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读喜马拉雅 > 143:雪球地球

143:雪球地球

读喜马拉雅作者:gezhong日期:2023-6-10点击:370
在你感慨今年冬天似乎有点冷的时候,你有没有想象过,从两极到赤道,从陆地到海洋,整个地球被冰雪覆盖是怎样一种场景?这不是科幻小说,而是真实发生过的事实。这一切,是如何发生的?又是如何终结的?科学家又是如何推理出7亿多年前的地球往事的呢?2016年《原来是这样》的收官之作:回望地球上最冷的时候——雪球地球!

143:雪球地球

原来是这贾楠是这羊是真是什么你呢点的样子啊,原来是这样,欢迎来到原来是这样,各位好,我是徐东,我是姜文。

不得不说啊,今年这个冬天寒潮来的相对比较平凡。嗯,当北方一些地方的朋友可能已经看腻了雪景的时候,其实身处在长江以南的咱们。

好像每年都会有一个小小的心愿啊,是什么心愿,那就是期盼能下一场真正的雪吗哦啊,这个是是是,而且必须是那种可以积起来的穴,然后对对雪人啊,打打雪照啊滚滚就雪球啊,想想就开心哈。

嗯,当然了,南方的雪也不是咱们想下就真的下得了的。嗯,所以。

今天呢,我们就送给大家一个大大的雪球,有多大呀,整个地球那么大,我们将一起回望地球上最冷的时候,那是一个在地球史上十分独特的时期,名字就叫雪球,地球,雪球,地球听名字倒是有点儿萌。诶是说那个时候的地球经常下雪,然后如果我们穿越回去的话,随时都能打个雪仗什么的吗?

别说随时随地打雪仗了。雪球,地球?

他真正的样貌,恐怕是整个地球,他就成了一个寂静的大雪球。哇,你这么一说,你知道吗?我想起了一个系列的动画片,冰河事迹,所以你今天是要跟大家说那个时候吗?

诶,冰河世纪中描绘的那场始于距今大约200到3000000年前的第四季大兵期呢,在地球史上的最冷榜单里算是榜上有名的。

虽然说目前普遍的观点认为它已经于大约8000到一万年前结束了,但也有很多学者认为他可能一直延续至今。这个呢,当然,以后我们有机会再说。

当时北半球呢是出现了两个面积巨大的大冰盖。

也就是斯堪迪纳维亚饼盖和北美的劳伦饼盖。

而前者的南界是曾经到达了北纬47度附近,后者甚至到达北纬38度附近。

这是一个什么概念啊。我们想象一下,在那个时候,如今英国的伦敦,德国的柏林,波兰的华沙以及加拿大全境。

还有整个美国的北部,几乎都和现在的南极大六一般是一个白色且极寒的事情,我这不就是电影后天吗。

是的,后天呢,其实就是一部思考地球是否会重回大兵期的灾难片?

那么,在第四季大冰期中最寒冷的时候啊,全球大六有32%的面积都被冰川所覆盖着,那个时候呢,大量的水以冰的形式聚集在大六上。

这就使得全球的海平面下降了大约130亩。

比如说在当时啊,整个渤海,黄海以及大部分的东海都成了六地,而像是我国的台湾岛,甚至整个日本群岛都和欧亚大六紧紧相连。 哇,真难想象我们祖先那个时候是怎么熬过这段时间的。

这里呢?的确很佩服他们啊。当然,上一期的时候,其实我们也说到了。或许正是这样严酷的寒冷促使我们更加重视且对于火的使用。

对于建筑和衣物等御寒设备的需求,以及发展出了起心协力,配合捕猎的合作技能,毕竟严寒之后熬过了这个漫长永东的人类,随即开启了文明的春天,古埃及古巴比伦,古中国古印度,古希腊等等等等文明之火从此是熊熊燃烧。

延续至今。所以,今天要说的正题,并不是冰河世纪里提到的第四季大冰期咯。 没错,刚才提到的第四季大兵期虽然已经足够寒冷。

但比起咱们今天所要描述的主角,简直可以用温暖来形容。

这还能用温暖来形容啊。你想虽然说第四季大兵器够冷了,但那个时候的地球尚且还有68%的六地。

没有被冰川所覆盖,对不对?生命依然在地表顽强地演变着。

而再想一想,那个时候好歹在赤道附近还有一些温暖如春的天堂般的地方。另外,虽然说海平面要比现在低了130米左右。

但好歹那个时候还有蔚蓝的大海吗?

而今天我们真正要去的那个时期,整个地球都被冰雪所严严实实地覆盖着。

想象一下,如果我们能够从当时的太空俯瞰地球的话,这颗我们再熟悉不过的蔚蓝星球会显得十分的陌生,甚至可怕,因为我们所见到的会是一颗几乎遍布着死寂白色的行。行啊,你的叙述都已经那么稳走走了。

那我只能说,我的天,这哪是咱们的地球啊。

是的啊,说起来啊。如果那个时候假设有外星人不远万光年造访地球的话,他们估计一定会和母星报告说很遗憾,这颗行星虽然处在宜居带,也有大量的水。

但是好像都结冰了。嗯,似乎并没有什么生命活动的迹象,也不适合咱们长期居住,我们的探测任务恐怕失败了。

话说你卖了那么久的关子啊,你所说的这个时期究竟是什么时候呀?

