珠峰备战指南:关键时刻,夏尔巴人把他的氧气面罩给了我

读喜马拉雅作者:gezhong日期:11月前点击:364


珠峰备战指南:关键时刻,夏尔巴人把他的氧气面罩给了我

你好,欢迎收听故事fm。

我晒着一个收集故事的人,在这里,我们用你的声音讲述你的故事。每周一,三五,咱们不见不散。

我叫常见我在网上用的名字登山,用的名字叫穆萨,我今年44岁了,七五年,胜任九十年代末啊。

我做那个二手房的销售,那时候房子很便宜的一千多块钱一平米,现在化石时候几万都有了。

所以那时候就是有一个房价的迅速膨胀,然后像我们做的一行的在个人资产上可能也有过,我觉得应该也算迅速的膨胀吧。

所以总是最好的那几年,被我赶上也是比较幸运,能早点退休,然后遇到了我现在的妻子。 零九年的九月份,我们两个一起去玩,去去了那个云南,有一个地方,在丽江不远,叫哈巴雪山。

那是我妻子带我爬的第一座雪山,那个地方的大本营,我记得是4200里,然后到了大北营的时候,当天晚上我就告法了。

头非常的疼,疼的,就像里头有人在敲鼓一样就咚咚咚的往外跳的那种。

当时我不太懂啊,但是现在我很了解那个东西高反呢,跟身体素质是绝对有关系的,你要是平时锻炼呢,你的高反程度就会很低,甚至是不会高反。

你要是不锻炼呢,要是有一些人经常就是喝酒喝的比较多啊,或者是生活习惯不太好啊,那个是90%以上会搞反的,但是高法呢也跟你的基因有关系,有的人那个血红蛋蛋白含量很高,他就不容易出现靠反,然后我媳妇也没睡觉,然后我我也疼的也睡不着,然后招呼我一夜,那时候风雪很大,然后还有雾。

我也看不清路向导说到顶蜡,然后插了一根竹竿,那时候顶上,然后我说,这就到顶了嘛。

那是我人生的第一座雪山,经过非常辛苦一夜的跋涉,然后到到了顶。

那种喜悦当时是没有什么感觉的,但是下来之后完全感觉不一样,而且对自己有了一个认可。 王爱国,原来我还能做这么厉害的事情。

用我们的话说就心里松了草了,然后下来之后呢,就总想着哎呀?

是不是还有别的雪山啊,一一年的时候去攀登一座叫穆什塔格的雪山乌尔塔格呢,在新疆是在中国境内比较海拔比较高的一座雪山。

他那个海拔是7594。他那个号称在世界上号称冰川之父,对它是整个是一个馒头状的。

你就像一个厉害的心一样,然后他就是整个都是冰川。 从那个时候开始呢,我就。

也算是吧,开始了一一一些系统性的训练,比如说跑步啊,爬楼梯啊,然后负重啊,都是有针对性的,就是针对爬山。

然后又去了一次哈巴,因为在那个登布尔塔克需要一个低海拔的登顶证,你如果没有的话,他是不允许注册的,不允许你上去的一些高海拔的山。你如果去爬的话要注册你要让当地政府知道你上去了。

然后,如果万一你们下来,或者说有其他的问题好组织救援,所以又去了一次哈巴学生那次去的时候,天气就非常好,在上头可以看到鱼龙雪山,可以看到梅里雪山,然后就远处的雪景,一片白茫茫的学生,然后云在脚下,那种感觉非常非常的好。

登完鼎之后拿到登顶证,然后注册了穆尔塔格。

一一年的七月六月底,我们就是出发新疆,然后我们是徒步进去,然后当时记得非常清楚,就是中间过了一条河,那条河的水太冷了。

冷的就冷到骨头里头去,但是要脱了鞋,过去咕噜着脚。

当时我就记得上岸,那时候脚是木的,搓了半天才热。 穆斯塔格的登山周期是二十天,因为海拔太高之后,它需要你在那个营地上。

进行很多的适应工作,就是适应海拔的工作。

你比如说我们到了之后先不能动,先要在大平住几天住几天,你适应了大本营的这种海拔,这种高度之后,没有身体没有任何反应了。

再去那个高营去训练训练的时候,也是运输的一一部分,然后就是背上你的东西,到达CEE,然后把东西放下。c就是。

上山的第一个营地,我们管大本营就叫bc,算上大本营的话,有一共有四个营地,大本营是四千二,嗯c一营地是五千八C二好像是六千三C三是6800多米,到达c一之后把东西放下,放下之后呢,再下来住一晚要下来。

