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号玩家故事 | 你以为说唱只是「老子最拽」?!

读喜马拉雅作者:gezhong日期:9月前点击:328
这几年,年轻人的兴趣变得多种多样,我们发现在密室、说唱、舞蹈,以及更多的小众爱好里,涌现了好多的「头号玩家」。 所以 故事FM 联合爱奇艺、喜马拉雅共同发起了一场有关于头号玩家的系列策划,我们做了四期节目,用声音纪录片的方式,讲给因热爱而发光的每一个人听。 今天是这个系列的第三期,说唱。 本期福利:在喜马拉雅「故事FM」本期声音故事纪录片评论区评论,我们将随机抽出3名评论用户送出喜马拉雅会员月卡。中奖者将会有喜马拉雅官方与你联系,为你发放奖品。 本期福利:在喜马拉雅「故事FM」本期声音故事纪录片评论区评论,我们将随机抽出 3 名评论用户送出喜马拉雅会员月卡。中奖者将会有喜马拉雅官方与你联系,为你发放奖品。

头号玩家故事 | 你以为说唱只是「老子最拽」?!

欢迎来到故事fm,联合爱奇艺,喜马拉雅共同发起的头号玩家声音纪录片系列节目,今天是这个系列的第三期,我们的制作人敬远带你一起聊聊说唱。

You you you what up? my home is. Hello yy。我是本期的制作人金元啊,我这次呢,被我的老板艾哲派了一个任务去了解一下,说唱是什么。

嗯,就说实话呢。嗯,我平时呢并不是一个听说唱的人身边呢,也没有什么玩说唱的朋友,所以我就去大众点评上搜索了一下北京的说唱课。

然后我就搜索到了一家叫ph的。

于是呢,就在一个大周日下着雨的晚上,我就去了这家说唱歌。

呃,我现在就在ph的门口,呃。然后呢我就看到了各式的跑车,还有从跑车里面下来的各式的美女啊,当然还有各种穿着潮牌的帅哥们哦,天呐好嗨哎。于是最后的结果呢就是我非常怂的从这家课里面走了出来。

因为我觉得在在一夜店里就是大家喝的正欢跳的,正欢的时候遇到一个拿着麦想要去采访你的人,你可能真的会觉得这个人不是个骗子,就是个傻子?

呃,不过问题说回来,那说唱到底是什么呢?

是一种来自底层的呐喊,还是大金链子大金表搂着妹子开超跑呢?

其实随着说唱综艺这几年的兴起,很多原本underground说唱艺人也随之拥有了更大的曝光。

就比如在2018年的一档说唱综艺上获得了总冠军的新疆rapper爱热在25岁的时候的成名和夺冠,对你的人生和创作有什么影响吗?

一下改变了我的生活,提高了我的生活水平,对,这是最直观的,也给了我更宽广的视野,我也很庆幸自己。

也算是年少有为的也算吧,好和李荣浩老师一样,通过一个比赛证明了自己确实有天赋厉害好就是这样吧。对。

而更多的年轻说唱音乐,人们也在这样的大浪潮中期待通过参加说唱综艺的形式获得更好的发展。就比如我发现现在正在播的一档叫少年说唱企划的综艺里就有很多非常非常眼睛的rapper离开你老家了是吧?

嗯嗯。

结果我发现其实并不是每个rapper呢,都是比孔朝天嚣张跋扈的就也有的rapper,它其实走的是涉世未深的纯情男孩儿的路线,以后的rapper,它其实是在用说唱去。

诉说自己心里最深处的痛苦和故事,所以呢我就找了这档节目里的两个选手caso和反反聊了聊他们创作的说唱歌曲和他们写歌的故事在走下来,大家好,我叫kso ksovii kso是我的名字,vii是我的幸运数字。

我从小是在河南省三门峡市免池县长大的主角和难受主人,我想念一个男人,其实看过节目的朋友应该知道k so呢,和大家刻板印象里对rapper的描述其实不太一样。

他是个九八年的大学刚毕业的男孩儿,就在我看来,就是一个还没有真的受过爱情的苦。

然后呢,对恋爱充满着那种美好想象的男孩儿,所以他自己写的歌也大都是关于诶,我遇到了一个很心动的女孩儿,然后由此产生的一些美好的想象,讲一个就是我一首歌的故事吧。 天使流星梦,这这个故事是,是以是以一封情书,一个作家写的一封情书?

