呀,不不知我就不松开哟,还在我身上温柔的抚摸呀,那叫给我摸那个。

哎呀,那哎呀得劲儿啊,我就忍不住啊,捏了他的。

还有那儿他竟然你说也不反抗,还很配你喝。后来到了站,他下车了,随手递给我一张纸条儿。我,我敢肯定他是对我有意思了,要曰我呀。

我顿时觉得世界好美丽呀,突然发现少了什么一套衣服,兜儿六s没了一套裤子,豆钱包儿美了,对不对。 打开纸条,上面写着一行字儿,看了蹭了,抱了,摸了,这点儿报酬不算多吧,有缘再见吧。

你这我们这帮土豪哎?

你说你们是土豪还是土匪,来来来,我这还要土豪哭穷的啊,跟我哭九人心儿刚才给我发了一张图片。

图片有一头驴,然后给我配点蚊子给这驴的图片配的啥文字呢,说粗瘦,此座驾真皮座椅做一代假衣,零五眼就得拉靶子,但是厚皮整个兜驴粉袋都能挂死了。 这三百六十度全景天窗,定速巡航四区两座中央差数十十四区呀,全地形而模式。

并非承载地盘儿审控自动党,无言驾驶和手动驾驶自动变化颜色,无需保养,无需上户。非机动车辆可以无证驾驶酒后驾驶,春天也混合动力,抓紧机会报废了。还可以下酒。

说三日之内约定打八指有药得,没事儿,你说上我这卖驴来了,还上我这预售作价来了。我的作价是大红胶子,你们心里没数吗。

当然我是没有那个本事在公交上弄到六s和钱包啊,我都穷啥样儿了,你还跟我哭穷啊,前天早上啊,我用我身上最后一个硬币坐了公交。

下车的时候,裤兜里多了张纸条儿写的这么大人了,都不带点儿钱防身你个穷屌丝。 我当时我愤怒了,你知道吗?

凭什么说我是穷屌丝,我是穷女屌丝好不好?

我看了我彻底愤怒了,瞧不起谁呀。

第二天,我塞了整整一千块钱个裤兜里边儿,我又去坐公交,下车的时候钱儿一分没少,又多了张纸条儿,写着要脸吗,禁止用假币来侮辱我们的职业。

下次再这样我要报警了。 哎呀,我这人就太耿直了,所以在家在单位,咱说。

里里外外我都是因为太机智,有的时候会有让让人就是想报警帮我抓起来的冲动治不了啊,没有招啊,只能用武力解决。

原来想当初啊,在聊台当主持人的时候,有一次台里他开大会台长啊,就把那个关于台里未来计划打算都讲了一遍。

我觉得他说的不对,我直接站出来了,我说他让你说的不对,我啪啪啪啪,指出领导的错误所在,领导当时拍手就好。我说,都应该向我学习,勇为提出领导的错误,这样才能有助于我们聊台的发展。

完我很开心呢。然后第二天我因为上班儿穿运动鞋被开除了。

现在的人总是这样口不对心,你知道吗?

我不知道你们观察过没有哦,可不对心的人比比皆是,就在你的身边。每当你老公说,我跟你说,哦,不吹哦。哎,你知道他又开吹了。

每当你闺蜜说,哎哟,我不是打击你啊。哎,你知道他要开始打击你了。 每当老师说我不会批评你,你就知道他要开始批评你了。

每当小上小范儿说。

我可不是骗你呀,你就知道他要开始骗你了。

哎呀,这个纠结剥离的世界呀,还是看波塞发来的段子很开心呢。

我们看看我发来的段子啊,你爷爷说,你这名人叫叫你爷爷,哎呀,你们这名人也是没谁了。你爷爷,我老公啊你爷爷说睡梦中我突然惊醒,发现我在英语课堂,英语老师还在喋喋不休地讲课,这是不是做梦我使劲儿的?

掐自己的大腿果然不疼。

看着英语老师那张臭脸,我内心的恶火操一下就蹿了出来,指着老师大骂一个三套,整天要学英语干嘛呀,那要把我背单词不怕一段激烈的恶骂老师都傻了,缓过神儿以后,不然向我走过来,准备要打我。

我刚起身准备迎战,却发现腿麻的站不起来了。

哦,我说,怎么翘大腿,果然不疼呢。

宝宝,你是不是夏洛特烦恼,看多后遗症啊?

