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ol.7 原来他就是那个跟宫女生了两个孩子的有名的和尚?

读喜马拉雅作者:gezhong日期:2023-6-17点击:378


vol.7 原来他就是那个跟宫女生了两个孩子的有名的和尚?

您现在收听到的是不负如来不负妻。

作者,小春波衣波波颜值高制作小虫第七集这场论战后,秋若莫及,波的名声更加大震,走哪里都有人群围着洒鲜花,伸手碰到他的衣角,都可以让人满面红光。

连我这个汉语老师也跟着窜红走在街上,时不时有人拿着香油啊肉啊,花儿塞给我。

那些曾经抓我进监狱的大兵们,现在都对我点头哈腰,这倒是对我的工作开展更为有利,起码不会再有人对我的勘测抱有戒心,扔我进监狱了。 这么着又过了十来天,掐掐手指,应该再有十天秋末,若即播的法会就可以结束,我们就可以去丘瓷了。

在这个文学儿待了有一个多月,没有哪个地方我没走过不下三遍,我还真的挺盼望去秋词的英国历史学家汤因比曾经被问过,如果有来生的话,你愿意出生在哪里?

他说,我愿意出生在两千年前新疆那个多民族多文化交汇的秋词。

看过这句话后,我对秋词就一直很向往。

修辞勒克茨尔,千佛洞,花儿文书,苏巴石遗址,还有秋词最有名的人鸠摩罗什汤因比老先生如果知道他的愿望,居然被我实现了。

会作何感想呢?

所以我心情愉快地结束了又一天的课程。

我已经在跟他讲解论语了,三字经之类的启蒙文没书,我也不会背,而我最担心的是,我不记得三字经是哪个朝代的了。

保险起见,我决定只讲汉代以前就有的书。

第一,本儿当然是论语,论语之后可以讲诗经。

再后面左传战国策,希望在去长安之前能把差旅费赚足。

他走到门口时,轻描淡写地说了一句,明日秋死亡,便道,我们要去迎接他。 爱情,你也去吧。

我正在兴头上,一时没反应过来,啊啊,他来干啥接母亲哼啊?

一国之王专城跑到别国来接太太。太太,有面子了吧。

我一把将已经跨出门槛的他拽了回来,说,你到底是什么人?

丘斯王?是不是你的父亲?

你是不是王子?不然他为啥千里迢迢跑来接你啊。

他拉拉被我拽得有点垮下的孙袍摇头道,你,你别胡言论语了,我不是王子。

修辞离死才三百里,没有千里之遥。再说明与未皆是空,就知道你会倒浆糊。

我打断他,你越不说,我还就越感兴趣了。

你不说问别人还不成我的屠火罗语,现在也非无下之阿蒙啦。 我转转眼珠,笑嘻嘻拦住门,来,来来,我们复习一下秋词语,妈妈妈叫,呃,爸爸叫哥哥是什么来的?

他重重地叹了口气,好了,不瞒你了,与其让你从旁处打听,不如我自己说。

他闪着亮晶晶,两潭水波平静地看我,我不是王子,休斯王是我舅舅,我的母亲是公主,是王的妹妹,还是亡亲国戚呀。 血统高贵,难怪看上去那那么有贵族气息。

那你父亲呢,他是天竺人,本来有相位要继承,但b市出家,东渡葱岭,来到秋词王,迎请他为国师,并把王妹也就是我的母亲嫁给他啊,等等,这一桥段怎么这么熟悉呀,我肯定在哪儿看过,脑子迅速闪过一道光伏。

你是不是还有个弟弟,他点头,他比我小三岁。

你母亲本来不会讲梵语,是不是在怀着你的时候突然会讲啦。

这只是传闻,母亲本就和父亲学过梵文,那你是不是七岁就随母亲出家,九岁就到了克什米尔啊啊,那啥,那个剑陀罗恩恩什么什么兵类的,这是哎呀,那个那个男喜子要死的字。 我苦苦回忆,我是九岁,随母亲来到姬斌那里是我学习小城的地方。

那你你,你,你,你,你?

你,你,你我结巴了,说不下去了,我知道他是谁了,我狠狠敲敲自己的脑袋,我怎么这么笨啊,居然犯了个严重的历史错误。秦汗先有琴后有汗,是不是他说现在中原是清情,可是还对我一直在说汉人汉文,如果现在是秦始皇的那个秦,他怎么可能叫我汉人?

他一说琴,我就想当然的想到那个道大名鼎鼎的琴,而我们称自己的民族是汉族,叫自己。汉人已经成为习惯。

却没有想到是因为那个辉煌的大汉王朝,而我专业学历史,却犯了这么低级无知的错误。

既然也不可能是轻清朝时,秋辞早危灭了一千多年,那么历史上还有什么朝代叫秦的,有的姚常见的后寝,前后只是后人为了区分而天。

而在他们那时只是叫琴。

那么,我现在其实是在中中原的五胡十六国时期,我把自己的穿越年代提前了五百多年,结果跟个如雷贯耳的人物相处几十天而不自知。

十六国时期的西域丘瓷王的外甥IQ,二百的天才神童,血统高贵,备受尊宠的和尚聚义脱俗的容貌,不是那个被我们宿舍誉为史上最强的和尚,还能做二响吗?

