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花掉了存下的 1000 块压岁钱,却被大人们当成了小偷

读喜马拉雅作者:gezhong日期:11月前点击:346


我花掉了存下的 1000 块压岁钱,却被大人们当成了小偷

我是小黑,我现在二十岁左右,在北京的一所艺术学院里面读大三八,九十年代长大的孩子,恐怕都经历过这种事儿。

每年过节,父母都会以替你保管的名义,没收你的牙碎钱小黑也不例外。

但是小学六年级那年,他的父母改了主意,在一年寒假之后吧,我收完钱之后要开学了,他们突然间把这些钱拿出来,说,那个孩子。

从今天开始呢,我跟你爸决定了。 嗯,你也要培养自己的理财意识了。这笔钱跟爸妈妈以前一直帮你收着。

今天的这笔钱就先给你。

呃,呃,但我们不会给你所有的休闲,把今年的所有压岁钱都给你,我们把它存到一个存折里密码,然后他帮我写到了存折的后面。

嗯,当时是一千块钱,就是装到我的柜子上来。

我爸妈当时特意说了一句话,就是我妈说,她说,呃,我不管你是一夜之间把这一千块钱花掉,还是把这一千块钱存了三年,但是我都不管,因为每个都是你自己的选择。

所以一开始我不没把这个事当回事,直到后来就是过了几个月之后,我突然间开始想花钱了,我才记起来,我有这么一大批当然所说的巨款。 嗯,因为当时接触了动漫和手办的店。

然后需要买一些玩具钥匙链啊。

还有一些当时魔术世界啊,那种动漫啊,黑西医护的那些什么手办啊。

嗯,当时大概花了有六到七百吧。哎,一个手办。其实呃花也就是花四十到三十到41个,当然不是那种特别精致的手腕,就是我仅仅满足我编故事需要的那种。

好像就是一个夏天的末尾,因为当时呃,我记住卧室外面是。

太阳胶落山了,我爸爸在屋里面拖地呢。

然后他就开始拿各种麻布什么开始擦柜子,然后当时家里特别其乐融融。我妈妈在那儿山桌上,那科瓦特,我在那玩游戏呢。

就是玩这个手手办这些游戏。

我爸就说,哎,我看看儿子这还剩多少钱。 然后当时我觉得情形也不对劲儿,因为他当时拿起来之后,突然间他不说话了。

我一抬头发现他他一直在念他,第一反应是,是不是早少偷了。他说他说。

哎,那个他就叫我妈妈,他说你快过来,这个钱怎么变得就是树木,怎么少这么多。然后我妈妈就说那个,他说儿子是你,是你花钱了吗?我说是啊。

然后我爸我妈突然间就特别神奇,但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他们在意的不是说我花没花这个钱,说我没有告诉过他们。

所以当时我爸爸已经有点生气和暴怒了。

我当时有被吓到,你有妈妈威胁我说她说他拿起一个,那个就是我手里那个玩具,就问我这个多少钱,那个多少钱?他说。然后他非常认真的吓唬我,他说他会跟那个老板一笔一笔的去对这个账。

然后我妈妈装模作样的拿出一个本儿,开始记这类的价格,而且其实我爸妈他俩无法理解一个手班价格这么高。

他们第一反应是,我是不是把钱花到了别的更难以歧视的地方,或者是更有一点违法乱纪的地方。

所以说,或者甚至以为我被人勒索这种,我就记得我爸那个拖把放在我那屋,一直都没有拿走,然后拖了一半地,他也没得拖了。我爸当时家里夏天比较热嘛,他当时是穿着一个短裤,光着膀子,然后当时就。

特别就是在屋里来回走,然后一个劲儿念叨说反正就说了一些脏话,说是什么孩子是什么孩子,然后蛮有妈。

然后在此之后,他一个月都没有理我。

然后我爸爸还特意写了一个沃尔德文档,叫什么反思自己的教育,那个题目我记得太多,第一句话就是今年我特别难过,因为我觉得我的教育方法除了问题。

其实他那篇文章写的特别词就是语句也不通顺,也不啥,因为但是在特别暴动情况下写的写出他也没有再去改他一一共。这辈子用郭尔文档就写过两篇文章,第一篇文章是怀念我那个我爷爷。