其实呢,我在一开始的时候就已经说过了,这就是地球史上非常奇怪的一个时期,雪球地球也叫做雪球事件,那个时候呢,地球表面从两极到赤道全部结成了冰。

地球呢被冰雪所覆盖,变成了一个真正的大雪球。

根据现有的研究分析,啊,其实在地球的历史上,这种情况可能出现过不止一次,普遍认为呢。

有两个大的时期都曾经出现过,比较早的意思是在距今大约2400000000到2100000000年前。

当时呢,一种叫做蓝军或者是蓝绿枣的家伙们呢,是突然发育出了分解水及释放氧气的能量。

这就导致了同样著名的大洋化世界氧气多了,不感觉对生命是件好事儿吗?

其实这个概念我们在去年的浩劫与重生当中也说过啊,氧气在刚刚好的时候呢,对,像咱们人类这样的生物而言,确实是赖以生存的重要保障。

但是对其他生命?

可能却并非如此,比如说在当时大量的氧气呢,就使得原本大气当中丰富的温室计体甲丸变得很不稳定。现在推测说,或许正是这一原因,又或者是其他一些因素产生的叠加效应。

至少在大约十万年的时间跨度内,全球温度下降到了零下50°C。

根据估计,在那个时候,哪怕是赤道地区的海洋,可能也被大约1km厚的冰层所覆盖。 所以嘛,谁说乖乖的均好欺负来着啊,团结起来,冰封整个地球都可以。

是啊,蓝绿枣或者是蓝绿枣菌,或者叫蓝绿菌都可以啊。

刚刚提到的这一次超级兵器呢,它的正式名称应该是修伦大兵器。

之所以这样命名呢,是由于主要的冰盖证据在修伦湖北岸被发现,那另一次呢?

另一次就是我们今天故事的真正重点了。 在那一次大兵期之后,也就是地球解冻的十四亿年后,也就是距今大约700000000年前。

由于种种原因,地球又再一次成为了一个巨大的雪球,上一次的雪球地球基本上听下来呢,就是蓝枣菌们自作自受导致的。

那这一次总该不会又是这样吧,不知道听过浩劫玉重生那期的朋友是否记得啊,当时呢,其实我们提到过生物史上的第一次大灭绝,它呢是发生在距今4.4亿年前的奥陶季末期。

而开篇提到的寒武纪生命大爆发发生的时间,大约是在542000000年前到530000000年前。

而我们今天的故事则是发生在距今大约700000000年前左右。

而在整个的地球历史当中,其实7000,00000年前这个档口啊,他显得有点儿尴尬,怎么说呢?

毕竟啊,距离地球诞生其实已经过去了,4000000000年。这个时候的地球呢,其实早已经演化成了一颗比较成熟的行星。

地球有了自己的板块构造,有了稳定的大气,更有了遍布海洋的简单生命。

一切看上去似乎是井然有序的,但是对于生命世界而言,他又十分的原始。 虽然说距离上一次蓝藻军们闯祸速冻,地球已经过去了十四亿。

但很奇怪的是,那么漫长的时间生命却并没有迎来太多的变化。 十四亿年过去了,统治海洋的依然是蓝绿枣菌这样的单细胞动物。

他们呢,安静地在海洋中漂浮栖居,再也没有掀起太大的风浪。

对,哦,可这就奇怪了,按理说,如果原因和上次一样,还是那个蓝岛军闹的话,那么十四亿年的时间,感觉地球应该反反复复地动上好几回才对。可是为什么偏偏雪球是在700000000年前才再次出现呢?

这一次呢?我们当然不能再怪那些已经学乖了的乖乖拦早去嘛,我们不背着锅呵。 根据现有的证据啊,一切的元凶可能是地球自己或者确切点说是地壳的。

大六飘移,这怎么可能啊,飘得慢得不能再慢的大六还能把地球给冻上。

大家还记得今年的一期节目诸逻辑漫游指南那起,但曾经其实说过,当时地球上是出现过一次,几乎联合了所有六地的超级大六嗯。而我们要知道,这并非是地球第一次出现这般的情景。

当然也不是最后一次。大约在700000000年前,地球上的各个六地板块其实也曾经有过这样的大联合。

他的名字呢叫做罗迪尼亚超大六,但是和恐龙时代的那次超级大六总体呈现南北状的分布不同。

当时的六地呢是普遍聚集在了地球的中低纬度,这就好像是地球缠上了一块超级六地所组成的腰带。

可是,这又和冷冻地球有什么关系呢?

要知道,那个时候的六地可不像后来的那样郁郁葱葱,没有绿树,更没有花香,而是遍布着沙石光秃秃的一大片。

因此呢,和海洋相比,当时六地对于阳光的反照率可是要强得多的,而低纬度地区,也就是我们所说的如今的热带地区。

恰恰又是地球接受太阳光最多的区别。 你刚刚说的那个反照率是什么意思啊,哦,这个很简单,大家可以想一想啊。

如果说我们找一张黄色和一张蓝色的材质相同的纸,我们放在太阳下照一段时间。嗯哼,你一定会发现相同时间内这个蓝指应该会比黄指热一些,对不对?嗯,应该是这个道理。其实我们在很小的时候就明白。

这是因为相比于黄色蓝色会吸收更多的来自太阳的热量。嗯,反照率呢,其实基本就是这个意思。

光秃秃的六地相比,海洋呢会反射走更多的太阳能,要知道咱们的地球之所以温暖。

那是因为我们得以沐浴在阳光之下地表的温度,输入主要都得靠阳光,而在700000000年前这段时间左右。

大六飘成了那副腰带的模样,这就导致了一个直接的后果,单位时间内整个地球系统获得的太阳能变少了,这可算是将地球推向极寒深渊前倒下的第一张多米诺,嗯,这个我懂,可以用财经节目的套路来分析一下啊。

这就是一个公司的净收入减少了。嗯,很形象的比。

其实呢,对于当时的地球来说,问题呀不仅仅出现在了净收入减少这一项上,如果说他是一家公司的话,那么他管理既有资产的能力,也出现了系统性风险。

对于保暖而言,能够晒足够多的太阳是一回事儿,穿什么颜色的衣服去晒太阳也是一回事儿。

而衣服本身他是否保温又是一回事儿,对不对?