就是写那个洛丽塔,那个作者,那封情书的内容就是说,嗯,天堂应该挺无聊的,到处都是天使翅膀抖落的绒毛,所以禁止吸烟。

不过有时天使们偷偷抽烟,把烟藏在袖子里,天使长巡视的时候,他们就悄悄把烟头弹掉。

这就是你看到的流星啦,就是这句话,当时喜欢的一个女孩儿,然后她的微信的背景是这句话,然后我觉得很有感觉,然后当时挺喜欢他的,然后就把跟他的一些画面嘛,就像。

我那首歌刚开始的时候就写,先和他一起坐在操场,然后把眼头当流行,然后后面就是写了一些关于就是两个人的一些关于爱的一些想象吧。

那你们俩最后在一起了吗?

没有,反正就是不了不了了之,我想让你坐在。

我们有温暖的家在院子里种花,秋天看落叶飘下,在雨天采取水花,听雨点滴滴答答,有时是暴雨坡下一起在暴雨中死掉吧。

这是一个九八年的男孩儿在对爱情的想象中写下的歌词,就你可以想象,如果就是你走在一个校园里,k so其实不是那种啊,走到哪都有人指指点点的最受欢迎的。

和某某班花传着绯闻的男孩儿,它就是一个,就是长相干净,穿着干净,然后拿着一个书本穿梭在人群中最常见的那一类男孩儿,但他会在心里写下自己关于这个世界的所有想象。

他的自我的张力和内心的热情。

你可能只有在他的歌词中才能看到结果是如何,这歌词也都是属,于是我的想象就是哎,做白日梦罢了。

大四的时候偶然认识了一个我们学校就是比我低年级的一个女孩儿,挺喜欢他的感觉,因为我我大学的时候自己拍照,然后我就跟他一块拍照,第一最深刻就是跟他一块儿出去,就我在动物园里边,然后叫他拍照。

天气很好,阳光就从树叶中间洒下来,洒到他的脸上,感觉那一刻就是很满足,很知足,很快乐,很幸福。

我当时也没有没有明确的跟他表达,因为因为我,我当时可能还有个小半年就要就要毕业了,就是说可能他要他会出国留学呀。怎么样?

我当时我还不知道自己的关于自己的未来会是一个怎么样的结果,就是说我想了想还是不说为妙,就是说你能隐藏就隐藏吧。

然后反正有幸福的这个时刻,你就已经比较知足了。通过我和case of长达两小时的聊天,我的确觉得这些歌词试探内心的真实写照。

他就是有一种慢热型人格特有的礼貌啊,就是有问必答,非常配合,但他不是那么喜欢去主动的推销和彰显自己。

其实我可以想象是可能导致他在现实生活中也不是那种高度社交型的人格。

我想其实几乎所有人都会在朋友圈里刷到过类似的动态就是某个非常社交达人的朋友,他会被一群就是化妆胜服的朋友拥肃着,然后一脸幸福的在一桌美味佳肴前吹着生日蛋糕。

啊,然后发条朋友圈,然后这条动态下面会有无数的评论和点赞,但其实还有很多,比如说像kso这样相对内向的人。

他们不会去举行大型的生日party,也可能没有那么多好友的拥促,他们的每个生日可能并不完全都是快乐的。

K速写过一首歌叫sabber day to you,讲的可能就是没有在朋友圈里被很多人点赞的。

你可能不是那么快乐的生日,我觉得我从从小开始。

我就是比较渴望存在感吧,还是希望自己受欢迎的,我感觉很开心,但是我又是一个比较慢热的人,我忽然有一天就想到,哎,大家都说这个happy沃斯的徒幼怎么老说这个话有点儿腻了,然后就想,哎,我就整个赛的波斯队to you就是有点儿渐渐的,然后出你生日悲伤什么的。

差不多就是这种。呃,我对他们就是幸福生活的一种嫉妒吧?