然后第二种人呢,就是反思自己的教育。

故事到这里并没有结束,事实上才刚刚开始。

就在小黑的爸爸和他冷战的那一个月里,这场家庭闹剧也变成了一桩丑闻而健康变成丑闻的那个人,被小黑称为W叔叔,然后传到我那个叔叔那里,是因为我爸爸那个月跟我冷战期间他经常回去喝酒。

嗯,他的单位里是一个当时在跟一个人竞争,领导那个人还是他的好朋友。 有一次借着酒劲儿的时候,那大六叔叔说,现在的孩子越来越难管了。

就这一句话,突然间就把我爸爸这个听术语就牵扯进去了,所以他就特意的就非常社会的就把我的这个事儿输出去了。结果。

但是你知道有一句话传过三个人的耳朵之后就变味了。所以说他就这件事一边味儿的就阿喝多了之后回家把这件事告诉他的老婆。

而他的老婆是一个极其一只长舌妇的人,而且这个人还特别喜欢添油加醋。

所以说,就第二天就彻底就有都传出去了,就是我就是说我爸爸妈妈嗯,把存有钱的存折放到那儿,然后他俩不在家的时候,我把这个村庄偷出去,把钱偷偷了就属于一个我是变成一个小偷去偷钱花。

我一开始其实不知道。后来有一次我在跟我妈妈吵架的时候,我妈妈突然间把这件事说出来了。

我妈妈当时非常绝望的告诉我,外面就是这么说的。

当时我爸爸还不在我身边,所以说我第一次知道这个事儿是我也有点崩溃,就突然间变成感觉自己是一个被全世界都抛弃的人啊。

那种结果后来发现回去之后发现确实是这样,也有好多小孩也不愿跟我玩儿了。

后来就是我跟那个叔叔的儿子,在高中的时候,我们俩一起去打球,他的儿子比我小一级,我俩在球场的时候打完球之后。

他儿子突然间说了,他说那个当时是他俩工作的时候,遇到竞争了。

但是我爸爸比他先生上去了,就当时他就他有点不爽。他想给我爸爸添点赌,他跟我说是他在屋子里面睡觉的时候,听到他爸爸晚上回来喝醉了酒,跟他妈妈去说这个事儿了。

而且他妈妈还是一个这种人,所以说就把这事彻底就传遍味儿了。 嗯,其实高中的时候我都不是特别在乎这个事儿了,但是听到他这个事儿之后,我感觉又是感觉又打开了新大门,我才知道原来是这个意思。