对于地球来说,维持地表温度主要就得靠温室气体这些气体呢,它都是拥有偶极具的红外活性分子。

能够吸收红外线,保存红外热能,换句话说啊,他们呢,能够在大气当中吸收地面反射的太阳辐射,并且重新发射辐射。

也就是说,哪怕地表上反射走了很多太阳的热量,只要有温室气体在大气当中它们呢,还能够进一步的去保温。

对在我们之前提到的2400000000年前,地球保温可能主要靠的是假丸,而在大氧化事件之后靠的呢,则主要是二氧化碳。 可是我还是有点儿不明白呀,地球围个反光腰带。

那怎么还会让衣服也不保暖了呢?

这里呢,我们就得把整个气象系统或者叫水循环对地表的影响考虑进去了。

想一想啊,如今我们的地球什么地方下雨会更平凡一些呢?嗯,你是说热带吗?

哎,好像去过三亚,或者是到这个东南亚旅游的朋友会发现啊,那边儿下雨下起来其实挺猛的。嗯,有时候一天都会下好几场大雨。 低纬度地区的降雨呢,相对而言是更加活跃的气候呢,也更加的潮湿,那对于这里的岩石来说啊。

也就更容易被雨水所侵蚀,大量的六地在低纬度聚集,这就使得大六岩石圈的风化作用空前的活跃。

这里呢,我们随便举几个化学式啊嗯。

比如说最简单的二氧化碳加水生成碳酸,那么碳酸呢会进一步和碳酸钙反应,生成重碳酸钙。

还有,比如说美橄榄石加二氧化碳,加水会生成溶液中的美极。

重碳酸盐离子,加上溶液中的硅酸,不懂化学的朋友也没有关系啊,主要就是告诉大家,这里呢。我们很明显的可以看到,在分化作用所涉及的一系列化学反应当中。

大气当中的氧气,二氧化碳,水等等的成分都会被大量消耗,并且随着生成物进入到岩石圈,退出大气循环。

徐东老师一不留神,又上起了化学课,不过看出来了,这的确是个地球的系统性风险。

没错,在这样的一个系统性风险当中呢,大气当中的注入二氧化碳,这样的温室气体就被越来越多的消耗,嗯,温室效应自然也就随之减弱了,就好比一家公司的财务管理出现了问题。

这收入越来越少,支出却越来越大,这是要倒闭呀。 是的,对于当时的地球来说,可想而知。

温度开始一发不可收拾的万年负万年的下降起来。

当然,还有一个假说认为超级大六的一次分裂更加剧了这种作用。

因为一次著名的超级蒂曼柱事件的火山活动,超级大六呢被分裂成了几个小六地。这里我们试想一下,假如我们把一张纸撕成好几片。

是不是?虽然总面积没有发生什么变化,但是这些纸片的总边长会成倍的增加。嗯,这个完全没错,可是和降温又有什么关系呢?

你想啊,如果把我们刚才提到的只换成大六的话。

这样一来,整个六地的海岸线是不是就会增加很多呢?没错,而海岸线的增加则带来了两个后果。

一呢是微生物们在岸边的活动就会增加嗯,光合作用的加强就导致大量的二氧化碳被吸收,并且转化成有机体。

最终埋藏于地下。

另一方面,比起雨水青石来说,海水直接和岸边的岩石接触,岂不是能够更快的风化侵蚀那些硅酸盐,进而又消耗了不少二氧化碳了。 哦,天呐,这可真的是雪上加霜了。

而对于前面提到的温室气体的变更,也有人提出过不同的理论,有法国的科学研究者就认为超级地曼柱事件呢,会在赤道临近,形成大规模的玄武岩。

玄武岩呢是一种火山岩,它呢也十分容易和大气当中的二氧化碳反应发生分化,经由大量的数学模拟,他们认为啊,假如超级地曼柱能够在赤道临近的地方产生8000000平方km的玄武岩。

那么仅仅这些玄武岩的分化,就将大大消费大气当中的二氧化碳,完全能够在短期内将大气的二氧化碳浓度降至0.025%以下。

加上当时的太阳辐射会比现在要弱一些,所以呢,这就能够触发使得温度无法控制继续下降的冰释效应。

嗯,但是不管怎么说,无论哪种因素起了决定性作用,这一系列因素都令地球在大降温的泥潭当中是越陷越深呢。 是的,话说回来啊,你再想一想,当温度越来越低之后,就整个地球而言,咱们地球上?