可能就是啊,你们过生日怎么这么受欢迎我过生日冷冷清清的哎,不能演奏可能还会好好一些哦,KO,你觉得什么是少年,我认为的少年就是因为年轻,所以可以不不不计较后果的去做一些事,去做一些浪漫的事。

还有少年应该长得挺帅的,你觉得你帅吗?

我不帅,我应该是小伙子。

一开始来到节目组录节目的时候,还是感觉就是他们有些人都是之前又互相认识,然后我也没有什么朋友一起来录节目就感觉孤零零的,然后后来的话就慢慢的,大家交往起来就就好起来了。

这几个月是我这几年最开心的时候了,就是在这儿变得稍微外向了那么一点。

大家相处的也都很好,也获得了很多的肯定,然后就感觉太开心了。

问我写歌儿嗨,确实是不太会写自己多牛逼,我会想把它写得有意思一点儿,就是还是不想就是单方面的说啊,我很厉害,我很有钱什么的,我这种也还是不太会,反正主要还是想就是做嗯,不太一样的东西和就是有意思的东西。

那其实在少年说唱企划这个节目里,除了略显腼腆的k so以外,另外一个让我觉得非常与众不同的选手呢,就是反反。

为什么你谢谢我喜欢你这首歌身为追忆反反呢,就是那种鬼马少女。

嗯,单眼皮画人那种上调的眼线,总是穿着剪裁非常大胆的一身黑,然后他的音乐领域其实并不完全局限在说唱的领域。

但就连节目里的评委都会觉得,哦,这真的不重要,因为他是真的非常有才华,而且他99岁,我真的他的才华,他写词的那细腻度。

他对音乐那种天马行空的想象功能,是完全说服我打动我。

所以我已经根本不管他什么。嘿嘿嘿,爸爸说不说上就是我们也小看到说就近这个呢,就是节目里mc热狗对反反的评价。

那反反是一个什么样的女孩儿呢?

就是我和他聊之前我会有点担心,毕竟他的外表是那种看上去很酷,就我特怕他是那种特高冷或者说话很飘的那种艺术家,性格就是那种啊,我想表达的都在歌里了,你去听歌就好了,就不要来烦我这种。

但他其实不是就他非常的成熟冷静,就甚至又成熟到我在听说他只有十九岁的时候,我就很惊讶。

我跟他主要聊的呢,是他写的一首叫妈妈的歌。

还有这首歌背后他和他妈妈的故事,我小学就是在他们离婚之后,那那个期间我就只能跟我奶奶住,我不跟我奶奶住,那我就没没周末没有家可以回了。

但是我妈离婚之后,直接就是收拾行李,自己走了那种后来才知道他去北京了,慢慢慢慢的就是我读小学的时候,然后住校呢。我平时如果要想给家里人打电话,我们在那个宿舍楼里面有那种电话机。

是那种插电话卡的那种机器,然后那个?

那个卡,每次我就是存在。

呃,生活老师,他们那个房间的小抽屉里边。我每次我要给我妈打电话的话,我就去那个房间里,就把那个抽屉打开,然后把我把我自己的那张电话卡找出来,然后插在那个电话机里,给我妈打就行了。 回答不会就觉得很大,歌词里面写的其实就是某一次。我跟我妈打电话的时候,就像我之前的很多次,又跟我妈说说,我想她了。

问他什么时候能回来看我,然后他很大概就是回答我,呃,可能比如说这个假期就回来。

但是他很多时候他都会这样回答我,为什么妈妈是要学过什么我的书,我想那么久就就上去吧。 是过了很长时间,在我读五年级六年级的时候,才把我从重庆就是接到北京去就中间,这几年我就只见过他一面。

那个时候,我还是会就跟其他小小孩儿一样,是渴望父母的陪伴了。

其实我已经是很适应这个住校生活,但是我妈呢,就是让我还是有了想要见到他的期待,但是之后又有没见着他的那种失望,然后之后就慢慢的这个期待就越来越少。

是在基地里面,就是有一个环节,只是当时李荣浩给我们留了一个作业,说,嗯,让我们在一周以内要写一首关于亲情关于家庭的一首歌。

然后当时就想到了写一下这个内容,这首歌的视角其实主要是以我作为一个小学生的视角来写的。

然后最后那几句的内容才是我现在作为一个十九岁的我的一个角度来写的。

我已经长大了,你总是帮助我的。

我已经长大了,我快要收回来,最终是当时我的,嗯?