我觉得这个伤害,其实我不是特别在乎这些留言啊什么的。 嗯,我其实比较在乎的是这个阿姨和这个叔叔。

因为我觉得我对我,因为我一直觉得他们对我还挺好的,但我没想到就是人。可以是这样子,他俩是文艺批到的工作单位,是在我爸爸结婚之前他们就认识了。

关系还都挺好的。

他在我小时候经常嗯,当时还买不起汽车的时候,我爸爸骑着摩托车带着我们俩俩,他骑着摩托,带着我们俩俩一起去那个呃,那种松树林去休息。森林离我们家离森林还挺近。

是一个北方的城市,所以说还经常去那里就去采果儿采蘑菇。而且我爸爸关系好多时候爸爸他妈借给他。

去养鸽子了,他养了大概有五十只鸽子,这个可能会引起不适啊。就是说,呃很多。呃,小格子他可能会拿来给我们吃,其实对我还是挺好的。 然后我也再也没有去提过这个叔叔。

我爸爸现在跟他关系还是有来往的,但是我从那之后,即使在大街上他见到我,我也再也没有跟他说过一句话。

然后他再给我们送鸽子,我也再也没有吃过他的鸽子,就各种是我的言语之中,没有再提过这个人。我爸妈即使说我也会直接跟他说,我说,不要在我面前提这个人。

我甚至是特别蠢的,初中的时候,我甚至想把他鸽子全毒死。

后来我觉得我这样做没有意义,因为这个这个鸽子本身没做错什么。

再说这鸽子要是大饭,他不知道咋死了,他送给我爸妈吃了咋饭,我爸妈在吃的有四鸽子,对吧。 再过几年之后,大家开始用银行卡了。

那个存折就跟一个纪念品一样。

但是那个存折后来被我爸爸用胶带粘到了我书桌的正前方,但影褪色了,就就是那种表面的字儿都有点发黄了的那种感觉。我们家人自从那件事儿之后。

特别避婚那个东西,因为后来我们家搬家的时候,那个存折提到那个墙上,我一开始没有主动去把那个撕下来。

但是当我出去他晚上回来的时候,他的存折已经不知道去哪儿了。

应该是我妈妈已经把她撕下来,藏到别的地方了。

呃,我妈妈也适度澄清。但是后来我妈妈是一个特别高傲特别傻的人,结果来他就有点心灰意冷了,而且他们发现有的事儿越写实就会越乱。 他们最后要求的就是说,那个叔叔的老婆做了一次口头上的道歉。

就是跟他们所有传播过的人说,哎呀,这是真是没有那么准,其实是什么什么什么。但是那个时候人们更在意的是这个故事性而不是真相了。

因为对于那些听到满城风雨和传播流言绯语的一些人来说,他们在意的可能仅仅就是这个谈资。他们有时候可能记不住这些真相。

但是你要时隔十年或者几年之后第一次提到过这个人,他们可能还是印象中不是说这个人就被澄清了。第一句可能还是说,这个人以前就是投家里钱嘛什么的,比如说是我,呃在。

跟别人熟言慎别人不信的时候,我说你咋不信我呢。然后他们有时候可能就会意思,就是说你这都钱都能偷的人,就是这句话,怎么能信呢。就有的时候。

比如说我跟一个小女孩儿说一句话的时候,那个小女孩儿犹豫着信不信的时候,别人可能会轻飘飘,就就来那么一句。

所以说我从此之后,我对家乡的那个归属感不是特别强,一个是因为我从小就在别的地方念书,第二个我觉得加强,我可能下意识的回避这种地方。

因为我们那个是一个大院的感觉,我们是一个职工的所有子弟,他们那几百人的子弟,我们写上的小学初中。

幼儿园,所以说一旦有一家人出了什么事,第二天整个大院的人都会知道所有爸妈会特别在乎这种名声的问题。

然后妈妈小时候告诉我,不要去别人家玩儿,因为我们那个城市特别闭塞的小城市,我妈妈给我的理由竟然是怕别人家丢东西之后我说不清楚,所以说现在我去别人家第一次做客,我绝对会特别老实的坐到那个客厅里面。其实是去我朋友家,我也会特别老实,坐在坐在客厅里面,很少去别的屋子去活动。

永远是做的最拘谨,然后永远都是。

除非别人主动给我来拿水和啥,我从来不会主动去碰别人家东西,我觉得是完全结束还是不可能的,因为只要是呃,我现在比如说已过那个商场的安检。

比如我来从优衣库里出来,那双蝉就往外走啦。

但是我可能会我会,我会特别害怕说我,我会过那个机器突然间第一,然后所以把我来,还说那个闲人情侣检查一下这个包什么,我会特别害怕这种,而且在去年过年的时候,真的出现了这种状况。我们去沃尔玛超市去买一个裤子,只有这个裤子消磁的程度不够。

我出一出正好滴滴,当时感觉大脑一些,嗡的一下子。

感觉就又毁掉那种感觉似的。然后我就赶紧掏出我的什么购物小串儿之后就特别急切的去证明这一点。

但是他们说,啊,这个常有的事儿就是那孝慈没有孝,赶紧你再去孝慈。

但是我当时就特别害怕那种,比如突然有个保安把我带走啊,就这种事,所以会特别紧张的,特别过激的拿出各种照片来证明我自己这个神色。

其实到这种情况下的时候,还是会有影响呢。 在小黑看来,这桩童年往事给他造成的阴影是持久的。

时至今日,他甚至连狼人杀这样的桌游都不敢玩儿。

因为他实在太害怕那种被人怀疑,却有百口莫辩的感觉。

你现在正在收听的是亲历者自述的声音。节目故事fm,我是主播艾哲,本期节目由梁科制作声音设计,杨帆,如果你喜欢今天这个故事的话,帮我们把它转发给身边的朋友吧。

这是对故事fm最大的帮助。 感谢您的收听,咱们下期再见。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