哪些东西会越来越多呢,大冰块没错,当然要说得更确切一点,应该是冰川啊,已经不是冰块了,对他会越来越多。在这一过程当中,盘踞于南北两极的冰川开始1.1点的扩张起他们的势力范围。

这里呢,我们还是要先拉回到前面举的那个例子啊。 姜文,你再想一想,如果有三张材质相同的纸,一张白色,一张黄色,一张蓝色。

同时放在阳光下晒一段时间之后,哪一张温度最低呢?

肯定是白色啊,基本都把阳光给反射走了嘛。

哎,你的意思是说冰川越来越多,然后这个冰川是白的。

然后这样就使得地球上原本吸热能力更强的蓝色的海水都减少了,而且比起六地来说,冰川的反照率更高。 就是这样,到了这一块骨牌的倒下,整个事情已经开始无法挽回。

说到反射太阳光,谁又能跟冰雪相比就是啊。

另一方面,当水体逐渐结冰,蒸发也会越来越少,大气当中能够维持温度的湿润的水汽也进一步开始下降,反照率的激增和蒸发率的骤减。 这个时候,咱们的地球已经开始了兵势效应,而且是一环扣着一环天呐。要是地球是家上市公司的话,这个时候股价应该是要断崖式下跌了,对抛都来不及抛了,嗯?

如果说平均气温就是它的股价的话,那么基本上不跌到退市怕是不会回头了。

有环境学家进行过这方面的模拟啊。就是说当冰盖推进到南北纬30度左右的时候,全球冻结就将成为一个不可逆转的结局。 也就是说,从这个时候开始,地球将必然变成一个今天节目。一开始我还在那感慨说我们的人类祖先是如何熬过冰河时代的。

现在我真的是更加感慨啊,我们的细菌祖先哈伟大的细菌祖先是如何熬过雪球时代的呢?

是的,全球冰冻对于生命而言,无疑是巨大的,毁灭性的灾难,那就有一些观点推测啊,或许呢,是在厚厚的冰层之下。

因为海底地壳运动的缘故,还是会有些许温暖的海水存在,比如说在深海的地热口附近,而当时的生命呢可能就是在那儿狗眼残喘着。甚至也有一些观点认为一些生命体可能会用类似于牙包或包子休眠的形式保存了生命的种子。

这个我们在细菌那期也提过,而在一些低纬度的冰原岛峰地区,火山作用和阳光辐射呢,则可能会在。

白天融化部分的冰产生临时的水洼,冰层之下类似于矿物质代谢生态系统,也可以提供一些相对不错的避风港。

当然了,在冰盖下面也依然可能会存在着类似于如今科学家们在南极洲找到的沃斯托克湖那样的液态水坑,这是在冰层之下的水坑。嗯。

总之呢,在这个似乎永远盼不到春天的永东世界,虽然说可供选择的地方并不多,但生命依然是顽强的活了下来。

生命好机制啊,可是现在看来,好像生命真的就永远盼不到春天了呀。你前面的这一系列描述真的就是一个完美的闭环,哪里还有破局的希望呢?

的确,对于地球来说,似乎真的陷入了一个寒冷的死循环。

但是反观我们现在所处的生机盎然的世界,我们又清楚地明白这个故事的最终结局,对不对?

嗯,那就是雪球,他终有融化的一天。

可是原因到底是什么呢?会不会是比如说太阳突然之间变得很热很热啦?

还是说来了次什么惊天地气鬼神的天地大冲撞掉下了颗小行星之类的,你的这些思考其实也不无道理啊。

当然,其实我们在太阳之死那期也曾经讲过,成年之后的太阳其实总体还是稳定的,虽然说会有些许的波动,但并不足以释放出能够逆转雪球地球的能量。

而至于你说的小行星状地球,目前呢也并没有找到这样的证据,而我们要说最终挽救地球这家公司的救星。

不是别人,正是地球自己,只有你能拯救你自己好狗写的商战片剧情啊,那地球早干嘛去了,感觉地球是一个开始有些无能的ceo啊。最后忽然逆袭了,对被点燃了火花,这里我们别忘了啊,虽然说几乎没有办法再吸收太阳的热能了。

但是在冰冷的外表之下,地球它依然有颗火热的内心啊。说得好,沉寂久了,难免也会有躁动的时候。

而这种躁动,就是我们人类称之为的火山作用。

哎,导致这场灾难最初的起因是地壳运动给生命以最后温暖港湾的,也是地桥运动,没想到终结这场灾难呢,还是地壳运动?

正所谓动也地壳化也地壳啊。虽然说浩劫与重生,那期的时候我们说过,再后来一次超级大规模的火山,曾经在二叠纪末期制造过一次可怕的大灭绝。

但在此时,火山则扮演了救星的角色。

所以是一次或者一系列剧烈的火山爆发,把这个冰给融化了吗?