现在我跟这种所谓的不安全感,我很习惯了,就是我可以与之共存了。

我当时有想过,我妈如果听到了之后会有什么反应,我以为我妈会会有一些动情,我是微信转发给他的这首歌他听了之后他哎,他说我这歌挺好听的,没有感受到我我这个歌里的那种一个小孩儿的那种渴望母爱的那种感觉和有一些埋怨的那种感觉和一些就是失望之后的那种已经认了这个事情。

他都没没有太感受到,但反而就是我的一些朋友在听到我这首歌之后来给我发微信,就是来表示对我的关怀。

会跟我爸哦,不好呀,那就是用欧鱼的一起给我赶紧回答,其实反反身上最触动我的并不是说一个十九岁女孩,她的原生家庭给他带来的痛苦,而是这个十九岁的女孩儿对于这种痛苦的处理方式。

虽然他有着乖伤的舞台形象。

但他在生活中从来就没有因为愤怒。

呃,为了发泄也好去做一些出格的叛逆的事儿,他甚至能用一种我觉得和他的年龄其实并不相符的上帝视角去坦然的承认自己的不安全感,并且坦然地承认自己渴望就可能最终并没有完全得到的母爱。 然后他会去借着歌词去说一句,啊,我也想妈妈来学校,看看我有多优秀,我也想要妈妈洗好水果。

塞满我书包,但是我并没有得到。

那怎么办呢,Ok,那也没有关系,因为我已经学会和我的不安全感相处融洽。

我因为从两岁半上嗯,幼儿园住到小学。

然后继续住校,初一初二的时候,我已经搬到北京去了。

初三又回重庆,以上初中又是寄宿学校就又正常寄宿,然后高一高二高三寄宿考上大学之后呢,就自己在外边租房子。

嗯,家长都都很忙,所以我其实是嗯,特别习惯那种就是不在家的那种生活。

我反而是一个朋友们,觉得我是一个很可靠,就是觉,就是有事情会觉得我能帮上忙的那种人。

因为我小的时候家长没空管我。放学回家之后,其他同学可能就在家长的督促家。

嗯,可能要做作业?

我小的时候,我爸妈可能是没空,周末放学回家里有电脑,我就可能在电脑上,我什么都能看没,因为没有家长盯着我,所以说我什么信息我都吸收到了。

我根本就不存在一个叛逆的阶段,因为我根本就没有被圈住过,所以说我想做什么就做什么。但是我又没有想要去做过那些不好的事儿,因为我很没有安全感。我对外界的很多东西我都保持警惕,我既保持一个非常非常大的好奇心。

一个探索欲,但是我又非常警惕,是因为在我需要被引导需要,或者说大家都正在被家长引导正在被禁锢的那个时间,没有人禁锢我,我自己都就得保护我自己,我自己可能就要当我自己的监护人。

也许有人会觉得KCO和反反的歌不是传统意义上的说唱,但是我百度了一下说唱这个词,原来rap这个词呢是黑人的一个理语,其实意思就是talking就说话的意思。

如果说raving的本意就是talking,就是畅所欲言,是真实表达的话。

那我觉得这次和我聊天的少年k so少女反反,无论是他们的创作还是他们本人的状态,都足够担得起说唱精神中的真实二字。

在他们身上,我看到说唱只是一个载体,而里面包揽的是野蛮生长的少年少女们最蓬勃也最赤诚的自我好,那么接下来呢就是福利环节,搜索故事fm的微博账号,转发评论我们的这期节目,我们会随机抽选六位朋友,送出三张k so的签名照和三张反反的签名照。

嗯嗯?

你现在正在收听的是亲历者自述的声音。节目故事fm,本期节目由我制作声音设计。彭寒,感谢您的收听,咱们下期再见。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