然后就注意完之后的身体会适应那个海拔,然后再上去。

整个这套流程下来之后,将近半个月的时间就基本上过去了。

然后就等待窗口。

我们爬山都有一个叫窗口的日子,就是天气非常好的几天,到那个时间到来之前。嗯,预估个一两天的时间吧,然后开始上山最后的冲顶。 最后CC三六千八重顶的时候,我记得是当时是半夜十二点出发的。

出发的那天有一个北京的老哥哥。

他游东游呢,原来身体很好,但是他可能有动影,而且长期在低海拔待着他,那时候身体就出现反应了,非常严重的反应,出了帐篷之后都掺不我了,要让人扶住才行,要不然会摔倒,但是摔倒很危险,那山上摔倒可能会滑下去。

最后向导决定就不让他上了。

当时我们出发半夜,那时候很少走夜路,非常非常困然后路又非常缓。

板婆走的之后,时间一长了之后走的麻木了,再加上冷人一冷了就想睡觉那种感觉你知道吧,我就拿头顶着钱的那个人的包。

一边走一边睡啊,真的是迷了可能几秒钟,然后走啊走啊,走到天亮,那时候大概九点来住了才登顶,而且那时候也没什么经验。

我带了照相机准备照相呢。

其实上去的时候天气非常好。

阳光明媚,然后我能看到非常远的地方,周围的雪山啊,新疆那个地方也不长,什么树都是秃的。

然后反正周边的山吧云啊,看的都非常清楚,但是我就当时没有经验,我把相机揣到怀里了。

因为晚上走路的时候,他会身体会散发热量,那个相机里就起雾了,当时也不知道照了灯顶照,然后下来之后我一看。

哎,不对呀,是不是高罚啦出现幻觉了,这个怎么变成大雾天儿了,这天挺晴的嘛。

我后来想了老长时间,才想明白他这是相机里起雾了,所以才那个造成的那种情况,那次登山之后,我就让我感觉啊,我我,我的能力可能还能再提高,因为第一次我告反的时候对54200米,这一次高海洋已经在6800米了。

也就一次就能提高二千多米,太厉害了,我以后再提高二千多米的话,那我就到八千了。

所以那时候出来,心里有了邓珠峰的想法,但是当时我觉得我还不够条件还不够。格儿因为我官位走路,我不会爬山,所以后来我又去了其他很多山,然后包括一些技术性的山峰。

因为会遇到很多器械。

你比如说上升的时候要用上升器,下降的时候要用下降器,然后包括一些绳结的打法。

而且你不光要学会你还要熟练,因为你在八千米的时候,或者是这种环境非常极端的地方,你可能会非常疲劳,也可能会暂时的那种丧失意志。

丧丧尸就是意识,但是你如果不够熟练的话,不让不让他这些技术动作变成你一个肢体反应的话。

你暂停脑袋去想,你可能就会想错或者是做错。

危险遇到过几次,那一次我在有一个叫填海子的地方,因为下山嘛。嗯,登山的人很多,一个队不可能是只追我一个人,然后还有其他人。

但是下山的时候队五就大家不是排着队走的,有的走的快,有的走的慢。

然后我在前面走,但是后头的队员可能把那个因为那个死山很破碎,很多碎石随时它会掉下来。石头虽然不大,但是。

的山非常高,那那座山也是六千多米了,然后那个石头掉下来,可能经过了一两1200米的那种,那种下落了,然后就跟子弹打过来一样。

我觉得那个石头当时可能就在我的脑袋边上,如果被打中的话,我就会抱抱头的,因为就是秀的一声,我们俩趴在那儿,然后过了一会儿没东西了,然后站起来再走。

那时候我挺吓人的,就会有人拿枪打你呀。

然后我们又往下走,快到c二营地了。应该是有一个冰坡,就完全是量兵,就是没有血。

都是冰,那个冰是发亮的,就跟滑雪场的兵一样,然后走到那儿的时候,因为天气已经不是早晨了,也已经那个接近中午了。他那个冰面开始融化,上头就有一块儿非常非常大的石头就松动了,直接就滚下来了。 我先来了,当时有人喊。然后我一抬头,一个大黑影子冲着脑袋就来了。