毫无疑问,熔岩的温度,它的确足以融化局部的冰雪,但是对于整个雪球地球来说,这点热又太不足道了。

而真正改变这一切的,则是火山们输出的大量的温室气体啊。别忘了,地球本身也是一个更加庞大的循环系统,虽然我们前面提到温室气体被逐渐封进了岩石圈里。

但岩石还要在板块构造的循环当中被带回地曼里,当岩石的枷锁融化为流动的岩浆气体也就重获了自由。

随后呢,只用等到火山作用,适时的打开重归地表的通道,这些原本融于岩浆的挥发性成分便会随着汹涌的热流一起回到久违的大气层了。

霸气温室气体从熔岩中重生。 另一方面,很有意思的是。

雪球时期啊,由于大量冰盖的影响,全球的岩石风化率呢反而是进入到了一个历史性的低位。

先前地表温室气体的消耗因素几乎触底,这个时候啊,火山作用导致的温室集体输入就显得更加突出了。

火山一方面呢,持续不断地向大气输送着温室气体,这就使得大气中的温室气体越聚越多,而当他们的比例重新丰富到足以封存住阳光的热能。

这就使得平均温度。

能够重回冰点之上,而这个时候,咱们的大雪球也就开始渐渐融化,而当蔚蓝色再次出现于这颗星球的表面,真正的春天也就不远了。当然了,后面的事情我们也就都知道了。 在这之后,生命迎来了真正的春天。 根据目前的研究推测,雪球事件结束于5.5亿年前。

而在不久之后的。

也就是1000多万年之后,壮观的寒武纪生命大爆发也就正式开始了。

哇,我发现今天这期节目,简直就是去年那期好奇与重生的前传呀。

大家可以这样理解啊,因为接下来的那些地球往事,各位去回听浩劫与重生,基本就能够明白个大概。

这里呢我还要再补充一些知识点啊,也有比较新的研究显示啊。 拯救地球与冰雪之中的,除了我们上面提到的地壳运动之外。

或许呢,还和一个我们在前后两期颠覆你的星座观节目当中都曾说过的现象有关,那就是地球自转轴存在的周期性的缓慢摆动,这最终是造成了有规律的冰层松动。嗯,我发现了今天节目的一大特色,就是疯狂的安利,各种往期节目到底是到年底了啊。

适时的拉动一下以前那些节目的播放量啊,回到刚才说的这个跟地球自转轴摆动相关的原因啊,有研究团队呢,就制作了一个复杂的气候模型,用于测试那一时期周期大约是二万年的。

地轴摆动所产生的影响,气候模型和岩石沉积层的记录都表明啊,地球旋转轴轻微摆动导致地球表面不同区域热量接收产生差异。虽然说这种变化非常的小,在人类看来也相当的漫长。

可对于地球来说,这种摆动所造成的区域受热差异已经可以用按摩来形容了。

所以呢,就有科学家来推测了啊。 或许正是因为此,最终看似坚不可摧的寒冰结界是出现了松动。

从而启动了整颗星球回暖的进程,毕竟咱们的地球气候其实或多或少都受到着天体运动的控制,貌似这些发生在那么久远以前的事情,在现有的研究下。

真的是都很难有一个确定的调查结果。

但是总而言之,就是有可能是因为某种因素,又有可能是某几种因素的相互作用,最终导致了某个结果的出现非常正确啊。其实呢,这也是研究像地球这样的复杂系统的魅力所在。

因为有太多的因素可以考虑,而正所谓牵一发动全身,一个你意想不到的细微变化。

就会使得整个巨大系统发生彻底的颠覆,但反过来,这个变化又有可能是系统本身的必然结果。好哲学,而且真的和一些财经节目讨论的公司现象很像诶。

说起来既然都没有定论,那有没有反对的声音呢?

没有反对的声音,那其实也称不上科学了。嗯,2010年的时候呢,美国哈佛大学的地球学家麦g唐纳,他就提出过。

仅仅凭借着一个冰封的赤道科学家们呢,其实无法确定当时地球上冰雪覆盖的具体程度。

地球它既有可能一直处于完全的深度冰冻状态,也有可能只是受制于不断活动的冰川和冰山的影响,还有可能世界于两者之间的状态。

也就是所谓的半融雪球状态。 哇,画了一半的冰淇淋,口感刚刚好。

事实上呢,他还提出,啊,连雪球,地球这样的一个名称,可能同样需要重新考虑。

他说,啊,地球呢可能并不是一个白球,而更有可能是一个泥鳅。

这么脏吗?因为由于向外喷射灰烬的火山会经常爆发,这就可能使得地球呢斜白的表面布满灰尘。

所以从这一点来说,啊,好像又能够解释我们前面提到的融化的问题。

你想覆盖在冰盖表面的深色火山灰,它是不是一定会比冰盖本身能够更好地吸收来自太阳的热能吗?

嗯,其实我有个问题就是,我们是如何推断出地球曾经经历过这样的大冰冻时期呢?毕竟已经过去那么久了呀。

嘿嘿,这里呢,其实又是另外一个大话题了,我们之所以能够穿越时空,知道那么多地球往事。

靠的呢,都是岩石大六漂移在这颗星球上延续了数1000000000年。

而如今的科学家呢,其实已经有了一套完善的方式来揭示出大六上的每一块沉积盐形成于何时何地以及何种环境。并且呢,以此来还原大六漂移和环境变迁的历史。 在全球的各个大六上,其实都或多或少地残留着一些远古代地层的遗迹。

推断出岩层出现于何时,何地以及何种环境?

感觉每一项都不可思议啊。

但是对于研究者来说啊,只要掌握了正确的方法,确定这些,其实更多靠的就是耐心和足够的推理技巧。

确定地层形成的年代呢,科学家们其实可以利用地层层序率和同位素断代前者呢,其实就是我们曾经用过的地层奶油蛋糕的比喻先形成的岩层呢,通常位于下面。

而后者我们在年初的万物之灵当中也提过,像我们今天提到700000000多年前的时期啊,科学家们呢,主要会用到的是。

半衰期7.1年的,由二三五和半衰期,大约是4500000000年的有二三八。嗯,那位置又是怎么确定的呢?这里呢。

其实就是利用到了矿物的磁性,利用在陈奇岩中韩慈矿金的排列方位,科学家们呢,就能够还原出当时大六所处的纬度。

我们要知道,岩石呢往往并不纯粹,通常呢,是含有多种矿物成分的,其中呢或多或少就会含有一些铁磁性矿物。

比如说火成岩,当岩浆温度降到其中所含的铁磁性矿物的距离点以下时,这些矿物呢就会被当时当地的?