记得读禁书时看到常讲经于草堂寺兴及朝臣大德沙门千有余人。

速容观听罗石呼夏高坐未行,曰,有二小儿等。

午间与张须富人心,乃朝宫女尽知,一娇而生二紫烟。 这段话的意思是说,这个人啊,在皇家寺院奖金下面有后勤皇帝姚心有文武百官,有大堆慕名而来的和尚正在神色肃然地听他讲时。

他突然下了高台,走到皇帝面前,说,我感到有两个小孩子跳到我的肩膀上,马上给我一个女人。

于是姚星就招了个宫女进来,他跟那个宫女搅狗一次,后来就生了两个儿子,看到这里使我下巴都掉了。 强,实在是太强了。 古往今来,和尚有性丑闻的不少。

玄奘易经最得力的助手辩机,跟唐太宗最宠爱的羔羊公主就私通多年,不过人家那是私通,被唐太宗发现后,汴基就被腰斩了。

可是他无论从佛教还是世俗伦理的角度,这种在如此庄重的场面上,公然提性要求的做法,都可以说是骇人听闻的。

他这样不顾戒律约束,放任自己的欲望,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姚鑫还给他送了十个功绩,他也欣欣然接受,他不住僧院,另辟住所,供给精良。

他这样有妻,有妾有子的,过着富裕的俗世生活,却丝毫不减人们对他的尊敬,甚至后世对他的评价越来越高,名扬海外。

你说这样活得肆意的和尚是不是史上最强的。 那次我们宿舍例行讨论后,六个人一致同意史上最强的和尚称号,授予十六国时期佛教大翻一家。鸠摩罗什。

你竟然是军务老师,天呐,你是军务多时,你居然是个真实存在鼎鼎大名的人。

我语无伦次,激动得遍布清东南西北。

如同追星族,突然之间见到自己的偶像,我穿越居然碰到了知名的历史人物,回去以后可有骄傲的资本啦。

一杯水出现在我面前,额头上浮过一片清凉。

我抬头看到两波深潭里晕着关切,你的额头有些发烫,似是着凉了。明日我叫人熬些药给你喝。

我在两潭深不见底的水里看到自己手舞足蹈的道义,喝着水呼吸慢慢平静下来,不好意思的傻笑,哈哈哈哈哈,我失态了。

他也笑,我还从没见过爱情这样呢,对了,你一直喊我鸠摩罗什鸠摩罗什是我的汉文明吗?

我点头,秋末若吉波是他的范文明,鸠摩若不就是鸠摩罗吗?

但是极波怎么变成石的鸠摩罗什,这个不知谁给他翻译的名字,的确比我随意用丘莫若吉波文雅了许多。

而我之所以一直没认出他,一是自己把时代搞错了,以为是到了汉之前的秦二也是这个急播与十发音相差太大。

所以我一直懵懵懂懂。

不知道自己每天相处的是与玄奘一样伟大的中国佛教翻译大家鸠摩罗什问他这个范文名字是什么意思。

他说鸠摩罗是他父亲的姓,译为童子,吉波是他母亲的名,亦为寿,所以它的名字汉文含义可以是同寿,用父亲的姓,母亲的名企名字是天竺的风俗,有时还要再加入其他寓意,所以天诛人的名字都很长。

难怪以前看佛教史实,那些西域和印度僧人的名字怎么也记不住,实在是太长,太难念了。

我记得他父亲名叫鸠摩罗岩,而我之前给他母亲起的烟,一名吉波,其实早已有了约定。俗成的中文翻译了是棋婆,西域和印度僧人用的是自己俗世的名字。

不像中原地区的僧人练取法号,他将素描本儿推到我面前。

你能把我的汉文明写下来吗?

我一笔一划,写下罗石。

他仔细的看,又念一遍,抬头看我,眼底尽是喜色。

好。鸠摩罗什既是爱情曲的,从此我的汉文名字就叫鸠摩罗什。

我猛地抬头,看到他清澈眼波里浓浓的笑意,突然神思恍惚。

茫茫然,不知身处何方,从来没有记载是谁给他起的汉文明,难道是我。

我在二十一世纪读到他的名字居然是同一个我在一千六百五十年前起的,也就是说,我的穿越时空与他的相遇都是必然。

这是怎样的逻辑关系,我到底游离于历史之外?

还是我在不知不觉间已然融入了这个时代。

哈喽,大家好,我是波波,咱们在之前啊。曾经提到过,鸠摩罗什母子在东归秋辞途中曾于游方孙人,并得到关于他一生的预言。

游方僧人告诉齐婆,他的儿子需要受到极为小心的保护。 那个预言说,如果三十五岁而不破戒?

当大兴佛法度无数人,若持戒不全,无能为也,正可才名俊逸法师而已。

关于鸠摩罗什招宫女那段到底这件事情有没有发生,现在已经无法弄清了,连学术界都有争议,只是除了这段儿晋书的鸠摩罗什传。

都是在赞扬鸠摩罗什的,好像没有理由故意给他抹刀黑。

但因为晋书记载了太多神神叨叨的东西,所以呢,也有不少的学者不把它当证实来看。

但是作为一个千年后的看客和演说者,我真的希望当年的大师是因为爱情,如果小说里都是真的,那该有多美妙啊?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