然后我掉头就跑。

然后我身后的人呢,开始是跟我好的,他可能也抬头看了一看,不对他跑不过去,然后又扭头又跑,可能离脚也就连半米都不到,就差一点儿就砸到了。

就在我们两个人之间那个要砸上了,我估计头就变成石头了,类似是非常危险的,就是在等珠峰去去珠峰之前吧,遇到的最后一次危险。

一四年,其实是。

灯珠峰最坎坷的开始那年准备了很久,信心满满,然后出发去,因为我们到珠峰先到家的满都。

然后要徒步徒步进入珠峰。大本营要徒步七天,可以坐直升飞机,但是一般不会有人选择做直冲飞机。

第一个是花费很高,另一个呢,就是你没办法,沿途适应海拔,你只能一下子飞到五千多米。

大明营在5300多米。

一下子人直接上去的话,肯定会高反,绝大多数人还是都是去选择做那个不不进入,当时走了第六天,离大本营还差一天的时候。

那个地方好像那丁伯切是什么,早晨起来就直升机不断地在头上飞来飞去,飞来飞去。

当时我不太懂,因为那是我第一次去珠峰大卫。

其实那时候是那个山上出事了,那些直升机都是救援的直升机。

嗯,后来到了中午的时候,消息传下来,当时发生了。嗯,珠峰有史以来最大的山难。

嗯,有十六夏尔巴协作,不幸在那个昆布兵船里头遇难了,它是有一块整块的冰壁砸下来的,把那些人都埋在里面。 当时就是直升机,就是我还运的,其实不是在救人,是在运尸体。

知道这个消息之后呢,其实大家心里都在打过各有各的想法吧。当时我觉得出了这种事儿可能在今年。

就学了,然后但是还是抱着那种侥幸的心理,就是大家一起上边,最后还是走到大本营,我们在大本营住了五天,然后等消息,因为它是那个运输那个队五呢,而且一次性遇难的人比较多。

所以他们那个夏尔巴夏尔巴这个协作有工会的,他们的工会就跟呃尼泊尔政府来交涉,也要需需要一定的赔偿。

但是尼泊尔那个国家经济不太好。嗯,很穷。

当时给他赔偿非常少,合成人民币可能有几千块钱,所以夏尔巴人都不愿意嘛,因为毕竟是一条生命没了,人家要养家糊口的。

然后就开始罢工,因为你一罢工的话,整个登山机就就不错数了。但是尼泊尔政府是收了登山费的,我们要交注册费的,买个人11000美金。

最后,尼泊尔政府宣布登山机结束,就是当年就关掉了,大家都不允许爬,因为他们不修路了,下班人也不愿意上埋。在下面有三个人没找到,三个人的实体没找到,到今天也没有找到他们,就说,我们不能踩着自己亲友的尸体再继续去挣钱,因为他们大多数人都是都是亲情,都是从一个地方或者几个地方来的,然后都是亲属那种关系。

最后,尼泊尔政府给的承诺就是把我们的那个。

登山的注册费啊,就是那11000美金延期和延期五年,这就造成了一个伏笔,然后这就是一四年,一四年的楼上就结束了,然后回来继续锻炼。

那时候我也有时候也发一发朋友圈,然后发一些自己锻炼的照片啊,视频啊什么的,有的朋友就笑话,你这是只备战不参战,只备不战到一五年的时候。

一五年已经计划好了,等到临出发的前一周吧。

呃,突然家里有点事,那属于私事了,我就在这里,我就不说了,就没去成,然后整队一四年整队的人全都去了。

就只有我一个人没去,他们就叫我逃兵。

其实那年我的感觉也不太好,最后我到气场去送他们。我当时没好说,因为这个好像是个人泄气一样嘛。

我回家跟我爱人说,我说,感觉非常不好,就是一种非常不祥的感觉嘛。

结果他们去了之后,就是一五年的大地震,一五年尼泊尔大地震。

幸运的是什么呢?我们的营地啊建的比较高。 当时大地震造成的雪崩没有砸到我们的营,但是横扫了珠峰大本营的中间的营地。珠峰大本营的营地延绵,大概有一公里不到两公里的距离,它是一个长条形的顺着冰川修起来的。

各个国家很多登山队都在不同的地方,我们的属于最高点,就是中间那一块就就完全被雪崩就给摧毁了。

地震造成那种危害,就导致那年的登山又结束了。 然后到了一六年,我就害怕了,我心虚了,我从又没敢去。

我说,这个连着两年的灾啊,第三年要看一看,在此下决心去的时候就是一七年了,因为准备的时间就更长了。

那时候也是信心满满了。

老大本营然后训练,因为训练的时候要到七千米。

我感觉我到七千米的时候,感觉跟穆什塔哥完全不一样了。

那时候我任何感觉都没有,就是包括高反疲劳缺氧,什么都没有,精神非常好,而且体力非常充足,唯一的就不好的地方就是训练的时候在梯子上摔了一跤,因为要过冰裂缝搭个梯子嘛。