地磁场所磁化,从而使得岩石获得磁性温度继续降到长温以后,一部分雌性就被保留了下来。

而由于同一时期生成的岩石,不管它处在地球上的哪一部分,他所获得的磁性都是由当时的地磁场所决定的。

彼此相互关联,而且具有全球一致性。 这样一来,我们就好比是获得了古代地貌拼图的一个重要的辅助线,再通过一些方法,就不难知道这一岩层当时所处的。

具体纬度了,哇,这个真的好聪明啊。就像我们玩拼图的时候,真的就喜欢先拼那种有明显线条的部分对拼编或者拼中间的这种长线啊。 而通过研究岩石的结构和构造,我们就能够推断出沉积物生成时的环境。

至于地层与地层之间的叠制关系,更是记录着环境的演化和变迁。

如此一来,推理出当时到底发生了什么,也就有据可循了。 地质学家绝对都是当大侦探的好材料,不过关于当时环境的问题,我还是有点困惑。

究竟是什么样的证据能够说明当时存在着巨大的冰川呢?

嗯,这又是一个很好的问题啊。

当科学家研究那些属于7000,00,000年前后形成的地层时发现啊,这其中基本上都残留着一类特别且稀有的岩石类型,那就是兵器言这个字儿呢,是十字旁一个责任的责,嗯器。

这是一种只有在经历大冰冻和大溶解之后才会出现的稀有的岩石品种,这又是为什么我们知道啊,冰川通常质量巨大。嗯,其实呢。

他的搬运能力也非常的强,它对周围岩石是具有很强的剥石作用,他就像是一把大报刀一样抱着山地。

随着冰川体的运动,这些剥食产物呢也会随着冰川裹着,或者是推动着向前移动。

由于冻结在冰川中的岩石碎块儿,它又不能够自由的移动,所以呢,彼此之间极少摩擦与撞击。

因此呢,岩穴的棱角很少磨损,兵器物常常是巨大的石块,粘土和沙粒混合在一起的,而当冰川开始融化,这个时候啊,他就会把所携带的物质给沉积下来。换句话说。

在外动力,地质作用当中,除了冰川之外,大概没有什么样的外力能够如此偶然的把完全不属于一个水动力量结甚至来源也截然不同的沉积物,放置到正常情况下,完全不该它出现的环境里了,那又是凭什么从这些兵器岩推导出地球,曾经是个大雪球呢?

南北极的冰川不是也能做到这一点吗?

很对,但是别忘了前面提到的非常关键的一点,就是科学家们可以通过地磁法进行古纬度还原1964年的时候,剑桥大学的一位地质学家哈兰德,他最早对全球范围内新源古代,也就是大约800000000到5.5亿年前的冰期沉积物进行了研究。

他就提出,在全世界各个大洲都有这种800000000至5.5亿年前的冰期沉积物。

通过简单的地磁学分析,它还指出了当时这些大洲其实并没有像现在那样被海洋所分开,而是在赤道附近汇聚成了一整块巨大的大六。 很可惜啊,由于分析手段的缺乏和数据有限。

加上板块漂移在当时还算是比较前卫的假说。

所以呢,哈兰德的说法并没有得到广泛的证实,人们更不明白这种沉积物为什么会出现在赤道附近。 其实呢,我国老一辈的地质学家也注意到了出现在这一时期的冰川沉积物。

比如说刘洪允先生,他就曾经建议将这一兵器事件称为南华大兵器。

那学术上普遍接受这一观点是什么时候这里呢,就得说到1987年了。 在加州理工学院,有一位古地资学家叫科什温克。

他呢是把一块石头交给了他的研究生桑尼进行学位论文的研究。嗯,这块略带着红色由非常细的沙粒组成的石头呢。 采集自澳大利亚南部的弗林德山脉沉积学研究表明呢,它是在浅海环境下沉积形成的那个研究生桑尼,他经过仔细反复的确认。

最终呢,是获得了一个让克什温克非常惊讶的研究结果。

地磁学研究表明,这块岩石居然最早是产生于赤道附近,而要知道这块石头是从一套距今600000000至800000000年前的杂利眼中获得的这些杂利言中假有大小不等的历史,而历史上呢,还有明显的被摩擦的痕迹。

这都被认为是经过了冰川搬运的结果。 对,哦,那如果真的是这样,岂不是就已经可以说明当时的冰川到达了赤道地区的海平面吗?

是的,这个看起来不可思议的研究成果呢,又被后来的研究反复检测所证实,7000,00000年前前后的这些地层当中。

兵器岩几乎是覆盖了从极地到赤道的全部地球。

而1992年的时候,克什温g甚至还首先提出在新源古代,也就是800000000到5.5亿年前曾经出现过几次雪球地球事件。

也就是说,啊,在大约两点五亿年的时间里,地球或许经历过一次风动到融化到再一次风动到再一次融化等等等等的反反复复的过程啊,还会反反复复啊,这简直是比乱机缘还要乱机缘,想想就可怕。

旭东,你说未来这种雪球地球的情况还可能会再次不期而至吗?