伯旺托说,早上在楼下便利店买了包烟,蹲在路边儿正抽着门口,一个乞丐向我走过来。我从口袋儿里掏出几毛钱准备给他。

结果他盯着我看了一会儿,又从怀里掏出一个不锈钢碗,放地上踩了一脚,踩稀碎,拿起来递给我说,你愿意做我的分店店长吗?

哈哈哈哈哈哈。

你说那乞丐我认识,那是我分出去的大区经理怎么样,宝宝你愿意做我的另一个大区经理,跟他平起平坐吗?

你可以分享他跟他麻了牙的过任务。豪爽说,嗯,今天早上老板打电话给我,一开口啊,就是怒吼啊。

走,你一个小瘪肚子扔在那儿呢,总应该拔点竹伤板儿,你看现在都拔点拔脸,等你跑到耳机来,我说,哎呀,别那么急呀,我在我自己办公室坐着呢。

老板又一顿怒吼,啊,这少个?

大壮,我都站在你办公室里呢,您哎呀,不好意思啊,我都忘了告诉你,我有新工作了呢。我在新办公室里坐着呢。

哎呀,我相信此时此刻正在听节目的,有多少菠菜都有着跟你同样的梦啊。宝宝赶快钻出被窝儿,别做梦了,上班儿去吧。

一个美好的梦跟解浪了就得了啊,要不然一会迟到,你老板又要扣你欠了呀。

人有的时候啊,偶尔有机会装一装,其实也挺爽的,对吧,就比如说咱隔壁老王吧,早前儿呢,当过饼,有一次啊,在部队打把回来,大家一车人呐十强核弹的坐单位的大把开车的呢,是个新兵。

这小新兵蛋的手把儿不好,刚一上当就把前面人家面包吃给刮了,我面包车的司机呀,东北大哥脾气也是不好,那假眼瞅着啊。

从面包车上下来啪啪啪三个彪形大汉医院,手里边儿挥舞着一根儿钢管儿,下一包骂骂咧咧,就冲到隔壁老王他们这部队的车上来了。

然后就这散货一开车门儿看到了一车拿枪的,然后他看了看自己手里的钢管子,咱说虽然这一车拿枪的啥也没说,只是一脸漠然的表情,就给那撒小子撒气吓尿了。

但是此时啊,无生生有生啊。

后来隔壁老王跟我说说那感觉笨爽,泪流满面,说刚才看见一老太爱的黑老头儿,手拉着手在雪中漫步,心中啊一下子涌起了莫名的感触,再看看飘在天空中的雪花儿,瞬间一幅构图在脑海中浮现。

人生竟然变得如此美好,不由驻足羡慕地看着二老。

这时老头儿说,哎呀,挺狼的,别冻坏了,回去吧。

老太太说,没事儿再找会儿吧,回去老人家老头子就不让我出来啦。 好尴尬的画风啊。

这就是应了我老爸写那首歌啊,一个情字能活一声啊,甭管多大岁数,是不是你一个青字儿活一声东南方,哎呀戏呗。

跟驼驼泰男说,嗯,今天在银行遇到一个神经病,走到柜台,敲了敲玻璃,问,这是防弹的吗?

防炸弹吗?

说完就掏出了一对儿网,紧贴着玻璃,眼睛直勾,就看着里边儿的桂圆小妹儿,那眼神儿仿佛要生吃了桂圆小妹儿。然后二十秒钟过后,只见桂圆小妹儿却生生的从喉咙里憋出了一个字儿过。

啊,辉哥退日说,我开的车不好,才五十多万,我也没有钱,每次出门儿也就带个万八千儿的现金。

我很低调,每一次开车出门儿都走高速,就这只要交警儿一看见我,立刻还都称我打经理呢,我拦都拦不住。如果你要问我是谁。

我不会告诉你,我就是半挂司机,每到夜里十点钟,都想对所有开半挂的兄弟们说。

是啊,好温馨的段子呀啊,那今天节目最后就祝愿所有我节目的司机神,无论你是棒瓜大的时期还是开场课的啊。

节目就是这样啦,下期再见啦。

其实你说话三眉嘴,直视对象走梦想长美,你给我夸一顿鼻子,趁着我还没有。

一九三九八,我身边即使你说话都没醉,这是对象中的美。

有你给我夸你没有幺零九周美雪。

我的身边其实本来就一直说着。

世界有没有妖女,再再再五十年,新的外交,我的身边?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