过梯子的时候,因为哈气把眼镜眼镜给那个起雾了。

一脚踩空,摔了一脚,把肋骨给割到了。

因为当时在山上检查不了,就是肋骨很疼,最后到憧憬的时候也没好,怎么办呢,还得伤啊。已经三点过去了,我也经历过那么多了。

因为这个放弃,我觉得就就是上吧,最后就带着商上去,当时我就想啊,我能不能嗯,是一是无氧。

就是说,我先不使用氧气,我不行了才用反正氧气就在身边馅儿蛙背着。

然后我就从那次开始往上走,走到c四营地c四营地是7950米。

走到那个地方的时候,因为那个海拔太高了。

其实我也没什么反应,说老实话,当时我害怕了。 当时有一个夏尔巴人。

不行了,就是属于失去意识意识的状态。

这坐在地上跟一滩泥一样,然后他的同伴在喊他,给他带上氧气,他就跟一喊你一样,一点反应都没有。

那也是我第一次看到这种人在垂死的时候看到他之后呢,当时我就害怕了,因为我疼啊,我的肋骨疼啊,穿气都疼,咳嗽的时候更疼。 军校,我就招手跟我的小。

我说,把氧气拿来,我赶快扣上吧。

但是氧气之后啊突突然感觉到了氧气,在高海拔原来这么管用,就像一股仙气进来一样,一下就精神了,身上也不累了,也不疼了,主要是不疼了,很神奇,就跟止疼药一样。

但是两栖之后就是一路,就是正常的攀登,又遇到一个插曲,在那个冲顶的时候,呃,当时大概在8600米左右。

然后我的氧气面肉坏了,可能是因为他那个没有卡盐,他漏了腹儿,把里头那个因为哈七嘛都会结冰。我们每个人的氧气面砖都有一个大冰胡子。

就是哈气滴下来的水,然后结成病哈气喷出来结成的病。

然后那个氧气瓶进到那个面罩里头那个口给冻住了,没有气了,我也想完大了,我是上还是不上,还是下上去,可能就死掉了,因为没有氧气了,用不了了,下去就完了,又失败了。

然后我就坐在那犹豫,这个时候呢,我的馅儿吧,把他的氧气面罩摘下了,他让我用他了。

这是谢尔巴为什么要雇佣谢尔巴的道理,他在关键的时候,他扶你一把拉你一下,就可能招投不同的结局。

我带着他的氧气面罩上去了,他带着我的他修修,修到最后,可能是修好了还是没修好,我也听不懂他说话,因为当时风也大。

他说的也不都是英语,他英语也是加上尼泊尔语就是英语,我也懂得不太多,你本儿的语就更不懂了。

他说,后来我们俩还是登顶了,那个顶大概有个四十平米左右吧。

有一面是悬崖,有一面是缓婆,像一个圆包一样。然后上头有一个小雪,摊儿是大家踩出来的,上面有经帆清凡里有释迦牟尼的像都裹在里面。

呃,大家照相呢,就是以那个清帆为标志,把人要露出脸来,抓到青帆他算你登顶了那张照片要下来认证呢。

尼泊尔,政府要看看完了之后认证你登顶成功会发给你登顶证。

第一次腾顶啊很兴奋,掏出我所有的小道具,什么国旗啊,名字啊,我的宠物啊,就是玩偶啊,掏出来可能照相了在上头,哎呀高兴?

然后我的夏尔巴着急了,一个劲儿地扛了走。

当时我不知道为什么,后来我才知道,因为我们俩交换了氧气,氧气是带着氧气瓶的,我的氧气是满的,它的氧气是一半儿啊。

所以我到顶的时候几乎就没有氧气了。

是我没氧气了。

然后我不知道啊,他知道,然后赶快招呼我走换氧气的时候,我才知道,哦,是没氧气了,那次就是可能是太兴奋了,太高兴了,照了半天相。

下来之后,把那个左手的小手指就冻伤了,冻得起水泡了。我估计他要不招呼我再冻一两分钟,手指头也黑掉,要截肢了。

那年我们上去了,九个人只有四个人登顶。我回国之后,我不是肋骨疼吗?

我下来就照了个x光。 医生说,你这个已经盖花了,怀孕应该是鼓励,也没有骨折,所以当时还是挺冒险的上去。如果当时咳的把那个可断还厉害的话,可能会出危险。

对一般人来说,登顶珠峰是一个人生溯愿的达成,但是对莫萨来说,这只是他登山生涯中的一步而已。

从珠峰下来之后,穆萨开始酝酿一个更大的冒险。

在下一集里,我会带给你穆萨后面的故事,你现在正在收听的是亲历者自述的声音。节目故事fm。

我是主办者,本期节目由我制作声音设计。孙泽宇,感谢你的收听,咱们下期再见。

上一篇