虽然说雪球地球之后的5.5亿年间。

地球的确又经历过若干次大大小小的冰期,但是雪球,地球这样规模的全球冰冻却再也没有出现过。而至于为什么这个问题,我倒想留给大家,和我一起来思考那姜文问到的未来的事情,我倒觉得一切还真不好说。 首先我们想一想啊,就有科学家推测说。

大约在两点五亿年至400000000年之后,大西洋可能会彻底消失,而地球呢会再次形成一个超级大六?

也叫做终极攀古大六,谁也说不准啊。终极盘古是否会再次变得像我们今天提到的那条腰带那样在中低纬度分布。

而这是否会再次成为雪球事件的第一块多米诺骨牌,我们就更加不得而知了。

当然了,另外一点也可以让我们有些许安慰,毕竟我们其实也说过,太阳正在衰老,随着它的质量逐渐减少。

地球所能接受到的热量也会比700000000年前多不少。嗯,我来说吧。

搞不明白的朋友可以回听太阳之死那期,当然呢,我们更不要忘了,地球这个复杂的系统是以一种不可思议的千丝万缕的联系。

维持着看似牢固却又十分脆弱的平衡。

而如今由人类活动造成的地质变化规模已经足够列入国际年代地层表当中,这里其实就带来了一个老生常谈的问题。

我们是否会成为导致雪球,地球又或是火球地球的第一块多米诺骨牌呢?同学们,快救救地球母亲吧。

地球母亲可能并不需要我们的拯救。

那因为和浩劫重生那一期的结尾一样,即使雪球或火球地球真的出现了。

对于地球本身或者是地球生命整体而言,他可能并算不了什么太大的事儿。

毕竟这样的大灾难生命经历多了,他们应该也会像亿万年前的远古祖先那样,找到合适的方法得以幸存。

但是对于人类来说,一切真的就不好说了吧。 原来是这样,就是这样。

没想到你真的又做了一期冷,而且还真的是地球上最冷的时候,其实这三期好像又没有太大的关联啊。虽然都有关键词是冷。

但并不是说同一个领域的知识等的各个方面,这一次我们倒是更偏重在地质这个角度啊。

当然其实关于冷这个系列我自己盘了一下,能挖的坑还有很多很多,比如说有冰河时代,今天我们其实只是简单的提了一下这个里边儿又有很多有意思的知识细节可以和大家分享。

再包括比如说录节目之前也就是今天上午,其实我是发了一条微博啊,有个需求需求对,就很多朋友其实在猜这一期是不是要讲雪。

我甚至还看到有朋友在里边列了一个提纲关于雪的各种问题。

我倒是真的觉得以后就可以按照这个提纲进行扩写啊,看看是不是能够形成一篇跟冰雪相关的文案。

但是因为二零一六年真的已经快结束了,那么整个寒冷的系列呢,暂时到这儿我们也就先告一段落,嗯,高一段落吧,明年我们温暖的开始,到明年很冷时候,说不定还有一些新的坑可以继续往里去填啊。

今天这期节目,其实。

如果只算它的正篇部分的话,大家应该发现会比平时的正片更长一些,好像是这一期的纯文案,其实已经有十页纸了。

然后我和姜问,其实录的时候都会觉得好像比较偏长啊。嗯,偏长,但是很紧凑,对这一期的其实信息量还是非常非常大的。

另一方面为什么会做得那么长呢?这里要告诉大家一个啊,可能有些特别喜欢原样的朋友会稍稍有些小失落的消息啊,那就是2016年原来是这样的正片。

那么咱们就以这一期雪球地球?

作为一个终结啊,没关系,2016结束,还有2017的开始吗?对这里呢?先和大家说个抱歉啊,本来呢,原计划可能在下一周还会更新一期,原来是这样的,但是我年底得出差,所以下周不更新了吗?对下周姜维你还得干活啊。下周我们会把年终特辑给提前制作啊,但是呢,新的原样就不更新了,因为最后一周我得出差,然后加上年底的节目量真的是特别的多,包括我们的一些本职工作,包括各种什么评奖啊,小结啊,总结啊,汇报啊,申报啊等等等等等等。

总之在我非常不情愿的情况下,2016年最后还是要有那么一次调票,其实我已经挺不容易了,这一年我没有跳跳过。

对没关系缺陷没,而且今天这一期节目大家珍惜的听吧,旭东老师的呕心沥血之作,这一期其实还真的花了挺长的时间来准备的。

希望能够给大家带来一个思考嘛,就是我们整个地球其实是一个非常有意思的系统,缓缓相扣。

另外其实也想通过这一期节目来盘点一下我们今年的提到过的一些节目,听出来了呢,比如说万物之灵,嗯,比如说火,嗯。

再比如说太阳之子颠覆你的性乐观等等等等,其实涉及到的节目还真的很多,非常的猪肉鸡漫游纸呢,其实都提到了啊。

这个呢也就顺带着要预告一下了。在我们的十二月28号,也就是2016年的最后一期,会有一个非常不一样的,原来是这样啊,虽然说正片结束了,但是我们还是会有内容更新的,那就是我们前面一直所说的我们的2016年终特辑,我真的非常期待那一集,因为据说这一次的年终特辑会跟往年的不一样,非常不一样。除了?

主持人的声音会更多以外参与这个节目的人的声音,那是会多的多的。

这个其实我也非常的期待这几天,其实依然是像一个每天等着礼物的孩子那样,看着邮箱有没有一些更新的音频进来,然后每一次打开都会感动一次有吗?

真的有越来越多的声音进来了。

当然这里还是要和大家非常抱歉的说一下原来和大家说的这个最后的一个征集截止时间是在十二月25号。

我们这一次可能得提前了,提前当时也知道我也会之后通过这个通知的方式再和大家做一个提醒,因为我们下周就会录年终特点哦,是啊,对,因为徐东在下周要出差,对,所以呢,我们需要在下周。

二,之前收集其所有的事儿,所以大家快发快发快发吧。

啊,对,当然,之后大家如果愿意发,我们也依然欢迎,特别感动的,我也会找机会和大家一起分享。

当然,如果你想赶上年终特级这班车的话,那么就要在下周二之前把你的音频发送到原来是这样的,首字母缩写+2014艾特幺六三的com发到这个邮箱就可以了。

那么一如既往的2016年的最后一期正片还是不忘了做一下广告啊,也欢迎大家继续来关注我们的微博啊,姜文的微博呢,是乖乖。猫仔军今天节目里头出现了好多次军,是蓝枣军的军对?

呃,有朋友还专门提到呢,就是说你今年的这个关于军是什么的军的这个变化也是算是一个记忆犹新的点了。

另外呢,我的微博就是旭东旭,是旭日的旭东是上面一个山,下面一个东,当然大家也可以关注我们的百度贴吧。旭东刀科学另外微信订阅号,旭东刀科学也同样欢迎您的加入啊。

叙东当科学这个订阅号里呢,其实所给大家准备的内容是非常多的,每周呢会有一些好玩儿的猜题,看文章的游戏。

另外呢,也会有在节目更新之后的那一天,通常是星期六,我们会有和节目相关内容的延展知识阅读,还有。

就是我们节目好听的bgm和结尾音乐了,音乐组的朋友也会把它制作成歌单,方便大家查找和收藏。没错,当然订阅号也要感谢原样图文组的小伙伴们给我们带来的一个日常的运营和维护啊。

最后呢就是欢迎大家加入我的原样刀友会了比邻群不出意外的话,在我们这期节目更新的时候,应该是已经达到800人的规模。

真的是好快,估计年底之前他也要升级成一个。

2000人的群了吧,反正欢迎大家加入吧。据说现在比邻群的学术讨论气氛是特别特别的好啊。

还是欢迎大家在qq群里去搜索原样,导友会比零零是邻居的邻,嗯,好了,那么今天的原来是这样2016年的。

呃,原来实际上郑天真的就是这样。 嗯,但是不要忘了还有年终特辑,还有年终特辑啊。所以这个明年见这件事儿,我们今天先不和大家再说。嗯,好啦,谢谢大家的陪伴,我是徐东,我是姜文咱们。

眼中特辑,再见了,我来来往往,穿梭大地和天空是本心的,是让我自然的流动,去发现,去寻找我本来的面目,却没有答案是否太远久远到远古以前,在天地之间,曾真真切切,还是续续换管我来自何方,家又在何处啊。

所以没有父母战,也从不孤独出五行之舟,在金木之后的古人之赞美成天地之气处承受了老讲,我内心会沸腾,在事实的时刻,我会变的冰冷,身边没朋友,更是一无所有,但从不去。

伪装人们一眼就看透,但是为什么到底为什么,到底为什么你的样子是中看不清楚,模糊不并且呕吐不平。原因很简单,我给你了,生命说,我是这。这只是男的糊涂。

称我是宗者,且滋润了万物,勇往直前也。船流不息,曾浩浩荡荡,也程序安全细流,少年般热烈,像少女般温柔传世而过,积累原始的自由,日夜不停,且六根清净,享受了寂寞,也懂得去安宁保达了恩人,待之以性命。

抛心之所致,心才能爱说到反射太阳光,谁能跟谁能跟谁,又能跟谁,又能跟冰雪相比就是啊,今天节目一开始,我还在那感慨说,我们的人类祖先是,如果我们今天节目一开始,我还在感慨我们的人类祖先是如何熬过冰川病是何时代的,因此呢,火山作用导致的温室气体输入便显得更加的突出。

变显得更加特别突出,变显得更加的出Ico baby ico。

走到极端,你看到我向南或者向北透明的新美,有所为喜悦或者双悲啊。一切的头栓已经成了坚硬,再也不变心,再也不练习永远的黑夜,永远的白天为友的极拳获得山峦之巅,获得兄弟以适应以前我一成不变为世界的一听在动机的那一天,我代表最低端的那一边界。

世界最寒冷的那一面,小小的瞬间漂浮在海的平面。

我把最大的经济留在深蓝的雷厉,但我口中没有承诺。我只有沉默,最好玩的游乐也在我身边。沉默。

我,我中不像慢的蠢货。我的名字叫韩斌,坚信叫冷漠。 所有的苦惑者通凝成了冰川,所有的眼泪形成了血。

这些山在生命当中需要一些极端火热的,深情冰冷的。

决断没有红尘河,关校,愚蠢或焦作。哦,你永远看不起我脸上的笑容,知道我生命镜头的春天里销售化作新的课可能在奔流,在郊游中啊,气候模型和延时气候模型和岩石层列强无机层气候模型和岩石层。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